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花都刑警》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清心倦客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花都刑警 花都刑警

    御姐控、护士控、警花控、萝莉控、熟妇控……  一个神探的香艳成长之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全部大小美人,统统一网打尽……  法制社会是一夫一妻制?别逗了,那是一般人,我宇哥是一般人吗?哈哈!!!  警路艰辛,宦海无情?对凌宇来说这都是笑话!他只是一个刚毕业的警校大专毕业生,居然能翻手为云覆手雨,从此纵横警路,在宦海自由畅游…………

    清心倦客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花都刑警》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花都刑警》,是作者清心倦客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御姐控、护士控、警花控、萝莉控、熟妇控……  一个神探的香艳成长之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全部大小美人,统统一网打尽……  法制社会是一夫一妻制?别逗了,那是一般人,我宇哥是一般人吗?哈哈!!!  警路艰辛,宦海无情?对凌宇来说这都是笑话!他只是一个刚毕业的警校大专毕业生,居然能翻手为云覆手雨,从此纵横警路,在宦海自由畅游…………

《花都刑警》 第054章 欲火燎原 免费试读

凌宇和关月盈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从地下停车场出来,公寓走道里早已是空空荡荡的。关月盈的家在公寓三楼,所以两人并没有乘电梯,直接爬了楼梯上去的。

公寓三楼的走道上,凌宇和关月盈正悄无声息地走着,关月盈有意无意地走在凌宇身后,拉开了两米左右的距离,凌宇哭笑不得,终于顿步转身,低声道:「月盈,如果你不敢和我并肩走的话,就走在我前面吧,我可不放心你落在后面。」

关月盈玉脸绯红,快走两步,果真走在了凌宇前面。然而这么一来,她就把自己凹凸有致的背影卖给了凌宇,想着凌宇有可能盯着她在看,她浑身不自在起来,又好像连步子都不会迈了。

她没有想错,凌宇这个时候怎会放过如此的美景?在走廊里那昏黄的壁灯下,在徐来的晚风中,那袭白色波点雪纺连衣裙轻轻摇曳着,时而紧贴着那浑圆的乳廓和那挺翘的美臀,时而舒展得如同天边的云霞,衬得她便如神仙中人一般,美得让人屏息。

关月盈脚步匆匆,很快就走到了自家的楼道里。凌宇紧跟在她的背后登上楼梯,视线前面不到半米处就是关月盈那两轮明月般**圆润的臀瓣,在连衣裙的轻柔包裹下,更是显得**诱人。

感受到背后凌宇灼灼的目光结而浑身滚烫的关月盈好不容易捱到了家门口,赶紧开门进去,也不等凌宇进门,就撂下了手袋,急急地进了洗手间,把门带上了,这才吁了口气,扶着洗手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的,她不想凌宇看到自己此刻的神情,天知道他见了自己的慌乱和窘意会作何反应?

就在此时,只听「喀」的一声轻响,门从外面被打开了,凌宇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别进来!」关月盈花容失色的叫道,然而凌宇却已经走了进来,从后面贴近了她,双手很自然地揽实了她的柔腰,硬梆梆的下体轻轻抵住了她的丰臀,俊脸前探贴紧了她的脸颊,轻笑道:「我的月盈宝贝,你真美!」

「不要这样……」关月盈无助地扭动了一下娇躯,然而在凌宇坚定的怀抱里,只具有微弱的象征意义罢了。

关月盈微闭双眸,心乱如麻,却清晰地感觉到凌宇灵巧的舌头已经叼上了自己的耳垂,在轻轻的啜弄着,彼处敏感的末梢神经把那美妙的感触毫无保留地传回了她的大脑,让她不由自主地陷入了轻微的晕眩。

「你这个混蛋!」关月盈的内心似乎还没有彻底打开。

「宝贝,从今晚开始你就做我的女人吧,我会照顾好你和婷婷的!当然,你如果真的觉得我是个混蛋,你现在就用这把剪刀捅死我吧。」凌宇深情地低声道。

关月盈把秀眸睁开一线,果然见凌宇随手拿了放在壁柜里的小剪刀,递到了她的身前。唉,这个冤家,怎会这么孩子气?

「胡闹!你别这样…」关月盈柔荑一推,把小剪刀推开了,还待再说,凌宇却已经一把撂下小剪刀,啜上了她的檀口,与此同时,把她身子扳了过来,面对面地紧贴着她凹凸有致的娇躯,用结实的胸肌和硬挺的下体厮磨着她的诸般妙处,口舌**了好半晌,他才把大嘴一收,喘息道:「正视你的内心吧,月盈,你还要欺骗自己到何时?」

关月盈双颊火红,娇喘细细,再被他这么一逼视,更是羞不可抑,她不敢答话,垂下了瑧首,不料凌宇径直大手一探,撩开了连衣裙的裙摆,按在那柔腻水润的私密之处,那条贴身的丝质内裤潮热异常,敢情已经湿透了。

「好湿哦…」凌宇故意坏笑道,「原来我的乖宝贝想得厉害了。」

「才没有…」此刻的关月盈内里情热如火,已经完全被凌宇牵着走了,闻言忙不迭否认,却没有意识到,其实这已经跟情侣之间打情骂俏没什么差别了。

「多久没做了?」凌宇又坏笑着问道。

关月盈一愣,旋即脸儿通红地瞪着他。她毕竟是个传统端庄的女子,自丈夫因公殉职之后,四年以来她都是守身如玉,虽然天生丽质使得身边男人的追求不断,可直到凌宇走进她的生活,她那颗被冰封的芳心才慢慢解冻。她一直以为凌宇是个正直老实的男人,没想到现在居然这么坏。

凌宇见她一脸羞愤,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忙一把抱住那芳香馥郁的玲珑娇躯,轻声道:「对不起,我说错话了,等下我们一起洗个澡,我帮你搓搓背。」

「才不要,你这个大色狼!」关月盈羞啐了一句,羞答答地低下了头。

凌宇见转移她注意力的目的达到,忙打蛇随棍上,嘿嘿一笑,不再废话,又低头封住了她的小嘴,与此同时,不动声色地把她连衣裙的肩带从香肩上褪下。

沉浸在热吻之中的关月盈下意识地配合着他的动作,只是当凌宇试图解开她淡黄色的无肩带蕾丝文胸时,她略为挣扎了一下,但终于还是任由凌宇遂了意。

「宝贝,你真美!」凌宇心魂激荡地后撤半步,让两人之间露出了一丝缝隙,把碍事的文胸卸下放在了洗手台上,这才来细细欣赏关月盈完美无瑕、鬼斧神工般美好的上半身。

羞赧至极的关月盈要待抬臂遮住嫣红欲滴的两点,却早已被凌宇的大手牢牢固定在身侧,于是乎只好任凭他色迷迷的目光尽情饱览胸前的无限风光——椰子大小的两个滚圆乳球完全无视地心引力的拉扯,顽强地维持着绝美的形态,椰肉般洁白细嫩的乳丘顶端矗立着两个坚挺的深红色小烟囱,下面两朵浅浅的乳晕呈现出两个完美的圆形,平滑光洁,可爱异常。

如此完美的乳房往下是匀称的两肋,既看不出骨头的棱角,却也没有丝毫的赘肉,而两肋之下缓缓收束,就是那条堪堪一揽,蕴含着无穷弹力的柔润腰身,当中镶嵌着一个小巧玲珑的可爱脐眼。

这简直是创世神最伟大的杰作,凌宇难忍地咽了一口唾沫,干脆双手把关月盈抱起了些许,让她坐在洗手台上,旋即猴急地低头吻去,从她的粉项往下,灵活的舌头游遍了她精巧的锁骨及香肩,又沿着两侧吻过她的双肋,甚至细细舔弄了她的脐眼,这才回过头来专心伺弄她的乳房。

在凌宇温柔娴熟,无微不至的舔吻下,关月盈只觉浑身痒的发酥,哪里还能兴得起拒绝的念头,只顾迷离着星眸,不自觉的轻揉着凌宇的头发,从鼻腔里发出微弱可闻的欢乐轻吟。而当凌宇终于侵掠到她的双乳时,这循序渐进的**飞快地爬到了一个小高潮,她身子猛地一僵,一股潮热从下面私处发端,瞬间涌遍了全身,只觉得舒爽得无处着落。

凌宇体会到关月盈的真实感受,大受鼓舞,舌头围绕着乳廓大肆兜弯,舔,咬,点,拨,用尽各种风流手段,偏偏就是不急着攻陷那最敏感的顶峰。与此同时,他的双手也没闲着,径直撩开了她的裙摆,在她嫩得掐得出水的**根部来回摩挲。

这样双管齐下却又不着重点的刺激果然很快就让关月盈难耐起来,她忍不住轻轻的蠕动起娇躯,若不是脑海里尚且残存一丝矜持,她几乎要把诸般妙处主动凑到凌宇肆虐的口舌手掌之下了。

终于,凌宇的舌头打的圈越来越小,越来越高,堪堪来到了玉女峰顶。早就累积了巨大期待的关月盈竟然浑身颤抖起来,当凌宇缓缓扫过她的乳晕的一刻,虽然只是轻轻的触碰到了她勃硬的乳首,她就猛然有如电殛,私处一热,小小的泄出了一回。彼间的异动凌宇怎会不明察,适时地就用手掌按实了那处黏稠火烫的熔洞口,让她的**瞬间放大了一倍,久久不消。

凌宇嘿嘿一笑,道:「来,宝贝,我们一起洗个澡!」说完,他抱着半裸的美人儿走进了里间的浴室。关月盈自然不会就这么束手就擒,她也不知从何处生出来的力气,羞答答地瞪了凌宇一眼,一把把谄笑着不怀好意的男人推了出来,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反锁了浴室的门。

凌宇无辜地笑笑,径直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只留着一条四角短裤,笑嘻嘻地半倚在浴室的门前,从并不透视的铝合金门隐隐看着里间关月盈那无比妙曼的曲线轮廓,只觉得身下一阵肿胀,难受得紧。

女人洗澡的时间总是很长,凌宇瞪了老一会儿,关月盈才打开门出来。她浑身上下紧紧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看不到内里绝美的春光,可玲珑浮凹的身材曲线却也彰显无疑。关月盈狠狠地瞪了凌宇一眼,匆匆而去,走到半路上,回头道:「你睡客房,床我马上给你铺一下,被子什么的都是现成的。」

凌宇嘿嘿一笑,暗道你想得美,却也没马上出声反驳,只是一下子就转进了浴室。

凌宇肆意地擦着健壮的身子,用最快的速度洗完澡,只简简单单地裹了裹浴巾,一溜烟跑了出去,直奔客房而去。

关月盈正匆匆替男人铺好床,正想走,却被凌宇从后面猛地一把抱住。她羞答答地挣扎着转过身,才想说些什么,凌宇趁势搂住温香暖玉抱满怀,铺天盖地亲吻下去。

凌宇将嘴唇贴上关月盈鲜艳娇嫩的红唇,张大了嘴,就像要把关月盈的双唇生吞一般,激烈且贪婪地进攻。

对于突如其来的热吻,关月盈拒绝也拒绝不了,一瞬间感觉连肺部的空气都像要被眼前的男人吸走一般,脑袋「轰」的一声突然感到一阵空白,四肢无力,全身瘫痪的倒下男人的怀中,接受着男人的热吻。

在凌宇的热吻下,关月盈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凌宇的舌头在她口腔中激烈的搅动,卷住她的舌头开始吸吮。关月盈羞涩的用舌头回应着男人,并时不时的将舌头伸向凌宇的口中,与他的舌头纠缠着,有点乐不思蜀的意味,双手紧紧的抱着他。

很长很长的接吻,关月盈闭着美目柳眉深锁,不自觉地从喉咙深处发出**,那甘美的感觉由舌尖的一点,散布到舌头以及口腔,各部位也都觉得热呼呼。关月盈已经玉体酥软,站立不住,凌宇顺利地将她按到在床上。

「大坏蛋,你坏死了。」关月盈眉目含羞地捶打着我的胸膛娇嗔道:「这么欺负人家。没想到你这么坏,人家以前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真是引狼入室。」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