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神女无心》小说全集阅读 无影无踪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神女无心 神女无心

    话说人、魔、神三界,纷乱不止。人界处于没完没了的内斗,而神魔两界则互相厮杀,一瞬便是千年。  本来魔界和神界斗得平分秋色,但是数百年前,神界选出了新的领袖──神女无心娘娘。娘娘法力无边,最近一百年竟然连灭三代魔王,吓得万魔逃进魔界闭门不出。

    无影无踪 状态:已完结 类型:仙侠奇缘
    立即阅读

《神女无心》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神女无心》,是作者无影无踪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话说人、魔、神三界,纷乱不止。人界处于没完没了的内斗,而神魔两界则互相厮杀,一瞬便是千年。  本来魔界和神界斗得平分秋色,但是数百年前,神界选出了新的领袖──神女无心娘娘。娘娘法力无边,最近一百年竟然连灭三代魔王,吓得万魔逃进魔界闭门不出。

《神女无心》 第七章 免费试读

无笙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创伤已经自我痊愈,想到被千针魔吞下之前的受伤程度,完全恢复过来至少也要三天时间。就是说,现在至少已经过了三天了。

我为什么没有死?千针魔到哪儿去了?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个装饰华贵,却又阴森诡异的房间。说华贵,是因为这屋里的摆设都是水晶、玉石或黄金,有着皇家才具有的奢侈。说诡异,是因为这里的雕塑,通通是张牙舞爪的魔鬼,只有墙上的两幅画,一幅是一个俊美到妖艳的男子,一幅是一个美艳到销魂的女子,不知道是谁。虽然他们长相不像魔,但是从衣着装饰来看,却是魔中极其高贵的人物。

无笙很快发现,这里没有人看守,但房间四周被强大的魔力封住了,根本出不去!

透过墙上的窗子,可以看到外面。无笙一看,发现这里的景物十分奇怪,天上没有云,却是淡灰色的。地上的植物形状怪异,长着长长的黄色叶子,河水居然是黑色的!

“啊!这里难道是魔界!”

无笙吃了一惊。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指甲红得和鲜血一样。这附近没有一点妖魔存在的迹象,但是魔气如此之浓,只有一种可能——这里就是魔界!

但是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无笙一个人,一点其它动静都没有。

无笙咚咚咚敲了几下房间的门。外面传来阵阵回声。然后,再度进入死寂。

接下来的一天里,无笙想尽各种办法法术,都没法从这里屋子出去。而且,外面始终一点动静都没有,连个送饭的都没有。

“难道魔都死光了吗?”

无笙无奈地坐在她醒来的那张大床上。这个屋里除了家具、石像之外,一点东西都没有,连可以遮体的布料都没有半块,无笙直到现在仍然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

“轰隆!”

忽然,窗外很远的地方传来一声巨响。无笙趴在窗口一看,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升起了几道浓烟,还夹杂着火光。

不久,在稍微近一点的地方,有两群人在空中厮杀着过去了。少的那一群是魔,正在边战边逃,多的一群是金光闪闪的天兵,他们正在无情地追杀。接连有魔被击中,变成飞灰消失。

无笙想了想,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又一次的神魔大战开始了!

这时,一个巨型的怪物从一座山后出现,走路震得地面一阵阵颤抖。它一挥手,把两个神兵打成了肉饼,其他神兵纷纷散开躲避。一些人轰出闪电、火焰,可惜打在它身上效果甚微。在巨魔的鼓舞下,有些逃跑的魔也杀了回来,一时声势大振。

就在这时,一个全身被漆黑的铠甲包裹的战士从天而降,一刀砍出,发出天崩地裂的巨响。那个如山一般高大的巨魔,从头到屌裂成了两半!

剩下的妖魔吓得再次逃跑,黑甲神将和神兵们一起追杀过去,消失在山后。

黑甲武士……无笙忽然觉得好熟悉。想了一会儿,她脸色突变!

她心里冒出一个很可怕的想法。

“奶奶的,神界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趁这个时候来进攻!”

魔王气得乱跳。

几百年来,经过数次大战,魔界的实力本来就不如神界,这二十年被神女一折腾,妖魔们更是死的死,逃的逃,剩下的也是如同散沙一盘,根本没法进行有组织的抵抗。唯有魔界首都的魔王手下的部队,暂时能够阻挡神军的攻势,不过显然支撑不了多久。

“大王,一切准备都已经完毕了。”魔军师报告说,“现在只要将魔种送入神女体内,然后保证神女的灵魂不被破坏,就万事皆了了。”

“万事皆了?”

魔王不满地说,“就算这个计划成功了,恐怕我们还是会被那些神杀死吧。”魔军师回答说:“是的,大王。不过魔界可以重生。”

“哼!”

魔王拿起那个紫色的小瓶子,把里面的东西咕嘟一下喝了下去。

魔军师问:“对了大王,现在那个抓回的神女灵魂附着的女子安全吗?”

“绝对没问题。我把她放在了最安全的地方,那里即使魔界全毁了,也不会被破坏。”

很快,魔王觉得全身都亢奋起来,似乎有一股无限的力量在他的丹田慢慢聚集。魔王说:“嗯,我的感觉很好。不过这跟春药好像区别不大。”

魔军师说:“大王,这不是药,是魂。不过既然是极淫的魔魂,有些催情的效果也不奇怪。还是赶紧出发吧。”

魔王大步走进魔轮台。魔王感觉精神极其亢奋,喊道:“神女,我死之前,要好好地干你一回!”

神女静静地躺在那里,全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一看到神女,魔王的心就狂野地跳了起来。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有眼前这具赤裸的躯体诱人!魔王心里立即冒出了和之前死在这里的所有妖魔同样的想法:我要干她,我要干她!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挡,宁可死在她的身上!

但是魔王的修为毕竟高强,还能意识到这是受到了神女那绝世淫体的媚惑。

他低头一看,自己的巨屌已经钻出了裤子,胀得仿佛就要裂开。

“哼,我可没那么不中用。”他自言自语着,又向前走了两步。

但是,更强烈的淫欲从心里冒了出来,让人忍不住想发疯!魔王好不容易稳住的心神又开始乱了。他不得不使出全部功力,护住自己的身体。

如此再走了几步,魔王发现已经控制不住了,周身的魔气开始乱窜,心跳速度已经快到发痛,阳具竟然自己在一下一下地抖动伸缩,好像就要爆炸了!

“我堂堂魔王,岂可在这里缴械投降?”

眼看就要走到神女跟前,魔王想,“就算是早泄,也要泄在神女的身体里!看我的无敌魔法:石化术!”

魔王灵机一动,给自己的阳具和心脏使用了石化术!硕大的阳具立即变成了一段石柱,心脏也变成石头一块,不动了。

身体终于安静下来了,魔王送了一口气。但是他立即发现不对:他抬不起脚了!低头一看,他的双脚已经石化,而且石化的部位正在向上蔓延。

“不好!”

魔王大惊。原来他的魔气已经混乱,竟然不能控制自己的魔法。

“啊!我走火入魔了!哦,不对,我走火入神了!啊,该死……”魔王全身变成了一尊石像。他生前最后一点意识明白到:魔界彻底完蛋了。

神女受胎计划失败!

外面的战争越来越激烈。灰色的天空被巨大的火柱染成红色,一座座山峰在倒塌,一条条裂缝在地面上出现。这幢建筑也发生了几次震动。

无笙能够感觉到,在不太遥远的一个地方,有什么在呼唤着她。那就是她自己的身体。她现在急得直跳脚。看样子,魔界可能要毁灭了,如果不及时找回身体,身体或者灵魂也许会在这场战争中毁掉!

“有人吗???!!!”

她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回声在屋子里响了两下,消失了。

“你说的人,是光指人类,还是包括所有智慧生命?”

忽然一个很轻声音从旁边响起。

饶是无笙艺高人胆大,也不禁哆嗦了一下。她循声望去,可是那里没有任何生物,除非……是墙上那张画上的男子!

“别发傻了,就是我。”画上的男子笑嘻嘻地眨了眨眼睛。

“你是什么怪物?”

无笙提高警惕。

“怪物?”

男子没有生气,只是脸上露出一丝嘲讽,英俊容貌之中又添了几分狡黠,让无笙都不禁怦然心动。

“真是没礼貌的小丫头!”

男子说,“我是伟大的××××××××××,听说过吗?”

无笙完全没听出他说的什么名字,好像只是“咕噜咕噜”的声音。于是她又问:“一幅画怎么会有意识?”

男子笑起来:“这幅画是我造的,是我的精神的一个镜像。”

“难道是千里传影术?”

“不不不,千里传影术是利用一个工具进行远程通讯,通讯的双方仍然是本体。而我现在的本体虽然对你我说的话一清二楚,但本体并不在和你交流。我只是一个跟本体具有同样意识的一个镜像,就好像镜子里的你,跟你一模一样却不是你本身,明白吗?”

无笙何等聪明,想了一想就明白了。“你一直都在这里吗?”

“不不不,我这个镜像已经上万年没有启动过了。今天居然会被唤醒,我也觉得很惊讶,虽然你的叫声很响,不过唤醒我的是你的精神。小丫头,你不是普通人物啊。”

“上万年!难道这个房间上万年前就已经存在了吗?”

无笙吸了一口气。

男子点头:“我的本体造这个房间的时候,还没有造出我这幅画,这幅画已经造了六万九千七百七十四年,这个房间差不多也有六万九千七百七十五年历史了。”

无笙惊讶得合不拢嘴。她现在没有神女的记忆,所以不知道神女的年龄是多少,不过她依稀觉得这房间的年龄比神女要大得多。

同时,她心里还有一种喜悦:没想到会遇到这屋子的建造者!她马上问:“那您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从这里出去吗?”

“为什么要出去?”

男子笑道,“难得遇到这么一个有趣的小丫头,何不跟我多聊聊天呢?”

那声音如此动听,笑容如此迷人,无笙禁不住想留下来跟他多待一会儿。不过她心里着急,按下了这个念头。“对不起,我有急事要马上出去。”那男子说:“什么事这么急?莫非是急着出去找男人?”

无笙恼火道:“你胡说什么?”

男子大笑道:“那你为什么光着身子呢?”

无笙面红无语,但是她马上恢复正常,说:“你可知道,外面正发生大战,魔界随时可能毁灭!”

无笙料这个男子是魔界资格极老的人物,定然会动容。

不料男子毫不在意:“我知道,魔界就要完蛋了。你是要逃走吗?放心,在这里比在哪儿都安全。”

“什么?魔界要灭了你都不在意?”

“为什么要在意呢?魔界只不过被战争扫平而已,并不是真正消失。我见过的彻底毁灭的世界也不止一个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就安心待着吧。”

无笙说:“不,我有很重要东西在外面,必须赶快找到,否则来不及了!”

男子狡黠地眨了两下眼睛,说:“看到你这么坚决,我也不好意思为难你,不过难得醒这么一回,就这么结束了实在无聊,要不我给你一点小小的考验,顺便找些乐子吧。”

“什么考验?”

“呵呵,考验之前,你先叫我一声爹吧。”男子说。

无笙皱了皱眉头:“要考验快一点,我没空开玩笑。”

“哈哈哈,你看到这房间里的石像了吗?”

“看到了。”这房间里有七尊高大的石像,都是长相各异的妖魔,每尊石像的材质都不同,但是都栩栩如生,连身上的细小纹路都很清晰,实在是造得巧夺天工。最奇怪的是,他们身上的器官非常完整,连阳具都是笔挺。

“知道吗?这些都是我们的儿子。”男子笑嘻嘻地说。

“什么?”

无笙又吃了一惊。

男子继续说:“这些混小子,一万多年前联合起来,想推翻我们。我和我老婆一生气,把他们都变成了石头,准备放在这里让他们反省个几万年。”那男子居然把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说得这么轻描淡写,无笙完全愣住了。

“不过这些年来,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灵魂很寂寞焦躁,你帮帮我的忙,抚慰他们一下吧?”

“要怎么做呢?”

“很简单,你看到了吧,他们个个阳具高耸,你就跟他们的石头阳具好好玩一玩吧,顺便让我也欣赏欣赏,哈哈!”

无笙愕然:“这、这……要怎么才算过关?”

“哈哈,只要石像感受到足够的体温,滋润了足够的淫水,全身就会发光,只要所有石像全都发光,你就过关了,我就放你离开。”怪不得这男人让无笙叫他爹,他要无笙跟他的儿子们“做爱”,岂不就是他的儿媳妇了?无笙知道已经没有争执的余地,只好红着脸,走到了第一尊石像面前。虽然无笙服务过的男人也不是百八十,但是现在却不知怎么觉得非常害羞。

这具雕像是琉璃石的,被窗外的光芒一照,全身闪烁着光彩。它的阳具很长很光滑,但是却有一个向上的弧度,就像一个香蕉。

“必须要淫水才行吗?”

无笙咬咬牙,右手轻轻地抚摸起自己的小穴来。没多久,她的阴道就开始变湿。无笙抓紧时间,食指轻轻塞进了阴道拨弄,速度由慢变快,嘴里也不自觉地哼哼起来。

阴道里开始流出淫水,无笙左手在阴道下方接着,稍微弄出一点,就抹在石像的阳具上。

“嗯嗯,这可不够。”男子饶有兴趣地看着说,“你这样的速度,要出去起码要花四五天。”

看来没法子了,无笙暗暗叹了一口气,爬上石像,把阴道口对准了阳具,准备慢慢坐下去。突然,男子“啊哈”叫了一声,无笙稍稍一惊,那琉璃石又滑,不小心手松开了,顿时一下子坐了下去!

“啊啊!”

无笙大叫一声,感觉自己的肚子都被捅破了,“你这个坏蛋!”

“哈哈,这样才好玩么。”男子笑着说,“加油哦,你还要自己抽送呢。”无笙无奈,稍稍喘口气,就抱着石像的脖子,慢慢抽送起来。

那个阳具很长,无笙的阴道只能装下一半。无笙上下耸动了半个时辰,慢慢觉得这个阳具越来越舒服,于是身体也动得越来越快。

“啊啊……怎么跟石头做……也会这么舒服的呢?”

无笙喘息着,动作越来越快,终于在石像上高潮了!

“呜呜呜,我丢了我丢了!”

无笙叫着,淫水哗啦啦地沿着石头阳具流了下来。

可是气喘吁吁的无笙失望地发现,石像一点变化都没有。

“哈哈,加油吧,我的儿子们可不是好对付的呢。”男子得意地说。

无笙瞪了他一眼,继续开始抽送。过了没多久,无笙又进入了沉迷的状态。

这时,画像男子却喊:“你这样还是不行。”无笙问:“那怎么才行?”

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减慢。

“你得尽量把阳具包起来,明白吗?充分地利用你的身体。”男子邪恶地笑着。

无笙真想把他从画里抽出来揍一顿。可是现在别无它法,她咬咬牙继续往下坐。很快阳具就顶到了子宫口。她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往下一顶!

“啊!”无笙痛叫一声,阳具已经插进了子宫。因为那个阳具是弧形的,像香蕉那样往上翘,所以无笙的肚子被明显地顶突了起来!强烈的刺激,让无笙立即再次高潮。

无笙忍住痛苦,再次开始抽插。她的肚子一下一下突起,仿佛就要被阳具戳破。淫水成倍地哗哗留下,一直沿着石像的腿流到了地上。

“哇啊啊!”

无笙第三次高潮了,她的身体晃得花枝乱颤。

终于,琉璃石像发出了一层淡淡的白光。她成功了!

“真是了不起!”

男子拍起了手,“我儿的灵魂说它非常满意。小丫头,你的身体和体力都超出我的想象,你是我所见过的最出色的人类了。”

无笙艰难地把阳具拔出阴道,立即倒在地上大喘起来。“你、你要称赞我的话,不、不如马上放、放我出去。”

男子说:“哈哈,这才刚开始就不行了吗?加油,下一个。我的孩子们都等不及了呢。”

无笙休息了下,走到第二尊石像面前,这尊石像是黑曜石,阳具很粗不说,而且一节一节的,抽插起来肯定很疼。

无笙同样坐了上去,又尖叫了一声。不过插进去还是比较容易一点,往外拔的时候,那一节节的环就把阴道的肉往外,疼得无笙不敢再动。她换了两口气,运起真气,使用了一个“流泥术”。很快,她的阴道壁就像泥一样软了起来,填慢阳具的每道缝隙。然后,阴道壁的肉居然包裹着阳具流动了起来,飞快地摩擦阳具的表面。同时,她自己的阴道也受到极大的刺激,很快就泄了出来。

“哦哦,还有这种小技术,有趣!”男人高兴地说。

由于这招极耗真气,而且很容易造成自己高潮,所以无笙一般不用。但是为了不被这个可怕的阳具磨坏阴道,她只好冒个险。

“哦哦,好棒!”

“啊!啊!我又泄了!”

“啊,不行了……”无笙已经在这座石像上泄了五次,爽得她直吐舌头。

第二尊石像也亮起来了。

无笙第二次成功,但是她足足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个时辰。

第三尊石像是花岗岩。那根阳具除了比较粗毕竟长倒没什么特殊,但是那个怪物长得很奇怪,身体像个圆筒,根本没有手抓的地方。而且它的阳具是朝下!

无笙想了一会儿,不得已,只有倒立过来,双手撑地,然后两只脚撑在圆筒上,把阴道朝上一推,包住了阳具。

这样,无笙就是在做倒立俯卧撑了!双手支撑着全身重量,还要一屈一伸,非常累,虽是她内力过人,还是做得满身是汗。

第四尊石像是玄武岩,很粗糙,阳具表面坑坑洼洼。无笙不敢再随便消耗真气,于是就硬做,干得自己死去活来。

第五尊红宝石像让她傻眼了,因为它上上下下有七八个肉棒,不知哪个才是阳具。

“嗯,不用猜了,全都是,你就尽量做吧。”男子说。

无笙哀求起来:“你就放过我吧。”男子嘻笑着:“我看得正兴起,怎么能结束呢?继续继续!”

此时外面已经天黑,只有红色的火光照进来。屋里还有四尊石像发出的光,照的房间更加诡异。

第五尊石像消耗了无笙最多的时间,她一个个阳具套弄过去,花了半夜,才让石像亮了起来。

休息到天亮,无笙才准备对付第六尊石像。但是她惊呆了。

这尊水晶石像的阳具,锋利尖锐,根本就是一把剑!

“哦哦,我就等着这一刻哪!加油,丫头。”画像男子倒是看得非常兴奋,好像根本不管无笙的死活。

无笙运劲,在手臂上使用流泥术,然后在那剑上一抹。手臂立即被划出一道深痕,慢慢才愈合。“不行,划一下就这样,如果是交合的话,我的阴道会被割得粉碎。”她又使出钢化术,将手臂变得坚硬如铁,又试了一下,结果又被剑划了一道口子。“啊,最硬的法术还是无法避免伤害。看来,只有柔韧性的材质才能勉强抵抗。”无笙再运真气,将阴道变得非常坚韧,犹如牛皮。

“希望能尽快搞定,否则,我支撑不了多久……”无笙想着,一横心坐了下去。锋利的剑刃在她的阴道壁上划过,那摩擦的感觉让她牙都酸。

抽插了几十下,无笙的阴道越来越疼了!哗哗的淫水沾满水晶阳具,却不能减少它的锋利。

“啊!”

无笙痛呼一声。终于,第一道血从阴道淌了出来。

现在不能停,否则,刚才的努力就全部白费,要从头开始。无笙一咬牙,发了狠猛力地抽送起来。

剑刃割破阴道的感觉一下下让她的心脏抽搐。原来阴道里还是留着淫水和血的混合物,到后来,完全是在汩汩地流血!

终于,无笙歇斯底里地大叫一声,高潮了!鲜血如喷泉一样,从她的阴道里冲了出来。

再干就死了。无笙用最后的力气拔出阳具,重重倒在地上。

第六具石像,发光了。

画像男子说:“小六这家伙最嗜血。其实,你不管套弄多久,用多少淫水,他都是不会满足的,要给他足够的血才行。你能过关,不容易。”

无笙努力止住血,看了一眼最后的第七尊石像。那尊金刚石像的阳具让她绝望——不但极其粗大,而且上面有一个个的尖刺!

画像男子说:“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最后两尊石像都解决,你就自由了。”

无笙愣了一下,说:“明明只有最后一尊了。”

男子皱皱眉头:“什么?难道我有八个儿子还会记错?”

“可是,这尊金刚石像再过去确实没有了呀?”

“这怎么可能?我的视线被挡住了,看不到那里,嗯,叫我老婆来。”他转身朝另一幅画上的女子喊:“老太婆,快出来啊!”

那美貌不可方物的女子忽然杀气上冲,只听画里传出一声轰响,地面微微颤抖。

“这是怎么了?”

无笙感到有些不对。

男子无奈地说:“我老婆发火了,一下子毁掉了半个世界。”

“什么?毁掉半个世界?”

无笙不明白,“是魔界还是神界还是人界?”

男子摇头,说:“都不是。你的见识太少,其实,这个宇宙有着很多很多的时间,你所知道的神魔人界只是其中三个。我和我老婆就制造过十几个世界,也消灭过好几个世界。”

无笙彻底呆住了,制造世界!毁灭世界!这是连神界神都不能做到的事情!

她的思路被打断了。画上的女子大喝道:“你再叫我老太婆,我就让一万个女鬼来奸你!”

男子却笑道:“好啊好啊!我已经几万年没这么享受过了。”

女子妖媚的脸气得发青,忽然眼珠一转,奸笑着说:“那我就让一万个男鬼来奸我。”

男子脸色立即变了:“不行!不行!谁敢碰你我就灭掉他的整个世界!”

两个人都很清楚对方的喜恶,互相吵了一会儿就平息下来了,倒是无笙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女子问:“叫我什么事?”

男子说:“你看看,小八在不在,我这里看不到。”

女子说:“他们八个被我们变成石头乖乖地关在这里,小八当然在他的位置……咦?他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的呢?”

男子不可思议。

“难道这小子自己解开魔咒溜走了?太好了,没想到他这么出色!”女子高兴地说。

“高兴个头啊!”

男子愤愤地说,“他逃走干什么去了我管不着,不过竟然让他逃走,实在是丢我的面子。”

“哦,对了,当时对付小八的是你诶,原来你是这么差劲哪!”

女子一逮着机会,立即不遗余力地损他。

“完了完了,这下起码要被她奚落上几千年了……”男子郁闷地说。

忽然女子说:“咦,这个小丫头是谁,挺可爱的嘛。”男子反应过来,把前面的事情简单说了。女子鄙夷地说:“我看你确实是憋太久了,竟然这样折磨起一个人类来了。”男子很尴尬地笑了。他对无笙说:“小丫头,对不起,可惜我现在只是一幅画,没法给你疗伤。你休息足了,我就打开魔障让你出去。”

“谢谢,不用等了。”无笙用法术给自己治疗着,“我没事,请开门吧。”男子用赞赏的眼光看了看她,挥了挥手,笼罩房间的魔力立即消失。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有这么强的法力?”无笙最后忍不住问。

“没什么大不了的。”男子随意地回答,“宇宙很大,我们只不过是比你高几级的存在罢了。”

“那我就不谢了,再见。”无笙捂着伤口,慢慢地走了出去。男子又挥手,房间再度与世隔绝。

“真是个有意思的小丫头。”他对女子说,“让我想起了年轻时的你。”女子笑道:“你想报复我,所以把她当成我,这么蹂躏她?”

男子说:“这不过是一点小考验罢了,哪里算得上蹂躏。我想蹂躏的人,只有你一个呢。”女子的表情变得无限娇媚:“光说不练的可不是我丈夫哦。”

“哈哈,我来啦!这次我要不停地奸你一百年!”

无笙从那大城堡里出来,才发现,原来城堡坐落在一座巨大城市的一个偏僻角落上。她的房间所对的是城外,而从城堡大门出来,就是城里。

这里是魔界的首都,林立着阴森高大的塔形建筑,使得城市像是一个巨大的森林。但是战火正在摧毁这个城市,一座座建筑破裂、倒塌,使得这个宏伟的都市变得破破烂烂,砖石遍地。

在城市的另一边,正在进行惊天动地的大战。金光灿灿的神兵在半空飞舞,与拼死抵抗的魔兵打得天昏地暗。时不时的,一道闪光就轰进城里,把一幢高塔打塌。

无笙并不知道魔轮台在哪里,但是她现在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所在的位置。她忍着下体的剧痛,朝着那个方位施展轻功飞奔而去。

还好,这一带没有妖魔,不然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对付得了。跑了一阵子,无笙停下来喘气休息。一番剧烈奔跑,下体的伤口又有些开裂了。她不得不坐下进行治疗。

忽然,背后响起了说话声:“看,那儿有个女人!”

“哈!还是光屁股的女人!”

无笙一回身,打出了两道太元罡气。虽然有伤在身,但是她这次打出的力量远非几天前故意放过殷变天他们三兄弟那次可比。可以说,这样强大的劲气,连四海龙君都很难挡下来!

轰轰两声闷响,地上尘土翻腾。当灰尘慢慢散去,两个魔的身影出现了。

“吓我一跳,原来是中看不中用的招式。”一个魔说。

“哈哈,看来她确实是个人类,功力有限。”另一个说。

无笙心里一沉:这两个魔的实力超出想象!

不过也难怪,现在还能好好地待在魔都的,都是一流的大魔了。

灰尘越来越淡,已经可看到他们邪恶的目光。“嘻嘻,趁神兵还没打过来,赶紧爽一把。”

“大哥,节约时间,我们一起上,你干她的穴,我干她的肛。”无笙立即就逃,不料刚跑出几步,两条影子嗖嗖落在了她面前。

太快了!无笙惊得倒退几步。

“哈哈,女人,别跑了,我保证让你爽翻天,哈……”那个魔笑了半声,忽然像是被噎住了。他瞪着无笙的脸,瞳孔放大,口吐白沫,一个跟头栽了下去。

另一个魔惊呼:“兄弟你怎么了,这女人……”他也看了一眼无笙,顿时惨叫一声,飞也似地逃走了。

无笙稍稍奇怪了一下,很快明白他们跟白滔客一样被吓傻了。

“我真的这么可怕吗?”

无笙叹口气,继续向前进发。

又过了几条街,无笙终于看到了座落在山上的魔轮台。那座山虽然不高,但是光秃秃的没有一点遮掩,就这么上去很容易被发现。

远处城墙上的战斗声渐渐变小了,妖魔们的抵抗接近尾声,神仙们很快就要占领这个城市。然而,无笙却并没感到多高兴,反而有一种担忧。

不行,必须赶快!无笙下定决心,飞快地朝山上奔去。那座山上的石头都是黑色的,无笙这样一个白花花的身体在上面显得很醒目。

突然,一个魔从地下钻了出来:“吼吼吼,除了魔已外不准任何生物接近魔轮台!”

说着,那魔挥舞着手中的斧头就砍了下来。

无笙连忙躲闪,她奇怪为什么这个魔见到她不怕呢?再仔细一看,原来那不是一个真正的魔,而是一个铁铸的机械兵!

砰!巨大的斧头砸在地面上,碎石飞溅。无笙在地上滚了两下,才躲开了这一击。虽然那个铁怪动作简单,但是速度竟是非常地快,一斧一斧连着砍过来。

无笙看准方位,小心地移动着,慢慢到了它的侧面。铁怪再次举起了大斧,身侧露出了一个大空档。

就是现在!无笙全力冲了出去,掠过铁怪的身边,向山顶做最后的冲刺!

就在这时,无笙的下体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鲜血从阴道喷了出来。

啊!是伤口裂开了!无笙一个不稳,倒了下来。这时斧头砍到了!

无笙勉强滚了两下,但是已经躲闪不开!

轰!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铁怪被打成几块,散落在地上。大斧头正落在无笙旁边,却只切断了几根头发。

一个魁梧的黑甲武士,身后站着三百名神兵,威严地立在半空中。

“咦,原来这铁家伙在攻击一个人类,这地方怎么会有人类?”

黑甲武士落到地上,走了过来。

“啊!你、你是!!!”

黑甲武士跳了起来,他跟那些魔一样受了巨大的惊吓。

但是他很快镇定下来:“我明白了!你是无笙!”

无笙说:“是的,我就是无笙。”

“你怎么会找到这地方来的???”

无笙没有回答,却问:“你是个神,看到我为什么这么紧张?”

“紧张?”

黑甲武士忽然呵呵笑了起来,“对,突然看到你当然有点紧张,毕竟你长得太像无心了。可是发现你还是个人类,我就没什么好怕了。相反,我应该高兴才是,哈哈哈哈!”

无笙心里一紧:果然吗?她问:“你就是那个摧毁我家的黑甲人?”

黑甲武士回答:“唉,你的记忆看来一点都没剩下,连我黑天君都不认识。没错,我就是五年前毁掉你家,杀死那帮动物的神。”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无笙愤怒地问。

黑天君走到她跟前:“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过去的事?我是你的神军大将。一百年前我为了保存实力,见死不救,致使一群仙女被魔军抓走,凌辱致死。你一怒之下打了我三百鞭,把我囚禁起来。从那时起,我就怀恨在心啊。二十年前你失踪了,神界大乱,我被放出来,当上了神军司令。是我挽救了危局,让神界重新稳定下来。”

“危局?哼。我知道这二十年魔界根本没进攻过神界。”无笙冷笑。

不料,黑天君上来就是一个巴掌,把无笙打倒在地。“闭嘴!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你在跟下一任的神界首领说话。”无笙喊:“神女还没死!你难道想夺权?”

“那又怎么样?反正,上一任首领无心这就要死了。”

“你、你……”

“我早就想杀你了。可惜五年前发现你之后,我没法动手。因为我是奉命去找你的,如果杀了你,神界都知道我犯了重罪。所以我故意毁掉你的家,杀掉你的朋友,让你以为是魔界干的,那样你就算不想报仇,也一定会想办法去魔界找回身体。以你一个人类之身,这么做就是自寻死路,只要你被魔发现杀死,我就成功了。没想到你命这么硬,居然真的能找到这里!”黑天君恶狠狠地说。

“你现在杀我,神界就不知道了吗?”无笙愤怒地问。

“哈哈,我是这次攻打魔界的主帅,扫平魔界的功劳可以说是空前绝后,谁敢不尊敬?当然,其实你那个淫荡的身体帮了不少忙。我后面这三百神兵,都是我的亲兵,对我忠心不二。何况,现在战场上这么乱,我杀了你之后,只要对别人说,你是不小心死在战乱之中,别人不会起疑心的。你看,这把斧头在旁边,我就说,我来得慢了一步,你已经被铁怪砍死了。哈哈,真是完美啊!”

原来神界也是有邪恶的。无笙暗暗叹息。

这时黑天君发现了什么。“咦?你的下身那张嘴怎么了?为什么一直在吐血啊?莫非被妖魔给干破了?或者是你的淫水本来就是红色的?”

黑天君淫邪地笑了起来,“我有一个好建议,在你死之前,让我的三百个兄弟爽快一把。”他一挥手,三百神兵围了过来。

“你这个畜牲!”

无笙骂道,“你跟魔有什么区别?”

“外表有区别,内心没什么区别。”黑天君回答。“弟兄们,今天你们有福了,可以操至高无上的神女了!给我上!”

那群不知廉耻的神兵欢呼着拥了上来。

这时,无笙的右手开始发光!

“咦?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黑天君轻蔑地说,“就算你一点伤也没有,也打不过我这里任何一个神兵。”

“这是一个小的召唤术。”无笙说,“我也只会这么召唤这一个小东西。”光芒越来越盛,覆盖她整个手,然后慢慢暗了下来,她手中出现了一口钟。

很破的一口钟,显然原来碎过,后来又把碎片一块块粘起来了,但是仍然残缺不全。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召唤兽,原来是一口破钟!”

黑天君笑得前俯后仰。

无笙平静地说:“这口钟的碎片,20年前就跟着我的灵魂来到人间。后来我一直带着它,总觉得以后会有用处。没想到,今天终于用上了。”黑天君不再笑了,他觉得很不对劲,忽然想起来了什么:“难道!这钟难道是……”

“是破神钟!”无笙说。

“什么!难道你想跟我们同归于尽???”

无笙笑了:“不会的。你要知道,现在的我,是人类。”无笙猛然一拳砸在钟上,一个宏大的声音向四周传开,黑天君和他的三百神兵根本连逃跑的时间都没有,全部灰飞烟灭!

本来就残破的钟立即粉碎,也化为了灰尘,终于彻底消失了。

无笙失血过多,功力也全部用尽,已经站立不住,只能缓缓地爬向魔轮台。

爬过的路上留下一行血迹。

在那一座方台上,静静地躺着,就是她原来的身体。不远处有一具高大的石像,但是现在已经被她无视。

奄奄一息的无笙,下半身早已麻木。她远远地看着她本来的身体。

这身体是那么熟悉,长相跟现在的身体非常相似。但是,神女的身体更加成熟,更加完美。

地面的震动加剧,魔轮台开始倒塌,墙体在开裂,石块在落下。“要快!”

无笙用最后的一点力往前爬。

突然,一根石柱倒了下来,一下把无笙的下半身压碎。

无笙大叫一声,上半身无助地往上仰,手在空中徒劳地往前够,一对乳房在半空中凄惨地晃动。终于,她吐出一大口血,死去了。

距离神女的身体只有三步,比一旁的魔王石像还要更近两步。

很快,无笙的身体也化成了飞灰,消失了。她二十年来所受的折磨,早已超越了凡人的身体的承受力,只是靠着强大的灵魂支撑。现在一旦死去,身体立即消散了。

然后,台上的神女,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慢慢坐了起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娇媚无比。若是有人此时看到,准会忍不住当场喷精。

这时,整个天花板塌了下来,魔轮台崩溃了!

无心心不在焉,只是一抬手,正落下的天花板和石块全都停住了,然后像动作回放一样又回到了远处。一根根柱子重新竖了起来,墙上的裂缝也全都弥合。

魔轮台完全恢复了原样!

无心这时却在想着别的事情。过去神女的记忆全都回来了。而且二十年来,无笙所有的记忆,和二十年来自己的身体发生的事情,在脑海中全都一清二楚。

包括无笙每一次做爱的情景,和无心被每一个妖魔奸污的细节,全都在脑中一一清晰地回放。

即使是神女,无心也不由脸上发烧。

真是如梦幻一般二十年。无心想,这样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想到这里,她内心竟然有一丝不舍。

“真想最后再……”无心抬起头,发现魔王的石像正立在不远处,那哭丧的表情十分搞笑。更引人注目的是,它的阳具极大,坚挺地指向天花板。

神女无心不由一阵心跳。那就趁现在,最后再爽上一回吧!

无心红着脸走到魔王的石像跟前,用手轻轻抚摸石头阳具。指尖有一种光滑舒适的感觉直渗进心里。反正不久前已经跟六座石像做过了,她已经轻车熟路。

此时的无心,法力远非无笙可比。她根本不用手吊着石像,直接飘在半空,将那经历二十年数万妖魔轮奸却依然秀美如处子的小穴对准了巨大的石棒,吞了进去。

如果是无笙,一定会被这巨大的尺寸疼得哇哇叫。但是她已经是无心,再大的阳具也伤不了她,只会觉得充实舒爽。

然后,无心双手捏着自己的一对娇乳,身体在空中一上一下动了起来。巨大的石阳具一下下顶进她的子宫,把她的肚子一下下撑起来。

“哦哦,好痒,好痒啊!”

现在的无心,不像那具没有知觉的身体,终于可以有快感了。而现在的无笙,没有了凡人的身体束缚,不会再感到痛苦,剩下的只有快感!很快,神女的身体第一次流出淫汁了。她不用担心体力和精力不够,可以尽情地放纵!

神女吞吐石阳具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次都坐到底,让石柱尽量深地往自己身体里插。她还觉得不满足,控制自己的身体在空中旋转起来。

“啊啊啊,太舒服了!太舒服了!”

神女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抽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直到快得看不清模样,只剩下一个飞舞的人影!

此时的无心,完全放下了神女身份,只是沉浸在二十年里被燃起的欲望里,做一个狂狎猖狷的淫女!她的阴道已经变成一个水龙头,淫水滔滔不绝,哗啦啦地喷洒出来。

“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让我最后一次做一个最淫荡的贱货吧!啊啊啊——”无心第一次作为一个神女高潮了!就在这时,石头的阳具居然也喷精了!

石像怎么也会射精?这个想法只是在无心脑中一闪而过,子宫被喷射带来的无比的快感立即将她的理智全部淹没。她完全没有注意到,一颗魔种钻入了她的体内,在那里深深地潜伏下来。

“哇哇哇——啊啊啊——”无心狂乱地喊着,享受着,淫水像山洪爆发一样狂喷出来,流得满地都是。

无心落在淫水汇成的水洼里。“啊,太美妙,我会永远记住这次的感觉。”她一挥手,地上的淫水全部消失无踪,自己身上也变得一干二净。

无心走出大殿,大批的神兵神将也从远方汇聚过来。他们高呼着胜利,在欢乐地庆祝。很快,他们发现了失踪二十年的神女。

无心微笑着向他们挥手致意,却发现那些神兵个个眼睛发直。她立即想到,自己现在还是一丝不挂!

她立即变出一套衣衫,瞬间回复了二十年前的神圣华美。她对神兵们说:“你们都傻站着干什么?”

神兵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拜倒在地,高呼:“神女万岁!”

神女现在知道自己已经七千岁了。她忽然想起了那个建造了几万年的神秘房间。她扭头向那个方向看去,却发现那里根本没有这么一座城堡!她又想起了魔王的石像,忽然冒出一个好笑的想法:魔王会不会就是那对男女的第八个儿子?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无从所知了。

神女无心微微一笑,下令:“好了,战争已经结束,全体回神界吧。”她足尖轻轻一点,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空中。神兵们也列队,浩浩荡荡地开回神界。

她并不知道,一个魔正在她的体内萌发。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