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邻家有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迦叶曼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邻家有狼 邻家有狼

    秦小曼:我又不是美女,也不是太聪明,你干嘛非得要娶我?我心里极度不平衡。  顾朗(摸摸下巴):虽然你登不得厅堂,但好在勉强入得了厨房。 我很满意。 秦小曼在24岁那年被妈妈打包送到了顾朗的公司,从此彻底确定了她可悲的农奴身份,再无翻身出头之日。……

    迦叶曼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邻家有狼》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邻家有狼》,是作者迦叶曼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秦小曼:我又不是美女,也不是太聪明,你干嘛非得要娶我?我心里极度不平衡。  顾朗(摸摸下巴):虽然你登不得厅堂,但好在勉强入得了厨房。 我很满意。 秦小曼在24岁那年被妈妈打包送到了顾朗的公司,从此彻底确定了她可悲的农奴身份,再无翻身出头之日。……

《邻家有狼》 73、最终的番外叫幸福 ... 免费试读

鸡蛋脑——

两年后,顾家的两个宝宝的名分之争终于尘埃落定。顾朗看着户口本上的“顾晓萌,秦苒”两个名字,再看看身边欢喜的老婆,狠了狠心,将对儿子的同情压在心底。儿子,爸爸不是故意要给你起这个名字的。

“哦,鸡蛋脑要好了!”秦小曼跑到厨房,带上厚手套,端出了给宝宝们做的晚饭。两只小碗里各磕上一个鸡蛋,搁放了水的锅里滚水炖上,鸡蛋便结成了嫩嫩的固体,再往里面放上点芝麻油,拿勺子搅拌成一团糊状,嫩黄黄的泛着油光,嗯,怎一个香字了得!

两个小的正在客厅的地毯上滚成一团嬉闹着,倒是顾朗眼巴巴地过来了,“老婆,我饿。有没有我的?”

秦小曼诚实地答道:“没有。”眼看顾朗一脸萧瑟,她连忙哄着,“你想吃我再给你做嘛。”顾朗丢给她一个幽怨的眼神,在自己平坦的胃部揉了两把才走出厨房去唤宝宝吃饭。

宝宝们玩闹了好一阵子,这会儿看有吃的,都乖乖地让爸爸在脖子上给围了软餐布,水汪汪的眼睛渴望地盯着妈妈,额,妈妈手里端着的晚饭。

顾朗端了一碗,乐呵呵地捏了下女儿的脸蛋:“乖宝贝,叫爸爸。”

“爸爸!”晓苒一向听话。

“哎!”顾朗高声应了,将盛得满满的勺子送进她嘴里。秦苒“啊呜”一声含住了勺子,傻笑着不肯松开,嘴巴一咧便兜不住了喷香的鸡蛋脑,刚进嘴的都流了出来,将洁白的餐布染得黄黄一片。

顾朗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将碗放到一边,将她抱起来,给她擦嘴,“你就和你妈一个样。”

在一边喂儿子的秦小曼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我怎么了?”

“你也算是我一手拉扯喂养大的,”顾朗气势很足,“你爸妈值夜班的时候都把你往我家放,不知道是谁整天跟在我后头掂着个碗要吃的呢!”

鉴于这是无法反驳的事实,秦小曼选择了沉默。顾晓萌很能吃,不声不响便吃完了自己的,这会儿盯着妹妹碗的眼睛异常明亮。

“不许再吃了。”秦小曼给儿子擦嘴,威胁道,“男孩子吃多了,身材走样了,以后不招女孩子喜欢!”她语气重了些,纯纯的晓萌红润的小嘴巴委屈地扁了扁。

顾朗目测了一下沙发上两团肉娃娃,觉得这话说得忒晚了。

秦小曼娇羞并愤慨着,觉得自己在顾朗面前一点隐私和尊严也没了。他连她小时候尿床都知道,据说他还帮她擦过屁股。想她那么一点点的时候都被他看光光了,也难怪他一开始没看上她,想来是太没有神秘感了。泯然众人后,这吸引力就无从说起了。是以,顾夫人纠结着自己的存在感问题,便忘了给老公做饭。

处理完积压的一些工作后,饿得前胸贴后背的顾朗从书房里走出来,扫了下空荡荡的餐桌,便知道自己没得吃了。于是乎气势汹汹地将老婆从卧室里拎了出来,“丫头,没饭吃我就吃你。你选哪个?”

秦小曼没骨气地给他做了一大碗的鸡蛋脑。

吃饱喝足后的顾朗将老婆往肩上一扛就往卧室走去。

“你不是说吃饭了就不要吃了吗?”秦小曼挣扎,“我复习资料还没看完呢,明天就要考试了。”她当时要考的证,因为她结婚、生子,一下子便耽搁了,最近眼看着安然凭着自己的好嗓子开始赚钱了,她深觉不能呆在家里做米虫,便又开始给自己充电了。

顾朗将她仍床上便压了过来,剥掉她的衣服,头一低便埋进她柔软的胸脯间啃咬。秦小曼被他这么那么了几下,便水汪汪的了。进入后,顾朗两手撑在她头两侧伏在她身上肆意动着,邪恶地笑道:“乖老婆,现在是你在吃我,又不是我吃你。”

秦小曼泪,杀千刀的顾朗,刚吃饱又吃,也不怕撑死!

温泉——

顾家四口在一起泡温泉。

两只宝宝一人套着只救生圈在温热的泉水里瞎扑腾。雾气氤氲中,时不时他们两人藕白的肥胳膊晃一晃人的眼。

顾朗张开双臂摊在岸边的岩石上,整个身体打开,坐在泉水里,懒洋洋地看着秦小曼时不时捞起个宝宝看一看,生怕他们呛着。顾朗看着她白花花的胸时不时隐在水里,又时不时出水招摇一下,连带着那两朵被浸的水灵灵的桃红也愈加妖冶勾人了起来。

当秦小曼再次从他面前飘过时,顾朗在水里的长腿一勾,十分满意地看到秦小曼身子朝他歪了过来。由此,温香软玉抱满怀。顾朗迫不及待地贴着她更近一点。含着她红通通的耳垂不放,一双手不安分地四处揉捏。

“你疯了!”秦小曼努力拒着他,“他们两个都在!”

顾朗在水下调整着位置,喘息道:“你小点声!”秦小曼再次泪。

* * *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般流逝。顾家的一对宝宝长大了。

顾晓萌升入初一一个月后。放学后,因为秦苒要打扫卫生,他便在教学楼下站在自行车旁边等。

两个女生嘻嘻哈哈地从他面前走过。顾晓萌面无表情地盯着旁边一课树看。很不巧,小时候那么憨态可掬纯美良善的小小萌经过岁月的洗礼后成功转型为面瘫。他爸对此甚是忧愁,他顶着这么一张面瘫脸真是糟蹋了从他那里继承的好皮相。

两女生的谈话清晰地传进他耳朵里。

女生甲:(神秘兮兮)“你知道吗,我们这一级一班有个男生叫晓萌。”

女生乙:“知道知道!他长得好帅哦!名字这么萌,人也长得好看。真想认识一下他!”(与此同时,向顾晓萌抛媚眼。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眼亦无情)

又有两个女生从他面前笑着走过,其中一个貌似不经意地撩了撩她那虽长却不甚飘逸的头发。

两个女生再次从他眼前飘过。

顾晓萌无语望天,这两个女人,到底要来来回回几次?

一条手帕飘飘荡荡地落在了他脚边,从他身边过了N次的两女生中一个,红着脸娇羞地看着他。

顾晓萌看了她一眼,女生心跳加快,脸更红了。他淡淡地转过脸,抬脚踏上了那块洁白的手帕,一个扎实的脚印印了上去。他脚步甚至一点停顿都没有,匆匆走到楼梯前跟一个刚下楼的圆脸女孩说话。哗啦啦,女生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丢手帕的女生红着眼眶看着她的晓萌同学牵着一个女孩走了。他骑着单车,白衬衫被风吹的衣角翻动,那圆脸女孩小跑几步,扶着他的腰窜上了车子,被载着走了。

秦苒初三的时候喜欢上了班里的苏忆同学,将一番小女儿心事告诉闺蜜姐姐南安琳后,一向彪悍行动至上的琳琳教唆她去表白,不追到手誓不罢休。

这天,顾朗正在书房办公,看到儿子一脸严肃地走了过来,玩味地看着他:“怎么了?萌。”

顾晓萌抖了一下。他这个爸爸,是很强,可惜,也太恶趣味了!每次他这么喊他,都让他觉得,娇羞啊娇羞。他清了清嗓子,汇报情况:“爸,小苒早恋了。”顿了下,又加了句,“是琳琳姐唆使的。”

“哦?”顾朗摸了摸下巴,“真是女大不中留哇。对方的情况是?”

顾晓萌果然不负他老爹的期望,“那男的叫苏忆,长得挺讨厌的,成绩没我好,个子比我矮一点,家里比我们穷一点……”

“停!”顾朗深深地看着他,“萌,你可以换个参照物描述吗?你再这样描述下去,爸爸我会怀疑你的语文成绩是不是灌了水。”

顾晓萌面上还是淡淡的,说了个比较有代表性的特质:“不少女生喜欢他。”

顾朗的眼睛得意地挑了挑,“我的女儿果然有本事。萌,你太保守了!爸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有过好几个女朋友了。”看儿子仍是不为所动,他叹了口气,扶额道,“你这个样子,我很担心。怕是你妈妈怀着你的时候在你大伯家里住过,被他的冷淡因子影响了吧?”他看了下儿子,笑得不怀好意,“儿子,没有女朋友,你的青春期会过的很苦闷的。”

顾晓萌再次无语望天,淡淡道:“爸,你不怕妈妈听到吗?”

一听他提秦小曼,顾朗忙端正态度,自我反省一番后,问道:儿子,那小子父母是谁?”

“他爸叫苏黎深,他妈……”话还没说完,顾朗一扯椅子腾的站了起来,“小苒在哪?我得好好教育她一番,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家谈恋爱!”

好你个苏黎深,阴魂不散。想着和我家小曼没成,让他儿子勾引我闺女,没门!

这天,顾晓萌刚洗了澡出来,就看到他最不喜欢的人坐在他桌前,正翻看着他的书。

“你来干什么?不知道敲门啊。”他走过去将自己的书从南安琳手里抽出来,不高兴地说道。

“不懂礼貌的小鬼,”已经是高中生的琳琳很看不惯顾晓萌装13的样子。两人从小就不对盘。“听说你破坏你妹妹的纯真爱情?晓苒都说了,最讨厌告状的哥哥了!”

顾晓萌的脸僵了僵,打开衣柜找衣服,“没事就滚。”

“你竟敢这么对我说话?!”琳琳气得不行。她眼梢挑了挑,走到他身后那手指戳了戳他已经硬实不少的身体,“喂,你小子,不会是有恋妹情结吧?看不得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和别人好,就卑鄙地使小绊子?”她的眼神愈发猥琐,盯着他只拿浴巾遮了的腰下看,“你这个年龄,ZW过吧?告诉我,对象是谁啊?”随即又恶劣地做惊恐状,后退几步,“啊啊啊,你这禽兽,不会是对自己的妹妹有非分之想吧?”

顾晓萌猛地回头,凶神恶煞地瞪着这个胡说八道的女人!琳琳被他吓到了,脚一歪,跌坐到了地上,她还是嘴硬:“你,你敢打我,我就告诉我爸爸!”

顾晓萌俯下身对着她嗖嗖地放小冰刀眼神,这个女人,一向为老不尊,现在又开这种玩笑!晓苒看上的那个男人,不知道劈过几回腿,这种人晓苒跟了,只会受伤!“你还可以再猥琐一点!”

琳琳睁大了眼睛望着他。顾晓萌的眼神飘忽了下,不知怎么就钻进了她衣领里,居高临下的姿势,让他看得清她内里蓝色的蕾丝胸衣,包裹着的浑圆嫩生生的鼓挺着,堪堪刺激着他的神经。

琳琳推了他一把,自己拍拍手从地上爬起来,“哼!”她骄傲地迈着步子走了。

顾晓萌被刺激到了,当天晚上便做了场春梦,梦中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只是醒转的那一瞬间化作了赤裸裸的噩梦。满足了他淫欲的妖媚女子的脸赫然化作了南安琳的!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