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盗花后宫》小说全集阅读 疯狂流氓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盗花后宫 盗花后宫

    一个特种部队的搏击教官,回到充满着诱惑与欲望的都市,却只能屈尊于美容院中替女人按摩,甚至就连自己的陋居都将不保,怎么还能消沉下去,任人鱼肉?  金鳞岂是池中物,拥有强悍惊人的搏击技巧,精通潜伏刺杀探察的本领,在一次捕捉飞贼的机遇下,他找回了自信,也重新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目标。

    疯狂流氓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盗花后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盗花后宫》,是作者疯狂流氓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特种部队的搏击教官,回到充满着诱惑与欲望的都市,却只能屈尊于美容院中替女人按摩,甚至就连自己的陋居都将不保,怎么还能消沉下去,任人鱼肉?  金鳞岂是池中物,拥有强悍惊人的搏击技巧,精通潜伏刺杀探察的本领,在一次捕捉飞贼的机遇下,他找回了自信,也重新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目标。

《盗花后宫》 第22章 大结局 免费试读

李家血脉的延续终于有了,陈芳不负重望,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小宝宝,当李冉豪举起孩子的瞬间,狂喜地叫道:“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

异常幸福的一家子此刻的中心已经全部转移到了这个家庭新成员身上,取名为李世哲的小宝宝,成为了所有人的心肝宝贝,说不尽的溺爱与呵护,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在了他身上,这个家庭从早到晚都充满了欢笑。

新婚燕尔,又是初为人父的李冉豪,浑身都充满了干劲,每天都不知疲倦地在儿子与老婆当中,女人们相处非常和睦,赵熙箐将公司的业务全都交给了LlNDA打理,眷恋在了这个家中,与紫珊、宋媚两个少妇级女人,负责了全家大大小小的锁事,欧阳睿嫒也辞掉了律师楼的工作,与小莹专门负责孩子的饮食起居,就连哈莉,也都特别喜欢小宝宝,成天围在摇篮边,伸出舌头舔着小宝宝的脸蛋,笑得异常灿烂。

几乎所有的人都将精力放在了小宝宝身上,苏芸作为姑姑,身份尴尬,她没想到乖乖弟弟结婚后,在这个家中,自己似乎成了多余的人,尽管她也非常非常爱宝宝,可是每每看到李冉豪亲完宝宝后,又悄悄地拉着一个女人进了房间,那淫秽消魂的声音,几乎天天时时都有发出。他的女人们似乎都无所谓,特别是那坏嫒嫒,被弟弟拖进房间折磨地时候还会顺带拉上其他姐妹,叫声又特别淫荡大声,让人听了都觉得浑身瘙痒,面红耳赤的,他们又不避讳自己,真是的。

渐渐的。苏芸有了一种孤独的感觉,总觉得姐妹们看到的目光除了尊敬外,就再也没了其他地,或许说,没有了以前那种亲热的感觉,总之,自己好象是一个外人,只是一个不属于这个家庭,不属于她们世界里的亲人而已,而她们与自己之间的联系。似乎只是因为弟弟的存在。

每每月上树梢头的时候,苏芸就难过得想要落泪,自己一个人躺在房间里,没有那坏小子的献媚傻笑,也没了那粗糙的大手。更没有了以往那听不厌的丝丝情话,难道……苏芸委屈地撅了小嘴,心揪得就象是那手中的丝绢一样,呜……坏蛋小豪,你不要姐姐了么?有了这样多如花似玉地老婆。姐姐是不是已经被你遗忘了。

“姐,你在里面吗?”

“咚咚咚!”门外忽然传来的敲门声,弟弟那浑厚有力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这声音好似就打在自己心坎上一样。惊得娇柔美人那心扑通扑通地直跳,是小豪,坏蛋,现在才想起姐姐吗?肯定又是问自己什么东西在哪里?我不理你!

赌气的苏芸悄悄地用丝巾抹掉了眼角的泪,没有吭声。

门外地声音再次响起,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这个没心没肺的坏人是问自己宝宝的奶瓶怎么不见了,今天自己抱过小宝宝进来过自己房间,其实是想吸引这坏家伙也来一趟。可是他硬是没来找自己,呜……没良心的家伙,回来家后,和人家说过地话不到十句,难道你不喜欢姐姐了吗?就算你不喜欢姐姐,姐姐也不怪你,可是你为什么都不和人家说话,死人,就不理你。

“姐!你怎么了?”

门开了,李冉豪推门走进房间,轻轻地按下灯,侧卧着的苏芸不满地哼哼一声,一把抓起枕头盖在了脸上。李冉豪狡黠地一笑,轻轻地掩上门,走到床前坐了下来,大手按在苏芸那柔若无骨的肩头上,温柔地问道:“姐,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哼!”苏芸使劲地一挣扎,小脚乱蹬一下,踢了李冉豪几脚,转过身,将枕头又盖到了脸上。

“嘿嘿,姐,怎么了,不高兴吗?说,谁欺负你了,回去我打她屁股,真是反了,竟然敢惹我姐生气!”李冉豪坏笑着,大手顺着苏芸地柳腰轻轻抚摩几下,鼻子轻蠕,贪婪地吸嗅着房间里老姐身体散发出来的那股幽香,大手不禁微微使力,搓揉着那细如丝绸,滑如凝脂一般的肌肤,只是那么轻轻一触,顿时让人有种销魂荡魄的欲念腾升。

弟弟的手犹如魔掌一般带给自己极为刺激的感觉,苏芸只觉得浑身犹如万千蚂蚁爬过一般,柔弱娇躯轻颤,丝薄睡裙下那双雪白浑圆的大腿不禁使劲地夹紧,樱桃小嘴死死抿住,不让自己发出那令人难堪的淫秽呻吟。心里却在哀怨这个薄情的弟弟,你就知道回去打你老婆地屁股,然后不就有讨好地与她们亲热吗?谁也没欺负我,就你这混球辜负了人家。

冷不丁,苏芸猛地一翻身,一脚踢在李冉豪胸口上,娇嗔地呜呜直嚷:“谁让你碰我,谁让你碰我,滚出去,我烦!”

“啧啧,姐,怎么了?”李冉豪一把抓住苏芸那白腻圆润的脚踝,只见雪白的脚掌晶莹剔透,粉嫩圆润,把玩一下,尽有说不出来的消魂。苏芸脸一红,娇羞地怒嗔一下,双腿乱踢,拿起枕头就将李冉豪打个落荒而逃。

“嘿嘿,思春了吧!”李冉豪跑到门口,淫笑一声,糗得苏芸恼怒地狠命砸出手中的东西,李冉豪笑嘻嘻地一躲,随手捞起飘零在空中的那块苏芸贴身丝巾,猥亵地嗅嗅:“嗯,好香!”

说完把门一关,径自了走去,留下一个哀怨不已,坐起身拿起丝被枕头就是一阵乱扔的苏芸。

“呜……他连头都不回,就会戏弄人家!”苏芸都快哭了,看着凌乱的大床,想到这没良心的家伙只会玩弄自己感情。却从不实际行动,心里就苦成一团,哀叹一声,皱起眉头委屈地躺下,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在待在家里,可是能去什么地方呢?

李冉豪笑着走出了房间。坐在沙发上沉思了一下,摇摇头,甜滋滋地一笑,叫过了嫒嫒,在她耳边附声说了几句,只见这小妖精眉毛一挑,戏谑地掩嘴轻笑,兰花指狠点一下李冉豪:“你呀,非要把芸姐姐逼到这份上才舒服吗?不过这真地好玩!嗯,我这就去准备!”

李冉豪拍拍女人肥美的香臀。站起身走进了陈芳的房间里,那里,聚集了自己所有的女人……

两天后,本来就郁郁不乐的苏芸再也待不住了,弟弟这几天忙里忙外。又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只知道神神密密的和几个老婆说话,似乎还生怕自己听见一样,几个人贼头鼠脑地躲开自己嘀咕一阵,看到自己走来。就作鸟兽散,苏芸地心里更凄,难道自己都融不进他们之中了吗?要死了。你这个坏蛋小豪,姐姐再也不理你了。

苏芸终于是找了一个借口出门,李冉豪很是随意地表示知道了,让她早点回来,话才说一半,孩子一哭,李冉豪转身就冲进了婴儿房。不自觉的,苏芸心里一酸,眼眶中瞬息间充满了雾气。身体猛然哆嗦一下,一股冰凉的气息从脚底一直传到脊梁上,委屈地哏咽一声,转过身,失落地走出门。

漫无目的地,苏芸象失去了魂魄一样走在路上,秋风吹拂着她那荏弱的身体,撩乱了她那乌黑的青丝,女人哆嗦一下,似乎已经是深秋了,那漫天飘浮的落叶随风而动,地面卷起一层淡淡的灰雾,恍然间,苏芸感觉到了一丝凄凉,难道自己也象这秋天的落叶一样,再也留恋不住那青枝头上。

“嘀嘀!!”

一声车鸣声从背后响起,一辆通体雪白,光亮可鉴,造型优美的奔驰跑车开到了自己身边,戴着一副墨镜地李冉豪驾驶着轿车,一脸坏笑地看着她,拍拍车门,讨好地道:“姐!上哪呢?我送你去吧!”

“不要你管!”苏芸先是小心肝一喜,看到弟弟的瞬间,她就不由地欢喜,可是想到这家伙的绝情,脸就一板,哼哼地一跺脚,扭着异常丰腴浑圆的美臀朝前疾步走去。

李冉豪贼笑一下,慢慢地开着车,始终跟着她,也不说话,直至气呼呼的苏芸急匆匆地走了几步,猛然回过身,朝李冉豪走来地时候,男人的头皮一麻,耳朵就被老姐一把揪住。那黄莺鸣叫一般清脆香甜的声音在耳边炸响:“死小豪,你什么意思,非要让我不高兴吗?告诉你,姐姐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哟哟!!姐,我错了,痛痛,耳朵断了,断了!”男人夸张地叫起来,苏芸心一软,气呼呼地放下手,又想到了什么,热乎乎软绵绵的小手又溺爱地在他耳朵上揉了一下,忽然又冷起了脸,狠狠地刮了他一下脸,作势要走。

“姐!”李冉豪哪里肯放她走,一把拉住她的小手,献媚似地讨好一笑:“上车了再说好吗?”

“不上,我才不上你这坏蛋地当!你就知道骗我,骗我!”苏芸不依地忸怩了几下,被好说歹说的李冉豪拉上了车,坐在了副驾驶位上,只是冷着脸,双腿并拢,不理李冉豪。

车开了一段,苏芸只觉得心乱如麻,坏弟弟几次拉刹车都无意碰到自己大腿,却装做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一样,一路的风景很美,但是苏芸根本无心欣赏,只是觉得这路很漫长,不知道何时才是一个尽头。难道这也是我今后地路吗?胡思乱想的苏芸禁不住偷看了一眼弟弟,这个坏小子嘴里嘀嘀叨叨地不知道在说什么,可是似乎却忘记了,身边有个他曾经发誓要疼爱一生的姐姐,难道小豪变了,人家都说男人有了钱就会忘记了以前的女人,可是我是他的姐姐呀,而且……而且我们……难道他嫌弃我的身份,是了,他那么多漂亮的老婆了,眼里怎么还会有我这个苦命的姐姐。

“姐,对不起了,这段时间太忙。我都没有好好照顾你!”李冉豪将汽车调了一个头,拐进了公路地另一侧,他在说话时,眼睛却在四处乱转,似乎在寻找什么。

“没事,姐知道你忙。小豪。姐在家里是不是让你们很不方便,我想搬出外面住,你们现在还在蜜月期呢,我这个外人掺和在里面很不好!”苏芸很小心地低声说道,李冉豪地心一颤,不过很快就淡然一笑:“瞧你说的,你是我姐,当然要在一起住了!”

啊,在你心里,我只是姐姐吗?

苏芸黯然地低下头。心里乱糟糟的堵得慌。李冉豪似乎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随口问道:“姐,这辆车是我专门让人定做的,给你定做的,喜欢吗?我知道你喜欢白色。所以专门让人定了这辆车,今天早上刚从欧洲运来!”

似乎在想着其他事,苏芸随口应道:“我觉得还是喜欢骑着自行车,小时候你喜欢游泳,总是缠着姐姐骑车搭你去河边。你这小家伙还说,以后大了也要搭着姐姐去游泳,去山上采野花。那时候,姐姐好开心……!”

李冉豪没有答话,他地眼睛湿润了,苏芸,这个自己最深爱的女人,要求其实就这样简单,她只要自己在他身边就行。

两人一直都没说话,李冉豪关注着路边,忽然猛地一刹车。吓得苏芸小脸惨白一片,没等她反应过来,李冉豪却打开门,拦住了一辆送牛奶的自行车。

“这辆车是你的了,不过你要把这单车给我!”李冉豪对着一脸不可思议的车主笑道,不等他回答,顺手将车钥匙抛了这个被突如其来的幸运打蒙了的男人,将他的自行车拽到了身前。

“小豪,你干什么呢?”苏芸一愣,不解地看着弟弟。

“你不是说骑自行车才是最幸福的吗?姐,那我们现在就去寻找幸福吧!现在我有自行车了!”

李冉豪傻笑一下,从车后箱里取出一个藤箱,将藤箱撩在了车前的篮子上,按着车铃,对着脸色绯红地苏芸笑道:“还愣着干什么?姐,再不走,我们就赶不及到凤铃山采花了!我记得这个季节,真是山花烂漫时!”

苏芸的眼角湿润了,娇嗔地擦拭了一下,看着弟弟,任由这小坏蛋牵着自己的手,揽着自己的腰,放在了车后架上。

李冉豪跨上车,小苏芸咯咯一笑,满脸尽是幸福的笑容,揽着弟弟地腰,坐了上去。忽然间,她觉得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弟弟心疼自己,他愿意为自己做任何的事,只是这坏家伙今天到底想做什么,苏芸的那一丝疑惑很快就被满腔地宠溺感觉淹没,心里就只想抱着这小坏蛋,随他任他,只要能在他身边就好。

“我们去哪里?”揽着弟弟的腰,苏芸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幸福感觉,痴迷地闭着眼睛,感受着习习凉风,飘逸地秀发如丝一般地飞展。

“闭着眼!我们很快就有幸福了!”李冉豪答非所问,兴奋地骑着车,飞快地踏着。

“好美啊,这是什么地方?”

等苏芸睁开眼,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处犹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幽谷中,四周是郁郁葱葱的翠绿草地,无数鲜艳的花朵含苞怒放,犹如繁星点缀,异常地美,一条流淌着纯净河水的溪流蜿蜒曲折地流经而过,更为这美景凭添了丝丝灵气,让人心怀畅快,只想就这样躺在草地上,无忧无虑地倾听那山风溪流的天籁之声。

“姐!”

李冉豪掏出丝巾摆在了一块青石上,拉着她坐了下来,苏芸看着慢慢拉着自己的弟弟那一脸的坏笑,知道他想干什么,娇羞地粗红了脖子,轻咬薄唇,雪白的双腿不由警觉地夹紧在一块。

可是这坏蛋却只是一个劲地笑,笑得很幸福,笑得很甜蜜,苏芸忽然有种奇妙地预感,她的人生将在这优美的山水之间发生一次巨大的转折。

李冉豪拉住她的手,无比深情地忽然跪在了她的身前,苏芸还以为这小坏蛋又要玩什么花样,可是眼前一亮,只见弟弟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精美绝伦地钻戒。深情地望着自己,梦幻一般痴迷地望着自己,说出了一句让自己浑身颤抖的话。

“嫁给我好吗?芸儿,我会用一生的爱来呵护你,请你接受我的爱。”

苏芸只觉得脑袋里轰地一声炸响,整个人在这瞬间仿佛石化了一般僵立住。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看那闪烁着迷人光晕的钻石戒指,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呐喊,这不是真地,这不是真的,傻苏芸,弟弟是在和你开玩笑,他都不理你了,怎么会向你求婚?

似乎知道苏芸在想什么,李冉豪继续跪在地上,深情地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我跪过天,跪过地,跪过父母,还跪过死去的战友。可是这一次,我跪向的对象,却是我一生最最挚爱的女人,我不知道是不是能陪伴你走完一生,可是我愿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用我一生来爱你,来宠你。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芸儿,嫁给我好吗?”

“呜……!”

苏芸猛然捂住脸,那抑制不住的满腔热泪滚滚滑落,这是她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也是最最让她感觉到幸福是如此地贴近自己,可是女人却还要忸怩作态一番,尽管恨不得立刻就答应这坏蛋。

“那……那你为什么这段时间不理我……呜,姐姐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宝贝芸儿。我怎么会不理你,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一个只属于你我的惊喜,为了这一天,我一直在准备,你看……这是什么?”

李冉豪趁着苏芸看向他手指地瞬间,将戒指巧妙地塞进她的无名指中,苏芸羞涩地一笑,掌心拳起,紧紧地将戒指勒住,生怕一松手就会掉去一般。

当李冉豪从藤箱中取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套洁白的婚纱时,苏芸什么都懂了,她知道了一切,原来,在他心中,自己一直都占据着最最重要的位置,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她还有什么遗憾不满。

“穿上它,今天就是我地新娘了!”李冉豪轻柔地抱起浑身滚烫的苏芸,不带一丝情欲,只有柔情万种的深情,脱下了苏芸的衣服,为她穿上了这件高贵性感的白色婚纱。

幸福地苏芸搂着爱人的脖子,喜极而泣,她千百个愿意成为他的女人,这一天,她期待得太久太久了,得偿以愿地瞬间,她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愿意吗?”

男人的声音在她耳边环绕,羞红着脸的女人轻咬薄唇,缓缓地点点头,随后用力地点点头:“我愿意,我愿意用一生来爱你,做你的女人!”

“那我们就算成亲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男人幸福地欢叫一声,耳朵却一麻,这个美丽绝伦的女人咬住了自己的耳朵,带着一丝狡黠的笑责怪道:“都没人知道,那你反悔怎么办?”

“这天地为证,这情意可鉴,难道我还会欺天欺地不成,更不会欺你了!我地心肝,我的宝贝,你要我怎么做才满意!”李冉豪可急了,他还想把最爱的女神立刻带回家,向所有人宣布,苏芸,我的姐姐,已经成为我的女人了。

“可是这结婚要做媒的,媒人呢?”苏芸亲昵依偎在了他怀里,雪白的大腿勾在了他的臀后,呼吸絮乱地喷着诱人的香气,呼吸着姐姐身上那迷人的芬芳,幸福的感觉猛然袭来。

“这花为媒!”李冉豪忽然低腰摘下了一朵鲜艳的花朵,插在了女人的云鬓上,娇羞可人的宝贝儿那动人的红润脸蛋一热,心头一跳,嘴唇凑上,深深地吻了下去。

“呜……!”

天簌一般曼妙的声音在两唇之间贲发出来,带着丝丝情欲大动的粗重鼻息,苏芸火热的身体蛇一般的扭动起来,弟弟那双带电一般的魔手抚摩在了她那雪白的大腿上轻轻磨蹭,麻酥的感觉差点让苏芸情不自禁地将柔软饱满的大腿插进了弟弟的双腿之间,隔着一层薄薄的小丝片,苏芸感到到了弟弟那硬涨的欲望,娇羞地呜吟一声,禁不住地想要夹紧双腿,却被撩起了欲火的李冉豪霸道地一抱。揽着她地腰,狠狠地吸噬着她的粉舌,大手粗鲁地拉开她婚纱间的丝带。

“呼……!”

粗重的喘息响起,李冉豪那颤抖的大手慢慢地抚在了姐姐那饱满雪白的奶子上,乳房盈盈一握,犹如一团粉嫩地面团。在他的掌握中,扭曲成形。另一只手,顺着那动人的腰弯滑下去,抚上了她肥硕圆润、柔软挺翘的粉臀,手指滑动处,粉腻的臀沟隔着一层细细的薄丝,能感受到那神秘幽谷间暖热湿腻的柔软。而男人的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一撩那嫣红的乳头,轻轻搓揉,挤压磨蹭,舌头伸出。或轻舔,或微咬,肆意地品尝着这粒让人发狂地红晕。

仿若浑身触电,苏芸发出一声让人心醉的放浪呻吟,乳尖勃起。圆润的小红点微微颤动起来,更是曼妙无边,满脸羞涩的她情不自禁地将一双柔婉的玉臂攀上了他地脖子,埋在怀里的玉人喉中低吟出颤抖的声音:“小……坏蛋……亲……弟弟啊……我们结婚了?小豪,要了姐姐。就在这里,姐姐要成为你的女人!”

毫不迟疑地的,男人松开口。一丝晶莹地亮丝从他的唇角粘起,一直连在那粒嫣红之处,带着痴迷的眼神看着娇媚若失,眼神迷离地美人儿,心里一阵狂跳。姐姐那柔若无骨的胴体在他怀中不着痕迹地扭动着,撩拔着他的欲望。而她那雪白的肌肤,泛着粉色的乳房磨蹭着自己,更让他愈发发烫,一团火猛然燃烧起来。

“姐……好芸儿……我……爱你……姐……!”李冉豪喉间发干。一直以来对美丽姐姐积下的情感,加上两人已经在形式上完成了一切,使男人的心毫不设防地催生出了对她炽热的情欲和爱意,那具温婉光滑、柔嫩动人的胴体技巧地摩擦,让他无法遏制地坚挺起来。

“我也爱你,小豪!要……要了姐姐吧!呜……!姐姐要成为小豪的女人了!”

幸福的苏芸呻吟一声,轻晃肥臀,在男人坚挺之处,丰腻大腿间一抹滑润柔嫩的湿痕轻轻触碰到他那里,男人身体心领神会地迎合上去,柔软沟壑的微陷,带来蚀骨的销魂。

“呜……!”

苏芸如同中箭的天鹅一般,发出一声令人销魂的娇呼,优雅的颈扬了起来,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一挺,肥硕丰腴的玉股猛然狠狠地一阵抽搐,顿时春水横溢,淡淡幽香的晶莹丝珠飞溅到了弟弟的脸上。猛然觉得那从没被触碰过的地方,伸进了一根灼热灵巧的肉蛇,肆意地挑逗她的情欲。

这一刹那,她的全身忽然绷紧了,秀眉紧蹙,似颦还怨,似痛还忍,仿佛连呼吸都已停止,淫音浪哼,那妖娆的人儿在给男人极乐销魂中竭力挺起腰来,她那绸缎一般的肌肤渗出丝丝密密的香汗,被一双手不时抹去,女人那妩媚的双眼里透露出无限的爱意和宠溺。

“姐,我爱你……!”

回应他的,只有那消魂的呻吟,犹如风雨交加,浓郁的春色,蔓延开来的粉色旖旎弥漫在幽谷的各个角落,阵阵呻吟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回荡,一次……又一次……,欲仙欲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