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生亦何欢》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生亦何欢》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生亦何欢 生亦何欢

    在一个荒凉的海岛上,有一座危耸着的地狱,那个地狱叫做凤凰监狱,听说,那座监狱里收藏着很多上品的女奴和肉畜,很多富商与官员,常常春风满面地出入其中,各大城市的夜场里,也经常见到分发着传单的小贩,一张张精致的亮油传单上,有一个扭曲着身体的女人,双手屈辱地扶着坠在乳房上的重物,双腿之间努力地夹着一把刀口朝上的红色刀柄的飞刀,她的项圈上却意外地被挂上了一个警徽,浑身的重枷与那胀鼓鼓的肚子,仿佛吸走了男人们的灵魂,传单的左下角,用印刷体的小字印着:每周的周四可以免费享用。海岛的地址不详,但是可以跟发单子的小贩买船票

    永夜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生亦何欢》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生亦何欢》,是作者永夜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一个荒凉的海岛上,有一座危耸着的地狱,那个地狱叫做凤凰监狱,听说,那座监狱里收藏着很多上品的女奴和肉畜,很多富商与官员,常常春风满面地出入其中,各大城市的夜场里,也经常见到分发着传单的小贩,一张张精致的亮油传单上,有一个扭曲着身体的女人,双手屈辱地扶着坠在乳房上的重物,双腿之间努力地夹着一把刀口朝上的红色刀柄的飞刀,她的项圈上却意外地被挂上了一个警徽,浑身的重枷与那胀鼓鼓的肚子,仿佛吸走了男人们的灵魂,传单的左下角,用印刷体的小字印着:每周的周四可以免费享用。海岛的地址不详,但是可以跟发单子的小贩买船票

《生亦何欢》 第27章(终章完本) 免费试读

***********************************

境况不佳,无心继续写作,有负重望,永夜很是遗憾,草草收尾,虽心有不甘,却为之奈何!

***********************************

书记官恶毒地追问道「你说我应该问你什么问题,嗯?」

「问,问我的姓名,籍贯,犯案经过……还有……啊!」

啪地一声,鞭子的鞭梢轻巧地打在她的乳头上,抽掉了那个夹着肉的鳄鱼夹,尖锐的夹子带走了一小块皮肉,顿时让她的胸前开起了一朵肉花,「老子问你的不是你以前卖骚的那一套,在这里问的问题都得让台下的大爷们爽了才行,懂了没有,再抽!」

啪,啪,啪,赵梦顾不上疼痛,流着泪答应到「知道了,知道了,啊!哎呀!大爷们,问,问我喜欢想着谁自慰吧,哎,哎呀!」

书记官这才摆手示意狱警停下,「哼,这种装纯的问题,你觉得他们有兴趣吗?算了,凑合问了,你喜欢想着那个贱种自慰啊?」

「我,我喜欢想着一个警校的同学,自,自慰。」

「哦?想着他把你怎么样?」

「把,把我按在床上,蒙上眼睛,蒙上眼睛干。」

哦!陪审团坐席传来了阵阵嘘声,显然他们很无趣地在捣乱,突然陪审员中的一个冲上审判台,一把推开书记官,抢过麦喊道「审判长真差事,都是些废话,让老子来问你这个小贱种,你那个淫荡的肚子里都是些什么?」

哄的一阵笑声充斥了整个审判室,赵梦结结巴巴地答道「应,应该是尿液,精液,和……和……」

「和什么?」

「和……和我的……我的……水。」

「哈哈哈,哈哈哈……」

「恩,最后一个问题。」书记官终于抢回了麦,端坐在那里「你承认上个月五号从缅甸走私来的那批毒品是你的吗?」

赵梦突然尖声叫道「不!我没有,那不是我做的,你们不要栽赃我!」

书记官遗憾地点了点头「哦,原来不是你啊,真是抱歉啊,那就送赵小姐回去服刑吧。」说罢他转身欲走,赵梦却喊道「不是说了审判完就会让我去厕所吗,快让我去下吧,求求你了。」

书记官上下打量着坐在木马上的女人,裆下不由得硬起来,「我说的是,如果你让陪审团满意,但是,你觉得他们满意了吗?」

赵梦只好哭着问道「陪审团的大爷们,你们满意了吗。」

陪审团的男人们慵懒地哼哼着,最终一个男人说道「我们喜欢有罪的女人,尤其是那种有莫名其妙罪的女人;你,不行!」

赵梦的神色突然暗淡下来,向着书记官颤抖地喊道「我,我认罪,都是我做的,我认罪啊,求你们让我尿出来吧,求你们了,哎呦。」

「哦,原来是你做的啊,早点坦白不就结了,把她带过来画押,签认罪书吧。」

书记官讪笑着点上一颗烟,掏出一叠文件放在桌上,其中有一张盖有公章的认罪书,字字铿锵地述说着那莫须有的罪名,赵梦被拖拽到桌子旁边,呆呆地看着那一张张陌生的白纸,和桌上那盒暗红色的印泥,书记官不耐地甩手抽了她的乳房一下「愣着干什么,签字画押。」

「可……可是,我的手拷在背后了……」赵梦委屈地低声说道,这时啪的一声,她顿时觉得屁股火辣辣地疼起来,不知是哪个狱警乘着这会过了下手瘾。

书记官悠悠地吐出一口烟,往后稍微仰了仰,「谁说让你用手画押了?以后记着点规矩,在我们这女人都是用奶子画押的,奶子用不了的时候就用逼,逼用不了的时候嘛,我看也没必要画了,嘿嘿,在这里没有这两样东西的女人就等于失去了活着的资格,到时候会怎么样也许你比我们还不在意呢。」

赵梦暗暗地埋下屈辱的脸,默默地努力抬起自己沉重的身体,用乳头去够那盒鲜艳的印泥,她承受着来自内外的压力,终于把乳头捅进了那盒印泥,在她用力地向下挤压那盒印泥的时候,鼓胀的乳头中,不自主地喷涌出洁白的乳汁,洁白的乳汁混合着鲜红的印泥,在那精致的铁盒里打转,随后,一个鲜红的,透着奶白的乳晕印子,印在了那荒唐的纸上,赵梦失声痛哭着被拖向了里面的房间。

书记官轻轻吹了吹尚未干涸的印记,冷漠地收起那张认罪书,随后跟狱警交代道「贵老板说了,我看不见的时候,你们可以随意。」

狱警们兴奋地点着头,给书记官递过一条烟后便哄笑着跟着进了里面,审判间的里边,是一个并不宽敞的房间,狱警们搭起了两跺半人高的砖墙,中间留下一些空隙,他们告诉悲惨的赵梦,这就是她的厕所,赵梦也早已顾不得那么多,只要把塞子拔掉,她什么都愿意,所以她配合地让狱警们托起她沉重的身体,慢慢地叉开大腿,蹲在这砖墙上,下体努力地向前突出,她呻吟着战栗着,等着那个解放自己括约肌的时刻,狱警们却拿来一个铜盆放在地上,示意她往盆里尿,赵梦并不知道,这只是一个新的玩法而已。

狱警们恶狠狠地威胁着这个呻吟着蹲在矮墙上的女人,如果她尿到地上一滴尿,就全部给她灌回去,女人颤抖着点着头,努力地用下体对着铜盆摆好了姿势,当狱警们淫笑着拔出那个恶毒的尿道塞,赵梦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随着一股浊流喷射而出,铜盆和铜盆周围的地面上被尿液画出了一条微微倾斜的竖线。

狱警们当然预料到了这种结果,不如说,这才是他们真正等待的结果,他们恶毒地马上塞回了那个令赵梦恐惧的塞子,并且恶狠狠地拿起鞭子开始抽打她,赵梦只能哭泣着扭摆自己被托起的身体,她几乎没有可以躲闪的空间,为了维持重心的稳定,她已耗尽了所有精力,背拷在背后的双手和鼓胀的肚子总是让她不由得向前倾倒,而她不敢摔倒,她更不敢再忤逆这些狱警,他们抽打着她向前挺出的密处,印泥尚未洗净的乳头,以及那饱受风霜洗礼的脊背,她皱着眉头,含着泪水忍耐着,直到他们放下鞭子,摆好了铜盆,再次拔下了那个塞子,赵梦红着脸,努力地忍耐着呼之欲出的尿意,慢慢瞄准着那个盆子,小心地一下一下放松着自己的尿道口,只见一股一股水箭堪堪落入铜盆中,激起水花的回荡,和铜盆被冲击后的金属声响,狱警们满意地看着这个惊恐的女人控制着自己也没把握控制好的肌肉,时不时走过去对她的奶子和肛门撩拨一番。女人悲惨地颤抖着,时不时的刺激与撩拨,让她渐渐失了准头,终于在尿满了大半盆后,一股失去了控制的水箭射向了一米开外,狱警们开心地哄笑着,塞上了她饱受欺凌的尿道,赵梦绝望地昏了过去……

灌尿放尿不知究竟循环了多少次,赵梦早已被折腾的迷迷糊糊,一股冰冷的感觉从下体传到脑髓,那是一种冷水倒灌的感觉,赵梦呻吟着醒来,看到淫笑着的狱警们拿着液压仪器在往自己的尿道里灌尿,她绝望地把头仰起哭喊道「我,我不尿了,你们送我回去吧,送我回去吧,啊!」

狱警们则是继续灌着那冰冷的液体,无情地答道「没尿完之前,你是不能回去的。」

赵梦绝望地挣扎着,想要让自己仰躺的身体坐起来,狱警们邪恶地笑着,重新按好她,给她灌满了尿液,塞上了尿塞,赵梦哭喊着,挣扎了一会后,无力地任由他们架上了砖墙,她早已没了蹲着的力气,只得无力地靠在身后狱警的身上,费力地张开大腿,狱警们显然也玩的腻了,给赵梦换了一个大的铁水槽。

「长度有接近两米的水槽,保证不会尿偏了吧。」一个狱警淫笑着说道,赵梦疲惫地点了点头,她却没有看见,水槽底部那隐蔽的正负极导线。

狱警们坏笑着拔下她的塞子,看着浅浅的水槽里渐渐贮起水来,当水的深度达到了导线的高度时,那个长出着气颤抖着放尿的女人突然定了一下,尿液也突然断了流,她瞪大了眼睛,努力控制着早已不听使唤的括约肌,尿液停顿了不到一秒钟便再次喷涌而出,伴随着间歇性的尖叫和颤抖,赵梦终于放声大哭起来,虽然她的哭声被突然的电击所打断,却也不难听出那呜咽中时而带着你们这些畜生的低骂声,狱警们玩得兴起,时不时按压着她的肚子,威胁着她,如果不发浪叫爽就再给她灌满,赵梦只好用那沙哑的嗓子,时断时续地哭叫着「啊,啊!爽,爽啊!」……

那该死的尿液,终于离开了她的身体,而她早已麻木地坐在水槽边的地上,嘴里含着狱警的阳具……

***********************************

卷十二——凤凰涅槃

***********************************

落银城。

据说这里的地方一霸搬离了这里,警视厅的厅长换了不知名的新人,凤凰大厦早已付之一炬,落银城那个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狱,变为了一地的砖头瓦砾。偶尔还会有些男人饥渴地徘徊在那遗址附近,半是惋惜半是愤恨地踢开路边的石子。

凤凰岛。

在一个荒凉的海岛上,有一座危耸着的地狱,那个地狱叫做凤凰监狱,听说,那座监狱里收藏着很多上品的女奴和肉畜,很多富商与官员,常常春风满面地出入其中,各大城市的夜场里,也经常见到分发着传单的小贩,一张张精致的亮油传单上,有一个扭曲着身体的女人,双手屈辱地扶着坠在乳房上的重物,双腿之间努力地夹着一把刀口朝上的红色刀柄的飞刀,她的项圈上却意外地被挂上了一个警徽,浑身的重枷与那胀鼓鼓的肚子,仿佛吸走了男人们的灵魂,传单的左下角,用印刷体的小字印着:每周的周四可以免费享用。海岛的地址不详,但是可以跟发单子的小贩买船票,来宾中会被随机抽取几人,赠予高纯度的大麻和冰毒……

港口停着一艘快艇,快艇的甲板上,架着一挺崭新的机关枪,这是附近海域的海盗船,最近他们经常来到这里,有时候带着几麻袋的毒品,有时候带来一些最新的枪械,还有时候他们会带来装在麻袋里的女人,没人知道他们从这里得到了什么,因为他们从未从这里拿走过任何东西,除了有一次,他们借走了一个女囚,过了半年后,据说还回来的女奴早已变成了疯子,她只要看到男人,就会马上撅起雪白的屁股,哎哎哎地浪叫,肥硕的乳房上挂着纯金打造的铃铛,白嫩的身体上布满了隐隐约约的刑伤,她在监狱里每天沙哑着嗓子浪叫着,被那些男犯人昏天黑地地干着,他们虽然嫌弃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整天流着口水撅着屁股,却也乐得玩弄她那个只要一碰阴蒂就流水流奶的身体,甚至早已没有人记得,她曾经的名号,叫做红刀女侠……

贵泽倚坐在牢房门口的椅子上,看着牢房里锁在墙角的女奴,那张依稀熟悉的脸,挂着泪痕,却不是孟枝是谁,贵泽只是看着她,看着她摩挲着那饱受蛊虫侵蚀的身体,时而低吟,时而哭泣,过了一会他便起身离开,走在那个狭长阴暗的甬道里,手里拉着一根结实的铁索,铁索的另一端,是一个趴伏在地上屁股上插着狗尾的女奴,她呆滞的眼神里,透着一丝满足,曲着四肢作犬状随行着,贵泽欣赏着两边牢房里赤裸着身体颤抖着躲避着他眼神的女奴,后面的守卫淫笑着向牢里挥舞着黑色的皮鞭。她们当中有疯的,有傻的,有残的,也有绝望到麻木的,那一副副诱人的躯体,承载着一个个腐烂的灵魂,在扭曲的世界里,她们用自己的贞洁与尊严,换取了不知名的男人们一夜夜的满足低吼……

在海岛后身的悬崖上,有一座妖娆的真人比例石像,全裸女人的石像,两腿一前一后搭盘着站定,张开双臂,袒露出丰满的挂着微旧金铃的乳房,迎向东方红日初生之地,石像脚下的地面上伫立着一座打磨光滑的大理石墓碑,上面刻着黑墨的行书「爱奴莎之墓」……

***********************************

生亦何欢——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