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踏莎行花间浪子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踏莎行》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踏莎行》,是作者花间浪子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原著:武陵樵子

《踏莎行》 最终章、花好月圆,天上人间 免费试读

半个月后,“紫霞宫”张灯结彩,神木尊者传人严晓星今天同娶廿四女:许飞琼、雷翠瑛、萧文兰、冯杏兰、萍儿、雅苹、柳无情、荷花、梨云、玉桃、莲花、于中凤、杜翠云、陶珊珊、陶小燕、李晓柔、江秋萍、刘翠盈、陈秋月、邱怡婷、苏怡秀、卓玉冰、顾明萱、崔婉珍,至于罗刹夫人章婉君,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接受任何名份,所以只能做情人啦。

夜幕低垂,洞房之内,严晓星和杜翠云偎坐在床上,杜翠云娇嗔道:“你真狠心,还故意装成“千手哪吒”桓鸿君骗人家,你真可恶。”姑娘对此居然还耿耿于怀。

严晓星低声慰道:“云姐,当日之事,群魔环视,小弟怎能以真面目相见?”

杜翠云仍旧不放过他:“那你倒说说看,为什么能够接受其他姐妹,却对人家的情意不屑一顾呢?”这真是致命一着,正中严晓星的胸口。

严晓星低声求饶道:“云姐姐,小弟认错,是小弟不好,但是姐姐要谅解小弟当时父仇在身,肩负武林重任,实在无心陷入男女之爱,其他姐妹大都是造化使然,由不得人。”

杜翠云“噗哧”笑道:“想不到江湖鼎鼎大名的神木尊者传人也会如此低声下气,说出去只怕没人会相信。”

严晓星笑道:“姐姐国色天香,小弟又不姓柳,自然不能不拜倒在姐姐的石榴裙下。”

杜翠云羞笑道:“我们姐妹有二十多人,你应付得过来么?”

严晓星笑着低声道:“姐姐马上就会知道这是多此一问,不过这也难怪,姐姐是唯一一个未尝此中滋味的了,不过今天小弟可就不会放过姐姐……”

杜翠云吹气如兰:“你知道就好,别光说不练啊……”

严晓星自然不会“光说不练”,在他那双魔手之下,不一会儿,杜翠云就成了一个“半裸”美人。现在的严晓星已经懂得怎样欣赏女人的,他觉得杜翠云真是性感极了:圆圆的脸蛋,弯弯的柳眉,水灵灵的丹凤眼,红润润的樱桃口,明眸皓齿,冰肌雪肤,显得高贵雅丽,风姿万千。露在小衣外面的圆润的胳膊和丰满的玉腿,散发出迫人的青春活力。高高耸起的玉乳,似乎受不了那件小胸衣的束缚而要破衣而出似的。阴户虽然被亵裤头紧紧包住,却也肥满得像座小山丘,丰满诱人。严晓星不禁看呆了。

杜翠云见严晓星一双眼只往她胸前和下身盯,不禁羞红了脸,转过身去,娇羞道:“你怎麽用那种眼光看我?”

“我不光要看,我还要吃。”说着严晓星走到她身边,伸手搂住她细细的腰肢,涎着脸看着她。此时,严晓星裤裆底下的玩意儿迅速地暴涨起来,将裤子高高顶起,像支了一顶帐篷,杜翠云好奇地看着严晓星那里,脸羞得通红,看上去越发动人。

严晓星走过去揽着她的柳腰,稍一用力,整个人便倒进了严晓星的怀里,她挣扎了两下,严晓星却搂得更紧,并低下头去,看着她那美丽动人的脸庞、吹弹可破的雪肤,红得像三月里盛开的杜鹃,可爱死了。杜翠云温柔地躺在严晓星怀中,不再挣扎,只是默默地、柔顺地凝视着严晓星。

“云姐姐,弟弟好爱你呀。”严晓星喃喃着,慢慢地低下了头,杜翠云闭上眼,静静地迎接严晓星的亲吻。越来越近,两张嘴唇终於胶合在一起了。

就像一股电流,侵袭了严晓星,也侵袭了她,严晓星吻得好狂热、好缠绵,杜翠云也抱紧了严晓星。严晓星想把舌尖探进她口中,谁知她闭着嘴并不合作,严晓星转而过去吻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低声说:“云姐姐,你就给弟弟吧。”

杜翠云睁大了漂亮的眼睛,不解地问:“什麽给你呀?”原来杜翠云什麽也不懂,看来这是她的初吻了。

严晓星兴奋极了,低声说:“就是你的香舌呀,云姐姐,让弟弟尝尝嘛。”

杜翠云娇羞地看着严晓星,严晓星又吻了上去,这次杜翠云不再闭着嘴了,严晓星的舌头轻易地伸了进去,吮着她的香舌吻了起来。一边亲吻,严晓星的手爬上了杜翠云那神圣的乳峰,温柔地抚摸起来,杜翠云好像触电似的,全身不由自主地开始抖动,并哼出小声呻吟。又摸了一会儿,她渐渐地浑身酥软了。

严晓星抱起杜翠云的娇躯,她微闭星眸,柔若无骨似地瘫软在严晓星怀里,严晓星把杜翠云放在床上,轻吻着她那裸露的玉肩,胸衣的带子一松,整个滑了下来,雪白、柔软、喷香的胸脯上嵌着两个圆鼓鼓的大乳房,红润诱人。严晓星一头埋在高挺的玉乳上,口含着一个乳头,又吸又吮,右手抓住另一个乳房,轻捏那敏感的蓓蕾,只一会儿工夫,杜翠云的乳头就挺立勃起了。

严晓星左手顺着她的胸腹摸下去,她的小裤头很紧,手插不进去,只好在外面抚摸,她的阴户十分饱满温暖,像出笼不久的小馒头似的。严晓星感到杜翠云的裤头已被润湿了,分明已经动情,於是严晓星不再犹豫,把手从侧面硬伸进裤头中,在她的阴户上轻轻抚摸,她的淫水早已慢慢涌出,弄湿了严晓星的手。杜翠云被严晓星摸得双颊生春,乳房急剧起伏,一种麻酥酥的快感从两腿之间油然而生,双手抱紧严晓星的头,用力地按在她的双乳之间。

严晓星脱下了杜翠云的亵裤,杜翠云已是一丝不挂了,赤裸裸的玉体仰躺在床上,严晓星的目光在这美妙的胴体上尽情扫描:只见杜翠云那凝脂般的玉体,晶莹剔透,曲线玲珑,犹如一尊粉雕玉琢的维纳斯卧像。洁白如玉的皮肤,光滑细腻。艳若桃李的面容,娇媚迷人。富有弹性的豪乳,圆润挺拔。修长丰满的大腿,肉色晶莹。两腿之间的阴户高高隆起,像座小山包,浓密的阴毛覆盖着朱砂似的阴唇,非常悦目,那条阴缝如牡丹盛开,微显濡湿,艳丽无匹。

“云姐姐,你可真美呀。”看着杜翠云这散发着迫人青春活力的美妙胴体,严晓星不由得发出由衷的赞叹。严晓星伏下身去,先轻轻地吻了吻她的柔唇,然後是眼睛、鼻子、耳垂、脖项,接着又吻上了她那挺拔如峰的玉乳,又由峰顶一路吻下去,乳沟、小腹,直到她那高高隆起的阴阜。严晓星轻轻地吻上去,杜翠云如遭电击,战栗着挺起了腰肢。

严晓星轻舔她的阴毛,然後是阴唇,接着分开阴唇,舌头轻轻舔了舔她那粒饱满红润的阴核,这下弄得她浑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开始喘息起来。严晓星用牙轻嗑着她的阴核,舌头顶着阴核头尽情地蠕动,接着,严晓星又用舌尖在她的整个阴缝中用力地来回刮动,刺激着她的小阴唇内壁和阴核及阴道口。杜翠云被严晓星挑逗得娇躯不住抖动扭曲,趐胸急剧起伏,满脸腥红,喘息不已。

严晓星双手分开她那娇艳的花瓣,舌尖顶着她那狭小无比的桃源洞口就往里伸,才刚刚伸进一点,杜翠云就气若游丝地轻声道:“不要……不可以……哦……不要这样……”她口中虽然如此说,却把粉臀上挺,以方便严晓星的行动。

严晓星的舌在她的三角区不住地打转,过了一会儿,杜翠云的淫水流得更多了,双腿也不住地并紧又岔开,娇躯也剧烈地扭曲着。严晓星知道她已经被自己将欲望高高挑起了,就开始更进一步的进攻了:“云姐姐,弟弟亲得好不好?你舒服不舒服?”

“星弟弟,姐姐被你弄的浑身不知怎麽回事,既舒服又不舒服,好奇怪的感觉,难以言表。”这时杜翠云已经欲火攻心,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

“云姐姐,弟弟都亲你摸你了半天了,你怎麽不亲弟弟、摸弟弟?”严晓星边说边迅速地脱去衣裤,露出了胯下的庞然大物。

“哇……好大呀……姐姐好怕……”杜翠云惊呼着。

“别怕,弟弟会很温柔的。”严晓星拉着她的手,让她去感受大宝贝所发出的青春热力。

杜翠云娇羞地摸了一下,马上把手拿开了,可是,好奇心占了上风,又慢慢地把手伸了过去,终於触到了严晓星的宝贝,严晓星怕她再次松手“逃跑”,就用自己的手去“帮忙”,圈住她的手握住自己的宝贝。而严晓星的手握在她的手外面,上下滑动,带动她的手去上下滑动着捋严晓星的宝贝。

杜翠云先是被严晓星这一招弄得不好意思,但不大一会儿就已恢复了她温柔体贴的本性,白了严晓星一眼,嗔道:“松手,我自己会来。”

严晓星奉命松开了手,杜翠云开始自己摸索,先是轻碰,轻抚,轻捏,最後终於不再怕羞,玉手一圈,握住了宝贝。当然合不拢,只能算是半握。上下套动,不停地抚摸起来。不大一会儿,就把宝贝弄得更粗更长更大了,杜翠云吓得忙放开手,不知所措地问:“怎麽更大了?这可怎麽办?”

“怎麽更大了?因为它太想你了嘛。怎麽办?让它进去就行了嘛。”

“弟弟,姐姐爱你,来吧……”杜翠云呢喃着,紧紧抱住了严晓星。

严晓星温柔地把杜翠云放倒在床上,慢慢地压了上去,轻揉她那浑圆的玉乳,吸吮她那粉红的乳头,抚摸她那隆起的阴户,一会儿工夫,那丰满的乳房就更有弹性,也更涨大了,杜翠云受不了啦,浑身发烫,欲拒无力,在沉迷中低声哼着:“星弟弟……嗯……好弟弟……”

严晓星挺着坚硬的宝贝,慢慢地靠近了玉门。那两片丰隆的阴唇,掩映着红嫩的阴蒂,玉户中充满玉色的津液。严晓星用龟头在她的阴蒂上缓缓摩擦,弄得她全身颤抖,轻咬严晓星的肩头。这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鲜花,让人不忍摧残,严晓星万分怜惜地轻柔地将宝贝往里徐徐挺送,她蛾眉紧蹙,银牙错咬,似痛苦万状。

“星弟弟,好痛呀。”

“云姐姐,第一次都是会痛的,把腿用力分开会好点。”

杜翠云依言慢慢挪动玉腿,阴胯也随之分开,严晓星又往里挺进,感到龟头前似有什麽东西挡道,不让自己的宝贝进去享受,这挡道的一定就是杜翠云那宝贵的处女膜了。严晓星心想长痛不如短痛,就用力一挺,宝贝全根而没,龟头一下子顶进了她的子宫。

杜翠云“啊”地一声惊叫,娇呼连连:“啊……好痛呀……不要动……弟弟……好像裂开了……痛死姐姐了……”她那美丽的丹凤眼中流出了晶莹的泪珠。严晓星急忙按兵不动,不住地亲吻她、抚摸她、刺激她,终於,她不再推严晓星,也不再叫痛了。

“现在感觉怎麽样了,云姐姐?”

“坏弟弟,现在不太痛了,刚才差点没把姐姐给痛死。你怎麽那狠心,要把姐姐给弄死呀?”杜翠云幽怨地望着严晓星。

“怎麽会呀?弟弟是那麽地爱你,怎麽舍得弄死你?这只不过是处女开苞必经的程序罢了,并不是弟弟狠心。”严晓星轻轻地抽送着,杜翠云低低地呻吟着。

“云姐姐,舒服吗?”

“嗯,舒服。”杜翠云娇羞地说,又白了严晓星一眼:“你坏死了。”

“慢慢你会更痛快的,那时候你就不说弟弟坏了。”严晓星知道杜翠云已经不再疼痛了,便发挥雄风,毫无顾忌地抽送起来。杜翠云的阴道生的很浅而且角度向上,抽送起来并不吃力,每次都能顶着她的花心,直至子宫,阴道尤其狭窄,紧紧地套着严晓星的宝贝,柔软的阴壁肉把宝贝摩擦得麻酥酥的,有无上的快感。

严晓星慢慢地抽插着,底下的杜翠云为使夫君享受更舒服、更适意,小屁股也不停地配合著大宝贝的抽送,娇声叫道:“好弟弟……嗯……嗯嗯……又顶到姐姐的花心了……玩得姐姐好舒服……”严晓星见她淫荡得可爱,更加速抽插着。

“星弟弟……美死我了……唷……唷……让大宝贝插死我吧……嗯……嗯……哟……唔……唔……弟弟……”杜翠云挺着屁股,配合严晓星的动作。

“唔……唔……美死了……”抽插了五、六百下,杜翠云连丢了四、五次。杜翠云发丝散乱了,头向两边左右摇动着,声音也由大而小,终至只剩“嗯”、“嗯”之声。

“好了吧,弟弟,姐姐全身都被你揉散了。”杜翠云娇喘吁吁,吐气如兰,星眸散发出柔和的光,阴精一次次地泄出,灼烫着严晓星的龟头,传布严晓星的全身,使严晓星有飘飘欲仙的感觉。情欲如潮汐起伏,风雨去了又来,来了又去,一阵阵的高潮把两个肉体融化在一起。

“好弟弟,行了吧?姐姐不行了。”杜翠云在严晓星耳边呢喃着,确实,初开苞的她已经被严晓星弄得大泄了好几次了,确实不行了。

四片嘴唇又一次胶着在一起,臂儿相拥,腿儿相缠,她的阴户紧紧地夹住严晓星的龟头,严晓星再也忍不住,一股阳精如海潮排山而出,射进她的花心深处,全身都觉得飘了起来,有如一叶浮萍,随波而去,她也一阵痉挛,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意。

严晓星趴伏在她身上,紧紧地搂着她、亲吻着她,她也回吻着严晓星,俩认抱在一起,享受着高潮过後的那种馀温未尽的快感。

“星弟弟,当心受了寒,快起来整理一下再睡。”杜翠云慈爱地抚着严晓星的发际,吻着严晓星的腮颊。

严晓星懒洋洋地从她的玉体上滑下来,她坐起身子,用一袭白绢擦拭着下身,一片处女红散泄在雪白的床单上,那腥红点点,落英缤纷,使人又爱又怜。

“看这像什麽?都是你害的。”杜翠云娇嗔着,她那娇嫩的阴唇又红又肿,当她擦拭时,频频皱着眉头,像是十分疼痛,严晓星也於心不忍,没想到初开苞的杜翠云会这麽柔嫩而经不起“开采”。

杜翠云让严晓星起身,她换了一条床单,把那条泄有她处女红的床单和那条她擦过下身的白绢仔细地叠好,锁进了她床头的小柜中。严晓星惊奇地看着杜翠云的一举一动,终於忍不住问:“云姐姐,你在干什麽?”

“干什麽?亏你问的出,那可是姐姐保存了近二十年的贞操呀。”杜翠云娇嗔着和严晓星并肩躺在床上,严晓星万分温柔地抱住她,轻吻她的红唇,轻抚她的玉乳。

“星弟弟,姐姐现在可把什麽都给你了,从此就是你的人了。”

“云姐姐,弟弟知道你对我好,云姐姐,你放心,你对弟弟这麽好,把一切都给了弟弟,弟弟怎麽会辜负你的一片深情呢?从此以後,你就是弟弟的女人了,弟弟会会一辈子敬你、爱你、疼你、保护你的。”

“星弟弟,姐姐太爱你了……”杜翠云双臂拥着严晓星,轻抚严晓星脊背,在严晓星耳边轻声呢喃,不时轻咬严晓星的耳垂。

“我也是,云姐姐,弟弟真爱死你了,我想再来一次。”严晓星抱着她吻了一下。

“什麽?你想再来一次?你……”杜翠云惊异地问,同时双眼也怀疑地向严晓星胯下望去。

“云姐姐,你现在知道了,弟弟和一般男人不一样,弟弟是男人中的男人,与众不同,弟弟能泄而不倒。”严晓星对杜翠云解释着。

“云弟弟,你看弟弟的小弟弟又翘了,弟弟想……”严晓星抓住杜翠云的手,让她摸着自己的宝贝,去感受那种雄性的力量。

杜翠云吃吃地娇笑着揉捏严晓星的宝贝:“这是你的小弟弟吗?那它也是我的小弟弟了?那你又是我的什麽人?对了,你是我的好相公、好夫君,我好爱我的小弟弟呀。”

“那麽你是爱“你相公”呢,还是爱“你弟弟”?”

“两个都爱,确切地说,是因为我太爱你了,爱屋及乌,所以也爱它。”杜翠云越说越爱,情不自禁地吻了“她的弟弟”一下,这下可好,让严晓星胀得更难受了。

“那好,好姐姐,快让“你弟弟”和“我姐姐”亲近一下吧。”严晓星摸着杜翠云的玉户逗她。

“去你的,你倒会以牙还牙。”杜翠云大发娇嗔,从此以後,“弟弟”和“姐姐”就成了严晓星和杜翠云之间对宝贝和小穴的代称了。

“云姐姐,你要是还痛,那就算了。”严晓星忽而想起了杜翠云刚开苞,已经让自己疯狂地了好半天,现在再来,怎麽受得了?

“不,谢谢你对姐姐的关心,为了你,姐姐连死都不怕,还会在乎这麽点痛吗?今晚姐姐豁出去了,随便你弄,就是把姐姐弄死了姐姐也甘心。来吧,爱你的姐姐吧。”杜翠云也放肆起来了,说完,就自动躺正身子,一双星眸望着严晓星。那神情,是慈祥,是温柔,是体贴,是爱恋,是期待,是渴望,是给予,是索取,是诱惑,是挑逗,诸般恩爱,尽在其中,令严晓星如醉如痴。

严晓星痴痴地看着面前这千娇百媚、容光逼人的杜翠云,不由得看呆了。杜翠云被严晓星看得不好意思了,娇羞地说:“看什麽,刚才还没看够呀?像个色狼似的。”

“我就是个色郎,不过,我可不是那种狼,而是新郎的郎,我是你好色的新郎,你是我漂亮的新娘。”严晓星一边调笑,一边伏上了杜翠云那迷人的玉体……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