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佚名为作者的小说 佚名是哪部小说的作者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百花仙子 百花仙子

    玉帝脱光了花观音的真丝内衣,露出里面赛雪的肌肤、大玉乳,那是久久以来想要得到的肉体呀,下身的阳具早就硬如钢棒,玉帝边脱光自己的衣服,边欣赏着花观音的玉体:合适优美的身体,那圣女峰真个好大又高昂!下部那芳香的玉女洞,自己想过多少回?  花观音脸变得羞红,除了五皇子外,她还从没受过这样的耻辱呢,她轻轻的闭上了眼,心如刀割,一道清泪慢慢从眼角流下。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百花仙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百花仙子》,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玉帝脱光了花观音的真丝内衣,露出里面赛雪的肌肤、大玉乳,那是久久以来想要得到的肉体呀,下身的阳具早就硬如钢棒,玉帝边脱光自己的衣服,边欣赏着花观音的玉体:合适优美的身体,那圣女峰真个好大又高昂!下部那芳香的玉女洞,自己想过多少回?  花观音脸变得羞红,除了五皇子外,她还从没受过这样的耻辱呢,她轻轻的闭上了眼,心如刀割,一道清泪慢慢从眼角流下。

《百花仙子》 43 白莲艳后 免费试读

3月8日是白莲圣女王聪儿的生日,也是王子、王聪儿姐弟大喜之日!!

百花山百花竟放、万花竟香!姹紫嫣红万般热烈……云雾缭绕,仙乐飘飘,百花美女舞姿绰约……

王子百花迎新娘,白莲圣女王聪儿一身皆白色天衣水裙圣洁如雪,秀发上蒙罩着红丝薄纱,小王子背起了白衣新娘子、背出白莲寺大门、喜不自禁背往百花宫……

新娘美丽的出现,莲花儿、牡丹花儿、菊花儿、梅花儿、桃花儿、百花儿在空中散播,百花美女一路喜悦欢呼……

一路花草间,喜气洋洋的小王子背着绝色美丽的白莲艳后好爽啊最爽!!圣女王聪儿的大乳子隔着薄纱顶撞着后背,真个喜洋洋啊——更是喜痒痒噢!!诱得巨棍敬礼不休!

来到水帘洞前,小王子喜出望外把白莲姐姐拥抱在怀、抱入水帘洞内、百花宫百花盛开莲花飘香、大红双喜高高挂、王清明月公主在上,新郎新娘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身穿着圣洁白莲嫁衣的新娘、百花山的白莲圣女王聪儿头上蒙着红纱喜帕,在两个喜娘的搀扶下,进了百花宫——白莲洞房,洞房内,蒙着喜帕的新娘沉浸在幸福中、洞内欢歌艳舞美酒佳肴乐翩翩……

啊,只羡鸳鸯不羡仙!!

白莲洞房内,两只粗大的喜烛烛光下,坐着蒙着喜帕的白衣新娘王聪儿!

小王子一边饮酒一边和百花美女们笑嘻嘻的轰烈喜悦来到白莲洞房,哇,她们来闹洞房啦!来戏弄白莲圣女啦!!王子扑到白莲新娘面前,一把就抱着白莲皇后乱摸……摸得王聪儿又羞又痒。

“聪儿姐姐——白莲艳后你呀真个美!”

掀开白莲圣女王聪儿的薄纱喜帕,新郎小王子弟弟由衷地赞美着!

只见此刻白莲新娘子凤眼柳眉,瑶鼻朱唇,华贵秀美中隐隐透着一股妩媚,倾城之姿中约约含着一丝圣艳。

艳后王聪儿一身白色霓裳水裙圣如雪,薄如蝉冀的白纱衣裙内、美妙凹凸的如玉胴体隐隐约约好撩情!!如云秀发间有五瓣白莲镶嵌、五莲内安坐供奉着白莲观音玉佛!披扎着白色薄纱披巾轻薄飘舞。

啊,美赛白莲花观音!小和尚新郎、百花美人全都看呆啦!!!!!

“哇赛!!白莲新娘真不愧是百花仙子花观音下凡呀!!真个最美噢!!”

“新娘新郎先喝了交杯酒吧!哈哈哈!”

“快呀!美艳的观音新娘子!”

白莲观音王聪儿含羞拿起酒杯和王子缠臂对饮,美酒佳人甜味在心头……

“好啊,快亲嘴呀!”

“您们快亲呀!”

……

小王子见眼前圣女新娘美赛观音、粉脸绯红、娇羞可爱,小王子哪会不冲动呀,一把抱住白莲皇后的柳腰,一边伸手去抚摸新娘子薄纱玉体、一边伸嘴去亲吻白莲艳后那迷人的樱唇、白莲观音羞涩地迎合新郎的亲吻、热烈地热吻……

百花美女也已含笑出房……

“能得白莲观音姐姐垂爱而喜结仙缘,我小和尚真是三生有幸啊!”

“嘻嘻!我的和尚小丈夫!”白莲艳后娇笑着。

“我是和尚您是白莲观音呀!白莲观音在上、请受和尚一拜!哈哈!!”

“好啦,别拍马屁了!快抱姐姐我上床啊!”

白莲艳后王聪儿略带娇羞的说道……

“白莲娘子艳后,您一身白纱喜服,真是迷人哪!脱光了一定更美艳啦!”

“你别老是来这一套,快抱我过去嘛!”

新郎小王子心头狂喜,伸臂将新娘轻轻抱起,走到床边放下,两人吻在了一处!

……

小王子颤抖的双手抚摸白莲艳后的薄纱玉体、美妙撩情的高挺乳峰……

芳龄十八岁的白莲王聪儿情窦初开,半羞半喜,脸红心跳,微微呻吟着,配合着新郎……

抚摸中王子缓缓脱去了新娘薄纱外衣,白色贴身的真丝内衣质地轻薄,紧裹着白莲观音圣女雪白成熟的如玉娇躯,白莲观音丰满坚挺的胸乳将白色丝绸肚兜和内衣高高顶起!

好迷人啊!

王子脱尽衣衫,左臂揽住新娘苗条的细腰,右手缓缓将圣女内衣揉开,大手沿着圣女的衣襟滑了进去,隔着白绸肚兜揉弄着白莲观音圣女的丰乳!!

……

白莲艳后完全沉醉在幸福的喜悦之中,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王子放下了锦帐:“白莲观音姐姐,你以后听我的!好不好呀!”

“哼!”

王聪儿红着脸,微微喘息着,有些顽皮的笑道:“要想征服我,可没那么容易!说不定呀,你以后还得听我的!”

“你还敢耍白莲教主的威风,我已是你的丈夫,看我怎么收拾你噢!”

小王子笑着一跃而起,向白莲艳后又扑了过去!白莲艳后轻轻一笑,一个打滚,躲过了小王子。

“快抓我呀?再来呀!”

“好!今晚本丈夫就先好好调教一下美艳又顽皮的老婆!”

新郎翻过身来,伸臂去搂白莲艳后的细腰……

白莲艳后躲闪着、王子双手时时摸向王聪儿的胸部和下部……新郎近乎下流的招数并没有引起艳后的恼怒,白莲艳后心神一荡,心头却有些甜蜜,浑身有些发软……

王子心中大喜,闪到白莲艳后身后,左臂一圈,将白莲观音拦腰抱住,右掌摸向圣女的丰乳……

“你呀!”王聪儿心情激荡,娇躯用力扭动挣扎,同时右臂反劈,王子左手向上一滑,趁势握住了圣女的左乳,右手顺着白莲观音的右臂向后一收,擒住了圣女的右腕,用力向后反扭,同时伸嘴轻吻圣女白皙的脖颈……

圣女浑身一颤,一股热流涌遍全身,樱桃小口微微开启,轻轻呻吟着,右腕一挣,没能挣脱,也就不再用力,任凭小王子将她的右臂反扭到身后……

“啊!轻一点嘛!”艳后如痴如醉,左臂转眼也被反剪。

“白莲观音您的身材真美!更是迷死人啦!难怪那些乡绅富户、武林色魔都想将您生擒活捉,绳捆调戏呢。”

“嗯!不要,你坏死啦!按得太紧了,我的手都被勒疼了。”白莲观音丰满的乳峰急剧地颤抖着……

“怎么样呀?白莲观音,服了和尚丈夫了吗?”

“不服!你想怎样?”

白莲观音扭动了几下被按得紧紧的双臂,歪着头,眨了眨美丽的凤眼,挺起了胸……

“还敢犟嘴!”

白莲观音的细腰再次被王子搂住,胸口一凉,裹胸的白肚兜已被一把扯下来啦!!

雪白圆润高挺诱人的双乳被王子抚摸着,揉弄着,羞得王聪儿闭起了凤眼,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吐露着美少女的情怀……

小王子拥抱着白莲艳后王聪儿尽情亲吻、抚摸……圣女的鞋袜被除下、玉带已被解下、白色薄纱香裙也被小王子脱扒了下来,小王子的手抚上了艳后柔软平坦的腹部,向下游走……王聪儿的薄纱已基本被扒脱光,只剩余白莲玉衩啦!

此刻,白莲内裤闪烁着美妙的白光、在小王子的柔情抚摸下,淫水儿弄得白莲内裤淋漓尽致、透明度极高、小王子扑在白莲观音裙下、透过透明内裤——窥视着仙子洞四周的茵茵芳草、闻着那圣女地散发出来的阵阵处女香……

窥看个垂涎欲滴、欲火难禁!乱摸中的手儿急不可耐来扒脱白莲玉衩,一扒到底早已在手中!

“哇!好香啊!!”

“讨厌啦!”

小王子用手弄开她的那双修长粉腿,仔细欣尝她下体的圣女地风光,小王子用手调弄着最美妙勾魂的仙子洞、撩情的丝丝茵草……

白莲观音王聪儿玉体横陈,娇羞无限,在王子怀内扭动着娇躯、引得一双大乳一阵轻颤,心头欲火也升腾……白莲洞房内,小王子和尚拥抱着美艳的白莲艳后王聪儿玉体十八摸摸个爽啊!!

第一摸:伸手摸姐长发丝——轻舞飞扬撩情愢;

第二摸:伸手摸姐秀玉脸——娇嫩出水赛白莲;

第三摸:伸手摸姐眉毛弯——喜上眉梢在心头;

第四摸:伸手摸姐凤眼儿——脉脉含情在眼前;

第五摸:伸手摸姐观音鼻——呼气如兰也迷人;

第六摸:伸手摸姐小嘴儿——樱桃朱唇亲不够;

第七摸:伸手摸姐肩膀儿——如玉肌肤实堪羡;

第八摸:伸手摸姐玉芳胸——丰满柔软好弹性;

第九摸:伸手摸姐圣女峰——玉乳高挺真诱人;

————左摸摸来右吮吮——乳峰美妙摸不休;

第十摸:伸手摸姐小手儿——玉手艳丽比花瘦;

十一摸:伸手摸姐小肚儿——小肚软软也舒服;

十二摸:伸手摸姐肚脐儿——小洞扬香也扑鼻;

十三摸:伸手摸妹屁股边——弹性十足更性感;

十四摸:伸手摸姐大腿儿——雪白如玉摸个爽;

十五摸:伸手摸姐白膝湾——好相犁牛挽泥尘;

十六摸:伸手摸姐小腿儿——抱得怀来勿愿开;

十七摸:伸手摸姐小足儿——三寸金莲也撩情;

十八摸:身手摸姐仙子洞——玉洞扬香最勾魂!

————左揉揉来右摸摸——处女圣地更销魂!

王聪儿羞得往后仰,双峰向上一挺,小王子左手马上忙碌在双峰之间,右手则攻城略地,来到了玉腿尽头。

伊人的玉腿下意识的微微分开,尽显内中大好春光,只见一小片乌黑的耻毛柔顺的贴在微微隆起的阴埠上,而下面丰腴的粉红色玉门上则光洁如玉,紧闭的玉门正浸出丝丝玉露,浸出的玉露清澈如水,而不白浊。

小王子轻轻剥开玉门,只见内中嫣红的小仙女正微微的一张一翕,而小仙女顶端则有一粒红豆嫣然挺立,他顺势找上它抚弄起来。

“嗯……,和……尚……,唔……,坏……蛋……!!!”

王聪儿一阵颤抖,唇间又呼出了迷死人的呻吟,听得小和尚脑袋热上加热,索性伸出右手中指往羞涩的小仙女中探去……

“唔……,嗯……,啊……,美……”

随着王聪儿一阵满足的叹息,小王子闯关的中指立即被紧紧包围,勇往直前的中指突破了一层屏障又一层屏障,层峦叠嶂,无穷无尽。

他知道上天是多么的眷顾他,让他拥有这样一个绝世尤物,从而让他更加怜爱她。

他的中指以不同的节奏不断的重复着探险过程,极度的快感让王聪儿不断的后仰,扭动娇躯,频抬粉臀,去迎接更大的快感,樱唇微翕,飘出丝丝腻人的呻吟……

“啊……,美……啊……,唔……”

“小……和尚……,唔……,快……一……呃……点……”

小王子把白莲艳后拥抱在怀里十八摸——揉摸起来,不时的揉捏几下那两粒红粉的乳头,奶头被他揉捏得硬了起来,更伸手去抚摸她的玉洞阴阜,挖扣着那突起的阴蒂。

王聪儿被他抚摸得不停的颤抖,全身趐麻酸痒,喘息的叫道:“啊!弟弟…姐姐被你揉得好难受……啊!我……”

“怎么啦?我亲爱的姐姐!很舒服吧!”

“舒服你的头啦!我……我都被你整死了……我真受不了啦……”

他俯下头去含住一粒大奶头,又吸又吮又舐、又咬的玩弄着,手指更加快地在小穴里抽插起来……

果然,王聪儿上身又扭又摆的叫道:“不要!弟弟,不要咬我……我的奶头……哎啊……痒死人了……姐姐……真给你整惨了……哦!我……我完了……我……哦……”

她说完全身猛的一阵颤抖,两条粉腿一上一下的摆动着……

“亲爱的花观音姐姐!舒不舒服?”

“死和尚!还问啦!我都难受死了还来调笑我!真恨死你啦!”

说毕,双手挽着小王子的脖子,两人拥抱起来,热列的缠绵,亲密的接吻!

深长深长的热吻之后,两方情不可制……

小王子扑在王聪儿下身,先用手捏揉她的阴核一阵,再用嘴舌舐吮吸咬她的大阴核和阴道……

“啊……亲弟弟……我被你……舐得痒……痒死了……啊……别…别咬……哎呀……好丈夫……姐姐好难受呀!你……舐得好难受……啊!我……我就要不行了……”

王聪儿被小王子舐咬得全身颤抖,魂飘神荡,娇喘喘的,小穴里的淫水像江河决堤一样,不断的往外直流。

浪叫道:“好弟弟!你真要了姐姐的……的命了……啊……我……哎呀……我真受不了……啦……”

一股热烫的淫水,好似排山倒海而出,小王子张开大口,一口一口的舔食入肚!!

于是小王子只好强忍着腹下玉龙的躁动,不断的上下其手,用嘴吻遍她的全身,大拇指并按上了小仙女上的那颗红豆。

“啊……,好……郎……君……,真……唔……美……”

“呃……不……行……了…,呆…我……要……给……你……了……”

“啊……”

一声美妙的清脆呼叫,王聪儿的娇躯一阵痉挛,一股也是清澈如水的玉露急涌而出,喷了小王子一手的幽香。然后她香喘吁吁的软在了衣被上,羞涩的阖上了双眼,脸上桃红一片,娇躯覆上了一层细密的香汗。小王子温柔地拥上了她,热吻如雨点般落遍了她的全身,俄顷,她主动的拥紧了,献上了香吻。

“啊!小滑头……你真会调理女人……把姐姐整得要死了……一下子泄了那么多……现在里面痒死了……快……快来替……姐姐止止痒……弟弟……”

王聪儿娇羞羞的说不下去……她探出纤纤玉手,温柔的除光了夫君的衣服,抚上了那条弹跳而出的亢奋玉龙,那纤纤玉手堪能握住的玉龙热的烫手,坚硬如钢,龙身白玉一般,双手握上还探出一只赤红的龙头。

她微一套动,就令小王子脑中轰的一响,再也忍不住了,稍嫌粗暴的把白莲爱妻压在了身下,把她的玉腿屈起分开,那泛出桃红的玉门就稍稍张开了小口,他忙举玉龙相就,在玉门上一阵磨娑,那灼人的龙头令王聪儿一阵颤抖。

“哼……,哦……,啊……”

“嗯,我的好姐姐,亲太太,亲和尚丈夫替你止止痒!”

“美丽的白莲观音姐姐,我要进来了。”

“嗯……”

一声诱人的呻吟,小王子如奉圣旨,一招“童子拜观音”!

龙头急切的想要钻进了小仙女之中,小王子大玉棍对准她的桃花洞口用力一挺,“哔唧”一声,插入三寸左右!

“哎呀!……痛……痛死了……别再动……”王聪儿痛得粉脸变色,张口大叫!

小王子再用力一顶,又插入两寸多。

王聪儿又大叫道:“啊!弟弟……痛死人了……别再顶了……你的太大了…我的里面好痛……我吃……吃不消了……呀……乖……别再……”

小王子觉得她的小穴里是又暖又紧,阴道嫩肉把鸡巴圈的紧紧的,真舒服,真过瘾!!令他爽在龙身上,酥在骨子里。

终于到达了终点,那紧窄的感觉让小王子一阵心悸,而且龙头顶在花心上,马上就被那张小嘴紧紧的咬住,龙身随即也被咂的更紧。

“唔……”

“好姐姐,真的弄得你很痛吗?”

“还问呢!你的那么大,也不管姐姐吃不吃得消,猛的直往下挺,差点挺得我快要痛死了过去……你真狠心……死冤家……”

“对不起嘛!好姐姐,小艳后,我是想让你痛快舒服,没想到反而把你弄痛了。”

“没关系,等一下别再这样冲动……弟弟……你的棍子……太大了……姐姐……一时无法承受啊……请你慢慢来……爱惜姐姐啊!”她说完后,马上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

渐渐的,小王子觉得包着龟头的嫩肉松些,就开始慢慢的轻送起来……

一声满足的叹息,王聪儿双眼迷蒙,浑身一颤,那花径深处的小嘴又咬了他一下,让小王子浑身一僵,差点一泻千里,赶紧深吸一口气,俯身吻住那嫣红的双唇,双手捉住一双玉兔,不住揉捏,下身也缓缓挺动起来,并不断的旋转,一波波的快感不断的同时袭上两人的脑际,小王子不禁跪坐而起,加快了挺动的速度,王聪儿更是娇躯狂扭!!

“嗯……,郎…君……,呃……,好…舒……服……啊……”

白莲艳后王聪儿腻人的呻吟声,美不胜收的娇躯,再加上她那万难挑一的玉门,确是男人爱不释手的恩物,小王子不觉把长生真气导入了胯下蛟龙,使其灼热如火,烫得王聪儿玉首猛摇,秀发飞舞,胸前一双玉兔更是活蹦乱跳!!

“呜……呜……呜……呜……,好……美…啊……”

“啊……,小……滑头……,唔……,你……真…好……”

难的一见的浪态更让小王子双目冒火,猛地一把扣住她浑圆的翘臀飞速的挺动了起来,只捣得玉门处鲜花怒放,玉露飞溅。如此持续了两刻钟,只见那王聪儿玉首乱摆,贝齿紧咬下唇,黛眉轻皱,轻声呢喃。

“啊……唔……哼……嗯…呃……”

王聪儿又叫道:“啊!好涨……好痛……好弟弟……大鸡巴的亲丈夫……姐姐的小穴花心……被你的大龟头顶得……酸淋……趐痒……死了……弟弟……快啊……快点动……姐姐……要你……”

王聪儿感到一阵从来没有尝过的滋味和快感,尤其是王弟弟那龟头上的大涯沟缘,在一抽一插时,削得阴壁四周的嫩肉,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滋味!

……

媚眼如丝的哼道:“好达令……姐姐……哎呀……美死了……大鸡巴的好弟弟……大鸡巴的亲丈夫……你用力搞吧……我不……行了……喔……我又……又泄了……”

白莲观音王聪儿被小王子弟弟领入从来没有过的境地,更何况她又是十八芳龄,那受得了如此冲击,当然很快又泄身了……

小王子的大龟头被她滚烫的淫液一烫,舒服无比,尤其她的子宫口,将他的大龟头圈得紧紧的,还一吸一吮的动着,那种滋味真是美极了!再听她叫他用力干……

於是小王子抬高她的双腿,架在肩上,使她的阴阜,突挺的更高翘,他二话不说,再挺起屁股猛抽猛插,只干得白莲艳后她全身颤抖……

王聪儿受惊般的呻吟浪叫,两条手臂像两条蛇般的紧紧抱着弟弟的背部,浪声叫道:“哎呀!好弟弟……姐姐……要被你干死了……我的小穴……快……快被你弄穿了……亲丈夫……你饶了我吧……我不……不行了……”

……

小王子此时改用多种不同方式抽插……左右插花……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三浅两深……研磨花心……研磨阴蒂……一浅一深……猛抽到口……猛插到底等等招式来调弄着白莲观音王聪儿艳后她……

王聪儿这时的玉体娇躯,已经整个被欲火焚烧着,拼命扭摆着肥大的臀部,往上挺……往上挺的配合着小郎君的抽送!!!

“哎呀!好……弟弟……我的亲亲……姐姐……可让你……玩……玩死了……啊……要命的小心肝……”

白莲小艳后的大叫,骚媚淫浪的模样,使小王子更加凶猛的狠抽猛插,一下比一下强,一下比一下重……

真想插穿她那个小肥穴,方才甘心似的……

这一阵急猛快狠的抽插,淫水好像自来水一样的往外流,顺着臀沟流在白莲床单上面,湿了一大片。

王聪儿被弄的欲仙欲死,不停的打寒颤,淫水和汗水弄湿了整个床单……

“大鸡巴的亲弟弟……姐姐要……要死了……我完了……啊……泄死我了……”

王聪儿猛的一阵痉挛,死死的抱紧小王子的腰背,一泄如注……小王子感到大龟头一阵火热、趐痒,一阵酸麻,一股阳精飞射而出,全部冲入她的子宫去了……

“好……弟弟……,人……家…唔……不…行……了……呃…”

“人……家……啊……要……给……呃……你…了……”

“啊……”

一声高昂的凤鸣,随着小王子的一下深入到底,王聪儿全身挺直,一股烫人的玉露从花心深处浇在了小王子的龙头上,灼的他浑身一颤,随即一阵哆嗦,猛的俯身含住一只玉乳,生命的精华随之喷薄而出。

“啊……”

那灼人的温度让王聪儿一阵颤抖,再一次攀上了高峰!!

白莲艳后王聪儿被又浓又烫的精液射得大叫一声:“哎呀!好弟弟,烫死姐姐了……”

淫水“咕唧!咕唧!”地响着,床上地上淫水滴流满地,血迹落英缤纷、王聪儿满身的香汗也流了出来……

洞房花香四溢飘散、两人软软的拥吻在一起,小王子并轻轻的吻在了白莲爱妻王聪儿的如花娇颜上、如玉胴体上……

喜夜漫漫无边、有如此绝色美艳的白莲艳后王聪儿在怀、小王子哪肯罢休、亲着、抱着美艳无边的白莲艳后王聪儿自是摸玩不休、寻欢作爱不止、亲着、吻着、抱着、拥着、摸着、揉着、按着、压着、吮着、插着、爱着、——。

花山有缘抱艳后、洞房大福拜观音、真个极乐洞、莫道不消魂、哇操!飘飘欲仙……快活赛神仙、任逍遥!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