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人间狂乱》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一章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人间狂乱 人间狂乱

    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土做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  ——汉·风俗通  泰坦之战,战后十年,宙斯于圣山建立新王权。广袤大地上簇拥着无数动物,却无灵魂以支配。普罗米修斯降在大地上,他机敏睿智,他知道天神的种子隐在泥中。  造物者普罗米修斯用泥土混水,仿造自己,从野兽心中摄取善恶,封闭在人类胸膛。雅典娜见其杰作,惊奇赞颂,便将灵魂和神圣的呼吸吹送于这仅有躯壳的生命。  ——The Metamorphosis 15B.C.

    佛兰肯斯坦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人间狂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人间狂乱》,是作者佛兰肯斯坦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土做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  ——汉·风俗通  泰坦之战,战后十年,宙斯于圣山建立新王权。广袤大地上簇拥着无数动物,却无灵魂以支配。普罗米修斯降在大地上,他机敏睿智,他知道天神的种子隐在泥中。  造物者普罗米修斯用泥土混水,仿造自己,从野兽心中摄取善恶,封闭在人类胸膛。雅典娜见其杰作,惊奇赞颂,便将灵魂和神圣的呼吸吹送于这仅有躯壳的生命。  ——The Metamorphosis 15B.C.

《人间狂乱》 第六章 免费试读

就是之前帮小五哥买牛仔裤的东古街夜市,斜对面有条春和路步行街。放二十年前,这横七竖五几条街的东古区要算是淮京最繁华的地界,前後脚砸下来两座大型商场,一家利众一家亿达。

利众建的早,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样式,中间镂空的高层商场,顶层卖电器,底层卖日用。顾客都是中老年一代的,见天儿揣着积分卡在地下一层的超市抢打折鸡蛋。

亿达是大型的全国连锁商场,占地面积大,一共就四层。早些年开张的时候,最上头一层占满了年轻人喜欢的店口。游乐厅、电影院、鬼屋、火锅、涮串……一到周末就挤满了谈恋爱的小青年,稍微来晚点就连个吃饭的地儿都没有。

然而东古区早就取消了,并入淮南区。

後十年,淮京新城区和高新区拔地而起,经济中心北移,各种奢侈品店和高档餐厅一股脑挤去了新开的大型商城,东古这边的商机不可扭转的衰退了下去。

东古街变成了夜市,春和路勉强整修了一番变成了步行街,两侧拽来了不少特色小吃店。不少品牌商铺这才勉强算是活了下来,但最有消费力的时尚阶层却是怎麽拉也拉不回来了。

步行街中间立着鋥明瓦亮的垃圾桶和长条椅,脚下铺着色彩斑斓的新地砖,两边四五十年的老居民楼都漆上了大幅的动感艺术画,种种迹象都表明,本区的领导对东古这片地非常重视。

但要是绕过居民楼,往春和路後街看看,那几十年历史的阴沟依旧散发着微微的腐败味道,还有墙根儿投药处砖缝里耷拉出的半个死老鼠脑袋,都不断提醒着附近居民,东古的本来面目。

可是邵飞还是很喜欢这儿。他记忆中稀有的温暖场景,不少都发生在这个地方。

小时候,赶上小半个市区停电没法儿做饭。妈妈便牵着自己的手,在黑夜中散着步,来到了东古这边。那时候街边的小贩不多,有一家煎饼果子开着张,那是邵飞记忆中第一次尝到街边小吃的味道。

在东古最繁茂的时期,整个春和路商圈里的电影院足足有两位数。最大的那家在亿达楼顶,超大屏imax应有尽有;最小的那家甚至就在居民楼里砸通了三户搞出一个放映厅来,来回就倒腾着一个片子来回放。但就是这样,休息日的时候人都挤得满满的。

现在东古算是歇了菜了。就跟被旋风搅过一样,五年之内,这些大大小小的电影院一个个都被连根儿拔了。

淮京市一共四家亿达,唯独就东古这家盖了帽,为了活下来,连脸都不要了。下面几层直接改成了批发市场,各种山寨电器、伪劣皮具、假玉、廉价炊具,牢牢拢住了周围居民区的老头老太太们。这要让亿达那位首富榜前几名的老总知道,鼻子都得给气冒泡了。

而最顶上那家电影院好歹也幸存下来,但是往日光鲜早已不在,曾经绕着售票大厅开了一圈的小吃店就只剩下一家奶茶、一家麻辣烫和两台自动爆米花机。

邵飞拉着黄少菁站在亿达楼底下,看着各色大爷大婶儿里里外外穿梭着,心里泛起了腻歪。周五晚上,各路的闲人集体出动,街上人挤人,更别提商场里头了。

「要麽咱换个地儿?」邵飞偏头问。

「嗯,那边还有一家。」黄少菁扬手往另一头指了指。

黄少菁打小就在这片混,自然是对犄角旮旯都摸得通透。她拉着邵飞穿街过巷,在一家鞋店旁边停了下来。

春和路硕果仅存的独立电影院,顶上立着两幅巨型海报,画着最时兴的两部科幻大片。招牌挺大,门头却小的可怜。连自动售票都没有,门口的传达室玻璃上贴着电影单,兼做了售票亭。

不过从外面看,地面打扫的倒是干干净净。邵飞一跺脚,趴在售票亭的小窗口旁边,掏钱。

售票亭里坐了个五十来岁的大胖娘们,一脸的横肉,手机支在桌上放着电视剧,旁边磕的满哪儿都是瓜子皮。

「你好,我们……」邵飞一边扫着时间表一边开口。

「一人四十。」大胖娘们眼睛也没擡,把瓜子皮儿啐在桌上。

「还不知道看什麽呢,我们。」邵飞拧眉瞪眼。

「都四十,轮着播,爱看几场看几场。」人家连声儿都不带变的,同样的内容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录音机一样精准。

邵飞臊眉耷眼掏出一张红票,给她从小窗里塞进去。大胖娘们手脚够麻利的,瞬间给他飞出一张二十。

邵飞把找零揣进兜,又觉得有点不对劲,琢磨半晌:「我们票呢?」

「就是我检票。」大娘棒槌一样的指头往门里指画了两下,再也不出声了。

还是黄少菁干脆,圈着邵飞的胳膊就往里头走。俩人上了半层楼,眼前一道宽敞门廊,两边隔老远立了四道门。

那就是四个厅呗。两个人巡了一圈,四个厅门口玻璃柜里贴着影讯。仔细一看,只有一个厅是放的正规电影,其他三个全都是大杂烩一锅炖,最近几年的片子通宵轮着播。

哪有靠谱的电影院这麽个弄法的,邵飞一看就知道,这种电影院八成就没买过播放版权。老板也不怕查,後台估计有点硬。

两人挑了了个轮播经典港片的厅钻了进去。影厅里一片漆黑,只听见枪声叮咣五四的乱响。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消毒水味,就跟不要钱似的。厅很小,屋顶上吊下来一台投影机,座位甚至都不是阶梯式的,一共就横了八排的双座沙发,散坐着两对情侣。

唯一让人感到欣慰的是,影厅里暖气开的特别足。进来没待一会儿,一路上沁着雪的寒气就都蒸尽了。邵飞两个人猫到最後一排坐下,长长舒了一口气。

眼看都快晚上十点了,这一天过得,着实不容易。女孩又累又困,她靠着邵飞想闭闭眼,结果翻头就迷糊了过去。

影厅里很吵,邵飞心里却出奇的安静。

他脱了外套,垫在自己腿上,而少菁就枕在上面睡的正香。邵飞把整个後背窝在沙发靠背上,暖洋洋的感觉从脚底烘起来。

积攒了很多年的愤懑,被自己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虽然在那个时候只觉得脑袋气得要爆炸一样,但他终究还是把所有想说的话都倒在了自己的父亲面前。

只是他不知道,後面自己将怎麽面对邵学军。

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想再见他。

邵飞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了一点可以让自己立足的地方。站在这儿,他就有了自己面对一切的勇气,也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可是,他也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再和自己的父亲面对面站在一起,这所谓的立足点就会变得无比脆弱。

他忍不住露出苦笑。就像他对父亲说过的那样,自己就像是一条狗。哪怕摆脱缰绳奔向了远方,只要主人柔声呼唤几声,它终究还是会怀念一直住着的狗窝。

邵飞打开新买的手机,上面残留着父亲的十几个未接电话和他发来的信息。

信息栏里,父亲的信息排成了长长的一串。大多数是语音,邵飞没有点开的勇气。邵学军那个年代的人不习惯打字,但他还是笨拙的发过来一些简略的文字。

信息的主要内容都是让邵飞给他回电话,但是在久久没有得到儿子回应之後,邵学军似乎也暂时认命了。

【邵飞,注意安全,不要出危险。周六,我去学校找你,咱们两个好好谈谈。】这是邵学军发的最後一条消息。

邵飞想了很久,好不容易才点击了信息回复。

【不想谈,至少现在不想谈。我会继续上学,也会好好念书。但如果你非要来学校,我就自己退学,然後离开这座城市,永远不回来。】邵学军那边沈默了很久,正在输入的标签也显示了很久。邵飞最终得到了一个【好】字。

後面紧跟着来着一大堆邵学军的忠告,又对他说,让他冷静下来以後联系自己,还有每天报平安之类的叮嘱。邵飞没再细读,他按灭手机,感觉心头最後的一点重量也放下了。

後面怎麽样,邵飞不知道。但是他得过且过惯了,但凡不用今天操心的事情,对他来说都不是事儿。

更何况,他还有泥巴。

就算别的愿望不能许,但搬钱总是没问题。只要老老实实按照摸索出来的规则许愿,这辈子就有花不完的钱。

钱这玩意儿,已经能满足绝大多数的愿望了。

之前冲动之下用泥巴把自己移动到楼下,也没有付出太多的代价。和女孩往老城区走的时候,在出租车後座上,胳膊抽抽的疼了半天,邵飞偷偷忍下来也就没事儿了。话说回来,只是从楼上下来这种没有难度的愿望,代价本来也不会太高,这都在邵飞的意料之中。

胡思乱想了半天,邵飞头往沙发靠背一仰,也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昏天黑地,也不知道几时几点。等邵飞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头痛腿麻。

可是当他低头看向酣睡的少女,心里逐渐开心起来。

女孩双腿蜷在沙发另一端,手搁在脸前,紧紧地攥着袖子。长长的黑发散在他的腿上,面颊带着暖起来的红晕,还有她的嘴唇。邵飞对女孩最初的印象,就是血色饱满的双唇,比涂了口红还要鲜亮。

邵飞忍不住用指尖触摸着少菁的下唇,软软的触觉透过手指传过来,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被什麽柔腻的东西糊住了一样。

影厅里声儿大,哪儿能真睡踏实。女孩睡的本来就浅,让邵飞这麽一戳,便睁开了眼睛。

给邵飞吓一跳,笨手笨脚的摸着女孩的头发,又轻轻拍了拍她的後背,示意她继续睡。

少菁没动,就这麽躺着看他。睡了一场安心觉,女孩感觉心里堵的那些事儿也淡了。邵飞身上带着一股以前从未有过的踏实,就好像什麽事都有底,什麽事都不怕似的,贴着他让人安心极了。

两人也没说话,前面大屏幕上枪炮大作,就算说话也听不清。邵飞觉得就这麽看着她,心里已经甜的很了。

他用手轻轻的摸她的脸,女孩子的皮肤光滑柔嫩,摸起来舒服,让人欲罢不能。少菁就由着他摸,半眯着眼睛,体味着他热乎乎的手掌心。

邵飞看着女孩楞神,心里嘀咕,自己女朋友怎麽就这麽好看呐。

他心里这麽念叨着,手没停,好悬没把姑娘给磨破皮。少菁捏住他的手,用小虎牙轻轻咬了一口。

然後女孩就试着後脑勺边儿上「腾」的硬起来一根东西。

她这哪还躺的住,红着脸坐起身来。

邵飞那破牛仔裤顶的跟铁笼子似的,他自己赶紧翘个二郎腿,给小兄弟让了个位置。

黄少菁斜着瞥他一眼,有点想笑,又觉得喉咙有点紧。她把攥着的双手藏在膝盖里,扭头不看他。

邵飞以为她手冷,胳膊从女孩身後揽过,伸手去捉。黄少菁的手比起邵飞小太多,被他一只手罩起来。

两只手一下动弹不得,黄少菁有点慌神,又很是有点甜。她压着喉咙的紧张,转过头,勇敢的看着邵飞的眼睛。

那眼睛里的意思再也明显不过,邵飞立刻就读懂了女孩的意思。

她要他吻她。

邵飞搂住女孩後背,狠狠的吻上去。这个年龄段的男孩没那麽多花花心思,表达感情的方式就是恨不得把全身的劲儿都用上。

他好像迷上了女孩的嘴唇,一边亲一边翻来覆去的用牙咬着。黄少菁被他咬的有些疼,可是却更被他的汹涌染了颜色。

女孩不甘示弱,不管不顾的把舌头伸出来,去舔他嘴唇。女孩的舌尖舔的他舌头发痒,邵飞脑子已经不好使了,只知道一个劲儿的拿舌头搅着女孩探过来的那条软肉。

俩人刚确定关系那阵,邵飞亲起来就没个够。可黄少菁有些害臊,非得邵飞软磨硬泡一阵才肯点头。可这一回,两个人积攒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怎麽收也收不住。

邵飞那双贼手也没闲着,趁女孩吻的入情,把人家掖的好好的衣服下襟都从腰里给扯了出来,从後脊一直摸上去。

本来黄少菁穿了身内衣的,但是在蛇石口的时候走得太急,给撂下了。所以邵飞长驱直入,毫无障碍的把女孩上身摸了个遍。当他一把捏住女孩胸口乳肉的时候,就再也舍不得放手了。

他左揉右揉个没完,指缝夹着女孩乳尖捻来扫去。黄少菁正是情动的时候,乳头被他一蹭立刻就硬挺起来。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女孩就觉得全身都热酥酥的,说不出的酸麻。

就着那股酸麻劲儿,女孩不由自主的把身子往邵飞身上使劲贴,舌头差点没伸到邵飞嗓子眼。

女孩鼻音里压着轻轻的哼声,声音又短又小,却尽显柔腻。邵飞胯底下差点被绷破裤子,他揉完人家姑娘的胸,手又往下伸,插进黄少菁裤袜的後腰摸到了屁股尖。

黄少菁那条内裤还是他拿钢丝钳绞下来的,现在裤袜里头光不溜丢,一巴掌的软肉,烧的邵飞忍不住狠狠捏了一把。

女孩舌头还被他吸在嘴里,冷不丁被捏这麽一下,「啊」的叫出声来。她刚想埋怨两句,就试着邵飞的手指头顺着臀缝探到了自己最隐秘的地方。

她本能的想反抗两下,却发现两腿间不知什麽时候濡湿起来初和邵飞在网吧黑屋亲热的时候,也不是没湿过,可那时候的滴滴点点仿佛是在嘲笑自己的稚嫩。

刚才邵飞抓着自己屁股那麽一捏,穴缝不由自主抽搐着一夹,滋滋又挤出两大股水来,腿间已经是汪汪一片,让邵飞摸了个正着。

黄少菁脸红透了,她心头砰砰乱跳,慌忙把脑袋拱在邵飞脖子上亲吻起来。

她下身本来就滑嫩光洁,加上情水满溢,邵飞的手指头呲溜就滑进了她的小穴缝当中。

男孩子粗粝粝的手指把此时敏感到极点的幼嫩阴唇蹭了个结结实实,激的女孩两腿猛地绷紧,只觉得肚脐下面子宫缩动,控制不住「哎呦」一声,差点没泄了身。

女孩可爱的声音在邵飞耳边一响,邵飞顿时欲念大起,一手箍住黄少菁後背,另一只手就着淫水在小穴缝里猛搓了十几下。

黄少菁被弄了一下就险些跌下悬崖,谁成想他紧跟着就是一顿猛攻,肚子里乱窜的热流一下子崩了。

她挣也挣不开,只能紧紧的搂着男孩的脖子,下半身疯狂的痉挛起来,嗓子再也压不住,吐出两声哀叫。

女孩听见自己的声音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没忍住,一想到这电影厅还有别人,黄少菁羞愤难抗。她拿双手死死压住自己的嘴巴,然後理智就再也不够用了。

怀里的姑娘勒紧自己的脖子,後背一点点细嫩的肌肉都绷紧了,邵飞哪儿还不知道其中的意味。整只手给女孩弄的湿淋淋的,他忍不住有点得意。

男生就这样,得意起来就分不出轻重,趁着女孩高潮的时候又揉又戳一点停的意思都没有。黄少菁可难受坏了,挣紮着想要大叫可又不敢出声,气儿喘不上来憋在胸口里,身体僵的动都动不了

试着姑娘的胳膊骤然软了,黄少菁气息奄奄的在他耳边求饶着说了两句「别弄」,邵飞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

女孩身子往後软软躺倒,邵飞一使劲把她揽回到自己身边。黄少菁双眼迷离的看着她,脸颊带着病态的红晕,邵飞忍不住又亲下去,腻歪了半天。

小年轻的身体就是好,黄少菁在邵飞怀里趴了那麽几分钟,精神头就恢复了一大半。她甜滋滋的拱在邵飞怀里,又着恼他手上没分寸的放肆,伸手就在他裤裆鼓包上用劲儿捏了一把。

「嘶!」这一下疼的邵飞直吸溜凉气儿,他的小兄弟硬这半天有点见软,登时又缩下去三分。男人生来都比较仗义,尤其是别人欺负自己小兄弟的时候。冷不丁给人来这麽一下,十有八九都有点恼。

邵飞倒不至於真上火,可还没等他想出报复手段,黄少菁那只就手耐不住似的动起来。隔着一层裤子,女孩的手指按在那里,轻轻的给他揉着。

女孩这一主动,邵飞立刻来了劲儿。他急三火四的拉开拉链,捏了捏女孩的手腕。

女孩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但还是有点害羞的低着头,把脸藏在他胸口上,然後才用手指头圈住了那根热乎乎的棍子。

黄少菁这初来乍到的,手上哪儿有什麽分寸,只觉得邵飞的东西软中带硬,软头上淋漓着也有点滑腻,感觉还挺好玩的,翻来覆去胡乱搓揉了一阵,竟然也慢慢大起来。

你要说真舒服,也舒服不到哪儿去,十六七岁小姑娘手上这麽生,没给邵飞掐疼了就不错了。可架不住少女整个人温软在怀,隐隐约约还能听见胸口处的微喘,邵飞一个青瓜蛋还是被勾起了火。

拉链来回蹭着怪难受,他索性自己把腰带一松扣一解,直接褪下半拉裤子。又在女孩耳边吹起热气:「帮我用嘴好不好?」

「不好!」黄少菁立刻拒绝。她脑子里浮现出自己趴在男孩胯下吞吐肉棒的情形,脸上刚消下去的红晕登时冲了回来。

邵飞有点失望,但本来也没抱什麽希望,他点起女孩下巴就想亲,结果女孩一歪头给躲开了。

「亲都不让亲了?」邵飞皱着鼻子哼哼唧唧。

女孩低着头,没应声。俩人这麽呆了几秒没说话,邵飞便稍微有点慌。他刚想说两句好听的,女孩突然直起身搂住了他的脖子。

「来吧,邵飞……」她在他耳朵边用颤抖的声音轻轻说。

邵飞楞了半天没明白女孩的意思,却看见黄少菁腾出一只手,正把自己的裤袜向下拽着。白嫩嫩的小腹和胯部一点点露在空气中,邵飞的心脏噔噔噔猛跳起来。

他带着少菁从家走的时候,以为这事儿就黄了。没想到女孩竟然能……

「今天还是不做了。」邵飞搂住女孩,阻止了她的动作,「第一次,就在这种小破电影院里,太委屈你了。」

「这都忍得住?」少菁擡着长长的睫毛,调侃了他一句。

「嗯!」邵飞认真的看着她,「我不要你为了我,委屈自己。」

黄少菁心头热流涌动,情不自禁的用力吻上邵飞,小舌头热情洋溢的舔着他的口腔,想要把溢出来的感动全都送过去。她清晰的品尝到,男孩对自己的感情是多麽坚韧。

邵飞被她吻得心神动摇,但是说出去的豪言壮语终归不能翻篇不认人吧?他只得认命,专心挑逗起女孩的嘴唇。

许久,女孩和他唇齿分离。在不远处荧幕闪烁光色的照耀下,她用明亮的眼睛看着邵飞,吐出了坚定地话语。

「我们不等了,就在这里,就现在。」

她利落的将腿弯上的裤袜整个脱下,修长比值的双腿滑过邵飞的瞳孔。她一闪身跨坐在邵飞身上,那昂扬耸立的肉棒紧紧挤在女孩胯下的湿润之处,烫的女孩一个哆嗦。

但是她完全没有动摇。黄少菁强忍着一点点害怕和巨大的羞涩,将手搭在邵飞的肩膀上,面对面注视着他。

邵飞早给楞那儿了,女孩果决的动作让他脑海一片空白。

「我从未想委屈自己讨好你。」黄少菁看着他,用颤抖的声音说,「但我也不是会随便敞开自己身体的女生。谁都无法知道未来会发生什麽,既然我们现在可以,那我们现在就该在一起。是你的话,我不後悔。我不想错过你……」

女孩几句话,差点没把邵飞给说哭了。邵飞这人看着楞,但最受不得别人对自己好。一股子柔情从腹部上涌,他揽住女孩的後背,就想把她推倒在沙发上。

「别……」黄少菁小声阻止了他,「你没轻没重的……我自己来……」

说完这几个字,女孩就羞得再也没了声音。她再不敢看邵飞的眼睛,一只手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口,另一只手摸下去。

邵飞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肉棒整个陷在一条浅浅湿湿的缝隙之中。随着女孩身体微微上擡,直楞楞的肉棒也抵着她的小穴缝立起来。两个人私密的地方本来就贴的紧密,龟头顺着小穴缝一滑,结结实实给女孩阴蒂蹭了个遍。

阴茎和手指不一样,里头没骨头节儿,不硌人,皮儿也软,刺激性低得多。黄少菁只觉得一阵舒服,也不像之前邵飞欺负自己时候那麽激烈,忍不住哼出声来。

女孩美美的一声呻吟,邵飞身子一挺又想来劲儿。黄少菁连忙扯了他耳朵一下:「不许乱动!」

邵飞这时候可听话了,立刻老老实实缩回去。

女生自己当然最知道自己喜欢的力道分寸,只要能丢下那层无用的羞耻心,便有大把的艳福可享。黄少菁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酥爽着,身体已经不太受控制似的,屁股连连起伏了五六下,让邵飞的肉棒在自己小穴外面蹭弄。

邵飞一个火气最旺的大小夥子,被女孩弄得浑身上下就跟虫子痒一般,只想把她一把按到就是一顿狂轰猛干。无奈有贼心没贼胆,他生怕女孩有一点的不高兴,只能咬着牙任她自己来。

少菁自己玩了一会儿,脑子都快玩迷糊了才想起正事。回过神来的时候胯下已经湿黏黏拉起了银丝,不知什麽时候小小的去了一回。她又使劲支起身子,想用手把邵飞的东西推到该去的地方。

这一碰,女孩就觉得呼吸慢了半拍。邵飞的东西已经给自己折腾到了极点,硕大的龟头如小拳头一样。这玩意要是硬往肚子里走,自己可怎麽吃得消。

箭到弦上不得不发,黄少菁也是咬过牙茬过架的姑娘。当时眼一闭心一横,把肉棒对准自己的穴眼,身子就往下沈去。

刚沈了半寸,巨大的扩张感带着一丝撕痛就顶住了她的喉咙。小穴堪堪进去半个龟头,她就再也动弹不得。那感觉仿佛是再往下走,自己身子都会给撕成两半。

女孩穴口箍着邵飞最敏感的龟头,弄得邵飞是呲牙裂嘴。他心知女孩是最关键的时候,便不敢乱动,上不去下不来的僵着。

少菁努力想让自己的小穴往下吞,可身体却像是被本能上了锁,怎麽都不听话。她往後微微退去,被撑开的阴道口一缩,这才喘匀一口气。

「不行……」女孩喘气道,「你用点劲儿吧。」

「我没事儿,你慢慢的。」邵飞心疼她,连忙安慰。

看着邵飞温柔的眼神,黄少菁心气硬的那一面慢慢浮起来。她挺直身体,找到个最合适的角度,扶着邵飞的肩膀,强忍着刚刚品尝过的不适和疼痛,一点点把邵飞的龟头吞了进去。

少菁的处女膜是个月牙口儿,邵飞龟头马眼抵在上面一蹭,险些射了。他脚趾一攥,大腿根抽抽,好容易才忍住

他这一动不要紧,女孩给他扯疼的不行,「啊!」的一声惨叫出来。

邵飞吓得再不敢动:「疼麽?咱们不做了!」

少菁当时就想听他的话,拔出来算了,可终究还是没舍得。

「我……啊……稍微缓缓……嗯……」

邵飞点点头,然後忽然就看见紧紧夹着他鸡巴的小穴边儿上淌出细细的一丝血。

「少菁……出血了。是不是破了?」他问。

「我……不知道……」

真做的时候,女孩哪儿还能试着处女膜这种东西,光顾着疼呢。现在眼看血都出了,心想大概是成了。

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了……自己是他的女人了……这麽想着,少菁涌过一丝复杂的酸甜,她忍着疼把自己的身体沈到了底。

刚刚被扯裂的处女膜这下子才真正被肉棒给夯了个结实,毫不留情的穿了过去,杵在少菁的子宫口上。

胯下的疼痛一阵阵扑上来,疼的都快要麻木了。女孩大口喘着气,整个小腹都给撑的满满的,肚子都要爆开一样。但是她也清晰地感觉到,两个人已经以最亲密的方式,完完全全的融合在了一起。

紧致而火热的包裹感让邵飞的喉咙都收紧了,他忘情的亲吻着女孩的脖子和耳垂,品味着人生第一次和女孩结合的幸福感。那是被接纳的感觉,被毫无保留的打开、收容和拥抱的感觉。

然後是蓬勃而且的、更凶猛的欲望。

「少菁……我……我忍不住了……」邵飞在她耳边说。

一般的姑娘和恋人第一次做爱,男生都粗楞的很,爱抚不足机会不到就蒙头闷脑往里面进,难免把姑娘伤的疼痛不已。而现在少菁爱液充足,又动情到极致,所以远没有别人那麽难熬。她摸着邵飞的脸,露出一抹迷蒙妩媚的笑容。

「来吧……你来……都由着你。记得慢点,我怕撑不住。」

邵飞早已按耐不住,一把抱住女孩的腰,身子就往上拱起来。这家夥在身体最该发育的时候运动的好,胯下的东西生的着实巨大,少菁咬着牙坐到底的时候,还是有小半拉没能吞进去。

他这用力一拱,几乎是以用强的把剩下的东西猛往里撞,子宫口都差点撞进去小半截,挤出一大舀水。这第一下就把女孩顶的个头昏眼花,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婉转幽曲。

少菁想让他停,想求饶,可是那撑满了阴道的巨物开足马力一般一下又一下凿在花心。酸痛、饱胀、撕裂和无法言喻的快感轮番轰击着少女的肚子。它们逐渐上升到心脏,从血液灌注到大脑,搅乱了她所有的感官。

她想憋着不叫,但喉咙早就不受控制了。少菁用尽全身力气转头,向影厅其他座位扫了一眼。在她发现其他客人早已走光不见的下一瞬间,那混乱淫靡的哀叫就立刻爆发出来。

「啊!!啊……啊——啊!!」

邵飞仿佛听到耳边想起了无比美妙的音乐,但是他早已没有神智去分辨那到底是什麽声音。他如同用长矛与猎物搏斗的原始人类猎手,全神凝注的将自己的武器一次又一次贯入猎物的身躯,用最全身的力气。

少菁扑倒在他肩膀上,腿也垮了,再也支撑不住自己。可是那高昂甜美的呻吟声却那麽有力,仿佛是高唱着的云雀。

邵飞用手捧住女孩的双臀,摸到了满手的滑腻爱液。他用力擡起女孩的腰身,然後把阴茎不断插进去、插进去,溅起大片大片的汁液。

「舒服麽?少菁,舒服麽?」他在女孩耳边不断的问道。

女孩哪里还能回答他,只能发出一阵柔弱的「嗯」声,然後将一阵阵的热气喘在他的脖子上。

细线一样的电流从根上直窜到肉棒顶端,邵飞也猛烈的喘息着,龟头抽动弹跳着,刮在少女微微带硬度的宫口,然後一往无前的向着爆发的悬崖边冲去。

「少菁,少菁……我……要到了……」邵飞抱着女孩的胳膊越收越紧,他想稍微缓缓,但是下半身却耸动的越来越快。

「嗯……嗯……啊……我也快了……再等一下……我也马上……」女孩搂紧他的脖子,像是重新找回了一点力气,迎合着他的上挺,努力动起来。

「我……没……没带套套……」邵飞勉强抓住自己飘摇的理智,对女孩说。

「昨天、昨天月事刚走……射我里面……射里面就好……」少菁呢喃着,本就狭小的阴道越收越紧。

邵飞再也憋不住,他猛冲十数下,死命把女孩按在自己身上,仿佛亲吻着她子宫口般,将阴茎狠狠撞在女孩最深处,喷射出一大股精液。

少菁忍不住响亮的哀叫一声,小腹猛烈的抽动起来。在一波又一波强劲有力的射精中,她也迎来了高潮。

穴口顺着阴茎淅淅沥沥流出好几股夹着血丝的水流,她微微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体里的肉棒还在一跳一跳的往自己肚子里射着。

「呃……嗯……怎麽……怎麽还在射……」女孩问着羞人的问题,捂住自己越来越涨的肚子。

邵飞根本没心思回答,他哆嗦了两下,肉棒好不容易才停歇下来,慢慢的软下去。

一大股乳白色的精液混杂着代表女孩第一次的鲜红,从微微开阖的阴道口涌出来。女孩只来得及用手捂住,然後就忘情的和男孩深深的吻在一起。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