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风流社工》老师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风流社工 风流社工

    何妙莹是一所女子中学的注校社会工作者,妙莹自小随父母到了美国定居,大学毕业之後带同妹妹妙诗回到这出生的城市,妙莹今年廿二岁,妙诗少她五岁,妙莹在舅母的帮忙下找了一间少少的单位租住,还替妙诗找了一所学校就读中六,後来妙莹也在另一所中学找到了这份社工差事,父母亦按月寄来妙诗的生活费,所以生活还算过得去。

    老师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风流社工》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风流社工》,是作者老师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何妙莹是一所女子中学的注校社会工作者,妙莹自小随父母到了美国定居,大学毕业之後带同妹妹妙诗回到这出生的城市,妙莹今年廿二岁,妙诗少她五岁,妙莹在舅母的帮忙下找了一间少少的单位租住,还替妙诗找了一所学校就读中六,後来妙莹也在另一所中学找到了这份社工差事,父母亦按月寄来妙诗的生活费,所以生活还算过得去。

《风流社工》 个案五 免费试读

终於等到这个两星期长的学校假期了,妙莹问浩民有甚麽节目?浩民苦着脸答她说∶“还记得跟你提起过那叫纪仪的女学生吗?她原本约了我到她家在郊外的别墅玩三天,我想这次她还逃得出我的魔掌(说时表情有点像石坚叔)但她妹妹纪芬知道後又要跟去┅┅”妙莹笑着道∶“两姊妹一起上啊!你拿手好戏来吧!”

浩民苦恼地说∶“她妹妹才十一岁,你真的把我看成变态色情狂吗?这都算了,婷婷和安安知道後又要去,我已老实地向她们说了,她们还说这些事见得少吗?又说一起玩啊!”

妙莹更觉他既可怜又可笑,便说∶“既然已那麽多人了,也不差在我一家三口吧!你没吃过我烧菜,到时定给你尝尝!”

浩民立即拿出纸笔飞快地写了些东西交给妙莹,说∶“那你一定懂得炖东西了,记着买齐所有材料啊!看你的了!”

妙莹一看,只见纸上写着∶“鹿尾巴一枝,虎鞭一枝,乌鸡一只,高丽二两,十二头吉品鲍鱼两只,龙眼肉乾一两,文武火交替炖六小时┅┅”看到这里妙莹已笑得泪水都出来了,她强止着笑道∶“你喝了这煲东西真的不用怕我们了,那时你应该已七孔流血地躺在医院┅┅哈┅┅”

浩民装作发怒地说∶“好┅┅你笑吧!看看到时我一是七孔流血一是精尽人亡,都是死在你们肚皮上吧!”

这就是为何浩民带着七位年轻貌美身材一流的女孩子浩浩荡荡地往郊外渡假,但仍是愁眉苦脸的原因了,事前他曾计算过,不计纪芬的话,他仍要应付六位美女,假设这三天内他要平均每天每人操两次(这已是十分保守的估计)而他又每干丢两个女孩子才出一次精,他岂不是要在三天内出十八次,想到这里他开始有买人寿保险的打算了,他又想过邀请那叫家贤的男子来,但一来他是婷婷她们学校的社工,不大方便,二来其他女孩子给家贤玩玩不打紧,但婷婷及安安是他真正心爱的人,他不能接受看着她俩给人干,况且她们都说过可以跟其他女孩子玩玩,但男的便一定不可以。

这样子一行八人来到郊区纪仪家的别墅,浩民这才知道纪仪家庭颇为富有,他先以为所谓别墅只不过是村屋一所,前後连接几块菜田那种,到达之後才发现估计大错特错,那是一栋两层高的地中海式洋房,建於山腰位置,前临海景,後院还有一个弯弯曲曲的游泳池,而且由於地势特别,外面的人除非坐上直升机,否则绝对无法看到後院及泳池的景像,屋内楼下由大客厅及饭厅为主,当然有厨房洗手间等设施,另外还有一个独立的影音间,二楼分别为主人睡房及三间客房,纪仪及纪芬当然占用主人房了,另外浩民被安置到最小那间,安安跟婷婷睡,而妙莹等则被分配到最大的客房,除了纪芬外,大家都明白这种分配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到时谁跟谁睡便很难说得定了。

女孩子们都是爱玩的,从十一岁的纪芬到刚好是大了一倍的妙莹,糊乱地吃过午饭不久後,众女将都嚷着要到泳池晒太阳或游泳,但问题是除了纪仪姊妹,其他人因为不知道别墅有泳池,没有人准备了泳衣,最後也不知是谁先提议裸泳,说反正是私家泳地,屋外又看不见的,就是有直升机来,老远便听见吧!说罢大家已动手宽衣解带。

纪仪正想回房换换泳衣,但估不到妹妹纪芬拉了她回来并说∶“姐姐呀!人家都脱得乾乾净净,是你才好意思自已穿泳衣。”

纪仪见妹妹都已脱了起来,更感惊讶地望着她,纪芬又边脱边说∶“你放心吧!不论这里发生甚麽事,我都不会告诉爸爸妈妈。”

纪仪终於屈服於群众压力之下,跟大家看齐了。

於是八位一丝不挂的男女便向後院进发,浩民行在最後,目光在七个美女裸露的粉背香臀及玉腿上徘徊了一会後,他一把拉住了妙莹俏俏地问∶“买齐了没有?”

妙莹一怔後反问∶“买齐了甚麽没有?”

浩民装作正经无比地答∶“回春大补汤的材料!”

妙莹再一怔後才会意∶“你是认真的?”

浩民说∶“我已经想像到三天後你们用轮椅推我走的情景了┅┅”妙莹忍不住笑了起来∶“多少男人求都求不到的艳福,你却当成像是行刑一般。”

浩民苦笑着道∶“我没说我不想,唉!不过一对六,钢造的也吃不消啊!”

妙莹道∶“甚麽一对六,你不见刚才纪芬那丫头盯着你那家伙的眼神,还有你看她身材,上面没三十四也有三十三,屁股又圆又挺,小咪咪两片阴唇都翻了出来,很多十四、五岁女孩子都没她好看,我看她不是原装货了。”

浩民其实亦有同感,说着说着他们已到了後院。

大家下水玩了一会,浩民先自已选了池畔一张长卧椅半躺着休息起来,当天的太阳不大猛烈,他也不用怕晒伤,躺了一会,纪芬突然来到他旁边,她跟浩民说∶“老师的那儿很长啊!我从未见过这麽利害的!”

浩民打趣地说∶“你见过很多男人那里吗?”

纪芬面上一红道∶“实物我只看过三个,不过我在男朋友家看过几套成人电影,那些日本人便跟你差得远了,男朋友也是,他那儿发硬时都没有你现在软软的那麽大。”

浩民心想妙莹是猜对了,真是世风日下,正想说话,安安已走了过来,道∶“小芬想不想看看它硬起来的模样?”

纪芬连忙点头,安安先叫纪芬在浩民一边蹲下,自已则半跪到另一边,她握着浩民软软的肉棒搓了搓,接着一低头把肉棒前半段含入小嘴里。

纪芬吃惊地看着迅速变身的阳具道∶“天啊!这┅┅这是真的吗?这插进小咪咪里不涨死才怪!”

安安含了一会便问纪芬∶“小芬,想不想吃?”

纪芬仍不能置信地接过肉棒,她倒不立即含进小嘴,而是伸出舌头来回舐着阳具的茎部,安安笑着说∶“小芬很会吃啊!”

她见纪芬舐得专心,便跪到她身後去摸她奶子及阴部。

那边妙莹见他们已弄起来了,便向妙诗及嘉明说∶“各自找乐子去!”

妙莹走过婷婷处问她∶“婷婷,有没有带甚麽玩具来?”

婷婷笑了笑便拉着她向屋子走去,妙诗见另一边的纪仪独自闷着,虽然姐姐跟她说过纪仪的处女要留给浩民,但她想了想,不插穴仍有很多其他事可做呀!她向纪仪走过去,因为她不知道纪仪对同性之间的享乐会有甚麽反应,於是说∶“小仪闷不闷,到屋子里坐坐好吗?”

纪仪一来不知应否继续看着自已妹妹的淫荡行为,二来又没想到妙诗是另有企图,无可无不可便跟着妙诗去了。

进到纪仪的房间,妙诗立即伏到床上并说∶“很倦啊!小仪怎样?”

纪仪说∶“多少有点吧!”

妙诗乘机道∶“想不想试试诗姐的按摩技术呢?我在美国学的。”

纪仪好奇地答道∶“真的!我从没试过啊!”

妙诗便叫她先伏下来并尽量放松身体,她先从纪仪头部开始,十指轻重不一地为纪仪按摩起来,这个妙诗倒没说谎,她在美国时真的上了一个业馀按摩课程,她从头到脚正正经经地给纪仪按摩了一片,弄得纪仪全身懒洋洋地,跟着她要纪仪转过身来,她又再从脚尖开始,不过这次就不是按摩而是抚摸了,妙诗这时的手势及动作已超出了按摩的范围了,可是纪仪经过她刚才一弄,身心已完全放松,连妙诗故意在摸到她大腿尽头时擦了几下她的阴唇,她也只是用鼻子哼了几声,没有表示任何反感。

妙诗见计划成功,便继续向上进攻,她用手边搓着纪仪双乳边说∶“小仪的乳房很富弹性啊!记着如果要保持它们健美,久不久要多作按摩,不能太用力,像这样便行了,上面的小豆豆也要搓一搓,像这样用姆指及食指夹着它们,知道吗?”

纪仪这时已给她弄得意乱情迷,模模糊糊地“嗯”了一声便算是应了,妙诗知道是时候了,便轻声在她耳旁问道∶“小仪想不想试试我的人体按摩,很舒服的!”

纪仪着眼点了点头,妙诗连忙爬上她身上,她用手按着床把上身支起,然後小心翼翼地令自己的乳尖轻轻地擦着纪仪的岭上双梅,纪仪立时爽得上半身微徵地发抖,她就是再蠢,这时也明白到妙诗在干甚麽了,於是她吃力地张开双眼,发觉妙诗正在矩离不到半尺的上空望着自已後便道∶“诗姐你┅┅唔┅┅”才说了三个字,妙诗湿润的双唇已经封着了她小嘴,下面的说话被逼吞回肚子里去。

在另一房间之中,妙莹刚在婷婷带来的玩具中选了一件可供两人同享的玩意,基本上也不过是一条给其中一个女性穿上,可以扮作男孩子的双头龙,婷婷却说这是新产品,妙莹无可无不可地看着婷婷穿上它,向内那一截五寸长的假阳具便插进了婷婷小穴里,接着婷婷说∶“这客房的露台可以望见泳池,我们可一面看他们一面玩啊!”

妙莹想想也觉刺激,两个女孩子於是连忙出到露台,只见浩民那边已变成四个人,原来嘉明见各人成双成对只剩下自已,便走过去加入他们,浩民经过纪芬一轮含吹舐啜的服务後,乘着纪芬也给安安弄得淫兴大发,便让她跨坐上肉棒之上,纪芬虽然不是处女,但她的性经验亦只限於一个十三岁的男朋友,正如她说,那男朋友勃起时都不及浩民平时的大,加上她始终都只有十一岁,阴毛也只有那麽几根,现在容纳了浩民八寸多长的大阳具,每一个起落的动作都感到肉棒直插进子宫去,动了十多次已无力地软倒浩民身上。

妙莹一边看着一边在婷婷外露的假阳具上抚摸起来,婷婷亦不甘後人地摸了她小穴几把,触手处已是汪洋一片,於是她站到妙莹身後道∶“莹姐┅┅妹妹要进来奸你了┅┅”

妙莹实在正期待着,闻言连忙俯伏在露台的栏杆上,屁股向後翘,双腿微张并道∶“来吧┅┅用妹妹的阳具奸破莹姐的小穴吧┅┅”

婷婷见状便把假阳具对准位置,然後缓缓地插了进去,她俩互相佩合地动着下身,稍为舒泄了穴中的空虚感後,便又向泳池处望去。

浩民正在力敌三位青春无限的美少女,他们这时已移师池旁一张大软垫上,浩民以狗仔式干着纪芬,左右两手也各插进一个女孩子的淫洞里,安安和嘉明又把头凑到纪芬处,三个小淫娃都把香舌伸了出来舐在一起;婷婷这时听到妙莹开始随着她的动作有节奏地呻吟起来,她低头看去,只见假阳具每一次退出来时,除了把妙莹的阴唇扯得向外翻出来,还连带把穴内的分泌亦带了出来,随着每一次抽插,滴到地上及婷婷脚背上的淫水亦越来越多,婷婷十分欣赏这景像,她感到自已像真的变成了一个男人,她细心地享受着奸淫这个美女的感觉,不自禁地速度渐渐增快,而妙莹也开始扭动屁股来迎接,浪荡的叫声亦越来越响亮,就在她将进入高潮时,她见到泳池旁的四人已经不见了。

原来浩民大发神威,不但轮流操至三个女孩子丢得求起饶来,他却仍然保持着气势,於是女孩们提议不若去寻其他人玩,浩民为了保持体力亦赞成了,於是四人入屋上楼之後兵分两路,浩民及嘉明便来到妙莹她们这里,他俩在露台上找着婷婷她们时,刚巧妙莹已被婷婷奸至高潮,四人於是回到房中,妙莹表示要休息一会,婷婷便拥着嘉明以面对面站立方式干了起来,浩民见嘉明把一只脚提起缠到婷婷腰部,他蹲到嘉明後面去舐她屁眼,这双重刺激令小小的嘉明兴奋异常,淫穴分泌出大量爱液,浩民舐了一会便站起来,他托着嘉明另一只脚的弯处,跟婷婷合力把这小女孩提起来挂在婷婷身上,浩民接着竟未得嘉明同意下硬把阳具插入她屁眼里。

嘉明先是痛得叫起来,但不一会习惯了之後,发觉插屁眼居然可以这般痛快,娇吟之声渐渐变得语无伦次∶“哎┅┅又痛┅┅又爽┅┅我受不了了┅┅啊┅┅民哥┅┅刺穿肠子了┅┅呀┅┅啊┅┅丢了┅┅不行了┅┅”嘉明丢了後,浩民连婷婷的屁眼亦不放过,幸好婷婷跟他已有肛交的经验,可以毫无困难地容纳浩民的大肉棒,她还要妙莹替她的假阳具口交,浩民双手穿过她腋下去玩奶子,下身不停地挺动,连连撞击着婷婷屁股,终於婷婷亦忍不着丢起来,她百忙中把假阳具自妙莹小嘴中抽出来,然後在棒子根部位置的一个暗掣上按下去,神奇地一股液体竟自棒子尖端处激射而出,十足男人射精的模样,妙莹嗅着射得她满嘴满脸的东西,明白那定是假阳具插进婷婷穴内的部份所收集的淫水,心想设计这东西的人真鬼马,而浩民也在这时把阳具自婷婷屁眼里拔出来,然後向着妙莹的面发射出他在这淫乱渡假营的第一炮。

在另一个房间里,当安安及纪芬推门入内时,床上的纪仪正在享受着妙诗的口舌服务,安安见妙诗跪伏在纪仪双腿之间,後面露着的阴户已非常湿润,两片阴唇微微地张开,可以看到淡肉色的穴口,她连忙上前埋首於妙诗股间,伸出香舌舐吃溢出洞外的淫水,纪芬却上床跨坐上姐姐面上,纪仪见妹妹的小穴一片狼藉,淫洞口除了张开外还沾着一股股乳白色的阴精,她心里已猜到十之七八,便说∶“死丫头给老师开了苞吧!”

纪芬笑着说∶“我早已不是处女了,这是甚麽年代啊?只有姐姐这样的老古板才留着那块东西吧!不要说那麽多了,姐姐帮我舔一舔嘛!”

纪仪本来对同性恋的玩意是颇为抗拒的,但现在自已小穴正给一个初相识的女孩子又舐又啜,自已亦十分享受,加上吃自已妹妹刚给人操过的小淫洞这念头亦着实令她兴奋,虽然如此,她还是先用手指沾了妹妹阴唇上的阴精抹到舌尖上试了试,在感到并不如想像中难吃之後,纪仪才让妹妹把小穴凑到小嘴上面,然後伸出舌头在妹妹两片阴唇之间的肉缝上舔来舔去。

安安见她们的阴户都有人照顾,唯独是自已的小咪咪孤清清的,心念一动,连忙爬上床上去,她屁股对屁股地跪伏到妙诗後面,这样子两个浪穴便紧贴在一起,妙诗即时意会到安安想干甚麽,便连忙挺动屁股跟她磨了起来,四片湿滑的阴唇交互地擦着,两个女孩子的淫液也因而交流起来,四人便是这样互相刺激着对方的身体,这时候相信任何从八岁到八十岁的男性,只要是生理健康正常的话,进到这房间看着床上四个美少女在干着这样淫荡的事,而其中两个还是亲姊妹,胯下的小弟弟必然立时变成一只没有理智的野兽,咆吼着冲到床上把她们续一按着操个够。

屋里的八个人就是这样渡过了一整个下午,妙莹虽然没有给浩民做那回春大补汤,但晚饭前也给他买了生蚝龙虾等具丰富蛋白质的食物给他进补,饭後各人洗了澡便围坐客厅的大地毡上闲谈,纪仪趁这机会要妹妹供出她“失猪”的经过,别看纪芬午间时大胆的样子,这时却怕起丑来,但众人其实都想知道这十一岁的小女孩是如何失去第一次,便纷纷起哄逼她说,纪芬无奈下唯有说了出来。

原来在数月前,纪芬跟同班的好友小云、安娜及南茵到班主任处告发了三个男生在测验时“出猫”班主任给那些男生每人记了一个缺点外,还罚他们整个星期打扫课室,女孩子们正自鸣得意之际,怎料一天放学时被那三个男生强拖了进体育室,并把门锁上了,他们竟拿出刀子恐吓四个小女孩,命她们不要作声,过了三十分钟,全校的人都差不多走清光了,他们便开始跟女孩们谈判,三个男生分别是作老大的耀祖和他手下的国梁及世光,耀祖把玩着手上的小刀,向她们说∶“你们定是吃了豹子胆,竟敢到老师处告发我们,现在我们罚是给人罚了,但你们也休想脱得了关系!”

四个女孩子中一向身为“大家姐”的安娜,装作镇定地说道∶“那你们想怎样?”

耀祖阴阴嘴地笑道∶“我们是甚麽料子你不是不知道的,大不了就此退学,出江湖跟着我大哥混。现在我给你们两条路,一是我在你们面上每人划些记号,嘿┅┅当然不是用笔啦!一是你们给我三兄弟爽几爽,你们明白啦!”

安娜知道他们跟黑社会有点关系,真的说得出做得到,一咬牙便说∶“主意是我出的,你们要的话便玩我吧!不要难为我的姊妹!”

耀祖笑着说∶“你倒想的天真,这样吧!看在你那麽义气份上,如果你先用你那张嘴给我们三兄弟各爽一次,我可以代表他俩答应你们,今天只是一对一玩,不会轮着上,当然我会一上二啦!”

安娜回头看看三个姊妹,见她们已怕得六神无主,知道这次不能善了,答应了总强过四姊妹给人轮奸,便答应了耀祖。

耀祖一副不愁你不就范的嘴脸叫安娜跪在自已面前,他解开裤钮掏出软软的阳具,安娜心想这次应命了,耀祖拿着阳具在安娜面上扫来擦去又一面说∶“死妹钉好作不作,竟然去告发我几兄弟,我这星期洗地也洗得倦了,现在换你来洗洗我几兄弟的大吧!”

说着肉棒快速地涨硬起来,耀祖便把龟头在安娜唇上擦了几擦,安娜其实那懂得如何替人口交,耀祖便叫她把舌头伸出来,然後先把龟头在香舌上来去,最後更硬插了入安娜口中,幸好耀祖口中的“大”才五寸来长,而且亦不粗大,安娜的小嘴也勉强容纳得了,耀祖一开始便按着安娜的头,然後挺动屁股就着她的小嘴抽插,其实耀祖除了看过些日本成人电影外,根本便毫无性经验,只见他连连叫爽地动了不到一分钟後,突然全身一震,双手按紧了安娜头部,安娜面上亦露出痛苦的表情,过了十来秒,耀祖终於松开双手。

安娜还来不及吐出口中的精液,早已等不及的世光连忙把发硬的阳具插进她小嘴里,世光跟耀祖一般,把安娜的小嘴当成肉洞来操,刚才耀祖的精液便不断在安娜吐角溢出来,这世光更不济事,插了不及三十下便丢起来,安娜有了刚才的经验,未等世光射出已把肉棒吐了出来,但她又怕世光不高兴时,自已和三个姊妹便有得受了,百忙中想起曾经偷看哥哥手淫,便用手捉着世光的阳具套动起来,世光本已在高潮边缘了,给她一弄,精液立时喷出,世光恼她在紧要关头停“口”便捉安娜的手一面继续弄,一面把肉棒对准安娜的脸上射去,安娜心想避也避不了,总比射进嘴里强些吧!迟疑之间已给世光喷了一嘴一脸。

第三个轮到国梁,他倒是有点害羞,站在安娜面前不敢动,安娜不想一整天跟他们耗在这里,便主动地把国梁软软的家伙掏了出来,她这时已颇有经验,握着肉棒给他手淫了一会,待它勃起後才含到口中去,但国梁竟不好意思像他兄弟般活动,安娜拿他没办法,只好前前後後的摆动头部给他服务,由於国梁怀着这种心情,所以反而支持得最久,安娜给他含了五分钟他才泄精,那时安娜已累得不懂闪避,就让肉棒在小嘴里射了。

耀祖等国梁泄过之後便说∶“大小姐给我们爽过了,兄弟们都应该投桃报李,给几位小姐们乐一乐,不要说当老大的占你们便宜,就让你们先选吧!”

世光连忙指着安娜道∶“我就要这位大小姐吧!哼!他们射在你口里就成,老子要来时就打老子手枪,老子要打手枪不会回家打吗?好!敢情是嫌老子的精液臭,看老子把你大小姐的骚穴灌满!”

说罢便拉着满睑惊惶的安娜到一边去。

耀祖又要国梁选一个,国梁平时在班上已很喜欢纪芬,只是纪芬一来惯以校花自居,二来对他这种混混更没有兴趣,国梁因此也不敢真正追求她,但这时他知道不选纪芬的话,她便会哉在老大手里,唯有硬着头皮拖了纪芬往另一个角落去。

这时世光已把安娜的校服内衣鞋袜一股脑儿脱个乾净,只见刚满十二岁的安娜一身雪白的肉体被世光粗暴地又摸又搓,还被逼跟他接吻,世光也不嫌她嘴里还残留着他兄弟们的精液,竟把舌头硬伸进对方小嘴去,不时又大力地把安娜的香舌啜过来享受,一只手在她刚发育不久的乳房上搓着,另一只手则按着她小小的两片花瓣儿了起来,安娜虽然绝不喜欢世光,但总亦压不下自然的生理反应,小穴开始潮湿起来,世光还故意说∶“我看大小姐嘛!刚才还嫌老子的精液,现在老子几下功夫,骚穴不是一样流起口水来吗?”

这些说话虽令安娜羞愧万分,但亦令她感到一股莫明的兴奋。

老大那边又是另一番景像,他自已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向被他叫过站在面前的南茵及小云道∶“脱!”

两个小女孩颤抖着把校服及内衣裤续件脱掉,老大看着这两个女生,南茵还好,一双乳房已有三十二寸左右,下体亦依稀可见几根阴毛,阴唇也开始翻出向外,小云胸部仍是平平的,小咪咪更是光脱脱,中间也只是那麽一条肉缝,可借老大并非怜香惜玉的人,他竟命全两个女孩子在他面前摆出种种淫贱的姿势,又要她俩像同性恋那样互相舐啜乳头及小穴,南茵及小云从来没想过会被逼在男孩子面前干这种事,生硬的动作令耀祖感到不是味儿,於是他乘着小云正含啜着南茵的乳头,南茵双脚向着他稍张之际,自已也加入战场去舔她下体。

另一面世光已开始操着刚失去处子之躯,犹是痛得死去活来的安娜,他一面抽送一面留意到国梁和纪芬只是站着不动,世光於是向国梁喊了一声∶“唏!舍不得吗?一会我和老大操完这几件骚货你还没有动的话,我们便不客气了,反正不干白不干!”

国梁听了无奈下向纪芬说∶“得罪了。”

便拥着她接起吻来,纪芬正怕得要命,但直觉上感到国梁没有恶意,只好任得他吻着,老实说,国梁对着这日思暮想的小美人又岂有不动心之理,吻着吻着双手不自控地便在纪芬身上摸索起来,他隔着校服摸上了纪芬的乳房,那种少女健康的弹性令他爱不惜手,终於他忍不住推高了少女的上衣,看着她浅蓝色的乳罩,国梁双眼像是要喷出火来。

那边耀祖把南茵侧身按在体育室的地席上,他把南茵上面那条腿曲起,自已则跨上她下面的大腿,耀祖的肉棒已在南茵体内进进出出的动着,这种侧身造爱的姿势是从成人电影学来的,这时用起来正好令南茵动弹不得,除了流着眼泪之外,只有强忍痛苦,耀祖也并非甚麽持久力惊人的猛将,操了不及两分钟又一泄如注了;反而世光这小子在安娜手中出过一次後,这刻却是後劲惊人,他反覆转换从电影中学来的体位操着安娜,也许是安娜的身体比较早熟,开始懂得享受性爱,竟被操得丢了一次又一次。

说回纪芬自已,她被国梁放平在地席上,上衣推至胸部,乳罩也给推高了,内裤亦只是挂在右脚大腿处,国梁伏在她身上舐啜着她一双乳尖,她感到国梁正把一根又热又硬的棒子抵在她早已湿成一片的小穴上,她心想要来的终是要来的了,怎料国梁只是用她的肉缝夹着肉棒便上上下下的擦动起来,纪芬感到非常受用,不自禁竟呻吟起来,她奇怪地望向国梁,只见他向自已作了一个眼息,纪芬意会到国梁的好意,便一半享受一半作戏的配合着他,到後来两人亦忘情於这种体外性交带来的快感,终於一起到达高潮。

纪芬俩人完事时,刚好世光跟安娜那一对亦告收场,老大耀祖最後亦放过了还未发育的小云,只是要她手口并用给他弄了一次便算,这次之後过了一周,耀祖及世光在校外一次黑社会火拼中被警察捉了,世光还被人斩断了右手,成了残废,国梁其实并没有参加耀祖的“课外活动”因而打算乘这机会重新做人,纪芬亦开始跟他交往,两人已有过那次接触,於是很多时趁家中没人时便胡天胡帝一番,终於纪芬的处女亦是这样献了给国梁。

纪芬说到这里,包括她自已在内的众人都蠢蠢欲动,妙莹提议说∶“这里只有纪仪还是处女,不若就由她跟浩民先来一场真人表演如何?”

纪仪羞得满面通红,虽然她已预算了在这次渡假营中会被浩民开苞,但从没想过会是当着妹妹及这麽多初次见面的人,她还未来得及反对,已被按倒地毡之上,只听安安说∶“我们负责给小仪准备好,找些人先跟哥哥玩玩吧!”

说罢已把纪仪衣服脱去,只馀下一条小内裤。

妙莹及嘉明没跟纪仪玩过,连忙一左一右吻上了她的奶子,婷婷及安安更二话不说各托起纪仪一只脚来照顾,她俩在浩民朝夕教导下已成了舐脚趾的高手,加上女孩子总比较清楚女孩子的需要和敏感地带,纪仪身上四个部位同时受到刺激,身体立时不安地蠕动起来,更从鼻子及喉间哼出了快乐的呻吟声。

妙诗见纪芬已把浩民的肉棒掏了出来含啜,她坐到浩民旁边,浩民把手放在她嫩滑的小腿及足踝上摸索,妙诗以慢动作把上衣拉高过头脱下,露出那一双她引以为傲的奶子,浩民虽然已玩过这美少女一次,但当时并没有机会细心去欣赏她的胴体,这时便趁机托着她乳房好好地把玩起来,妙诗双乳虽不及乃姐丰满,但两个小圆球的弹性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乳尖尤甚敏感,浩民只是轻轻扫了几扫,两颗小乳头立刻便充血涨硬起来,浩民忍不住凑过嘴去含了一颗来吸吮,妙诗爽得扭动着身体,并捉起浩民的手放到自已双腿之间,浩民隔着内裤也感到她小穴散发出来的热力与湿气,他在绵质布料上找到了内里的裂缝,手指顺着裂缝按下去,很快内裤中央便出现了一条淡淡的湿痕,浩民又再内裤底部拨过一旁,手指直接地在小淫洞开口处缓缓地伸进去。

妙诗娇嗲地说∶“唔┅┅民哥好坏┅┅手指净是向女孩子洞里┅┅弄得人家湿成这样┅┅呀┅┅”

浩民把沾满爱液的手指抽出来,他先嗅了一嗅道∶“唔┅┅真香!”

接着才把手指送进妙诗嘴里,他见妙诗吮得津津有味,便问∶“小诗自已的淫水好味道吗?”

小妮子只是一面点头一面“唔┅┅唔┅┅”的应了,浩民又说∶“民哥不习惯自已吮自已手指,小诗帮帮忙行吗?”

妙诗白了他一眼後便自已在小穴里沾了两手指淫水喂给浩民吃。

那边纪仪已被弄得淫兴大作,她一双玉足已沾满了婷婷姊妹的口水,这时安安正跟她小穴对小穴地磨着,纪仪更浪得主动要替妙莹舐穴,婷婷却跟嘉明各躺一边,两个女孩子各伸出一只脚去搓纪仪的奶子,另一只脚则被妙莹捉着轮流舐啜,她们也忍受不了这刺激,双双手淫起来,浩民见时机成熟便舍了妙诗和纪芬,他替代了安安的位置後便把阳具插进了纪仪的处女地,可能由於润滑充足的关系,纪仪的处女穴并没作出太大抵抗便开放了给浩民的红头大将军,浩民见如此顺利便索性大干特干起来。

妙诗和纪芬见浩民走了,便找着刚失去对手的安安,安安先回房间取了一袋工具,她拿了一根“T”字型的三头按摩棒出来,当棒子两端令别插进了屁股对着屁股跪伏着的妙诗与纪芬体内後,安安便跨上她俩之间的第三端棒子上,这玩意还有一鬼马之处,安安用手按着身前身後两女孩子的屁股控制了她们进退的时间,每当她们一起向後退时,压力便会令得插在安安体内那截棒子伸长两寸,安安等她俩的节奏配合好後,又把姆指插进她们屁眼内,这三个小淫娃不断发出此起彼落的呻吟声。

同时浩民已把纪仪操上了两次高峰,他知道再弄下去这小妹妹会痛的了,便换了妙莹来玩,妙莹一副“怕你吃掉我吗?”的表情站起来把上身伏在沙发的扶手上,浩民看着她高挺的盛臀,心中已有计算,他先不动声色地操着妙莹小穴,待她高潮过後正要攀上另一个高峰之际,浩民竟闪电般抽出阳具并强行抽进後面的洞里去,妙莹的屁眼曾被手指甚至较为幼小的按摩棒插过,但浩民又粗又大的肉棒一下了穿了进来,妙莹还是痛得惨叫一声,浩民先待她习惯一会,妙莹回过头来微嗔的说∶“你是坏蛋来的┅┅唔┅┅招呼也不打一声,便开了人家屁股的苞┅┅我不依┅┅呀┅┅不过痛过之後又像很爽┅┅你动动试一试┅┅哎┅┅慢些┅┅温柔点嘛┅┅是┅┅是了┅┅啊┅┅可以┅┅可以快些了┅┅真的很爽┅┅啊┅┅人家肠子都给你操得丢起来了┅┅呀┅┅”

浩民见妙莹丢了,为了保存实力便先拥着妙莹去洗了一洗回到大厅时各女孩子都泄得七零八落,妙诗见他们回来便向浩民说∶“民哥还未射吧!我们想玩个游戏,就是跟传气球的原理一样,民哥的肉棒是气球,我们轮着每人半分钟,看谁可把民哥弄出来,规则是用身体任何部份都可以,但民哥只可躺着,手指都不可以动一下,还有为了公平起见,民哥的眼晴要合上不可偷看,胜出者可与民哥一起享受今晚的大奖!”

浩民奇怪地说∶“甚麽大奖?”

妙诗说∶“是小芬刚才准备的,总之是好东西吧!”

浩民就这样一头雾水的给按到地上躺下并合上了眼。

浩民躺下之後听到女孩子们一阵窃语,估量她们是在讨论先後问题,过了一会浩民感到阳具被一只暖暖的手掌握着,那手掌温柔的抚摸令阳具立刻勃起,当然手掌的主人亦知道浩民不会如此轻易出精,所以只是抚弄着他肉棒及阴囊,在半分钟时间到达之际,那女孩子突然在肉棒上深深地吻了一口才离去,第二个女孩子火速接上,她一面用手握着肉棒套弄,一面又伸出舌头撩拨阴囊,浩民爽得不自觉地叹了一声,接着女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各出奇谋地去刺激浩民的肉棒,又打手枪又口交,有一个用脚掌夹着肉棒套弄的,浩民相信定是安安和婷婷其中之一。这样子轮了几转後,有一个女孩子竟然跨坐肉棒上面耸动,在时间到前浩民感到她阴道壁一阵强烈的快缩,加上从花心喷洒而出一股烫热的阴精,浩民猜她事先已手淫至将近高潮,希望借助高潮时阴道内的变化,可以把肉棒挤出精来。

其他女孩子纷纷跟着这方法去做,但所有小妹妹都丢过了,浩民仍没败下阵来,不过浩民亦并非铁打的,其实他亦已离高峰不远了,就在下一个女孩子用奶子夹着他的肉棒给他乳交时,发硬的乳尖擦了阴囊几擦,终於浩民便在一双乳房中爆射出来,浩民忍不住张开眼睛一看,见到这幸运的女孩子是妙诗,妙诗一面起来接受其他女孩子在她胸脯上分享浩民的精液,一面向着浩民笑道∶“多谢民哥!”

众人玩完了这游戏都感到倦意,便各自梳洗休息去。

浩民本已忘了游戏的奖品,但刚从浴室出来便被纪芬拉了到其中一所房间,房内妙诗已在等着,浩民正奇怪纪芬在弄甚麽玄虚,纪芬已叫他俩关灯休息,因为大家都倦了,浩民和妙诗都没有再造爱便睡着了,但睡了不久,浩民感到胯下传来一阵快感,他张眼看到一个黑影正跨在自已身上,肉棒正被一个既温暖又湿润的小穴包含着,他想亮灯,但那人连忙按着他的手,还拉起浩民上半身去吸吮她乳尖,而身旁的妙诗亦正被人以正常体位干着,由於妙诗那边近窗,浩民隐约看见奸着妙诗的是安安,如是者那晚每隔半小时左右便有两个女孩子进来跟他们玩一会,直至将近天亮才停止,浩民心想这奖品应叫作“索命大奖”才对!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