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当妓女的日子玫瑰圣骑士(zyz1942)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我当妓女的日子 我当妓女的日子

    1,首先还是要说,里面的情节都是我编的,也请不要问我为什么编得这么真实。  2,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我会把会所里面的小概率事件也写进去,要不都是接客之类的大家看着也腻了。  3,文章大概有九章,我大概会在12月份更新完成。  4,如果得了前十名,我会把我写这篇文章的背景交代一下,得不到就算了。

    玫瑰圣骑士(zyz1942)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当妓女的日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当妓女的日子》,是作者玫瑰圣骑士(zyz1942)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1,首先还是要说,里面的情节都是我编的,也请不要问我为什么编得这么真实。  2,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我会把会所里面的小概率事件也写进去,要不都是接客之类的大家看着也腻了。  3,文章大概有九章,我大概会在12月份更新完成。  4,如果得了前十名,我会把我写这篇文章的背景交代一下,得不到就算了。

《我当妓女的日子》 第九章、放弃 免费试读

全文写完啦,一开始本来想写一个短篇大概三四万字的样子,结果一下又不能控制的写下去了。

还有好多细节要写,也没有写完。因为1月13号活动就要结束了,所以只能写得虎头蛇尾啦,对不起大家呀。

很多读者大大都说看完后觉得我挺可怜的,其实不要那么想,做小姐往往比在格子间里明争暗斗的女白领们,以及那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家庭主妇们来得更开心一些,所以大家要同情还是先同情她们吧。

还有一部分没有写完,比如被警察抓,蹲看守所劳教什么的,还有被富二代当奴的事。不过考虑到和谐社会就不写了。

如果我的文章得到了前10名,我会再继续写一章后记,把我这几年的情况写一写,以及9号,14号,燕子,32号的结局都告诉大家。请大家多给我赞哦。

当然如果得到了前3发裸照这种事我是不会做的。

最后祝大家2019年一定要和我一样快快乐乐的。对了,文章都是我编的!

那个分析的哥哥你别再分析啦,求你啦。

************************************************************

当我要走进这酒店的豪华大套间的时候,门才刚开了一个缝隙就隐隐的听到了男女交欢的叫声。因为我在会所经常听到这种浪叫,所以对这种声音比较熟悉,马上就知道了这是男女做爱到快高潮时的发浪声音。到房门被完全打开,交欢的叫声从套间的最里面传来,即使隔了几道门依然清晰。

“你就是叶子叫来的小姐?”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这时我才注意到,豪华套间最外面的屋子是个客房,正对着门的是沙发和茶几,一个上身赤裸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我。那茶几上放着酒精灯和一些锡纸,还有几个东倒西歪的烟壶。

“啊对,我是叶子的朋友。”我回答道,叶子就是14号的名字,我不知道名字的真假。总之我们在会所内以编号称呼,关系比较好的小姐都以小名称呼,比如14号在外面就叫我小雅而我叫她叶子。不过我更关注的是茶几上的那些器具,我敢肯定那不是喝茶用的,我有些害怕心想第一次接外活就遇到“溜冰”的了吗?

“哦,那你进来吧。我给你打钱。”男人懒洋洋的冲着我招了招手。

我走进套房,这个套房应该是酒店最豪华的一间了,外面的客厅足有50平米,地毯、红木的家居、三星的高档电器等等一应俱全。只是我闻到了一丝什么东西糊了的味道,而且很快那种味道就又变成甜甜的味道了,让人闻起来欲罢不能的感觉。我又看了看那个坐在沙发的男人,他很年轻,赤裸的上身肌肤很白,湿润的长发下面是一张苍白而年轻的脸。根据我的阅历,这个男人应该家境很好的样子。

“拿手机扫我,我给你转账。”男人嘶哑的声音说道。我走进了一看俏脸一下红了,原来男人不仅光着上身,下身也一丝不挂,我甚至能看到坐在沙发屁股的侧面。

“老妹,我看你挺俏的,我们一会玩得比较嗨,就给你转10000元吧。”

男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眼睛的焦点放在了我丰满的乳房和纤细的腰肢上,最后满意的在他的手机上按下了数字。当钱转到我手机里时,我的心放松了不少。

现在的我恨不得马上回到会所把钱还了,然后做回那个清纯和自由的自己。

“行了,老妹,那你开始干活吧。”男人看我收了钱,一下站了起来。我惊讶的发现,他的肉棒是那么直直的挺立着。我见过很多光着的男人,大多数男人即使看到我的裸体肉棒也只是半勃起,那种一根棍子一样翘起的一般都是做完口活过或者收到足够的刺激已经开始肏屄时的样子。男人的样子更让我确信他刚刚溜过冰。二姐曾说过溜冰是很好的催情剂……

就在我的注意力还在男人肉棒的时候,他一下扑过来把我按倒在地上。

“哎呀,我自己脱啊。”我挣扎着并显得妩媚的喊道。

“怎么能让你自己脱,我最喜欢给女人脱衣服了。”男人嘴里含糊的说道。

这个时候里面套间门开了,又出来一个挺着肉棒的男人。

“风衣给她留着,剩下的都撕了!”男人对另一个从包间里走出来的男人说道。

“别啊,裤子别这么脱呀,衣服撕坏啦~”我扭动着娇躯半推半就的让他们帮我脱衣服,在我的顺从下除了内裤和文胸被撕开,其他的衣物基本没有被撕坏。

当然所有的衣物都被乱扔一气,一件件的挂着茶几和沙发上。

“给她缠上!”两个男人拿来透明胶带,把我双手双脚对折窝起来后,用透明胶带捆住。这个时候我才开始后悔。我本以为是来个3P最多是大家一起欢乐谷(群交),没想到他们真的要把我绑上。不过想想刚刚到手的那一万元钱,我又放弃了反抗的想法。毕竟着一万元对我实在是太重要了,如果在几个月前即使给我一百万也别想这么玩我,可是我现在太想离开那个让女人卖屄的会所了。玩就玩吧,把自己当成一块肉让他们折腾,这或许算是九九八一难的最后一难吧,我咬着银牙发起狠来想道。

很快男人们就发现我屁股上的母狗章,虽然已经过去了快半个月,但是那蓝紫色的“母狗章”依然淡淡的印在我的美臀上。

“呦,看来妹子是圈里人啊。一会有得调了!”两个男人同时开心的说道。

“不是,我这个是被迫的。”我辩解道,而换回来的是一个口枷。当圆形口枷塞进我的嘴巴时,我才开始真正的挣扎,不过这个时候四肢已经被对折捆绑了。

所谓真正的挣扎也就只能扭扭赤裸的小蛮腰,晃荡晃荡奶子罢了。

口枷这个东西我是第一次戴,上下颚不能自由合并上并不好受,上下牙齿被一个外软内硬的橡胶圈隔开,只有一条香舌在张开的嘴巴里无助的扭动着,很快我的两腮就开始酸麻起来,口水也止不住的外流。

这个时候他们又给我戴上了眼罩,那眼罩不是有助睡眠的眼罩,而是某宝卖的情趣马眼罩,戴上后只能看到正前面一条小缝,就和欧洲拉车的马儿戴的一样。

当他们把我完全“打扮”好后,我就变成了一个流着口水戴着马眼罩,只能用手肘和膝盖爬行的母狗了。这或许这真的是我屁股上母狗章的诅咒吧。

“走,自己爬屋里肏屄去!”男人对我命令道。人体的设计本来就是用双脚走了,勉强可以用手脚爬行。但是用手肘和膝盖爬行却不符合人体的行走方式。

可是这些男人偏偏喜欢看一个赤裸女人扭动着淫荡的屁股,晃荡这丰满的乳房吃力用手肘和膝盖的在地毯上爬行。

套间的屋子很大,最里面的套间还隔着两个套间。我吃力的爬行着,居然自己也有些动情,毕竟这种捆绑正是我小说里女主经常的样子,另外也是为了那一万元钱,毕竟这个钱对我不是个小数目。可是我实在是爬不来那么远,刚爬了四五步,就侧身摔倒了。而且这种姿势摔倒后很难自己爬起来。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拿出了小皮鞭开始抽打我的美臀和大腿,疼痛激发了我的奴性,我拼命的爬起来然后哀嚎着向着肏屄的房间爬去。每打开一扇门屋子里浪叫的声音就越大,我一边爬一边有些害怕,这高潮的时间也太长了吧。从我进入套间到转账、脱衣服、被捆绑怎么也得十几分钟了。那交欢的浪叫声就没有停止过,正常男女交欢也是有缓有急,不会声音一直这么高亢,特别是女声都喊差了音啦。不过我没有思考的时间,因为屁股上一直挨着鞭子,那种痛楚让我想到一会被肏的样子,于是肉穴开始湿润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我爬得太慢,又或许是两个男人着急和我做爱。他们一个男人一下抱住我纤细的腰肢,好像扛大米一样把我扛在肩膀上,然后快步走进“欢乐谷”的最里面的包间里。

当打开最里面套间的房门,那女人销魂般沙哑的浪叫声和啪啪撞击屁股的声音以及淫水哗哗的抽插声才变成了混音传入耳中。我用仅有的视线扫视了一下房间,最里面的套间就是一张大床,足足可以睡下10个人的大床。可是床上的场景让我惊住了。我其实早有准备,想到了各种男女交欢的场景。而且我也觉得自己经验丰富什么样子的肏屄应该都见到过了,可是在我眼前的场景却是我第一次看到。

那床上爬着一女两男,那女人和我一样被捆住四肢戴着口枷和眼罩,高亢的浪叫声已经嘶哑,但是从那D罩杯的奶子形状,分辨出那个交欢中的女人是邀请我来的14号。此时的14号正撅着屁股和一个男人交欢,而让我惊讶的是另一个男人正在那个和14号交欢的男人后面,用肉棒干着男人的肛门。他们的动作出奇的一致当男人狠狠插入14号的阴道时,后面的男人也跟着狠狠插入前面男人的肛门。这两男一女就以这种奇怪的姿势在疯狂的做爱着。

看到他们就一直用这种姿势肏屄而且还这么兴奋,我顿时感觉头大了几圈。

而且看到他们好像都不戴套,我的头就更大了。好像扔死猪一样把我扔到大床上,这时我才看到还有一个女人,那女人也是四肢被捆,她侧身躺着屋里的地毯上,后背贴着墙,女人没有带口枷和眼罩,但是却口吐白沫处于昏迷状态。后来她们告诉我,溜冰的人不能平躺睡着或昏迷,因为平躺容易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这个时候14号看到了我,那该死的眼罩极大的限制了我们的视线。我只能隐约听到14号向我打了招呼,但是因为她也戴着口枷又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大概是你总算来了的意思。

没有时间思考和观察,一根肉棒直接插入了我的肉穴。我不知道是哪个男人的肉棒,眼罩让我只能看到前面的一条缝隙,就连想看看在身边的14号也要扭很大幅度的头才行。不知道是谁设计的这种眼罩,不过戴上后确实可以让女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肏屄上……

我能感觉到肉棒在阴道里的颤动的“呼吸”,那种硬度是男人马上要射精的硬度,可是后面的男人已经抽插我十多分钟了,按照我的经验他也应该缴枪了。

可是他依然精力充沛的抽插着我,仿佛是一台机器一样。另一个男人跪在我的前面,坚硬的肉棒一下插入我的嘴巴。

戴着口枷口交这是我第一次,没有了嘴唇的控制,那都被直直的插入我的嗓子,才几下我就喘不过来气了。我的俏脸一下憋得通红,不过身体很快就适应了男人的节奏,在插入时憋气,拔出时呼吸。我感觉我已经完全失去了自由,不仅仅手脚无法动弹,连呼吸也要跟着男人的节奏来。

很快我的手脚就开始麻木,然后渐渐的失去知觉,腰也开始酸痛,不过第一次被捆绑和后面的抽插让我有了感觉。我不时的抽动一下,那是高潮的前奏。

二姐教过我怎么扭动和配合阴道的蠕动来让男人快速射精,不过这些方法对付后面肏我的男人一点用都没有,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一个机器人。很快我的就剧烈的抽插了一下,连肉穴里被抽插的肉棒都滑了出来,然后侧身躺着床上,双腿间一片湿润。我泻身了一次……

他们让我躺着双乳朝上,然后继续抽插我,没有给我一丝的休息时间。我看着自己被透明胶带捆绑的四肢感觉即可笑又可悲,被弄成这样或许他们根本不把我当人吧。

当我第三次泻身时,男人终于射了出来,感觉只射出来了一点东西,我的内心一阵欢呼以为可以休息一会了,不过另一个男人取代了刚才的位置继续开始抽搐我。他们好像根本就没有卫生的概念,既不清洗也不戴套直接就上。

“我不行啦,不玩啦,让我走啊!”我戴着口枷勉强说道,可是没有一个人理会我,我就好像是一个肉便器一样在床上被人任意玩弄。我没有时间的概念了就是一直被抽插着,几次我都觉得我不行了,可是身体有挺了过来,甚至适应了这种高频率的交欢,看来二姐说得对女人果然是水做的。

“让她休息一会吧。”一个冰冷的男人声音说道,然后有人把我的眼罩和口枷拿了下来。

“吃点东西吧。”男人拿着一块压缩饼干塞到我的嘴里。因为四肢不对折捆绑,所以吃东西的时候真的就好像母猪一样撅着屁股那么吃。14号也在我旁边吃,看着她白白的屁股突然让我想到了某种动物的养殖场……

“几点了?”我虚弱的问道。

“16点了。”男人回答道。

“操,干了我6个小时。”我嘟囔道。

“这才刚刚开始。”男人说道。

“……”我沉默了。

那个被肏得吐白沫的女人也醒了,出乎我意料的是女人刚醒就开始叫床想要。

又多了一个女人减少了我和14号的不少压力。不过让我更加惊讶的是,他们男女通吃,不一会男人和男人也开始做爱上了。而我也忘记我帮多少人舔过肉棒和骚屄了,我感觉我也变成了一个机器,只会舔和被抽插……

直到凌晨这疯狂的活动才结束,当男人们打开捆绑我四肢的透明胶带后,我的手脚已经失去了感觉变成了酱紫色了。缓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勉强有了感觉。

14号告诉我,本来是3女4男来玩的,结果昨晚我放了他们鸽子。结果4男2女,第一个晚上,这两个女人都被肏得受不了啦,于是开始溜冰才顶住男人的进攻,其中一个女人被肏得口吐白沫晕了过去。如果我第二天不来,她们俩或许会死在床上的。

当我走出套房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十点多了,大概18个小时我的肉穴一直抽插着肉棒,现在想想都觉得可怕。出来的时候没有穿内裤,也没有穿文胸,3个女人的内衣都被混在了一起,分不出来了。我套上外套穿上鞋子就走出了套房,我怕那些男人睡醒了继续肏我。

走出房门,继续走着那酒店的回廊里。那感觉好像自己是走出地狱的媚魔一样,表情疲惫而淫荡俏脸苍白。因为疲惫我走路的姿势变得羞耻,腰要不停的扭动才能带动自己的双腿,而腿又要叉开,还要尽量扶着墙走路,特别是台阶根本就没有办法迈开腿。还好上午10点酒店的客人不多,只有酒店的前台大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走路的样子,眼神中更多的是鄙视和嘲弄。

我足足休息了3天才渐渐缓过来,寝室的姐妹们都以为我重感冒了。3天后我来到会所,将51500元交给周总。

他们倒是很大度,直接把身份证还给了我。周总还叮嘱道:以后缺钱了可以随时找他,并再次给了我他的名片。二姐也要请我吃饭,燕子也拉着我说对不起。

可是我的心却高兴不起来,好像失去了什么一样。

唯一和我想得一样的是三儿向我要分手炮,于是在二姐请我吃饭前,在我的炮房里和三儿狠狠的玩了一次……

当我再次离开会所时,我看了看这个金碧辉煌的大厅,心里发誓在也不来这里了,甚至再也不来这趟街,也不会到这个小城市来了。燕子答应我年前会把钱还给我,这样我又多了3万元的零花钱算是这三个月的补偿吧。

我没想到事情会那么顺利,没有任何一个人恐吓我或威胁我,说你不再做妓女怎么怎么样你。后来想想也是,小姐也是一份工作,对于周总那样下面有几百个小姐的大老板来说,没有任何理由去为难一个不想做了又不欠他钱的女人,即使这个女人长得比较漂亮。

而且我是一个大学生,如果我是村里来的或许他们还会打打注意,但是对于大学生这个团体,聪明的势力都要想想,二姐后来告诉我周总甚至都没想要过来那5万元钱,因为只要要我一上告他保证完蛋。所以当我给他钱的时候他也松了一口气。毕竟逼大学生为娼,这种事一旦曝光,不是认识几个人就可以挡得住的。

回到大连我就到医院验血,大连有个医院是专门检查性病和艾滋的。我真的害怕那次外活让我中招。我一开始还不好意思去,感觉会不会被人鄙视,结果我到了医院全身年轻男女在做验血验尿,大多数都长相俊俏衣着时尚。幸运的是,我在验血验尿的检查一切良好,没有任何疾病,只是女医生告诉我阴道有些疲劳性充血,然后玩味的笑了笑。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医院门口看到了一个蹲在地上眼睛发直脸色发白的姑娘,那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对面手里拿着艾滋的化验单。看到她我真的觉得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回。

后面发生的事情我将简要说明(因为与肉戏无关)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我回到学校沾沾自喜于自己玩得这么大依然可以全身而退。其实在心灵中邪恶的淫荡种子才刚刚开始发芽。

首先的变化就是自己没有了男女之间的那种羞耻感,以前如果和室友的男友们一起吃饭什么的我都会比较矜持,现在没有了那种朋友之夫不可欺的那种感觉,和每个室友的男友都聊得很开,而且敢开比较荤的玩笑。弄得室友和我的关系一度很紧张。

其次就和晓东上了床,即使我还没有答应做她的女友,但依然在某次和他吃饭的约会后,一起去了酒店。一方面是我自己也憋得难受,另外也是因为他给我买了一部3500元的手机,之后他单方面的认为我是他的女友,但是我没有同意而已。

再次是和我实习单位秃头主管的关系更是如胶似漆,几乎每个星期四,我们都去开房做爱。而我也是被认定单位的必留实习生。只是我的举动过于浪荡,导致整个单位的大姐都有些厌恶我。单位里的女人都挺闷骚的,属于想敢不敢干的那种,她们最无法接受的就是我和主管的那种暧昧关系。所以很多大姐都背后对我指指点点,说我不正经。

最后是生活习惯也大大的改变,化妆品都用兰蔻、雅诗兰黛一个月3000多的东西,其实我这个年纪完全不用这种高级的化妆品,但是我就是喜欢这些。

仿佛空白的心灵里只有花钱才能满足我。

在过年的亲戚聚会中,我依然是大家眼中的女神,不少亲戚都夸我更漂亮了,要给我介绍男友。那些表弟、堂弟更是被我的小妩媚迷失了眼神。只有父亲一直严肃不语。

聚会后父亲问我:“小雅啊,你最近和以前不一样了啊。”

“哪不一样啦,爸”我回答,虽然父母离异,但是双方的家庭聚餐我还是要去的。父亲平时不怎么管我,但是我向他要钱也每次必给,他还是个好爸爸的。

“女孩子要矜持一些,你看看今天吃饭时你的样子,女孩子有那么坐着的吗?正经女孩子有那么穿衣服的吗?”父亲有些严肃的说,他似乎在我的坐姿和表情上看出了一些不同。

“没有啦,我就是太高兴了。”我敷衍道。

“你已经有男朋友啦?”父亲继续问道。

“哪个啊?嗯,是。”我红着脸说道。

“唉~,年轻人的事我也不想多管,你想好了就行。不过你还是要矜持一点,女人可以任性一点但是要有自己的底线,要不对自己的未来不好。”父亲说道,谈话结束。

没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家族聚会。

想想那一年,当小姐爽也爽到了,零花钱也有了,工作也算稳定了。只要毕业,然后去事业编上班,再找个如意郎君,我这一辈子也就幸福了。

可是年后我的好运用光了……

秃头主管的领导被双规了。

然后纪检委查到秃头主管,秃头主管胆子小,被人吓唬几句就都说出来了。

结果我和他的奸情也被说出来了。于是,我被全单位通报,自然实习生的身份也没有了,当然这个单位我永远也不能去工作了。

学校也得到了通知,为了避免影响学校名声暂时不全校通告,只是暂缓发我毕业证和学位证。我的导师见到我都当作没看到。

那一周,我觉得天都是灰色的。虽然学校没有通报批评,但是消息传得很快,我在食堂吃饭都感觉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我。

于是我只能去一些小饭店吃饭,可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我一个人苦闷吃饭的时候,一个身影坐在我的对面。

“妹子,加一下微信呗。”一个陌生的男人对我说。

“我不认识你啊。”我回答道。

“呦,你不是那个(名字)会所做那种事技师吗?我还点过你呢。”男人笑嘻嘻的说道。

“没,没有。你认错人了。”我脑袋轰了一声,错乱的回答道。我真的记不住在会所里肏过我的每一个男人,以前我也不在意,现在突然被人认出来感觉自己好像一下被扒光了一样。

“肯定是你,你就加一下我呗。”男人坚持道。

“好吧。”我拿出手机加了他的微信,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顺从,要在以前我早就骂他了。可是连续的打击让我不太敢拒绝任何人。我当时的心情就是赶紧让这个混蛋滚蛋。

从那天以后,我似乎得了心里疾病,不敢自己一个人上街,而且特别容易脸红。只要有男人盯着我,我就想到他是不是我以前的客人,然后又想到他的肉棒肏过我,最后就羞耻得不行不行的。

还有就是晓东的姐姐,知道了我在外面的事后,在食堂当面给了我一个嘴巴。

说我勾引她的弟弟,骗她弟弟钱等等。我二话没说把3500元拍在晓东面前,晓东那个怂货一声没吭。但是这件事过后,那些对我暧昧想追求我的男生都不见了。或许是我在学校被当成绿茶婊和公共汽车的恶名已经传遍了。

可是没有人会同情我这么一个乱搞男女关系的女人,毕业的时候,大家还意外为什么小雅没有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不过还好相聚的时间不多了,很快寝室里姐妹们就都走了。她们要么去了北上广这些大城市成为女白领,要么回到家乡成为公务员以及一个相夫教子的好妻子。只剩下我,即没有工作也没有脸出门,仿佛被世界抛弃了。

这个时候父亲的电话来了,他的声音显得很苍老。

“小雅啊,我和你妈妈没教育好你啊。”父亲说,但最后还托人是给我找了一份工作,让我周一去报道。

当时我是真的想改过自新,觉得自己混到今天的地步实在是自己作的。

于是我用仅剩的钱租了房子,然后开开心心的去上班了。心想这次一定要好好工作,再找个好人家嫁了,人生要重新开始了。

可是一个不需要学位和毕业证就可以进的公司能好到哪里去呢。公司没有在办公楼租房子,整个公司就在一个打通的住户家里,大概二十几个员工的样子。

老板是父亲朋友的朋友也不是很熟,长得好像一只猴子,猴子给我讲了很多未来的理想,公司要做大做强什么的。不过现在的我急需有点事情做来冲淡心中的焦虑。

一周的时间我就可以工作了,阿拉伯语的翻译工作我还是有些功底的。很快在第一周我就得到了同事的认同大家也觉得这个漂亮又勤快的小女生很不错。

可是第二周就又开始了,主管经常把我单独叫到他的办公室,和我聊天,都是聊那些和工作无关的。很快我成了公司女同事的公敌,她们连吃饭都不叫我了。

或许我的气质已经变得和我这个年纪的女孩不一样了呢。

第三周,公司老板让我和另外一个女生去和客户吃饭,对方是阿拉伯人。当我到酒店时候,我突然冷笑了一下,居然就是那个我去接外活,然后被戴上口枷捆住四肢肏屄的酒店。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是清纯的伴娘有着美好的前途;第

二次来这里的时候我是会所的妓女小姐为了最后的赎身费而来;这一次来到这里

我是一个没有学历被人鄙视的底层打工者。

因为吃的是中餐,所以大家坐在一起。其实只有两个个阿拉伯人,其他的都是混子。而且人家也能讲很好的中文和英文,完全不需要翻译。就在我觉得不太对的时候,那个阿三的手就开始搂着我的腰,又开始喂我酒喝。另外一个女生一下就起来反抗般的走了,我看到这样也只能起身离席。我的心里还是很痛快的,终于做了一次不是小姐的事。

第四周当我拿到工资的时候我哭了,因为实习期没有交保险,所以拿了全额的工资,2300元。扣除去租房子连吃饭都不够,别说买衣服和化妆品了。

于是我和主管去谈:“我想问一下,转正之后多少钱?”我问道。

“3500,扣完保险2900,”主管冷冷的说道。

“哦,那我辞职。”我说道。

“你要是能随老板陪客人工资能到5000呢。”主管辩解道。

“哦,那我也辞职。”我说道,心中却在滴血。正常的翻译工作即使是实习生也会拿到8K。就因为我来路不正就这么剥削我。

回到出租屋我彻底迷茫了,感觉外面的天很蓝,所在的城市也很繁华,但是就是没有我这样一个美丽女人的容身之地。我不想靠色相赚钱了,可是就只有不到3000元,我怎么活呢?让我出卖一点色相比如让人摸摸屁股什么的,那还不如直接做小姐肏屄赚钱更多呢。

想到这里我拿起电话,先给燕子打了个电话。结果燕子的手机号换了,也没有告诉我。

于是我咬着下唇,给周总打了电话。

“喂,周,周哥,是我小雅。”我在电话里说道。

“哦,请问你是谁?”周总在电话那边问道。

“小雅啊~”我故作热情的说道。

“哪个小雅啊?”周总问道。

“唉,就是那个去年10月份在您那做了3个月,又向您借50000元的那个。”我红着俏脸解释道。

“哦,哦。你呀,我想起来了。最近挺好的吗?什么事?还要借钱吗?”周总热情的问道。

“那个,我想问,你那还缺人吗?”我声音越来越小的问道。

“额,这个啊。人一直都是缺的。怎么你还想来做?”周总问道。

“嗯。”我红着俏脸回答。

“你那个大学毕业了,赚得钱也不比我这的少,你来我这干什么?”周总好奇而警惕的问道。

我一下子哭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把我这一年来的经历一股脑都和周总说了。

仿佛他才是最了解我的人。

“妹子,你先别哭。冷静一下!遇到事不能怕事,是吧。”周总在电话那边安慰我。

“不过呢,我这也是做生意的。我最怕什么也可以告诉你,那就是做几个月就不做,然后没钱了又来的小姐。现在查得紧人员这么个流动法我也害怕啊。”

周总担心的说道。

“不能,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回答道。

“你要是干,就得3年起的。我才能好好的培训你。”周总说道。

“好吧。”我咬咬银牙说道,我知道在会所里当小姐的滋味,当时走的时候那种开心现在还能感觉到。3个月我都扒了一层皮这一下干3年,我能不能挺住还不好说。

“你这样吧,后天你来会所找我,我找你二姐和安妮姐咱们好好聊聊。”周总说罢挂了电话。

这个时候又开始犹豫了,心里两个思想在不停的斗争。一方面想自暴自弃,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除了干那个什么也干不了;另一方面又觉得这么做对得起自己的亲人和二十年来的上进生活吗?要是天生就是婊子,那15岁就干这个不好吗?干嘛要花钱上大学,干嘛要努力读书呢?

就在那个决定我人生的晚上,母亲的后老公,那个校长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的内容是大概告诉我母亲这几天准备临盆了,我的丢人的事先别和母亲说,让我想哭找别人哭去。

于是我最终决定还是去做小姐好了,我已经没有亲人了,父亲母亲都有了各自的家庭和孩子,而我就是一个多余的人。

我把以前的生活用品都打包好,包括大学的教材校服等等。还有自己以前的衣服,凡是能勾起我以前回忆的衣服全部都打包。然后给房东打电话说里面的东西都不要了,自己夹着个小包,穿着一套在会所上班时买的耐克运动服,以及三五件换洗的内衣裤,还有已经接客赚钱买的皮裤和貂绒的短衣直接离开了大连。

坐着长途汽车的时候,我不停的夹着大腿,让肉穴的两片肉轻轻的摩擦着。

心里暗想,我的小妹妹啊,本姑娘从今往后真的就靠你吃饭了,想着想着下面居然湿了。

当我敲开纹身店老板门的时候,那个胖子很惊讶的看着我。

“我认识你,怎么?又想给屁股上印章了?”胖子笑道。

“这次我想纹上~”我巧笑嫣然的一边笑着一边走进屋子里,然后褪下裤子……

当我再次踏上会所的大门的时候,保安看着我都笑了。我向着这个保安大哥点了点头。

“挺长时间没看到你了。”保安大哥说道。

“嗯,回农村办点事。”我回答道。其实我是说谎的,会所里不熟悉的人问我我就说是北边的农村人,吃不饱饭的那种,一般这样大家就不会继续问下去了(农民哥哥姐姐不要骂我,我不是故意的)

“办啥事啊?去那么长时间。”保安大哥憨厚的问道。

“啊,回家和男人离婚,把孩子掐死。”我开玩笑的说道。

会所有个小的会议室,周总、三儿、二姐都在,安妮姐回东莞了没来。大家都好奇的看着我。

“你瘦了。”三儿看到我说道。

“嗯,想你想得呗。”我开心的说道,好像那一刻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你想好了吗?”二姐问道。

“嗯,我想了好几个月呢。”我继续说道,感觉会所里的人要比外面那些冷漠的人更温暖。

“那你拿什么保证呢?要不我再给你拿50000?”周总问道。

“不用,你看这。”我笑得更开心了,一边笑,一边解开运动服裤子,直接露出了没有穿内裤的美臀。美臀上还清晰的纹着傍边还有些红肿的“娼妓”两个字。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