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atasdd atasdd小说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碧海墨锋 碧海墨锋

    落松墨家突遭灭门横祸,主母陆玄音被擒,墨纵天临死将钜子之位传于幸存独子墨天痕。  墨天痕一返师门正气坛欲习武报仇寻母,怎奈命途多舛,先被同门师兄记恨,又被南疆暗桩设计构陷,难以立足。幸得坛主晏世缘赏识并施以援手,携青梅竹马薛梦颖与晏世缘之女晏饮霜一同北上寻母踪迹,历练江湖。

    atasdd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碧海墨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碧海墨锋》,是作者atasdd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落松墨家突遭灭门横祸,主母陆玄音被擒,墨纵天临死将钜子之位传于幸存独子墨天痕。  墨天痕一返师门正气坛欲习武报仇寻母,怎奈命途多舛,先被同门师兄记恨,又被南疆暗桩设计构陷,难以立足。幸得坛主晏世缘赏识并施以援手,携青梅竹马薛梦颖与晏世缘之女晏饮霜一同北上寻母踪迹,历练江湖。

《碧海墨锋》 第五章《逆杀轮回-2》 免费试读

西都,镐京。

缉罪阁医房大门紧锁,每三日例行一次的公事正在其中有条不紊的进行。贺巽霆衣襟敞开,正面七处大穴上正灸以金针,辅助着一旁熏香,体内毒质正沿着金针管道,缓缓抽离老人的经络。

贺巽霆经历大半月毒性摧残,原本矍铄威武的面庞显得疲惫而苍老,任谁见了,也难以想象曾叱咤风云,令天下恶徒闻之胆寒的“神”字总捕竟会凋零至此。

但在贺巽霆床边,却发生着与这凄凉景象截然不同之事。

一名身材高挑纤长,曲线玲珑跌宕的年轻女子正被一名二十五六的男子按在墙边,热烈而动情的激吻着,四唇相吸,滋咂作响。女子上身的衣衫已被褪到小臂以下,香肩锁骨裸露在外,香艳而诱人,胸前雄伟豪硕的雪白乳峰正被男子紧握在手,不住的揉捏把玩着。

男子吻的极为霸道,如侵略一般将那妙龄女子的柔唇尽数覆住,舌头在她口腔中翻卷不停,卷的二人津液相融,顺着二人口角丝丝滴落,直打的女子美乳上晶莹一片,湿滑不已,配以她原本就绵滑酥软的乳肉,那手感更是人间难得!

美貌而火辣的女子始终眉头紧锁,闭目无声,似是极不喜欢这样的挑逗,却又无可奈何,无法抗拒,只得被动的接受这一切。

二人吻了许久,男子终是停下了激烈的深吻,望向女子秀眉紧蹙的娇媚容颜,她的面颊线条极为柔顺,肌肤亦是水灵出彩,两腮在这长时间的热吻与爱抚之下尽皆染赤,红嫩柔唇亦是微微翕张,细喘不停,美艳不可方物。

察觉男子停下动作,女子狐疑的打开双眸,却见眼前的双眼中情深似水,似曾相识,不禁呓道:“小墨?”

这对激烈热吻的男女,正是贺紫薰与叶纶。连日来,叶纶恪守二人“交易”的进程,并未对贺紫薰提出进一步要求,只是不断的亲吻她的柔唇,抚摸把玩她的胸乳。贺紫薰见贺巽霆的状况的确渐有起色,抗拒之心也比初始时减弱稍许,但仍不免对他恶言相讥,叶纶却恍如成佛一般,丝毫不去理会于她,但一旦到了“收取利益”之时,立马便会变成以往那急色的模样,大肆的享用“酬劳”。

贺紫薰一声出口,方才发觉眼前之人虽有着一样的深情眼神,却多了许多淫欲与占有,与墨天痕那般温柔爱怜相去甚远。她自觉失言,不禁撇着嘴把脸侧到一旁,显然是对自己十分气恼。

叶纶先是一怔,随后心底醋海顿涌,捏住贺紫薰下颌将她的螓首强行扭过面对自己,正欲恶言相向,但话到嘴边,却又突然咽了回去,换了一副得意的面容,道:“你一直想着他,却一直做着背叛他的事,这样……很刺激不是么?”

“刺激?哈!”贺紫薰冷笑一声道:“逢场作戏的事情,有什么刺激可言?”

叶纶却笑道:“你还真是直言不讳,不过,你就真不怕把我惹怒,不再医治阁主?”

贺紫薰亦反唇相讥道:“你还真是胆大,你就不怕真把我惹怒,把你要挟的事情都捅出去?”

叶纶自信笑道:“你当然不会,不然你又何必与我定下这桩交易?”

贺紫薰一阵默然,诚然,她的确不敢将此事捅出,因为一旦昭告天下,叶纶定然停止医治贺巽霆,届时叶明欢驻扎边关,难以请动,难道要她去寻摧花药王来救治这追捕他半辈子的人吗?

叶纶虽然看似将贺紫薰吃的死死的,但心里也有一丝顾忌。他深知贺紫薰脾性刚烈,若非掣肘,决计不会走出卖身体这条道路,但若是将她逼的太紧,令她再无法忍受,又岂能知晓她会做出怎样激烈的应对?叶纶虽是使了手段,却是真心爱慕于眼前这火辣美人,能捏在手里慢慢的品尝鉴赏已是不易,又岂会猴急?

叶纶勾住贺紫薰的下巴,将她俏颜抬起,凑上前吻了吻她的柔滑脸颊,方道:“既然我们都有不能触及的底线,何不在这底线之内,尽情释放自己呢?”

贺紫薰默默的看向眼前男子,叶纶也随即回以对视。二人半晌不语,却见贺紫薰忽然打落叶纶的手,将凌乱的衣衫向上拉了拉,转身走到贺巽霆床边,整理着衣物,背对他道:“释放?这副身子你想要,尽情拿去,但想让我顺从或是放纵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不料叶纶竟从后一把揽住贺紫薰娇躯道:“薰师妹,你我已经如此亲密,我也不曾嫌弃你已非完璧,为何时至今日,你仍是不了解我对你的感情?”他这一句,声音微微发颤,竟是真情流露。

贺紫薰面无波澜的将他的手臂拨开,依旧冷冰冰的道:“你用这下三滥的手段逼迫于我,还妄图让我了解你么?”

叶纶辩解道:“不用这方法,如何能得到你!”他言辞虽是激烈,但声音中却透露着一股无力之感。

贺紫薰讥讽道:“明明是威逼的手段,在你嘴里倒是说的义正言辞。”

叶纶无忽的严肃而认真的道:“那好,如果我说,此刻开始,我敬你重你,直到治疗结束都不会再碰你,此间事了后立马请示父亲,红媒正娶,八抬大轿迎你过门,并且不再寻欢问柳,亦不会纳妾,此生只得你一人!”说到这里,他的呼吸变的凝重而急促,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可愿意?

贺紫薰却问道:“所以要救义父,还是得我嫁你?”

叶纶道:“不错,只要你愿意嫁我,救治岳父,便是我分内之事。”

贺紫薰却轻笑道:“哈哈,分内之事,说的倒好听,但不还是威逼么?如若我答应你,这辈子岂不是都要受你摆布?”

叶纶不料自己这般诚恳的肺腑之言仍被贺紫薰这般嘲弄,心情顿时如乌云盖顶,脸色也黑了下来,沉声道:“威逼?我看未必,即便我无条件帮他医治,所得的也无非只是几声感谢而已,你绝不会是倾情相许,因为从始至终,我在你心里就不曾有过一丝地位!”

贺紫薰此时已将衣襟扣起,转回身对他冷笑道:“你看的倒挺透彻。”

叶纶气的浑身一颤,一连深吸几口气,方才缓下心情,眼前贺紫薰的目光仿佛正看着一名丑角,冰冷而不屑,令他更是恶火丛生,恨不得立刻将她生吞活剥!

贺紫薰自然不会顾及这小人的感受,冷声问道:“今天的酬劳你也拿过了,治疗该结束了吧?”

“治疗结束?”听到这几个字,叶纶的眼中顿时一亮,一股阴暗的想法涌上心头,道:“结束?不,才刚刚开始。”

贺紫薰当即警惕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叶纶很是满意贺紫薰这种担惊受怕的表情,慢悠悠的道:“我先前便说过,阁主之毒,藏在五穴,今日章门之毒便能全除,接下来,便该到神庭了。”

贺紫薰狐疑道:“你的意思是,今天可以开始第二阶段的治疗?”

叶纶得意道:“然也。”

牵扯到解毒之事,贺紫薰便失了话语权,只得暗里骂了几声,随后让到一边,道:“那你还磨蹭什么?”

“磨蹭?薰师妹你可真是不识好歹。”叶纶反驳道:“这毒质尚未拔除干净,你便让我进行下一步举措,是急着要老阁主的命吗?”

贺紫薰见多了他小人得志的嘴脸,知晓他有所倚仗之时才会反唇相讥,自己不同药理,也争论不过,索性闭口不言。

叶纶终于占到点甜头,于是道:“再过半柱香时间便能起针上药,随后便是开始为神庭穴施针验毒,也就是说,阁主的疗程已迈入第二步。”

听到此言,贺紫薰大概已经明了叶纶的用意了。其实也不用猜,他那点心思,再明白不过,于是也不扭捏,坦然道:“好,你说,第二步的报酬,什么时候拿?”

叶纶得意道:“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爽快,今晚我便去你家中收取吧。”

是夜,贺紫薰独坐家中,内心忐忑不已。白日里她虽答应的爽快,但只是碍于交易,又岂会心甘情愿献上自己的身子供那小人恣意玩弄?此刻,贺紫薰望着那张摆放在客厅中的小床,想着往日与墨天痕的柔情蜜爱的点点滴滴,一时百感交集。他们第一次行周公之礼便是在那个位置打了地铺,定下了终生,后来为了方便梦颖他们居住,才找人打了这张床,前段时日墨天痕从玉龙山庄归来时,她还与梦颖在此上演过“二女侍一夫”的淫糜戏码,而如今男儿远征在外,还带去了梦颖与柳芳依,只留自己一人孤零零的独守空房,若说没有一丝怨怼,那只是在欺骗自己,只是这种事情,即便他在身旁,又能有多少助益呢?

伊人在屋中思绪万千,有人却在门外忐忑不安。

暮色早临,叶纶用过晚饭便火急火燎的赶到贺紫薰的住处,却在门前驻足好久也不曾叩关而入。这里他再熟悉不过,他曾无数次来到这里,只为在一睹贺紫薰芳容,数年前,他更是将附近的宅子买下常来居住,只为离门中的伊人更近几分,眼前的那道门,想要进入再轻易不过,因为钥匙早已偷偷打造完毕,却不曾真正用过。

叶纶就那样对着那扇不算厚重的木门,讷讷的站立着,直到夜色深沉,终是深吸口气,按捺下激动的心绪,上前叩响了那道木门。

忽如其来的声响,打断了贺紫薰回忆往昔美好的思绪,更预示着不堪的未来即将发生,她转头望向大门,秀眸中闪过一丝惊恐,但很快便镇定下来,为了救治贺巽霆,她,早有觉悟。

同样的深吸一口气,贺紫薰缓缓起身,慢步走到满前,素手微微颤抖着拉开了门闩。“吱呀”一声,木门缓缓打开,映入眼帘的,分别是彼此最想要和最不想见的人,二人对视良久,却都没有话语,宛如两尊木雕一般。

叶纶率先打破了沉静,道:“怎么,不让我进去吗?”

贺紫薰蹙着秀眉,笨拙的挪了两步,让开一条道来,叶纶也不客气,大步迈入屋中,环视了一周,道:“你享受地字捕快待遇,分得这么大一套房子,夜里孤身一人时,多半很寂寞吧?”

贺紫薰默默的关上屋门,道:“从前只知办案,不懂寂寞,后来有了小墨,不会寂寞。”

“这般情景下你还提起他,是想恶心我,还是恶心你自己?”叶纶不悦道。

“你若觉着恶心……”贺紫薰举起手中的门闩,不屑的对他道:“门还没锁。”

叶纶知道论嘴皮子,自己这辈子怕是没胜算了,但他之胜负,又岂在口头?

“那我们开始吧?”待门锁好,叶纶轻笑着缓步靠近贺紫薰,正欲伸手揽她入怀大肆轻薄一番,却见佳人身形轻旋闪至一边,道:“你沐浴过没有?我可不想一会儿被你熏死。”

叶纶微微一怔,随后笑道:“若是没有,你与我一起洗么?”

“若是没有,滚回去洗干净再来!”

“瞧你说的。”叶纶笑着再度向贺紫薰靠去,道:“若遇上重要之事,我必先沐浴更衣,今日自然也不例外。”

“你是想拿我祭天么?”贺紫薰冷冷回应道。

“不,我是拿你祭我!”叶纶说着,一个猛扑抱住贺紫薰,对准她的水润樱唇便痛吻下去!这几日来,二人这般相吻多次,贺紫薰已毫不在意,既无反抗,也未相迎,只是任由叶纶双唇在自己面上、唇上来回肆虐!

叶纶一面贪婪着吻着贺紫薰俏脸上每一寸柔嫩肌肤,一边熟门熟路的解开佳人的衣襟搭扣,扯出衬里的肚兜,贺紫薰那对丰硕的豪乳便再次颤颤巍巍的暴露在空气当中,仅有少许凌乱的衣物遮挡住白肌嫩肤。

想着接下来将会发生之事,叶纶的下身已胀的老大。他兴奋的抚弄着那对诱人的绵软巨乳,正欲下口,却见贺紫薰一掌推来,将他架开老远,顿时不悦道:“怎么,你想反悔?”

贺紫薰经历方才一顿亲吻抚摸,此刻俏脸已是泛红,细喘着道:“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你不要做多余的事!”

叶纶自然知道她说的“不一样”是指何事,于是笑道:“都是一档事,哪来的不一样?再说,我们定的条件,乃是‘允许开始’,而非‘得此弃彼’,开始下一阶段,自然是在前一阶段上增加,越到后面,事情自然是办的越全,哪有多余之说?”说着复又上前,揽住贺紫薰的香肩细细的吻了起来。

贺紫薰知晓这等事情左右躲不掉,只不过不想让叶纶太过得意,所以想着法子找些茬,能推脱点便推脱点,好让自己微微好受一些,只是男女欢爱之事与亲吻爱抚本为一体,真若到了这一步,她想逃也逃不开。

既然无力推脱,又是自己允诺,更是贺巽霆性命相胁,贺紫薰也只得暂时弃了这点念头,撇过脸去任由叶纶在自己娇躯上恣意施为。叶纶也不客气,在女捕精致的锁骨上吻了几口,便一路向下,触到了那高耸的乳峰脚下!

以往这时,只要叶纶做出出格举动,贺紫薰会立即一巴掌上来,前几日只得抚摸的条件下,叶纶几次急色的想要亲吻这对乳峰,都被贺紫薰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扇开,今日虽是得了“允许”,他仍心有余悸,吻到此处时,不禁先警惕的先抬眼望了贺紫薰一下,发觉佳人并无动作,却仍是不大放心,又试探般的向乳峰高处吻了吻,只见贺紫薰浑身一颤,粉拳紧握,却不似以往般挥掌打来,不禁心下大喜,两手各托住一边巨乳,细细的吻了起来。

贺紫薰虽是答应了奉上双乳供叶纶玩乐,心底哪能真的甘愿?但心中不愿,并不能遮挡身体的感觉,靓丽女捕只觉胸前被亲吻的酥痒无比,好几次都想抬手将这吮吸自己乳肉的败类打飞,却碍于情势,只能选择咬牙忍受。

感受着佳人娇躯微微的颤动,叶纶也知道这是强忍的结果,心下更加确信自己不会遭到“飞来横掌”,于是干脆直奔主题,一口覆住那乳峰顶部半硬的豆蔻!

“啊!”敏感之处忽遭侵袭,贺紫薰一个激灵,顿时叫出声来,抬手便想往叶纶脑袋上砸去,但素手悬在半空,终是难以落下,只得颤抖的由掌握拳,黯然收回。

叶纶倒是不知道方才发生之事,他正沉浸在佳人胸前那迷人的乳香之中,品味着那粒正在他的舔弄下不断饱满挺立的乳首。贺紫薰的一对雪乳硕大而绵软,叶纶深陷其中,只觉颊边触感滑腻,脂香清氛不绝,极是受用,不由加大力度吮吻舔舐起来,仿佛饿了许久的小狗遇上肉骨一般,舌头来回在那雪峰上扫舔,划出道道乳波浪纹,更留下条条闪光水迹,不出一会,便染的贺紫薰整片胸乳湿滑泛光!

贺紫薰因厌恶叶纶,所以一直以来对自己所遭受的爱抚挑逗表现的十分平静,但她毕竟正值青春,却久日未经雨露,又被叶纶亲吻抚摸多次,又岂会毫无感觉?被这一番狼吻后,下身已是不由自主的渐渐泌出些许爱液,想着接下来即将发生之事,心跳也不由加速了几分。

叶纶在贺紫薰那对绵乳上流连忘返,把玩舔弄了足足一炷香时间,方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但他非是想要结束,而是迫不及待的准备开始新一轮的进犯!只见叶纶粗暴的扯开贺紫薰的腰带,将她上身的衣物全部扯开,直褪至腰胯处,连下身的亵裤都露出一角方才停下!就这样,女捕曼妙火辣的身姿初次暴露在了这觊觎他良久的男人眼前,承受着他赤裸而贪婪的凝望!

贺紫薰的腰身极窄,小腹平坦光滑,甲线分明,玉胯却是极宽,两者相连,构出的曲线极为妖娆。叶纶生在将门之家,自然知道这种身材是常年练武锻炼所致,一般人家的大小姐万生不出这副迷人的景致,更遑论平日青楼里的那些女子。那些女子平日虽注重保养身材,但难得修体,小腹上虽无明显赘余,但总会有些松软,远无法与这种身材相提并论。

“薰儿……你好美……”饶是梦中曾管中窥豹,看见眼前美景,叶纶亦是倒吸一口冷气,他一步步褪下佳人衣衫,如开卷览丹青一般渐渐欣赏到她的无比美态,每一次全新的展露都能让他有新的惊喜,这也是为何他明明这般急色,却愿意接受贺紫薰的讨价还价,一步一步的慢慢享用美人的原因。

贺紫薰哪里会在意叶纶的情绪?只是淡淡的道:“你快点吧!”

美肉在前叶纶此刻哪还顾得上跟贺紫薰斗嘴,一斜眼,望见女捕身后的小床,顿时笑道:“还是薰儿你准备的周全!”说着便将一头雾水的贺紫薰向床上推去!

贺紫薰猝不及防之下,被退了一个趔趄,小腿正绊在床边,顿时中心部稳,向后栽去,两只巨乳也随之甩空舞荡,炫目迷人。接着,便是“噗通”一响,重重的躺摔在床,两座雪峰受此力道反冲,顿生无边乳浪,晃荡不歇,加上峰顶的口水反光闪动,显的极是淫糜诱人!

贺紫薰这才明白叶纶口中的“准备周全”是何所指,不料这睹物思人的小床,此刻竟成方便他人淫辱自己的“帮凶”,心底顿时哀情四起,眼角扑簌簌的流下泪来。叶纶却哪还有心去管这些,忙不迭的解开裤带,却急的连底裤都未脱下便扑上贺紫薰上身赤裸的娇躯,对着女捕纤细白嫩的脖颈啃吻起来,双手更是攀上两座已经铺开的雪白酥乳,将它们重新挤捏成高耸的山峰!

叶纶“滋咂”作响着亲吻着女捕头的娇嫩肌肤,一路向上吻至贺紫薰的嘴角,见她的俏脸一如既往的偏向一旁,不由冷笑一声,粗暴的捏住她的脸颊让她面对自己,随后不由分说吻上那粉润的朱唇!

叶纶这一捏,用上了擒拿的手法,两指直接卡在了女捕的上齿之间,令她无法咬合,随即,舌头便长驱直入,侵占了女捕芳甜的口腔,玩弄追逐着那条极力回避着他的香滑雀舌!但口中只有那方寸大小,纵然贺紫薰尽力躲避,也难逃香舌被追上的命运,二人的舌头不断摩擦交缠,就仿佛是在嬉戏一般!

不出一会,贺紫薰便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躲避都无法逃过被叶纶舌头玷污的命运,心里一苦,也放弃了抵抗。叶纶发觉佳人的香舌不再乱动,于是便使出平日在凤月楼里所施展的吻技,只见他双唇紧紧覆住贺紫薰的两片柔唇,舌头深深的探入佳人芳口之中,卷住那香滑柔软的小舌来回扫动,还不时灵活的围绕其打转。

这几日来,贺紫薰已多次被叶纶这样吻过,但此时却是在自己家中,躺在与墨天痕结缘的床上承受着胁迫者的无赖深吻,心情自然无法同日而语,但也正因为这数次的接吻,使得她已不再如先前一般厌恶,嫌弃,甚至在心底,竟若有若无的觉着有一丝舒服。

叶纶就这样压住自己觊觎已久的女神捕霸道而纵情的深吻着,直到二人呼吸都变的沉重而急促方才停下,贺紫薰蹙着秀眉,张着小嘴大口的喘息着,加上已经绯红一片俏脸,艳美无铸,看的叶纶眼中发痴,再度痛吻下去!而贺紫薰经历方才一阵,已是有些晕眩,此刻气息尚未回稳便又遭烈吻,哪还有力气反抗,殷红小嘴毫无阻拦的让叶纶的舌头再度侵入口中,将香津雀舌恣意攫取!

此刻,叶纶的肉棍早已一柱擎天,宛如发情的公狗一般,朝着贺紫薰的身下不停的顶去,即便隔着二人的衣物,贺紫薰也明显感觉到了那根雄物的硬挺,顿时挣扎着推开叶纶道:“你不要得寸进尺!”

突然奇来的反抗让叶纶始料未及,差点跌下床去,不禁恼道:“你做什么?想反悔不成?”

贺紫薰怒瞪着他道:“分明是你不守诺言在先!”

叶纶这才知晓自己方才的举动触到了美人敏感的神经,但此时的贺紫薰在他眼中已与待宰羔羊无异,于是轻慢道:“你看,你都脱成这样了,我也硬成这样了,不如我们就直接进入正题如何?我保证,一定会尽心尽力救治阁主,直至他完全康复的。”

贺紫薰忙遮住赤裸在外的胸乳道:“你若此时都不守诺言,接下来之事我又如何能信你?”

叶纶被堵的话头一滞,也找不出理由来辩解,只得道:“好,那我便按商量好的,一步步来。”说着,他便解开了裤带,释放出藏在其中的昂扬雄物,兴奋道:“快开始吧!”

贺紫薰瞥了眼叶纶的阳物,只觉心中一阵反胃。他的阳物并无异味,也不似玉天一父子那般巨硕粗大,但因其主人的关系,使得贺紫薰连看都不愿多看一眼!

叶纶见贺紫薰别过头去毫无动作,不禁急道:“这回是你想反悔了吗?”

贺紫薰转头瞪了他一眼,道:“谁想反悔了?你以为人人都是你么!”

叶纶不耐道:“那你还不赶快?”

贺紫薰无奈,皱着秀眉将俏脸慢慢靠近那根肉柱两寸前后,望着那秽物不断跳动的模样,心底又起一阵悲怆。

纤细的素手空无一物,却好似腕悬千钧重物,光是抬起就已十分艰难,从胸前至肩头,贺紫薰好似拼劲全力,才将柔荑搭上叶纶的肉棒,在神志清醒且自愿的情况下,第一次触碰到了爱人以外的阳物!

贺紫薰的素手略显冰凉,叶纶在极度兴奋之下,肉具却是火烫,二者一触,冰与火的冲击随之而来,而更刺激叶纶的,则是自己心心念念,朝思暮想的女人,终于触碰到了自己的宝贝!

“快,薰儿,快动一动……”叶纶感受着从女神捕柔荑上传来的美妙触感,不等她动手,自己便已挺腰摩擦起来。贺紫薰因为常年练武,指根与指节长有些许茧子,这些茧子平日里并不影响她的优美手型,但到触碰之时,滑嫩与粗糙交叠摩擦所带来的快感,亦是寻常女子万难拥有。

贺紫薰嫌恶的握起手掌,她玉指纤长,能够完全的将叶纶的肉棒包在掌心,加之触感不凡,还未及撸动,叶纶便已迫不及待的挺动肉棒,在她的美妙掌心来回穿梭起来!

感受着掌中不断滑动的火烫阳物,贺紫薰恨的玉齿紧咬,素手不经意间又握紧了几分,这下,叶纶挺动顿觉吃力,但快关也随之加剧!

“哦……薰儿,你弄得……真舒服……”望着叶纶一脸迷醉的表情,贺紫薰恨不得当场将手中的阳具折为两段,事实上早在叶纶强吻她之际,她便多次想咬断他的舌头,但一想到卧病在床、等待医治的贺巽霆,她只能强忍怒意,压制下莫大的仇怨,极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不去反抗那伪君子的淫欲侵袭!只是如今,她仍是神智清醒,比起欲林祭时受欲林大阵影响而媚意求欢,此刻的她,更为苦楚煎熬!

叶纶却哪里会在乎这个,他享受了贺紫薰的柔荑片刻,一眼瞥见那正停在伊人胸前的雄伟巨乳,顿时来了心思,直接一把将贺紫薰再次推倒在床!

“你做什么!”贺紫薰惊道。

“放心,是在承诺之内的事情。”叶纶笑着,跪坐到贺紫薰胸前,将肉棒伸入女捕两座雪峰中的沟壑之间,两手随即从两侧将那对玉乳往中聚拢!贺紫薰的玉女峰绵滑柔滑,这一下挤压,正将叶纶的肉棒全数淹没在丰腴嫩滑的酥乳嫩肉之中!

贺紫薰上一次双乳被这般玩弄时,还是在欲林祭中被玉牵机这般凌辱,只不过当时在欲林大阵影响下,她的神志已不清明,也记不得许多细节,但今日,就在自己清醒而厌恶之下,自己那对丰满酥乳却再度被墨天痕之外的人淫猥玩弄,这等屈辱,深深刺痛了贺紫薰的芳心,使得她竟是一阵气血上涌,内息紊乱起来!

而就在此时,在她的脑海当中,竟是诡异的浮现起了当日欲林祭的淫乱画面,那些本不存在她记忆里的交媾细节,竟鬼使神差一般清晰的浮现在她的眼前,使得她体内情欲顿时暴涨开来,娇躯开始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

叶纶自是不知道身下的美人发生了了何种变化,只是觉得佳人的娇躯愈渐变的火烫起来。此时的他,肉棒正深埋在女神捕的深峰谷道之中,如同抽插嫩穴一般挺动不已,不时还能看见自己紫红的龟头从那丘壑中钻出,拇指更是按在已经朝天挺立的乳首之上,不停的刮蹭抚摸,使得不可名状的情欲从此处不断的向身下美人的胴体各处扩散而去!

“呵……哈……”殷红的小嘴微张,在愈渐媚人的娇喘中,贺紫薰的原本清明的眼神竟现出一丝迷离之意,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竟是不由自主的挺起胸膛,追逐起雪峰中的那跟火热雄物,两条修长的玉腿也不由自主的夹紧,从那一线蜜屄中的桃源深处,爱液已如溪流,慢慢渗出!

望着身下美人突如其来的妩媚模样,叶纶顿时欣喜不已,只道是佳人已然动情,于是迫不及待的弃了那对丰满雪峰,向前跪行了些许,将硬挺不已的肉棒递送至神捕嘴边,在她光洁精致的下颌上磨蹭着,道:“来,薰儿,可以开始正餐了!”

贺紫薰虽遭欲林祭余力影响,但灵台并未全被侵蚀,仍存不少理智,听到叶纶的话语,眼神陡然一厉,竟是吓的叶纶一个激灵。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反悔还是……还是不想信守承诺?”叶纶支支吾吾的道。

贺紫薰白了他一眼,幽幽的道:“我答应的事情,我自会做数。”说着,抬手又握住了那根火热的肉棒,无奈的闭上秀眸,深深地吸了口起,心中哀怨道:“小墨……真的对不起……”

随着心声落下,贺紫薰带着无比的歉意,丁香粉舌探出檀口,颤抖着一点点向着那狰狞的紫红龟头伸去,却在距离龟首毫厘之处,停滞不前!

此刻,叶纶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他既怕贺紫薰临阵反悔,又无比期待的这她为自己舔舐肉棒的绝妙场景!

事实,并未让他失望。

仿佛下了莫大的决心,仿佛鼓足了一生的勇气,贺紫薰心一横,终是无奈的踏过了那道底线,香舌主动的触碰上了另一名男子的肉棒!

叶纶前来前早已沐浴更衣,那肉棒上并无异味,贺紫薰却舔舐的极为轻盈小心,仿佛在舔弄剧毒的蘑菇一般,这种动作,无异于饮鸩止渴,惹的叶纶更是急色,忙不迭将肉棒向前一送,正顶住贺紫薰的檀口柔唇!

“唔!”贺紫薰一惊之下,刚欲逃离,不料叶纶已将她的后脑捧住,令她退无可退,随即腰臀又是一发力,整根肉棒便穿过女神捕的口唇,直达她的檀口之中!

“你竟敢!”贺紫薰内心极度恼怒,却挣脱不开,又不敢直接咬下,只得任由那根充满男性气息的肉棍在自己檀口之中横冲直撞,恣意顶弄!

叶纶此时已是爽到翻天,贺紫薰的小嘴中湿热润滑,而她的娇唇又柔软无比,虽未得吸吮,毫无技巧,但得偿所愿的刺激之感,远胜于青楼女子,不由满意道:“薰儿,你真是天生的尤物,光是小嘴就如此销魂!”他此刻就坐在贺紫薰的雪乳之上,将那对玉乳坐成了雪白的肉饼,随着肉棒的不断挺动,股上的肌肉也不停磨动着酥嫩乳肉,给了他双重的快感与刺激!

贺紫薰强忍着恶心,闭目默默承受着这已堪称凌辱的屈辱,眼泪滑落同时,脑中竟猝不及防,又浮现出了欲林祭的淫荡画面!那男女交媾的声声淫叫,那肉欲横飞的纠缠交织,与在她口中恣意进出的肉棒一道,形成了两股冲击,不停的冲击着她的脑识与心防!

“唔……唔……”口不能言,目入不堪,脑中生淫画,全方位的袭扰之下,贺紫薰顿觉欲火旺燃,一发不可收拾,香舌竟不由自主的找上了叶纶正在突刺的肉棒舔弄起来!双唇也含紧了那不断穿梭其中的肉柱,开始逐渐加力吮动起来!

叶纶本已爽到不行,不料贺紫薰竟是主动配合起来,这一下,无论生理、心理,刺激顿时叠加倍增,只觉背后酸麻阵阵,快感直冲脑髓!

“薰儿!我真的爱死你了!”叶纶说着,一面捧住贺紫薰线条柔顺的俏脸,一面将她的柔唇小嘴当作嫩穴一般,更为快速的抽插挺动!

“不……不对……我不能这样……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贺紫薰不敢睁眼,因为睁眼便是叶纶正在肏弄自己小嘴的丑恶嘴脸,但她亦不敢闭眼,因为闭眼便是满目的淫荡画面,直刺心底!她无力反抗,除了承受,便只能迎合!

“噗叽……噗叽……噗叽……”

神似交媾的声音正在屋中回响,除却这些,便是小床摇曳之声与男女粗重的鼻息,若是有外人听来,定会觉得屋中的二人正在行鱼水之欢,但若被墨天痕看到,只怕又要经历一次阴阳通脉!

巨大刺激之下,不多时,叶纶已觉精关松动,能被朝思暮想的女人吸到射精,他已满足至极,故也不强憋,抱紧贺紫薰的螓首便开始如肏弄蜜穴一般大力抽插,直捅的贺紫薰喘不过气来!可怜的女捕手舞足蹈的想推开他,却如何能挣脱这兽性大发的男人?

不出一会,叶纶再难把持,直接闸门大开,一泄如注!滚滚白浆冲出肉棒,直灌在贺紫薰水润的檀口之中!贺紫薰顿觉满口腥臭,呛的她面红耳赤,忙挣扎着吐出肉棒!而那离口的肉棒那仍未喷射完毕,一股又一股的浊浆从马眼中涌出,往贺紫薰毫无防备的绯红俏脸上激射而去,直淋的她额头、眼睛、面颊、发丝之上白斑点点,嘴角处更是有不少阳精倒流而出!

被叶纶的白浊阳精糊了满脸的女神捕此刻却无暇顾忌这满脸的秽物,大口的穿着粗气,任由满头满脸的精浆顺着面颊嘴角,滴落在高耸的乳峰之上!

发射完毕的叶纶也是长舒了一口气,望着眼前的凄艳美景,道:“薰儿,你太棒了。”

突然,贺紫薰暴起一脚,踹在叶纶脸上,直接把他蹬下了床。叶纶不料她竟突然发难,顿时大怒:“你疯了吗!”

贺紫薰此时双目仍被精液糊住,宛如一头受伤的母豹一般,凶狠而凄厉的道:“给我滚!”

“哼!”叶纶虽是挨了一脚,但得了大便宜,目的已达,也不再纠缠,起身将自己的衣物草草穿上,心情已平复了大半,于是道:“这只是第一次,日后我会常来的。”说罢,便一边系着裤带,一边开门扬长而去!

“小墨……小墨……我……”散落垂下的秀发上,浊精缓缓滴落,被浓精糊住的眼中,泪水滴滴涌现,这样的淫辱,自己还能否坚持到云开月明的那一天?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