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在方晓的眼中,母亲徐琳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若是正常情况,方晓和徐琳这对母子会和寻常人家一样母慈子孝。然而他的生活注定无法和寻常人一样,蓝淑仪的出现,使得方晓的心境和生活轨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周建高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是作者周建高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方晓的眼中,母亲徐琳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若是正常情况,方晓和徐琳这对母子会和寻常人家一样母慈子孝。然而他的生活注定无法和寻常人一样,蓝淑仪的出现,使得方晓的心境和生活轨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第九章 再进一步 免费试读

“啊……嗯……我不行了……高潮……要高潮了……我要死了……小坏蛋……被你插了半个小时……我顶不住啦!要死了……快快!插快些……”蓝淑仪死死地抓着床单,翘臀奋力的抬起,用尽最后的力气迎合着方晓的抽插。

“老师,再坚持一下,我也快了,马上就射了!”方晓又大力的抽插了几十下,终于射进了蓝淑仪体内。

“小蛮牛,你越来越厉害了,说好每周只要一次的,昨天要了,今天又要。而且今天趁悦茹走得早,刚起床你就要了一次,上午体育课你跑来又折腾我一次,现在晚自习又来,今天一天已经折腾我三次了,你要弄死我呀!”高潮后,蓝淑仪趴在方晓怀中,手指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圈。

“我做了一个多星期了的和尚,好不容易开了荤,当然要吃个饱!”方晓捏着蓝淑仪的美乳,脸上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而且虽然说好每周一次,但是每天都能看到蓝姨的丝袜美腿和大奶子,我就忍不住嘛!”

“一边去,小色鬼!你身强体壮的,我可经不住你这么折腾!要是照这样下去,你这坏东西越来越厉害,我可受不了!哎,学校里漂亮的小女生,成熟的女老师可是有不少呢,要不你再找一个?”

“啊?”方晓先是一愣,随即揉着蓝淑仪的翘臀,违心的说道:“这个……我只要有蓝姨你就够了。”

“呸!”蓝淑仪拍开方晓作怪的小手,“那次我和悦茹玩百合的时候,你是不是在门口偷窥来着?还有,之前悦茹跟我说,说你偷用她的内衣手淫,还让我帮她想办法,怕你误入歧途呢!色胆包天的小坏蛋!”

“啊?姑姑看到啦?还不是蓝姨你害的,明明例假都走了还不给我,还要给我你的原味内裤!”方晓狡辩道。

“就你会说,明明是你把我的内裤抢走的,我着急去开会,哪有时间跟你闹!就算那次怪我,那上周五呢!悦茹周六早上洗的胸罩和丝袜,上面明明有好多痕迹,你敢说不是你弄的?”蓝淑仪一边说,一边捏着方晓疲软的肉棒轻轻把玩着,“哦,我知道了,你这小坏蛋是想打悦茹的主意!”

“呃……这个……”方晓脸一红,有些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青春期的少年越发色欲熏心,加上蓝淑仪一直给他服用“甲睾酮”,使他的发育远超普通男孩,自然渴望索求更多。姑姑身材火辣,又是离异少妇,是小说中最好攻略的类型,方晓难免在心中打起了小算盘,只是没胆子去实施,只好一边幻想,一边用姑姑的内衣手淫来发泄。

“哎,不管是不是,我可不能帮你,悦茹可是我最好的姐妹!不过,你要是真的喜欢的话,我可以考虑帮你搞定医务室的徐菁老师,怎么样?”蓝淑仪魅惑道。

“徐……徐菁?她可是我小姨呀!”方晓目瞪口呆的说道。小姨徐菁虽然和母亲徐琳是亲姐妹,气质姿容都极为相似,只是不同于母亲的高挑火辣,小姨徐菁的身材显得更娇小一些。65F的酥胸虽然没有姐姐那般火爆,但搭配在徐菁165cm身高和46kg的体重上,就显得更加完美。

时常面对这样的美人儿,方晓自然有过幻想,偶尔和蓝淑仪在床上时,她会故意引导方晓妈妈姨妈之类的乱叫一番,每当那时方晓必然会增添三分勇猛。虽然方晓是有色心没色胆,但是心中邪恶的念头,却在蓝淑仪的引导下渐渐萌芽。

只是最近因为偷窥到姑姑和蓝姨的百合花开,使得姑姑方悦茹成为了他意淫的唯一主角,加上这段时间忙着照顾外婆,和小姨许久不见,所以徐菁的身影渐渐淡出了方晓的意淫之中。如今听蓝淑仪提起小姨,立时不由自主的在脑海中,想象起了将徐菁压在身下恣意享用的画面。

“别装蒜!你前几次在床上的时候,姑姑姨妈的乱叫,连妈妈都叫过好几次,每次都变得更厉害,你敢说你自己不喜欢呀?如果真的没想法的话,你干嘛要拿悦茹的内衣手淫,她可是你姑姑来的!”顿了顿,蓝淑仪又接着说:“如果真的把徐菁弄上床,那可是和姨妈做爱哦,你妈妈的亲妹妹哦,多刺激呀!”

话音未落,蓝淑仪就看到方晓刚刚疲软的肉棒已经悄然无息的抬起了头……

******

蓝淑仪走到徐菁身边,看到她的桌子上放着折叠成一个精致的蝴蝶形状的粉红色信纸,随手拿起来慢慢拆开“还真大胆呀,从上学期到现在,这已经是第七封情书了吧!”

“是呀!”徐菁双手托腮看着窗外,脸上浮现出些许红晕,竟然有些如思春期少女般的娇羞。

“想什么呢,一脸思春的样子,真动心啦?”蓝淑仪看着愣愣出神的徐菁,悄悄将早已准备好的艾敏可粉末倒进了她的水杯,同时调笑着说道。自今年开学的第一天开始一直到现在,这样的动作蓝淑仪已经做了许多次,颇为熟练。

“呸呸呸!你才思春!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孩子,这文笔真不错!”徐菁回过神来,连忙反驳,但脸色却更加的红晕,仿佛要滴出血来一般。

“谁知道呢,哎,你跟你家那位木头说了这事,他怎么说?”

“他?就说了句现在小孩都早熟,然后就躺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这……真不愧是木头,就一点醋味都没有!你打算怎么处理呀,总不能就一直这样收情书吧?不过这样也好,要是有人天天这么给我写,让我觉得自己还没老,还很有魅力,那心情肯定好的不得了……”

徐菁听了蓝淑仪略带羡慕的话语,娇笑一声,心中多少也有些骄傲:“说的也对,青春期的小男孩,喜欢谁是人家的权力,也是他心中的一个美好追求。虽然我不可能抛夫弃女跟一个小男孩去胡闹,但总不好对一个小孩子太残忍吧?好歹也应该给人家留下一个希望。不过,我很好奇这个小男生到底是谁,每次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蝴蝶放在我窗台上。”

“这还不容易,那你就给他回个信,约他见面呗。”

“见面呀,要是有机会,我倒是真的想见见他,小小年纪文笔就这么好,这么浪漫!”说着,徐菁脸上不由得露出些许少女般的迷醉之色。

“真见了面,干嘛,偷情呀!”蓝淑仪调笑道。

“去……你才偷情……”徐菁啐了一下,才刚刚恢复的俏脸又染上了一抹红晕,再度双手抚脸的撑在桌子上,望着窗外淡淡的出神。

徐菁本就是个浪漫的女人,和丈夫的结合是因为大学的一次聚餐后酒后乱性,被丈夫破了身子,更是极其巧合的怀了孕,所以才嫁给了他。丈夫年轻时就有些木纳,现在年纪大了更是越来越如木头般不解风情,渐渐冷落了她。女儿出国留学之后,徐菁越发觉得寂寞难耐,就在这时,一个学生一连给她写了七封情书,均是如诗的语言,点到既止的矜持,着实让追求浪漫的徐菁心头慌乱。

殊不知,情窦初开的少年即便文笔再好,又如何能够深知女人心,只有同为女人,才能深刻的了解到女儿家的所思所想,仅仅用一些辞藻堆砌,便在她的心房上打开了一扇窗。蓝淑仪虽然才刚刚撩拨方晓,说要帮他推倒小姨徐菁,但却是早在方晓刚刚入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布局……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那天梅开三度之后,蓝淑仪借口蜜穴受创,连着三天没让方晓得逞,性欲旺盛的少年郎又一次把目光瞄准了姑姑的内衣。

夜半三更,方晓悄悄溜进卫生间,却发现姑姑换下来的胸罩和内裤都已经洗好晾在了阳台的衣架上。就在他失望的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却看到了一条丝袜正安安静静的搭在沙发扶手上。

寒冬已至,方悦茹当然不可能穿着薄丝袜,只是她习惯在光腿神器外边再套一层丝袜,这样搭配套裙的时候会显得更加光鲜亮丽。虽然不是姑姑的贴身内衣,但方晓依然如获至宝,急匆匆的抓着丝袜钻回了卧室,结果进屋时又忘记将门反锁,还被方悦茹听到了关门的声音。

倚卧在床头,方晓将丝袜套在了肉棒上,感受着丝滑的触感,闭上眼睛,幻想着姑姑那双修长迷人的美腿,缓缓开始撸动。

方悦茹先是看了看阳台,内衣还晾在衣架上,疑惑的在客厅扫视了一圈,才发现沙发上的丝袜没了踪迹。悄悄走到方晓门口,将耳朵贴在门上,方悦茹仔细倾听着内里的动静,果然再一次听见了细微的沙沙声。

再一次发现侄子用自己的丝袜手淫,方悦茹又羞又恼,思索着是不是该进去阻止侄子,害怕此时进屋太过尴尬,又担心不及时阻止侄子会沉溺其中。

犹豫间,方悦茹靠在门上的身子微微倾斜,没有控制好身体的平衡,她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门把手来支撑,却一下子将门打开了。

四目相对,方晓吓了一跳,“姑姑!我……”

“晓晓,你怎么在……”方悦茹的声音有些发颤。

“姑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方晓从没想过,自己正在用姑姑的丝袜,同时幻想着姑姑手淫的时候,被姑姑抓了现行,一时间有些语无伦次。

下意识的松开了握在肉棒上的手,将丝袜藏向了身后,结果肉棒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姑姑面前。虽然因为受到了惊吓,肉棒微微缩小了一些,但依然傲立着,向方悦茹展示着自己不俗的尺寸。

“晓晓,你把被子盖上……”方悦茹眼神飘忽,心里想着不去在意那根粗长的东西,但它实在太过惹眼,还是忍不住去打量几眼。虽然不是第一次发现侄子用自己的内衣手淫,但这次却是面对面毫无遮拦,这样的场面冲击实在太大,方悦茹心里非常乱,努力调整着心态。

方晓这才反应过来,慌乱的盖上了被子,低着头小声说道:“姑姑,对不起。”

方悦茹深呼吸了一下,声音依然有些颤抖:“晓晓,这就是你成绩退步的原因吗?”

方晓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我……我也知道这样不对,可是我的大脑像不受控制了一样……”

“你现在是青春期,生理上的发育使你喜欢异性也是正常的,但是你要克制,不能乱来。”方悦茹看着侄子低着头唯唯诺诺的样子,心头一软,走过去坐到了他的身边,一只手轻轻的抚摩他的头,继续说道:“而且,你不应该用……用我的……丝袜,做这种事呀!”

“我,可是我实在是忍不住才……”方悦茹的温柔,让方晓的胆子大了些,小声地辩解道,“都是因为姑姑……”

“你这个坏小孩。”方悦茹自然知道方晓说这话的原因,脸上瞬间布满了红晕,强撑着说道:“明明是你自己不懂得克制,怎么还怪起我来了?”

“这个……”叶希吞吞吐吐羞红了脸。“那天我看见姑姑你和蓝姨……姑姑,你太美了,我最喜欢你了。”

方晓把头搁在方悦茹侧坐在床边的腿上,一只手趁势贴在她圆润丰满的大腿上。那一双修长的美腿,又嫩又滑的触感令他着迷,忍不住趁机用脸颊在方悦茹的大腿上磨磨蹭蹭……

“别乱动。”方悦茹的手掌在方晓肩膀拍了一下,将他推了开来,“青春期有冲动是正常的,你不许想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总是……总是手淫会伤身体,你要尽量克制,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方晓一脸我错了的表情,但是藏在被窝里的握着丝袜的手却悄悄移动,再次握住恢复坚硬的肉棒,小心翼翼的套弄起来,“姑姑,我知道错了,要不你先回去睡吧。”

“那你乖乖的,早点休……”方悦茹站了起身来,拍了拍方晓的头发,正准备要走,却发现被子微微抖动着。一把掀开被子,看着被自己的丝袜包裹着的粗长肉棒,方悦茹不由得更是羞恼,“晓晓!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姑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啊!”

这一次,方晓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而是看着方悦茹说道:“都怪姑姑太性感了,一想到姑姑赤裸着身子呻吟的样子,我就忍不住!”

“你!”方悦茹抬起了手,却终究没有打下去,布满红晕的脸颊缓缓留下两行清泪,“晓晓,是姑姑的错,可是你这样真的是不对!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你知道吗?你这样,要是让你爸妈知道了,我怎么跟他们交代呀!”

“姑姑,真的很难克制的,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尽量忍着。”看到姑姑的眼泪,方晓也有些后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伸手拭去方悦茹的泪水。却不想,他的手上沾着少许龟头的分泌物,刚好抹在了方悦茹的脸上。

“晓晓,姑姑知道你是好孩子,青春期有性冲动没错,你用手……手淫也可以,只是一定不要太频繁,也不能用我的……我的衣服,知道吗?”方悦茹一边啜泣着,一边柔声劝诫,没有察觉脸上的异状。看着方晓垂着头的样子,也有些心疼,她没有生育,对待方晓的感情几乎和嫂子徐琳一样深厚。抬手拭去眼角残留的泪痕,又一次轻抚方晓的脑袋,柔声说,“那个…我先出去了…你…你抓紧时间,别弄得太晚记得还得早起呢……”

临出门前,方悦茹好像有些担心似的,又瞥了一眼方晓胯下仍然硬挺的肉棒,犹豫了一下,方悦茹走了出去,快步走到卫生间的柜子前,打开抽屉从角落里拿出了一瓶润滑剂,那是蓝淑仪给她自慰棒时一起给她的。再次走到方晓床前,将润滑剂递给了方晓,方悦茹关切地说道:“你以后自己弄的时候要用一些润滑剂,像你这样直接用手弄,一旦弄得时间长了会伤到自己的……那个的。”

“哦。”方晓接过润滑剂,看着姑姑脸上些许晶莹的痕迹,透着一丝淫靡,脑中想起了小说中的情节,鼓着勇气说道,“姑姑,这个应该怎么用,你可不可以教我?”

说完这句话,方晓感觉空气都凝固了,只留下自己“扑通扑通”狂跳的心跳声。小心翼翼的用余光撇向姑姑,发现她脸上的红晕更胜之前,站在那呆呆的看着自己,似乎正在犹豫。方晓一咬牙,回想着小说中的情节再次说道:“我每次自己撸都要好久才能射出来,肉棒都会很疼的,姑姑你教教我好不好?”

“怎么教你?”方悦茹问道,声音有些颤抖,她大概能猜到方晓说的是什么意思,有些难以置信。

“我……”方晓像是下了决心,鼓起慷慨赴死般的余勇说道,“我想让姑姑帮我手淫。”说完低下头不敢再看姑姑。方晓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大肉棒,脸上表情带着希冀,又带着担心。

方悦茹的心中一阵犹豫,蓝淑仪说的陪读妈妈的事情浮现在了脑海中,人家母亲为了儿子都能献出自己的身体,自己只是帮侄子手淫而已,这样自己或许就能控制他手淫的频率,能让侄子安心学业。对侄子的疼爱终究战胜了理智,方悦茹从衣柜里拿出一条自己的围巾,递给了方晓,“把眼睛蒙上!”

“啊?”方晓愣了一下,由于太紧张,没有听清方悦茹的话。

“我让你把眼睛蒙上!”方悦茹又重复了一遍,“姑姑帮你弄出来,但是你要答应姑姑,以后忍不住了要跟姑姑说,姑姑同意你才可以自己弄,还有一定要好好学习,知道没?”

“嗯嗯!我知道,谢谢姑姑,我一定听话,好好学习!”这一次方晓听清楚了,兴奋的将围巾系在头上,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方悦茹深吸了一口气,先将润滑剂挤在手上,然后半蹲在地板上,右手慢慢探出,先是用最圆润柔软的指端,顺着方晓肉棒上的青筋温柔的划过,一点一点试探着将整只手掌都贴在了肉棒上,开始轻缓而又柔和的套弄起来。她用左手胡乱抓了抓自己的长发,努力把头扭向一边,不让自己去看这根粗长的家伙,然而火热的感觉从右手手心传出,方悦茹感觉到肉棒随着她的套弄在变得更粗、更长。

方晓享受着姑姑白皙滑嫩的小手的爱抚,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抚摸姑姑光洁的皮肤,却因视线受阻,只摸到了一缕发丝。

“别乱动!再乱动就不帮你了!”

方悦茹满面绯红,轻轻地拍开方晓的手。那天清晨只是看见,就已经让方悦茹意乱情迷,险些把控不住,现在这火热粗长的家伙却是真真切切的握在手中,浑厚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方悦茹的欲火不由自主的被勾动了起来,下体渐渐分泌出了一丝丝粘液,握着肉棒的手渐渐抓得更紧了。

“嘶…”随着方悦茹的动作,方晓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虽然无法看见,但自己的姑姑正在为自己手淫的事实,带来了强烈的突破禁忌般的快感,让方晓的呼吸明显变得粗重起来。尤其是当方悦茹的指尖随着动作,偶尔隔着阴囊轻刮几下睾丸时,那种感觉简直是飞上了天堂一般,“唔……姑姑……好舒服……”

看了看侄子舒爽的模样,方悦茹紧咬红唇,时而埋首在自己双腿间,时而胡乱抓一下自己的长发,一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欲火,一边卖力的在坚硬的棒身上快速的上下撸动。她想要让侄子尽快发泄出来,可却在连续撸了十来分钟,甚至两只手同时握着肉棒快速撸动,方晓却只是口中不断念叨着“姑姑,好舒服,快一些”,肉棒依然没有丝毫要发射的迹象。

随着时间的推移,方悦茹的理智在一点点的被淹没。开始时她刻意避开的目光,此时几乎一眨不眨的紧盯着手中依然火热坚硬的肉棒。她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脸颊正在一寸一寸的向肉棒靠近着。

“嘶……”方晓突然感觉到一个柔软湿滑的触感触碰在了龟头上,那显然不是姑姑的双手。一瞬间,方晓彷佛陷入了快感组成的漩涡之中似的,虽然一触即分,但姑姑伸出舌头舔了自己的肉棒,这甚至比他在蓝淑仪身上恣意亵玩时的快感还要强烈,他的身体轻轻颤栗着,精液如决堤一般喷涌而出。

方悦茹在舌头触碰到肉棒上的那一刻,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她立刻想要逃离。就在这一瞬间,方晓的精液喷涌而出,大部分喷洒在了她的脸颊和发丝上,还有一小部分涌入了她微微张开的红唇之中。灼热的男性气息让方悦茹呆了一下,下意识的闭上了红唇,却也将口中的些许精液咽了下去。然后,她“呀”的尖叫一声,慌慌张张的跑去了卫生间清理。

十来分钟之后,方悦茹洗掉了脸颊和发丝上的污浊,走出卫生间,看到侄子还蒙着双眼坐在床边,红着脸走了过去,帮方晓解开了眼睛上的丝巾,“晓晓,你自己去洗一下,快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说完,不等方晓反应,方悦茹逃跑一般的快步走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她将双手举在眼前,又用双手捂住口鼻用力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用被子蒙住了全身,努力想要驱除心中的杂念。然而许久之后,方悦茹终究还是伸出了一只手指,放入口中轻轻吸允着,另一只手又一次伸向了两腿之间……

【未完待续】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