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似水流年的爱》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guanyadong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似水流年的爱 似水流年的爱

    要说邴杰是怎么娶到妈妈宁子纯的,那可真是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的现实版。具体细节我只从妈妈嘴里略知个一二,但是期间的艰苦卓绝可就只有邴杰自己知道。  我长到19岁,还从没见过比宁子纯还漂亮的女人。这不是作为一个儿子带有主观色彩的谬赞,而是真实的、实事求是的、高度理性的顶级评价。

    guanyadong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似水流年的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似水流年的爱》,是作者guanyadong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要说邴杰是怎么娶到妈妈宁子纯的,那可真是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的现实版。具体细节我只从妈妈嘴里略知个一二,但是期间的艰苦卓绝可就只有邴杰自己知道。  我长到19岁,还从没见过比宁子纯还漂亮的女人。这不是作为一个儿子带有主观色彩的谬赞,而是真实的、实事求是的、高度理性的顶级评价。

《似水流年的爱》 第十二章 乱伦疗法(3)校董身边的少女 免费试读

刘蒙蒙终究也没抵挡住他们的盛情,跟着一起去了会所吃饭。

要说会所我还真是一次都没去过。我印象里的会所有些像夜总会或者洗浴中心那种黄赌毒聚集的夜场,不过邴杰带过来的这家紫荆会所倒是颠覆了我的认知。

紫荆花是代表皇室,我原以为紫荆会所会是雕龙画凤一片金灿灿的装修风格,但是到了一看却是竹林小溪,娴雅小竺的样子,古代的皇帝天天珠光宝气的大概也会看腻的,皇家园林应该也是这般风雅清幽。

刘蒙蒙更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处处觉得新鲜。

不过邴杰就轻车熟路多了。进门两个年轻漂亮的小前台看见邴杰都是相视一笑,俏声道「邴总来啦!」

甯子纯铁青着脸,手在邴杰背后狠狠拧了一下。邴杰龇牙咧嘴的也不敢搭话,默默上前出示了手机号,由一个男服务生带我们七拐八拐走到了包厢。

「这里吃饭还有温泉最出名,当然都是正规的。」

邴杰给身后的我们三个人解释道,尤其是" 正规" 俩字咬的格外重,还特地回过头看了看甯子纯的脸色。

甯子纯别过脸故意不看他。

所谓会送,自然和饭馆有着天壤之别。就餐的包厢之中是秦汉风格的装修风格,厚重又不失灵动,古朴粗拙的红木雕花家具却又有说不出来的古韵古香,恰好和刚进门时的园林模样形成了互补。

包厢里没有座椅,地上有个长方红桌,需要盘腿而坐,包厢四角各跪坐一个女服务员,穿着素白青花曲裾深衣,秀发高盘凤髻,巧饰淡妆,双手揣袖,对我们四个人深躬到地,盈盈说道「恭请四位客官就餐。」

我细细打量四个服务员,竟然无一不是国色天香,身段玲珑,肤如凝脂。虽然比不上甯子纯闭月羞花的绝色,不过比起娱乐圈的一票明星来也是不遑多让。

刘蒙蒙更是张着嘴一脸讶异。被人这样行大礼他从娘胎里大概是头一遭。

唯独妈妈一脸不快,脸蛋冷冰冰的样子。

「这怎么和我上次来不是一个风格,我记得上次来是个半开的亭子,外面就是一片竹林,也没有服务员。」

刘蒙蒙可能听不出来邴杰的画外音,我可是听明白了,他这是在向甯子纯表清白,我邴杰来这里吃过很多次饭,但是从来可没有你们这些漂亮的小姐姐伺候。

「邴总,我们这里占地将近三千平方,光是餐厅就有飞瀑流泉、苏月啼晓、枫林唱晚、青山远黛等十几个部分,您上次来的大概是清平闲乐。」离邴杰最近的一个小姐姐柔声说道。

「你怎么认识我,咱们以前没见过面吧。」

「您是我们这里的紫金会员,我们认识每一个紫金会员的样子。」

邴杰一下子急了,看了一眼甯子纯阴晴不定的脸,原本就拧巴的丑脸更拧做了一团「会员卡我是有,我什么时候冲过紫金会员?」

「紫金会员在我们会所屈指可数,都是一次充值超过30万的客户,您的充值记录显示是陈总充值赠送。」

这个说话的小姐姐,面似珠玉,唇若朱丹,说话时慢条斯理,喉音轻软,有着播音员一样的语调,煞是好听。我细细打量她的脸蛋,说是国色天香可能还低估了她,单单是她眉目传情的、楚楚动人的模样就应该是倾国之姿。

什么样的会所能提供三十万的服务?单单就是吃饭、泡温泉?

邴杰也不再多问,点完菜之后跟她说「你们都走吧,我们这是家宴,有事我会叫你们。」

「好的邴总,我叫诗晴,是您的专属领班,她们是诗雯、诗雨、诗雪,都是您的专属服务生,如果有事请按左手边的呼叫铃,我们会在您的包厢外等候。」说完她带着其余女孩施了个福礼,走出了包厢。

当着刘蒙蒙的面,甯子纯还是给了邴杰一些面子,她张罗着刘蒙蒙入座,和他聊起了家常,把邴杰晾在了一边。

邴杰显的特别不自在,就好像犯了错的小孩子,等着家长责罚一样。

诗晴打开门,四个人给我们上了头道菜,每人一盏精致的小汤盅。打开来浓郁的异香扑面而来。

「这是海螺炖松茸,使用的是山东深海野生海螺干和云南香格里拉顶级松茸,隔水慢炖两个小时以上。我们的厨师创新地加入了瑶柱和虫草,喝起来更加的鲜香馥郁、唇齿留香还兼有药膳的作用,请您们慢用。」

我拿汤匙尝了一口,汤汁口感醇厚,咸香宜人,细细品来还有丝丝鲜甜,是顶级海鲜的味道,咽下之后松茸那混合泥土和青草的异香才凸显出来,瞬间充满整个口腔,满足着我的味蕾。

同样被食物征服了还有甯子纯,她张嘴就问道「这里的好东西你都尝遍了吧?」

「我就来过两次,上次来还是去年呢。陈总请的客。就是和丰集团的陈总,个不高胖胖的那个。」

「就来吃饭?没干点别的?」

「上次泡过温泉,都一群老爷们。」

甯子纯转头又看了看诗晴、诗雯、诗雨、诗雪四个,白眼瞅了邴杰一下,嘴里「哼」了一声,不再搭理他。

诗晴明眸流转,掩嘴轻笑,说道「先生、太太我们这里已经营业五年了,来的都是商界和政界的精英,在全国的服务业界都有极高的声望,您在知名的旅游和服务杂志上都能找到报道我们的文章,不存在您担心的事情。」

说完带着其余三个人又施了个万福「请先品尝这道滋补养生的海螺炖松茸,您们点的其余菜品很快就会上齐,我们稍后回来。」

诗晴带着人出了门,刘蒙蒙感叹道「我在山沟沟里待了小半辈子,今天才是我头一回见识了花花世界。光是这一小碗汤就好吃成这样,其他菜还不得是皇帝老子吃的级别的。」

「小蒙,我看让邴杰给你安排个差使,过几年再把家里人接过来,在这里定居算了。你们老家不也是就要全部拆迁了吗,没有了地,一家子老小不也得吃饭吗?」

「我跟你嫂子也讨论过这件事,我这里不成问题,你只要答应,我给你找活,或者你想自己做个生意,我都能帮帮你。」

「二哥、嫂子,我何尝没有这种想法。只是我从小到大就是种地,爷自己留下基本医术我倒是倒背如流,不过行医是要有资格证的,也就俺二哥信得过我的医术,敢给小刚吃我配的药。其他人咋信。我来到城里靠个啥安身立命呢。」

甯子纯眼神疑惑看了看邴杰。

「哦,今天二蒙子给小刚看了看病,顺带着抓了点药。蒙子家祖上世代行医,在我们那十里八乡挺有名气。小刚的事咱们回家再聊。」

甯子纯刚刚从上海回来。看来邴杰没有把刘蒙蒙说的治疗方法告诉甯子纯,否则妈妈也不是这种表现。

刘蒙蒙似乎也也意识到了自己说多了,岔开了话题「二哥、嫂子,我们一家收你们恩惠也不少了,你们房子让我们住着,还总是帮衬这个帮衬那个。我们一家哪好意思再叨扰你们。」

「邴杰可是跟我讲过你们和他们一家的渊源,咱们呐就是一家人,你可别说二话。」甯子纯盈盈说道。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邴杰给我讲过他和刘蒙蒙姐姐刘莉莉的娃娃亲,还用了" 私定终身" 四个字把他俩的关系一笔带过,按理来说和自己的亲儿子说这四个字不会觉得尴尬吗,不过我敢肯定他不会向妈妈说起和刘莉莉私定终身的故事,就冲妈妈今晚看到这四个服务员的醋意,邴杰也不会告诉她。

而他提起这件事,可能就是故事讲到嘴边,不假思索一口带出来了吧。

正想着,四个小姐姐又进来了。

「您点的菜已经来了,琉璃燕窝、葱烧海参、翡翠鱼汤、虾子芹菜、开水白菜都应经上齐了。」

说着四个人每人紧挨着我们坐下,给我们摆好碗盅,做了一番眼花缭乱的整理,分好了每个人的餐食,丝毫不用我们动手。最后把雪白的一双食筷亲手放到我们手上。

我恰好被诗晴和诗雯夹在中间,鼻子里能闻到她俩身上清香宜人的体息,这种惹人悸动的香气我在甯子纯一堆高机香水中闻到过,好像是Dior这个牌子的。这里的服务员小姐姐品味可真的是不俗啊。像诗晴这种相貌的女孩子竟然在这里当服务生,可见这个会所远不止表面上看起来这般低调。

而且这道开水白菜可是清宫里流传下来的皇室御膳,曾经出现在国宴的名单里。工序繁杂,用料考究,十几种珍馐调出汤来之后弃之不用,仅淋到白菜上,能做好这道菜的名厨可能都寥寥无几。

四个小姐姐又分别拿起四个紫砂茶壶,沏好茶水,倒出一杯又淋在茶壶上,素手捏拿,袅袅婷婷挽了个手花,动作整齐划一,优雅从容,相当有韵味。反复几次之后,茶叶的香气豁然沁出,醉人心脾。

「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雨前茶,只有紫金会员才享受得到,请您细品。」诗晴雪白的小手伸到我眼前,端着小小的茶碗,玉指芊芊,指甲上着鲜亮的红蔻丹,看得我心痒不已。

我接过茶碗,一饮而尽。果然芝兰之气萦绕,唇颊清香,生津止渴,好喝至极。当然这四个娇滴滴的美人在身畔,不知道又让这茶叶好喝了几分。

「这筷子是象牙做的吗?摸起来不像是金属或者竹子的。」甯子纯张口问道。

妈妈是警察学院的教授,对象牙制品是相当深恶痛绝。

「筷子是用东南亚进口的砗磲制作的,真的不是象牙哦。砗磲中国古时候就有,被称作是七宝之一,可以祛风辟邪,是吉祥之物呢。」

妈妈身边的诗雪说道。她的普通话有南方的潮汕口音,嗲嗲糯糯的,酥软怡人。

邴杰朝她们挥挥手,示意出去,诗晴又领着她们作了个揖,才拍成队,袅袅婷婷地走了。

剩下的时间都是邴杰、甯子纯和刘蒙蒙商量来这里找工作的事情,我一句话都插不上。吃完饭我去了一趟厕所。走到前台,发现邴杰正在和一个瘦小的中年人握手寒暄。

我一眼认出了这是孙宇浩他爸。身边还有一个高挑女孩。她背对着我,看不到正脸,不过从窈窕的背影来看,她一定丑不了。这么想的还有我身边来来往往的会所工作人员,我清楚地听到身边两个男子的对话。

「看清楚长什么样子了吗?啊?」

「绝了!真他妈绝色!能一次看到两个美人简直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比咱们会所里的那些婊子强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其中一个应该说的是妈妈了,另一个难道是孙宇浩爸爸身边那个女孩?

「这两个美人要是光着身子躺在我身边伺候我,我能把她俩干哭!」

「你快拉倒吧!这两个娘们能看上你?你没有个上亿家产,人家连看都不看你一眼的。」

「有钱人了不起啊,哥我身子才是最大的本钱!能满足她们的需求!那帮子秃头大肚子的老头子有我这本事?」

我狠狠白了这两个穿着会所制服的男服务生,走向邴杰。

「孙校长、邴总、嫂子还有这位小哥,实在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情要先走了。」

「你去,你去。早点回家,替我向你妈问声好!」孙宇浩爸爸冲她一乐,大度地说道。

别啊!我还没看到正脸呢你就走?我加紧两步,小跑过去,看到女孩的长发随着步伐一甩一甩地消失在门口。紧接着一阵跑车的声浪响起,绝尘而去。

「这是我一个合作夥伴的女儿,她妈妈也是学校的出资人之一。刚才她妈妈约我和一帮人出来谈生意,她妈妈有事先走了,她又正好过来找她妈妈,两个人走差了。」

孙叔刻意解释了一番,以免邴杰和甯子纯误会。毕竟孙叔这把年纪和一个妙龄少女在会所里出入,难免不会让人起疑心。

「哎呦!小刚!我还说你去哪里了?你爸妈出来吃好吃的怎么能不带上你。怎么这几天没去找孙宇浩玩啊?他可是整天念叨你呢。」孙叔扭头看到我,亲热的问起我来。

「孙叔好!孙宇浩跟我说您是新学校的校懂事会主席,我可要成您的学生了。」

「老孙,这孩子成绩不好,最近身子还有病,接下来这一年可得你费心调教。」甯子纯说。

「小刚怎么了?没听你们说起来过啊?」

接下来他们无非就是聊我的病情还有学业,我实在是无话可说。

我发现刘蒙蒙和我一样站在那里干等,就和他一起去停车场边上等候。大概十来分锺后,邴杰和甯子纯朝我们走了过来。

「她好看还是我好看?」

我远远就听见甯子纯质问邴杰。

「谁啊?服务员啊?」

「别装糊涂!!!我说的是孙辰身边那个女孩!你刚才用眼睛瞄她了!!!」

「废话!孙辰介绍她我能不看她一眼吗?再说了一小丫头片子能给我当女儿了,有什么好看的?」

两人说着就来到了我们身边,不再讨论。大概想不到这番对话被我和刘蒙蒙原封不动听了去,我俩相视一笑,默不作声。

不过能让甯子纯忍不住拿自己比较的女孩,得是有多美?

毕竟连会所里那四个国色天香的小姐姐,甯子纯也都没放在心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