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佚名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三人同床 三人同床

    吕婧是公司负责外联工作的同事,相当于业务员的角色,以前和她话不多,只知道她是77年的,现在已经32岁,但还没有结婚。人很开朗,总是爱笑,可开朗的女人总会有一点淫荡的潜台词。  不过说实在的,吕婧就算开朗也不太让男人倾慕,她长得实在不好看,圆圆的脸,两只眼睛肿眼泡,嘴巴有点大,一笑起来就露出大大的牙肉。身材也就是一般少妇型的身材,164左右,没有突出的地方,胸前两个奶子不小,有点下垂的感觉,身材稍稍偏胖,腰不是很细,但也不粗,小腹有一点点隆起,屁股还算翘,也是普通女人宽肥的那种。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三人同床》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三人同床》,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吕婧是公司负责外联工作的同事,相当于业务员的角色,以前和她话不多,只知道她是77年的,现在已经32岁,但还没有结婚。人很开朗,总是爱笑,可开朗的女人总会有一点淫荡的潜台词。  不过说实在的,吕婧就算开朗也不太让男人倾慕,她长得实在不好看,圆圆的脸,两只眼睛肿眼泡,嘴巴有点大,一笑起来就露出大大的牙肉。身材也就是一般少妇型的身材,164左右,没有突出的地方,胸前两个奶子不小,有点下垂的感觉,身材稍稍偏胖,腰不是很细,但也不粗,小腹有一点点隆起,屁股还算翘,也是普通女人宽肥的那种。

《三人同床》 第30章 全文完 免费试读

门被推开了,吕婧和刘文一进屋,马上就惊呆了,自己的母亲浑身赤裸撅着大屁股在客厅的沙发上,头探到男人的胯部,嘴里含着一根粗大的鸡巴,而母亲的下体正在缓缓流出乳白色的粘液。

刘文大叫一声“妈!”

这时,还失神舔着我阳根的刘娟突然听到儿子的叫声,心里一阵凛冽,一阵极度的惊恐,她赶忙把口中我的鸡巴吐出来,回过头,看到自己儿子愤怒的眼神,她死的心都有。吕婧一股脑躲在沙发后面,蜷缩的身子,好让自己的私处尽量不暴露在儿子和儿媳面前,刘娟惊恐的抱着双肩,颤抖着说:“儿,儿子,我,妈妈,妈也不知道,我,唉”

她刚才无尽的高潮早已经抛在脑后,只剩下无尽的悔恨和羞愧,自己被男人干,竟然又被儿子逮个正着。

刘文这才注意到我,大吼着冲到我面前“曹少弼!你他妈的干什么哪,我和你拼了”还没等他碰到我,我抬起一脚,把他踹翻在地,他胳膊一撑地,一声脆响,刚接好的胳膊又折了,疼得他满地打滚,自己母亲被男人肏得流了满地的淫水全都粘在他身上,刘文眼里充满愤怒,一边龇牙咧嘴,一边破口大骂“曹少弼!你个王八蛋,你欺负我妈,我跟你拼了”

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剧烈的疼痛根本让他没有办法动弹。

这时吕婧也冲过来,她毕竟现在是刘家的媳妇,虽然我的事情是她默许的,但看到我奸污她婆婆,打他丈夫,还是很生气,她过来推了我一把“曹少弼!你肏的好事!”

我心想,妈的,正是好机会,刘文你这王八蛋,我羞辱就要羞辱死你。

我一把抓住吕婧的头发,对他狠狠地说:“骚货,你也敢打我!给我跪下”不容分说,我把吕婧按到在地上,抓着她的头按在我的胯下,扶着我的鸡巴抽着她丑陋的脸,说:“刘文,你个王八蛋,好好一家全让你给糟蹋了,背着你爸肏你妈,你还是人吗。我跟你讲,就你这肏行,背后无数人骂你,肏你妈,就我,刚刚真就肏你妈了!看你妈的骚屄里,还流着我的精液,你给我看好了,我现在要糟蹋你媳妇了”

刘文看着自己老婆就跪在我身旁,大鸡巴抽着自己老婆的脸,他大吼一声“曹少弼,你别动我老婆!我他妈的跟你没完,你把吕婧放开”说着挣扎的冲向我,我一抬脚,又给他踹到地上,我扶着大鸡巴,顶住吕婧的嘴,说:“吕婧,你他妈的张开嘴,给我含鸡巴,快,我鸡巴上还有你婆婆的淫水,赶快他妈的给我舔干净”

吕婧不知道怎么办了,这些天经历了太多夹杂着肉欲的强烈刺激,自己老公和婆婆乱伦,公公干了自己,现在自己的情人又玩了丈夫的妈妈,现在,湿乎乎的鸡巴又要捅进自己的嘴里,她摇着头,已经是满脸泪花“曹总,不行,我不能,求求你”这时,刘娟也挣扎着起来,哭泣的爬向我,说:“曹,曹总,你放了我儿媳妇把,我让你肏,我再让你肏”

刘文也哭着对他妈说:“妈,你别,你别。老婆,你快走”

我不由分说,捏开吕婧的嘴巴,当着她丈夫的面,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嘴巴里,我一边抱着吕婧的头,在她嘴巴里快速的抽动着,一边看着刘文“你个王八蛋,我这是替你爸报仇,让你看看自己媳妇被别人干是什么滋味”

吕婧张开嘴,大鸡巴狠狠捅进嘴巴,直插喉咙深处,弄得她一阵阵的干呕,刘文挣扎着要站起来,大声叫着“曹少弼,你给我停下,你给我停下!我肏你妈,她是我老婆!你不能!我肏,你给我拔出来!”

我根本不管他,兀自捅着吕婧的嘴,这时,刘娟也爬过来,抱着我的大腿,哭着说:“放了我儿媳妇,放了她,曹总,我,我给你舔”说着她抓着我鸡巴就想拔出来。

刘文瘫在地上,看到母亲也爬了过去,大声叫着“妈,不行,妈,你不能啊”

我不管不顾,伸出手抓着刘娟肥硕的乳房,大鸡巴飞快的在吕婧嘴里抽动,过了几分钟,我抓着吕婧的头,猛干着,背部一麻,我赶忙拔出鸡巴,一股浓浓的精液全都射到吕婧的脸上。

刘文在边上看着我凌辱他的老婆,都气疯了“曹少弼,你不得好死,你,你竟然,玩,玩我老婆,我肏你妈!”

我这时把吕婧推到一边,对她说“你别动,动了对你没好处”然后看着刘文,说:“你肏才说什么?肏我妈?我他妈的现在就再肏你妈,给你看看”

说着一把抓住刘娟的头发,把她拽到刘文面前,我说“你给我看好了”说着我搬起沙发,重重压在刘文身上,只留下上半身露在外面,刘文疯狂的叫着“曹少弼!你想干嘛!”

我微微一笑,说:“肏你妈”然后对着刘娟说:“你看好了,你儿子让我肏他妈,你赶紧撅着大屁股让我再干一回,否则我让你儿子成残废”

刘娟赤裸的瘫坐在地上,哭得像个泪人一样,对我说:“曹总,放了我们家吧,求求你拉,我不能,不要让我,弄了,我没有脸了”

我不管走到压在刘文身上的长条沙发,一屁股坐在边上,疼得刘文哇哇大叫“疼死我啦!妈,妈,救救我,妈”

刘娟也哭着爬到我面前,拽着我的身子,说:“曹,曹总,快起来,快起来,刘文快被压坏啦!我,我答应你”说着刘娟重新跪倒在地上,头冲着刘文,大屁股冲着我。

刘文看到自己母亲将被再次凌辱,连忙大叫“不行,妈,不行!你快走,快走啊”

我看着刘文就生气,你丫装什么装,牛逼就过来打我,我气不过又要坐在压着他的沙发上,刘文估计刚才被压得差点断了气,连忙大叫“别,别,你别过来,怎么都行”

我冲着他轻蔑的吐了一口唾沫,说:“你个怂包,妈的,就看你妈怎么让我干吧,我肏你妈的”

我扶着刘娟肥大宽硕的肥臀,鸡巴对准腿中间,用力一插,大鸡巴又全都插在刘娟的小屄里,抱着她的大屁股使劲顶着。

刘娟跪在地上,撅着大屁股,虽然下体一阵肿胀滚烫,但面前就是自己的儿子,身后就是干着自己的男人,身边还有刚刚被口爆的儿媳妇,羞辱战胜了快感,让她无所适从。

刘文被压在沙发下,看着面前自己的母亲,身后男人每次抽动,都带着妈妈的脸前后摆动,他眼睁睁的看着妈妈高大丰满的裸身跪在地上,撅着肥大的屁股让男人干,委屈的哭了起来,看着刘娟叫着“妈,妈,儿子对不起你啊,”

刘娟一边被肏,还看着眼前自己的儿子,也边哭边说:“儿子,是妈妈不好”

“妈,你不要这样,快走,不要让他插,我求求你,不要这样”

“儿子啊,妈,妈受得了”

我扶着刘娟高高撅起的大屁股,猛烈的干着她,一边说:“刘娟,你给你儿子讲讲你的感受,一顶用最脏的话,否则对你一家都不客气!”

刘娟扭过头,没有看我,只瞟了一眼自己肥大的屁股蛋子,就说:“儿子,小曹的鸡巴,鸡巴好大,肏得妈妈真舒服”

刘文都快疯了,看着自己母亲如此被凌辱,却只能一动不动的看。他叫着“妈,妈!你别说了,你别说了!”

可刘娟哪敢停啊“妈,妈的大屁股,肥大的大屁股撅着让曹总,干,肏我,他的鸡巴,都塞到妈妈骚屄里了,好充实啊,啊,好舒服,妈妈小屄里,刚才让,让他射精了,就,就跟你一样”

刘文大哭着,但一切无济于事,只能看着我跪在他妈妈身后,扶着他妈的大屁股,干着他妈的小屄。

我用力抽插,过了好一阵子,疯狂的抽送,捅得刘娟也高声浪叫起来“啊,啊,啊,太有劲儿了,啊,啊,太猛了,啊”

我看着身下比脸盆还大两圈,像个熟透桃子一样的大肥屁股,加上刘娟越来越高声的浪叫,浑身还颤抖的修长雪白的身体,以及小屄里越来越强烈的缩进,我大叫着“不行了,我要射了”

刘文大声嘶吼“王八蛋,你快拔出来,不能,不能射进我妈身体里,我肏你妈,摆出来!”而刘娟此时已经接近高潮顶点,不管不顾的高高撅起大屁股,头埋在地上,大声的浪叫。

此时,小屄里一阵紧紧的包裹感,一阵剧烈抽搐,像是按摩棒一样,按摩着我敏感的龟头,刘娟大叫一声,我也忍不住了,我俩同时到达高潮,在刘娟颤抖扭曲着肥硕大屁股的同时,我也把一股浓精再次射到刘娟的体内。

我扶着刘娟的大屁股,一下下的顶着,刘娟也迎合着“啊,啊”的大叫,过了好一阵,刘娟才不动了,我拔出鸡巴,对准她的脸,扑哧扑哧,又一股精液射了她满脸。

我站起来,看着刘娟高挑的裸体,看着呆坐在地上的吕婧和被压在沙发下受伤的刘文。说“娟姨,最后一项,弄完我就放过你,你坐到你儿子头上,把你骚屄里的精液,蹭到她脸上”

刘文一听,发疯了一样“不行,不行!曹少弼,你个王八蛋,妈,妈,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呜呜,呜呜”

刘娟木然的站起来,走到儿子躺着的地方,叉开两条腿,蹲坐在儿子头部两侧,然后慢慢坐下,肥硕雪白的大屁股全坐在儿子的脸上,大屁股几乎把儿子的脸都埋起来,她扭动着屁股,合着淫水和流出的精液全都蹭到儿子的脸上,这是奸污自己男人的精液。

刘文只顾着摆头,只可惜母亲的屁股太肥太大,紧紧压着,他感觉到满脸都是湿乎乎粘糊糊的水,夹杂着精液的腥味和母亲下体淡淡的骚臭。而母亲岔开大腿,看着贴在自己私处的儿子的脸,只是默默的哭泣着。突然,刘娟蹲起一些,手伸到下体,扒开阴唇“哗”一股尿液喷涌而出,一点不剩的全都尿在儿子脸上,刘文脸上白色的,黄色的粘稠的,水质的,一脸。

尿完尿,刘娟再也没有一点力气了,颓然倒在地上,抓着我的脚脖子,说:“曹,曹总,救我儿子”看着眼前的景象,想,这次可玩儿大了。赶忙抬开沙发,拿起刘娟的裙子,胡乱给他擦了一把脸,也顾不了太多,背上他,给送进了医院。这次不光是手臂,肋骨,腿骨,多处骨折。

【全文】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