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极道公子之百美图》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作品相关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极道公子之百美图 极道公子之百美图

    隐世门派第一人柳啸天遭遇东西方各势力的围剿,同归于尽;幸得某神秘人的协助得以转世重生。重生到极品公子世界的柳啸天决意让这个世界因他的到来而颤抖,绝代佳人们只能为他所有。不论你是何种身份,我只知道你只是我的专属女人;不论你是如何的尊贵,我都要让你臣服···

    吕大布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极道公子之百美图》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极道公子之百美图》,是作者吕大布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隐世门派第一人柳啸天遭遇东西方各势力的围剿,同归于尽;幸得某神秘人的协助得以转世重生。重生到极品公子世界的柳啸天决意让这个世界因他的到来而颤抖,绝代佳人们只能为他所有。不论你是何种身份,我只知道你只是我的专属女人;不论你是如何的尊贵,我都要让你臣服···

《极道公子之百美图》 第89章:倾世演奏,神女倾情 免费试读

古典的钢琴,反射出华贵的光芒。

钢琴前的女子,在舞台上拉下了长长的影子。

纪梵希女装的代表人物是永恒的奥黛丽.赫本,高贵典雅,简洁而不失优雅。但这身纪梵稀白裙穿在钢琴前这名女子身上,却似乎找到了东方女子的最佳代言人,所表现出来的气质除了典雅高贵之外,还有一种浓郁的艺术气息。

白裙飘飘的女孩,古朴典雅的钢琴,一种落寞,一种伤感,向整个世界透露着寂寞的感觉,完美文静的脸蛋,忧伤到令人心碎的眸子,让任何人都情不自禁地感慨她是世界上最忧郁的女孩。

“水边的阿狄丽娜。”

白裙女子缓缓坐下,清冷的声音从琴台上的麦克风传了出来。

动人的音符顺着那修长的指间,从黑白的琴键上缓缓流淌出来,整个礼堂除了琴声,四周一边寂静。两千名听众,没有丝毫的杂音,有的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所有人的心境都是安详平静的,置身其中就像远离了尘世的喧嚣和繁琐。

白裙女子全神忘我的弹奏着,完全忘记了时间与空间的存在。

这一刻,仿佛全世界的人在凝视着她。

这一刻,她就是全世界人心目中的公主,唯一的最忧郁的公主。

音乐是天使的歌唱。

整个礼堂充满那空灵却纯洁的琴声,那些精通音律苛刻严谨的家伙此刻都闭上眼睛默默感受这天籁之音,不同于那些只凭感觉的一般听众,他们更能体会那震撼人心的音乐领域的奇迹,原本就喜欢吹毛求疵的他们衷心的赞叹她的完美表现。

一曲终了,白裙女子在所有人不舍的目光中走到幕后。这时候的人们才回过神来,雷鸣般的掌声响彻了整座礼堂。

随后,整个礼堂有了小小的骚动,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着。

李淡月眼里饱含泪水,这个心思单纯的小女生完全被白裙女子的琴声所征服,有些恍惚的喃喃自语道:“她就是明珠四女神的音乐女神吗,好美,好美的琴声,好美的眼睛……”

叶无道侧过头冷冷道:“这也算音乐天才?演奏别人的曲子,再出色也不过只是一名工匠罢了,始终算不上艺术大师……”

“谁说清舞姐姐只会演奏别人的乐曲?她自己也有谱曲,留在明珠档案室的!”

李淡月嘟起了小嘴,怒气冲冲地望着叶无道。

“哦,是吗?”

叶无道嘴角扯出一抹笑容,他最喜欢看李淡月这个噘嘴的表情。

“当然是,何况演奏别人的曲子又怎么了?同一首曲子,不同的人演奏,会使人有完全不同的感受。理查德.克莱德曼演奏的曲子不也大部分都改编其他名家的吗,照样被称为‘世界现代钢琴王子’,哼哼!”

李淡月看起来是白裙女子的忠实粉丝,气鼓鼓地说着,小嘴翘的老高,竟然大胆地甩脱了叶无道的魔爪,赌气地说道:“有本事你就弹一曲比她更好的!”

叶无道脸上却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再次拉过李淡月的手,慢悠悠地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做工匠做的太出色也就变成大师了,有空我也去当一回工匠玩玩。”

李淡月现在才回过神来,一颗心如小鹿乱撞,她自己都没想到刚才会有勇气说出那翻话,现在想来后怕不已。当叶无道再次微笑着拉住她小手的时候,她突然觉得一阵温暖,另一种疑惑也从眼里流露出来,这疑惑是她不太明白叶无道刚才话里的意思。

演出还在继续,各年级的学生都有拿手的节目,就连高一的新生水平也不差。不要认为富豪权贵家的后人都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其实有真才实学的起码也占了半数,这些含着金汤匙长大的贵族子弟从小就有名师指点,精通琴棋书画或者其他一两项才艺实在不是很新鲜的事情。

当然,这些人的水平比起一个小时前技压全场的燕清舞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告诉各位同学一个好消息,我们的燕清舞学姐将再次为大家演奏一首她自己创作的曲子,叫做《我们是谁》……”

那位清丽脱俗的高二女主持人有些煽情地说着,台下的观众马上沸腾了。

很快沸腾的人群便安静下来,动人的钢琴声渗透进每个人的心灵。

有一种人天生就能调动别人的情绪,比如燕清舞。

李淡月又一次听得热泪盈眶,猛然间觉得手中一轻,回过神之后发现叶无道竟然凭空消失了。

灵动的音符在礼堂里跳动,华美的乐章令每个人都渐渐沉醉。

整个礼堂的人们跟着燕清舞的琴声渐渐由忧郁的低沉步入暗流汹涌的迷茫中,听众们的情绪都随着燕清舞的乐声不断转变。

这首乐曲所从头到尾表现的都是一种忧伤和迷惘,就仿佛一位忧郁的公主站在大山的顶峰,思考着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自己值得追求的。随着乐曲节奏的转变,公主的心思渐渐展露在世人面前,她眼里的世人都在碌碌无为的生活着,没有远大的理想没有跳跃的灵魂,每个人都在成长中逐渐迷失……

或许,每个音符所表达出来的涵义,都在为这曲子的名称做着诠释——我们是谁?

叶无道就站在舞台的帷幕后,默不做声的看着燕清舞,眼里有流光闪动。这样的眼神只要熟悉叶无道的人都不会陌生,叶无道只有在面对自己的收藏品的时候才有这种专注的眼神。

“啊!你是谁,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无意路过的漂亮女主持一声低呼,呆呆的看着叶无道。

叶无道一手抓过女主持,后者如柔弱的绵羊般倒在他怀里,在她惊慌失措的眼神中,叶无道伸出食指堵住了她的小嘴,脸上露出一个邪恶至极的笑容,用很轻的声音道:“信不信我就在这里强奸你?”

女主持想叫又叫不出来,想挣扎亦是徒劳,漂亮的大眼睛布满了惊恐,那张秀气的小脸变得异常苍白,精神防线被完全的击溃。

“不用害怕,其实我只是找你帮个小忙。”

叶无道有恃无恐的松开了她,还马后炮地露出一个很绅士的笑容,补充道:“你要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这样……”

当燕清舞的手指离开琴键的那一刻,全场再次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很多感情丰富的小女生早已是潸然泪下,而很多小男生则在这一刻将燕清舞定位为永恒的梦中情人!

燕清舞默然看着台下的所有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木然的鞠躬谢幕。在她转身的一瞬间,那清瘦的身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落寞。

这时候女主持缓缓走到台上,神色竟出奇地有几分紧张,一向流利煽情的声音这次竟微微地颤抖:“下面,是叶无道同学为大家表演……钢琴独奏……”

燕清舞刚走到幕后,就被一条修长的身影挡住了,这相貌和气度都几近完美的男子,却有一双代表黑暗的眼睛,脸上挂着邪气的笑容,凝视着黯淡的灯光下已经征服其他所有人的燕清舞。

“请你让开!”

燕清舞不冷不淡的昂首道,任何男子都无法靠外表征服她,唯一让她有些好奇或者有些期待的是,这男子手里拿着一把小提琴。

叶无道眼睛眨也不眨的凝视着燕清舞,这是一个男人看女人的眼神,赤裸裸,肆无忌惮,并且危险。

近距离注视下,燕清舞那张堪称完美的脸蛋让叶无道很满意。在这一刻叶无道突然想起了慕容雪痕,也许艺术都是共通的。两人身上都有着迷人的艺术气息,都有着无可挑剔的容貌身段和气质,唯一不同的是,慕容雪痕是高贵圣洁的神女,而燕清舞是迷惘忧伤的天使。

“我马上就会给你一个答案!”

叶无道嘴里突然冒出了这句话,脸上笑意更浓。

燕清舞微微一呆,似乎不太理解叶无道话里的意思。

“不管音乐被你征服,还是你被音乐征服,你都会很孤独!”

叶无道扔下这句话,径自向舞台走去。

原本打算离开的燕清舞浑身一震,呆在了原地,那双堪称上帝亲手设计出的美丽眼睛里升起一种淡淡的晶亮的薄雾,望着那离去的背影出神。

叶无道走上台之后,观众再次沸腾了,什么样的声音都有。

有人在纳闷,还有一部分人在想,这家伙是何方神圣,怎么一上台就引起这么大的轰动?而另一部分人则在想,这家伙不是表演钢琴独奏吗,他妈地扛一把小提琴上来干嘛?

轻轻将小提琴放在钢琴的琴台上,叶无道目光扫向全场的观众。在这一秒,叶无道犹如从黑暗中突然降临的使者,浑身仿佛笼罩在一个黑白相间的光圈内,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算不上阴冷,也算不上阳光,是一种中性却强横的气机,铺天盖地的席卷了整个礼堂。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除了黑暗中那几个气势颇为强劲的家伙,很少有人敢抬头看叶无道的眼睛。

似乎很满意这个效果,叶无道缓缓坐下,并不急于触碰琴键,朱唇轻启,没有任何伴奏的歌声响起:Hear my silent prair,heat my quiet call,wonder darken loose sorround youStep into my sigh,look inside the light,you will know that I have found you略带沙哑的男低音,飘渺的仿佛喃喃低语一般的吟唱,还有那略显阴暗伤感的歌词,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就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叶无道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起琴键,无数能与人心灵亲密接触的音符跳动起来,一种令人灵魂出体的华美乐章潺潺流淌出来。

整个礼堂里前所未有的安静,每个人脸上都有着不可思议而又略带沉醉的表情。

帷幕后的燕清舞完全的怔住了,清瘦的身躯不住的颤抖。

她一开始就听出了这曲子的来历——《dream catcher》有人将这译作‘追梦人’。

《dream catcher》有两个著名的版本,一个Secret Garden所演奏的,首尾都有一段完全相同的清唱,叶无道刚才演唱的就是这个部分。出人意料的是,在清唱前奏之后,叶无道马上变幻了风格,用第二个著名版本,New Age流派‘班得瑞花园’乐团的纯音乐手法演奏起来。

我们是谁?我们都是追梦人!

一颗热泪从燕清舞眼眶里滚落出来,难道这就是叶无道刚才所说的给她一个答案?

望着舞台上那个光芒四射的背影,燕清舞突然发现,他,那个男子,和自己一样,有着深深的不为世人所了解的寂寞。

这时候的叶无道已经站了起来,微闭双眼,痴迷的拉着小提琴。他站在舞台的边缘,大有一失足便跌下舞台的趋势,好像他很喜欢这种危险刺激的感觉。

《dream catcher》原本是二重奏,被叶无道拆分开来,将整首曲子由钢琴和小提琴声连接组合而成,可谓是凄美伤感到了极点。

整个礼堂都变成了音乐的海洋,在这一刻叶无道就是上帝,操控着每一个听众的灵魂。

李淡月身躯微微的抽搐,一张小脸全被泪水淹没。‘有空我也去当一回工匠玩玩’,李淡月终于明白了叶无道这一句话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

钢琴声和小提琴声不断的变化着,叶无道脸上渐渐有了一种极为舒泰的表情,似乎在享受每个人都成为他音乐的奴隶的那种成就感。

既然无法跟上我的步伐,那你们只配匍匐在我的脚下!

一种君临天下的王霸之气在叶无道胸腔中游走,随后归于平静,浑身每个毛孔都被这股怪异的气流洗伐了一次,每个细胞都在欢快的跳跃着。叶无道感觉全身说不出的舒坦,看起来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身体笼罩在一层薄薄的七彩雾气中,宛若天神下凡。

这一切在外人看来,要么误以为是幻觉,要么以为是舞台灯光效果出了问题。连叶无道自己都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突破了功法第二层瓶颈,到达了近乎返璞归真的第一重第三层!

动人的音符依旧绵绵不断的抵挡着每个人的心灵。

再优美的曲子也有完结的时候,在叶无道离开舞台很久以后,所有的听众才渐渐回过神来,一时间爆发出来的掌声震人耳鼓,像是在欢送英雄的离去,又像是在庆贺帝王的诞生。

燕清舞痴痴的站在帷幕后,泪流满面。

“如果是我让你哭泣,那我应该负责任。”

如魔鬼一样充满野性魅力的声音轻轻传入燕清舞耳里,叶无道鬼魅般的身形出现在她身前,根本不容燕清舞反抗就大力地将她抱在怀里。随后,他果然很负责任的捧起佳人完美的脸庞,低头吻干了燕清舞脸上所有的眼泪。

那位漂亮的女主持就站在不远处,整个人陷入了无限的挣扎和迷惘中,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也许,有的时候,你和我是一类人……”

叶无道在燕清舞惊诧的眼神中,突然松开了她,低沉而伤感的声音缓缓传来:“当人们勇敢的奔向遥远的地平线的时候,你却早已站在地平线的另一侧,将地平线远远地甩在身后。可是当你回头遥望着远处的地平线时候,才忽然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孤独……”

燕清舞毫无障碍的明白了叶无道的话,绝代红颜,终遇知音,她只想倒在他的怀里痛快的哭泣,可是……这时候叶无道却头也不回的离开,那消瘦却伟岸的背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萧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