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绿到尽头免费 绿到尽头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巨根夺娇妻 巨根夺娇妻

    说起第一次见到香香,第一印象就是童颜巨乳和欺霜赛雪的白嫩肌肤。香香有165公分左右,17岁就有硕大的乳房了,当然,香香的身材属於窈窕型的,并不胖。靠近後,就是一股似花香又似果香的甜美气味,加上香香的青春活力和娇美的容貌,总是能让人有一种美好的感觉。

    绿到尽头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巨根夺娇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巨根夺娇妻》,是作者绿到尽头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说起第一次见到香香,第一印象就是童颜巨乳和欺霜赛雪的白嫩肌肤。香香有165公分左右,17岁就有硕大的乳房了,当然,香香的身材属於窈窕型的,并不胖。靠近後,就是一股似花香又似果香的甜美气味,加上香香的青春活力和娇美的容貌,总是能让人有一种美好的感觉。

《巨根夺娇妻》 第七章 免费试读

这一晚上,我的舌头几乎都快抽筋了,岳母也真的是放开了玩,不但让我舔她的嫩穴,后来还开始让我伺候起她的菊门来。

当然我是很高兴的,而且岳母的粉嫩小菊门一点也不臭,反而还带有阵阵杏仁的香味。

再然后就是岳母那略微丰腴的白腻大腿,直到那一双小巧玲珑的细嫩小脚。

我沉浸在这种女体中不能自拔,毕竟这才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和女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虽然岳母都没碰过我小鸡巴一下,也没让我亲吻她臀部以上的部位,但是却让我自己疯狂的射了五六次。

最后天快亮时,岳母意犹未尽的擦了擦泛滥成灾的嫩穴,笑眯眯的对着已经瘫软在床的我说到「看你表现不错,我暂时就不带香香离开了。」然后又神秘莫测的俯下身,贴着我的耳朵稍稍说「其实,我一早就知道这是你和我们家香香玩的游戏,开始我也很生气,而且香香也的确心向广龙,不过念在你对香香是真爱,昨晚又这么卖力伺候我这个老女人,我就成全你这个小变态吧…」

说完,岳母穿好睡裙,撇了我一眼后,冷冷到「昨晚叫你「小老公」无非就是在缓和我和夏姐姐的尴尬关系,别真的以为你是我的谁了,你只配给我舔屁股和脚丫子!」说完,扭着丰满的肉臀摔门而出。

卧槽,这算什么?在我这爽完还诋毁我?算不算嫖娼后又讲大道理不给钱呢?

不过我也懒得再理她了,我真太他妈累了,脑袋一歪,直接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我无比香甜,连梦都没做。睡到第二天下午才算缓过来。

想了想昨晚岳母的话,看来我真的成了一个摆设了。要不是香香是我明媒正娶,在亲友面前见证过,而岳父母和妈妈又是有头有脸的人,搞不好真的会三女都成全给了广龙那个混蛋呢!

我出了房门,家里空无一人,我的新房里也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房间里残留着三个女人的体香。而阳台上,挂着各种颜色的女性内裤,但是中间夹着一个很明显是男性的黑色内裤。也不知道是谁给广龙洗的。

我枯坐在沙发上,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了我自己一样。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过着这两天发生的事。

香香现在是不是无论灵魂还是身体都已经被广龙征服了呢?昨晚广龙抱着香香抽插,并且在两位妈妈面前,香香也公开承认了她只爱广龙,并且妈妈和岳母也认可了这个新女婿。

这件事算是已经挑明了,不过岳母却以我为纽带,保住了和妈妈的关系,但是很明显,岳母只是用我当工具人的,昨晚既没让我亲吻她屁股以上的部位,也没有碰过我小鸡巴一下就是证明。

妈妈和广龙的事也已经摊牌,只不过不知道她们今天怎么面对彼此的,此刻都不在家,我也毫不知情。

好像所有事情都已经偏离了掌控,这种感觉让我很恐惧很无助。

面对香香,我依然是那种至死不渝的爱。

面对岳母,有了肌肤之亲,让我越来越迷恋她。

面对妈妈,从小就贪婪着妈妈的肉体。

可是如今这三个女人,却都把我给当做鄙视的对象。我如今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们,面对自己。

「叮!」

手机短信?

我拿起来一看,居然是香香发给我的。我忐忑的打开来,生怕是什么我无法接受的事情。

「傻瓜!不要再自怨自艾了,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人。也不要再胡思乱想,你放心,不会伤害你的!爱你的香香…」

果然!香香还是爱着我的,至于为什么要在妈妈和岳母面前摊牌,估计是当时的情况骑虎难下吧。但岳母肯定是故意的,毕竟她真的对我失望了。妈妈应该是在变相的帮助我…吧?毕竟我可是她的亲儿子,哪怕再怎么暗恋广龙,但是如今广龙和香香也已经喜结连理,应该不会再横叉一脚吧…怎么说也要看看岳母的面子吧…

至于香香,我不应该怀疑她,她这么做也不过是在我们的游戏而已。

顿时,我感觉这个世界还是那么的美好。

而在市中心一家美容护理院中,此刻三个看起来年轻漂亮又个个气质不凡的女人正泡着牛奶浴。

「安慰他的短信发了吗?」看起来三十出头但身材丰满的女人问到。

「发过去了…只是,婆婆我…昨晚真的很对不起…」泡在对面,一名皮肤雪白,长相甜美的女生面带踌躇。

「傻丫头…婆婆我也是过来人,大家都是女人,而且龙龙他…我也体验过…」美熟妇在三女中身材最为丰满,气质也偏知性一些,此刻很是理解的对着对面初为人妇的年轻姑娘点了点头,虽然这位姑娘也同样有着和她年龄不匹配的巨乳。

说到广龙,小少妇含羞的低下了头,俏脸几乎埋进了自己的巨乳里。

「还好龙龙他对我们没什么恶意,至于小良子…早知道亲家姐姐这么通情达理,我昨晚就不用牺牲色相了…便宜那小子了…」另一侧,同样身材丰满,面容娇美,和刚才的小少妇有七八分相似的美少妇说到,三人里,气质最为高雅的存在。

「妈妈你也是的,干嘛还欺负他啊?」

「欺负他?估计他高兴还来不及呢…再说了,你妈妈我的玉足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呢!实在是便宜他了…」

「我还以为亲家妹妹昨晚会让我家那小子开开荤呢,没想到只是…」

「沈姐姐,你也知道你儿子什么本事,你就别难为我了…昨晚我怕你真的生气,所以才…不过还好夏姐姐你通情达理,而且我也没失去什么…」一边说着,美少妇一边靠向典雅知性的亲家姐姐。

「唉…只能怪我家那小子不争气…我也不怪香香,怎么会生气呢?再说现在名义上香香仍旧是我的儿媳妇,而你即是我的亲家妹妹也是我半个儿媳妇啦…咱们关系还是牢不可破的呢…」

「谁是你儿媳妇啦?以后那小子再也没机会了…我只是担心,你会不会跟我女儿抢姑爷呢…」

妈妈白了岳母一眼,转过头看向香香,「怎么样?那小子回了吗?有没有做什么傻事?」

「没有,阿良他依然很爱我…」香香恨不得把自己的小脑袋塞进自己的幽邃的乳沟里,毕竟和自己王八老公玩变态游戏是个极其丢脸的事,直到现在两位妈妈也不知道,都以为是自己和广龙是真爱,守了十几年活寡的她们同情自己而已。

「你看看吧…你儿子不会有事的,既然他自己都面对现实了,回家后也不用那么尴尬了,等香香怀孕了之后,就找个机会让他们私下里离婚吧。」

「不要…」香香立刻反对到。

「我觉着也不要,你看他们两个仍旧那么恩爱,而且龙龙他当年就是逃犯,估计现在也满身的案底,反正阿良都甘心成全香香,就让香香和龙龙做一对没有名义的真正夫妻吧…至于阿良,回头我跟他说说。」

「还是亲家姐姐想的周到,这样既可以成全香香,也能满足龙龙,还能抱住小良子的面子,可谓一举三得呢!」岳母笑嘻嘻的直拍马屁。

「少来啦,我看你就是故意套我话呢!」妈妈伸出青葱手指点了点岳母不输自己多少的大奶球。

「咱们虽无血缘关系,却胜似亲生姐妹,我也是怕你一生气在气坏了身子嘛…」岳母难得的露出小女儿的姿态。

「好啦好啦…你以后也不用再为难在自己牺牲色相给我儿子来维护关系,而且我看啊,插足香香和广龙的第三者也未必是我哦…」妈妈挑了挑细眉,像是看穿了岳母一样。

「瞎说什么呢?我可是有夫之妇!」

「妈妈…婆婆…其实龙哥他…那么强…如果将来万一…我不反对的…」香香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着对面两位熟女臊红着脸鼓起勇气说。

这话把二女说愣了,什么意思?你们不是真爱吗?怎么愿意分享自己的男人呢?

香香眼看自己的妈妈要生气,立刻说到「婆婆本来以前就和龙哥好过,而且昨晚妈妈你也…不就是因为我和龙哥那样才没忍住的嘛…我知道爸爸不行,身为女人,我知道那种寂寞和苦楚,而且你也看过龙哥身子了,龙哥也很喜欢你们…你们也很喜欢龙哥…不如…」香香真诚的看着自己的妈妈和婆婆,「我们三女同侍一夫!」香香说的掷地有声。

最少把你们拉下水后,以后自己和阿良的秘密就能够容易接受。

「香香你…」岳母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三女沉默了一会,气氛突然变的很尴尬起来。

「对不起…我只是…」

「香香你不用解释什么,大家都是女人,我们懂你的意思…只是这种事…随缘吧…」

岳母没有说什么,毕竟母女同侍一夫,婆媳同侍一夫,姐妹同侍一夫这种事听起来…还挺真挺刺激的…而且知母莫若女,自己的女儿也是为自己着想。

「嗡嗡」

香香手机响了起来。

「龙哥啊…我们快泡好了,你那边完事了吗?哦,那太好了…嗯嗯…嘻嘻…爱你啦…么么…嘻嘻…嗯,好的,一会见,拜拜…么么哒…」

香香挂上电话,满脸的幸福模样,落在对面两位熟女眼里,居然产生了嫉妒心理。

曾几何时,自己也是从恋爱中走过来的啊…

「妈妈,婆婆,龙哥说他帮我们定好包车和宾馆了…妈妈?婆婆?」

妈妈和岳母对视了一眼,似乎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什么,然后对着香香说「那太好了,还是龙龙有本事,咱们也快点冲一下出去吧…」

「我刚才的提议…」

「呵呵…」二女颇为神秘的笑了笑。

香香一头雾水,难道自己的计划被发现了?

……………………………………………………

我吃了点昨天的残羹剩饭,天都黑了她们还没回来,好歹这也是我的新婚期间吧?别人都很快乐,自己怎么就这么孤单呢?

正当我回味着岳母那散发熟女气息和诱人体香的雪白大屁股时,伴随着房门的「咔嚓」一声,紧接着一男三女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

「呦,屋子这么黑怎么不开灯啊?」妈妈说这话随手把灯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气色红润,满眼含春的三个女人和一身侵略气息满脸横肉的黑大个。

妈妈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套裙,将她那鼓胀的巨乳绷的快要炸裂出来一样,盈盈柳腰连接着看起来宽大的胯部,可见妈妈的肉臀有多丰满。

和妈妈不同穿着的岳母,一身紫色连衣长裙,雪白的藕臂暴露出来,胸前那对人间胸器虽然没有妈妈宏伟,但是也异常的硕大,雪白的乳肉中间一条黑色的乳沟,显着异常的深邃。

最后进来的我的新婚娇妻白媗姌,一条贴身的七分牛仔裤,将滚圆挺翘的臀部束缚的非常有曲线,白色体恤衫把那对F罩杯的巨乳裹住,拉着广龙的大手甜甜的笑着。

而广龙,仍旧是一件花花的沙滩衬衫,只是这回里面没有了背心,将他强壮宽厚的胸膛露在空气中,巴掌大的护心毛一直延伸到裤子里面,最醒目的则是他的纹身,如同一只张牙舞爪的恶鬼一般。

「妈妈,岳母,香香,龙哥,你们回来啦?」我像是没事人一样一边客气的打招呼,一边给她们把沙发让开。

「阿良你吃饭了吗?这是我们给你带的,快吃吧!」香香从另一只手中拎出一个盒子。

我高兴的从香香手中接过来,但是香香却狡黠的对着我眨了眨眼睛。我打开一看,居然是一个形状类似于帽子的抹茶蛋糕,绿帽子蛋糕…

「赶快吃吧,我们走了好几条街才买到的呢!」岳母带着嘲讽的看着我。

岳母对我的态度还是那么冷淡,看来昨晚说的是真的,在岳母心里真的已经把广龙当成女婿了。

「哦,谢谢香香,谢谢岳母。」还别说,真挺好吃的。

「好吃吗?」妈妈一边放下手里的东西,一边问「害怕你不喜欢呢!」

「好吃,我最爱了…还是香香懂我…」

「好吃以后就经常给你…嘻嘻…老公,我们去洗澡吧…」香香居然当着大家的面,直接喊着广龙在老公,还说一起洗澡。

「哈哈…老弟你别误会啊,香香妹子就喜欢闹着玩,我怎么可能会和弟妹一起洗澡呢?你放心吧,绝对不会一起洗的!」广龙一边说着,一边和香香共同进了属于我的婚房。

「不会不会,我怎么会不放心你们呢?」我像是很开朗的回答。

「我也去洗澡了。」岳母连看我一眼都很难受的样子。

剩下我和妈妈后,妈妈坐在了沙发上,看着吃着绿帽蛋糕的我,有点无奈的说到「阿良,你也别怪香香,其实你要理解我们做女人的苦…」

我知道妈妈想要说什么,但是我却不能和她深谈,万一让妈妈知道我其实是在和香香玩变态的性爱游戏,估计我会更让她们失望,甚至是愤怒吧!

「嗯,我知道的,我也没有怪她,只要香香快乐我就快乐!」我像是傻蛋一样边吃边回答。

「我不是这个意思,难道你就不生气或者难受吗?」妈妈诧异的看着我。

「没有啊!虽然香香和广龙大哥在一起,但是我看香香真的很开心,而且广龙大哥也很会照顾人,香香和广龙大哥在一起我也放心。而且广龙大哥从小就对我很好,我还记得妈妈你也夸赞他呢!小时候我还见过妈妈和广龙大哥亲吻呢!」

妈妈突然俏脸一红,紧接着说「你难道不知道昨晚香香和龙龙在一起做的事只有夫妻之间才能做吗?傻孩子?你难道就一点也恨她们吗?」

「没有啊?我一点也不恨她们啊!昨晚我看到广龙大哥和香香在一起时,我还很高兴的偷偷做那种事呢!你和岳母不是也看到了嘛?而且那种事也不一定就是夫妻之间才能做的啊!我小时候就偷看到妈妈你和广龙大哥做过呀!而且看妈妈当时也很高兴呢!只要广龙大哥能让我身边的女人带来快乐,那么我也就快乐。」我一副傻白甜的样子。

妈妈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然后有点怀疑的盯着我的眼睛问「你就不怕香香和你离婚?」

「不会的,我和香香是真爱,而且广龙大哥在结婚前就对香香那么好,香香也没说嫁给广龙大哥啊!再说我非常相信广龙大哥,他就不会伤害我的。就像十年前一样。」我反复的说着十年前的话题,就是让妈妈认为,我的价值观就是这样的。

妈妈一直看我的眼睛,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缓缓到「算了,只要你不瞎想就好。我也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人,将来香香要是怀孕了,希望你不要做傻事。」

「不会的,如果我和香香有孩子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而且广龙大哥对我们这么好,将来孩子出生就随广龙大哥的姓氏吧!正好广龙大哥因为有案底没办法结婚生子。」我坦然的说着这些话,终于让妈妈以为我就是个活的开心的傻逼。

「你和香香的孩子?呵呵…我的傻儿子,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你的小鸡巴那么没用,就连亲家妹妹想假装都假装不了,你认为你会和香香有孩子吗?」妈妈情绪略微激动的指着我,可能是被我「傻」气的吧,都口无遮拦了。

说实话,自从父亲死后,还是第一次看妈妈对我生气。

「算了,你和香香开心就好…」妈妈意识到自己失态,「只要以后有什么想不开的就和妈妈说啊!我去换衣服…」妈妈说完摇了摇头,一边扭着被窄裙紧绷的肉臀一边从我身边离开,嘴里喃喃到「白担心一场,看来以后可以大胆一些了…」

我是不是装的太像了?连妈妈都以为我在性爱与情爱上是个大傻逼。不过这样一来,以后看到广龙那个王八蛋在我面前和香香做什么的话,我也没那么尴尬了。

虽然很刺激,而且香香也没有变心,但是我还是对广龙充满恨意。

无论从民族大义还是家仇私恨上,我都要把广龙粉碎掉!找个机会跟踪他一下,看看他的老巢在哪里,然后再拍点他的犯罪证据,最后揭发他!

都以为我傻?老子精明着呢!哼!

不过,这绿帽子蛋糕还真挺好吃的呢!

真香!

过了一会,岳母洗好澡换好衣服走了出来,果然还是那套半透明的短睡裙,不过今天高贵的美熟女岳母连内衣都没穿,虽然昨天岳母让我摸了几下她的肥乳,但是因为我一直被她坐在屁股下的原因,只能摸到,但是却不让我看,也不让我舔。今晚则是很优雅的让我隐约的看到了那对大白兔的轮廓和粉红色奶头。

岳母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着水,雪白充盈的大白腿因为侧着坐而裸露了出来,看的我心跳加速,呼吸逐渐变粗。

岳母在用手机打着信息,完全没在意我喷火的眼神在自己香喷喷的肉体上来回扫视着。

想起昨晚的旖旎,我试探着坐在外侧的沙发上,这样距离昨晚我用舌头浴血奋战的雪白美足更近了些。

香香完美的遗传了岳母的基因,岳母不但浑身的肌肤都欺霜赛雪,甚至连三寸金莲都那么的娇媚可爱,尤其是在脚指甲上涂抹的诱人紫色指甲油,看的我都快流鼻血了。

昨晚岳母只是一个劲的把脚指头往我嘴里塞,根本没有仔细把玩一下。

我慢慢的伸出邪恶的手在岳母玉足上轻轻摸了一下,而岳母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朱唇微启,气若游丝,缓缓发出了一声「嗯…」

有戏!

我马上伸出两只手,托举起一只白嫩玉足,岳母杏眼如丝的看着我,并没有阻止的意思。

我心跳再一次加速,将玉足举到我面前,一股扑鼻的香味几乎快把我迷晕了。同时由于腿抬得的过高,说着雪白的美腿一路看去,果不其然,岳母仍旧没有穿内裤,昨晚卖力吸舔的粉色嫩穴神秘的藏在两只大腿根中,如同等待我去一探究竟的神秘肉洞一样。

「好看吗?」岳母轻声问到。

「好看,好美…」

「昨晚不是吃过了嘛…」

「吃不够,永远吃不够…」

「噗嗤…」岳母看到我的窘态美人展颜,「还想吃吗?」

「想…」我激动坏了。

「那就先从脚指头开始吧…」岳母说完,居然享受般闭起了眼睛。

我如蒙大恩,马上裂开嘴一口将岳母的大脚趾含到了嘴里,舌头经过的在脚指头和脚趾缝中来回游走,「吧唧吧唧」嘬的直响。

「哦…」岳母发出一声无骨的呻吟。

仿佛是我的催化剂,我甩开腮帮子卖力的开始舔弄吸吮起来。

「跪下!」

「?」

「跪下!」岳母威严的声音冲进我的耳朵中,我下意识的跪在了她面前,但是却并没有感觉很屈辱。

「呵呵呵…真乖,来,这只脚…」岳母很满意我的反映,然后坐了起来,优雅的伸出了另一只脚。

我手捧双玉足,宛如捧着圣果,每一个脚趾头都恨不得吞下去,每一个脚趾缝都会吸舔个十个来回。然后顺着这毫无瑕疵的雪白美腿一路向上看,不过被两条充盈的大白腿夹住,看不到那幽幽的神秘洞穴了。

不知不觉,这双玉足被我足足舔了二十几分钟。整双脚也满是我的口水。岳母不断从嘴里发出阵阵的呻吟,我见机会差不多了,顺着足腕开始慢慢向上舔,果然,被舔郑爽的岳母没有拒绝我,渐渐分开了她的大白腿,当我舔到大腿内侧时,岳母的呻吟声也渐渐高昂了起来。

分开啦!我终于又见到岳母的桃花源了,熟女特有的体香和嫩穴处独有的芬芳也扑鼻而至。由于大腿分开,蜜穴也分开了一条小缝,粉嫩的肉芽闪烁着诱人的光泽,看的我眼珠子都要飞了出来,我的小鸡巴几乎快要涨得爆炸了。

昨晚虽然近距离观察过,不过却没有好好欣赏的机会,岳母一个劲的用她的大屁股在我脸上拱,最后还是在我舔她菊门时,她坐在我身上自慰达到高潮。还喷了我一脸的阴精。

但是岳母只让我舔她的嫩穴口和菊门,却不让我舔她的阴核,而且臀部以上更是不给机会。

反正都舔到大腿了,看来今天有希望能舔到岳母的阴核了。

由于小鸡巴太涨,此刻我轻轻脱了短裤,露出了我那不足十公分的又软又细的小鸡巴,迫不及待的握住,飞快的上下套弄起来。

「小良子…哦哦…你的小鸡巴这么小…嗯嗯…你认为你能满足的了我家香香吗…」岳母眯起眼睛,轻蔑的看着我,但是并没有阻止我舔她雪白的内侧大腿。

说到我的痛处了,这让我怎么回答?

「难道你也想让香香像我和亲家姐姐一样,守一辈子活寡吗…虽然你的舌头不错…嗯嗯…但是却无法让我们女人得到满足啊…」岳母又加大了叉开大腿的角度,几乎是让我正面看到了岳母的粉嫩蜜穴。

我一边飞快的他弄着小鸡巴,一边心脏快要超负荷的呼吸,看着那潺潺小溪不断地顺着嫩穴口流淌而下,激动的快要喷血了。

第一次,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能够正面欣赏到完美的女性蜜穴。

「啊啊…」我兴奋的一边舔着岳母的大腿根,一边逼近嫩穴口,嫩穴的芬芳几乎快要把我迷死了。

「所以啊…嗯嗯…你应该继续让龙龙来满足我们家香香才对啊…嗯嗯…你说对不对?」

「对对…」我伸出舌尖,终于碰触到了岳母的嫩穴口,咸咸的味道滑腻的口感,我猛地张嘴,把岳母的嫩穴全部盖住,舌头飞快的伸进嫩穴里,肆意搜刮着爱液。

「啊啊啊…」岳母浑身猛地一颤,如同被电机了般,一手抓着我的头发,一手揉着自己的酥胸。

我疯狂的舔舐着岳母的嫩穴,舌头很自然的舔到了阴核处,那颗不足黄豆大的阴核。

「你…啊啊啊…」岳母舒爽的嚎叫了一下,紧接着抓起我的头发向外拉。

我头发一痛,被岳母给抓了出来。

「哈啊…我话还没说完呢…」岳母撇了一眼我胯下的小鸡巴,然后带着厌恶的表情说到「从今天开始,我不准你干涉我们家香香和龙龙的事,也不准你干涉龙龙对我和亲家姐姐的所作所为,否则,老娘让你连脚丫子都没得舔,知道吗?」

「知…知道了…」我被岳母嫩穴迷的五迷三道的,虽然知道岳母在趁机向我提条件,但是岳母却不知道我本来就有绿帽癖,这个条件对我来说不但顺水推舟,还同时得到了岳母双腿以及肉臀的青垂。

「我不管刚才亲家姐姐跟你说了什么,你只要记住,以后不管你看到了什么,都要给老娘装没看到,知道没?」岳母不亏是当老板的,高贵之中透着上位者的霸气。

「知道了…岳母…」

「给老娘闭嘴,我的姑爷只有龙龙一人,你算老几?要不是看在亲家姐姐的面子上和香香对你的情意上,老娘早就让你们离婚了!以后,在外人面前,你可以叫我岳母,但是在我面前,你只能叫我母上大人!记住了没有?」岳母这是有S倾向啊!为什么不让我叫她主人呢?还母上大人?奇奇怪怪的。

「记住了,母上大人!」

岳母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满脸带着厌恶,但可能是为了牵制我,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缓缓的把大腿抬了起来。

「舔吧…废物…」这是让我舔大腿后侧的意思啊!唉,居然还是不让我舔阴核。有点小失望。

「咔嚓!」

这时,主卧房门被打开,我吓得马上从地上坐了起来,然后用抱枕盖住我的小鸡巴。

而岳母却依旧保持着叉开大腿并且一条美腿高抬的姿势。

「妈妈,你在干嘛呢?」香香嗔怪的一句,然后和广龙一起走了过来。

「夏姐姐这是在练瑜伽吗?不是我说,难怪我们家香香长得又白又香,原来都是夏姐姐的优良基因啊!你看看这腿白的,都快晃瞎我的眼了!」广龙贪婪的看着岳母的下体,而岳母也很快的重新并拢双腿,用裙子盖好,然后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龙龙这嘴真甜呢!」岳母并没有埋怨广龙,反而对广龙看到自己的嫩穴没有一丝抗拒,只是多少有点害羞。

「这可不是我故意夸奖夏姐姐,你看看香香的美腿…」说着,直接把香香的睡裙拉了起来,香香穿的纯洁的白色纱织蕾丝内裤也暴露在我们所有人面前。

「哎呀!」

「你看不是一样的白?一样的美?」说完,还在香香雪白修长的大腿上来回摸了摸。

香香羞红着脸,马上把裙子拉了回来。然后嗔怒的用粉拳在广龙的胸膛上撒娇般的轻捶了一下。

我假装看电视,然后回过头看去,广龙居然和昨晚一样,又是一条窄小的黑色内裤。从腹部延伸到大腿上的黑毛看起来还真挺有视觉冲击的。虽然大鸡巴没有勃起,但是也把内裤撑的鼓鼓囊囊的。由于内裤太过小,导致阴毛和阴囊一大部分都在外面。

「呵呵,我们娘俩个虽然白了点,不过还是龙龙你衬托的啊!你看你,跟黑人都有的一拼了。」

「是啊,我第一次见龙龙时,也以为是阿良的外国同学呢!」这时妈妈也洗好澡,穿着一套勉强盖住大屁股的宽松睡裙,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了过来。

「我靠!美人出浴啊!沈姐姐简直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女一样!」广龙眼睛都直了,毕竟妈妈的身材可是三女中最棒的!无论是身高还是曲线,完全不输欧美模特!

「对了龙龙,十年前你就和亲家姐姐关系那么好,为什么龙龙这次回来不来找亲家姐姐呢?」岳母拍了拍身边的座位,妈妈款款走了过去,路过我身边时,由于沙发比较矮,我呢也比较矮,我居然看到了妈妈雪白雪白圆滚滚挺翘翘的大屁股!不过穿了一条灰色的纱网内裤。

「唉…说来话长啊!十年前,老子被人陷害了,诬陷我强奸小姑娘,害得老子在日本躲了十年,这次回来还没稳住脚跟呢,就遇到了香香,还有你和沈姐姐,这也算是缘分吧!」广龙站在三女面前,掐着腰故意挺着胯下那团巨大的帐篷。

「原来老公是被诬陷的啊!我就说嘛…老公怎么可能会强奸小姑娘嘛…老公你受委屈咯…」香香一边替广龙委屈,一边站了起来抱着广龙的脖子踮起脚尖在广龙的丑脸上送上一个香吻,然后对着我偷偷眨了眨眼睛。

我晕,香香这个小妖女,又开始刺激我了。

「你们小两口故意在我和沈姐姐面前秀恩爱吗?」岳母揶揄着。

「我就说嘛…龙龙怎么可能会犯法呢?」妈妈也替广龙申冤。

「这事我慢慢跟你们讲…」

又开始了,广龙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又开始炫耀起他的「丰功伟绩」了,明明都是违反道德违反法律的事,从他嘴里说出来,仿佛是一个为兄弟两肋插刀的大英雄一般。

这他妈还没喝酒呢!广龙真能瞎掰。

就在我满脸不屑的时候,三女却伴随着广龙一起惊呼,一起拍手,一起替广龙哀伤。

和昨晚不同,这回三女完全的融入进广龙的描述里了,就连智慧丰富的人民教师妈妈和聪明睿智的老板岳母都沉浸在广龙的故事里。

难道这就是当局者迷?或者是被情人冲昏了头脑?

广龙唾沫星横飞,说到高潮时,三女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如同女粉丝见到偶像一样满眼都是爱慕。

「你看我腿上的枪伤,当时就是为了保护箱子里的「冰」挨了别人一枪,也就是因为这一枪,我才在日本算是真正的站稳了脚跟。当时鲜血把我整条裤子都浸湿了…」

「呜呜呜…老公你当时一定很疼吧…」香香居然都心疼的哭了。

「咱们家龙龙是真正的男子汉!真男人!」岳母也双目泛起泪光。

「我就知道龙龙是有本事的男人,这种伤都能挺过来!」妈妈也心疼的伸出青葱手指,抚摸着广龙大腿上的枪伤。

「从那以后,我龙王的称号也在日本打响了。」

「你不只是在日本的龙王,也是我们的龙王…」岳母崇拜的看着广龙。

「哈哈…不过,本王还差几个王妃呢!」

「哼!有我们家香香了还不满足啊!」

「那当然啦!娶了你们三个才是真正的王呢!」说完,广龙一把将三女抱在了怀里,同时用大鸡巴在三女的身上蹭。

「去,谁要嫁给你啦!」妈妈和岳母赶紧从广龙的怀抱中挣脱出来。

广龙抱着香香,继续胡吹起来,「不做王妃无所谓,叫声龙哥哥听听…」

「臭美!」

「想得美,哼!」

「哈哈哈…」广龙笑完又开始了后续的故事。

说累了直接坐在沙发上,一手搂着香香母女,一手搂着妈妈,而三女都趴在他身上仰望着广龙,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样子,简直快把三女迷死了。

虽然我不屑于听广龙的破事,但是这样一来,三女的臀部却都或多或少的露了出来。

三对肉乎乎的臀瓣,六条白花花的大腿,看的我直眼晕,于是我偷偷把手伸进抱枕下面,第二次套弄起我的小鸡巴来。

不能摸也不能碰,但是老子可以看啊!这回过足眼瘾了!

不知不觉,岳母和妈妈已经躺在了广龙的肚皮上,贪婪这嗅着内裤中巨根的味道。

「当时幸亏我躲得及时,他那一刀砍在了老子的大腿根上,就差一点点,老子的鸡巴就没了。」

「啊?他那么坏啊!」香香直接把手伸进了广龙的内裤里,着急的说到「快让我们看看,伤的重不重。」说完,直接把广龙的内裤脱了下来。

三女的呼吸同时一滞,好大!好雄壮!好威武!好有男子气概啊!

虽然还没勃起,但是整条大肉棒如同一条黑色的酣睡巨龙一般,懒洋洋的趴在广龙的胯下。

「刚才洗澡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妈妈婆婆你们看,就在这里…」说完,香香一只小手握住广龙的巨根,侧面果然有一个愈合的伤疤。

妈妈和岳母红着脸看了过去,都伸出白嫩的玉手抚摸着广龙的大鸡巴,然后心疼的对着广龙莺莺燕燕。

「也就是老子活该有后,所以老天爷没让老子绝后…」

三女依旧趁机把玩着广龙的大鸡巴,一点点,那根粗壮的大鸡巴也终于雄立而起!

三个女人六只玉手,同时爱抚起这根粗大狰狞的大鸡巴来。

这都开始不避人了吗?好歹我还坐在这里吧?

「是啊…看来我们要多给香香买点补品了,好趁早生一个大胖小子,帮龙龙续香火呢!」岳母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大鸡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妈妈…你说什么呢?阿良还在呢!」香香提醒道。

靠!你们还记得我也在?要是在意我也不至于三个女人一起玩大鸡巴吧?

岳母扭过头,嫌厌的说「小良子,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妈妈也好奇的看着我。

「对,当然对啦!要是香香能帮广龙大哥生一个,我也替广龙大哥高兴呢!」

妈妈和香香同时失望的看着我。没想到我会说出我这么没骨气的话。

「我操!老弟你可不能陷哥哥于不义啊!」广龙依旧让三女玩着自己的大鸡巴,嘴上这么说却满脸威胁之色。

「我哪敢啊!广龙大哥从小就跟照顾我和妈妈,我当时个子矮,每次都是广龙大哥帮妈妈洗澡的,尤其是我爸爸死后,广龙大哥更是扛起了我们的家,直接接替了爸爸的角色,让妈妈又有了笑容,妈妈一个人睡觉害怕,广龙大哥更是直接陪妈妈睡觉,我夜里也能听到妈妈感动的语无伦次的想要为广龙大哥生孩子呢!记得有一次我在写作业,广龙大哥和妈妈在客厅里聊天,妈妈好像不舒服一样总是哼哼唧唧的,还是广龙大哥给妈妈按摩了好久后,妈妈才舒服的直叫。」

香香看了看已经红到脖子根的妈妈,轻声问「婆婆,还好你没和老公结婚,要不然我就没办法嫁给老公了呢…」

「帮助沈姐姐那是义不容辞的事,但是也不能让你老婆给我生孩子啊!」广龙满眼赞赏,示意我继续说。

「前段时间,广龙大哥你突然出现后,香香也越来越开心了,而且自从广龙大哥搬过来后,香香每天都高高兴兴的,幸福的不得了,而且岳母也很喜欢广龙大哥,广龙大哥也帮助岳母不少事情,这些都是我无法做到的!我无以为报!既然如此,为什么就不能让我也回报广龙大哥你一次呢?」我满脸真挚的说到。

「是啊龙龙,既然小良子都同意了,你还怕什么呢?而且你也是我认可的姑爷,让我们家香香给龙龙延续香火也算是圆了小良子的良苦用心嘛…」

「对了妈妈,我小的时候就听你要给广龙大哥生孩子,要不你也帮广龙大哥延续香火吧!」我依旧一脸真挚的说到。

「呵呵,亲家姐姐,反正你也和龙龙发生过,要不然就婆媳同侍一夫得啦!」岳母一手爱抚着广龙的大龟头,一手揉搓着硕大的阴囊。

「是啊婆婆,我们一起为老公延续香火吧…」

天啊!是不是有点玩过火了?我自己都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刻,抱枕下的小鸡巴早已经在刚才的话语中,射的满手都是了。

好刺激,好过瘾啊!根本停不下来!妈妈!你快答应他吧!

「你们母女这么想为龙龙延续香火,干脆一起来啊!」妈妈调笑着岳母。

「我可是有老公的人啊…」岳母说完,双手都握住了广龙的大鸡巴,上下套弄起来。

「没关系啦!万一我和香香怀不上,增加一个人就增加了几率嘛!到时候亲家公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是替香香代孕嘛!反正现在也很流行。」

「我家那个那么保守,这事不得气死他啊?」

「不会的啦!我看亲家公挺开明的,再说,到时候我给担保还不行嘛?」

广龙很是欣慰的看了我一眼,对我的表现很是满意。但是又想到了什么,于是满脸戏谑的说「可是我抢了你老婆,以后谁来给你延续香火啊?」

这该死的王八蛋!还不满意吗?

「广龙大哥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会当亲生的养大。」

香香知道我的爱好,可是听到我这种话后,仍旧掩饰居住满脸的失望,咬了咬牙说到「老公,小良子的那里还没有老公十分之一大呢!没有人愿意为他续香火的。」

「真的假的?快给我看看?操你妈的没听到吗?赶紧给我看看!妈逼的!」

在广龙的威吓下,在香香轻蔑的眼神下,在妈妈不敢相信的表情下,在岳母一副自取其辱的表情下,我慢慢站了起来,抱枕滑落到地。

「哈哈哈…我操!真他妈小,这是迷你装吗?」

「哎呀老公,人家不想看啦!」香香马上趴到了广龙的大鸡巴上,不想看我。

「快别在这里丢人了…」岳母也厌恶看着我。

妈妈虽然没说话,但是失望和鄙夷的表情也被我捕捉到了。

妈的,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啊!你们手里握着大鸡巴,当然会嫌弃我的小啊!

「以后,就拜托广龙大哥,让我报答你,让我帮你养大你的孩子吧!」

「你就是这么拜托别人的吗?」岳母冷眼而视。

噗通!我跪在了广龙大鸡巴面前,真挚的说到「求求广龙大哥能够给小弟我一个机会,让香香,妈妈,岳母帮你生一个大胖小子,我来抚养长大!」同时,我的小鸡巴也稀里哗啦的流淌出稀溜溜的几滴精液,而且也没人注意这几滴液体是我的精液,因为太少了。

「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我这个兄弟这么重感情,沈姐姐和夏姐姐的意思呢?」广龙得了便宜还卖乖。

妈妈早就饥渴难耐了,说到「如果香香不介意,那人家也…愿意帮你啦!」说完,居然还在大鸡巴上亲了一下。

「看来,我也要帮女儿完成这个任务啦!」说完,也在大鸡巴上亲了一口。

「哈哈哈…那好吧!兄弟,这个人情老子记下了,以后老子一定要天天播种,好早日完成你的心愿。」

「老公啊!咱们回房间里去吧!」香香也呼吸急促起来,毕竟即将要发生一场母女、婆媳、姐妹共侍一夫的大战,这种违背伦理的刺激实在是让人欲罢不能。

「哈哈哈…对不起啦老弟…我们要进屋造人啦!走吧老婆们!」广龙大手一挥,站了起来。

「遵命!老公!」三女掩面一笑,齐齐说到。

接着广龙搂着三女,迫不及待的冲进了本该属于我的婚房。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