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德芬免费 德芬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炽欲丛林 炽欲丛林

    跑——没命地、不停地跑。  她不是运动健将,她只是个弱质女流,体力将尽,可越是这样越要跑,拼命地跑,远离他、他们的魔爪。  是拔腿疾跑,是末路狂奔!

    德芬 状态:已完结 类型:古典文学
    立即阅读

《炽欲丛林》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炽欲丛林》,是作者德芬倾心创作的一本古典文学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跑——没命地、不停地跑。  她不是运动健将,她只是个弱质女流,体力将尽,可越是这样越要跑,拼命地跑,远离他、他们的魔爪。  是拔腿疾跑,是末路狂奔!

《炽欲丛林》 番外:主人(xp) 免费试读

“发生什麽事了?z”

“什麽?没事。”

“没事?好吧。”

a穿过我们同居的房间,从碗柜里拿出两个杯子还有酒瓶,回到我站的地方,我正透过小窗户望着花园。

他斟满了一水晶杯酒递给我,我接了过来,抿了一口温暖的葡萄酒,转身欣赏着那宜人的夜空还有月光笼罩下的花园。

a站在我旁边,喝着杯中的酒。

“告诉我,z,今晚你轮班的时候发生了什麽?”

我从凉凉的夜风中转身面向他,他露出淘气的好奇咧嘴笑着。我感觉他似乎已经知道今晚在主人的客厅里发生了什麽事。

a已经被主人雇佣超过一年了,而我一周以前,刚满十八岁生日才来。自从我来了以後的九天都是a在教导我各项任务。

今晚以前那些都很轻松,令人难以置信地容易,无非就是晚上随侍主人在餐桌前就餐,当他去书房时在旁待命,当他在壁炉前阅读时取烟斗、添添酒。但今晚一切大不相同。

如同其他受雇於庄园的人一样,我从小就在此被培养长大──被主人雇用的教师教导,被儿时在同样的石头小屋里上着同样课的父母养育。

如同所有与我一起长大的男孩女孩一样,关於道德和规范,我被教育得非常彻底、非常严格。

然後,如同其他属於m大人的灵魂一样,在我十岁生日时,我离家去男孩寄宿学校完成我的学业。

那晚我所看到的、我所被要求做的都违背了我被教导的一切,除了一条淩驾於其他之上的原则:必须遵从m大人的一切指示,毫无异议地。

我喝光了杯里最後一点红酒,a很快再次添满了它。当酒精的暖意散布全身,一些忧虑慢慢消失。

我的思绪漫游至今晚所见的画面,我的身体仍然记得那种感受,我的阴精在紧身马裤中不安分地勃起。

a的目光从我涨红的脸庞下移到我的胯部,他的淫笑加深了。

“坐下,z。我感觉你将要说的故事值得好好听听细节。让我们舒服点。”

我仍有点不太习惯这奢华的住处。我和父母兄弟居住的小村舍只有最简单的家具。我的小帆布床既当床又当椅子。寄宿学校也很简朴。但我和a共用的这间房不仅有两张舒适的床,还有两张套有上等布料非常柔软便於安坐的扶手椅。

而且我从未吃过如此丰盛的食物,更别提一滴葡萄酒了。但我们的酒瓶每晚都会被满上,只要结束了晚间工作,我们想喝多少就可以喝多少。

现在,酒精令我放松,我窝在一张椅子上,a拖过另一张放在我对面坐下。

“来吧,开始吧。”

把这说出来好像不对,但自从那晚m大人命令我,还有其他人做的事之後,我怀疑我再也不确定什麽是对的什麽又是错的。我觉得非常困惑。也许告诉a到底发生了什麽,他能帮我更好地理解。

“好吧,”看着a的嘴咧开笑了,我最终放松了,开始说道。

“那晚一开始很普通,我事先被j警告主人会有同伴,尽管我还尚未在有客人的场合中伺候过主人,但那并不比平时困难。像往常一样,我只是站在他手边,等着看他是否有需要我做什麽。对我来说最难的是目光要直视前方,而不能看着e大人,他坐在我们主人的对面。我可以从他的声音判断他非常紧张,尽管我并不了解怎麽回事,但很明显我们的主人令他的老夥计为着他俩之间的财务问题很为难。看着一个像主人一样的绅士汗如雨下颤栗不安,听着他刺耳苍老的声音颤颤巍巍,每次回答主人问题时谄媚的语气,感觉很奇特。”

另一件令我觉得奇怪的是出席的随从很多。我习惯除了j看不见其他人。但今晚,因为这个客人,我猜,有四个警卫站在e大人後面的墙边。我进入客厅站在主人身边的时候,就被他们四个吓到了。如此高大、粗壮的家夥,立正站着,警棍在他们身边闪闪发光,尽管他们对我毫不注意,如同我们所被教导的只是直视前方。

“然後就是那个女孩。”

“啊,所以那儿有个女孩,是吗?”

a现在看上去很兴奋,而我对於发生的事有些羞耻。在他的笑声中,我将要说的事令我再次勃起。

“是的,我起先并不知道,为什麽不是j,而是一个年轻姑娘随伺在主人和客人旁边,递给他们小盘水果和点心,给他们的酒杯里添酒。我不能自已地看着她,不过我小心翼翼地只用目光跟随着她,努力控制脑袋朝前。但我无法不看她,自从我离家去寄宿学校以後,我就从未见过一个女人了。”

“她看上去怎麽样?”a饥渴地问,再次提醒了我的羞耻心。

“很年轻,还有,很紧张。”

“那当然!”a大笑出来。

“我有点可怜她,其实我也很紧张,无法想象她在那间房里和这麽多男人在一起有多害怕。每次她端盘子或者从酒瓶里给杯子添酒的时候都很痛苦,她的手都在颤抖。”

“她长得啥样?”

“嗯……”

对我来说她长得非常漂亮,但我只有母亲和邻居妇女遥远的记忆去与之相比。我只知道当我见到她时我的心都融化了,我担心我的阴精勃起会令e大人或主人注意到。

“她的头发是深深的富有光泽的赤褐色,长长的,波浪似的,几乎是卷卷的。她有着大大的淡褐色的眼睛,所有的情绪都显露其中。她的皮肤白白的,甚至没有其他任何颜色。”

“她的身体呢?”

哦,她的身体。我觉得自己变得潮红,a在笑话我呢。他似乎很享受我的窘迫,几乎就如同主人享受可怜的罗莎的。

“她的身体……很柔软。”

“高?还是矮?”

“大概比我矮个两公分。”

“那麽,对於一个女人来说算是高的。身材如何呢?她是否身材扁平像个小女生?还是丰满而曲线毕露呢?”

“你知道,刚开始,我看不到。她穿着长长的白裙,紧身胸衣外罩着长长的白衫。”

“当然,好的,你晚点再告诉我她的身材,继续你的故事吧。”

“嗯,主人和e大人继续就餐,喝酒,聊了一会儿生意,主人对於e大人所说的事渐渐恼火起来,e大人也越来越紧张。听到他不断道歉哭诉令人有点难堪,我从来无法想象一个绅士如此说话。最後主人似乎受够了,让e走人。他鞠躬弯腰丢脸地退出。我觉得整件事让我有点恶心,可怜的罗莎极度紧张似乎令场面更无法忍受。看着e大人离开,我不得不强忍住放松的叹息,因为我迫不及待结束工作回到我们舒适的房间。罗莎也一样,看上去放松不少,因为她大概也想着,或者希望,e大人走了以後她也马上可以解放离开。但当她站在餐具柜旁,很明显在期待主人说句话就可以逃离。我看见她极度害怕地微微发抖,远比她整晚服务时更加紧张窘迫不安。我不能看见主人,但通过偷偷盯着她,我确信主人正在省视着她。”

“你叫什麽名字,女孩?”他问她。

“罗莎,大人。”

“把酒瓶拿来,罗莎,把杯子满上。”

“她很失望没被允许离开,脸上清晰地流露出不知那意味着什麽的害怕。当她拿起酒瓶,我看见她的手,整晚都在发抖的手,现在抖动得更加厉害了。她慢慢走向前,走向主人,但因为我就站在主人旁边,所以仿佛她在走向我。她走得如此慢,好似跋涉在浴池的深水中。当她走得足够近的时候,主人举起杯子伸向她,她的手可怜地摇晃地斟满了杯子,她的脸上明显痛苦地露出极度专注的神情,因为她试图不要洒出一点酒在主人的裤子上。当她结束的时候,没有溅出那些深色的液体,显然令她松了一口气,几乎都快哭了出来,她转身回到餐具柜。”

“等等”主人命令道。

“她停了下来,露出可怜的害怕的表情转身面对他。我听见主人咽下一口酒,然後是杯子放在他面前的实木餐桌上的叮当声。”

“把酒瓶递给我,女孩。”

“她的手臂伸过我面前,主人从她手中接过酒瓶,放在桌上。”

“过来,女孩,站在我面前。”

“我不知道怎麽了,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的心跳得飞快,然後……”

“然後怎样,z?”

“然後我……我……我硬了。”我最终低声说。

“继续”a冷静地说,但是带着渴望的神情。

“那个可怜的女孩几乎都动不了,她怕极了。不知为何,我也替她担心着。她的脸色苍白如外衫内的白色胸衣,她经过我站在主人面前。然後是一阵长时间可怕的静默,我知道他肯定只是坐在那儿,用目光折磨着那个可怜的女孩。她那可爱的淡褐色眼睛不一会儿就充满了眼泪,不过她没让一滴眼泪滴落。接着主人出声了。”

“z”

我如此沈浸於自己的恐惧、女孩的害怕还有我身体产生的奇怪变化中,我没意识到他在和我说话。

“z!”他的声音有点不耐烦了,我的身体因为紧张而僵硬,我也开始发抖。

“先生?”

“看着我,z。”他的嗓音恢复往常的柔和。

“站在他的身旁,我转过头去,向下看着坐在大椅子上的他。我总是很敬畏他,因为知晓他对我和大家都有着生杀大权,但我从未像那一刻那般害怕过他。我几乎以为他要给我一把刀命令我去捅那个可怜的受惊的女孩的心脏。”

“尽管他坐着而我站着,我仍然感觉他在高处俯视我。更有甚者,我感受到他的体型,他的力量。他所有的一切──他浓密的黑色卷发,他锐利的同样是黑色的眼睛,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他放松地搁在装饰华丽的椅子扶手上的大大的手掌──令我觉得自己很渺小很软弱。然後他笑了,奇怪地笑了。那感觉……很亲密。当他那样对着我笑的时候,我觉得脸红火烫,我想把视线躲开他洞悉的眼睛,但我知道我不可以。”

“你最後一次见到女人是什麽时候,z?”

“我?在我去寄宿学校以前,先生。”

“你觉得这个女孩很漂亮,对吗,z?”

“先生?”

“我不知道他希望我说什麽,我甚至不知道我的感受是什麽。我的内在觉得……柔软……浮躁。我无法控制那个女孩对我的影响,但我知道那样不对。不管我觉得怎样,我知道我都不该那样。主人又笑了,笑得如此奇怪令人吃惊,然後他伸过手来放在我的……他把手掌放在我的腹股沟。只是一会儿,满意於他所感应到的,他又将手放回椅子的扶手上。”

“是的,她很漂亮。我告诉你,z,因为今晚是个特别的夜晚,我特许你想看哪儿就看哪儿。你可以看我,或小罗莎,或者任何你想看的地方,明白了?”

“是的,先生。”

“了解规则比起实际实施来更容易些,我强迫自己的眼睛直视他的,直到他看向别处,然後我的视线追随着他的,来到那个站在他面前害怕的女孩身上。”

“罗莎,对吗?”

“是的,先生。”显然她在努力试图不哭出来。可能她比我更清楚接下来会怎样。

“今天是你第一天来到这个房子?刚离开学校?”

“是的,先生。”

“对你来说很奇怪吧,来到这儿,身边那麽多男人。”

她没有回答他,她的胸腔起伏剧烈。接下来是长久的静默,我慢慢习惯了我的自由,将目光移至主人。他的手臂仍然搁在椅子的扶手上,他的目光锁在站在面前的女孩苍白的脸颊上,他的脸上挂着我所见过可能是最单纯享受的微笑。

“尼禄”主人并未将目光从女孩身上移开,也并未改变惯常柔软抚慰人心的语调。

一个警卫从客厅的阴影处走了出来,停在女孩身後。当她听见他的脚步声接近时,显然浑身僵硬起来。

“脱掉她的胸衣。”

我被吓到了,他怎麽能让他的卫兵脱掉她的胸衣呢?这是禁忌啊!即使结婚了,一个女人也不能被除了丈夫以外的人看见她未着胸衣啊。

“但是先生!”她在控制住自己和用牙咬住嘴唇之前,哭了出来。警卫尼禄已经抓住她衣服的背面,准备解开那些繁琐的扣钩。主人抬起手掌,尼禄放了手。

“没关系,罗莎”主人说道,原谅了她未被允许却开口的无礼,以及忤逆他的意愿的大胆,即使在一个被赦免的时刻。“说完你想说的话吧。”

她的胸膛隆起,柔软的丰满的嘴唇颤抖着,她似乎在主人的特许下瞥见一点微弱的希望。

“先、先生”在她眼眶里蓄积已久的眼泪终於顺着脸颊滑下,“先生,我,我只是一个女仆,一个侍从,我──我不该──他们告诉我不可以──只有情妇才……”

她无法完成语句,虽然主人看上去被逗乐了,因为她长时间苦於寻词来代替毕生被教导不能使用的单词,他纵容地笑了。

“你被教导不能让男人看你的身体?”

“是,是的,先生。”

“那麽,罗莎,你被教导的最高职责是什麽?”

“服从您的命令,先生。”

“那麽,如果我想看你的身体呢?该怎麽办,罗莎?”

“那我必须……必须……让您看。”

“很好,罗莎,现在让尼禄脱掉你的胸衣。”

尼禄再次走近她,当他解开她背後扣紧衣服的扣钩时,我看见她的胸衣从胸口处松开。罗莎站在那儿,浑身发抖,似乎想努力克制眼泪。当最後一个扣钩被解开,尼禄伸手至她的肩膀,将胸衣从她的手臂和紧握的拳头处脱下。看着她两个圆圆的小肉球撑起外衣,我的阴精竖得更高、变得更硬了。

“现在,罗莎,脱去你的外衣。”

罗莎的手颤颤巍巍地放在宽松外衣顶端的扣子处,她开始艰难地解着小小扣眼中的小小圆扣子。当她终於解开外衣,她看了看主人,主人点了点头,她将衣服从肩膀处滑下手臂,现在她仅着一件小小的透明的紧贴身体的薄纱站在我们面前,她丰满的乳房顶端的深点看上去很显眼。我的肉棒悸动得有些微疼,真希望能跑到什麽地方去解决一下,我瞥了一眼主人,看见他满意地笑了。

“现在,罗莎,告诉我,女仆主管有没有关照你要修剪大腿内侧的体毛?”

可怜的罗莎,颤抖不已,强烈克制不让眼泪再次流出,本就粉红的脸变得更加深红了。

“是的,先生。”她低语。她的目光不断试图回避主人的注视,但又不得不迫使它回到正确的地方。

“掀起你的裙子来让我看看。”

我担心了一会儿以为她会昏倒。当她的手抓起一点白色的布料微微掀起时,她似乎都站立不稳了,然後她用另一只手也抓住裙子的边缘,可怜地慢慢将裙子一点儿一点儿拎高,露出了她的腿。

哦,她的腿美极了!它们的形状和男人的腿完全不一样,如此光滑,我完全看不见任何毛发,它们似乎在暗淡的客厅中闪闪发光。接着看见她神秘的和男人完全不一样的那部分,这对我来说是彻底的震惊──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它。她的小蜜处看上去如此柔软,那令我更硬了,我都紧绷得疼痛了。

“罗莎,你有个多美妙的小穴啊!尼禄,好好检查一下看她剃得有多仔细。”

尼禄走到她面前,跪了下来。她惊跳起来,大声喘息,但没有跳走,尽管她显然很想那麽做。

跪在她脚跟的尼禄将手伸进她的大腿根处,直至消失在白色布料的遮掩下,他的脸压向那个奇异的柔软的苍白的地方。

她发出奇怪的喊声,有那麽一会儿我还以为他伤了她,但当我凑近了些,并向左靠了点,以便看得更清楚尼禄脑袋的後面,我才发现他在舔她。他的嘴张着,伸出长长的粉色的舌头插入她大腿并拢的阴影处,然後慢慢离开直到我看见她的小突起,他开始舔噬起她微妙的小折痕。

“怎样,尼禄?”主人问道。

“像蜜桃一样光滑,先生。”

“很好。起来尼禄。拿起那个小凳子,带到这来,放在我椅子腿边。”

尼禄遵从了主人的指令,将小凳子放在大扶手椅前面,就在主人的腿中间。

“现在坐下吧,尼禄。”

警卫坐了下来,主人的腿分得很开,以便容纳他宽大的肩膀。

“安德鲁,伊马然。”

另外两个警卫走了过来,在两侧搀扶起摇摇欲坠的女孩。

“罗莎,亲爱的,让他们帮你把裙子掀着,把你的手臂搁在他们的肩膀上。”

她两侧的男人都抓着白色的棉布,可怜的罗莎也只能照做,将手臂放在他们肩膀上。他们一致向前弯,令她身子弓起,将她的膝盖往前托,用他们强壮的肌肉发达的胳膊撑起她。

他们以前肯定干过这事,或者事先排练过,因为他们行动流畅一致,将她摆在主人和尼禄前。

“把你的腿搁在这儿,罗莎”主人说道。

她呼吸急促,遵从了他的指令,将她美丽白皙的腿搁在雕刻的红木扶手椅上,尽管她努力令膝盖并拢。

她裙子的边缘滑了下来,挡住了她的腿,尼禄这时抓住了她的衣服将它向上掀起,并将其拢在她的腰间,因此她修长的大腿甚至臀部都暴露在外。

“我想再看看你的阴部,为我分开你的腿。”

可能是她服从了,又或者是支撑她的警卫分开了她的膝盖,我不知道,但她的大腿张开,那美妙的秘境又一次显露出来──为我,为主人,为尼禄。

“再尝尝她,尼禄,这次用你的舌头分开那甜美的阴唇,我想再多看看她。”

主人和我看着他们,尼禄向前倾,将嘴凑向她。她的身体剧烈颤抖着,她的膝盖试图并得紧紧的,但抱住她的警卫们将其分得开开的,以便尼禄用嘴活动其间。主人的手搁在警卫的肩膀上,让他向後靠了些,更清楚地看着她的……阴部,主人这麽称呼它。

她的那儿变得不一样了,在尼禄的嘴里舒展,仿佛一朵花儿朝着太阳绽放,丰满的外阴唇张开,显露出粉红的,微妙的,闪光的,绝对美丽的深处。

“多美味的景象啊!”主人低吼道,他的目光闪亮,但眼帘低垂。“现在,尼禄,开始舔噬那多汁的小穴吧,直到她高潮而泣。”

尼禄的唇边闪现一丝笑意,然後消失在她乳白的大腿间。

他的舌扫过那些潮湿的皱褶处,探索那微妙的折痕,张嘴含住她狭长裂缝顶端的粉色的小蕊珠,她的臀部扭动并颤抖不已。

尼禄的手臂弯曲,将她拉得离唇更近了些,他的下颚微张,将长长的舌头刺入她体内深处,他吮吸的声音,她喘息的声音,回响在房间四处。

“我想听见你的声音,罗莎。不要试图在我面前掩饰你的快乐,不要压抑你的呻吟。我想在他舔你的小穴时听见你美妙的叫喊。”

尼禄的舌前後扫着她的小穴,再次关照起那突起的小核,这使得甜美的罗莎的臀部剧烈弓起,令她微张的唇畔溜出一声害羞的呻吟。

“乖女孩,罗莎。现在,尼禄,当你品尝她的时候,用手指干她的小穴。”

尼禄的一只大手离开了她的後背来到了前面,在她腿间盘旋,他一边用口舌继续抚慰她粉色的小穴,一边用一只食指慢慢插入并逐渐消失在她体内,当她的小穴终於接受了尼禄粗大的指节,她爆发出大声地令人吃惊地呜咽“啊!啊!啊!”

在他舔噬、吮吸、指奸她的同时,他也不断呻吟着,似乎爱上了她的味道,还有她在他唇间和舌底的感觉。

某些时候,他长时间缓慢地用舌啜食着她;另些时候,他用舌尖抵住她那突起於阴唇的小小肿胀的肉芽,极其快速地舔弄它。而同时间,他一直都在用手指抽插着她的阴道。

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响,节奏也越来越快。罗莎的嘴因喘气和呻吟而大张,秀眉略皱。

当尼禄的舌疯狂舔她的时候,他的手抽插得愈发快速和深入,不禁传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突然间,罗莎的全身可怕地颤栗起来,她的臀部摇晃不已,发出长长高声的喊叫。尼禄将唇吻住她的阴蒂,过了一会儿,她紧绷的身体完全瘫软在警卫的手臂中,我听见她温柔地喘息,她美丽的眼睛潮湿而震惊。

“你的小穴是你快乐的源泉,对吗,罗莎?”

“是的,先生。”她有些沮丧地回答。

“甜心,别说得那麽难过,虽然这意味着你可能没有丈夫,但我保证仍有其他快乐的途径向你敞开。现在,你该明白你那柔软的小穴不仅仅是你的快乐源泉,同样也能令别人快乐。你会发现,你的嘴也能带给别人快乐,就像尼禄刚才用嘴满足你那样。”

主人使了个手势,警卫们温柔地把罗莎放低。

他占有性地盯着她的眼睛,俘获和控制她的目光,然後解开马裤。当他松开的时候,他的肉棒蹦了出来,高耸而坚硬。

可怜的罗莎突然有点吓到,试图後退,但警卫仍将她擒在腋下牢牢地抓住了她。

无疑地,她以前从没见过男人的性器,由於我刚知道女人腿间的那话儿如此柔软如此小巧,我无法想象当她看见主人腹股沟上高高耸立的大肉棒时会怎麽想。

主人再一次享受於她的害怕和窘迫,他将手放在肉棒的根部,像抓着个武器一般,似乎在享受拳头中的粗大。

当她看着的时候,他缓慢地抚弄着阴精,在紧握中上下滑动着硬挺的肉棒,直到他的龟头露出包皮。他用手兜在那儿,旋转挤压,使得龟头在拳头中涨红变黑,然後又再次握回根部。

“尼禄,把凳子拿走,放个枕头在那儿。”

尼禄遵从了主人的命令。

“现在罗莎,跪下”

罗莎因高潮而泛起的红润已经消失,当她被迫前行跪下,她再次脸色苍白。主人用手兜住她苍白的脸蛋,用大麽指抚摸着她的脸颊。

“可怜的罗莎,我的阳具在你的眼中该有多可怕多恐怖啊!但是你看,它的皮肤很柔软很脆弱,当它一旦在你的嘴里,你会发现它很温暖且充满着生命力。罗莎,给予他人快乐也是获得快乐的一种方式。现在用你的手抓住我的肉棒根部,温柔点。”

试探性地,她用她美妙的手指环住了那粗大的家夥。

“现在,甜心,张开你美丽的嘴尝尝它。”

她美丽的嘴唇微张,低下头,将那肿胀的龟头含入嘴中。

主人的身体颤栗了一下,微微叹息,似乎很喜欢她嘴里的热度和潮湿。

他摸着和抚着她美丽的赤褐色长发,她的唇纳入他的肉棒,再退出,用嘴啄吸着他的圆头,这使得主人不由呻吟出声。

他看着她再次含进它,教她该如何取悦他,告诉她用舌头抚爱敏感的龟头,舔噬包皮下的环沟,深深地吞入它,再吐出时用力吸它。她似乎已经不再害怕,带着可爱的热情用心学习起她的任务。

“尼禄”主人温柔地叫道,嗓音里带着一丝颤音。

尼禄跪在罗莎身後,温和地抓住她的脚踝,将她的膝盖放在枕头上,直至她的身体在地板上弓成一座桥,她的双腿被分开近乎成直角,罗莎惊讶地从任务中抬起头来。

“嘘,罗莎”主人安抚她,“你知道尼禄了解如何取悦你,相信他,让他碰触你吧。”

女孩安静了下来,舌头和嘴唇再次回到主人的肉棒上。

在她身後,尼禄掀起她的裙子,卷了上来,将手放入其中。

当尼禄的手在她大腿间移动时,即使主人的粗大还在她嘴里,我仍听见她的呻吟声。尼禄不停抚摸她,令她的臀部不由抽搐,当她舔弄主人的大肉棒时,如一只小猫般哼哼不已。

“像之前一样火热而滑腻,先生。”尼禄汇报。

主人微笑,沈默地点了点头,尼禄解开马裤,掏出了他的肉棒。主人用手掌放在罗莎的下巴下,抬起她的脸庞,迫使她暂停了任务,看着他的眼睛。

“罗莎,亲爱的,告诉我,尼禄今晚是否取悦了你?”

尼禄在她腿间爱抚,罗莎努力克制喘息,气喘吁吁地说“是的。”

“还有更快乐的事,罗莎。但你知道,你必须先忍受一会儿痛苦。不要太害怕,没那麽严重,也不会很久。跟我一起忍受一会儿,马上就会结束的。”

主人让罗莎的脸靠在他的大腿上,一只手爱抚着她光滑的脸颊,另一只手抓住她的手。

尼禄握住自己硬挺的阴精,压在她的身後,先在她潮湿的小穴那儿前後抽动了一会儿,罗莎温柔地呻吟着,她的头窝在主人的膝盖处。

接着尼禄的手静止不动,他的屁股朝前顶着,罗莎喘息不已,浑身僵硬。当尼禄继续向前深入,她小声哭了出来,她的脸变红,眼睛湿润了。

主人不停温柔地爱抚着她,一直盯着她美丽的脸庞。尼禄稍稍後退了一些,然後又慢慢地再次深入,她发出低吟。

从他脸上可以看出,尼禄似乎努力在克制自己,只是缓慢而轻柔地一点一点地将肉棒探入她的小穴,那不久之前他一边舔弄,一边用手指戳刺令她高潮而泣的神秘的地方。

渐渐地,当他臀部继续动作时,罗莎的身体已开始放松,她脸上的潮红有所消退,主人抬起她的脸看着他。

“罗莎,最糟糕的已经结束了。你仍然很娇嫩,我知道,但坚持一会儿,不久快感就会超越疼痛。”

主人将手放回扶手上休息,当尼禄在她身後干她的时候,让罗莎自己选择该如何去做──将脸被动地放在主人的大腿上,还是用嘴再次取悦他。

她用手抓住他肉棒的根部,嘴唇凑近龟头,舌头伸出,滴入口水在其上,沾湿了整个圆头,令其闪着微光,然後用美妙的丰满的双唇将其含入。主人呻吟出声,看着她吞吐着他的肉棒,警卫仍然温柔却已愈发急切地戳刺着她。

尼禄弯着腰,将胸膛和肚子压在她背上,嘴唇来到她的耳朵。他的屁股弓起於她之上,彼此锁在一起,他们看上去像动物交媾。他将手环绕她的腰部,探到她腿间抚弄她小小的阴蒂,她愉悦地娇吟着。

“这就对了,小家夥。”他在她耳边低声,“当我干你那多汁的小穴时,努力吮吸那个大肉棒。当你感受我的肉棒戳刺你紧致的阴道时,当你用嘴干那个大肉棒时,我想听见你快乐的尖叫。”

尼禄的脸离主人的肉棒如此近,仿佛如果罗莎给他机会,他会将其放入自己的嘴里。但是她正贪婪地吮吸着主人的肉棒,同时尼禄用手指拨弄她肿胀的肉芽,从她身後干着她,此时她带着狂喜而呻吟。

“用力吸,宝贝!用力吸那个肉棒,好好感受我的肉棒在你体内干着你,感受我的手指,我正在捏你那柔软的小阴唇,爱抚你娇嫩的小阴蒂。”尼禄似乎很多话,当他没有用嘴埋在女孩的大腿内侧时。

尼禄一边干着她,一边玩弄她的小穴,令她上下吞吐着主人的肉棒时嘴里仍泄露出呻吟。接着,她吐出了原本深含着的主人粗大的肉棒,发出了长长的尖叫声。这极大地鼓舞了尼禄。

“乖女孩!你为我高潮了,是吗?”他大叫道,更重更深地戳刺着她,就像一条公狗干母狗一样急切地大力冲刺,他的脸潮红,汗如雨下。

接着他大吼“啊!”猛击着她,静静抓着,慢慢後退,再一次紧紧地挤压着她,带着一声疲劳的低喘,虚脱在罗莎身上。

在长时间颤栗之後,最终,他在她肩膀印下一吻,从她体内退出,收起他萎缩的阳具,穿好马裤。

这时,安德鲁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解开他的裤子,跪在罗莎的背後,主人带着喜悦的心情旁观着。

当他触碰她的时候,罗莎吃了一惊,怕得发抖,也许并不再是为了疼痛,而是觉得被第二个人干有些无法忍受。

安德鲁握着自己的阳具,喂入已充满尼禄种子的罗莎的小穴。当他的臀部沈入她丰满的屁股时,他的脸上显现出极度的兴奋。

他用手抓住她的屁股,急切地冲刺着,他并没像尼禄那样开口说话,没有屈身向她,也未爱抚她的下体,但他迫使她的臀部翘起,当他再次戳刺她的时候,她突然跳了起来,尖声惊叫,松开了主人的肉棒,恳求的望着他。

“嘘,甜心”主人绅士地对她微笑。“那感觉很奇怪,我知道。那种剧烈的压力几乎是一种疼痛。但忍一忍,让我们听见你的呻吟和娇喘。你会发现,安德鲁有他自己的一套,不需要将手指放在你的腿间,他会令你的身体感受到更美妙的快感。”

罗莎的表情似乎已经从顺从变成了信任,她安静了下来,弯身将主人的肉棒放入嘴里,但他只是温柔地将她的头放在旁边,用手托着她的脸颊。

当安德鲁重新开始他律动的抽插,主人抚摸着罗莎的卷发,用他的大麽指爱抚着她的脸颊。

安德鲁用手控制着她的臀部,迫使她的骨盆一会儿向上,一会儿向下,似乎在通过女孩喊声和呻吟的音量来测试每个角度的敏感度。当她发出一声高亢的尖锐的喊声时,她的眉毛因震惊而皱起,转而变得全神贯注,但没有一点痛苦的迹象,他似乎找对地方了。

他紧抓住她,开始全力戳刺,深入而快速。每次他的臀部撞击她的屁股时,她都发出叫喊,这反而刺激着他继续,直至极度猛烈地干着她。但她并没有流一滴泪,也没有恳求,甚至她的眼神也没流露出可怜的意思。她的眼睛紧闭,似乎在听从主人的命令──让自己好好感受它。

最终她的嘴大张,发出无止境的喊声,警卫的粗长每次深入她柔软的湿地时,都会引发她新的音节,直至他的声音也加入进来。他们长久的快乐二重奏最後中止於他瘫软在她身上。他气喘吁吁地趴在她身上好一会儿,然後吻了吻她湿润的臀部,如尼禄结束自己的任务时一样离开。

主人笑了笑,托起她的脸对着自己的眼睛。

“你今晚已经高潮三次了,罗莎。再来一次,你今晚的任务就完成了。”

她美极了,光滑白皙的肌肤因着汗液闪着微光,双眼皮的眼睛大而明亮,但她此刻筋疲力竭,像块湿布一样瘫软。当我站在那向下看着她,无法理解她所感受的,主人转身向我。

“还硬着吗,z?”

“先生?”

他再次将手掌放在我的腹股沟,但这次停留在那儿,看着我的脸迅速泛起红晕。他甚至隔着裤子搓揉了一会儿我那肿胀疼痛的阴精,我无法自已地溢出一声喘息。有那麽一阵我都担心自己就那麽射了。

“很好,很硬,z,你是下一个。”

我没抗议,我做不到。不仅仅因为那样做很傻,而是因为我很想跪在她身後干她,这是我这麽多年来最想干的一件事。

“脱衣服,z,脱光了。”

没有人脱光衣服,即使是罗莎也还穿着她的裙子,尽管那啥也遮不住,还有那贴着美妙丰满双峰勉强掩着深色挺起的乳头的薄纱。

我按主人说的照做了,解开我的衬衫,靴子,马裤,直到我全裸站在他面前,我的阴精一直都在抖动。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小孩一样站在全是大人的房间里。不仅因为我比主人和警卫都年轻很多岁,而且因为他们都是身强力壮的男人,我觉得自己相比之下苍白而瘦小。

“现在,z”主人说道,眼里流露出好奇“我问你一个问题,我希望你如实回答,不管你的答案是什麽,我都一样高兴。你能保证照实说吗?”

“是的,先生。”

“你更想要怎麽做呢──像之前所见的尼禄和安德鲁一样干可爱的罗莎呢,还是你想代替她的位置,在我的腿边,被伊马然干,让其他人干罗莎?”

我的脸通红。像罗莎一样被人干?那样的事能发生在男人身上吗?主人真的会让一个男人像罗莎一样吮吸和舔噬他的肉棒吗?我完全不能理解。但我知道我想干罗莎,我想触摸那光滑的肌肤,柔软的秀发,我的阴精想要探索和深入她腿间那神秘的深处。

“我想干罗莎,先生。”

“嗯”主人带着渴望的神情,应了一声。我有种感觉他似乎期盼我会选另一个答案。“很好,你选了干罗莎,而不是其他人干她。罗莎,站起来。”当她从他腿间的枕头处站起,主人指着那儿说,“坐在那儿,z”

我坐在枕头上,背抵着主人的椅子,肩膀在主人的膝盖间。

“骑上他,罗莎,将他放进你体内。”

当主人命令她的时候,罗莎很紧张地上前,似乎不确定怎样骑上我。

她站在我身侧,从我腿上跨过一只脚,当她悬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看见她甜美柔软的蜜处渗出浓浓的白液。

她跪了下来,双腿在我身侧分开,小腹靠在我的胸膛,试图找对位置。然後她缓缓地坐下,我感觉到她柔软和潮湿地抵着我疼痛的阴精,我不由呻吟出声。

“等一会儿,罗莎。”

她停在了那儿。

“z”

“是的,先生?”

“如果在我同意之前,你就射在了女孩的小穴里,我今晚就把你交给那些警卫,明白吗?”

“是的,先生”

“好的,现在,罗莎,把它放进去吧。”

她坐了下来,我的龟头顶着她,接着她移了一点,又用不同方式动了一会儿,然後,哦!我感到她下沈,感到我的龟头挤进了她紧致潮湿的体内,感到她下滑包裹住我整个肉棒!

我气喘吁吁,努力别在第一时刻就泄了,有些茫然地担心着主人说要把我整晚交给警卫们是啥意思,同时强烈地害怕很快就离开罗莎光滑火热的身躯。

我坚硬的肉棒深埋在她体内,不停颤动着,迫切渴望着她的移动。更甚的是,我们的脸近在咫尺,双眼直视对方,她的呼吸吹在我的脸上,我能闻到她的秀发和肌肤的味道,本能地,我用手搂住了她,将她抱得更近了些,我们的胸膛和小腹都紧贴着,她的身体松软而温暖,我听见她的呼吸。

伊马然,第三个警卫,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我不认为罗莎觉察到他的接近,伊马然走近了,跪在她身後,跨骑在我腿上。

“你继续抱住她,就像现在这样,男孩”这个庞大的警卫对我说。因为他的嗓音如此近,罗莎的身体一惊,吓得发抖。

“照伊马然说的做,z”主人在我身後说。

伊马然紧靠在罗莎身後,提起她的裙子,将那些白布塞进她的束腰带中。

“抓紧她,男孩。”

我环紧了搂住她腰的双臂,她开始蠕动,可能不喜欢被抱得那麽紧,又或者被我和伊马然压迫感到害怕,当她的身体胆怯地在我之上战栗,她紧实湿润火热的身体那细微的爱抚折磨着我疼痛的肉棒,我溢出一声呻吟。

“现在,罗莎”主人说道,“伊马然将会把手指放进你的屁眼。先好好地润滑她,伊马然。”

警卫在他身边放了一个小小的陶土罐子,打开塞子,将手指沾了沾,他的手指拿出来时闪着油光,然後消失在罗莎的身後,突然她在我怀里浑身僵硬。

“哦,这不算什麽,亲爱的”伊马然在她身後笑着,“我只是摩擦让你热身呢。没必要像刚才那样浑身僵硬的。”

不管他在她身後做了什麽,都令她颤抖不已,而她的颤栗给我悸动的肉棒极好的按摩。

“现在我要把手指放进去了,甜心。”

她发出一声尖叫,跳了起来,我的肉棒被她紧实的包裹美妙地摩擦着,我希望她可别跳得太厉害,否则主人可能会找我麻烦。

“嘿,嘿,她喜欢,对吗?”伊马然得意地笑,对我说。“别担心,男孩。我很快就会让她舒服的,你也马上就可以好好干她了。”接着,他对着罗莎的耳边,“你已经准备好了,对吗,甜心?你已经准备好接受我的手指了,贪心的女孩。”

罗莎再次娇喘,摇晃不已,她的小穴裹着我的光滑硬挺的肉棒上下滑动,令我不禁呻吟出声。

“现在让我们来点温柔的指奸,嗯,亲爱的?进,出,进,出……”

她停止了骤动,只是紧紧地和我蜷缩在一起,当他用手指抽插着她油润过的屁眼时,她颤栗着,在我耳边轻叹。

“我将把手指抽出你的屁股了,亲爱的。我知道你会感觉到很空虚,但不用担心,我会润滑我的肉棒,你马上就会被充满了。”

听到这些话,罗莎有点呜咽,在我的手臂中微微发抖。

伊马然从陶土罐中倒出很多油在手掌上,然後上下涂满他粗大的肉棒,令其闪闪发光。他靠近了些,胸膛紧抵罗莎的背部,将她压得离我更近了,她的呼吸在我耳边已经变成害怕的喘息。

“你觉得她的小穴美妙吗,男孩?等主人让你体会肛交吧。你还没感受过如此火热,如此紧致。起先进入会有点困难,但值得为此而努力,相信我。”

突然罗莎在我怀抱中摇晃起来,我的肉棒被她夹得更紧了。

“别那麽激动,亲爱的,那只是我的龟头跟你甜美的小肛门打个招呼而已。现在,亲爱的,你需要放松。那对你来说会容易些。啊,我的龟头被你紧实的菊花夹得想要射了。”他说道。他愉快的语调变成专注的呻吟。“我会先让你热下身,美妙而缓慢,直到你习惯我的肉棒伸展在你小菊穴里的感觉。”

罗莎长声尖叫,努力想要逃离,我的肉棒差点滑出她的小穴,不过伊马然把她压了回来,我的肉棒才重新被她的潮湿火热而包裹着。

“当我从上面进入她的时候你把她抓紧,男孩。她很快就会喜欢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去适应。”

我环抱她腰间的手更紧了些,另一只手向上搂着她的肩膀,以便能更好地抓住她光滑的肩,将她抱得更牢,我的肉棒也抵得更深了些。

“开始了,亲爱的,只是龟头,慢慢来,我会温柔点的。”

罗莎在我耳边呜咽,在我怀里浑身僵硬。

“哦!太美妙了,亲爱的。”伊马然呻吟着。“你的屁眼裹得我可真紧啊!啊,肏!现在,我再进一点,慢慢来。啊,上帝。对了,不是那麽糟,是不是,亲爱的?你看,我很温柔吧,再来一点,马上你就会容纳全部的我了。”

伊马然不断呻吟着,慢慢将他的粗大沈入罗莎的屁眼里。当我替他固定她的时候,她在我怀中气喘吁吁低声抽泣。她几乎没有移动半分,但她的喘息和伊马然的呻吟,都令我知道他正将他油乎乎的肉棒插进她的屁眼。我只能努力克制不马上泄在罗莎的小穴里。伊马然的口中溢出一声重重的呻吟。

“啊!乖女孩,我整个肉棒都塞进你那美妙的菊花了。现在你被填满了,亲爱的,我的肉棒在你的屁眼里,而那男孩的在你的小穴里。我要退出一些,就一会儿,然後……啊,哦,再进去,啊,肏!”

伊马然开始慢慢干罗莎的屁眼,每次他抽出的时候,她都离我稍远些,每次他再插进的时候,她又靠近我些,将我的肉棒吸进更多,这样他干她的时候,她的移动也在干着我。

我尽力延长自己的高潮,不禁汗如雨下。慢慢地,慢慢地,当伊马然干着她的时候,罗莎在我怀里渐渐放松,她害怕的呜咽转为浅浅的低吟。

“你看,你已经喜欢上它了,不是吗,亲爱的?你喜欢我的大肉棒在你屁眼里的感觉。现在,男孩,放开你的手臂。”

我照做了,伊马然将罗莎抱起,紧贴着他,我看着她被他干着。

“罗莎,亲爱的,掀起你的衣服,让主人看看你的乳房。”

即使被两个肉棒同时插着,罗莎还是为这个命令而脸红,但是她遵从了。她穿着的白色小东西被她用手掀起,我看见她的乳房,因汗液而闪着微光,白皙,圆润,乳头闪着粉红。

“你觉得那乳房怎样,男孩?”

“太美了!”我说。

“用手抓着,男孩,吮吸它们。”

伊马然仍在她身後干着她,那丰满的乳房随着他的抽插而波纹起伏,目睹这一切,以及她裹着我肉棒的律动令我抽痛得厉害。

我伸手抓住那白皙的乳肉,哦!太柔软了!她的肌肤很光滑,我很温柔很温柔地挤压着她,看着那粉色的乳头肿胀起来,将其中一颗放入嘴里。

那感觉很奇特,它在我舌尖里慢慢变硬,当我用舌头开始舔噬那美味的突起时,罗莎开始浅吟低哦,身体扭动不已,我开始激动地吮吸,她的呻吟声更大了,扭动也愈发剧烈起来。

“就是这样,你令她更热了。现在吮吸另一边。”

我又啄了她一下,才离开这边乳房,含入另一颗乳头,慢慢绕着粉色的乳头舔了一圈,感受着它在我嘴里慢慢变硬。

“现在,男孩,靠後,放松。”

我向後靠,躺在那个大枕头上,就在罗莎的身下,主人的双腿间,他靠在椅子上,我看见他的膝盖在我前面。

“罗莎,现在将主人的肉棒放进你的嘴里。你今晚还会有一次高潮的,这次将有三个肉棒充斥在你体内。”

罗莎向前靠了些,她柔软的胸部刷过我的脸颊,我听见她用嘴含入主人肉棒的吮吸声。

“真是乖女孩。当我戳你屁眼的时候好好吸肉棒吧。”

伊马然原本柔和的抽插加大了马力,他开始强烈冲撞,她的身体推挤着我,小穴裹着我的肉棒上下滑动,乳房在我脸上轻轻摇晃。

“吸她的乳头,男孩,像个饥饿的婴儿一样。我想听见你啄食乳头的声音。”

哦,我的肉棒痛得要命,我再次用手抓捏那丰满的乳房,将嘴套进她玫瑰色的乳头饥饿地吮吸着,听见她回应着呻吟声。

“啊!啊!啊!吸肉棒,用力吸!”伊马然狂热地大叫。

伊马然干她干得更用力更快速了,用肉棒猛击她的菊花,他的身体一次又一次拍打着她。

“把腿分开些,用力晃动你淫荡的小穴,当我干你的时候,我想知道你的快乐,想听见你的呻吟。”

伊马然将罗莎的屁股高高翘起,因此当他冲击她菊花时,她的小腹紧压着我,磨碾着我的肉棒。该死的,我马上就要射了。

罗莎开始抽噎,几乎都要哭了出来。伊马然拍击她的臀部声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声。罗莎的小嘴上下吞吐着主人的肉棒,而我的嘴里含着罗莎的乳头,然後我听见了主人的声音。

“就是这样,罗莎,嗯。对,让**你的小嘴,甜心,马上你就会尝到我的种子射进你嘴里的味道了。嗯,嗯,用力干她,伊马然。啊!”

主人的嗓音有些沙哑有些颤抖,我知道他很快就要到了。

“现在,z,现在你可以射了。让我听见你的声音,当你释放的时候喊出你的快感吧!”

谢天谢地。我终於可以解除体内那痛苦的压迫,让我自己好好感受肉棒在她滑腻的小穴中上下滑动,欣赏着她粉色的乳头在我手中高高凸起,那挺立的蓓蕾沾着我的唾液闪闪发亮,哦,上帝!

“耶!耶!耶!”伊马然大声喘息着,同时愈发大力地戳刺着她。

她光滑的身体在我之上摇摆晃动,她热切的呻吟越来越大声,直到她啜泣出她的释放,喜悦地长声尖叫,尽管主人硬挺的肉棒还塞在她嘴里。当她浑身痉挛时,她的小穴将我夹得更紧了。

伊马然仍然在她身後拍打着她,每次狂野地戳刺都喘息不已。她被冲击得上下起伏,她紧实湿润的小穴奇妙地抚摸着我的肉棒。

我就快要爆发了,我的蛋蛋抽紧,感觉马上就要释放,我捏紧她的乳头,她叫了出来,就是这样。啊……我呻吟出声,我火热的精液从肉棒中喷出,全部射进她美妙的小穴中。

当罗莎和我叫出来的时候,主人和伊马然也大声呻吟,几乎同时。

“吞下去,罗莎。将我射进你嘴里的吞下去。”主人在发出吼叫前用绷紧的嗓音命令着。

在她身後,伊马然的脸因专注而有些扭曲,他的手指伸进她的屁眼,缓慢、深入、强烈地戳刺着,终於吼出他的高潮。

我们坐在那儿,紧紧相拥,因释放和疲劳而气喘。然後主人用手托着罗莎的脸,在其唇上温柔的印了一个吻。

“你今晚做得很好,甜美的罗莎。别担心因为做了这事会有任何危害。前面等着你的是简单的快乐生活。”

我们所有人,主人,警卫们,罗莎还有我,一起去主人的大浴室,大家都全裸着。我没有衣服可脱,罗莎只有薄薄的小内衣,主人亲自帮她温柔地脱掉。

我们一起步入浴池,出於主人的指令,我们男人拿起香皂和软布,开始帮罗莎洗浴。她起先似乎有点紧张,那麽多男人全裸在她面前,那麽多手放在她身上,但是不一会儿就在我们温柔的按摩下放任自如了。

当她洗得干干净净,主人让她帮他洗澡,她似乎还挺乐意的。我们其他人自己清洗,结束之後,温暖的浴袍在等着我们。当我们穿好後,主人道了声晚安,然後带着罗莎回了自己的卧室。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