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剑痕为作者的小说 剑痕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剑宫情事 剑宫情事

    我三十年前纵横江湖,为了师父的遗嘱,找到了昆仑山雪剑门被灭门后的唯一二位传人,风清剑任媚雪与她丈夫君子剑徐天行。他们当时并没有和我回剑宫,而在十五年后,他们被仇家追杀,拼尽最后一口气,在华山的剑宫门前,将他们的女儿——一个粉妆玉琢的婴儿交给了我,并给出了她的名字:徐盈盈。  我从小不好女色,因此至今未娶妻。然而最近心火时常上涌,特别是在盈盈长大之后的娇人美态前。盈盈越长越漂亮,那倾国倾城的绝色,在14岁那年已被江湖百晓生评定为天下第一美人,每日上门求婚的少年侠客数不胜数。而我,在她父母手上收下她时,我就已

    剑痕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剑宫情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剑宫情事》,是作者剑痕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三十年前纵横江湖,为了师父的遗嘱,找到了昆仑山雪剑门被灭门后的唯一二位传人,风清剑任媚雪与她丈夫君子剑徐天行。他们当时并没有和我回剑宫,而在十五年后,他们被仇家追杀,拼尽最后一口气,在华山的剑宫门前,将他们的女儿——一个粉妆玉琢的婴儿交给了我,并给出了她的名字:徐盈盈。  我从小不好女色,因此至今未娶妻。然而最近心火时常上涌,特别是在盈盈长大之后的娇人美态前。盈盈越长越漂亮,那倾国倾城的绝色,在14岁那年已被江湖百晓生评定为天下第一美人,每日上门求婚的少年侠客数不胜数。而我,在她父母手上收下她时,我就已

《剑宫情事》 第12章 免费试读

“璇宫主,自从老奴在主人的议事厅内看到您在主人的肉棒下欲仙欲死的浪荡骚样,老奴就想着有一天能够得偿夙愿呢。您可知,您的母亲,就是叶家去世的大小姐叶婉儿,正是老奴的师妹,说起来,老奴还是你的师伯呢!”说着黄奴双手倏地抓住了璇儿那颤巍巍的双峰,用力一捏。璇儿忍不住“哎哟”的痛呼一声,但随着黄奴的狠捏重捻,一种奇异感觉迅速的向升起,逐渐汇成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一阵过一阵的,自胸乳间流向了全身。

璇儿秀目微睁,散发出迷醉的神光,显得又是痛楚又是甜蜜。

乳房在黄奴的大力揉捏下,让她觉得身心俱醉,四肢百髓酥酥软软的,全身娇慵无力。过了一会儿,璇儿感到黄奴的手离开了她的胸乳,慢慢的滑过了小腹,缓缓往自己身下探去……先是把自己双腿左右分开,接着一只手摸上了师尊和她的交合处,温热的手指拨开了下身那两片已经被粗黑肉棒挤开的花瓣,插入到嫩穴里面,又捣又捏,璇儿禁不住身子乱颤,一阵快意倏地冲向脑际……璇儿明显地感觉到,一股涓涓细流正从自己已经插入肉棒的粉红的蜜穴中不受控制地缓缓向外流出。

“侄女这里怎么了啊?为什么会这么湿啊?里面插的,可是你师父的肉具呢!”

黄奴淫邪地在璇儿的耳边轻轻说道。璇儿粉面通红,羞不可抑,轻轻吟道:“师伯,你还问?还不是师尊……啊……”璇儿话没说完又是一波快感涌了上来,璇儿忍不住舒服的呻吟起来!

黄奴轻轻触摸着璇儿隐密的粉红菊花,中指按住雪臀上弹性的嫩肉,轻柔而快速的不断抖动,一阵阵快感不断地冲击着璇儿,强烈的刺激让璇儿的蜜穴再次湿地一塌糊涂。

黄奴俯下身体,用舌尖轻轻地滑过璇儿那诱人的菊花蕾……璇儿舒服的叹息了一声,一双玉腿不觉扭动了几下,舒展了开去,任黄奴肆意玩弄……香嫩的后庭带着少女的幽香一阵阵扑鼻而来,让黄奴几乎喷血,他用舌尖飞快的舔刮着璇儿紧密褶皱的嫣红小肉洞,又把长舌滑入直肠中,舔弄着粉嫩的肠肉,不断地重复着进出的动作,巨大的刺激让璇儿蜜穴的阴壁不断的颤抖,黄奴觉得璇儿的菊花越来越湿润、越来越热,又仿佛有一道吸引力,紧紧地吸住他的舌头。

“……不要……那里……好痒……师伯不要!”璇儿在也受不了这么巨大的挑逗,开始大声的呻吟出来。黄奴笑了笑:“好,好!听你话就是了……”凑到她耳旁,淫笑道:“现下师伯要拓展你的后庭了,你可不许喊救命哦!”璇儿微微睁开春水迷蒙的秀目,瞟了淫笑的我和黄奴一眼,似羞似喜。“我才不喊救命呢!师尊既然让璇儿享受,师伯一定会让璇儿舒服到欲仙欲死呢……”说完璇儿嘤咛一声,再度缓缓的阖上星眸。

黄奴砰然心动,心头莫名的兴奋,掏出胯下那条早就憋的不耐烦的紫黑肉棒,对着璇儿那火热无比的菊花洞,小鸡蛋大的龟头无情的挤开了后庭的褶皱处,肉棒一寸一寸的顶了进去。天生丽质的特殊体质,美丽的身体,温暖紧凑的直肠正被一寸一寸的侵犯,黄奴强忍下欲火,仔细的欣赏着璇儿的美姿,倾国倾城的胴体,艳丽无双的姿色,坚挺柔嫩的双峰,晶莹剔透的皮肤,浑圆雪白的臀部,神秘的三角花园正艰难的吞噬着我那罕见尺寸的肉棒,不时滴出阵阵晶莹的淫水,而嫩臀被黄奴挤压着,一条紫黑色的肉棒渐渐插入粉嫩的直肠中。

“啊!嗯!嗯……啊……好涨……嗯……嗯!啊!啊!”璇儿身子轻轻扭动着,乌黑长发贴着颈间、乳房,湿透的小穴白里透红的肌肤,整个可人的胴体曲线毕露地展现在我的眼中。我看着璇儿俏丽的面容:“璇儿,你真的好美。以前师尊竟然会为了那缥缈的三纲五常而放弃了你,真是愚蠢之至啊!!”璇儿搂住我的头,用自己娇艳的红唇紧紧的堵住我的嘴,不让我在说下去。

两个人的舌头交缠互相舔舐,香甜的汁液互相交换着,两个黝黑壮硕的老人把一位冰肌玉骨的俏佳人夹在中间,黑白分明的浪肉不停在交欢中颤抖着,两根粗黑的肉棒分别插入了绝色仙子的嫩穴和直肠,肉棒仅隔着一层肉膜互相蠕动着,给绝色仙子白皙的脖颈增添了几许动人心魄的嫣红。黄奴沿着璇儿俏丽的脸庞,舔吻到雪白的粉颈,又回到了坚挺柔嫩的双峰,黄奴用力捏着璇儿的双乳。在她的耳边轻轻的淫笑道“璇儿,师伯要和主人一起抽插了,小淫妇准备好了吗?”

“嗯……”绝色风华的璇儿,沉浸在无边的欢愉之中。低低的应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不敢再回黄奴的话,羞红的脸颊带着摇晃的洁白鸽乳深深埋入我坚挺的胸膛里。

温润如玉般的身躯后跪坐着狰狞的黑胖老人,大手掐在雪白的臀肉上,紫黑的肉具抽插着羞人的粉红菊蕾,藉着体重狠狠地烙陷在绝美的女体上,把嫩白的粉臀撞的绯红。

瀑布般散乱的秀发遮住脸庞,隐约可见玉人秀丽的脸庞,正在快感中娇羞地扭曲着玉体,似乎在迎合这一记一记的猛抽。

一对完美的乳峰被我棕色的胸毛紧紧束缚着,肌肤呈现诱人的粉红,挤压的部分则夸张地奋起,丰满坚挺地不可思议,随身躯晃动的两粒樱桃,令人忍不住吞口水。

玉夷搂在玉体身下的另一位黝黑壮硕老人脖子,媚眼如丝的美眸中射出如海般的深情,老人大手环住堪堪一握的柔细腰肢,让玉人娇躯摆出最不堪的姿势,暴露出女体中最恼人的幽谷。茂盛的草丛杂乱地分布在微微隆起的沃谷,一根粗巨的肉棒在粉红的花瓣之间快速耸动,在“啪啪、噗嗞”的乱交声中,黑色的芳草沾满了晶莹的露水,闪烁着淫邪的光泽,美人朱唇处流出欲仙欲死的娇吟,肉棍的马眼每一记撞击都会打在娇嫩的子宫颈上,酥麻的感觉和菊花中肉棒撞击直肠息肉的疼痛感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映着仙子美眸快要滴出水来的绝代娇娆……

满是黑色肌肉的身躯强壮而结实,每一处都蕴含着力量,可是我的动作却是极为细腻,指头、舌尖轻巧地扫在最敏感之处,强烈的刺激之下,充血饱胀的花核都在肉棒的急速抽插中抖动着,浓稠香甜的汁液泛滥到丰腴的大腿上。

“哦……好棒……哦……哦……噢……师尊……好会插啊……”绝色仙子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娇弱的女子似乎不堪两个老人的侵犯,柔嫩的肌肤在粗糙的大手、胸膛摩蹭下,泛起一圈圈粉红,彷佛要挤出汁来了。美丽的身体越是挣扎,益发显得妖魅,曼妙的肉体清楚明了雄性将带来的欢愉,不顾主人的羞却,正诚实地发情。

“师尊好……厉害……璇儿都已……经丢好几次了……你还……没有啊……啊……徒儿会……被您……玩死……会被您……奸死的……搞我……弄我……花心要顶死人家……了……哦……喔……师伯……爽死我了……奴就喜欢……师尊……你这样奸淫我……啊……啊……”

我环抱着纤腰的大手顺势和黄奴的肉掌一起拧着白嫩的臀肉,另一只手则用力握住翘起的玉乳,不停地搓弄。随着两人体温的升高,汗珠在少女优美的曲线上滚动,一直流泄到我强壮的身躯上,在某次猛烈的碰撞之下,黑白交错的三具身躯终于合而为一了。

“璇儿,为师要射了,射给你这个小淫娃,帮为师,生,生个粉妆玉砌,像你一样,一样娇媚入骨的女娃儿!”

“好侄女,师伯也要射给你这骚妮子了……”黄奴淫笑着把肉棒抵住直肠深处的细嫩息肉,马眼不停地在酥软淫肉上打转,乳白色的精液狠狠地喷出,浇在直肠深处。

而我,既粗且长的阳物挺送进,彷佛一只长枪,狠狠刺在花房的最里处,顿时嵌入了柔嫩的小巧子宫颈,瞬时,塞满整个蜜穴的巨棒却又立刻抽出来,然后再一次粗鲁地顶入,如此连续不断、大开大阖的动作肏得粉色的秘肉都翻开了,黄浊的滚烫浓精不能抑止地狂喷入子宫。

“师尊您的……又……又顶到……奴的……花心了……啦……嗯……喔……徒儿……又……快要……不行了……受……受不了……嗯哼……你们的……肉棒了……呀……侄……侄女……喔……又要……泄……泄了……喔……爽死……奴了……啊……烫死奴了……唷……”

在灼热的两股精液浇灌之下,仙子疯狂地摇动,纤细的腰肢几乎要折断了,挺耸着洁白的玉臀,让两条淫根插得更深,追逐着瞬间让她窒息的高峰,满脸不知是羞耻还是兴奋至极或是两者皆有而流下的泪水,摇着螓首,可是软弱的双手已经环住我的颈子,修长的玉腿也紧紧缠住强健的熊腰,无助地贴着奸淫她的两个凶兽,纤腰疯狂地扭动……

清亮的月光照入尼姑庵深处的宽大房间,只见一位绝色少女淫靡地靠在两个黝黑老人的胸肌上,蜜处和菊穴各自吞吐着一根粗大的肉棒,玉夷软软地搭在壮硕老人的肩膀上,美眸尽是迷醉的幽怨瞳光。

“咯吱咯吱”的紫檀木床上,绝色仙子不停地娇吟着,两根粗黑的肉棒隔着一层黏膜在嫩穴和直肠里一进一出,挤兑着仙子晶莹剔透的绝美胴体。白色的淫液和男女的淫精潺潺流下,在嫩穴和肉棒咬合处的罅隙里,黄浊的老窖浓精已经和美人的香汗一起被挤压成泡沫在娘和的生殖器间“嗞嗞”响转,黄奴淫笑一声,粗糙的肉掌揉捏着娇喘吁吁的美人双乳,我亦搂住仙子的窈窕细腰,身体弯成了折弓状把璇儿抱起,璇儿的娇躯顿时躺入黄奴猥琐的怀中。仙子徒弟“嘤咛”一声,嫩穴紧夹着粗黑的肉棒,粉臀贴在黄奴崎岖不平的精赤小腹上,嫩颊不由泛起一丝健康的红晕,玉夷有些害怕的搂住我的脖颈,修长的玉腿交夹着盘在我的腰间。

我淫笑着抓住仙子雪白的双肩,胯下肉棒如打桩机一般随着身体的韵动在粉红的花瓣间抽插着,“啪啪”、“啪啪”的打击声顿时响起,美人儿摇晃的玉体在顶入直肠息肉的马眼处摩擦着,不由在两个老人的阵阵淫笑中羞涩地惊呼起来。

“啊……啊……啊,师尊……师伯你们的……好……硬,快顶死奴了!”

无暇的肌肤上沾满晶莹的汗珠,汇聚成潺潺小溪,透出腻人的白晰与樱红,映射出绮丽无比的色彩。

女子有若大海中的孤帆,在风浪间狂野地飘摇,正在放声呼喊。

“有那么舒服吗?师伯我都还没有使劲呢!”

黝黑的肉掌托起浑圆的乳球,黄奴用指头轻轻按压着顶端的嫣红,那饱满的乳峰颤动,极为诱人。老人忍不住用铜黄色的粗糙舌头舔上玉人香汗淋漓的娇嫩粉背,胯下阳物突然顶起,大手托住美人柔软的纤腰,配合着仙子的套弄一起一下,阳具在粉色的菊花蕾中剧烈抽插起来。紫黑色肉棒带动了菊蕾边一片白浊,淫精在老人坎坷不平的黝黑皮肤上和绝色美人粉嫩白皙的玉臀上溅射着,泛起“嗞嗞”的肉帛声

“啊……大肉棒的……亲师尊……徒儿……的……淫荡肉洞……有让你……感到……舒服吗……嗯……淫娃……要浪……浪给……心爱的……师尊……看……哎呀……还有……好师伯……你的大肉棒……顶得……后面……好……好狠啊……哼……唔……好师尊……啊……奴……淫荡的……肉洞……美极了……喔……喔……浪娃要……要爽……爽上天……唔……哼……不……不行了……浪娃要……要泄……泄出来……喔……”

我轻轻淫笑着,相对于跨下的丽人早已如痴如狂,我的动作也是异常激烈,却显得优雅而轻松,天赋异禀的龙根急速进出潮湿的秘处,带出黄白相间的淫水。

“小浪蹄子,为师肏的你爽不爽?”

绝色仙子修长的双腿紧紧圈在我的腰间,玉夷环抱用力着我的颈子,扭动着纤腰,总是整齐盘缠的秀发散开,黑色的瀑布随着激烈的摆动飞扬,跟平素的冷酷高贵相比,多了一份艳丽,一分娇媚。就在三人结合处,浓密的草丛间,春潮泛滥,满是黏腻,深黑色的玉茎岔开粉红色的花唇,不停捣向深处,大量的蜜液涌出,好像是娇嫩的花房被榨出汁一般。

“要死了!师尊肏死徒儿了!”

双唇紧合,动作越来越激烈,丽人噙着泪水的双眼已经迷蒙了,就在两人灵欲交合的一瞬间,我淫笑着硬生生拔出坚硬的玉根,肉棒轻点着狼狈不堪的花瓣嫩肉,只剩下黄奴的肉具在佳人耸动不停地绝美胴体下剧烈抽插。

“怎……么抽……出来了,师……尊,快……快啊!”绝色仙子失声啜泣着,整个人崩溃似哭喊道:“不要……再欺……负璇儿了,璇……儿要……死了……”

“璇儿想要为师的疼爱吗?”

肉棒上沾满黏稠的淫露,顶端也溢着黄色半透明的黏液,看起来闪闪发光,正顽皮地在清丽绝伦的俏脸旁摇晃着。

“想……想,求……求师尊……干……璇儿吧。”

绝色少女咬着下唇,身体自然扭动着,虽然黄奴插在菊花蕾的肉棒略解瘙痒,但是源自于嫩穴燃烧般的搔痒让她不得不说出羞人的话语。

“那璇儿就大声向天宣告:璇儿是师父的爱奴,是喜欢被千人骑万人跨的小骚货。”

少女暗暗发出一声呻吟,“师尊你这个璇儿一生的魔星。”横过玉体,照着大声羞涩地说起来,在黄奴越来越急的抽插下,话语间略显抖颤的感觉。

我面露微笑,轻轻抚着玉人通红的脸颊,手指稍稍用力,在黄奴还在不停顶撞的玉臀上,龙飞凤舞地留下了几个抹不去的鲜红小字,骤然是“师尊的淫奴”

五字。美人也感觉到了这羞人的印记,美眸一张一龛,明显是羞耻之极。花瓣在肉棒的进入下重新张开,我耸动身躯,马眼如同雨点般打在美人的花心嫩肉上,两根肉棒大肆隔着一层肉膜的激荡摩擦,羞的玉人努力地抬高粉臀,有如一只春情勃发的母狗,奇妙的姿势彷佛连纤腰都折成两半了,大概只有十分擅长轻功的身法,才能做到这般高难度的动作。

“为师和你师伯最喜欢小骚货淫乱的样子了。”

望着徒儿哀羞的模样,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噗嗤!”一声,怒张的龙根又一次顶入盘盘错节的淫肉之中。

璇儿的花径十分狭窄,越到深处越是曲折离奇,层层交叠的嫩肉不停磨蹭着突入的肉棒,这时给我的纠缠快感绝非笔墨可形容。秘肉箍住龙根,欲进一分,都变的极为困难,但是那种酥麻的畅美也是随之增强。

“哎……哎呀……啊……师尊……好主人……你的大肉棒干的……璇儿……美……美死了啊……淫奴的……命……要交给……你了……唔……花心好酥……好美……喔……唷……唷……好麻……又好痒……爽……人……人家要……要泄……了啦……啊……啊……浪娃……泄……泄……给……大……肉棒师尊……了……喔……喔……”

“喝!师尊要射给你了!”我一声呼号之下,粗长的肉棒尽根而入,重重撞击着仙子的最深处,婴儿臂粗大小的坚硬顶端毫不留情地敲在细嫩的蕊心处,只听到下身的玉人发出一声销魂的悲鸣。我咬紧牙关,下半身一次又一次忘情地挺送着,大手搓揉着弹手的肉丘,甚至,“啪……啪”大力拍打着白嫩的臀肉,哀嚎逐渐变成甜美的哼声,滚烫的女体也开始迎合肉棒的肆虐,尽情扭动。

“啊……啊……啊!”

“好侄女,师伯也要射给你这骚货了,师伯要替师妹好好教训你这个淫娃,要,要把师伯的精液灌满你的小屁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绝色仙子的雪臀被精赤老人一遍一遍地高高地抛起,老人丑陋的骨盆不停抖动,迎上那小巧可爱的粉色肛门,肉棒大开大合地肏干着,那鲜红色的字体印记在洁白无暇的臀瓣上,呈现一种淫靡的娇艳。两人结合处不断流出浊白的粘稠液体,在肉棒的搅拌下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哦……好棒……哦……哦……噢……师伯……好会插啊……”美人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似哭似喊的娇吟声环绕着宽大的屋子。两根硕大的肉棒大力夹攻着绝色仙子的嫩穴和屁眼,仙子娇红的脸颊上突然闪现一丝慵懒不堪的淫浪,粉白的一双玉腿娇慵地死死缠绕住我的粗腰,月光流泻而下,淫液横流的淫荡肉洞遮挡不住地暴露在银色光晕里,高翘的圆臀上更是湿滑不已,嫩白的肌肤荡漾着性交的酡红。

“啊啊啊啊啊啊……奴要泄了……师尊……师伯……”仙子到达了最终的高潮,两个湿透的肉洞同时强烈的痉挛,小巧可爱的粉红菊肛猛地缩了一下,紧夹住黄奴的粗壮肉棒,嫩穴中顿时喷出一股如黏如膏的阴精。黄奴抵受不了,“呀”的一声,在仙子的直肠里射出一股又一股滚烫的精液,击打在柔软的息肉上。

我淫叫一声,肉棒顿时冲破阴精,重重击打在美人娇小的子宫口上,大量的浓精和黄奴同时发射进玉人湿滑不堪的子宫中。两个老人的睾丸一缩一胀,龟头的马眼口紧紧抵着子宫和息肉,不住喘息出声。

“啊呀呀呀……射、射了……射了许多出来!璇儿好烫啊!”绝美仙子羞涩的娇吟,享受着高潮的馀韵和同时被两个长辈在体内射精的淫秽快感,潮红的面靥上充满了动人心魄的娇红。

“就这样玩了么?师尊可不会这样放过你呢。”我淫笑着吻了吻绝色少女软玉温香的裸体,和黄奴一起站起身来,“唔”羞红的绝色美人趴在我的肩膀上,感受着隔着一层肉膜的两根肉棒的变化,玉腿却是一点都不肯放松地交夹挂在我的腰上,黄奴淫笑着轻轻抖动丑陋硕大的肉袋,玉人“嘤咛”一声,却是直肠中精液与淫水浑浊的液体在轻轻摇动着,在黄奴腥味十足的肉棒之上发出淫靡不堪的响声。

两个赤裸的老人中间夹着一个一丝不挂的绝色少女慢慢行下床来,璇儿像只布袋熊般挂在我身上,精致的五官上满是香汗,隔着一层薄膜的两根肉棒徐徐耸动着,在充满淫水的嫩穴和直肠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这情形十足怪异。行至檀木门前,黄奴淫笑着将胯下肉棒刺入直肠深处,少女在半梦半醒的慵懒状态中立即感到菊肛息肉被点点碰触的奇妙感觉,粉靥一红,睁开不停抖动的美丽睫毛,美眸一转,待见黄奴要把门打开时,不由又羞又骇。

“啊……太羞了……师伯……你,不要,不要开门啊!”

我淫笑着亲在绝色仙子的朱唇上,舔着仙子的粉嫩小瑶鼻:“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里的美尼都是你芊芊妹子从静斋拨出的被师尊破瓜的妙龄少女,你以为她们没听到这里的响动和璇儿的骚浪淫叫吗?我们是不是到菩萨殿去一趟,打扰一下她们诵经礼佛的清净呢?”

“幌铛”一声,门开了。明月的皎洁光色流泻在美人洁白无暇的冰肌玉骨上,更显得晶莹剔透,不同凡响。璇儿无以伦比的媚态在我和黄奴的轻插缓抽中流露出来。我提肛猛吸,肉棒顿时大开大拓地刺入花心嫩肉,在层层叠叠的淫肉中纵横捭阖,黄奴也淫笑着抓捏着雪白的乳球,紫黑肉棒“波”的拔出精巧可爱的粉红嫩肛,白色浑浊的淫精骤然沿着佳人修长的玉腿流下,在静寂的夜里发出“嘀嗒”的淫靡声音,只见一位清丽绝色的白衣佳人恰好从不远的浮桥上走过,闻声望来,不由羞红了双颊,瞪我一眼,急急忙忙地走开了。

璇儿趴伏在我的肩膀上,隐隐约约看出那佳人的俏靥,正是盈盈,正羞耻地不知所措时,突然感到一双粗糙的肉掌按在娇嫩的臀肉上,接着一根熟悉的肉棒挤开菊肛的层层褶皱,借着软滑的淫精又重新插入小巧娇嫩的粉色肛门,直肠一阵抽搐,巨大的刺激比我那一记一记的大力抽插更甚。黄奴抓住嫩白的美乳,下身杂乱无章的油滑黑色阴毛紧贴粉臀,肉棒快速插弄起来。

“唔……啊……哦……哦……师伯……干得好棒啊……呜……插到肚……肚子里面了……啊……奴要死了啦……”绝色美人发疯似地从樱唇里吐出淫秽的浪声,娇躯虽然被黄奴控制着直上直下,但仍然奋力扭动雪臀,迎合男人猛烈的抽插。

“噢……侄女的屁眼好紧啊……想不到发春的仙子连母狗都不如啊”老人喘着粗重的气息,不断地淫戏着胯下不知道是在受辱还是在享受的绝色少女。

“啊……璇儿是连母狗都不如的贱女人……请……师伯把我给肏烂……肏烂我淫贱的屁眼……”被性欲侵蚀的绝色少女完全没有羞耻之心,那天籁般的嗓音却吐出淫秽至极的词语。

“小骚货,师尊今天要插死你这个小淫货!”我淫笑着抱起美人飘入群佛竖立的庙中,再不留情,肉棒如同打桩机狠狠撞击着绝色仙子柔软嫩滑的小腹,马眼一次又一次地顶入花心深处。

这是多么淫猥又媚丽的景像呀!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少女,她前后两个可以令男人欲仙销魂的肉洞,已然被两个可以做她父亲的老人用粗大的肉棒给全部塞满了。

“啊……好棒啊……嗯……哦……大肉棒的好师尊……亲师伯……你们……你们的大肉棒……好热……好硬……干得淫娃好爽哦……”

“喔……这浪娃儿的屁眼真是紧窄啊……夹得师伯好舒服喔……”黄奴的粗大肉棒受到璇儿的小巧可爱的粉色菊肛强力的紧缩夹搓,更是用力的撞击着雪白的粉嫩臀肉,每一次都重重击打在直肠尽头的息肉上,发出“啪嗒”的淫靡响声。

“啊……啊……哟喔……哎呀,……啊,啊……嗯……”

灵活粗大的黑色阳具每一次都仿佛插到了花心。淫水又一次不由自主的从绝色仙子的体内涌出。

粗大的肉棒“噗吱、噗吱”地在火热的阴道里进出着,巨大的龟头也猛力地撞击着敏感的花心,绝色仙子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快感与刺激,她再次达到了高潮,两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脖颈,高翘的圆臀淫荡地上下摆动迎合着我的肉棒插干,似乎想要找寻更大的快感与刺激;而我也因为她这般淫荡的回应,而显得异常的亢奋!

“啊……啊……奴……啊……要泄了……”

可怕的高潮再一次的来临了。

被前后夹攻着两个肉洞的绝色仙子,她已经不知又泄了多少次阴精,达到多少次的高潮了,在两个性技高手的前后插干之下,与其说绝色仙子又达到数次的高潮,还不如说美人儿是一直处于泄身的情欲最高峰,而且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

“嗯……啊……师尊……哦……”此时的仙子只能配合着两个老人粗大肉棒的抽送也摆动着娇小玲珑的玉体来,并发出近乎轻微的呻吟声。自小练习修真法诀的她,虽然体力在两个老人的淫弄下已经消失殆尽,但柔韧的玉体却能承受如此激烈的淫戏,即便如此,那小巧可爱的肛门和充血的花瓣也已经有了一丝红肿的现象。

“啊……哦……泄了……奴泄了……嗯……师尊……哼……奴要死了……”

在两个淫邪老人的联手肏干之下,仙子此时又再次登上了性欲的高潮,随着她强烈的泄身,她那柔嫩的嫩穴以及紧窄的后庭也紧紧地急速收缩着,两个黑色的身体夹住这一丝不挂娇媚绝伦的雪白胴体,在银色光华下形成鲜明的对比。

“要射了,主人,黄奴又要射了,一起射给这浪货!”

“浪徒儿,为师要把精液射给你了,给,给为师生个和你一样又娇又媚的小浪娃儿!”

两根粗巨的肉棒急速地同进同出,仙子感觉到自己的魂魄竟是要被那双重的撞击揉散了一般,剧烈的摩擦让那隔着一层的肉膜火热无比,竟是有了黏膜似乎要被狰狞肉棒撕碎了的淫浪触觉,突地,两根粗大的肉棒竟然在狭窄的肉壁上一缩,仙子还未在羞红双靥的强烈快感中反应过来,两股滚烫的阳精一波又一波地冲击上嫩穴的柔软花心和直肠的娇嫩息肉,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几乎使她魂飞天外,下体好似戳穿了似的,老人的两个巨大阴囊抵住嫩穴和肛门的最深处,灼热的精液仿佛让绝美仙子堕落入欲海的最深处,浑身每一处肌肤都哆嗦起来,发出一声天籁的淫美娇吟,一丝不挂的玉体痉挛绷紧,一双优美修长的雪白玉腿攸地在我臀后盘起,将我紧紧夹在胯间,竟是快乐地昏死了过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