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ydlh(crowandcoffin)为作者的小说 ydlh(crowandcoffin)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极限欲望 极限欲望

    【极限欲望】前期的构思中,我就一直希望想使文章满足尽量多的读者,所以我一直在努力的融合所有H文的类型,希望将所有的类型全部融入到文章中来。并且尽力的使每一章即使单独读起来的时候都能成为一个独立的故事,这样不同喜好的读者可以有选择性的挑选喜爱的章节来阅读。当然了,我会在每章的标题后标记出本章的风格,方便挑选。可能这也是造成了文章口味的轻重起伏比较大的原因。

    ydlh(crowandcoffin)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极限欲望》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极限欲望》,是作者ydlh(crowandcoffin)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极限欲望】前期的构思中,我就一直希望想使文章满足尽量多的读者,所以我一直在努力的融合所有H文的类型,希望将所有的类型全部融入到文章中来。并且尽力的使每一章即使单独读起来的时候都能成为一个独立的故事,这样不同喜好的读者可以有选择性的挑选喜爱的章节来阅读。当然了,我会在每章的标题后标记出本章的风格,方便挑选。可能这也是造成了文章口味的轻重起伏比较大的原因。

《极限欲望》 5、家庭淫宴之和姨妈讲故事(通过刘毅口述美奈子的身世算是补全第五章第3段的删节吧) 免费试读

刘毅呆呆的看着母亲,他的大脑有些短路,如此残忍的肛交已经算是自残的行为了,他真的不理解母亲为什么会如此虐待自己的肛门,他好奇的问道:「阿姨,能和我讲讲母亲的事情吗?」

王晓倩听到刘毅对自己母亲感兴趣,她高兴的趴在沙发的扶手上,把屁股对着刘毅说道:「你先插进来,一般插一遍将。」随机王晓倩好像想起了什么补偿道:「放心好了,我这次不会再欺负你了,说到底今天我还没高潮过呢,让你爽了那么多次总该轮到我自己了。」说完她还把自己的屁股拍得啪啪响。

本来刚刚听到王晓凤又让他插进去刘毅心中还很忐忑,不过听了姨妈后面的话他也就放心了,揉搓了几下阴茎然后准备插进阿姨的阴道。

「等等,插后面。」王晓倩拦住了刘毅准备插进阴道的阴茎说道。然后她又扭回头神秘的一笑说道:「别忘喽——我可是你母亲的亲妹妹呢——有一样的基因呦——」。王晓倩的暗示已经再明确不过了,她也喜欢肛交。

刘毅也不在乎,他把阴茎在阿姨的阴道上粘了点淫水就直挺挺的刺进了王晓倩的肛门。

看到自己儿子和老婆又要开始「盘肠大战」,伊藤掩着嘴打了一个哈欠说道:「你们继续玩,我有点累了,先回去睡觉了。」说完伊藤抱起了还昏迷在地上的王晓凤,然后对着电视努了努嘴说道:「这个你们不看了吧,我拿回卧室去看。」

「去吧去吧,小心射死你!」王晓倩不耐烦的冲着丈夫摆了摆手。伊藤乐颠颠的拔走了U盘抱着王晓凤直奔卧室。虽然刚开始的时候王晓倩对女儿的调教视频很感兴趣,但是经过了刚刚的一番折腾她现在更对刘毅感兴趣了起来,她们连一眼电视都没看。反正录像随时都有,可是自己的外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走了呢。

看到伊藤兴奋的背影,王晓倩呸了一声说道:「这个死变态成天惦记着自己的女儿乱伦。」刘毅心中不禁腹诽了起来,就你这样还好意思说别人呢。

王晓倩自顾自的说道:「刘毅你不知道,如果我是我盯他盯得紧佑香早就轮不到你了。家里的浴室和佑香的卧室都被他装上了摄像头,几乎从佑香上小学开始这家伙就开始不停的偷录了,家里的硬盘量都够开个网站了!」说道这里,王晓倩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和你说件事情你不要生气啊。」

刘毅俯下了身子趴在阿姨的后背上,然后伸出双手握住了王晓倩的双乳才说道:「你说吧,我不生气。」

听到刘毅的承诺,王晓倩才放心的继续说了下去:「其实佑香每周都会吃下一次伊藤的精液。哦,这当然是在佑香不知情的情况下了。当然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曾经几次发现伊藤把佑香迷倒想强奸她,后来我和伊藤谈判才选择了让佑香给他口交这个折中的办法。」说道这里,王晓倩停顿了一会,见刘毅没什么反应才继续说下去:「当然你放心好了,她的处女膜绝对是原装的,小屁眼也只是被伊藤用手指扣进去而已,没有真正插过,只是嘴巴被使用了而已。」

听到这里,刘毅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些佑香都不知道吗?」

「不知道,每次都是在佑香睡着的时候喷洒麻药以后才做的。想想真是很有意思呢,我拼命的给她灌输贞操观,却在晚上的时候让她喝下自己父亲的精液,而且被自己的父亲扣弄屁眼到高潮。」说完王晓倩是无忌惮的咯咯的笑了一会才继续说道:「告诉你哦,佑香和我们一样也是肛门快感的类型呢。每次看到她在睡梦中因为被父亲玩弄肛门到高潮那可爱的样子,我都恨不得自己是个男人把她吃掉呢。」说完她又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肛门高潮吗?我还真的没有来得及调教她的肛门呢。」听了阿姨的话,刘毅说道。

「不用调教了,她的肛门应该已经不需要被调教了,你知道吗?她每次大便完事脸色都会红红的呢!哦,对了,你已经操过她的阴道了,感觉怎么样?」王晓倩开始八卦起来。

听到姨妈这么问自己,刘毅想了一下说道:「如果是今天之前的话,静香的阴道应该是我用的的第二好的,可是今天之后她只能排第四了。」在刘毅心中原本排行第一的是美奈子的阴道。

「哦?原本第二吗?佑香肯定遗传了我们家族的名器,居然只能排第二位,那第一的是谁呢?」王晓倩对外甥口中那个原本排行第一的女人很感兴趣。

刘毅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将来自己一定会把美奈子带到自己家里来的,毕竟她是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就算自己不主动带她回家,以美奈子的性子来说她也一定会自己找过来的。」想到这里,刘毅说道:「她应该算是我的一个妻子吧,不过这个女人却有些变态。」

听到这里王晓倩打断了刘毅的话,问道:「算是你的一个妻子?难道你有很多老婆?」

刘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算上佑香应该有三个吧……」毕竟身下这个女人即是自己的阿姨也是自己的丈母娘,当着丈母娘的面坦白自己还有其她的女人终归不是什么很容易说出口的事情。

王晓倩听出了外甥语气里的尴尬,她大度的一挥手说道:「我管你有几个老婆呢,只要你能让佑香天天高潮就行。和我说说那个美奈子怎么个变态法?有你母亲变态吗?」

「呃——怎么说呢,从某一些方面来讲美奈子要比我母亲变态的多得多,但是她却非常的爱惜自己的身体,不会作出什么伤害肉体的事情。」刘毅斟酌着词句说道。

「哦?这样吗?我对这个美奈子开始感兴趣了呢,你和我详细说说她是怎么个变态法?」王晓倩的话语中充满了兴奋。

刘毅想了一下说道:「工藤美奈子的家庭和我们家差不多,只不过她们家做的更测底吧。工藤家族的所有女性从出生之时起就从来没有穿过衣服,而且每涨一岁都要在下体穿一个阴环进行计岁。每个女性都要在七岁的时候开始学习侍奉男人的技巧,并在满十六岁的时候都要被自己的父亲破处。当然了,只是需要把处女膜留给父亲就行,肛门和嘴就随便了,只要是自己承受的了让谁插都行。」刘毅刚说道这里就被王晓倩打断了,听到了和乱伦有关的话题她又开始兴奋了。

「等一等,我们换个姿势这样才够爽。」王晓倩说完,就又卧姿改成了跪姿。做完这些,王晓倩又扭头看了一眼卧室,看见卧室的门已经锁上了她才放心的扭回头对刘毅神秘兮兮的说道:「我和你母亲可是亲姐妹哦——」

刘毅不知道自己的阿姨为什么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他只是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肛门快感嘛。」

听到刘毅的回答,王晓倩恨恨的说道:「真是榆木脑袋!我是让你把手放进来!」

听了阿姨的话,刘毅愣了一下,难道自己的这个阿姨也喜欢虐待自己的肛门?想到这里刘毅用手作出了一个活塞运动的姿势。

「对,放进来。不过我喜欢胳膊插进肠道里的那种饱胀的感觉,你也不要像刚刚我们插你母亲肛门那么用力,我的身体可没有你母亲的结实。」王晓倩依然用很小声和刘毅说道,可能是怕刘毅不理解自己为什么小声说话,她就又补充道:「作为伊藤不强奸佑香的交换条件,我是不能进行肛门拳交的。唉——你不知道,不能拳交让我失去了好多乐趣呢。」说完,王晓倩掰开自己的屁股说道:「快点插进来吧。」

阿姨王晓倩的屁眼同样事先灌好了肠,肚子里没有任何异味;肛门周围同样有很多黑色素沉淀,而且直径也有半个手掌大,不过外观看起来却比母亲的好看多了,至少在括约肌上没有什么伤口,只是直肠连接肛门的部位有些增生而已。可是自己阿姨的肛门同样可以在没有任何异物插入的前提下自动张开瓶盖大小的洞。

刘毅见阿姨已经准备好了,他把拳头伸进王晓倩湿漉漉的阴道里涂满了淫水,然后插进了肛门里。自己阿姨阴道的触感果然和母亲的一样。

「深一点,再深一点。」王晓倩不断的催促着刘毅把手臂插得更深一些。刘毅吃惊的看着已经快要吞没自己手肘的肛门。

王晓倩见刘毅迟迟没有动作,就柔声的解释道:「我和你母亲不一样,她喜欢剧烈而疯狂的抽插,我却是喜欢那种肠道被填满了感觉。你放心的只管往里插好了,伊藤不在家的时候你母亲经常会把整只手臂都插进来呢,一直可以插到肩膀。」王晓倩用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继续说道:「手指感觉到肠道里的那个弯了么?对——就这样慢慢的把手腕折起来就可以继续深入了。」

在王晓倩的指点下,刘毅慢慢的把手肘也插进了阿姨的肛门里。当他继续往里深入的时候听到了阿姨吸气的声音,可是还没等他开口王晓倩就说道:「不要在乎我的感受,把那段肠子撑直就可以继续插进来了。」

虽然手腕可以转弯顺利的通过大肠的弯回,但是小臂那段却是要硬生生的强塞过去。当刘毅真的把手臂完全插入姨妈的肛门里时,王晓倩的身体同样疼出了一身的冷汗。刘毅想到「如果自己的手再大一点的话应该会直接插进阿姨的盲肠里了吧。」

王晓倩隔着肚皮和刘毅握了一下手说道:「好了,你现在可以慢慢的活动手臂了,记得是慢慢的哦——不然一会把肠子拉出来塞进去又要费好大一番功夫。」

刘毅听到阿姨这么说,不由得好奇的问道:「能脱出来多长?」

听了外甥的问话,王晓倩扭回头笑着说道:「你想让我脱出来多长?好啦,你继续讲吧,等你讲完了我会让你大吃一惊的。不过前提是我们两个人悄悄的搞,千万不要让你爸爸知道哦——」

听了王晓倩的话,刘毅一边缓缓的活动着手臂,一边继续说道:「哦——刚刚说道每个女孩十六岁都要被父亲破处。我之所以说美奈子变态是因为她在十四岁的时候就被特别允许真正的做爱了——你猜不到吧,她居然把处女献给了一群公狗,是一群哦!」刘毅故意加上了夸张的语气。

听了刘毅的话王晓倩的喘息果然越来越重了。

刘毅看了一眼自己的阿姨然后接着说:「之所以是美奈子很变态,就是因为她对犬交的兴趣远远大于和男人性交,而且她还乐于把自己打扮成母狗的样子呢。美奈子的阴道里几乎二十四小时插着公狗的阴茎,从醒来就开始和公狗们做爱,一直做到睡觉,就连睡觉时她的阴道里也必然会插着一根狗的阴茎。他的父亲因为特别喜爱这个犬女,所以每年都会购买大批的公狗来满足女儿的兽交欲望。」

「啊——嗯——那美奈子的阴道不是早就废掉了吗?如此频繁的做爱阴道应该已经坏掉了吧?啊——啊——用力一点——」渐入佳境的王晓倩一边享受着身体的快感一边还不忘继续八卦。

刘毅先是按照阿姨的要求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然后继续说道:「可能是物极必反,也可能是因为迫于父亲的压力而加强了锻炼,她虽然每天不停的挨操,但是阴道的力量却越来越强了。我操过她几次,当她缩紧阴道的时候我的阴茎几乎没办法拔出来,毫不夸张的说她阴道的收缩力比一般女人手上的握力都大。」说道这里刘毅端起了茶几上的茶水喝了一口。他的阴茎虽然在闲着,可是嘴里一边说着美奈子的事情一边把胳膊插进阿姨的肛门里,如此的刺激也使得刘毅口干舌燥,而且阴茎也硬挺了起来。

听到刘毅停了下来,王晓倩便催促道:「啊——嗯——嗯——,然后怎么样呢?哦——你——你继续讲啊。」

「哦,忘记说了,如果那个女儿被父亲发现阴道松弛了,工藤先生就是撕开这个女儿的阴道,把她做成肉便器呢。」刘毅怕自己的阿姨不知道什么叫肉便器就解释到:「肉便器就是把女人的四肢都切掉,然后把阴道扩张成不能收缩的肉桶子,然后用这个女人的阴道当尿壶。」

「啊——那美奈子的父亲还真残忍呢,居然把女人搞成这个样子,不过听起来真的很刺激的样子。刘毅,你有没有自己的肉便器啊?让我玩玩。」王晓倩兴奋的问道。

刘毅不禁感叹自己家族的冷血,同样身为女人的王晓倩居然没有半点同情心,甚至还要主动玩虐这样不幸的女人。不过刘毅看到王晓倩的阴道里已经在不停的往外滴着淫水了,而且她甚至主动的前后晃动着身子寻求着肛门里更强烈的刺激。刘毅沉吟了一下,他想到了清水,然后说道:「现在还没有,不过很快就会有了,到时候一定把她给你带过来。」

说完这些,刘毅继续讲到:「也正是因为怕自己成为肉便器,所以美奈子一直在努力的锻炼自己阴道的收缩力。当然了她的阴道也只是很紧而已,没有阿姨你的那么多花样。」

听到刘毅的夸奖,王晓倩自豪的说道:「那当然了,这可是我们家族几百年来总结的技巧呢。你放心,佑香以后一定不会输给那个美奈子的!」说道这里,刘毅即使隔着肠壁都感觉到了自己阿姨子宫和阴道强有力的收缩。Fxcm书斋 http://www.fxcmz.com

看来自己的阿姨已经快要高潮了,刘毅继续说道:「不过美奈子的阴道虽然已经够紧了,但是她的父亲因为不能把阴茎完全插到女儿的阴道里,还是割掉了美奈子的宫颈,这样一来只要你的阴茎够长就可以直接插进她的子宫里呢!」说道这里刘毅也有些兴奋了。

「直接插进子宫吗?啊——那一定很刺激——我只是用细小的肛门棒插过自己的子宫,虽然有些疼但是真的是非常的刺激呢!哦——我曾经测量过佑香的阴道,她的阴道很短应该也不能让你的鸡巴完全插进去吧——反正你和佑香也不能生孩子,要不你也把她的子宫弄成那样吧——这样一来也不用担心她以后再怀孕了——」王晓倩双眼迷离的说道。

「呃——看看再说吧,我不打算把佑香调教的这么极端,其实不用割除宫颈也是可以插进子宫的,刚刚我说过的那个清水就可以做到。」说道这里刘毅想起了清水自虐宫颈的事情,又补充了一句「虽然她现在已经被割除宫颈了——」

「嗯——嗯——不用切宫颈也可以插阴茎吗?要不你也把我弄成那样算了,反正平常的性交我已经有些玩腻了呢——」王晓倩有些神志不清的说道。

「呃——等过几天再说吧。」刘毅没想打自己的阿姨居然会主动开口提出这样的要求,刘毅不禁摇了摇头苦笑了起来,看来自己的家族即使不用调教都能成为很好的性奴呢。

刘毅用美奈子的身世叉开了话题说道:「后来美奈子十七岁的时候和给她的父亲生了一个儿子,之后不久就到我工作的那家SM会所工作了,不过即使到一个新环境美奈子还是从来都不穿衣服,而且还会赤裸着身体和她所见的任何一个雄性做爱!」

「啊——任何一个雄性吗?」王晓倩申请亢奋的闭着眼睛问道。

「是的,任何一个雄性!」随着刘毅这句肯定的回答,王晓倩终于达到了高潮,大量的淫水直接喷溅在刘毅的胸口和脸上。

王晓倩的身体果然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没有姐姐的结实」,刚刚高潮过后她就体力不支的向前倒去。刘毅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王晓倩就已经趴倒在了沙发上。

刘毅呆呆的看着自己被硬生生拔出的手臂,和套在手臂上那红彤彤的肠子,他有些不知所措了。虽然会所里会脱肛的女人有很多,但是她们也顶多脱出十几厘米的直肠而已,可是眼前自己的阿姨居然一下子就脱出了有三十几厘米,连大肠都挤出了肛门一部分。不过刘毅想起之前阿姨说过的话,他想到看样子自己的阿姨应该能脱出很长的肠子。想到这里刘毅也就安心了下来,他用手握住肠头揉捏了起来,软软的黏黏的还有很强的弹性。

可能是因为刘毅对大肠的把玩刺激到了王晓倩,她很快就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了过来,她扭过头看着自己那条红彤彤的「尾巴」叹了一口气说道:「果然又脱出来了,不过还好,不是很多。」

听了阿姨的话,刘毅的兴趣也大了起来,问道:「晓倩阿姨,那你最长能脱出多长呢?」

王晓倩先是看了一眼卧室,然后才说道:「把我抱起来,我们去佑香的卧室,我一边给你讲你母亲的事你一边自己研究我的肠子吧。不过事先说好哦,你拉出来多长最后都要给我塞回去!」

「好的,外甥保证在玩够阿姨的肠子以后给阿姨复原的。」说完,刘毅按住了正要起身的王晓倩,把右手重新插进了王晓倩肛门里并且一直插到了手肘,然后他用左手托起王晓倩的胸部。这样一来刘毅的动作看起来就像是端着一挺六管机枪。

「啊——」刘毅站起来的时候王晓倩不由得轻呼了一声,随后她又咯咯的笑了起来:「还外甥阿姨的叫得这么亲呢——有哪个外甥会这么变态的想扯出阿姨肚子里的肠子来玩呢。不过这样被抱着感觉还真有趣呢——」

听着阿姨调侃自己,刘毅嬉笑着说道「当然是变态家族了,如果不是母亲喜欢破烂的屁眼,阿姨喜欢脱肛又怎么会有变态的外甥呢。」

听到刘毅这么说两个人几乎同时笑了起来。

刘毅还是第一次从侧面了解静香或是佑香的生活。这是一个充满了少女气息的房间,淡粉色的窗帘,鹅黄色的墙壁把房间映衬的温馨而舒适。窗前是一张实木桌子,上面摆放着卡通台灯和卡通笔筒,就连桌脚的书包都是卡通图案的。墙壁的一边摆着一个落地书架,书架上满满的全是书,看来佑香真是一个用功学习的好孩子的。

刘毅把王晓倩放在铺着蓝紫色抓绒床单的床上,当然在拔出手臂的时候又顺便撤出一段肠子。对于刘毅的小动作王晓倩至是回头看了一眼就开始介绍起佑香的卧室来:「看到书架上的那些书了吗?静香已经全都读过了哦——这些书可都是中国古典文学呢,主要用来给佑香灌输贞操观的;看到那些带卡通图案的文具了吗?这些是让佑香保持天真的心态的;看到这个蓝紫色的床单了吗?」说道这里王晓倩停顿了一下。

刘毅一边拿起一条「小白兔」内裤放在鼻子下闻了一闻,一边很配合的接过了话头:「是为了培养静香什么的?」

「啊——这个床单是因为蓝紫色不容易被看出上面的水渍,不然每次被她父亲扣弄肛门搞到高潮都要换一次床单多麻烦。」王晓倩自顾自的解释道。

听了阿姨的话刘毅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这床单的用处和房间里其他摆设的用处差别也太大了吧。不过刘毅也没有纠结自己阿姨的跳跃性思维,他撑着那条内裤问道:「半透明的?」

「嗯,还是超低腰的呢,佑香每次穿着内衣做形体训练的时候我和他父亲都会大饱眼福呢。只要是被汗水打湿一点点就会变成完全透明的,阴道、阴蒂一览无余,而且每次弯腰的时候都会露出小屁眼呢,即使不弯腰也会露出半个屁股来。」王晓倩一边吃吃地笑着一边说道。

「佑香没有发现内裤的异常?」刘毅迎着灯光看着这条薄的过分的内裤。

「当然不会怀疑了,佑香最听我的话了,而且在她的心里自己的父母是不需要避讳什么的,就算是在我们面前赤身裸体她都不会感到羞怯呢——」王晓倩自豪的说道。

刘毅不由得伸出了一根大拇指,然后继续问道:「那她上学呢?」

「也穿这种啊——」王晓倩说道。

「不会被同学看走光?」刘毅问道。

「女校,上学放学车接车送」王晓倩耸了耸肩说道。

听到这里刘毅不禁为佑香感到悲哀,一个自认为纯洁无比的女孩子居然在睡梦中被自己的父母调教成了肛门快感,这种在古代不被接受的性爱癖好。不过刘毅转念又想到反正佑香接下来的命运就是接受自己的调教,甚至还要被自己的母亲调教,刘毅也就不再「猫哭耗子」了。

刘毅说道:「我玩我的,你讲你的」不过他又有了一个恶毒的想法,就把那条内裤缠在了手上,然后说道:「我现在把这条内裤插进你的肛门里,等佑香回来的时候你一定要让她穿上这条沾满母亲肠液的透明内裤哦——」

「呵呵,不愧是调教师呢,你这个主意真好,我现在光是想象佑香穿上内裤的样子下面就已经湿了呢——那还等什么呀,赶快插进来吧——」说完,王晓倩拖着肠子爬到了床中央的位置,然后拖过佑香的枕头垫在了自己的肚子下面。

看着床单上那条因为肠子划过而留下的清晰的水痕,刘毅心中暗想「自己的阿姨一家还真是邪恶呢,这看似干净整洁的床单上面不知道被多少爱液和肠液沁润过呢」。一想到对此一无所知的佑香安静的躺在上面睡觉刘毅也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刘毅跪爬到阿姨的身后,然后跨坐在王晓倩的双腿上,这样一来刘毅既可以很方便的掏出阿姨肚子里的肠子,又可以把阴茎触碰堆在床单上的肠子上,龟头传来的凉丝丝滑溜溜的感觉虽然不如插到女人身体里刺激,但是却别有一番情趣。

因为手上戴着佑香的内裤,所以刘毅把手握成锥形以方便插入阿姨的肠道里。然后说道:「开始吧。」说完刘毅张开五指撑住肠壁,然后慢慢的把手臂往外拔,因为内裤增大了手和肠壁间的摩擦里,所以这一次刘毅拉出了很长一节肠子。然后刘毅继续重复着上面的动作。

感觉到刘毅的动作,王晓倩先是轻轻的「嗯」了几声,然后说道:「就从你母亲第一次脱肛说起吧。那时候你母亲刚刚十八岁,也就是破处后不久。不过你母亲从我记事起就喜欢在屁眼子里插点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要说起我喜欢肛交还是受了你母亲的熏陶呢。」说到这里,王晓倩呵呵笑了两声继续说道。

「当时刚好是夏天,天很热,你母亲光着身子冲了凉水澡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想起手淫来了。那个年代不像现在,屄痒了就直接买个假阳具,当时根本就没这东西,家里像样的能代替假阳具的也就有根擀面杖,不过你母亲可是不敢用这个东西来通自己的屁眼子,因为有一次她用擀面杖手淫正被你外婆逮到,也不知道你外婆是怎么惩罚的你母亲,让她一看到擀面杖就浑身发抖。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你外婆把她捆在床上用擀面杖捅了她一下午的屄,一直到她淫水都流干了才放了她。当时我还记得呢,时候你母亲在床上整整躺了三天才能下地。说不定你母亲现在看到擀面杖还会浑身发抖呢——」王晓倩说道这里听了下来,她给刘毅一点消化消息的时间。

刘毅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母亲确实没有给自己包过饺子,家里也确实没用过叫做擀面杖的东西。想到这里刘毅点了点头,示意阿姨继续讲下去。

王晓倩也接着这个时间回头看了看,当看到自己的肠子刚刚被拉出半米长,她就继续说道:「所以你母亲想手淫,只能自己找家伙,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根压水井的手柄。哦,对了压水井就是老电影里那种立在地上的一个筒子,然后上面有个两尺多长的把柄,取水的时候人在后面压把柄,筒子里就会出水的那种。压水井的手柄为了防止被压断,所以都是生铁铸造的,有七八斤重呢。反正不知道她从哪里搞来的,看样子还是个新的呢,我后来才知道这是你姐姐陪着供销社的人干了一炮换来的。」

自己的家族果然离不开老本行,自己母亲居然十八岁就用「卖身」的方法换好处,而且这换来的东西还是为了解决自身的性欲。看来自家的血脉真是淫荡无比啊。

王晓倩喘息了几下然后继续说道:「当时我小你母亲9岁,还不知道什么叫手淫呢,更不知道什么叫肛交。所以我看到你姐姐光着屁股躺在床上睡觉,屁眼里还插着根铁棒子感觉很好玩,就不停的用力抽插起来。」说道这里,王晓倩咯咯咯的笑了好半天才止住了笑声。

她继续说道:「哪知道我这么一阵猛插可坏了事,居然把你姐姐插尿床了。当然了,现在知道那是高潮的淫水,可是当时以为就是尿床了。所以就更卖力的抽插了起来,这时候你姐姐也醒了,可是因为屁眼里不停的被那根铁棒子抽插着,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更是没有反抗的力气了,所以我玩的也就更欢了,一直到感觉胳膊酸了才停下来。这段时间你母亲尿了能有五六次吧,感觉到玩腻味了我就把你母亲一个人丢在床上出去找小朋友玩了。当然了,后来我才知道你母亲那时候已经昏过去了呢!」

刘毅一边掏弄着阿姨的肛门一边问道:「我母亲小时候就喜欢肛交?不是……被谁调教过的?」

听了刘毅的问话,王晓倩说道:「当然是天生的了,否则的话一般女人对肛交只能感觉到疼痛,哪里还会高潮的晕过去?再说了,那时候你母亲不过是刚刚被破处两周时间,就算特地的调教肛门也没有这么快就能出成果呢。」说完,她扭头看了一眼自己屁股下边的那堆肠子说道:「继续,还能拉出来不少呢。」

刘毅却有点不敢继续下去了,床上的肠子已经像消防水带一样盘成了一堆,现在怎么说都有七十厘米了,如果拉过了头把自己阿姨的小肠也掏出来那可就不好办了,小肠可不想大肠那么皮实,只有轻微的受点硬力就会受伤。

不过王晓凤却有点不耐烦的说道:「我让你继续拉你就继续拉,我心里有谱,这样玩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说完,她又继续说了下去:「那天晚上等我回来的时候我才看到姐姐撅着屁股躺在床上,屁眼又红又肿,连翻身都不敢。这才知道自己闯祸了,可能是为了怕被姐姐责骂,当时心里想着的是,我把你怎样你就把我怎样,我们两不相欠就好了。所以我拿起了那根铁棍子插进了自己的屁眼里,别看你母亲的屁眼能插进去,可是她比我大了整整九岁呢,一个才九岁的小女孩怎么能把这么一根大家伙插进去?不过你母亲看了我的行为不但没骂我,反倒是笑着和我说你要是想插屁眼就要慢慢练习。说完还叫我先插铅笔,然后再慢慢换更粗更长的东西。也就是从这天开始,只要你母亲的屁眼消了肿都会让我拿那根铁棍子插她,因为那个压水井把手只是生铁铸造的,所以上面难免会有些不光滑,再加上当时你母亲一心贪图淫乐,所以才把自己的屁眼搞的伤痕累累。」

听到这里,刘毅打断了王晓倩的话说道:「看来我母亲的本性就是很喜欢自虐肛门呢。」说道这里,刘毅突然看到手里握着的那段刚刚拉出的大肠上有一块像是胎记一样的东西,他把头凑过去仔细看的时候不由得惊得目瞪口呆,原来这不是什么胎记,而是几个汉字「我会嫁给第一个看到此字的男人——王晓倩1988年。」刘毅在心中盘算了一下,1988年自己的阿姨刚刚十七岁,刘毅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王晓倩在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几乎可以脱出所有的大肠了,刘毅略微估计了一下,现在被拉出的这些肠子的总长度能有八十厘米了已经是人体大肠总长的一半了,他很难想像一个十七岁的花季少女居然会脱出将近一米的肠子然后还在上面刺了字!

感觉到了身后刘毅的沉默,王晓倩回过头看到刘毅正对着自己肠子上的那段刺青发呆,她就从刘毅手中接过自己的大肠,然后说道:「这几个字是我自己文上去的,你不知道当时有多疼呢,扎得深了会刺穿肠壁,扎得潜了有文不上,所以这几个汉字我可是反反复复文了好多遍呢。」王晓倩心有余悸的说道。

刘毅除了很佩服自己的阿姨居然敢玩命一样在自己的肠子上刺青之外,又不由得好奇的问道:「阿姨,母亲的屁眼是她自己弄的,那你这肠子……」刘毅没有说出后半段话,他等着王晓倩的主动回答。

王晓倩一边抚摸着肠壁上的纹身一边回忆着:「也应该算是自愿的吧,你还记得那根压水井手柄吗?我大概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插拔自如了,我也是在那是第一次体验到肛门快感,也真正知道了自己的姐姐为嘛每次都不顾剧痛的要求我猛插她的肛门了。所以姐姐不在家的时候这根把手就成为了我的玩具,有事没事都会插在屁眼里。人有失手的时候,有一次我插着铁棍的时候摔了一跤,刚好屁股着地,这根铁棍深深的捅了进去,我甚至都疼晕了。当我醒来忍着疼痛把它拔出来的时候自己的肠子也跟着一并脱出来了十几厘米。那时候自己不懂事,害怕被父母责骂所以一直没敢和大人们说,等到后来就有了脱肛的毛病。」

「当时不是只脱出十几厘米吗?现在怎么出来这么多,看样子快要一米了吧。」刘毅疑惑的问道。

听了外甥的问话,王晓倩瞪了一眼刘毅然后说道:「剩下的都是你那丧心病狂的母亲的杰作了!本来脱出来不到二十厘米,可是你的母亲觉得我后面挂着一条红红的尾巴很好玩,所以她么次趁我不注意的时候都会拉我的肠子,我就这样被她从十四岁拉到了十七岁,三年时间我的肠子也从原本的二十厘米变成了八十厘米。」

刘毅有些尴尬的说道:「这可真是非常抱歉了呢。」刘毅心中想到,怪不得刚刚自己的阿姨给母亲肛交的时候那么用力,原来差头出在了这里呢。

王晓倩却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屁眼里夹着东西感觉很不舒服,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等我十六岁的时候你的外婆让我看过家谱之后,我从上面学了几个方法,这样一来肛门里的肠子就像卷尺一样收放自如了。不过我却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到了后来我甚至主动缠着你母亲要她把我的肠子拉出来呢——否则的话我也不会在肠子上刺下这样的字迹呢。等你母亲26岁出国的时候17岁的我刚好接了她的工作,那时的我就想嫁给一个喜欢玩弄屁眼,并且敢于玩弄我肠子的男人。可是在接待科一直工作了五年也没有遇到一个真正敢于玩弄我肠子的男人,那些男人不是不喜欢搞肛门就是才把肠子拉出不到半米就死活不敢下手的孬种,直到后来才遇到了你的父亲伊藤次郎。当时第一次见面我就被你父亲吸引了,你的父亲年轻时不仅长得帅气,而且最重要的是喜欢操屁眼。所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请求你的父亲拉出我的肠子,你父亲只是楞了一下就疯狂的拉扯了起来,除了把这行刺青露出来之外又拖出了好多肠子才听手。因为我的喜好和你父亲的相吻合,所以后来我们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听到这里刘毅不由得好奇的问道:「既然我父亲这么喜欢玩屁眼,但是他怎么会不允许你深拳交呢?」

听到刘毅的问话,王晓倩捂着嘴咯咯的笑着说道:「其实这个规矩主要是针对你母亲的,他是怕我和你母亲玩得太疯了,就在昨天的时候他才刚刚给我做过深拳交呢。」话音刚落,王晓倩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她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午夜了就说到:「时间已经不早了呢,先睡觉吧,明天早上我们再继续研究怎么肛交怎么拳交吧」说完,王晓倩翻身把枕头从身下抽出重新放在床头,然后又拿出一个保鲜膜把自己的肠子装起来,然后向着刘毅摆了摆手说道:「今天我们俩就在这里睡吧,这些肠子明天早上你再帮我塞回去就行。」

说完这些,王晓倩把刘毅推倒在床上,握住刘毅的阴茎塞进了自己的阴道里,然后才说道:「晚安,我的好外甥。」

——

第六章可能分割成上、中、下三部分,每部分五万,也可能只分上下现在还没考虑好,更新时间不变6月2日…… ……之前。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