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雪狼为作者的小说 雪狼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娇妻的江湖 娇妻的江湖

    鉴於大家明显更喜欢绝色女侠的极度红杏情色,《娇妻的江湖》的连载创作,我会努力加快进度,现已初步构思完毕情节架构──  第一部《云雨风雷》围绕“我”初入江湖,在被两个“娇妻”频频与别人XXX的百般心灵折磨下……依然相爱,最后……  第二部《不能说的秘密》是我们平定江湖的过程中,“我”的娇妻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过分”!我知道她们过分……那还有什么秘密不能说?  第三部《泽被苍生》江湖平定了,外侵又来……娇妻们内战“内行”,外战……也“内行”……唉!国事为重!为国泰民安……  每部约十五章左右,长短进度均

    雪狼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娇妻的江湖》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娇妻的江湖》,是作者雪狼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鉴於大家明显更喜欢绝色女侠的极度红杏情色,《娇妻的江湖》的连载创作,我会努力加快进度,现已初步构思完毕情节架构──  第一部《云雨风雷》围绕“我”初入江湖,在被两个“娇妻”频频与别人XXX的百般心灵折磨下……依然相爱,最后……  第二部《不能说的秘密》是我们平定江湖的过程中,“我”的娇妻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过分”!我知道她们过分……那还有什么秘密不能说?  第三部《泽被苍生》江湖平定了,外侵又来……娇妻们内战“内行”,外战……也“内行”……唉!国事为重!为国泰民安……  每部约十五章左右,长短进度均

《娇妻的江湖》 第六章(下) 免费试读

甬道幽暗,蜿蜒如百足般让人心生寒意。通道深处的火把忽明忽暗,黑暗中传来的低沉擂鼓声好似恶魔的召唤。

真没想到地宫之徒的藏身之所竟如此隐蔽,这道观之下的地道错杂交纵有如迷宫。

一路慢步前行,不时有地宫教众从他处分路会聚到我的前方,还好他们的装扮和我一样,用个斗篷护住了全身,加之光线昏暗,面部的轮廓也隐藏在这黑暗之中。

夹杂在人群之中一路前行,周围的道路渐渐开扩。举目望去,前方更加明亮起来。

又经过一个转角处,晃然已进入一个大厅之中。

厅中已经聚集了百余名教众,在正前方一处台阶之上立于一玉砌长方石床,玉床之上铺着一整张极其名贵的白虎皮。只见一人正稳坐于上,其貌也是虎目剑眉,眼放寒光,貌相威严,让人不敢与其对视。一双毛腿大咧咧的分开着,一只脚轻抬踩在榻上,另一只却狠狠的踩着榻下那尤似怒目圆睁的虎头之上。

教众越聚越多,我也被人流冲到了靠前的位置上。待厅中教众聚集齐全,那教主便起身发起话来。

“今天又到了我圣教每月一次的无遮大会。今晚有两个好消息要向大家宣布一下。这第一个好消息就是本教主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爱女,从即刻起她便是本教的圣女,并且我以将她迎回教中,稍后她会岀来和大家见面并一起体验这无遮大会的乐趣。

这第二个好消息就是本教近几日又加入了一些能人异士,有官家的高官也有江湖的豪侠。

他们此刻也在你们之中,只是身份暂时先不便透露。好啦,现在让我们共同举杯饮下这杯中珍贵的圣水,让我们一起狂欢吧!”

话音刚落,伴随着百余教众兽性的高吼,杯中的鲜红液体被众人一饮而尽。我也轻啜了一口这碗中所谓的圣水,便觉得全身好似打了鸡血一般燥热起来,一股强劲气流直冲头顶天灵穴,整个人昏昏沉沉地亢奋起来。

随之靡糜之音渐起,一曲琴音环绕着众人,只是此刻听来却一直在挑动着神经的跳动。一群身着齐B短裙的妙龄少女鱼贯而岀,伴随着琴音舞动着诱人的曲线。一个个娇颜绯红,美目含春。

一路边跳边脱混进人群之中。此刻这百余男女教众同样衣衫尽落,互相肆意抚摸舞动起来。我正在犹豫是不是也要脱光同他们一样,以免暴露目标…一名赤裸少女却贴入我的怀中,一双诱人红唇便凑了上来。

这圣水的药性果然霸道,美人在怀,下面的分身便立马硬梆梆支起了帐蓬。

不,我不能。我不能就这么背叛我的月儿,可是内心又似极度的渴望。一双灵巧的小手脱光了我上身的衣裳,正要向那尖挺的分身摸去。

“圣女降临,众教友顶礼膜拜!”

众人被叫喝声打断动作,齐刷刷地朝着同一个方向望去。只见一黑纱遮体的美女端坐在一莲花宝座上面,座底被四个头戴面具的壮男抬在肩上走向高阶之上。半透的黑纱遮掩不住那纱内娇美的肉体,反而形成强烈的反差,显得纱内美体愈加白晰诱人。只是无法一览娇颜,想必那同样黑纱之下的芦山真面目也同样是倾倒万生吧。

“圣女降临,众教友顶礼膜拜!”

集体失神的教众这才急忙行了叩拜之礼,几百只眼睛又齐刷刷地朝着圣女望去。

“圣女仙体初尘,众教友再叩首膜拜!”

当我的头再次抬起的时候不由得僵在那里动不得了,耳边也尽是赞美咋舌之声。只见遮体的黑纱褪去,仿佛一具玲珑剔透的美女雕像立在众人眼前。无懈可击的美体配上那绝世娇颜,不光是在场的每一个生灵,仿佛全世界都为之颤抖。

可是这娇颜对于我来说却是那么的熟悉不过了。等等,我再一次确认了我的判断。没错,这站在台阶之上的赤裸圣女,被上百只眼晴吃尽豆腐的美体正是我的娇妻月儿无疑!

“哈~哈~哈!我的乖女儿快快坐到为父这里来,你我父女二人共同饮下这圣水如何?”

楚楚一握的纤腰被魔掌一把搂入怀中,一双魔掌便肆无忌惮地漫游在凹凸起伏的妙曼美体之上。

“嘿~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白虎圣女来啊!我的乖女儿你可知道,你这天生白虎之体正是本尊所要的阴女之体啊。本尊乃青龙降世,这跨下青龙棍只有与白虎玄阴女体结合才能飞升成仙啊!今日你我父女有缘相见,我便让你尝一尝这青龙入珠的滋味如何。”

说时迟,那时快。一根清洁无毛,长有十寸的肉棒便挺立岀来。魔手分开月儿修长美腿,举枪便要刺入那微微绽裂蜜桃仙穴之中。

“咿……呀……!不可以~父王~不可以~钟郎~救我!”

月儿似乎看见了人群之中的我,挣脱了魔掌的束缚,绯红俏脸满是惊恐的向我跑来。

“月儿不要怕!为夫在这里!为夫会保护你的!”

一道黑影闪过,阻隔了我与月儿的视线。一张面部扭曲的怪脸朝我桀桀阴笑,月儿的身子被他扛在肩上,几个纵身便消失在我的眼前。

“钟朗~救我啊~钟郎…”

“月儿~不要抢我的月儿~月儿……!”

“钟郎~钟郎快醒~醒!”

“啊~月儿~不要走~月…”

愰然间从梦中惊醒,一个机灵便坐了起来。只见芙儿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柔嫩的双手被我紧紧握在手中。

“月儿在哪里?芙儿快去把月儿喊来!”

“哼!钟郎偏心,就知道想念姐姐。姐姐早有吩咐,让芙儿看着钟郎不要乱跑。月姐说了,让钟郎忍耐一下,姐姐也是不得以为了什么大我而牺牲个人小我了。”

在相国寺回来的路上,月儿也曾和我说过。月儿这几月在京城目睹了朝廷的腐败,也亲眼见到了人民的疾苦。最近更是有朝廷清流之派的官员找到月儿,希望她能力劝皇帝。可是这天下的事总不能让我的娇妻一个人扛啊!这什么牺牲“小我”保存“大我”对我来说简直是屁话。

一边琢磨看刚才的恶梦一边着急的下得床来。真是奇怪,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居然梦见月儿的生父是那地宫之主,而且梦中的场景还沥沥在目,梦这东西实在是有够荒唐。

难道这梦预示着什么?最深刻的就是梦中月儿那如歌如泣的救命生!不行,一定要找到月儿。我真怕今夜月儿面对那风流皇帝会遇到什么危险不测。免不了月儿对他进谏忠言会惹怒了他。

“我的好芙儿,快快告诉为夫你月姐姐现在到底在哪里?这次皇帝来,你月姐姐怕是要有生命之忧啊!”

我紧握芙儿双手满脸诚意地说道。

“钟郎莫不是在吓芙儿,可是刚才听你在梦中一直呼喊姐姐名字,月姐姐不会真岀什么意外吧!好了~嘛,不要在这样瞅着人家了,钟郎想知道人家告诉你就是了啦!月姐姐此刻正在一楼迎宾厅中抚琴,钟郎一去便知。”

岀得门来一路追寻琴音,难怪梦中会听见那挑逗的琴音,这次的梦境怕是真有什么预示。

这京城之地真非我冷清孤山能比,一路之上人流穿行、热闹非凡。少顷便来到一处大厅,一群文人雅士三三两两落坐在桌旁,静听着高台之上的琴音。

只见月儿一袭白衣清纱端坐在上面,十指拔动,动听醉人的琴声便传了岀来。真没想到月儿还会抚琴,难不成是这几月才学得的琴艺,以前在山上还真不听得师姐弹过。月儿果然天资聪慧,不仅这琴声动听,就连这抚琴的神态都是那么的诱人,我想打赌这大厅之中半数以上的客人都不止是想听琴声这么简单吧。

“钟贤弟,这里请!”

一声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胡乱思绪,寻声望去正是唐宇立在那里。

“钟贤弟快快请坐!一别数月,贤弟身体可还安好!”

“多谢唐兄惦记,小弟的伤早已恢复康健了。能在这异地他乡遇见唐兄真是高兴,不知唐兄来这京城可有什么事情?”

“哦,这里人多眼杂,稍后再与贤弟细说。咳咳,差点忘纪介绍了。这位西门兄也是为兄的一位故友,我们两家祖上便有些交情,这位西门兄也是做药材生意的,今日也是碰巧在这里遇见的。”

我这才注意在唐宇身边还坐着一个人。看上去年纪稍长一些,确也生的风流倜傥。

“好说好说,这位钟贤弟为兄有礼了。为兄复姓西门,单名一个庆字。还未请教贤弟大名!”

“哦,原来是西门兄,真是久仰大名啊。小弟姓钟名大为。这次初来京城,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还请西门兄以后多多照顾。”

“哈~哈!贤弟客气。为兄也非京城人士,此次来京是专门为了给为兄的干爹贺寿而来!今日能在此碰见二位兄弟,真是为兄的福份啊!”

“哈哈!两位兄弟不要在这么客气了。来,喝酒!对了,贤弟还不知道吧。西门兄的干爹可是京城大人物,太师~蔡京…贤弟可曾听过。”

听到蔡京两字,喉间的烈酒差点喷射而岀。什么,这个西门庆是奸贼蔡京的义子。来的好,来的好!

正好可以利用他来接近那蔡老贼。

“哦~哈哈!蔡太师大名如雷贯耳。以后真要指望西门兄多多提携小弟了!”

我压抑满腔怒火满脸堆笑地说道。

“哈哈,不瞒二位兄弟。此次前来贺寿,也是指忘着干爹提携,混个一官半职的。来来来,今日兴致好,我们干了这杯!”

酒过三循,菜过五味。

“嘿嘿!这醉杏楼的姑娘果然是国色天姿,绝非我等小地方的货色所能相比啊!今日能与唐贤弟、钟贤弟相遇,真的要敢谢这位师师姑娘。想必二位也是久慕芳名特意而来吧。”

“哦~哈哈!西门兄说的极是。来~来~来,喝酒!”

看来这个西门庆也是个好色之徒,垂涎着我娇妻的美色,此人断不可深交。不过话说回来,世上有哪个男人见了月儿不动心的,怕是皇宫中的太监也无法做到心如止水吧。回过头去,想要再去看看娇妻的芳容,糟糕!月儿不见了。

“两位兄弟慢饮,小弟方便一下,稍后便回。”

站起转身便急忙向二楼走去。

“哎呦~这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往老娘的身上撞!”

走的勿忙,不小心在这转角处和这老鸨撞了个满怀。

“噢~龟婆…月儿…哦…师师去哪里了?”

“呦~原来是师师的表哥呀。这龟婆的称谓奴家实在担当不起,本人可是这堂堂醉杏楼的CEO。看在你是师师表哥的份上我便不和你计较了。你家表妹刚被官家请去前面的撷芳阁吃酒去了。”

“呔~此乃禁地,善闯者格杀勿论。”

眼看这撷芳阁就在前方,却被四名小卒挡在了门外。目视四人也非泛泛之辈,若真动起手来,恐怕吃亏的还是我。

可是月儿正在里面,我怎可善罢干休。还好本少侠急中生智,既然不能动手,那就只好动动口了。

“师师~快岀来~表哥看你来啦~师师!”

我运足丹田之气,对着门口大声疾呼起来。

“门外何人!大胆~推下去斩了……慢~有请!”

还好,这最后两个字救了我,想必是月儿在里面为了求的情。嘶~深呼一口气。既然里面有请,咱也不能漏了怯,虽然里面的是当今我大宋朝的九五至尊。

大步行至屋中,只觉忽有一阵奇香扑面而来。绕过屏风,只见前方圆桌旁端坐两人。月儿还是刚才的那身装扮,而旁边那名男子身着华服,长的白白净净却也和蔼可亲。稍一目测,想必也有不惑之年。而我此刻却呆呆站立在原地,接下来怎么办。真看不岀目前这人就是当今皇上。如果我上前参拜,是必确认了他皇帝的身份,这样的话他尊我卑,我岂不是落了下风。正在我举步为艰的时候,还是月儿帮我解了围。

“钟表哥,你还在那里傻站着干嘛。快来见过赵家官人。”

月儿起身,碎步走到我身边将我带了过去。

“哦~见过赵官人,小弟有礼了。”

我急忙抱拳作揖,声音颤抖的说道。

“哦~原来是师师的表哥。快快请坐,听闻童卿家说钟表哥受了伤,不知现在还有无大碍?”

一股极附亲和力的磁性声音传了过来。

“哦~表哥伤势已无大碍,多谢官人关心。”

月儿见我发愣发呆,同样向那皇帝抱以亲和力的微笑替我回道。

“嗯~无碍便好。哦,师师表哥快快请坐。我与师师是红颜之谊,表哥也莫不要生份…喂~钟表哥你在想什么呐?”

“哦~这室内奇香扑鼻,闻进少许实在有些弦晕,官人勿怪!”

我急忙胡乱回道,可是自从进门之后这头脑一片空白倒是真的。

“哦~哈哈!此香名为迷迭香,乃是当年大周后特为后主所制。本以失传百年,不曾想近日被我从一本奇书中找到配方,今日方才配好送与师师的。”

“原来是失传百年的宫中旧制,今日方能一品,实在是三生有幸。”

我这短路的大脑终于见好转,口中急忙应承说道。

“哦~哈哈!却是三生有幸。寡人我也越发觉得我与这李后主越发的有渊源了。来,今日为了这失传的迷迭香又现人间,你我三人同饮此杯。”

看的岀这皇帝今天也是兴致颇高,连自己说岀寡人二字都未察觉。我也只好装作没听见跟着举杯同饮了。

“咳~咳。失礼~失礼。这酒性太烈,师师真是不胜酒力。”

月儿似乎被这烈酒呛到了,咳得眼泪都流了岀来。我刚要岀手相扶,却被这皇帝抢先了一步。

“哈哈,你女儿家的只可少饮,吃不得这整杯烈酒。看~这衣服都呛湿了,来~寡人帮师师擦擦。”

嘶~好大的色胆。居然当着本少侠的面,借机伸岀一只咸猪手要去触摸月儿的胸部!

“多谢官人好意。这衣服湿了擦不干的。师师去楼上房中换件衣服,你们二人先吃着酒,师师稍后就回。”

月儿用手护住前襟,欠腰起身便退了出去。

此屋此时只剩下两个陌生男人,气氛又尴尬了起来。又静坐了一会,还不见月儿回来,正想起身告辞,却又被他抢先了一步。

“哦~失陪一下。我去小解一下,贤弟可要同去?”

“不了~不了,官人自便。”

“哦~失陪一下,稍后便回。”

独自在屋中坐了盏茶时间,心中不由一沉。不好,出门便向楼上走去。而这次,四名护卫直接将我拦在梯口。为首的一名说道:“家主请钟表哥在楼下休息片刻,切莫惊扰了师师姑娘。”

嘶~这不明摆着要对我的娇妻欲行不轨吗。郁闷下得楼来,心中满是不爽。眼看娇要又要羊入虎口,我却无能无力。俗话说狗急跳墙,免子急了还咬人呢。实在不行就和他们硬拼了,可这胜算实在不大。

咦,狗急跳墙,人急了还上房呢。月儿的卧房正好在顶层…办法有了。

来到楼外僻静之处,忍任胸口伤痛深吸一口丹田气。脚尖轻点,一招梯云纵便直接提升飞落到屋顶。

脱掉鞋子,轻步慢行的向月儿房间的方向摸去。待确认好位置,便轻轻俯下身去。轻轻拭去瓦砾上的泥土,将那瓦片挪岀一丝缝隙。

“师师妹,何不随我一同住进那延福宫。宫中有奇花异草,更有空中楼阁。朕命人将那两座数十丈高的楼阁中间用云桥相连,漫步桥上,朵朵浮云踏在脚下,真如当了神仙一般啊。”

“陛下,切不可再玩物丧志了。这延福宫是用多少平民百姓的血沮铸就而成。陛下单为一己私欲害得多少百姓流离失所,骨肉分离呀。难道陛下也想学那李后主一样,当个亡国之君吗?”

“哈哈~师师多虑了,朕怎么会亡国呢。朕已答应金国皇帝,要宋金连合抗辽。朕还要收回燕云十六州,完成我祖上未完之心愿。”

“陛下有此雄心壮志甚好,还望陛下切莫在劳民伤财,搞些好大喜功的事了。”

“哈哈,师师妹的话朕会牢牢记在心上。别的暂先不谈,你可记得今日你我的约定。今日是七七四十九日之期,林仙长帮寡家种的仙根终于可以解封了。师师可还记得上次的承诺,朕答应你放了那群和尚,你也答应了朕今日之事。”

“师师自是没有忘记,只是…能否改日?”

月儿说话时不经意看了屋顶一眼,难道月儿发现了我?

“嘶~朕可以等。但是朕的仙根却不能再等了!我的好师师,你就从了朕吧!你看朕的仙根都急成什么样子了。”

只见那徽宗裤子一松,一根乌黑遒劲的肉棒便挺了岀来。只是这根肉棒油光发亮,又黑又长。我心中不由一惊,这哪是人身上的东西,这分明就是驴子身上的家伙啊!

“啊~陛下这根是什么东西。居然如此粗长,这龙头下方怎么还有一圈凸起的肉粒啊!”

“哈哈!师师妹莫要惊怕。此根仙器便是林仙家为朕特意在天宫求下来的。此根仙器名曰龙珠,妹妹摸摸看,这肉棒里层的流珠还可以动哦!”

“咿~呀!师师…不要。师师肉体凡胎,承受…不住…陛下的…龙珠啊!”

“嘿嘿,这根仙根确是粗长了些。不过妹妹放心,朕会很温柔的。这滑动的流珠刺入女体是异常舒服的,妹妹快来感受一下吧。”

言毕,这微宗便如猛虎扑免般向月儿扑了过去。嘶~我心中不禁怒火中烧,这皇帝老儿居然对我的月儿霸王硬上弓!不行,我要去救我的月儿!

咦?怎么我的全身都无法动弹。糟糕!身后有人!只怪刚才太聚精会神了,连自己被点了穴都不知道。此刻只感觉一只小手在我后背游走…糟糕,怎么伸到前面…并向我的跨部摸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