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小说全集阅读 周建高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在方晓的眼中,母亲徐琳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若是正常情况,方晓和徐琳这对母子会和寻常人家一样母慈子孝。然而他的生活注定无法和寻常人一样,蓝淑仪的出现,使得方晓的心境和生活轨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周建高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是作者周建高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方晓的眼中,母亲徐琳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若是正常情况,方晓和徐琳这对母子会和寻常人家一样母慈子孝。然而他的生活注定无法和寻常人一样,蓝淑仪的出现,使得方晓的心境和生活轨迹,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复仇之路(血亲熟女控肉文)》 第十章 春心荡漾 免费试读

“徐老师,今夜月光如水,清凉宜人,一如你的双目,是那么清纯,又是那样让人沉醉,我只想记录下我这片刻的感受,与你共同分享。”

片刻的感受,要与她共同分享?是多么富有诗情画意?这个人好象真的很懂得她,她也喜欢在夜晚静静地看着外面的星空,他也喜欢?丈夫只喜欢喝酒打游戏看小说,哪有闲心去看外面?就算面对湖光山色,又哪会有什么感慨?

徐菁现在很想看看这个给自己写了八封情书的男孩,在信中他是这样与众不同,现实中他会是什么模样?第一次,她在信纸背面写下了回复,又将信纸重新折成蝴蝶状,放回了那个男孩每次放信的窗台上。

回到办公室,徐菁心中忐忑,有些担心被男孩以外的人看见。这种仿佛间谍传递消息般偷偷摸摸的方式,忽然让她有了偷情的感觉,紧张担忧之中还夹杂了一丝丝异样的刺激感。

******

“给,看看吧。”蓝淑仪笑着将写有徐菁回复的蝴蝶信纸递给了方晓。

“谢谢你的爱慕,谢谢你给我写了那么多的信,我觉得应该当面见见,谈谈你的想法!你不用担心,老师不会告诉任何人。”方晓拿着信纸念出了上边的文字,“蓝姨,接下来怎么办,要去见面吗?我要是真的去和小姨见了面,会被她打死吧?”

“看看你这有色心没色胆的怂样!在我身上折腾的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认怂呢!”蓝淑仪白了方晓一眼,接着说道,“见肯定是要见的,不然怎么能让你抱得美人归呢,不过当然不是现在,你弄个微信小号,先加微信,这样等放寒假了也能在微信上继续撩拨她,前边我帮你铺垫好了,接下来你就把你们小男生调戏小女生那套,一点点都用出来。等时机到了,约她在个黑灯瞎火的地方,到时孤男寡女……”

“要我自己去和小姨聊天,会不会穿帮呀?”方晓有些发怵的说道。

“别发语音和视频不就好了吗,怎么会穿帮呢?前边我都已经帮你铺垫好了,至于能不能行,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说完,蓝淑仪露出了一副我要看好戏的表情。

“啊?怎么能这样?是蓝姨你自己说要帮我勾引小姨的,现在你又说靠我自己,要不还是算了吧,我有蓝姨你就够了……”方晓到底还是有些胆小。上次要求姑姑为自己手淫,是因为手淫被姑姑当场抓住,姑姑是个离异少妇,自己又看到过姑姑和蓝姨虚凤假凰,所以才鼓足了勇气,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尝试了一次。没想到姑姑竟然真的帮自己手淫了,而且最后还伸出小香舌舔了一下自己的肉棒。小姨的情况却和姑姑不同,虽然小姨和小姨夫的感情并不是很好,但是毕竟还算是相敬如宾,如果没有蓝淑仪的帮助,方晓着实没有勇气去做。

“小色鬼,别闹,刚穿好的衣服又要被你弄皱了!”蓝淑仪拍开了方晓准备伸向自己领口的手,“你以为我为什么帮你勾搭徐菁呀,记不记得那次咱们在厕所里那个?中间有人进来了,我觉得应该就是你小姨徐菁。当时咱们以为她走了,最后的时候我忍不住叫了你的名字,那会儿我隐约好像从隔板下边看到旁边隔间还有人,很可能是徐菁发现了,根本没走!”

“我小姨?发现咱们在厕所里?”方晓目瞪口呆的问道,小姨的医务室虽然不在教学楼里,但她同时还兼任着心理辅导老师,所以在教学楼里也有一间办公室,刚好就在那个卫生间不远处。那天晚上小姨要接自己去医院看望姥姥,很可能一直在学校等他,怪不得小姨会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十有八九是被发现了,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才想把她拉下水的!为了你这个外甥她应该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但是如果她告诉了你爸爸妈妈,他们肯定不会再让你留在这里了吧?到时候别说你再想跟我做爱,就是见上一面,恐怕都难了。现在都到这份上了,我肯定会帮你的,咱们可没有退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明白了吗!”蓝淑仪蛊惑道。

“那……好吧,我尽力就是了!”方晓显然还是有些信心不足。

“小坏蛋,看你那不情愿的样儿,得了便宜还卖乖!”蓝淑仪看着方晓虽然仍有些犹豫不决,但却似乎不在退缩,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

“妈,我回来啦!”回到家,方晓没有收到回应,悄悄的走进厨房,看到母亲正一边哼着歌一边在那忙着准备吃的,显然是油烟机的声音,压过了他回来的动静。

看着母亲的背影,方晓的心跳加快了。母亲似乎将围裙的系带绑的太紧了一些,使得原本宽松的家居服被束缚着,即使从背后都能看到胸前两团硕大的痕迹。而且今天徐琳似乎没有穿胸罩,丰满的乳房随着炒菜的动作不断跳动着,形成了一道道连绵不绝的乳浪。摇摇头将心中的邪念压了下去,方晓走到母亲身后,双手搭在母亲的肩膀上轻轻揉捏起来。

一直忙着干活的徐琳,显然被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一下子就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到是儿子,就又开始手上还没做完的事情,边做边说:“臭小子,吓我一跳,回来了怎么不喊一声呢?”

“我喊了的,是妈妈没听到!”方晓一边说着,一边贪婪的吮吸着母亲身上的香味,“妈,我爸又不回来吃了?”

“你魏伯伯去新西兰考察了,你爸爸肯定得忙活好一阵子呢,别说回来吃饭,他要是能有时间回家看看,我就知足了。”徐琳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埋怨,虽然明白男人以事业为重,但作为女人她还是希望丈夫能多陪在身边,尤其是她这样虎狼之年的成熟女人,“去洗手吧,顺便把碗筷拿过去,这个菜炒完了咱们就吃饭。”

“好的,妈妈辛苦了!”方晓说着,在母亲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待徐琳将炒好的菜端上餐桌,方晓已经盛好了米饭。

“今天考试考的怎么样呀?”一边吃着饭,徐琳问道,“你姑姑可跟我告状了,说上次月考你的成绩下滑了很多。”

“这次肯定没问题,上次是没发挥好嘛,而且好多题都是马虎了才写错的。”方晓先是很硬气的作出了保证,然后又诺诺的小声辩解道。

“臭小子,还狡辩,马虎就是错,知道吗?”徐琳轻轻拍了一下方晓的脑袋,教训道,“你爸爸要是马虎一次,公司就得损失几百万,妈妈要是马虎了,可能一年的科研工作都白费了!任何时候都要小心谨慎,不该犯的错不许再犯了!”

“我记住了,保证不再马虎。”方晓连忙应承,见母亲脸上并无愠色,嬉皮笑脸的接着说道,“妈妈,这次月考要是成绩提升的话,有没有什么奖励呀?”

“这次进步是应该的,还想谈条件呀?等期末考试要是真的进步了,再谈奖励!”徐琳应允道。

“哇!妈妈最好了!”方晓兴奋的道。

“好了,快吃饭吧,吃完去写作业!”徐琳催促道,“明天妈妈去参加同事孩子的婚礼,你去你路遥阿姨家里吃吧。前一阵子你住在你姑姑家,也好久没见到路遥阿姨了吧。”

“好呀,上周在学校碰见魏冰姐来着,她说小布丁也想我了!”方晓一边吃一边说着。

“小猫咪哪会想你呀,明明是魏冰那小丫头想你了吧!”徐琳笑了笑,她和路遥是大学同学,又是上下铺,关系一直极好,方晓的父亲和路遥的丈夫是合伙人,他能认识徐琳还是路遥牵了红线。所以徐琳曾经和路遥开玩笑,玩了一出指腹为婚。

魏冰比方晓大八个月,那会儿徐琳奶水足,涨奶的时候还给魏冰哺乳了三个多月。自小魏冰和方晓就一起长大,关系极好,魏冰青春期后对方晓更是好感倍增,只是方晓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身边几位成熟美妇身上,对魏冰关注极少。

“不管谁想,反正都是您的遗传基因太好了,把儿子我生的这么帅,帅的迷倒众生。”方晓臭屁的同时也不忘拍了一下母亲的马屁。

“德行!”徐琳听着儿子的恭维,心中自然开心,“快吃吧,一会儿菜都凉了。”

******

“谁呀?”

方晓刚刚按响门铃,一个如黄莺出谷般的声音就从门内传了出来,“遥姨,是我,晓晓。”

随着“吧嗒”一声轻响,防盗门缓缓推开,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知性美妇出现在方晓眼前。一身咖啡色长袖真丝连衣裙分外迷人,布料极为柔软顺滑,裙子是半身裙,下摆堪堪遮住膝盖上缘,露出肉色丝袜包裹着的美腿。

即便是在家里,路遥也选择了同时具备美体塑身和居家舒适的连衣裙,又搭配了肉色丝袜,即能保障小腿的温度,又显得更为端庄优雅。看着面前的少年眼睛一亮,仔细对着自己上下打量,路遥露出满意的笑容,侧了侧身,将方晓让进了屋内,“晓晓来了。”

“遥姨,几天没见,您又变漂亮了!”方晓嘴甜道。

“就你嘴甜!”路遥脸上的笑容更盛,显然对方晓的恭维极其受用,“快进来吧,冰冰在屋里呢,上个月看了一次你妈妈做瑜伽之后,非缠着要学,这不正在照着你妈妈录的视频练着呢,你去跟她玩会吧,我去做饭。”

“魏冰姐在做瑜伽呀,那遥姨,要不我帮您打打下手吧,免得打扰她。”方晓殷勤的说道,今天路遥的穿着让方晓眼前一亮,胯下的物件微不可查的跳动了一下,不由自主的想要多和这位看着自己长大的熟女阿姨亲近一些。

“不用,你去玩你的,今天遥姨给你做你最爱吃的香菇肉酱饭。快去吧,小布丁也在冰冰屋里呢。”路遥很是满意方晓的乖巧,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脸颊。

“那我去给小布丁做SPA。”方晓没再坚持,转身走向了魏冰的卧室,一进门,就看见魏冰正保持着跪立拉脊式,面前的手机上正是母亲徐琳专门录给她的教学视频,“哇,魏冰姐,你真厉害,才刚学就做这么高难度的动作!”

魏冰没有回答,保持姿势又持续了两分钟才放松下来,看到方晓已经坐在了自己的床上。原本熟睡的小猫正舒服的躺在他的怀里,一边伸着懒腰一边享受着他抚摸。

舒展了一下四肢,魏冰笑眯眯的看着方晓说道,“我以前学过舞蹈,基础好,当然学的快啦!你看我就说布丁想你了,一见面就跑到你怀里撒娇。”

方晓看着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魏冰姐,眼神有些发直,他第一次发现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小姐姐,这具靓丽美少女的青春胴体,拥有着完全不输给成熟美妇的巨大诱惑力。一身淡紫色的瑜伽服紧紧贴合在身上,绑着马尾,满脸的胶原蛋白,完美的锁骨,清瘦的双肩,一对椒乳虽然不大,但圆润的弧形和轮廓浑然天成,盈盈不堪一握的蜂腰下是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黄金比例的身段引人遐思,浑身上下青春洋溢的气息,说不出的青春妩媚,摄人心魄。

“喂,看什么呢!”魏冰看着方晓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洁白地脖颈慢慢升起一抹红润的光泽,很快就扩散到了脸蛋儿。虽然被方晓看得含羞带怯,但一直以来保持着姐姐的姿态,加上魏冰性格使然,她没有像大多数小女生那般作出害羞躲闪,而是直接爬上床,凑近方晓身前,几乎和他脸贴着脸问道。

“冰姐,你真美!”方晓脱口而出,然后鬼使神差的向前探了探身子,对着魏冰的樱唇轻轻吻了上去。

“唔!”四唇相碰,一触即分,魏冰愣了一下,脸颊红晕更盛,微微偏过头,羞答答的嗔道,“你干嘛呀?”

方晓自己也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但是听着魏冰的娇嗔,看着她红晕的脸颊,分明是三分害羞七分喜,哪里有半分的气恼。于是顺势将怀中的小布丁放到床上,然后一把将魏冰拉入怀中,“冰姐,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说完,也不等魏冰回应,直接抚着她的秀发,再一次吻了上去。感受着魏冰的身体猛然绷紧,方晓顺势倒在了床上,然后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在方晓那被蓝淑仪亲手教导过的熟练技巧下,魏冰的身子慢慢软了下去,抖着睫毛紧紧闭着眼,一动不动。方晓舔过她的唇瓣后,逐咬着她的嘴唇,把舌头送入魏冰口中,刚一进去,舌尖便传来一股滑嫩嫩的柔软触感,吱溜,谁知这触感一闪即逝,里面的小香舌快速躲了开。方晓伸进去探了探,马上确定了位置,舌头一卷,轻轻将她勾了出来,噙在嘴里,使劲儿吸食住,不让她再次溜走。

“嗯……嗯……嗯……”魏冰喉咙间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欢快的轻吟,少女的初吻在措不及防之下被心上人夺走,少许的惊慌和羞怯早已被甜蜜掩盖,方晓纯属的技巧更是让少女如痴如醉,不由自主的抬起双臂环抱住情郎,开始生涩的回应。

感受着怀中佳人动情的回应,方晓更是情难自禁,一只手撩起上衣伸了进去。魏冰的瑜伽服上衣是自带胸罩的,使得方晓的手畅通无阻的握住了一只椒乳。

魏冰条件反射般的收回一只手按在了方晓的手上,同时睁开了迷离的双眼,和方晓火热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少女的矜持在一瞬间就被情郎的欲火燃烧殆尽,再一次环住了情郎,任凭他将自己的峰峦握在手中把玩。

少男少女的身体越来越燥热,情欲逐渐淹没了两人的理智,方晓的手伸向了魏冰的双腿之间,而魏冰此时早已没有了阻拦的念头,任凭方晓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子。就在方晓的手已经探入了魏冰的内裤,刚刚触碰到那片黑森林的时候,“铃铃铃”的门铃响将两人从迷乱中唤醒。两人如受惊的小鹿一般,慌忙分开,魏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方晓则将同样受到惊吓的布丁抱在怀中抚摸着。

“我……我去开门……”魏冰红着脸如逃跑般跑了出去。

方晓也不好意思再独自待在这充满暧昧气息的卧室,跟着走了出来,刚好看到了刚刚进门的靓丽身影,自己的班主任张翠艳。

“婶婶,您怎么来了?”看到张翠艳,魏冰也是愣了一下。

“朋友送了一些山西特产,我正好路过,就给你送来点尝尝。你妈呢?”张翠艳说着,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正好看到从卧室走出来的方晓,“哎,方晓来了?”

“张老师,我来遥姨这蹭饭的。”虽然上学前就见过张翠艳几次,也随着魏冰叫过婶婶,但是现在她成了自己的班主任,方晓还是有些敬畏,乖乖的回答道。

此时路遥听见动静,也从厨房走了出来,“翠艳,来的正好,中午就在这吃吧。”

“不了嫂子,我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吃饭。正好方晓在这,让他跟我出来一趟,还有两袋东西我刚才没拿进来,让他拿一下,我就直接走了。”张翠艳摆摆手,一边说着一边推开门准备往外走。

“约好了呀,那行,那我就不留你了。”路遥说完,又看了看方晓,“晓晓,那就辛苦你,跟翠艳跑一趟吧。”

“好的遥姨。”方晓点点头,跟着张翠艳走了出去。

张翠艳的车就停在门口,她没有直接打开后备箱,而是朝着楼门口望了望,然后将方晓拉到了一旁:“方晓,本来还想找机会和你单独谈谈的,正好今天碰见了。”

“张老师,有什么事吗?”方晓疑惑的问道。

“嗯……”张翠艳看着方晓仍有些稚嫩的脸庞,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开口,沉吟了片刻才缓缓说道,“那个,老师知道,你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会开始对女性产生……产生欲望,但是你要知道,现在学业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你必须学会克制。虽然你还是学生,但是你已经年满16周岁了,你要对自己负责,要对父母负责,也要对……负责!你要知道你现在应该做什么,有些事绝对不能做,不能由着性子乱来,知道吗?”

方晓听着张翠艳的话,脑子嗡的一下炸开了一般,愣愣的站在那。张翠艳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是发现了自己和蓝姨偷欢?是写给小姨徐菁的情书?

正在方晓惊慌失措的时候,旁边的窗户打开了,魏冰伸手从窗户递出一个小纸袋:“婶婶,这是上次您落在这的那条围巾,刚刚忘记给您了。”

“好,关上窗户吧,外边冷,别着凉。”张翠艳接过袋子,催促魏冰关上了窗户。

方晓看着眼前的一幕,才想起遥姨家是在一楼,而此时张翠艳车子停放的位置,正好对着魏冰卧室的窗口。那很可能是刚刚她正巧看到了自己和魏冰的痴缠,方晓以为自己猜到了原因。

“嗯嗯,婶婶你开车注意安全,拜拜?”魏冰道过别之后,美眸飞速撇了一眼方晓,然后关上了窗户。

张翠艳回过头看向方晓,再次开口说道,“方晓,老师刚刚说的话,你回去好好想想,老师是为你好。你要记住,如果做错了事,就必须要及时改正,不能一错再错,明白吗?”

“我……我知道了,张老师您放心吧,我以后会注意的。”两家人关系一直不错,父亲是合作伙伴,母亲是大学同窗,只要自己和魏冰情投意合,将来谈婚论嫁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毕竟现在两人还只是高中生,方晓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张翠艳会有这样的反应。

“你……”张翠艳听见方晓的回答,不知道他是真的明白,还是在敷衍自己,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诫,微微叹了口气,“唉,你好自为之吧,进去吧,我走了。”

“那,张老师您慢点开,注意安全。”方晓打过招呼,目送着张翠艳的车渐渐远去,才走进了楼门。路遥指挥着方晓将东西摆放到了餐厅的角落,然后就到厨房继续准备午饭去了。

魏冰抱着布丁背对着门口坐在床上,听着方晓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才刚刚消去不久的红晕再次从脖颈攀上了脸颊,她假装没听到,专心的为布丁梳理着毛发。感受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呼吸,魏冰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方晓从身后抱住了魏冰娇嫩的身体,唇舌顺着后颈一点点前移,再一次吻住了她的樱唇。这一次,他没有其余的动作,只是不断的吻着,直到呼吸都有些困难,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坏蛋!”魏冰轻轻锤了一下方晓的胸口,红着脸嗔道,“说,这么会欺负人,从哪学来的!”

“当然是冰姐你教我的!”方晓坏笑着说道。

“胡说!我什么时候教你了!刚刚可是我的初吻!”魏冰闻言,脱离了方晓的怀抱,叉着腰蹙着眉说道。

“就是你教的,在梦里,你都教过好多次了!”方晓坏笑着,再一次将魏冰抱住,一只手悄悄伸到她的胸前,握住了一只椒乳。

“嗯……别……”魏冰这一次很坚定的推开了方晓的手,红着脸说道,“坏蛋,以后别这样了,至少…至少别在家里,妈妈在呢……”

方晓闻言嘿嘿一笑。正准备继续挑逗魏冰的时候,路遥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冰冰,晓晓,吃饭了!”

“来啦!”大声应了一句,方晓在魏冰耳边坏笑着说道,“那就是说,遥姨不在,就随便我喽!”

说完,也不等魏冰回答,就走出了卧室。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