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风流名将八凤娇李凉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风流名将八凤娇 风流名将八凤娇

    「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秦淮河是聚集金陵附近许多河流汇于秦淮,横贯金陵城内南部,经惠民河及其他支流而入长江的。它原本是一条专供民船航行之河道,可是,不知何时有人推出「船妓」大捞一票之后,整个情况便完全改变了。于是,沿河风光绮丽、纸醉金迷。尤其在夫子庙那一带更是粉红黛绿的聚集处,歌声、划船声、喝采声、姑娘们的嗲呼声、浪笑声及「那个」声,终宵不绝。因此,夫子庙附近之土地简直是寸土寸金,游妓聚集,百艺杂陈、茶肆酒坊、鳞次栉比。

    李凉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风流名将八凤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风流名将八凤娇》,是作者李凉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秦淮河是聚集金陵附近许多河流汇于秦淮,横贯金陵城内南部,经惠民河及其他支流而入长江的。它原本是一条专供民船航行之河道,可是,不知何时有人推出「船妓」大捞一票之后,整个情况便完全改变了。于是,沿河风光绮丽、纸醉金迷。尤其在夫子庙那一带更是粉红黛绿的聚集处,歌声、划船声、喝采声、姑娘们的嗲呼声、浪笑声及「那个」声,终宵不绝。因此,夫子庙附近之土地简直是寸土寸金,游妓聚集,百艺杂陈、茶肆酒坊、鳞次栉比。

《风流名将八凤娇》 第18章 驸马大位让给你 免费试读

晌午时分,群豪在武当派用膳,费慕鹏在盛情难却之下,与十位掌门人坐在首桌边用膳边听他们的奉承。真是什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青年才俊,等一大筐恭维字眼不由令他的全身鸡皮瘩暗跳不已。

费常虹六女在邻席目睹他的尴尬神情,不由暗笑。

好不容易熬到散席,费慕鹏以为可以松口气了,却听清宏道长含笑起身说道:「请各位移驾敝派议事厅吧。」

说完,先行转身离去。

费慕鹏朝六女作个苦笑神情,立即跟着行去。他已陪着十位掌门人坐在幽雅的厅中,立听清宏道长道:「贫道有一件重要之事,需征求各位的同意。」

群豪似乎已经知道他要说何事,立即含笑不语。

清宏道长续道:「当今武林经过这些年来的纷争及昨夜一役,已经元气大伤,这一切全是贫道无能。为了及早整顿武林及恢复各派的元气,贫道打算把武林大会简化为此时之聚会,不知诸位有何卓见。」

净心大师立即点头道:「贫僧赞成。」

清宏道长又道:「费少侠之武功及人品,各位已经有目共睹,贫道打算推举他继任武林盟主,不知各位有否异议。」

净心大师诸人立即一致赞成,费慕鹏红着脸道:「在下年轻识浅,恐怕会辜负诸位前辈的厚望,因此,恳请诸位前辈收回成命。」

清宏道长摇头说道:「少侠,您别推辞了,贫道相信各派高手在目睹你的武功及奋勇牺牲精神,一定会鼎力支持的。」

「这……」

「少侠,盟主之职甚为艰巨,贫道原本不该如此勉强你,不过,为了武林安危及天下苍生,请你惠予答应。」

「这,这……」

清宏道长正色道:「少侠,目前整顿武林之最佳时机,你又最有资格担任整顿工作者,你不妨放手施为。」

「可是,我如此年轻,又默默无闻。」

「对事不对人,当初缔盟之时,各派早就签妥十二条共同约章,任何帮派或各人万一误蹈,盟主有权予以处分。」

说完,立即转身自柜中取出一个长形锦盒。铁盒一开,各派掌门人倏然起立。

费慕鹏跟着起身一瞧,立即发现盒中摆着一本小册子及一支小旗。清宏道长打开小册子,说道:「少侠,你瞧瞧这十二条约章吧。想起来惭愧,各大门派在这些年来即已违反不得私斗之规章了。」

费慕鹏瞧了一阵子之后,点头道:「真是订得挺齐全的哩,不过,处罚规则订得太严了,难怪道长会不忍执行。」

「唉,贫道太优柔寡断了,太辜负这面令旗了。」

说完,缓缓地抽开那面三角令旗。

那令旗乃是一面三角形绸布,布上正面绣着武林盟主四个金字及一条栩栩如生的腾云金龙。背面则画着斑斑血字,乃是当初缔盟十位掌门人之血书。清宏道长收妥令旗及小册子,说道:「少侠,贫道打算当着各派高手将此份盟主信物移交给你,请移驾吧。」

众人立即含笑跟了过去,他们刚走到三清宫殿前,立即发现群豪及武当派弟子已经聚集在清理干净的宽敞广场之中。清宏道长朝他道「请」,立即与他并肩站在殿前台阶上面,其余的九位掌门人立即站在各派之前面。

费常虹六女则与南宫义站在一起含笑瞧着他,他毕竟尚是一个大孩子,面对此种正式的大场合,不由得尴尬万分。

清宏道长朝众人逐一扫视之后,倏地取出令旗一扬,绸布随风轻飘,那条金龙冉冉欲飞,群豪立即拱手喝道:「参见盟主。」

「免礼,请听本盟主最后一道命令。」

群豪立即挺胸瞧着他。

清宏道长寡声道:「本盟主方才与九位掌门人会商决议恭请费慕鹏少侠继任盟主,谁有异议,请尽早提出来。」

群豪立即默默地盯着费慕鹏。

「好,既然各位毫无异议,贫道就将令旗交给费少侠,请各位今后服从他的指挥,违者按规章议处。」

说完,收旗人盒,再以双手递给费慕鹏,然后,掠到武当派弟子身前。

费慕鹏正在尴尬之际,群豪已经宏声行礼道:「参见盟主。」

「哇,这免礼,免客气。」

说完,双颊已经火烫。

十位掌门人立即一一上前道贺,南宫义率领六女站在他的身旁陪着他向群豪致谢一阵子之后,突见一只信鸽疾飞而来。一名丐帮弟子扬臂撮唇异啸数声,那只信鸽立即飞人他的手中,立见他自鸽脚取出一个小竹管递给丐帮帮主。

丐帮帮主打开一瞧,立即欣喜地上前,贺道:「盟主,捷报,恭喜你啦。」

费慕鹏匆匆一瞥,朗声念道:「尽歼万紫帮及血手党高手,树倒湖狲散,血堡已经付之一炬。」

群豪立即欢呼出声,费慕鹏与十位掌门人商议一阵子之后,决议先请各派回去整顿,俟他决定居住何处之后再通知十位掌门人。

于是,众人在殷殷珍重声中告别了。

费慕鹏及六女在丐帮安排之下,搭乘一辆密篷双骑马车快马加鞭地朝金陵方向疾赶而去。

费常虹含笑道:「鹏哥,恭喜你出任盟主。」

「真是不好玩啦,挺别扭的哩。琪妹,你的伤势怎样了。」

沈琪含笑道:「好多了,不过,可能要休息三、四天哩。」

南宫菁菁含笑问道:「肋骨有没有断。」

「没有,不过,受创较重。」

「只要肋骨没断,不出半个时辰即可复原,鹏哥,把万年寒剑借给我使用一阵子。」

费慕鹏啊了一声,立即想起她曾以它替南宫义打通穴道之事,于是,欣喜地取出万年寒剑递给她。

「琪妹,请宽衣吧。」

沈琪立即羞赧地褪去外衣,南宫菁菁以剑光将伤口药粉剔净之后,含笑道:「琪妹,你先运功,非经我吩咐,暂勿停止。」

沈琪立即吸气闭眼调息。

片刻之后,南宫菁菁以剑身在沈琪的全身大穴逐一贴附,然后来回地在伤口附近缓缓地移动着。

费慕鹏诸人在旁目睹沈琪右肋伤处之红肿逐渐消褪,不由暗赞万年寒剑之奇妙功效。不久,她伤处红肿已经完全消失了,南宫菁菁将它放在沈琪的手中,低声道:「琪妹,置于气海穴继续调息吧。」

沈琪点点头,将它置于脐下,默默地运功调息。

翌日黄昏时分,马车抵达金陵神骑帮联络站了,他们七人一下车,徐诗芳三人已经含笑相迎。

费慕鹏刚看见院中站了百余名身裹纱布之各派高手,立见他们躬身行礼,说道:「参见盟主。」

「真是不敢当,请免礼,免得又扯裂伤口。」

「是。」

他一见他们尚站在原地,立即关心地道:「各位负伤在身,早点回去休息吧。」

说完,立即率领九女进入厅中。

徐诗芳三女带着他们进入小乔的房中,他们立即发现她已经恢复女貌,神色灰败地躺在榻上休息。

费慕鹏忙上前问道:「娘,你怎么啦。」

小乔苦笑道:「中了两剑,三掌,又连续拼斗,导致失血过多,力乏昏倒,现在已经好多了。」

「娘,孩儿助你恢复些元气吧。」

「别浪费真气。」

「真的没关系啦,邪不胜正,你来吧。」

南宫菁菁手持万年寒剑,柔声道:「娘,它可以活血导气及神凝筋脉,你只要提气固守丹田即可。」

说完,她朝费慕鹏一瞥。

费慕鹏诸人立即离去,不过,徐诗芳及倪琴却留下扶住小乔,方便南宫菁菁施治。

沈葳葳带着他们进入客房,立即看见裘景扬夫妇神色灰败地躺在榻上休息。

他们二人一睁眼,费含烟立即露出笑容,费常虹三人忙跪在榻前。

「起来,别这样子。」

费常虹附在她的耳边低语一阵子之后,三女立即扶起他们二人靠坐在榻壁,立听费含烟激动地道:「鹏儿,他,他……」

过度欣喜之下,她居然说不出话来。

费常虹含笑道:「爹,十大门派掌门人已经邀请你们的贤婿出任武林盟主,你瞧瞧盟主令旗吧。」

费慕鹏立即自怀中取出锦盒递了过去,裘景扬二人一见令旗,立即欣喜地双眼浮现泪光。

突然听见有脚步声传来,众人回头一见是皇甫靖,刚转身行礼,立听他哈哈笑道:「好鹏儿,果然了不起。」

话未说完,立即凑上前去打量令旗,同时又道:「不错,它正是至高荣誉的武林盟主令旗,哈哈……」

说完,立即坐在椅上。

众人分别在榻沿及椅上坐定之后,皇甫靖又道:「玄武湖一役多亏亲家及亲家母帮忙,否则非全军覆没不可。」

裘景扬苦笑道:「愚夫妇错估血堡会有伏兵,导致大伙儿伤之甚重,至今心中难安哩。」

「哈哈,你们不是伤得更重吗,若非乔帮主及你们拼命地阻挡,大伙儿至少要多伤亡四五十人哩。」

费慕鹏一见他们自动地攀起亲来,心中一喜,立即问道:「爹,谈谈玄武湖一役吧。」

「好,这是我今生遇见的最惨烈拼斗,双方刚列阵,亲家及亲家母立将万紫帮副帮主及四名顶尖高手摆平。接下来就是大拼斗,大混战,一直拼了一个半时辰,我方原本已经胜利在望,却冲来了二百余名血堡高手。血堡武功果然凌厉,所幸亲家、亲家母及乔帮主缠住那十名顶尖高手,才暂时稳住局面。不过,在过了半个时辰之后,情况立即告急,我这两处剑伤及一处掌伤,就是在那时留下来的。正在危急之时,神骑帮及丐帮弟兄们突然采取同归于尽的招数,由两三人与一名血堡高手血拼。哈哈,这招果然有效,连那些尼姑、道士及和尚也用上了,虽然伤亡惨重,却宰光了那批人哩。」

费慕鹏听得热血沸腾,握拳道:「我一定不容许这些家伙继续在武林之中耀武扬威。」

「哈哈,够魄力,你放心,经过这次『大扫除』之后,没有人敢再出来耀武扬威了,谈谈武当山之役吧。」

费慕鹏立即扼要地将武当一役说了出来,皇甫靖惊喜地道:「不简单,我看如来圣童这老鬼一定死得莫名其妙也十分不甘心哩。」

裘景扬点点头,说道:「不错,若非鹏儿及令嫒出其不意地下手,当今武林恐怕无人奈何得了他哩。」

三日之后,群豪相继恢复不少的功力,费慕鹏设宴招待他们之后,含笑道:「各位,告诉你们一件秘密。」

说完,含笑朝坐在身边的小乔点点头。

小乔立即含笑起身,同时卸去脸上之易容。

群豪及神骑帮近百名好手下乍见她不但是女儿身,而且美若天仙,不由为之一怔。

「各位,她正是家母,一个很伟大的女性,不过,她已经决定退隐,帮主一职由我接任,可有人反对。」

神骑帮好手立即起身鼓掌表示欢迎。

「铭谢支持,请坐。」

众人坐下之后,费慕鹏又道:「我打算仍把此地作为神骑帮联络站,另外在玄武湖畔购地搭建神骑帮总舵。」

丐帮帮主田忠煌起身道:「此事可否交由本帮代理。」

「哈哈,行,你们出力,我出钱,谢啦。」

「多谢盟主赏脸。」

「哈哈,我甚为好客,记住多盖些客房。」

「是。」

「各位继续在此地疗养,我必须先回一趟扬州哩。」

说走就走,在丐帮弟兄沿途供应马车接运之下,他们终于在正月二十六日中午返回扬州了。

三辆马车刚在倪家大门外停妥,立见阮氏跑到费慕鹏的身前,低声道:「小鹏,有人找你,已经等了一天一夜啦。」

「奇怪,会是谁呀。」

「不知道,是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哩,另有十二名老先生跟随哩。」

「他目前在何处。」

「在你的书房中,他一来到此地,除了吃喝、就一直待在书房中,我听小湘说他一直在看你的画哩。」

「好,我去瞧瞧他。」

说完,立即带着九位爱妻及小乔朝后面行去。

倪顺及倪虎则兴致勃勃地向阮氏叙述金陵之行情况。

他们九人刚走近竹林,立即看见一位青袍老者在竹林中散步,那人一转身,立即含笑掠了过来。肩未晃,衣未扬,一掠即达三丈余远,这份精湛的轻功立即引起费慕鹏诸人的注目。

那人停在他面前六尺远处,含笑道:「老夫程柏仰,请问少侠是否为新任武林盟主费少侠。」

「正是在下,请问老先生有何指教。」

「敝上仰慕少侠之画技,专程来访,请恕冒昧之罪。」

「老先生太客气了,请。」

说完,立即跟他行去。

他们绕过老屋院中之后,立即看见那些婢女脆呼:「主人,夫人,您们回来了。」

她们同时欣然出迎,费慕鹏含笑朝她们点点头,朝程柏仰道:「老先生,请人内一叙吧。」

「不,老夫不便入内,请。」

费慕鹏疑道:「那老先生你在何处膳宿。」

「宿于四周林中,膳食方面惠蒙她们供应。」

「真是,那待会一起用膳吧。」

「别客气,请少侠先与敝上见面再说吧。」

说话之间,倏见一位身着宝蓝绸袍,俊逸脱俗,身材瘦削挺拔,年约双十的青年已经走了出来。他瞧了众人一眼,含笑拱手道:「在下赵慕秋,久仰公子的画,才冒昧造访及擅自居住,尚祈海涵。」

「赵兄客气了,请入厅再叙吧。」

入厅之后,费慕鹏先介绍九位爱妻,才问道:「小弟一向名不见经传,越兄为何会获悉我小名及住处呢。」

赵慕秋含笑自袋中取出一封信,朗声道:「小弟蒙阮大人推介,特来求教,推介函在此,请惠阅。」

费慕鹏接下后,正欲拆阅之时,突闻信中飘出一缕幽香,不由暗忖道:「这不是……」

他立即朝她一瞥,她却坦然含笑道:「费兄,有何不妥吗。」

那洁白整齐的贝齿立即又使他一怔,他轻咳一声道句「没事」,立即拆阅,只见上面写着:「鹏儿:好友之子幕秋君素好绘画,他在偶然目睹你之大作后,顿生求教之意,吾特书此函,望汝多费心指教。阮文明敬笔。」

他唔了一声,刚欲启口,突觉有异,立即轻咦一声。

「费兄,有何不妥吗。」

他将信递还给对方,道:「赵兄,小弟可否请教一个问题。」

赵慕秋将信收下,含笑道:「请说。」

「此封信真的是敝大舅所写的吗。」

「这,小弟不清楚,因为,此信乃是阮大人交给家父的。」

费慕鹏正欲告知这封信乃是阮文昌之笔迹时,倏听耳边传来一股苍劲传音道:「鹏儿,别揭破内情。」

他略一思忖,突然想起传音之人乃是叔公皇甫仲赐,不由忖道:「奇怪,叔公怎会赶来此地呢,姓赵的是何来历呢。『倏听赵慕秋诧问道:」

费兄,你方才为何会对那封信起疑呢。「「小弟只是觉得敝大舅为何那么客气呢。」

「阮大人一向温文儒雅,对任何人皆很客气呀。」

「唔,恕小弟只与他相处数日,相知甚浅矣。」

「费兄,小弟渴盼能够及早恭聆教益,可否立即赐教。」

「这,此时已近用膳时间。」

「小弟不饿,请吧。」

费慕鹏不由怔道:「此人真是好大的架子,好似在指使下人哩。『他立即望向九位爱妻及小乔。

小乔悄悄地传音道:「鹏儿,对方是女儿身,别胡来。」

他似遭雷劈,立即傻眼了:「怪不得那封信会有处子幽香,怪不得明明是二舅之字迹,却故意写上大舅之姓名,二舅分明在暗示对方的身份嘛。叔公是密探副统领,却吩咐我别再问下去,看来这个马仔的来头一定不小哩。『倏听小乔又传音道:」

鹏儿,她已上楼了,快去吧。「他吸了一口气,立即起身行去。

他在行走之际,清晰地听见楼上轻细的脚步声,立即忖道:「奇怪,这个幼齿仔之功力不弱哩。『他立即决定要庄敬自强及处变不惊。

不过,当他进入书房发现对方已经站在画架后面作画之时,他仍然禁不住一怔,对方却含笑继续作画。

他走到画架旁一见对方正在勾划轮廊,而且自己赫然变成模特儿,立即默默地瞧着。那稳健的笔法及细腻的勾挑使他暗暗心折,尤其那对隐含威仪的凤眼在张合之间,更是令他倾服,他就站在对方的旁边瞧着对方作画。

对方似乎也很喜欢他这样子,于是,立即继续专心作画,在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完成了素描。

「真是好才华,太逼真了。」

赵慕秋放下画笔,摇头道:「不,我仍然觉得有某处不妥,可是,却偏又不知道出自何处。」

费慕鹏指着画中人之嘴角及双眼,说道:「赵兄,你是不是觉得小弟应该冷傲些,才符合你的理想呢。」

赵慕秋的双眼异采一闪,瞧了他一眼之后,点头道:「不错,武林盟主何等的崇高及尊贵,不宜太随和,否则,难以统御三教九流。」

「真是,请恕我直言,我原本无意要出任武林盟主,因为我出身微薄,不但年轻才疏学浅,而且没有群众基础。不过,目前武林元气大伤,若再纷争下去,一定会灭绝,所以我暂时出来稳定一下这个局面。我只希望他们在帮派中恢复元气及培育下一代,我并不希望领导他们做些其他的事情。我自愿当个跑腿员、服务员,因此,我必须很随和,不宜高高在上,请原谅我的这一番直言。」

「你真是最特殊的武林盟主,居然放弃盟主的大权,你不怕他们认为你太嫩可欺吗。」

「不会,他们皆是历劫幸存者,绝对不会有此种念头,如果有人敢如此的话,我会好好的和他聊聊的。」

「聊聊,如何聊。」

「先软后硬,我一向不惹事,不怕事。」

「喔,看来我还错估你哩。」

「你客气了,赵兄,你的才气横溢,不过,稍嫌纤柔,这几条线段就有这种现象,对吗。」

他佩服地道:「不错,小弟早就有此感觉,虽然想改进,可是,却无法克服,你是否可指点一二。」

「没必要,真的没此必要,你不妨让这份纤柔秀气尽情地发挥,效果一定会令你满意的。」

他立即企盼地凝视问道:「真的吗。」

「马上试试看吧,请。」

说完,立即带着他走到另外一个画架旁。

赵慕秋却走到窗旁默默地遥望着那片竹林,费慕鹏怔了一怔,深深地瞧了他一阵子之后,拿起画笔迅速地开始作画,不到半盏茶时间,立即完成草图。他又深深地瞧了一阵子,立即全神作画。

好半晌之后,赵慕秋徐徐地吁了一口气,偏头一见费慕鹏正在作画,他立即好奇地走了过去。

当他看见画中人之际,倏地神色一变。原来画中人之相貌与他颇为相似,不过,却是秀发垂肩、一身白色衫裙,正在一座华宅院中舞剑。他警觉地吸气稳住情绪,含笑道:「费兄,你的画技令人心折矣。」

费慕鹏轻轻地摇头道:「全凭意会揣测,出入太大矣。」

「费兄,你的话中有话,莫非……」

「赵兄你别误会,小弟别无他意。」

说完,就欲撕下画纸。

赵慕秋急忙道「住手」,同时按住他的右掌。

双掌甫接触,赵慕秋倏地全身轻震,缩手退到一旁。

费慕鹏将画笔朝架上一搁,立即转身望向窗外。

赵慕秋默默地望着那副画,好半晌之后,他小心翼翼地卸下那副画,然后开始作画。他画得很柔,很缓,很专心。不久,费慕鹏转身走了过来,他朝画纸一瞧,立即身子一震,脱口道:「好美,好柔喔。」

赵慕秋露齿一笑,继续作画。

费慕鹏站在一旁欣赏,偶尔提出自己的观点,他立即含笑修改,直到黄昏时分,方始搁笔。

一幅天仙美女闺中操琴彩画栩栩如生地完成了,赵慕秋瞧了好一阵子,问道:「这幅画真的是我的作品吗。」

「不错,集真善美于一身的佳作,能否……」

话未说完,倏然住口。他知道这幅画的主角就是赵慕秋自己,他冲动地想要一睹赵慕秋的庐山真面目,不过,旋又克制住了。

赵慕秋似乎明白他的心意,全身一颤之后,低头蚊声问道:「你知道我是女儿身了吗。」

「我我,对不起。」

她的羞态反而使他暗感不妙,慌忙出声道歉。

她却低声道「用膳吧」,立即低头离去。

他又朝那副画瞧了一阵子方始离去。

他步入大厅,立即看见小乔及九女已经陪着赵慕秋坐妥,在赵慕秋与费常虹中间主位则空了出来。

他挤出笑容朝她们点点头,立即在主位上坐下,九位婢女立即在旁侍候。

原本该嘻笑连连的晚宴,由于多了一位神秘的赵慕秋立即显得文文静静的,最觉别扭的人莫过于费慕鹏了。因此,在婢女送上水梨,他吃了一片之后,立即起身含笑道:「请慢用,在下失陪了。」

同时朝房中行去,他先洗个痛快的热水澡,然后,站在窗旁望着黝暗的窗外,却是满脑子的问号。这些问号全绕着赵慕秋打转,他忍了又忍,过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又默默地朝书房行去了。

他刚开门,立即看见赵慕秋双眼灼灼地站在画架旁盯着自己,那炙热的眼光,立即使他内心一颤。

他立即低声道「对不起」,就欲关上门。

却听一声清脆的「等一下」,他不由一阵晕眩,真是好清脆的少女音喔。一阵幽香刚扑鼻,赵慕秋已经飘到他的眼前,而且以炙热的目光一眨也不眨地瞧着他。他被瞧得阵阵晕眩,心儿狂颤,不知该如何应对。

好半晌,赵慕秋的双掌在脸上一阵轻搓,取下一张易容薄膜摘下那顶软帽之后,满头秀发及亦嗔亦喜面孔立即出现在他的眼前,不由令他瞧得全身一晃,好似被兜心揍了一记雄浑掌力。她却羞赧地低声道:「原谅我瞒了你。」

「哦,没关系,孤男寡女不宜同处一室,我……」

「不,先听我把话说完吧。我是当今皇上的长孙女宜苹公主,我是从阮文明处获悉你的消息。我很欣赏你的画,因此特来瞧瞧。想不到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你的才华委实令我倾折。」

「真是雕虫小技,贻笑行家矣。」

「你太客气了,午后作画期间令我感受良多,你可否再为我绘幅画供作永远的留念。」

「这,公主午后那幅画已是佳作,在下不敢再班门弄斧。」

「不,旁观者清,劳个驾吧。」

说完,径自走到那柜前取出那把古琴。

她将古琴朝桌上一搁,稍一调弦,立即凤眼炙热地望着他拨出一串悠扬、轻快的音符。

他缓缓地走到画架前,聆听好一阵子的琴音之后,拿起画笔似快刀斩乱麻般迅速地移动着。不到盏茶时间,一副美女奏琴图已经出现于画纸中,他刚退后一步,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掠了过去。

「天呀,太完美,太传神了,我我……」

激动之中,她倏地转身投入他的怀中。

他好似被一枚百吨炸药炸中般,身子一晃,「砰」一声,结结实实地仰摔在地上。

他刚张口欲叫,双唇却已经被她的樱唇封住,面对这种「突袭」,他醉茫茫了,他昏沉沉了,他只知道紧搂着她,贪婪地吸吮着她,而且由樱唇逐渐地蔓延到她那张娇颜的每一寸肌肤。缘乎,孽乎,他全都甩了。出身于至尊深宫,一向眼高于顶的她乍见文武全才、貌逾潘安的他,立即如痴如醉了,方才那些音符已经诉尽她的爱慕之意了。

他的双唇沿着她的娇颜进入粉颈,然后又侵袭向雪白如脂的酥胸,两颗心儿狂跳不已了。一不作,二不休,他开始替她解除装备了。

她在兴奋及紧张之中,全身连颤,藕臂却紧搂着他那结实的身子,双眼更炙热地盯着他。

他不停地爱抚,吸吮着她的胴体,直至将她剥得全身清洁溜溜之后,才抱她进入屏风后面的锦榻上。

芳径未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一阵火辣辣撕裂般疼痛立即使她的神智一醒。他却在此时再度开始封住她的樱唇及攀越双峰,双重刺激之下,她整个地豁出去了,她任由他如何摆布了。

他也不负她之厚望,在热情的爱抚之中,替她除去破瓜之不适,开始带她进入仙境。在他积极的铁探之下,在阵阵澈骨酥酸及通体麻痒,使她胡乱的扭动及挺摇不已。他以不变应万变的继续的疾旋速转,不到半个时辰,她开始婉转呻吟及颤抖不已了,他如识途老马般带她飞翔于飘渺仙境之中,直到她泪流满面,香汗淋漓,才停了下来。她羞赧地瞥了他一眼,立即依偎在他的怀中。他拿起枕旁之毛巾轻柔地替她拭去汗水及泪水之后,将被覆身,搂着她慢慢地进入梦乡。

一个时辰之后,他轻轻地制住她的黑甜穴起身着衣之后,立即默默地朝楼下大厅行去。

他刚入厅,费常虹九女立即起身低声道:「恭喜。」

他满脸通红问道:「娘呢。」

费常虹含笑道:「在前面厅中与荆大人会谈。」

「哦哦,你这个漏子不小哩,她是公主哩。」

「你呀,色胆包天斩首示众,株连九族啦。」

「你们别唬我啦。」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可怜葳妹腹中那无辜婴儿要跟着完蛋,你呀,这回稳死啦。」

「真是的,你们别黑白乱讲啦,我不信。小琴,你说实话。」

倪琴窘红着脸道:「我,我不知道。」

「你骗人,快说实话。」

倪琴望望诸女,苦笑一声,立即低下头。

费常虹低啐一声,说道:「别欺侮人啦,解铃仍需系铃人,只要她肯跟你,那就天下太平啦。」

说完,咯咯连笑不已,费慕鹏道:「好呀,你敢逗我,看我如何收拾你。」

他上前拉住她的纤腰,又朝雪臀一搭,抱起她匆匆地掠去,诸女不由脆声低笑着。

费慕鹏抱她人房之后,手一伸立即在她的双峰揩油,逗得她咯咯连笑,边挣扎边宽衣解带。

没隔多久,两人便光溜溜地上榻了。她翻身上马闯入禁区之后,低声问道:「鹏哥,公主玩起来会不会比较过瘾些呢。」

「不好玩,太紧张了。」

「咯咯,不好玩,太紧张了。咯咯,我听她的咽喉声音,好似很乐哩。」

「那当然乐啦,你们这些老将都乐不思蜀,她能不乐吗。」

「她到后来好似很浪哩。」

「那是情不自禁啦,你当初还不是一样,对了,婷和薇怎么没有进来和你联手作战呢。」

「咯咯,你享受不到这种妙味啦。」

「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们有喜啦。」

「天呀,是真的呀。」

「当然是真的啦,珠妹及琴妹及芳妹也凑热闹哩。」

「啊,真的吗。」

「是呀,娘已经鉴定过啦。」

「啊,好辉煌的成果呀。虹妹,你该加油啦,你是大姐哩。」

「讨厌,人家已经够紧张的啦,别再害人家更紧张嘛。」

「好好,我不说。」

「鹏哥,她美不美呀。」

「美,不过尚逊你一筹。」

「讨厌,别逗人家白高兴啦。」

「天地良心,我不相信有人会比地狱双娇美丽。」

「胡扯,珠妹就不逊于人家。」

「不错,她是不逊,不过并没有超越呀。所以,你还是天下最美丽的女人,尤其这份妩媚。」

说完,在她的双峰轻轻地握揉着。

她又问道:「鹏哥,告诉我,咱们十人之中,哪个人最能带给你妙趣。」

「哦,那真是各具千秋啦。」

「说一下嘛。」

「那当然是你喽。」

「讨厌,又在逗人家啦。」

「真的啦,你真是既美丽,又热情,谁挡得住呀。」

「讨厌,你就挡得住,而且挡得人家,哎唷,好酸喔。」

说完,她就好似疟疾发作般哆嗦着。

「虹妹,你今晚怎么如此罩不住呀。」

「人家好想你,一下子全耗光了嘛。」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呀,那我该再去找谁呢。」

「去找菁妹吧,琪妹好似尚未痊愈哩。」

「虹妹,我送你一程吧。」

说完,身子一翻,一式霸王举鼎轰轰狠炸着,让她美得冒泡,乐得发透,疯狠地扭动及呐喊了。

好不容易将她轰垮之后,他倏地一阵哆嗦,立见她欣喜地道:「鹏哥,你怎会……」

他亲了她一下,边开枪边说道:「虹妹,我已能收发由心了。」

「真的这么棒呀。」

「你怎么也会套用我的口头禅啦。」

「咯咯,这叫夫唱妇随嘛。」

「哈哈,有意思。」

两人彼此爱抚一阵子之后,费常虹催道:「鹏哥,回去陪她吧,毕竟她一向处尊养优,别欺负她嘛。」

「再让我多搂搂你嘛。」

「鹏哥,明早她起来之后,你带她到客房来,我会替她准备盥洗及新衫,免得她不习惯哩。」

「虹妹,你真是设想周到哩。」

「谁叫人家是大姐嘛。」

午后的阳光分外得柔和,赵慕秋伸个懒腰,凤眼一睁,一发现置身于陌生之处,她先是一怔。继而,她马上想起昨夜之事,她倏地向左右两侧张望,然后,一挺腰,打算起身下榻。

下身那阵裂疼立即使她皱眉躺回榻上,片刻之后,她缓缓地起身下榻之后,她立即为自己的浑身赤裸感到阵阵羞涩及难为情。尤其,当她瞧见被褥上之斑斑落红及秽迹之后,她更是羞喜得满脸通红及一阵臊热。

倏见榻柱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行挺拔有劲之字迹道:「秋,浴室中有香汤及新衣,鹏。」

她心儿一甜,步人榻旁之小房,果然看见一桶热水及叠妥之干净中衣及白袍。

她关上木门,羞涩地冲洗身子之后,一出门,立即看见榻前桌上摆着一个小砂锅及一张字条:「爱,就是把它吃光光。」

她打开锅盖,立即发现里面摆着一碗又热又香,自己最喜欢吃的莲子羹,她的心儿又是一甜,她果真努力地把它吃个精光,然后走出屏风外。她立即发现费慕鹏正在含笑作画,她正羞赧之际,他已经柔声道:「秋妹,过来瞧瞧。」

她趋前一瞧,立即凤眼一亮,道:「好美喔,我不配。」

他牵着她走到榻前镜旁,柔声:「秋妹,瞧仔细些,配不配呢。」

说完轻轻地将她搂人怀中,她羞喜地立即低头依偎在他的怀中。

他搂着她坐在榻沿,柔声道:「秋妹,恕我昨夜亵渎了你。」

「鹏哥,别如此说,跟我入京一趟,好吗。」

「理该如此,何时动身呢。」

「由你安排吧。」

「好,咱们先去见见娘及虹妹她们吧。」

「我,我好尴尬。」

「秋妹,没啥难为情的,都是自己人嘛。」

说完,轻轻地搂着她站了起来。

他们步人大厅之后,立即看见小乔及费常虹诸女和十二位老人,正在品茗欢叙,他立即轻咳一声,那十二位老人忙起身行礼道:「卑职参见公主。」

赵慕秋羞涩地低声道:「诸位别多礼,请坐。」

小乔含笑牵她坐在身边,说道:「公主……」

赵慕秋低头道:「娘,请直呼秋儿之名吧。」

「好,秋儿,荆大人已经向我提及你出京之原因及经过,我先欣喜能够缔结这段良缘。这是费家之荣幸,亦是武林同道之光荣,不过,鹏儿不谙宫中礼仪,你可要多加帮忙。」

「秋儿知道,皇甫副统领(指皇甫明珠之叔公皇甫仲赐)和二位阮大人亦会指点的。」

「很好,此外,鹏儿目前已是武林盟主,必须经常在外奔波,因此,无法在京城定居,请代向皇上禀呈。」

「秋儿知道。」

「好,虹儿,你们姐妹们好好地去聊聊吧。」

费常虹九女及赵慕秋立即起身行礼,然后步向竹林。

小乔含笑道:「鹏儿,荆大人他们十二人奉命护送秋儿来到此地,你该好好地表达谢意。」

费慕鹏立即起身一一行礼,大内密探统领荆绍璋立即含笑道:「卑职有一件事必须向驸马直言,请多加海涵。」

那声「驸马」立即令费慕鹏满脸通红地道:「请说。」

「皇上远在京城却一直心悬天下苍生福祉及武林动乱,驸马身为武林盟主,可要替皇上分担忧劳。」

「请指示。」

「宏扬武学,除魔卫道。」

「多谢指点,我会全力以赴的。」

「卑职出身于点苍,欣睹武林出现驸马这颗彗星,甚盼你仰礼天心及皇上圣意,造福武林及黎民。」

「我会全力以赴的。」

荆绍璋立即欣慰地点了点头,皇甫仲赐轻咳一声,说道:「禀驸马,卑职有私事请示。」

「叔公,别这样子,请吩咐吧。」

「咳,皇甫世家如今只剩下令岳一人,他已经不再续弦,因此,延续皇甫烟火之事可能要落在珠儿的身上了。」

「叔公,请明言。」

「欣闻珠儿已经有喜,可否在她日后分娩第二名男婴之时,过继给皇甫世家以继承皇甫世家之烟火。」

「理该如此。」

「谢谢,谢谢。」

「叔公,你太客气了。」

「鹏儿,你打算何时入京。」

「叔公,您说呢。」

「皇上一定正在心悬公主此行之结果,因此,如果时间许可的话,最好早一点入京。」

小乔立即含笑道:「鹏儿,明早动身吧。」

「好吧。」

「好,你陪荆大人他们好好地聊聊,我去吩咐小湘她们多做几道佳肴,今晚好好地庆贺一下吧。」

说完,朝荆绍璋诸人颔颔首径行离去,厅中立即洋溢着欢乐喜气。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