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周建高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在方晓的眼中,母亲徐琳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若是正常情况,方晓和徐琳这对母子会和寻常人家一样母慈子孝。然而他的生活注定无法和寻常人一样,蓝淑仪的出现,使得方晓的心境和生活轨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周建高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是作者周建高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方晓的眼中,母亲徐琳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若是正常情况,方晓和徐琳这对母子会和寻常人家一样母慈子孝。然而他的生活注定无法和寻常人一样,蓝淑仪的出现,使得方晓的心境和生活轨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第六章 熟女的欲望 免费试读

十月的阳光柔和了许多,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卧室床上一根虎虎生威的棒子上,他的主人却没有丝毫察觉,依旧在梦中寻芳逐艳。

“晓晓,起床啦,一会儿你蓝姨要……”方悦茹柔和的声音随着推开的房门戛然而止,她一眼就瞧了那条沐浴在光线中的硬挺。

以前方晓都会穿着内裤睡觉,自从蓝淑仪告诉他裸睡有助于小弟弟的成长之后,他便养成了习惯。此时正四肢大张的摊在床上,被子只余下一角搭在胸腹间。晨举本就是青少年每日的必修课,加上蓝淑仪一直给方晓服用增加雄性激素的睾酮素,所以每到清晨,方晓的棒子都高高挺立着,又长又壮,青筋毕露。方悦茹吃了一惊,脸刷的红了,刷的一下拉上了房门。

“吓死我了。”方悦茹捧着胸口,细细喘了一阵。“这臭小子,真是……不象话!”嘴上嗔怪,可心里一想到粗长的肉棒,小腹就突突直跳,脸更烫了。

“晓晓,起床啦,晓晓?”方悦茹隔着房门又喊了几次,房内却还是没有动静。她咬了咬牙,推门走了进去。

到了房内,方悦茹却叫不出声了。心里如敲鼓般跳动,虽然暗叫不能看,可眼睛却是一个劲儿在那条肉枪上打转。只觉得燥热难耐,叫人喘不上气儿。

“晓……”方悦茹一开口,就觉得嗓子眼紧紧的,说话困难,便干咽了几口唾沫,再叫了声。只是声音又细又软,如发春娇吟般诱人,哪能唤醒熟睡中的侄子。

知道都是眼前粗大的棒子害得自己叫不出声儿,方悦茹又羞又气,心里暗道:“不就是根……是根鸡巴么!方悦茹啊方悦茹,你又不是没见过!”

话虽如此,眼前这条粗硬的家伙却着实有着惊人的尺寸。方悦茹虽然只有过前夫一个男人,但A片却是看过的,即便是与那些精挑细选的男优相比,方晓的物件也相差无几,而他却还只是个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少年郎。

“晓晓这么粗长,长大以后哪有女人能受的住……他的鞭挞?”方悦茹的视线全缠在这根肉棒上,咕的咽了咽口水。离婚后,方悦茹一直压抑着肉体的渴求,但最近半年来那种渴望越发强烈,此时脑子里不觉有了邪念,下体一阵悸动。

“啐,我可是他亲姑姑呢!少乱想。”美妇有所醒悟,在自家大腿上掐了一记,夹着美腿挪到床前。

“晓,晓晓,快起床啦。”方悦茹声调颤颤的,仿佛呻吟一般。那根鸡巴现在看得更清,如手电筒般粗,条条凸起的血管纵横交错,硕大的龟头通红锃亮,茎身一勃一勃的抽动。光是看看,就知这根家伙铁硬无比。方晓虽是仰躺着,鸡巴仍与肚皮有一段距离,可见勃起的角度惊人。

方悦茹眯起了一对媚眼,心中骚情涌动。真丝衬衣包裹下的巨乳高起低伏,蜜穴如火般热烫,淫欲腾的烧将起来,一股蜜汁早已涌出,浸湿了薄薄的三角裤衩。方悦茹本就欲求不满,现在侄子的利器就在眼前,虽然人伦大忌未忘,却也被欲火烧得发昏。

“嗯……”方悦茹咬着下唇,双腿紧夹了几下,发硬的乳头顶着胸罩,在衬衫外也看得出痕迹。那蜜穴合张着,又吐出一股春水,只觉得全身热哄哄的,蜜穴里边麻痒难当,欲火直窜脑门,哆哆嗦嗦的伸出了手。眼瞅着姑姑的手就要捏上侄儿的肉棒,她的发丝扫到了方晓的腿上,仍在熟睡的方晓感受到搔痒,伸了伸腿,惊醒了失神的方悦茹。洁白的手停在了半空,离肉棒只有几厘米。方悦茹的俏脸臊得通红,再顾不得叫方晓起床,转身跑了出去,到卫生间用凉水洗了洗脸。

看着镜子中自己充满红晕的脸颊,方悦茹又羞又恼,暗骂自己鬼迷心窍,然后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褪去,准备冲个澡冷静一下。

包裹着美妇肉体的衣服被一件一件地脱下,隐藏着的诱人丰满曲线渐渐地出现在镜子之中。年近四十的方悦茹身材依旧完美无瑕,坚挺的乳房上点缀着的乳头如同白色奶油蛋糕上的巧克力,十分具有视觉诱惑。小腹以及腰部依旧纤细如同少女,顺着人鱼线往下,便可见到茂盛的黑色森林,以及丰满翘挺的臀部,那属于女人的秘密之地,正散发着成熟女人的诱人气息。

莲蓬头洒出的温热水滴如瀑布一般,拍打着方悦茹的肉体。水滴在软润的肌肤上弹出点点水花,化成丝丝水流,顺着润玉般洁白的肌肤流下。

在温暖水流的冲击下,的双手顺着身体的曲线,清洁着光滑的肌肤,很快就抚上了自己的一双丰乳。她低着头,双手熟悉地擦洗着胸前双峰,那一双软肉随着双手的动作变换着形状,在水流的衬托下,如同沾满露水的白玉一样十分嫩滑。

擦洗过上身之后,方悦茹的双手也渐渐地探向了身下的秘密之地。当流淌着水流的手指触碰到黑色森林内的那一口水井时,方悦茹停下动作,犹豫了起来,她想起自己的侄子正在房中酣睡。离婚前方悦茹就早已和丈夫分房而睡,刚入虎狼之年的她自然有欲望,加上半年来服用空孕催乳剂又大量增加雌激素分泌,方悦茹的成熟美体早已饥渴难耐,再加上被方晓的阳刚气息刺激的意乱情迷,方悦茹终究没有忍住。她转过头看向门口,侧耳听着门外的声响,然而此时的屋内,除了浴室的水流声、方悦茹的呼吸声,别无他物。

清晨的静谧无声地鼓励着方悦茹,她走向浴室门口,小心地扭动了一下门锁,确认门锁已经锁住之后,便走回了洒着温热水流的莲蓬头。迎着水流,方悦茹闭上双眼,右手抚上了黑森林下的那张蜜唇。

手指触碰到唇肉,如同按下了开关,快感开始在方悦茹体内蔓延。方悦茹闭着双眼,用她的双手,抚慰着自己久旷的欲望。她开始喘息着慢慢地揉动自己的阴核,另一只手顺着腰部往上,握住了自己一只湿滑的丰满乳房,熟练地揉捏了起来。

在她的幻想里,有一个面容模糊男人正跪在自己的身下,用嘴唇吮吸着她的诱人蜜穴。她那修长的手指熟练地揉动着阴唇,模仿着舌头舔弄的动作,将蜜液从花心中一点一点地揉了出来。

渐渐地,方悦茹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但强烈的快感却没有像往常那般如期而至。她的脑海中闪过了侄子方晓高高翘起的坚挺,然后不自觉的看向了梳洗台。犹豫了一瞬间,方悦茹打开了梳洗台的最深处的格子,取出了一个粉色自慰棒。她靠在墙边,缓缓将自慰棒伸向了自己的蜜穴。

幻想中的男人站了起来,低头吮吸着方悦茹的乳头,将阳具慢慢地插入了方悦茹的蜜唇之中,缓慢地抽插了起来。双眼紧闭的方悦茹幻想着这一幕,将自慰棒探进了自己的蜜穴之中,如同肉棒一般慢慢地缓缓深入。虽然并不是真正的肉棒,但久违的充实感,仍然带给了方悦茹如同触电一般的刺激。她骤然抬起了头,迷茫间她仿佛看到了幻想中那个男子的脸,那是侄子方晓的面容。诱人肉体猛然一僵,随后一阵激烈的抽搐,丰满乳房随着身体的抽搐微妙地晃动着。

来自蜜穴的强烈快感,让方悦茹顾不上理智的将侄子的面容驱逐出自己的性幻想,只是本能的握着按摩棒缓缓增加抽插的深度和力道,直到自己再也无法压抑的发出了娇媚的呻吟声。啊……快……哦……幻想中的男子抽插得越来越快,方悦茹握着按摩棒也进出得越来越频繁,激烈的喘息声中,开始隐约夹杂着肉体相击的声音。

哦……啊……要来了……唔!在性幻想中沉沦了些许时间之后,方悦茹的自慰终于要迎来了高潮。近乎粗暴的将自慰棒插入自己的蜜穴深处。

片刻之后,喘息着将自慰棒从蜜穴拔出,方悦茹睁开了双眼,幻想中酷似侄子的面容也随之消失。她呼出了一口热气,低头看着自己那自慰过后一片红润的肉体,继续沐浴了起来。

就在方悦茹即将沐浴结束之时,突然浴室门外响起了门铃声。方悦茹听到铃声,赶紧擦干了身体,套上放在门外的一套薄丝睡衣,一路小跑来到门前。她打开了猫眼往外看去,发现来者是自己的闺蜜蓝淑仪。

“悦茹,你脸怎么这么红呀?”蓝淑仪一边换上拖鞋,一边问道,“是不是发烧了?”

“没……没事……”方悦茹摸了摸脸颊,“大概是刚洗完澡的缘故吧。”

“没事就好,哎,不是说你家小帅哥又来了吗?怎么没看见他?”蓝淑仪故作疑惑的问道,她自然猜的到方晓是在赖床,因为从昨天下午放学一直到晚上九点,方晓都是在她的床上度过的。

“那小混蛋还在睡呢,大概昨晚玩手机玩的太晚了,睡得像头小猪!”提起方晓,方悦茹满含怨念的嗔道。

“好不容易周末放假,还不许人家放松放松啊!哎,上次给你那东西,怎么样?”蓝淑仪拉着方悦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哎哎……亏你还是人民教师呢,竟然那么……那么……”方悦茹的俏脸才刚刚消退的红晕刷的一下又回来了,自己刚刚才用过那根自慰棒,竟然就被问起效果来了。

“那么什么……怎么不说了?”蓝淑仪脸上满是揶揄之色。“老话都说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女人到了咱们这个年纪,自然更有需求,这是天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你还说!之前几年我都忍过来了,可最近半年吃了你给我的那个空孕催乳剂,会越来越……越……”方悦茹支支吾吾的羞于启齿,红着脸嗔道,“你当初给我的时候,可没告诉我还会……还会有这种副作用!”

“哎……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当初谁跟我说看到自己嫂子的胸部那么大,羡慕人家来的!而且这算什么副作用呀,这个药我自己也是一直在用呀,谁规定咱们女人怎么就不能有需求了!再说了,我还不是怕你自己一个人住,太寂寞呀!”蓝淑仪一边说着话,一只纤纤玉手竟是伸到了方悦茹的胸前,隔着衣服在她的美乳上捏了一把。

“啊!女流氓!我有我的宝贝侄子陪着,才不寂……”话说到一半,方悦茹忽然红了脸。蓝淑仪口中的寂寞,分明是指生理上的需求,方悦茹却因为那句“一个人住”下意识回道有侄儿相伴。脱口而出之后就知道自己被闺蜜套路了,蓝淑仪在外显得端庄娴熟,其实闺蜜之间相处,她是个极喜欢玩笑的性子。

“哎呀,我就说为什么看不上我送你的按摩棒,原来是和你家小帅哥……”蓝淑仪抬起玉手掩住樱唇,故作吃惊的样子怪笑着说道。

“哎……淑仪……你真是……”见蓝淑仪果然借此调笑自己,方悦茹一时之间寻不到反击的机会,只好转移话题,“说真的,你也该找个男人了,难道真的就这么单着一辈子么?”

“你当我不想呀,可是这些年遇见的全是歪瓜裂枣,宁愿单着也不愿意凑合,我这叫宁缺毋滥!”蓝淑仪满不在意的说道,接着又一脸神秘的凑在方悦茹耳边说道,“我这么多年自己也习惯了,倒是你,没想过再找一个?难道真和你家小帅哥……有了私情?!”

“去去去……开起玩笑来还没完啦!亏你还是人民教师,怎么越来越没正经了呀!其实呢,我觉得现在这样,有你这个好姐妹,有晓晓经常过来陪我,挺好的,何必再找一个人凑合呢。哎,你句句话不离我家晓晓,该不会是你自己被我家小帅哥迷住了吧?”被蓝淑仪一番调笑,方悦茹自然要有反击。

“呀!被你看出来了,那我只好杀人灭口了!”蓝淑仪一边说着,一边将方悦茹压在了沙发上,两个美艳熟女竟如孩童般互相搔痒嬉戏,闹作一团。

嬉笑间,蓝淑仪专找敏感地带下手,三五下就将方悦茹挑逗得媚眼如丝,娇喘不止。

“悦茹,我也想了,咱们……”蓝淑仪喘息着说道。

“淑仪……你别……晓晓在呢……”方悦茹娇喘着,理智告诉她拒绝,但一直得不到完全发泄的欲望,清晨方晓阳刚气息的冲击,蓝淑仪魅惑的引诱,都让她无力抵抗。

“你都说了,方晓睡得和猪一样,他肯定昨天玩的太晚,醒不了的,咱们去你房间……”蓝淑仪的声音充满了魅惑之意,拉着方悦茹走进了她的卧室。

将方悦茹推进卧室之后,蓝淑仪转身去关房门,却故意只把门虚掩着,留下了一到缝隙。方悦茹的目光被蓝淑仪的身体遮挡,并未发现,只看到她双手慢慢地脱下自己的衣服,不一会便将自己脱至全身赤裸。紧接着蓝淑仪便摸上了方悦茹的薄丝睡衣,一点一点地将其慢慢剥下。

刚结束沐浴的方悦茹没来得及穿上内衣,此时身上仅有刚刚套上的睡衣,肌肤上还残留着些微的水汽,蓝淑仪甚至可以看到双腿的黑色毛发之上,还挂着一两滴露珠。

将方悦茹压倒在床上,蓝淑仪左手撑在床上,右手扶着自己的乳房,在方悦茹的乳房上揉擦,两个美妇的乳头在对方的乳球上摩擦着,乳头已经发硬,乳尖和乳尖偶尔触碰在一起,引起阵阵痉挛般的搔痒。摩擦片刻后,蓝淑仪玉口轻启,将方悦茹坚挺乳房上的那颗诱人蓓蕾纳入嘴中,舌头在乳肉上灵活的游走,将一对乳球的每一寸肌肤都涂上了唾液的痕迹,在灯光下隐约反射着淫靡的光芒。

肌肤相触,雪峰蓓蕾被含入温暖湿润的口腔,方悦茹的全身都在发抖,这种发抖的情形,是那么的熟悉,仿佛回到了新婚之夜,娇羞的等待丈夫突破自己处女膜的那一刻,紧张而又刺激。

“淑仪…你…别……你弄得我……好难受……”方悦茹再抵挡不住这种诱惑,口中发出了诱人的靡靡之音,紧闭的两腿中间,再一次流出了丝丝春水。

将方悦茹挑逗的娇喘连连之后,蓝淑仪开始向下转移,目标指向了方悦茹的秘密地带。手指一路下滑,从坚挺乳峰到紧实小腹,最后穿过茂密森林,抵达了方悦茹湿润的蜜穴。轻轻地摸了一把唇瓣,蓝淑仪将沾满汁液的手指头拿到眼前,捻了一下,再分开,双指之间出现了淫靡的透明水丝。将手指送进口中,仔细品尝了一下淫靡味道:“唔,悦茹,你的味道……还是那么美妙呢……”

被蓝淑仪撩拨的下体酥酥麻麻的,方悦茹娇喘着,也学着蓝淑仪的样子摩擦着,同时一只手伸向了蓝淑仪的下体,抚摸她的蜜穴,弄得蓝淑仪跟自己一样娇喘呻吟起来。

两个美艳的熟女躺在一起,双腿都纠缠在一起,互相抚摸着对方的下体,娇喘着,呻吟着,两人的俏脸都流露出娇艳的媚态!

“啧!啧!啧!唔……嗯……”香艳的百合花,伴着两个成熟美妇的淫靡呻吟声绽放了。

方晓正在梦中重温和蓝淑仪共赴巫山的快感,却感觉美妇人的呻吟声越来越清晰,仿佛就在耳边。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他侧起耳朵听了一会,这才确认这个声音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似乎是来自隔壁姑姑的房间里。

方晓有些发懵,这声音分明是女人欢好时才会发出的呻吟声。那一次惊鸿一瞥的雪白肉体不由自主的再次出现在脑海中。走到姑姑的门前,将耳朵贴近门上,听到的声音更加清晰,也让他确定了姑姑正在与人欢爱的事实。

轻轻一推,虚掩着的门就被推开了小小的一道缝隙,方晓向房中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方晓就真的懵了。姑姑确实是在床上跟人欢爱,与她欢爱的对象居然是昨天还曾和自己翻云覆雨的美妇,蓝淑仪。

看着蓝淑仪赤身裸体地趴在同样赤裸的姑姑身上,两个美妇纠缠在一起,互相摩擦亲吻,方晓的肉棒迅速膨胀了起来。他摸了一下慢慢坚挺起来的裤裆,咽了一口口水,将坚硬的肉棒掏了出来,透过门缝看着床上的两具赤裸肉体,缓缓撸动了起来。

“嗯……嗯……哦……啊……”门外的方晓听着姑姑口中发出从未听过的销魂呻吟声,如同饿狼一般死死地看着床上的两个美妇,右手快速地撸着自己的坚硬肉棒。

他亲眼看着蓝姨从姑姑的饱满乳峰,一路亲吻到双腿之间的蜜穴,吸吮起了姑姑的蜜汁。那画面如此淫靡,折磨得方晓恨不得冲进房中将肉棒插入其中好好地发泄一番。他咽了一口口水,轻轻地将门缝再次推开些许,好让自己看得更加清楚。

两具赤裸肉体在床上交叠缠绕,两对饱满乳峰互相挤压,几乎交融在一起,修长手指激烈地揉弄着对方的蜜穴,愉悦的呻吟声更加响亮。

“哦……嗯……哦!啊!”在蓝淑仪更为熟练灵活的爱抚下,方悦茹的丰腴肉体剧烈颤抖着,蜜穴穴肉急剧地收缩着,将浓厚的淫靡爱液从蓝淑仪的手指间挤出蜜穴。随着一声响亮的淫啼,先一步达到了峰顶。

伴随着高潮的冲击,方悦茹的头高高扬起,迷离的眼神在房间中扫视了一周,隐约间她看到了门口的缝隙,看到了那一双充满了侵略性的眼神。但高潮的快感早已将她淹没,使她根本没有心思去思考。

直到几分钟后,高潮的余韵缓缓流失,方悦茹才猛然惊醒,再向门口看去,只看到房门紧闭。摇了摇头,方悦茹以为自己高潮时的错觉,红着脸推开蓝淑仪开始清洁身体的痕迹和湿漉漉的床单。

直到方悦茹和蓝淑仪收拾妥当,又等了十来分钟之后,方晓才装作刚刚起床的样子,从卧室走了出来。

“小懒猪,终于知道起床了,你看看都几点了!”看到方晓揉着眼睛懒散的样子,方悦茹心中气恼,若不是这小混蛋裸睡,自己怎么会被那根大棒子迷了心窍,更不会在浴室里自慰,最后还迷迷糊糊的和蓝淑仪胡天胡地了一番。想着想着方悦茹更是羞恼,走到方晓身边揪着他的耳朵接着说道:“昨天是不是玩游戏啦?要是学习成绩下降了,你妈可饶不了你!”

“姑姑,我错了,我保证以后早睡早起,好好学习!”方晓低着头小心翼翼的陪着不是,眼睛却情不自禁的看着姑姑的胸部,那两个丰满的肉球正随着方悦茹的动作,荡漾出了片片乳浪。

“好啦,方晓在学校成绩特别好,周末就让他放松一下吧。”蓝淑仪娇笑着过来拉开方悦茹,帮方晓解了围,又对着方晓眨了眨眼,说道,“不过方晓,你姑姑说得对啊,成绩必须稳步上升,不然可没好果子吃哦!”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