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佚名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透视神眼(神眼小子闯都市) 透视神眼(神眼小子闯都市)

    当你拥有了一双透视眼,可以看透别人的衣服之时,你会怎么做呢?小萝莉、熟妇、空姐、护士妹妹、富家千金姐妹花、她守寡多年的母亲……全都不在话下,在我的神眼面前,你穿不穿衣服无所谓。心动不如行动,大家进去看看把,想要美女很简单,“书中自有颜如玉”嘛……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透视神眼(神眼小子闯都市)》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透视神眼(神眼小子闯都市)》,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你拥有了一双透视眼,可以看透别人的衣服之时,你会怎么做呢?小萝莉、熟妇、空姐、护士妹妹、富家千金姐妹花、她守寡多年的母亲……全都不在话下,在我的神眼面前,你穿不穿衣服无所谓。心动不如行动,大家进去看看把,想要美女很简单,“书中自有颜如玉”嘛……

《透视神眼(神眼小子闯都市)》 第150章 免费试读

风月搂紧她滑腻柔软的身子,将自己的渴望毫无掩饰的顶在她身上,看着她突然略显惊惶的俏脸,风月觉得今晚的恶气一股脑全发泄了出来,轻轻笑道:“那我今晚就吃了你!”

黄艳蕾惊惶的用双手推风月的胸,那软绵绵的小手在风月赤的胸上划来划去,痒痒的,酥酥的,也不知道是推拒还是,风月只觉得更加火热。

“你,你放开我,不要。”黄艳蕾鲜艳欲滴的嘴唇已经被风月含住,大力起来。

不理会她的挣扎,捉着她的手,将她压着,撕拉声中,风月已经将她的紧身毛衣扯掉,紧接着,黑色棉袜也落在了地上,雪白柔美的腿,也暴露在风月的视线下,还有那盈盈一握的秀气小脚,白葱似小脚上那十点淡红的脚趾甲,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诱惑力。

风月的手颤抖着,身子也颤抖起来,手里揉捏着。风月只觉小腹火熊熊燃烧,却觉下面一凉,被黄艳蕾柔弱无骨的纤手握住,微微的冰凉碰触着,那种滋味,简直如同飞上九霄。

风月惊奇的看向黄艳蕾,却决发现她满脸无奈,用极低的声音道:“我,我帮你发泄出来,你放过我好不好?”风月笑笑,不置可否,头慢慢伏上黄艳蕾的胸,黄艳蕾无奈的叹息着,一只手动作着,另一只手推着风月的头,使得他不能很轻易的侵犯到自己。

黄艳蕾花一样精致漂亮的盘发左右摇摆,躲闪风月的亲吻,“来,给我好好亲亲,”看着黄艳蕾鲜红的小嘴,风月捧住她的娇艳脸蛋。怎么感觉有几分强迫的味道?虽然感到有些不妥,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强烈的征服快感。

看着身下的黄艳蕾,惹火的雪白身体被自己紧紧压住,雪白修长的腿,一条腿上还穿着黑色裤袜,更增添了几分。

“恩。”黄艳蕾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当风月吻上她嘴唇之际,黄艳蕾伸出丁香小舌,慢慢回应,马上就被风月恶狠狠吸进嘴里,粗暴的吸允着,黄艳蕾无奈的听之任之。

风月含着黄艳蕾的小嘴,虽然感觉到黄艳蕾香香的小舌刚才带给自己的愉悦,但他现在只想将她的含在自己嘴里,拼命的品尝。

风月的手摸索着,体验着女人细腻柔软的身子带来的快感,本能的反应,手沿着黄艳蕾软的腰肢,慢慢抚上了她的腿,“不要”黄艳蕾一声惊呼,抓住了他的手,另一只手动作越发加快。

风月压在黄艳蕾柔软的身子上,小腹的热气渐渐再次升起,听到黄艳蕾娇呼,更猛地被两条的腿轻轻夹了一下,再也忍耐不住,双手猛地搂紧黄艳蕾光洁的后背,嘴再次恶狠狠含住了黄艳蕾的小嘴。

“不要,住手。”黄艳蕾左右躲闪,却被风月死死搂住,风月的嘴慢慢亲遍她的全身,亲吻她花一样精致的秀发,手贪婪的把玩着她精致秀气的小脚,黄艳蕾慢慢不再挣扎,只是无奈的躲闪着脚上的搔痒。

在风月的抚摸亲吻下,黄艳蕾眼神渐渐迷离,黄艳蕾喘息着,柔柔的声音多了一丝媚意。

“不要,不要,哦。”最后一声“哦”似呻吟,似喘息,似痛苦,似满足,就这声低吟已经令人血脉贲张,心痒难搔。如果再看到黄艳蕾此时小嘴微开,凤眼含春,秀眉微蹙的妩媚模样,真不知多少男人会疯狂。

喘息声渐渐变成低低的呻吟,再变成媚媚的娇呼,最后,黄艳蕾都不知道自己咬着枕巾,却在忘情的媚叫,不知道自己柔软的双臂用出全身的力气搂紧了风月,不知道双手在风月的背上用力的抓着,长长的指甲抓出一道道血痕,更不知道自己雪白的腿时而用力盘在风月腰上,时而死死缠住风月的腿,到得后来,却是双腿分开,雪白的秀足用力弓起,蹬在床单上,很用力很用力,艳艳的紫色床单被她那红红的脚趾甲画出条条美妙的痕迹。

她只知道,在风月猛力的冲刺中自己渐渐迷失,身子如同飞上天,销魂蚀骨就是这种滋味吗?媚叫的黄艳蕾只记得当时大脑空白一片的自己闪过的唯一念头,风月紧紧搂着黄艳蕾柔软香滑的身子,紧了紧两人身上的被子,心里有些内疚,刚才好像还是自己强迫了她。

黄艳蕾长长的睫毛动了动,接着慢慢睁开了眼睛,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还有些迷离,风月刚想说话,却见黄艳蕾吃吃的笑了,接着她轻轻在风月肩膀咬了一口,红红的指甲在风月胸前绕着圈圈儿:“风月,怎么样?”风月本以为她会使出女人的招数又哭又闹,谁知道她是这种反应,不由得怔住。

黄艳蕾笑道:“不管怎么说,我总算是得逞了!怎么样?我手段还算高明吧?你这大老板都上了钩!以后我可就是你的人,再想不理我可不成!”

风月哭笑不得,却听黄艳蕾又道:“起来把,我换换床单,等一会儿暖和了再去洗澡。”风月也觉得床单湿漉漉的不舒服,当下笑着起身,刚刚激烈运动过,倒不觉得冷,但猛然看到黄艳蕾撤下的床单上斑斑落红,风月怔住,再看自己上,也沾了几丝血迹。

“不用奇怪!我是第一次。”黄艳蕾将床单扔到地上,道:“好冷,咱先这样将就一会儿吧!下面的床单也是干净的!”也不去找新床单,就拉风月躺好,盖上被子,舒舒服服靠在风月怀里,两只雪白的小脚顽皮的踩着风月的脚背画圈。

风月却是晕晕的,“第,第一次?”黄艳蕾将头靠在风月胸口,幽幽道:“这就是命吧,谁叫我喜欢你这个坏人呢?”风月伸手在她柔软的翘臀上拍了一把,惊起一声娇呼。

感受着黄艳蕾紧紧挨着自己缎子般光滑细腻的,风月心中又一次火热,突然搂紧她,吻上她的红唇,黄艳蕾惊呼一声:“不要,。真的不要,。”喘着气在风月耳边讨饶:“我,我那里疼死了,你没看到,都又红又肿吗?”

“哪里?我看看?”

“讨厌,你你走开,”接着风月的惊呼传来:“呀,真的,来,我疼疼你,”说笑喘息声,满室皆暖。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