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赤雪》小说全集阅读 pinghuyanliu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赤雪 赤雪

    两人深情的吻着,沈朝喜欢红雪那种清香如兰的味道,久久的吻着不肯离开。  红雪也深深的沉浸在儿子独特的气息之中。  沈朝一手攀上母亲高耸的乳峰,一手抚着母亲性感的屁股。那种弹性让他不能自已。  红雪扭动着身子,配合着儿子的爱抚,嘴里发出性感的呜呜声。

    pinghuyanliu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赤雪》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赤雪》,是作者pinghuyanliu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两人深情的吻着,沈朝喜欢红雪那种清香如兰的味道,久久的吻着不肯离开。  红雪也深深的沉浸在儿子独特的气息之中。  沈朝一手攀上母亲高耸的乳峰,一手抚着母亲性感的屁股。那种弹性让他不能自已。  红雪扭动着身子,配合着儿子的爱抚,嘴里发出性感的呜呜声。

《赤雪》 第44章 水香浓情 免费试读

“没看出来,你这个瘌头倒有这种本事!”薛麟琪一边轻轻品着手中的极品红酒,一边慢慢悠悠的说。

阿三坐在对面,看着薛麟琪穿着黑色丝袜的一双修长玉腿在眼前踱来踱去,美妙到了极致。

薛麟琪见阿三痴痴的看着自己的美腿,口水都快流出来的模样,冷笑道:“别装了,真要是痴迷我的美色就不是你这种眼神。”

“你就这么自信?!”

“没这点儿自信,我还怎么在这个社会上混,你的眼神虽然表现得很色,却差了那么一点饥渴,再加上从监视器上看到你作假证的速度和逼真,那种从容不是个小角色能有的。”

“既然什么都看到了,为什么还容许我破坏你的节目?”

“你说呢?”

“因为你也讨厌那个周之山。最主要的是你也被那个叫月纱的眼泪感动了。”阿三一字一句说道。

“呵呵呵……”薛麟琪仰着头,轻笑道:“笑话,在现实社会的大染缸里混了这么多年,我还会有怜悯吗?”

“你的眼神已经把你出卖了。”

“这么说你承认自己不是个简简单单的小角色。”

“那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知道问你从哪里来,到这里来做什么,你也不会说。”薛麟琪盯着阿三,看得阿三有些不自在。

不过阿三还是保持着镇定,“谢谢薛小姐的红酒,没事的话阿三就先告辞了!”

“如果说我喜欢上了你,你会拒绝吗?”薛麟琪幽幽的说。

“别拿我这个癞头开玩笑了,薛小姐这般的大美人儿,如何能看上我这种货色?”阿三背对着薛麟琪,心开始咚咚的跳,从来没有过的紧张袭上心头。

整个房间静得可以听得见呼吸的声音。

薛麟琪从背后轻轻搂住比自己还要矮一些的阿三,丰柔的胸乳贴着阿三的后背,脸轻轻贴在阿三的脑后。

阿三只觉得背后绵软,温柔的贴在自己背后,淡淡的体香轻轻飘进脑海,就算是神仙也抵不住这种诱惑,更何况自己还不是神仙。

“薛小姐,别……别这样。”阿三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知道吗?从监视器中看到你的那一刻,我是多么的兴奋!你的那种眼神,跟我梦中遇见的一模一样,我觉得这是天意,终于让我等到了自己喜欢的人。”

“你这么一个大企业家,怎么能凭一个梦,就轻率的喜欢一个像我这样满头脓疮的人,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会有损薛小姐的名声。”

“那时候我就说是你先强暴我的,所以你就要负责。”

“这么说出去谁会信呀!我这种小角色连你的边都靠不上。”

“现在不就靠着吗?”

“如果说强暴也是你强暴我。”

“看你还是个男人,这么小气。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的动心吗?”薛麟琪轻轻抚摸着阿三前胸。

阿三想要挣脱薛麟琪的怀抱,脚下却有千斤重,“还没弄清我的来路,就这样轻易的以身相许,是不是不像一个精明的企业家应该做的。”

“我问你会说吗?就凭你的眼神就已经值得我托负一生。”

“如果说,我不能陪你一生一世,来这里只是完成一个使命,再也不会回到你的身边,你还会如此喜欢我吗?”

“嗯!”薛麟琪轻轻点点头,“琪儿就是喜欢你,如果你再也没法儿回到琪儿身边,琪儿就作一只肉畜,让琪儿的美丽和美味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薛小姐,阿三天生命薄,只怕到时候会连累你跟着受苦。”

“琪儿也是从苦日子过来的,才发现真正的快乐不是金钱所能买到的。”薛麟琪的声音柔柔的充满了吸引力。

“薛小姐,对不起,恕阿三不能从命。如果没别的事,阿三先走了。”说着阿三挣脱薛麟琪的怀抱,大步往外就走。

“你不怕我把你今天的事情公布于众。”

“你会吗?”阿三头也不回大步逃了出去。

留下薛麟琪一个人颓然坐在沙发上。

海风轻抚,夜色斑斓,深海中的夜景别样的美妙、安静。

“阿三舅舅,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发呆呀?”

阿三被轻柔的声音从杂乱的思绪中唤回来,回头一看,原来是月纱,皎洁的月色下显得格外的温婉清美。

“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晚还跑出来?”自从几个小时前互相认识之后,阿三就很喜欢这个自己眼中的小女孩儿。

“跟阿三舅舅一样,睡不着。”月纱淡淡的说。

“有心事?”

月纱点点头,在阿三身边趴在栏杆上眺望着海天,“阿三舅舅,你说如果喜欢上一个只会让你受伤的人,那该怎么办?”

“你是说自己?”阿三问道。

“可是如果没有哥哥,月纱就活不下去。”

“哎!人世间怎么如此多的孽缘,说不明,理不清。”

“月纱做得是不是大错特错?不仅伤害了自己,还伤害了最不能伤害的哥哥。月纱心里真的好乱,你说我该怎么办呢?”阿三长长叹了口气道:“我要是知道该怎么做,就不用在这里看海听风了。”

“舅舅也是被情所困?不知舅舅是看上了哪个女生?”月纱显得很好奇。

“要是那样还好些。”

“那是有人看上了阿三舅舅?!是谁眼睛……”月纱连忙捂住嘴,把后半截话咽了回去,难为情的望着阿三。

“是呀,长着双美丽的眼睛,却看上了我这个癞头,人是不是真的这么奇怪?”

“阿三舅舅,你总是说人的人的,好像你不是人似的。”

“你看我这副尊容,还能算是人吗?”阿三讪笑道。

“至少阿三舅舅心眼好,要是我,也宁可选阿三舅舅,也绝不会选周之山那样的坏蛋。”月纱违心的说道。

阿三长长叹了一口气。

“舅舅是不是怕配不上人家?”

“那倒不是,只是阿三闲云野鹤,不能给她一生的幸福,何必为了一时快活……”

“阿三舅舅,这你说得就不对了,如果女人真心喜欢一个男人,哪怕只有一秒钟,也会给她一生幸福的记忆。”

“也许你说得对。”阿三笑道:“你看我这么大了还要你来开导我。”

“月纱只是瞎说两句,阿三舅舅别放在心上。”

“你说得很有道理,一切随缘吧。”

“是呀,强求来的未必就是理想的结局。”

“不早了,天都快亮了,回去休息吧。”

两人各自回屋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阿三还没睡醒,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

阿三披了衣服开门一看,原来是沈朝。

“这么早跑来做什么?吵得我没法儿睡觉。”阿三睡眼朦胧道。

“太阳都快晒屁股了,还睡!”这些天,沈朝跟这个阿三舅舅混得越来越投缘,有事没事就爱来找他。

“让我再睡会儿。”阿三打着呵欠道。

“别睡了,你看看谁来了!”

阿三揉揉眼睛,眼前站定的正是薛麟琪,阿三定定的不知该如何。

“怎么?不欢迎?”薛麟琪淡淡的微笑,天生高雅的气质任谁人见了都会心头起涟漪。

阿三点点头,又马上晃晃脑袋。

“舅舅,你这是怎么啦?薛大小姐亲自来,你却让人家站在门外。”沈朝数落着阿三,周时招呼着薛麟琪道:“薛小姐,请进来坐吧。”

阿三连忙跑在前面,进了屋子把杂乱的衣服扔到一边,不好意思道:“屋子太乱了,见笑了。”

薛麟琪抬眼四周看看,径自坐在阿三的床沿上,“你的屋子真的很乱。”

“是呀,舅舅一个大男人,屋子当然乱了,要是有个舅妈就好了。”沈朝嬉笑道。

“去!别瞎说!”

“这小伙子到是挺帅的,是你外甥?刚才我敲门,你没听到,他跑过来帮我敲的。”

“当然了,像薛小姐那样敲法儿,明天也没法儿把我这个懒舅舅敲醒。”沈朝抢着插话道。

薛麟琪捂着嘴婉尔一笑:“你这小伙子倒是健谈。”

“那当然,泡妞就得靠这张嘴,像舅舅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追到女人?到时候还得我帮忙出马。”

“你小子再胡说,看我把你嘴撕烂。”阿三急道。

“舅舅怎么生气啦?是不是未来的舅妈在这里,不好意思了?”沈朝笑道。

“死小子,看我不打死你!”说着阿三抬起手臂去追沈朝。

沈朝嘻笑道逃开,边跑边喊道:“不敢了,不陪你玩了,你还是陪未来的舅妈吧。”

看着沈朝跑远的背影,阿三摇摇头,转身进到屋子里面,对着薛麟琪讪笑道:“薛小姐,实在不好意思,孩子瞎说,别放在心上。”

“我为什么不放在心上?”

“啊?!”阿三低声惊叫。

“因为他说的都是我想的,我就是要做你的新娘。”说着一下子扑到阿三怀里。

阿三毫无准备,怀里偎依着如此一个倾国美人儿,不知是该搂着还是推开。

一阵诱人的体香袅袅飘进阿三的脑海。整个人眩晕得想要如恶狼扑羊一般把怀里的娇娃吃掉。

“薛小姐,别这样。”阿三轻轻撤离薛麟琪的身体。

“阿三哥,难道你对琪儿一点儿感觉都没有?”薛麟琪显得很委曲,平素多少俊男靓仔、达官贵人能跟她握个手,已经是飘飘若仙了,多少人为了追求她费尽心机,而此时此刻自己主动投怀送抱,却被人拒之千里,心里的落差实在太大。

薛麟琪暗暗骂自己太自作多情,一阵莫名的挫折感让她一阵的辛酸。

“薛小姐,我……”阿三支吾道。

“什么都别说了,我明白的。”说着薛麟琪站起身,脑子空空的向门外走去,脚下没留神被凳子重重的碰到,疼得薛麟琪哎呀一声,捂住腿不敢动弹。

阿三慌忙跑过来,关切的问:“没事吧,有没有碰坏?”边说边蹲下身子,查看薛麟琪的伤势,只见光洁的玉腿被碰出一大块乌紫色的瘀血。

“疼不疼呀?”阿三关切的问道。

看阿三紧张的模样,薛麟琪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撞得这么重,还笑。”阿三说道,“我拿碘酒帮你擦擦,别发炎了。”

阿三取来碘酒,仔细的替薛麟琪擦着伤处。

坐在那里看着阿三细心的替自己擦拭伤处,心头一阵暖暖的感觉。薛麟琪就这样痴痴的看着阿三,完全没了平日里的冷静干练。

阿三帮薛麟琪擦完伤处,刚起身,没任何防备,薛麟琪一把搂住阿三,用自己火热的双唇拼命的吻着阿三的嘴唇。

阿三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挣脱薛麟琪的怀抱。一股奇妙的感觉让他一阵的眩晕。只觉得自己的嘴唇被薛麟琪充满诱惑力的软舌轻易的闯进来,支开牙齿,探进口中,急迫的寻找着什么,幕地与自己的舌头缠在一起,越缠越紧,再也无法分开。阿三轻轻搂住薛麟琪,两人就这样痴痴的吻着。

薛麟琪的双手忙乱的解开阿三的衣扣,温柔的抚摸着阿三的胸膛。

阿三只觉得薛麟琪的小手好滑、好温软,摸在自己身上那种感觉,让灵魂都快飘出体外。阿三也忍不住用手在薛麟琪的背后抚摸着,一点点向下,摸上薛麟琪丰满又充满弹性的双臀。阿三忍不住轻轻的捏了一把,薛麟琪不禁嘤咛一声,更加深情的吻着阿三。同时那双小手也开始向下探索阿三的身体。当摸到阿三腰带的时候,薛麟琪想要解开它,摆弄了半天却无法解开,情急之下,直接拉开阿三裤子的拉索,把小手探进去拉下阿三的内裤,一把攥住那根昂扬之物,薛麟琪温柔的抚摸让阿三脑子嗡的一声,魂儿差点儿飞了出去。

阿三喘着粗气,双手更加肆无忌惮的在薛麟琪身上游走。

薛麟琪享受着爱人的抚摸,此刻她真的怕阿三突然离开自己。所以她用尽浑身解数,吸引着阿三。

薛麟琪确实是个天生尤物,她如果想要勾引一个男人,天底下恐怕没有一个能逃得出她的掌心。阿三此时完全沉迷在薛麟琪诱人的胴体上。

阿三的手掌游弋到薛麟琪身前,在薛麟琪神圣的雪峰周围流连忘返,正在犹豫之际。薛麟琪拉着那双手直接覆在自己高耸的圣峰。

虽然隔着衣服,那种无与伦比的柔软也让阿三兴奋得差点儿流出鼻血。阿三痴迷的揉着薛麟琪胸前的宝贝。

薛麟琪用阵阵娇吟回应着阿三的揉握,同时也在轻柔的抚弄着阿三炙热如铁的阳具。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爱抚着对方,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世间的一切一切都与他们无关。此刻他们都沉浸在彼此的幸福中。

薛麟琪引导着阿三的手掌在自己娇嫩无比的身子上下游走,参观了神圣的雪峰,划过柔韧的平原,最后驶进草肥水美的幽境,那里清泉潺潺,四季如春般温暖。

阿三轻轻拨开两片玉门,里面触碰之处尽是湿热温软的娇肉,阿三听见薛麟琪一阵娇吟,紧紧的搂住阿三,整个玉体都在颤抖,潺潺的流水热乎乎的打湿了阿三的手指。

阿三的手指在薛麟琪的玉门内轻轻划弄,弄得薛麟琪娇喘连连,爱液横流,女人在心爱男人怀里就是如此容易动情。划弄了一会儿,阿三的手指向前摸索到了薛麟琪敏感的凸起,硬硬的支楞在那儿,显得如此可爱。阿三用手一碰那个小点,薛麟琪整个肉穴都跟着颤抖起来。

已经欲火中烧的阿三一把抱起薛麟琪,扔到自己乱糟糟的床上。此时的薛麟琪像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温顺的躺在床上等着大灰狼对自己蹂躏。

阿三把薛麟琪压在身下,两人互相撕扯着对方的衣服,不一会儿两人赤条条的拥在一处。阿三再也等不及,分开薛麟琪一双如玉般光洁的大腿,握着自己昂扬之物,一下子抵进那片已成汪洋的水乡泽国。

薛麟琪被阿三粗鲁的闯入痛得一声惨叫。

阿三只觉得整个肉棒被薛麟琪又窄又热的阴穴紧紧包裹着,裹得下体快要暴裂似的。有丝丝血迹从两人性器的连接处渗了出来。

“你还是处女?”阿三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他惊讶的望着被自己弄得遍体汗水的薛麟琪。

“阿三哥,不要停!使劲儿插琪儿,琪儿是你的人了。”薛麟琪大口喘息着,焦急的催促着阿三。双手搂着阿三的腰,像是要帮着阿三运动似的。

受到薛麟琪热情的感染,阿三再也顾不及那么多,既然已经进来了,就快快乐乐的享受这一次。

阿三在薛麟琪体内拼命的冲刺着,不一会儿弄得薛麟琪浑身酥麻。

薛麟琪虽然是第一次,但是被心爱的人耕耘,那种美妙让她不禁大声的呻吟,一只手拼命的捏着自己的奶子,另一只手则捏弄自己敏感的小凸起,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不可以再让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如此疯狂,所以她要珍惜这次机会。

阿三越插越疯狂,薛麟琪被插得欲仙欲死,拼命的摇着头,暴风雨在她体内一触即发。

“啊,我不行了,要射了。”阿三吼道。

“射进来,射进琪儿里面,琪儿要给哥哥生个儿子。”薛麟琪忘情的说道。

阿三大叫一声,身子向前一挺,阳具冲进最深处,滚烫的精液一骨脑儿的射进薛麟琪肥沃的子宫深处。

薛麟琪只觉得下体被灼热的喷发激荡得再也支撑不下去,暴风骤雨狂泄而出,两股激流在子宫回旋交融,那种美妙的滋味让薛麟琪差点背过气去。

阿三软软的趴在薛麟琪身上,还在残余的精液随着肉棒的跳动被挤进薛麟琪的最深处。

薛麟琪搂着阿三压在自己软绵绵的身子上,这种让心爱的人舒服的趴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令她觉得如此的幸福。

“薛小姐……”

未等阿三说完,薛麟琪嗔道:“人家把宝贵的第一次都给了你,还叫人家薛小姐!”此时的薛麟琪完全是个娇羞可人的乖乖女。

“那我叫你什么?”

“叫我琪儿吧。”薛麟琪笑吟吟道。

“琪……琪儿……”

“嗯!”薛麟琪高兴的应着。

“琪儿,没想到你是第一次,阿三刚才太莽撞,没有弄伤你吧。”

“在你眼中,是不是琪儿这种女人早就跟无数个男人上过床。”薛麟琪幽怨的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怪自己一点儿都不心疼你,那么粗鲁的就……”阿三不好意思说下去。

薛麟琪一把搂住阿三,紧贴在自己的娇躯上,“琪儿喜欢,琪儿好开心,知道嘛?刚才琪儿好怕你半路逃走,在别人眼里琪儿是个无所不能的女人,没有得不到东西,可是在你面前琪儿是个一无所有的小丫头,琪儿好怕错过你,这辈子琪儿就再也遇不见一个让自己死心塌地的人了。”

“琪儿,你干嘛这么傻,阿三这副尊容,自己都不敢照镜子,你就一点儿不嫌弃吗?”

“傻瓜,你没听过情人眼里出西施,再说被爱蒙住双眼的女人根本就是个白痴。”

“你说自己是白痴?”

“本来就是嘛,不然怎么会看上你。”

两个人说笑着,身体还紧紧的贴在一起。

“累不累,我起来吧,别把你累着了。”

“不要,琪儿要阿三哥哥这样趴在身上,还要哥哥下面一直呆在琪儿里面,不许出来。”

“琪儿听话,不然阿三不喜欢了。”阿三故意很严肃的说。

薛麟琪不情愿的松开阿三。阿三慢慢的从薛麟琪身上爬起来,缓缓的把半软的肉棒从薛麟琪下体抽出来,只听滋的一声,白浊的精液混着爱液缓缓的淌了出来。薛麟琪痴迷的看着下体流出的液体。心间有种说不出的幸福。

“你叫阿三拿什么来给你幸福!”

“别这么说。”薛麟琪一下子搂住阿三,“你已经给了琪儿无比的幸福,无论今后怎么样,都是琪儿自己选的,琪儿只是希望阿三哥哥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得到。”

“如果你真的不能陪在琪儿身边,就让琪儿做哥哥的肉畜,琪儿要让自己跟哥哥融为一体,那样就能永远跟哥哥在一起。”

“不行,我绝不会答应你就这样随随便便的了结自己的生命,也许那很美丽,可是你知道那会给爱你的人带来多少痛苦吗?有一天他们后悔了,想念你的时候,你让他们怎么面对自己。”

“你会想着琪儿吗?”薛麟琪幽幽的问。

“只要阿三活着,这颗心就会永远想着琪儿。”

薛麟琪偎在阿三怀里,阿三轻轻的搂着她。

“有阿三哥哥这句话,琪儿这辈子就足够了。琪儿可以答应哥哥不做肉畜,可是阿三哥哥得答应让琪儿怀上哥哥的孩子。”

“这又何苦呢?阿三不能陪你一生,你还有大好的年华,何必因为阿三一个人而毁了自己一生呢?”

“你也知道,我已经在这次旅行开始的时候把自己的贵宾号投到抽奖箱中,如果被抽中的话,还是会被当作肉畜宰杀。只有怀了哥哥的骨肉,我才不会被宰杀。”

阿三也知道法律规定,如果怀了孩子,就不能成为肉畜。薛麟琪说得也非常有道理,如果真的被抽中的话,她还是活不了。这么想着,阿三点点头,表示答应薛麟琪的请求。

清风徐徐水悠悠,海天一色为谁秋?自古佳人逐才子,怎知心间到底谁?

沈朝跟月纱站在船头闲聊,不知为什么这两个人呆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红雪跟妖姬刚好碰到两人聊得火热的模样,心中不免升起一种异样的情怀。

“你们两个在聊什么?这么亲热。”

沈朝回头一看,原来是妈妈,吃惊道:“妈,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你们两个在这儿甜言蜜语,哪儿还能看到我们两个。”

“嘻嘻……”听红雪这么说,月纱忍不住捂住嘴偷偷的笑。

“笑什么?”沈朝问道。

“玉婷阿姨说的话,简直就是在吃咱们的醋。”月纱笑道。

听月纱如此一说,红雪只觉得脸一下子火辣辣的。

“好了,把你们的宝贝儿子还给你们,我该走了,你们慢慢享受阳光吧。”

月纱摆摆手,轻盈的走开了。

“妈,我跟月纱只是聊得来,没有你想像中的那种事。”

“我想什么事啦?!竟瞎说。”红雪白了沈朝一眼。

“我看咱们朝儿跟这个月纱倒是很合适。”月姬笑吟吟的说道。

“什么合适呀?我们真的没你们想像中的那种关系。”沈朝忙着解释。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过我觉得咱们朝儿跟这个月纱还真是很般配。”妖姬半认真的说。

“娘,你别取笑人家,这辈子我只有妈妈跟娘两个女人,生生世世都只有你们两个。”沈朝认真的说道。

“男人都是贪心不足,现在我们两个还残存几分姿色,再过两年,恐怕连你的影都看不到了。”妖姬幽幽的说。

“如果朝儿真的那样的话,就让朝儿永世不灭,像孙猴子一样压在五行山下受苦。”

“不许胡说!”红雪跟妖姬一把捂住沈朝的嘴,“再胡说妈妈就不理你了。”

“好妈妈,朝儿不再胡说了。”

“知道在妈妈心中,你有多重吗?”红雪盯着沈朝的眼睛。

“比妈妈的生命还重要,比整个世界都重要。”沈朝缓缓的说道:“所以朝儿不会辜负你们的情义,如果有一天需要朝儿为你们去死,朝儿会毫不犹豫。”

“妈妈知道,可是你要记住,如果你真的感激妈妈,无论今生还是来世,都不许死在妈妈前面。”

“嗯!朝儿答应你,朝儿知道。”沈朝点点头。

“妈妈是不是太残忍?”红雪慈爱的抚着沈朝的脸颊。

“妈妈不想这么残忍的话,就让咱们生生世世同生共死。”沈朝很认真的说。

“世事难尽人意,只要有朝儿这句话,妈妈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好了,你们两个别竟说这些伤感的话,让人听了好不舒服。”妖姬嗔道。

“呵呵,看咱们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作什么。”红雪擦擦眼角的泪说道。

“明天绿缘姑娘就要被宰杀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妖姬喃喃道。

“咱们去看看绿缘姑娘吧。”沈朝建议道。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