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百毒神君》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百毒神君》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百毒神君 百毒神君

    江湖异人“三笑翁”死前留下绝世武功秘笈“三笑宝盒”。“百毒神君”甄老毒为得此宝与师兄金老邪结为仇敌,约十年后死亡谷比试。甄老毒,邪恶无比,收金家后代为徒,让其自相残杀。  金霸遭雷劈、毒淬,意外得神技,乃得“七禽丹”。四婢女风流年少,助金霸练成“御女术”杀得四婢飘飘欲仙;香汗淋漓,妙趣横生。  金霸英雄年少,风流倜傥,携五娇妻、四美妾归隐“死亡谷”,共享天伦之乐。本书妙趣横生,风流艳遇,惊、险、奇、绝、妙,颇值得一读。

    松柏生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百毒神君》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百毒神君》,是作者松柏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湖异人“三笑翁”死前留下绝世武功秘笈“三笑宝盒”。“百毒神君”甄老毒为得此宝与师兄金老邪结为仇敌,约十年后死亡谷比试。甄老毒,邪恶无比,收金家后代为徒,让其自相残杀。  金霸遭雷劈、毒淬,意外得神技,乃得“七禽丹”。四婢女风流年少,助金霸练成“御女术”杀得四婢飘飘欲仙;香汗淋漓,妙趣横生。  金霸英雄年少,风流倜傥,携五娇妻、四美妾归隐“死亡谷”,共享天伦之乐。本书妙趣横生,风流艳遇,惊、险、奇、绝、妙,颇值得一读。

《百毒神君》 第18章 引狼入室难收拾 免费试读

“爆竹一响除岁月,天增岁月人增寿。”

春节来临了,金霸一行十八人一大早就浩浩荡荡的前往那上封寺。

这是程依依的意思,上香求神保佑平安嘛!

金霸跟着他们跪拜添油香,又在寺内外转了一大圈,方始进入后厅和善男信女们吃了一顿“平安饭”饭后,她们在寺前遥觅远山美景半个多时辰之后,方始返家。

那知,他们刚踏入大门,立即看见一位长发披肩,一身黄袄的女人面向大厅,低头站立着。

他们怔了片刻,立即好奇的走了过去。

他们走到距离那女人丈余之外,金霸轻咳一声,道:“姑娘,请问你是走错地方?还是来此找人。”

那女人缓缓的转身,颤声道句:“霸……哥……”

泪水立即籁籁直流。

金霸一见那人是孟婷婷,神色倏变,道:“你怎知我在此地!”

孟婷婷不答应反问道:“霸哥,我能单独和你说些话吗?”

“这……我……”

金晓心立即低声道:“你们聊聊吧。”

一顿之后,她立即转头道:“爷爷,奶奶,咱们到福胜寺去走走吧!”

家人立即识趣的相偕离去。

金霸轻咳一声,道:“姑娘……”

“霸哥,你尚在记恨吗!”

“我……哇操!令兄再三的坑我,你们又客串帮凶,我能不恨吗。”

“我知道,可是,我是因为舍不得与你分别,才帮忙的呀!”

“哼!少拿肉麻当有趣了,道明来意吧!”

孟婷婷惨然一笑,道:“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既已再见到你一面我该走了,不过我必须告诉你一个秘密。”

多情的金霸见状,心中倏地一阵不忍心,不过,旋又狠下心道:“说吧!”

“你听过阴阳大帝吗。”

“没听过!”

“家父在年前正在招兵买马之际,突然有两名身材瘦若枯木,神色狞厉,并自称为阴阳大帝的黑衣老者登门拜访。”

“家父接获下人禀报之后,令总管出外相迎,那知,对方居然认为家父藐视他们,当场将总管劈死。”

“家父含怒走到大门口,立见其中一人拿出一个小铜铃轻摇出一声叮响之后,倏然有十二人冲破十二部马车车顶而出。”

“小铜铃一阵阵连响之后,那十二人倏地冲入机关埋伏之中,只见他们一阵挥劈之后,那些厉害的机关埋伏先后被毁。”

“他们并不懂机关埋伏,而是那些机关一碰到他们根本发生不了作用,只好将他们请入帮中。”

经过一番短叙之后,阴阳大帝表示愿意效劳,不过,开出一万两黄金的条件,家父便要求印证实力。

“那知,经过试验之后,那十二人居然不畏掌力及刀剑,而且浑身是毒,只要沾到他们的身子,或被掌风沾到,立即毒发而亡。”

“家父在大喜之下,立即应允要赠给他们一万两黄金,那知,他们却改变主意要我及大姐陪他们。”

说至此,突然咽声得说不下去。

金霸伸手欲加安慰,却又立即停止。

她自知身已被阴帝所污,不配再接近他。

立即吸口气,又道:“家父当然不同意啦!场面立即僵持不下。”

“后来,姐姐和我出面向他们挑战,阴阳大帝的武功虽然比我们高明,仍然在失神之中被姐姐和我以毒针身中胸腹。”

“那知,他们身穿金缕衣,根本不畏毒针,我们二人在欣喜失神之际,反而被制,而且当场反被……被……”

说至此,突然放声大哭。

金霸不由自主的搂着她。

她靠在他的肩上痛哭一阵之后,轻轻推开他又道:“我由于有孕,经过阴帝摧残之后流产昏倒。”

“姐姐经过二魔连续摧残之后,由于流产失血过度,当场惨死,我求你替姐姐报仇,好吗?”

“哇操!铁血帮那么多人,对付不了他们吗?”

“那十二人来去如风,根本不畏掌剑,而且又浑身剧毒,怎能对付呢!”

“哇操!那我也没有办法呀?”

“有!你一定要想对策,否则,元宵一战,你最好别去。”

“这……我……”

“我费了千辛万苦才由丐帮弟子口中,获悉你在此地,但愿你念在荒谷那段情,替姐姐及我报仇!”

说听,倏听一声“卡!”轻响,她的嘴角立即溢出一股黑血,身子也向侧一倾,金霸急忙搂住她叫道:“婷妹妹!”

“霸……哥……我好……高兴……听见……这……声……婷……妹……妹……”

说完,头一偏,立即气绝。

金霸悲呼一声:“婷妹妹!”

立即抱尸痛哭。

好半晌之后,突听一声:“霸儿!”

金霸一见家人已经回来,他立即拭泪道:“她嚼咋齿中之毒自尽了!”

金老邪慈声道:“人死不能复生,把她埋了吧!”

金霸点点头,将她埋在后院之后,方始与家入回厅。

他将孟婷婷方才所说之事向家人叙述之后,家人立即一皱眉头。

好半晌之后,黑面判宫问道:“金老哥,你听过阴阳大帝这个名字吗?”

“没有!不过,由相貌一猜,可能是”枯木双煞“。

“啊!他们不是已经在三十年前负伤被劈落朝阳峰深谷中了吗?”

“不错!可是除了他二人身似枯木外,老夫实在想不出会是谁了?”

“还有那十二名怪人为何不畏掌刃,又全是毒呢!”

“我原来猜想是毒人,可是,据记载,要练成一名毒人,至少要有一甲子的时间,而且也从未听过有毒人出现。”

“毒人?天呀!但愿不是真的,否则,惨矣!”

“哇操!毒人当真无法应付吗。”

“很难,因为毒人乃是经过长时间以各种剧毒浸泡而成之人,他整个的身子已经毒化,僵化,根本无法伤他。”

“何况,谁受得了剧毒呢?”

“哇操!毒人即已僵化,怎么来去如风呢。”

“只要训练,可以办得到!”

“哇操!天生一物克一物,我不信破不了那十二人。”

金梅突然脆声道:“霸弟,我有一计可以对付他们。”

“真的呀?快说!”

“以毒克毒,你曾经浸泡于毒液中被七禽丹气罩身入体,普天之下,没有一样毒物克得住你,对不对?”

“哇操!不错,可是,光是不畏毒,也破不了他们呀!”

“我们还有六粒‘七禽丹’呀!至少可以除去六人呀!如果再以掌力震倒另外六人沾到‘七禽丹’我们不是可以大功告成了吗?”

“哇操!好点子,太棒啦!七禽丹呢。”

“在兰妹那儿。”

“太好啦!总算有希望了。”

金老邪含笑道:“总算找出对策了,不过,你一人对付那十二人必然压力甚重,你可要多加小心哩!”

“哇操!我懂的!”

金老邪朝金明道:“明儿,速以飞鸽将可能有十二个毒人之事通知丐帮,请他们转知各派高手注意。”

金明点点头,立即步入书房。

金老邪含笑道:“好端端的一个大年初一经此一来泡汤了,咱们午后就动身吧!”

巫山县,自古以来就沾上巫山神女峰那段皇帝与神女艳情之光而使观光事业甚为发达哩!

酒楼林立,客栈如云,繁华异常。

可是,自从铁血帮在神女峰开山立寨之后,人人视登神女峰为畏途,久而久之,巫山县没落了。

可是,从元月初十日起,即陆陆续续有人来此住店,他们正是各派派来踩路线探消息之高手。

当金霸诸人于十四日午前抵达巫山道之后,立即发现每家酒楼及客栈皆已经瀑满,酒客清一色劲装武者。

突见一名中年叫化含笑拦住马车间道:“请问金少侠是不是?”

金霸立即在马车中应道:“金少侠不在,金老前辈在。”

中年叫花子忙躬身道:“小的该死,小的失礼了,请问金老前辈在不在。”

“呵呵!在,在,是不是洪帮主吩咐你来的呀!”

“是!是,敝帮主在恭候您老人家大驾哩!”

“呵呵!带路吧!”

车行半里之后,立即停在一栋庄院之前。他们十八人刚下马车,立即看见一大堆人站在门口含笑相迎。

哇操!僧、尼、道、俗,琳琅满目。经过洪扬介绍之后,居然是当今武林九大门派的头当家哩!

金霸诸人向他们一一拱手行礼之后,立即朝大厅行去。

厅中虽然宽敞,可是,由于群豪密集,便只有金老邪,金霸及黑面判官代表入内商议了。

只听洪扬问道:“金老哥,你在飞鸽传书中所提之十二名毒人,究竟是不是真的有此事呢?”

“不错!这项消息是孟达富次女孟婷婷当面叙述,而且她在说完之后立即自尽,想必不假!”

他接着把阴阳大帝率领十二怪人在铁血帮挑战之事说了出来。

众人听得脸色立即凝重万分。

好牛晌之后,只听洪扬沉声道:“欲破毒人只有一计,此事交由敝帮来办吧!”

说完立即要吩咐丐帮帮主。

金老邪沉声道:“老夫也有一策!”

“啊!请说!”

“不!您先说!”

“是!毒人再怎么不畏掌剑,毕竟无法抵挡炸药……”

“啊!你要组织敢死队呀。”

“不错!敝帮此次来了将近两百人,只要派一百人身捆炸药定可与那十二人同归于尽,你认为如何。”

“太悲壮了,交给霸儿吧!”

“金少侠要独力对付那十二个毒人吗?”

金霸点头道:“不错!”

“这……此举会不会太冒险啦!”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事已至此,非拼不可!”

“这……太冒险啦!万一有个失闪,岂非令人浩叹,还是交由敝帮处理吧!”

“哇操!一家哭总比一百家哭好,对吗?”

少林掌门听得低宣佛号不已!

群豪怵然凝视着金霸。

金霸沉声道:“那十二人就交给我吧!至于阴阳大帝及铁血帮两千余人就全看你们的啦!”

洪扬含笑道:“你放心,各派高手已经准备妥避毒药刃及设计对付对方四人合击剑阵之策,明晚一战,必可奏效。”

众人又商议决定在明日黄昏前抵达铁血帮十里外林前集合之后,方始散去。金霸诸人便住在那家庄院后院。

不久,丐帮弟子送来晚膳,他们不客气的膳毕之后,立即分布在那五个房间中休息。

为了要让金霸全力对付那十二个怪人,虽有不少人慕名要来拜访,金老邪一一婉言予以回拒。

时间悄悄的过了一日,金霸诸人在翌日用完午膳之后,立即与丐帮那两百余人浩浩荡荡的向神女峰行去。

宽敞的山道随着山势逐渐的变陡,所幸众人皆是高来高去之能手,加上沿途不时会合各派之人,所以丝毫不累。

他们在申酉之交抵达林前之后,立即发现已经有五、六百名僧,道,尼,俗在休息,众人便互相行礼打招呼。

当他们看见轰动武林的武林小霸王金霸居然如此的年青,而一人拥有五位美若天仙及四位娇妾之时,不由羡慕不已。

金霸面对那些阿谀之词,淡淡一笑,立即默默站于一株树旁。

半个时辰之后,千余名武林联军会合之后,立即派出岗哨,然后开始临时抱佛运功调息。

由于此地距离铁血帮总舵只有十余里,约战时间又在子时,因此,众人一直调息到亥初时分方始出发。

月色之下,千余条人影响似萤火般朝神女峰射去。金霸在飘行之际,一颗心儿越来跳动越疾了!

亥初时分,群豪终于抵达铁血帮入口了,只见该处空无一人,仅留一块木牌写着:“时辰快到了,加油。”

字迹殷红,分明是用鲜血写成,充满恐怖及不屑的味道。华山一鹤冷哼一声,一剑朝木牌削去。

“叭!”一声,木牌立即削成四块。“哇操!剑势挺快的哩!”

倏见四股黑烟应声自被削处疾身而出,华山一鹤首当其冲,腰部被喷个正着,立见衫烂肉也烂。

在他附近的三名华山派高手躲不及,立遭池鱼之殃。

四人刚闷哼出声,附近众人纷纷挥掌闪躲,四名华山派高手欲取药解救,却见华山一鹤四人已经断气了。

哇操!好霸道之毒喔!

总领队洪扬察看片刻,亦瞧不出是什么毒,他立即沉声道:“此地已入铁血帮的势力范围,小心诡计!”

他刚率先行去,华山派掌门人立即吩咐四名高手埋葬尸体。

金霸十八人与洪扬在前开路,他曾经在此地住过几日,略知机关埋伏,因此,沿途不时向侧斜坡张望着。

铁血帮甚为讲究气派,自入口处至帮门长达三里远,两侧斜坡松树林立,正是设置机关埋伏之所在。

那知,他们通过将近两里,却未见对方发动攻击。纳闷之余,步伐更缓,同时仔细的向两侧察看动静。

该来的终于来了,倏听前方遥传一阵“叮……”

节奏不一之铜铃,金霸心中一动,立即想起孟婷婷之言。

“哇操!小心毒人呀。”

他的话声未歇,倏听后方两侧路旁各传出一阵“轰隆”大响,石飞尘扬之中,十二名黑袍蒙面人扑向人群。

他们安排的真妙,十一人分别自两侧每隔十丈余处出现。边一地带正是群豪人数最密集之处。

一阵怒吼之后,刀剑齐现,掌劲齐飞。

“轰……”

一阵爆响之后,那十二名黑袍蒙面人当场被震飞出去。不过,一阵腥臭味道立即使附近之人摇摇欲坠。

群豪皆已经预服不少的避毒丸,此时仍觉晕眩,可见这十二个黑衣蒙面人甚有可能是传闻中的毒人。

场中立即传出一阵惊呼声音。

那十二人落地之后,倏然又疾扑过来,众人只好忍住害怕,同心协力的挥掌将他们再度劈飞出去了。

可是,却已经有三十余人不支倒地了。

金霸正欲扑去之际,立听金老邪沉声道:“先冲进去再说吧!”

倏听金兰叫道:“有引信燃烧味道,小心!”

众人闻言,立即慌乱的向四周张望着。

立听洪扬吼道:“向前冲呀!”

金霸一听有理,立即和众人暴射而起。

倏听一阵“叮……”声响,那十二名黑衣蒙面人倏地掠向两侧斜坡,通道中立即传出一阵“轰隆”震耳爆炸声音。

立即有三百余人被炸得骨肉纷飞。

其余之三百余人来不及随金霸诸人扑向前去纷纷向两侧坡闪去,那知,他们的身子扑落地,立觉足底一麻。

显然,地上已经预先布毒矣!

众人刚闷哼暗骇之际,又传来一阵“叮……”

摄魂声音,那十二名黑衣蒙面人疯狂的到处挥臂着。

那两百余人只觉麻木之感由腿部疾速的向上穿行。立听一人喝道:“拼啦!”

众人立即兵刃及掌劲疾往那十二人招呼。

“砰……”声中,那十二人摔了又爬,爬了又摔,虽然衣衫破裂,却分毫无损,反观那三百余人却先后惨死了!

此时,金霸诸人已经冲到铁血帮前院中,愤怒万分的金霸一见右侧空荡荡的,左侧挤满了人,立即厉吼一声:“杀!”

声似焦雷,听得敌我双方双耳嗡嗡作响。

金霸已经扑向左侧人群,立听端坐在厅前的孟达富喝道:“住手!”

金霸那管那么多,身子尚未落地,早已“双管齐下”劈出两道如山掌力朝人群中疾扫而去。

那些人想不到他会蛮干,躲闪不及之下:立即有三人当场被劈死,另外有四人则受池鱼之殃。

“铛……”声中,他们纷纷抽出兵刃攻向金霸。

金霸吼声:“给你们死!”

身子连闪,“天罗神掌”配合十成功力疾劈而出,现场立即惨叫及混乱,这下子反而方便他大开杀戒。

孟达富一见自己的手下似切菜般地在半晌之间即被摆平了五六十人,气得怒吼道:“金霸,你究竟住不住手。”

“哇操!先赔方才那六百余条人命再说!”

只见他抓起一把钢剑,“天罗神剑”一抖手使出,六七尺长的寒虹所经之处,立即惨叫连连,血肉纷飞!

立即有人失声叫道:“剑芒!”

孟达富在骇怒之下,吼道:“住手!”

金霸吼道:“莹姐、请姐、梅姐、竹姐、兰姐、菊姐,杀。”

六道纤影立即仗剑疾扑而去。

铁血帮众一见她们居然不理帮主;分明将自己诸人视为板上肉,立即齐声怒吼朝前扑去。

那知,他们刚扑近,好似碰到墙壁般疾退而回,低头一见自己的身上,才发现已经挂彩,吓得立即后退。

这一退,马上与随后扑来之人撞在一起,展家姐妹及金梅四女毫不客气的连手痛宰着哩!

这一来可就热闹了!

尤其在金霸与展家姐妹会合之后,三道寒虹鬼魅般的到处飞闪之下,一条条冤魂争先恐后的赶往地府报到了。

好骇人的武功呀!

孟达富在骇怒之下,立即朝阴阳大帝道:“调十二天将进来吧!”

阴帝阴阴一笑,手中的小铜铃立即“叮……”连响。

洪扬吼声:“枯木双煞,休搞鬼!”

立即扑向阴帝。

金老邪回头一见那十二人已经自远处扑来,立即吼道:“杀!”

说完,立即疾扑向阴帝。

孟达富岂肯让阴阳二帝被他们缠住,右手一挥,那十六名老者立即欲疾扑而去。

黑面判官、程依依和九大门派掌门人立即疾扑而去。

其余人不约而同的扑向那在千余名黑衣人,准备利用混战敌我不分之际,避开那十二名恐怖人物。

鲜血狂溅,残肢断臂猛飞。

倏听一阵急骤的“叮……”铃响,那十二名怪人居然一字排开疾扑人入群,逢人即劈,见人就挥。

现场的惨叫声音更加的刺耳了。

孟达富夫妇被黑面判官及程依依攻得落居下风,一见到那十二人敌我不分的屠杀,立即厉吼道:“帝君叫他们住手!”

阴阳大帝正与洪扬及金老邪厮拼,闻言之后,阴帝立即怒吼道:“没办法!挪不出手啦!”

洪扬倏地收招后退道:“快令他们住手!”

那知阴帝狂笑一声,突然疾速的摇晃小铜铃。

那十二人突然张口喷出缕缕黑烟,边疾速奔驰起来。

黑烟所到之处,惨叫连连,地上立即多了一批批的尸体。

洪扬厉吼一声:“该死。”

疾扑向阴帝。

金霸见状,急喝道:“统统退开!”

怒喝之中,他已经振剑疾扑而去。

“砰!”一声,一名怪人的右臂立即被削下。不过,一股黑烟随着那怪人的踉跄身形疾喷而出,金霸立即屏息飘退。

群豪经过这一阵子厮拼加上被这十二名怪人屠杀,只剩下三百余人,立即与展莹莹诸人退避在上风处。

对方的灾情也甚为惨重,至少有八、九百人毙命,若包括躺在地上挣扎的两百余人,哇操!人命真不值钱呀!

由于十二名怪人不分敌我的屠杀,反而令他们双方暂时停兵,他们站着不动心有余悸的在远处围观。

倏听孟达富闷哼一声,只见他已经被程依依削断左臂正在踉呛连退,近两千余名黑衣立即要扑过去。

展莹莹喝道:“站住!否则,我叫金霸撤后不管,让那十二人对付你们!”

她的声音甚尖,金霸立即震退一人,疾扑向黑衣人。

黑衣人暗叫一声:“我的妈呀!”

立即纷纷的逃走。

金霸被那十二名怪人围攻,由于屏息甚久,本就不支,此时一听见展莹莹之言,立即拼命的冲向那批黑衣人。

那十二名怪人失去铃声的控制,便依照先前的指示逢人就劈,此时一冲人那批黑衣人之中,立即疯狂的挥劈着。

那些黑衣人呼爹喊娘到处逃窜着。

可是那些黑烟歹毒异常,加上那十二人的掌势疾猛,不到盏茶时间便已经又倒了千余具尸体。

金晓白欣喜的朝展莹莹道:“莹姐,你方才那点子真妙哩!”

“嘘!小声些!别引来那批人。”

展倩倩低声道:“姐,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

“不错!显然霸弟无法全部毁去那十二人啦!”

倏听追风丐沉声道:“别愁!”

疾掠向一名黑衣大汉。

只见他连攻三招之后,立即制住那名大汉问道:“炸药在何处。”

“地……地窖。”

“是。”

追风丐右臂一挥,立即有六十余名叫化疾跟而去,金明感动的对正在敷药的金晓白道:“白儿,你明白什么叫做武者精神了吧!”

金晓白咽声道:“他们真伟大,不过,姐夫更伟大!”

“不错!霸儿经此一战,足以扬名立万了,白儿好好的学吧。”

“是的!”

倏听阳帝惨叫道:“老大……复仇……”

众人循声一瞧,只见金老邪的右掌五指将阳帝的一颗心儿自胸膛中挖出,阳帝已经惨叫倒地!

阴帝见状,厉吼一声:“大家同归于尽吧!”

倏地振腕将小铜铃抛向夜空,立即传出阵尖厉的“叮……连响。”

那十一名怪人倏地将左臂硬生生的卸下来,然后,挥动断臂疯狂的追扑挥砸起来。

断臂处疾速的冒出黑烟,随着他们的追扑迅疾将院子左侧涨漫为一团黑雾,那些铁血帮高手纷纷惨叫倒地了。

展莹莹疾喝声:“霸弟,速退!”

立即与众人朝右侧驰去。

倏听一阵惨叫,只见阴帝被洪扬那式“神龙升天”劈中心口,惨叫倒地之后,连连翻滚着。

显然洪扬那一掌已经震断他的心脉,体中之毒趁隙发作了。

金老邪朝左侧那团越来越浓的黑雾一瞧,急问道:“明儿,霸儿呢?”

“在烟雾中!”

“啊!怎么办?”

倏听金霸喝道:“爷爷!我没事!咳……咳……你们快逃呀……咳……”

金晓心闻言,心神大动,手中一紧,两位原本已经负伤的黑衣老者立即先后中剑倒地气绝。

程依依及黑面判官和各派掌门人一见情况危急,拼着耗损功力全力扑攻半个盏茶时间之后,便将孟达富诸人击毙。

不过,此时的左侧已是浓烟似墨,而且遂渐的向右侧扩散,烟雾口已经听不见惨叫,显然,那群黑衣人已经全部“嗝屁”了。

只见烟雾滚滚,分明是金霸正与那十二名怪人捉迷藏。

倏听一阵匆匆的步声自右侧转角处传来,众人一瞧,立即看见追风丐六十余人皆胸捆炸药,持着火把奔来。

众人感动的倏觉心中一酸。

金老邪沉声道:“把炸药除掉吧!”

追风丐急道:“可是,金少侠他尚被困在里面哩!”

“他能够撑到现在,表示他不惧毒,你们却接近不了那十个毒人,怎么能够引爆炸药呢?”

“这……”

倏听金晓心扬声道:“霸弟,你听见我的声音吗。”

“心姐,我……咳……咳……很好!”

“霸弟,你那六粒七禽丹呢。”

“无效!”

“啊!无效!你撑得下吗。”

“行!不过,杀不了他们呀。”

“霸弟,你听清楚啦!我们把炸药放在大厅中,火把插在厅口,你带那十二人进来,你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啦!”

洪扬忙喝道:“不行!那岂不非要同归于尽啦!”

各派掌门人相继出声阻止。

金晓心边拭泪边朝追风丐道:“前辈,有没有炸药。”

“有!”

“好!麻烦你们先将这些炸药卸入厅中,再带吧!”

追风丐匆匆的解下炸药,交给一名中年叫化之后,立即率领众人疾驰向后院,各派掌门人亦纷纷退去。

金晓心独自留在厅口道:“霸弟,你撑着点,各位前辈目前正在运炸药,大约在盏茶时间即可布妥。”

“没关系!我撑得住……咳……咳……”

“霸弟,你怎么咳得如此凶呢。”

“我的背部被断臂砸了一下,不过,不碍事。”

“好!你别分心了。”

群豪使出全力奔驰之下,过了半个盏茶时间,厅的炸药已经堆成一个小山,厅前右侧插着十支火把。

众人掠到大门外之后,金晓心拭去泪水扬声道:“霸弟,炸药已经布妥,厅前右侧已经插着十支火把!”

“我听见了!你们快走吧!”

“霸弟,你听着,倩妹、瑶妹及琪妹已经有孕了,你万一有何意外,金家也不会没子孙啦!”

“真的啦!哈哈……恶魔来吧!”

黑面判官乍听虎妞已经有孕,欣喜的正欲询问,却见她泪流满面,摇摇欲坠,慌忙上前扶住她。

只见左侧黑雾逐渐向大厅滚动,看来金霸正引诱那十二名怪入朝大厅而去。

眼看一位奇才就要被炸成粉碎,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却舍不得眨半下的仍然紧盯着前方。

倏听金梅喝道:“霸弟,别慌,别忘了天打雷劈仍然奈何不了你!”

“哇操!谢啦!”

倏见他一偏方向,疾奔向右侧庭院。

众人立即看见他已经浑身赤裸,那十二名怪人亦全身光溜溜的,看来衣裤已经被那些毒雾溶化了!

此时,众人根本无暇注意金霸胯下那团超大号的“小兄弟”他们只是注视着那十二名厉鬼般的毒人。

倏听金梅低声朝洪扬问道:“爷爷,你有没有发现那十二人断臂处所冒出来之烟雾变淡变小些!”

“咦?真的哩。”

金梅立即扬声道:“霸弟,别入厅了!”

“为什么!”

“毒人身上之毒烟变淡变少了!”

金霸一见,虽然如她所言,他欣喜的长啸一声,双臂一阵疾挥,立即将那十二人震退出去。

倏见他们弹身之后,火冒万丈的疾挥断臂,那名只剩左臂之人倏地抓起一具尸体挥砸向金霸。

金霸身似鳗鱼般不溜丢的到处躲闪,右剑左臂到处挥架,悍然不怕的和他们对战起来。

这份功夫立即震住所有之人!

好半晌之后,洪扬含笑道:“老化子痴长近九十岁,却未曾见过如此神勇之人。霸儿真配称为天下第一勇者。”

少林掌门宣声佛号道:“自古以来,邪不胜正,此次正义涉危之际,却出现金小施这位救世者,真是天意。”

虚云道长接道:“大师语含禅机,贫道在上回与金小施主在敝宫语谈之下,即知当今武林要出一位仁义大侠矣!”

“阿弥陀佛!若非金小施主以身喂虎缠住此十二个毒人,我等尸骨已寒矣!”

众人纷纷含首赞同此语!

武当掌门虚空道长沉声道:“各位道友,贫道提义由各大门派联合恭塑一块‘天下第一勇士’匾额致赠金小施主,当否?”

少林掌门颔首道:“贫僧赞成,另外是否可推举金小施主接掌武林盟主之位,领导各派继续维护正义?”

众人纷纷含首赞成。

黑面判官摇头道:“霸儿不会同意的!”

各派掌门人不由一怔!

金老邪含笑:“先别谈论此事,等大功告成再说吧!”

各派掌门人立即到一旁低声谈着。

黑面判官将虎妞拉到一旁低声问道:“丫头,你真的有喜啦!”

虎妞羞涩的低声道:“两个月啦!”

“你的动作可真快呀!”

“姥姥,羞死人啦。”

“呵呵!好!好!不提!不提!不过,你们这三个丫头可真是大胆哩!有孕了居然还敢动武,不怕动了胎气呀。”

“不会啦!梅姐她们四人早就替人家料理妥啦!”

“呵呵!你们这些年青人一个比一个厉害哩!”

“奶奶,您又在糗人家啦!”

“呵呵!丫头,我到现在才明白霸儿在清风为何要把傻大个拉到一旁之道理,他怕你受不了那话儿对吗。”

虎妞满脸通红的低声道句:“人家不和您说啦!”

立即走到金梅的身边。

金梅抓住她的右腕把了半晌脉之后,含笑点了点头。

虎妞心知自己没有动了胎气,不由暗喜!

在金霸十二个毒人追逐之中,明月下班,太阳上班了。金老邪叹道,“这十二个毒人太可怕了。”

洪扬含笑道:“霸儿更可怕哩!”

“呵呵!除了他以外,有谁能撑如此久呢。”

“呵呵!真是天生一物克一物呀!哼!枯木双煞以为得到这十二个毒人,就可以纵横天下啦!做梦!”

“不错!据阴帝说他们是在苗疆古洞中得到血魔遗留下来的这十二个毒人,所幸有霸儿可以对付他们。”

“呵呵!大家看,那些黑烟已经变成灰烟了,而且断断续续了,看来,这十二个毒人再也支撑不了多久啦!”

众人一看,立即现出喜色:金晓白更是叫道:“姐夫,加油呀!”

“哈哈!没问题!来,姐夫露一手给你瞧瞧!”

说完,倏地对着身前那名毒人的脸部“操!操!操!”连吼三声。“叭!”一声,那个毒人的脸部立即爆炸开来。

一大堆黑物倏地自颈中射出!

“波波!”两声,附近那两个毒人立即被那些黑物沾到胸部及脸部,立见所沾之处迅速的溃烂。

不但如此,那具断头毒人的身子变开始溃烂起来。

空气中立即猕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味。

众人纷纷取出药丸塞人鼻中及吞入腹中。

金老邪欣喜的道:“霸儿继续呀!”

“对!姐夫,继续操!”

金晓心白了他一眼,低声啐道:“别多嘴!”

金晓白怔了一下,立即想起那个“操”字太不雅,不由满脸通红!

金霸身子一闪,又掌一挥,立即将一个毒人震倒在腐烂中的毒人身上,倏见那毒人也迅速的腐烂着。

怪的是,那些毒人只要开始腐烂,就僵然不动。金霸金知必是他们体中毒已经外泄,气一泄,自然动弹不了啦!

他惊喜万分的不停闪身出掌,盏茶时间之后,那十二个人有难同当的摔在一处迅速腐烂着!

“阿弥陀佛!”

“无量寿佛!”

“我佛慈悲!”

“善哉!善哉!”

“天下第一勇者万岁!”

众人不停的欢呼起来了。

金霸仰天长啸一声,疾驰向大门。

倏听耳边传来金晓心的传音道:“难看死了!”

他低头一瞧见“小兄弟”之糗状。“哇操。”

一叫,立即冲向厅。耳边仍传来金晓心的传音道:“把身上之毒冲净吧!”

他疾掠到后院之后,扑通一声,扑入池塘中。

他正在搓洗之际,突见水面上那些绿藻相继枯黄。他不由暗骇道:“哇操!有够毒!我真是命大哩!”

他立即掠到假山上,盘坐在龙嘴下方任由那些山泉冲洗身子,心中却仍然回想着方才自己的糗状!

群豪小心翼翼的入厅搜寻盏茶时间之后,立即发现铁血帮历年来搜刮之珍藏,便不客气的移到侧院。

由于右侧墙角没有受到毒素污染,众人便将珍藏放入马车由墙角向山下运去。

他们打算将这些不义之财当作死者抚血金及救济贫苦之人,所以,虽然累,却也干得挺起劲哩!

金晓心九女拿着衣靴、毛巾走到假山前,立听金霸含笑道:“哇操!大家皆安然无恙,太好啦!”

金梅取出一个小瓶,将一撮药粉倒在双掌搓匀之后,掠到他的身边,就欲替他测试毒素是否已清净!

“哇操!差不多啦!你再侍候一下吧!”

“你怎会知道呢?”

“那些玩意儿粘粘的,痒痒的哩。”

“霸弟,你真是不简单哩!居然能够毁掉令人闻名变色的毒人,而且是一下子毁去十二个哩!”

“哇操!这全靠你们四人栽培哩!”

“不敢当!这全是天意哩!”

“别说那么玄,倩姐、瑶姐、琪妹,你们真的有喜啦!”

三女羞涩的点点头。

金霸立即大声长笑着。

好半晌之后,他站起身子道:“梅姐,试看看吧!”

金梅含笑迅速的他的胸腹及四肢间重点式的连拍数下,一见白粉没有变黑,立即含笑点点头。

金霸立即搂着她飘到诸女的面前。

金兰、金竹及金菊立即以毛巾替他擦身。

半晌之后,他已经穿上一套蓝袍,他一见甚为合身,立即含笑道:“这套新衫一定是孟千里的吧。”

金梅含笑道:“不错!我还拿一个锦盒哩!”

金霸打开锦盒,一见是近百张的一千两银票。他哈一笑道:“哇操!这小子挺会藏私房钱哩!”

诸女不由芜尔一笑!

只听金晓心含笑道:“霸弟,你方才在拼命之时,九大门振掌门人已经决定要赠你一块‘天下第一勇者’匾额及推举你为武林盟主哩!”

“哇操!不行啦!我还想多陪你们哩!”

金梅立即含笑道:“你既然不同意,就趁着他们正忙着搬运铁血帮珍宝之际,溜之大吉吧!”

“哇操,好点子!”

金晓心犹豫道:“这会不会太失礼呢?我们要去哪里呢。”

“哇操!先回死亡谷避避再说吧!管他失不失礼,我又不想拍他们的马屁,对不对?走!由后院走吧!”

嫁鸡随鸡,诸女立即含笑跟他离去。

淡淡三月天,杜鹃花开在山坡上,杜鹃花开在小溪旁,明月高悬,金霸与五位爱妻和四位爱妾在死亡谷山泉池缓游着。

展倩倩、虎妞及金晓琪挺着肚皮,表示他们的成绩最优异,腹中婴儿逐日茁壮着。

由金晓心及展莹莹那光滑微起的小腹可见她们二人不甘落后,迎头疾赶,而且已经有成果了。

她们五人原本是羞答答的名门闺秀,可是,在金霸的训练及金梅四人耳儒目染之下,她们被“同化”了。

天气尚未转暖,身怀精湛内功的他们却游得不亦乐乎。足足的过了一个时辰之后,金晓心等五人方始上岸。

因为,金菊钻入水中,以背部顶着他的背部,将脸儿浮出水面,顶着金霸的背部缓缓的游动着。

金梅将檀口一张,正在招待“小兄弟”金竹及金兰靠在他的两侧,任由他的怪爪在胴体上面大肆行动,口中发出阵阵脆笑,逗得他心儿痒痒的。

只听金竹低声道:“霸弟,你是否知道心妹曾经问我一个有趣的问题吗?”

“哇操!那有那么多的话呢!”

“当然有啦!譬如:害喜之现象啦,该帮小宝宝准备些什么啦,小宝宝该取什么名字呀……好多啦!”

“哇操!好象有点道理哩!我怎么没有想以这种问题呢!”

“格格!男人家干嘛要操心这种问题呢,你就安安稳稳的做逍遥侯,别管这种女人事啦!”

“好!好!我不管!谈谈心姐问你之问题吧!”

“格格!她问我,为何不会怀孕啦!”

“哈哈……哈哈……你怎么答呢?”

“我告诉她,你把好货全送给她们五人啦。”

“哇操!黑白讲!她不会相信啦!”

“格格!她当不相信啦!不过,她可真是心软哩!一听我们四人被毁去生育能力,居然掉泪哩!”

“哇操!你们个个皆心软,尤其待我特别心软,我老是在想,我这个愣小子何德何能有如此艳福呀!”

倏见金梅身子一弹,“波!”一声,立即将“小兄弟”请入“桃源胜地”中,立听金菊叫道:“哎唷!梅姐,轻些嘛!”

“格格!轻些,霸弟会痛过吗?”

说完,用力的挺动旋转着。

“哎唷!会沉下去啦!”

“格格!黑白讲,你这艘航空母舰那会沉呢?”

“哎唷,腰干儿要断啦!”

金竹及金兰格格一笑,各伸一掌托住金霸的臀部边缓游着。

金梅边大肆活动边道:“霸弟,你相信命运吗?”

“能够不信吗?”

“那就好!你既然能够有这么深厚的福缘,该不该回报呢。”

“该呀!哈哈!你要鼓励我接受九大门派的推举了吧?”

“不错!霸弟,你真聪明!”

“哈哈!不是我聪明,是你们九人有一次在开小组会议被我不小心听见啦!我还是不同意。”

“霸弟,你该同意,有技巧的,有条件的同意!”

“说来听听吧!”

“当今武林经过上次血拼之后,黑白两道分别大伤元气,未来的二十年之内根本不可能有大事发生,对不对。”

“有理!”

“在这种情形下,你不是可以担任有史以来年纪最年轻、武功最高、人缘最佳、责任最轻的武林盟主吗?”

“哇操!梅姐,你的口才真棒喔!”

金梅倏地连顶三下,脆声道:“‘真棒’在此啦!”

“哈!有意思!我该如何答应呢?”

“毋需劳你开尊口,由心姐告诉爷爷就行啦!”

“哇操!原来你们已经和外界串通好啦!好呀!竟敢出卖我!”

只见他的身子一弹,立即斜飘上岸。

只见他的身子一翻,大刀阔斧的厮杀起来。

金梅立即嗲声求饶。

金竹三女立即鼓掌加油不已!

“哇操!别幸灾乐祸,你们也有份,上来躺好!”

金竹三女格格一笑,立即乖乖的躺下来作战。

金霸在她们四人身上分别冲刺盏茶时间之后,朝侧一躺,道:“金梅,还不快来招供吗?”

金梅含笑道句:“好嘛!别摆盟主威风嘛!”

双足一分,再度“旋乾转坤”乐得金霸哈哈连笑。

金竹将其乳在他的胸膛边厮磨边道:“霸弟,我上周下山采购食物之际,遇上爷爷及奶奶。”

“据他们说,巫家庄已经整理得焕然一新,而且他们全家、姥姥、傻大个及傻二个全部住进去了。”

“九大门派掌门人不但送来‘天下第一勇者’匾额,而且交出各派的掌门信物,以表示他们之诚意。”

“哇操!这简直是在‘强迫中状’嘛!”

“不错!不过,他们的确有诚意嘛!爷爷及姥姥特别吩咐我们九人办妥此事,否则,他们要回去神龙院啦!”

“哇操!他们也跟着起哄啦。”

“唉!普天之下,那个人不想担任武林盟主呢?很威风哩!即使是大内皇上也无法比得上哩!”

“哇操!既然如此,你来当武林盟主吧!”

金竹淬声讨厌,一见金梅已经下马,立即接棒疯狂的顶着。

“哇操!别那么恰嘛!弄断了,可就没得完哩!”

“格格!它会断?才怪。”

“哈哈!梅姐,你真的同意我出任武林盟主吗。”

“千真万确!你承受这么多的福份,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来回馈,甚至修个来世或者传给子子孙孙!”

“哇操!心姐她们也同意吗?”

“是呀!我方才那些话就是心姐说的啦!”

“哇操!九票对一票,我这个少数该服从多数啦!”

四女哄然叫声:“好棒啦!”

立即掠去。

金霸一见金竹也高兴的要去传这件喜讯,他虽然暗自高兴,却故意叫道:“哇操!竹姐,你怎么罢工嘛!”

“人家要去报喜讯嘛!”

“少鸡婆!有她们三人去就行啦!过来干活!”

“好嘛!”

她重新上阵之后,立即横冲直撞起来。

“哇操!你要造反呀!她小心点喔!谋杀武林盟主的罪名可不轻哩!还不马上改过向善。”

“格格!武林盟主有啥了不起,还不是被我垫在下面!”

“哇操!这……下来!下来!换我来。”

金竹紧按着他的双肩边厮杀边嗲声道:“不准你上来,方才已经被你欺负老半天啦!”

金霸一见金晓心五人跟着金梅三人笑嘻嘻的掠来,他立即叫道:“救命呀!武林盟主有难啦!”

金晓心佯喝道:“竹姐,你怎么可以对武林盟主非礼呢!”

“格格!他这个武林盟主只能对外生效,对内仍然是我的弟弟,我这当姐姐的当然够资格修理他啦!”

说完,疾速的旋转起来。

金晓心诸人禁不住脆声连笑!

“哇操!既然如此,我这当盟主还有什么可混呢。”

展倩倩白了他一眼,佯喝道:“你敢反悔吗?”

“我……我在抗议嘛!”

“好!要抗议就大家一起来!竹姐,让我来吧!”

说完,走到他的身边,双腿一张,立即要沉腰下坐。

哇操!瞧她大腹便便的,这一坐下来,万一被“小兄弟”顶出了毛病,那可真是大大的不妙哩!

金霸吓得急忙捂住“小兄弟”叫道:“且慢!”

展情倩站直身子问道:“为何要且慢!”

“哇操!倩姐,我可别开玩笑,会出事哩!”

“那你也别开玩笑,快答应出任武林盟主!”

“这……唉!阴盛阳衰,男人真命苦呀!”

“少胡扯!答不答应。”

“好嘛!谁叫这儿只有我一个男生嘛!”

诸女立即得意的脆声连笑着。

金霸只好窘迫的盘坐在旁。

倏听金梅脆声道:“霸弟,姐姐授你一个转败为胜之妙方吧!”

“哇操!少逗我啦!你们已经一个鼻子出气啦!”

“格格!真的啦!你只要辛苦的耕耘,铁杆迟早会磨成针,让心妹她们五人多替你生十来个小壮丁,不就阳盛阴衰了吗!”

金霸欣喜的起身道:“哇操!有理!有够水!”

金晓心及展倩倩倏地扣住他的双腕,只听金晓心喝道:“要够水,那就下去吧!”

说完两人振腕一抛。

“扑通!”一声,金霸连喊:“救命呀!”

诸女却格格笑得前仰后俯!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