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bedxle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bedxle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女白领的私生活 女白领的私生活

    老婆何丽玲是我的骄傲。丽玲是一家中学的女教师,比我小两岁,身高170,有着魔鬼身材。丽玲很漂亮,并且很性感,皮肤白皙如玉,长长的秀发如同黑色瀑布一样披散在肩头,我尤其喜欢她的眼睛,很大,有时看着很清纯,有时也很淫荡,因此我常常被她迷得魂不守舍。  另外我还喜欢看她夏天穿凉拖的脚,在她走路抬脚的一瞬间我可以看到她的脚跟和脚底是多么雪白红润,这时我又希望自己是她脚下的那双凉拖,这样我就能时时亲吻她美丽高贵的双脚了。

    bedxle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女白领的私生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女白领的私生活》,是作者bedxle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老婆何丽玲是我的骄傲。丽玲是一家中学的女教师,比我小两岁,身高170,有着魔鬼身材。丽玲很漂亮,并且很性感,皮肤白皙如玉,长长的秀发如同黑色瀑布一样披散在肩头,我尤其喜欢她的眼睛,很大,有时看着很清纯,有时也很淫荡,因此我常常被她迷得魂不守舍。  另外我还喜欢看她夏天穿凉拖的脚,在她走路抬脚的一瞬间我可以看到她的脚跟和脚底是多么雪白红润,这时我又希望自己是她脚下的那双凉拖,这样我就能时时亲吻她美丽高贵的双脚了。

《女白领的私生活》 44、目睹女主人们受辱 免费试读

赖强为了更进一步的侮辱李晓妍,特别叫她把我们几个男奴叫到红楼去,亲眼看她是怎样被人玩弄的。

我们四人一进门,就远远看见大厅内已经有一男人皤座在大太师椅上,这个男人胖胖的,双脚放在面前的一个什么物体上。这时有人把我们引到一个玻璃屏风后面,命我们跪下看着不许出声。我们路过殿中时,偷见那胖男人所搁脚之物,竟然是一位裸体女人,跪趴在椅前,那个胖男人起身离开也不敢稍动。从上面看去此女肌肤晶莹通透,身材玲珑毕致,只是雪白的屁股上被踩着几个脚印,她伏在地上,脸被长发遮住,虽看不到容貌,但显见必定出身高贵,只可惜竟沦落为胖男人的脚凳。

厅中列有二方桌,三个男人大笑着对那胖男人说着什么,我仔细偷听他们说话。只听得那为首的大胡子笑着对胖男人说:“你小子倒在这里风流快活。”

胖男人大笑着说道:“哪里的事,小弟我在这里为老爷子调教雌儿,还不算辛苦?”

说毕用脚踹了身下那还扒伏在地上不敢稍动的美女一脚,跟着道:“学几声狗叫。”

那裸体美女抬起头来,我终于看到了她的容貌,真可说的上是羞花闭月,小巧的红唇,秀气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里噙着的泪光使她具有动人心魄的美,原来胖男人脚下玩弄着的竟是在自己面前也是高高在上,昨天还在叫我给她舔脚,平时旁若无人的傲慢女处长李晓妍,想当初多少的名门旺族大户的显贵公子为求一见李晓妍芳泽而不可得,没想到却沦落成泥碾成土。

李晓妍抬起头来,不解的望着胖男人,胖男人恼怒的一脚把她踹翻在地,疼得那美女“啊”的惨叫了一声。胖男人接着大声道:“叫你学狗叫,汪、汪。”

李晓妍默默地爬起来重新趴伏在地上。

“汪汪……”

轻轻的叫了起来。胖男人用鞭子拍了拍那还有脚印的雪白屁股,她立刻伏下头去伸出红菱小舌舔着胖男人的鞋子,看样子不知已受了多少折磨才能够这样心领神会。

“不错,不错,没想到老弟你在家怕老婆,倒把这令我们这些走私份子人人惧怕的高傲女处长李晓妍调教成了一只雌犬。”大胡子哈哈大笑道。

“呵呵,我可是叫这贱货一边训斥她的下属,一边给我舔脚趾头的呢。”

胖男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让身下的李晓妍用小嘴把自己的鞋脱下来,命她伸出红菱小舌,用脚趾夹住随意玩弄。

不一会,几位美女将酒菜端了上来,摆放好之后,脱掉全身衣物,露出白皙透明的裸体,很熟练的扒在四位男人脚前,将雪白的屁股高高的耸立起来,大胡子将脚放在面前扒伏着的李晓妍雪白的屁股上,一边喝着酒,用生硬的国语指着早就跪在一旁等候命令的梦雪说:“你先脱,脱完了爬过来跪在这里。”

大胡子指着脚下。

“想不服从命令吗?”

“我脱。”梦雪的声音在颤抖。

不一会她脱光了衣物,整个殿堂都仿佛一亮,梦雪是社交圈里有名的美女,她的裸体白的令人目眩,温玉一般的乳房晶莹的象透明一般,随着她的呼吸微微颤动,犹其是那种隐私尽露,羞涩欲死之状,真是难以言喻。按照大胡子的命令,她慢慢的爬到了他的脚前。接着又按照命令把雪白的屁股耸起来,自己用白嫩的手指掰开阴部让大胡子赏玩。

梦雪紧闭着双眼,全身因为羞耻逐渐变红。大胡子示意身下正在舔脚趾头的李晓妍也将屁股调过来,同梦雪并排扒在一起,同样也用白嫩的手指将阴部掰开。在两个旷世佳人高耸着的雪白屁股前,大胡子一边喝着酒,一边左右比较,细细的赏玩着,两女颤抖着自己用手掰开阴道,趴在地上,将身体的一切密秘都暴露给身后男人肆意赏玩。

大胡子继续不在意的喝着酒,用手弹玩着美女用白嫩小手自已扒开屁股露出的粉红阴蒂,过了一会,他从桌上拿下两只竹筷,慢条斯理的分别插入面前这两具白的耀眼的肉体。

“啊——呜——啊——”

两女同时仰起了美丽的下鄂,张开小口,晶莹的泪水从她们美丽的大眼睛里顺着秀丽的面庞滑落下来。大胡子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将竹筷慢慢的深入——

“呜——呜——”

两人的呻吟声变成了哭腔,扒开了阴道的的柔嫩小手由于没有命令不敢收回去,雪白的屁股向前紧缩,胸前柔美的乳房随着哭泣声不停的摇晃着,只能拼命的摆着头,长长的秀发甩来甩去。然而她们连叫声都几乎发不出来了,大胡子将毛耸耸的双腿从她们的玉背上搭过去,伸出了脚趾头。李晓妍立即柔顺的伸出可爱的丁香小舌,细细的绕着脚趾缝舔了起来,梦雪身为尊贵的明星,何时舔过脚趾头,正稍一迟疑,插入穴中的竹筷便用力地一捅,疼的她马上伸出舌头,学着李晓妍的样子细心的舔起来。

大胡子松开了双手,任两只竹筷在胯下这两个高贵但颤抖着的雪白屁股上晃动。用手指了指在一旁侍候着的陈倩。陈倩早被这些男人训服,自知不能违抗他们的意思,只有脱光衣物,露出白玉一般的身体,学着梦雪的样子慢慢的爬到大胡子的胯下,撅起肥白的屁股,自己用柔嫩的小手扒开只有她老公赏玩过的高贵阴户,让眼前这个男人观看。大胡子让她转过身来,拍了拍她的脸蛋,示意她用小嘴把自己的裤子脱下,露出黑癯癯的阴茎。拿着黑癯癯的阴茎,命令胯下这名如花似玉的美女张开小嘴,伸出丁香小舌慢慢舔弄,自己揉捏把玩着她温润如玉的乳房,偶尔又拿起那两根兀自晃动的竹筷,操纵着这两个正细心舔着自己脚趾头的女人那颤抖着的雪白屁股。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两张美丽且带着高贵气质的脸,闭着眼睛,露出苦闷复杂的表情,耸着雪白的屁股,在两只竹筷的操纵下不停的颤抖着,她们不得不流着泪水伸出丁香小舌细细的舔弄着身后男人那肮脏的脚趾。而身后的大胡子则舒适的躺坐着,用双手操纵着两只竹筷,同时把自己从未洗过的阴茎在胯下秀美脸庞的小嘴中肆意抽插玩弄。

一切声音都好象停止了,只有被竹筷玩弄着的李晓妍和梦雪两张小嘴不停的发出含混不清的呜咽声——李晓妍虽然已经被男人玩弄过无数次,但在这么多平时自己在他们面前装假正经假高贵的奴才们面前被羞辱,因此倍感羞耻。

“过来,在这里趴下。”

过了很久,大胡子拍了拍李晓妍雪白晶莹的屁股,从陈倩小嘴中抽出已经变硬了的阴茎。慢慢的走到李晓妍身后,从背后将阴茎慢慢的插了进去。李晓妍葡伏在地上,在大胡子进入她身体的瞬间,李晓妍一双光洁的玉腿似乎疼苦的抽动了几下,嘴里发出令人棘然的抽泣声。大胡子骑坐在李晓妍雪白的屁股上,自顾慢慢地、贪婪享受她美好肉体提供给他的快感。故意用缓慢的抽插折磨着胯下这美丽高贵的肉体。

“学狗叫。”

大胡子用手拍打着胯下不停颤抖着的雪白屁股。

“汪——汪——汪汪——”

李晓妍张开可爱的小嘴随着大胡子阴茎抽插的节奏,尽力的讨好他。骑在她屁股上的男人用左手玩弄着她凝脂一般充盈饱满的乳房。

“不准停下来,继续学狗叫。”

骑在屁股上的男人猛的捏着她红宝石般的奶头。

“啊——汪——汪汪——”

李晓妍几乎哭出了声。

已经带着哭腔的李晓妍只能撅起颤抖着的美丽的屁股拼命的讨好这身后丑陋的阴茎。大胡子看着自己黑乎乎勃起的阳具在这雪白的股间进出,多么好看的屁股,柔嫩滑腻,随着肉棒的抽插微微颤动,宛如凝脂一般,而它的主人,一个具有摄人心魄的美女,正在自己肉棒的指挥下拼命的用它讨好着自己。突然猛的一巴掌打在颤抖着的雪白屁股上。突然大胡子用左手中指猛的插入李晓妍那粉红的菊花蕾,毫不可怜的搅动。

“啊——汪、汪——”

异样的感觉使李晓妍惨叫着叫出声来,但仍然不敢停止学狗叫,长长的秀发猛的甩开,全身都在不停的颤抖。

“怎么样,有一种想去死的屈辱吧?”

大胡子玩弄着高高耸立着不停颤抖的雪白屁股,有什么还能够比折磨这曾经高高在上的美丽躯体更让人快乐的呢?

“汪、汪——是的——”

“听说你平时是很高贵的?”

“汪、汪——呜,呜——”

“但是以后你就只是我的奴隶,一只被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的玩弄你高高撅起的屁股小母狗。”

“是的——汪——主人——汪,汪——”

大胡子继续用左手中指搅动着李晓妍那粉红的屁眼,一面用右手抽打她颤抖着雪白的屁股。一面命令道:“跟着我抽你屁股的节奏学狗叫,每抽你一下,就用你的屁股给我套弄一下鸡巴。”

“是的——主人——汪,汪——汪,汪,汪——”

一面学着狗叫。李晓妍拼命的跟上骑在屁股上的男人毫不留情的抽打屁股的节奏,用自己美丽的身体不停的套弄着阴茎。大胡子将插在李晓妍屁眼里的中指抽出来,伸进她的小嘴,在她的红菱小舌上擦干净。挥挥手示意还跪趴在旁边的陈倩与梦雪。她们的竹筷还插在小穴中轻轻颤抖,由于不敢让竹筷掉出来,只得夹紧了阴道,撅着肥白的屁股爬了过来,两人羞花闭月的容貌和苦闷、无奈的眼神形成了一道凄艳的风景。

大胡子也不取下竹筷,命梦雪扒在自己的身后,跟着自己抽打李晓妍的节奏舔自己的屁眼,而把陈倩的脸伏在李晓妍雪白的屁股上,命她伸出小巧的舌头。阴茎不紧不慢的玩弄这雪白的屁股跟上面迷人的红唇小嘴。

“啊——汪,汪——嗯——啊——主人——”

李晓妍的带着哭腔的狗叫声慢慢透出性的呻吟,屁股扭动了起来,但每当她刚有一点感觉,骑在屁股上的男人就会故意的将阴茎抽出来,塞入吐着舌头的陈倩小嘴中。

“汪,汪——呜——呜——汪,汪——主人——求求——汪、汪——”

李晓妍不停的甩动着秀发,被折磨的苦闷和无奈使她快要崩溃,自己的奴才们都在眼前,而自己却象一条跪趴在那里的小狗,不停的学着狗叫,被这个人的阴茎肆意的玩弄着高高颤抖着撅起的雪白屁股。无边的黑暗慢慢袭了过来,李晓妍秀美的大眼睛里流下了凄楚的泪水。从此,再也得不到一刻的安乐了,再也不会有富丽堂皇的住宅,再也不会有豪华的宴会,再也不会有众多的面首,有的只是男人身上的恶臭,只是心灵扭曲的无休止的兽欲,或许身后骑在屁股上正在肆意玩弄着她的男人将会是她一生的主人——大厅中回荡着清脆的抽打李晓妍屁股的声音和她那抽泣苦闷的狗叫声。

“汪,汪——呜——呜——汪,汪——主人——求求——汪,汪——”

被肆虐折磨的苦闷和无奈,使跪趴在地上的李晓妍快要崩溃。带着哭腔的狗叫声透着凄凉的呻吟,不停的甩动着秀发,高高撅起的雪白屁股颤抖着,拼命的配合骑在屁股上的男人阴茎抽插的节奏。大胡子双手从李晓妍身下伸过去,肆意的慢慢把玩着颤抖的雪白双乳,突然毫不怜悯的用力掐着她红宝石般的奶头。

“啊——汪,汪——呜,呜——啊——”

李晓妍疼得全身都绻缩成一团,秀眉皱在了一起,失神的大眼睛流着凄楚的泪水,然而没有命令却不敢停止学狗叫。

“汪,汪——呜——呜——饶——主人——求求你——汪,汪——”

无边的黑暗吞噬着她。多少名门贵族,达官显贵为求一睹芳泽而不可得,现在却象狗一样的趴在地上,任何的才学都失去了作用,唯一能够做的只能是高高撅起雪白的屁股,拼命的讨好骑在上面的男人那丑陋的阳具。

“汪,汪——呜——饶了我——主人——求求你——汪,汪——”

男人故意停下抽插,用手继续拍打着,命令李晓妍自己耸动着雪白的屁股套弄他的阴茎。李晓妍拼命的跟上骑在屁股上的男人毫不留情的抽打屁股的节奏,用自己美丽的身体不停的套弄着阴茎,一想到屁股上这个丑陋的男人将变成自己的主人,心里就象在滴血。

“啊——啊——汪,汪——主人——嗯——求求你——别拿出去——汪汪——主人——呜——”

“学得挺不错嘛,不过不准停止学狗叫。”

男人不怀好意的将阴茎从颤抖着的屁股中抽出来,命令李晓妍自己用白嫩的手指掰开阴道,露出粉红的阴蒂。将李晓妍雪白的屁股当成板凳坐好,将阴茎插入同样趴伏在面前的陈倩的樱桃小口。

“感觉怎么样啊?”

骑在屁股上的男人似乎不在意的问陈倩,同时用手用力的拧着她红宝石般的奶头。陈倩的樱桃小口被粗大的阴茎塞满了,如何还说的出话来,只能撅着肥白的屁股,拼命的点头。雪白的屁股上插着的竹筷随着她含弄阴茎的节奏,微微的颤动着。

“竹筷可不准掉下来。”男人一面示意正在给他用心舔屁眼的梦雪爬到胯下,伸出丁香小舌,给被命令自己用白嫩的手指掰开阴道的李晓妍舔阴蒂,一面好象漫不经心的说道。两位美丽的公主趴在冰凉的地上,撅出肥白的屁股,拼命用阴道收缩夹住细细的竹筷,由于身体的紧张,竹筷仿佛在雪白颤抖着的屁股中一上一下的自己动着,看上去就好象是竹筷自己在玩弄她们美丽的身体。

被骑在地上的李晓妍秀丽的大眼睛笼罩着苦闷、无奈、痛苦的复杂眼神,凄楚的泪水在秀丽的脸庞上流淌着。由于是自己用白嫩的手指掰开阴道,只能够用美丽的乳房把上身撑在地上才能够把肥白的屁股撅起来。在梦雪丁香小舌的舔弄下,洁白如玉的身体不停的抽痉。大胡子背转身来坐在李晓妍的不停抽痉着的雪臀上,怡然自得看着陈倩的樱桃小口套弄自己的阴茎。偶而提起她的秀发,伸手去玩弄李晓妍用白嫩的手指掰开的柔嫩阴道,或者使劲拧几下梦雪伸着舌头的秀丽的脸,使胯下的这两个高贵雪白的身体不停的颤抖哭泣。

在她们的旁边,胖男人一边喝着酒,一面用脚趾肆意玩弄着趴在身前的两个美女的高耸着的雪白屁股。而其它两个男人命令殿中站着的其余女人脱光衣服,跪在他们面前,双手抱在后脑上,将肥白的双乳挺出来,用鞭子玩弄她们的乳头,两人互相用勃海语开着玩笑,哗笑不已。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们还跪在后殿中,双手的大拇指被绳索系住,膝盖都已跪麻了。夜晚的风早已凉了下来,从脸庞呼呼的吹过,夹杂着血腥味,带来大殿中李晓妍她们凄凉苦闷的抽泣声。

“啊——啊——”

殿中传来梦雪的惨叫声。原来是胖男人走到大胡子的身旁一把拽住她的头发,拖到自己面前。将她用两手手肘撑在地上,高高耸起雪白的屁股。梦雪象小狗一样的趴好后,胖男人毛耸耸的右腿很随意的搁在雪白的屁股上,将发着恶臭的阴茎塞入小口中,命令她含住套弄。

“汪,汪——是的——主人——呜——呜——”

被男人用手抓着头发,李晓妍只有不停的哭泣着。骑在屁股上的男人毫不留情的用手抽打着屁股,主宰生死的阳具深深的插了进去,敏感肉洞深处的奇特感觉,仿佛就要将她的身体快溶化掉一样,整个大殿杀人的气氛和被强迫的屈辱开始变成强烈电流,使她的身体在无意识中颤抖着哭泣。

“啊——汪,汪——求求——汪——深一点——主人——汪汪——”

在无边的黑暗中,李晓妍流着凄楚的泪水,从身体到灵魂都屈从给这个骑在屁股上丑陋的男人。

“啊——主人——嗯——汪,汪——求求你——主人——啊——”

巨大的阳具慢慢的深入,每进一点都让李晓妍洁白的双腿仿佛抽动一下,被强迫着做出不能自主的奇怪姿势,使玩弄着她屁股的阳具好象控制了她的整个身体。

“小母狗把舌头吐出来。”

骑在屁股上的男人一下抓住她的头发让美丽高贵的脸庞对着他,现在这个这个身体已经变成了他肉棒的玩物。

“汪、汪——嗯——啊,啊——汪,汪——主人——我是主人的小母狗——汪——啊——”

让人恐怖到灵魂的战栗将她已经带到了无限的狂涛中,双眼流着泪水,吐着舌头,大声的哭着,同时被催逼着不停的学着狗叫和说着主人喜欢听的话,拼命的用白嫩的手指掰开阴道,耸动颤抖着的雪白屁股,讨好那主宰着生死的阳具。

在大殿的另一面,清醒过来的梦雪,现在正象小狗一样趴在胖男人的脚前,按照命令乖巧的不停摇着插着竹筷的雪白屁股,吐出舌头舔着主人的脚,不时小声的“汪,汪”叫着。胖男人猛地踢了她屁股一脚,说道:“叼着自己的高跟拖鞋,学狗爬几圈给爷们看看。”

梦雪柔弱的身体几乎被踢翻在地,她默默的爬起来,摇晃着雪白的屁股爬到大门前又爬回来,那支竹筷还插在她的屁股中,随着她的爬行不停的摇晃,仿佛是尾巴一般。大厅中腥风血雨,李晓妍那被肉棒抽插时苦闷的狗叫声、清脆的用手抽打屁股的声音、以及叼着高跟拖鞋在大厅中爬来爬去摇晃着的雪白屁股,交织成带着几分恐怖、几分凄艳的奇妙景象。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胖男人就是大走私分子赖强,而在我们面前作威作福的女主人们,却是只配给他舔脚的淫贱母狗而已。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