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人生乐趣免费 人生乐趣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鱼水深情 鱼水深情

    在我们的国度,民拥军,军爱民,一直被传为佳话。子弟兵是鱼,老百姓是水,鱼只有融入水中才能存活,水中无鱼则是一潭死水。曾几何时,军民的鱼水情谊一直是子弟兵克敌制胜的重要法宝。  改革开放以后,军民关系续写了新的篇章。在一切向钱看的大环境下,社会风气和人们的伦理道德发生了许多扭曲,卖淫嫖娼普遍盛行,乱搞男女关系已经习以为常,这些必然都会影响到部队,促使军民关系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尤其是驻地风气比较差的地方,虽然军民关系也很密切,但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鱼水情谊了!而是更直接更体贴更融洽的新型鱼水关系,军民真正融

    人生乐趣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鱼水深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鱼水深情》,是作者人生乐趣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我们的国度,民拥军,军爱民,一直被传为佳话。子弟兵是鱼,老百姓是水,鱼只有融入水中才能存活,水中无鱼则是一潭死水。曾几何时,军民的鱼水情谊一直是子弟兵克敌制胜的重要法宝。  改革开放以后,军民关系续写了新的篇章。在一切向钱看的大环境下,社会风气和人们的伦理道德发生了许多扭曲,卖淫嫖娼普遍盛行,乱搞男女关系已经习以为常,这些必然都会影响到部队,促使军民关系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尤其是驻地风气比较差的地方,虽然军民关系也很密切,但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鱼水情谊了!而是更直接更体贴更融洽的新型鱼水关系,军民真正融

《鱼水深情》 第25章 宁被肏死也风流 免费试读

早晨,李志强醒来的时候,老太太已经起床去做早饭了。李志强看了看还在熟睡的大萍,他知道昨天晚上,大萍连续三次泄身肯定是太疲劳了。他想轻轻地拿开大萍还在搂着他的胳膊,可是大萍却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看了看窗外,说:「唉呦!都已经天亮了,我怎么睡的这么死呀!你是不是早醒了,怕惊动我就一直没动,可别耽误你上班呀!」

李志强笑了笑说:「我也是刚醒一会儿,本想不惊动你,谁知还是把你弄醒了。」

因为两个人还依然在肉贴肉的躺着,李志强随后问道:「还想不想再舒服一次?」

大萍说:「我现在的心思都在怀孕上,你一时半会儿又射不了,也不能耽误你上班呀,还是晚上再干吧!」

李志强说:「今天我不用到部队上班,我跟司机交待的是等我电话,主意是送小丽姥姥去医院,我也两天没去了,顺便去看看,然后去刘书记家商量他们那条街吃水污染的事。你现在要是还想就干一次,我睡了一夜,不仅精神头足,而且没喝酒,给你射进去的精液更容易怀孕。」

大萍说:「要是这样,我就再要一次。我估计姥姥恐怕早就把早饭做好了,她现在肯定在对面屋里,她是不想打扰咱们。你把我先肏舒服以后,就得把姥姥喊过来,让她再舒服一次,射精的时候射给我就行了。」

李志强按照大萍的意思,先后把大萍和老太太都弄的泄了身,最后又把大萍弄了一次,两人同步高潮以后,三个人才穿好衣服吃早饭。

吃完饭以后,老太太开玩笑地说:「大萍,你可是两张嘴都吃饱了,就在家里好好睡觉吧!一会儿我上医院,让你妈和小丽回来。」

大萍笑着说:「姥姥,你倒是想用下边那张嘴吃呢,我不让干爹给你!」

这时,李志强看外面已经出了太阳,没功夫听两个女人斗嘴,便给司机打了电话。两个女人知道司机马上就要过来,也就不再开玩笑了。

上午,李志强和老太太一起先到医院看望了张亚光两口子,吴艳梅已经两天多没见到李志强,想让他中午一起吃饭,但是听说上午还要到村支书家商量水污染的事,也就无法挽留了。大约10点钟左右,李志强才来到了刘书记家里。下车以后,他就让司机回部队去了。

刘书记两口子听到车响就迎了出来。「李主任,我家满堂已经到村口看了你好几次了,还担心你有公务来不了了呢!」陈香梅热情地招呼道。

李志强说:「我要是真有公务,也得给刘书记打个电话来呀!刚才我是到医院去看了看亚光大哥两口子。反正我跟刘书记商量水污染的事也用不了多长时间,所以就在医院多待了一会儿。」

走进院子以后,陈香梅有些娇声娇气地小声说:「李主任,你就知道工作上的事,不知道还有个姐姐也在等你吗!一天多没见了也不想我。」

李志强回头看了看刘书记,没想到刘书记却说:「昨天,香梅就盼着你来,她现在心里好像只有你,连我这个老公都不放在心上了。你要是有空就常来陪陪她,可别让她得相思病啊。」

来到屋里以后,陈香梅当着她丈夫的面,就抱住李志强亲了一口,然后说:「满堂昨天就跟我商量,他说就是不跟你借种,也愿意让我跟你好上,就是你当着他的面干我,他都不会吃醋。我还真没想到满堂会这么大方。」

刘书记说:「我就是不大方也没法改变你的心思,还不如顺水推舟让你高兴,况且,我一直希望你在男女关系的问题上开通一些。这十多年来,你除了我以外就没有喜欢过第二个男人,县里的贺书记看上你以后,多次挑逗你,都遭到你的拒绝,我劝你去陪他,你差点跟我拼命,还要告贺书记。现在都啥年代了,改革开放就是让人不要保守,县里还把女人当成经济发展的重要资源,所以,我看到你那么喜欢李主任,就觉得这是改造你的最好机会,即便李主任不情意,我也得鼎力撮合,而且我相信只要你脑筋开通了,就会比其他女人在这方面更有魅力。李主任是我的好兄弟,我当然愿意你从他开始了。」

陈香梅听到这里,有些火冒三丈地说:「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想让我像村长的女人那样,整天的陪上面那些当官的呀!你快做梦去吧!我喜欢李主任可不是因为他是当官的,我是看他的品行好又帅气,你看他跟亚光两口子也不沾亲带故的,却像一家人一样关心照顾他们,我就是喜欢他这样的男人。你以为我脑筋开窍了就会跟什么男人都可以呀!那你可就瞎了眼啦!」说完,她气呼呼地坐在了地上的凳子上。

李志强故意打岔地说:「你们这是哪跟哪呀!还把我扯进去了。要是因为我才惹你们两口子斗嘴,那我就回去了。」

刘书记急忙拉住李志强的手说:「兄弟,你可别多心,我是真心想让香梅跟你好,也想让她更开放些,应酬一下上面来的领导,她不愿意就算了。」

陈香梅说:「谁不愿意呀,得分清楚,我跟李主任好,是心甘情愿。想让我再应酬其他男人,不管他是县里的还是市里的,多大的官都不用在我身上打主意。」

刘书记终于投降了:「好好好,就按你的心思办,这下该满意了吧!」

陈香梅说:「这还差不多,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我跟李主任好,也是你提出来的,你到任何时候都不能反悔。况且我只有李主任一个相好的,你在外面的女人可不只一个,恐怕十个都超出了吧。咱们现在也算是扯平了。」

刘书记有些尴尬地说:「那不是想让她们给我生孩子吗,而且我也没瞒着你呀!我哪知道是我自己不能生育呀,要怪也只能怪化工厂了,那个黑心的老板,让我断子绝孙,要不是李主任来咱们家,恐怕我到死也不知道他是祸根。」

陈香梅说:「你还知道李主任是咱们的恩人呐,就冲这一点我跟他相好都值得,何况还是你给牵的线,绝不是我背着你偷人养汉。可你找了那么多女人,没有一个是我同意的,你让我知道也是被我发现了才不得不告诉我,还说想让人家给生孩子,更是假话,哪有找十多个生孩子的!还有你跟你表妹的事,我还没跟你结婚的时候,你们就开始了,这十多年就一直没有中断!所以,我跟李主任好上以后,你要是敢做一点对不起我们的事,我就跟你没完。」

刘书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说:「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这样大的火气,当着李主任的面,抖落我这么多丑事,难道你不想跟我过了?」

陈香梅说:「要是不想跟你过了,我也就不说这些了。我是想让李主任也知道咱们的一切,好让他放心的成为咱们一家人,包括一起干男女之间的事。我不把你的老底亮出来,当着你的面他敢和我干那种事吗?」

这时,刘书记倒是转忧为喜了,他说:「原来你是为这种事啊!那么气势汹汹的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很简单,一会儿我们俩商量完水污染的事,我和他跟你一起玩一次,你就知道我是真心的支持你们俩好了。」

陈香梅说:「你们俩弄我一个,还不把我弄死呀!我为啥说你外面有那么多女人呐,就是想把她们也拉进来。这回你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刘书记不假思索地说:「你绕了这么个大圈子,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这还不好办,一会儿我把我表妹找来,她前两天跟我说有事想求李主任,我问她什么事又不告诉,我猜想她也是看上了李主任,咱们今天就来个两男两女一起干。只要李主任喜欢,想多玩几个女人还不容易。」

陈香梅「噗嗤」一声笑了,她说:「这还差不多。不过,李主任的那些宝贝水,可不能赏给其他女人,只能射在我的里面。」

刘书记笑呵呵地说:「一切听从夫人安排,盼望夫人早日生个李主任的孩子。」

李志强一直没有插言的机会,也不知道这两口子演的是什么戏,但是,从陈香梅的言语之中他感到又没有什么虚假,而刘满堂的话总体上也挑不出什么破绽,只是他说心甘情愿让陈香梅跟自己好,明显不是心里话,实际上就是为了借种。

李志强听到这里,才似乎很认真地说:「你们俩这是演的哪出戏呀,我来你们家是商量解决水污染的事,你们可倒好,研究起男女关系来了,还要玩什么群交,也不怕人家说是搞淫乱啊!我又是部队的领导,你们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

刘书记急忙解释说:「李主任,在我们这地方哪有什么淫乱的说法,你就是天天搞女人,也没人说你一个不字,反而都夸你有本事。而且女人们也多数都想找帮手,真正老脑筋的女人没多少,都比城里的女人还开放,像我们家香梅和你的房东吴艳梅就算是最正统的女人了。你在我们村里住着就得适应这种情况,根本不存在什么淫乱的问题,也不存在让你犯错误的可能。」

李志强说:「部队有严格的纪律,绝不允许乱搞男女关系,你让我跟嫂子相好,咱们都是心甘情愿,我可以接受,可是再跟其他女人一起淫乱,让部队知道了,我还不受处分啊!」

刘书记说:「这你就放心吧,我们这儿的女人最讲情义,只要她把身子给了你,就绝对不会坑害你,哪怕就是被堵在一个被窝里,她也会主动替你开脱,说是她强迫你或者是勾引你的。如果是事后调查,她们就会一问三不知。所以,你就不用担心违犯纪律了。」

陈香梅也附和着说:「满堂说的是实话,我看你就入乡随俗吧!我给你担保,绝对出不了什么问题。而且你弄的女人越多就会人缘越好,越有群众基础。说不定还能增加你的好名声呢!今天你就听我的,先开个头,反正是满堂的表妹,也等于是一家人,我们姐妹俩和你们把兄弟一起快活,外人也不可能知道,不会有什么后果。你就放心吧!」

李志强因为和陈香梅有了肌肤之亲,而且还涉及到李翠花,也就不好再反驳了,他支支吾吾地说:「这,那就试试,我觉得不合适,没有感情怎能一起玩,估计也不会有兴趣。」

刘书记说:「那就试试吧!我现在就去找我表妹,你跟香梅先说会儿话,中午喝酒的时候,咱们商量化工厂的事,吃过饭以后咱们就一起快活。」说完他就出去了。

刘书记刚出院子,陈香梅就扑进了李志强的怀里,先和李志强亲吻了一会儿,然后依偎在李志强的怀里,解开裤带把李志强的一只手塞进了内裤里面。

她说:「你摸摸我的屄,早就湿乎乎的了,这几年满堂就是一两个星期不弄我,我也不想,可是跟你以后,才一天我就想的难受。要不是一会儿得做饭,我恨不得马上就让你肏一次。」

李志强一边抠摸陈香梅的屄一边说:「那你还舍得让刘书记的表妹加入,到时候我还怎么能专门肏你一个人。」

陈香梅说:「你一个人就能把我肏的死去活来,再加上满堂你们还不把我肏死啊,再说了他的那些女人也都挺漂亮,我想让你多肏几个女人,也算我尽点心意,要不然我能为你做啥呀,而且你把他的女人肏了,也算是我对他的报复。他表妹跟他比我还早,只是因为近亲没能结婚。他表妹长的也挺漂亮,屄也特别浪,我相信你肏过她以后也能喜欢她,以后你来跟我玩,如果翠花姐不能参加,我就让她来一起玩,你那大鸡巴我是领教了,再也不敢一个人和你玩了。」

李志强说:「闹了半天,你还是这个意思啊!我还以为你们两口子演戏呢!原来他根本不知道你的这些用意。」

陈香梅得意地说:「让他知道他还能上钩啊!我得让他自觉自愿地把他的女人都贡献出来!不过,你那些宝贝水一点也不能给她们,我要承包到底。」她说着朝窗外看了看,又说:「估计他们该回来了,我先去炒菜,给你做几个拿手的好菜,补足了底气下午也好有劲儿肏屄。」

陈香梅刚刚系好裤带,刘书记就带着他表妹走进了院子。陈香梅朝李志强挤弄了一下眼睛,说:「我估计的差不多吧,已经回来了。」说完就迎了出去。

在院子里,陈香梅和那个女人打了个招呼就去厢房做饭了,李志强一直在屋里坐着,他不能对那个女人表示主动,他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把自己摆在被动位置。

刘书记和他表妹进屋的时候,李志强才站起身来,还没有说什么,那个女人就伸过手来说:「你就是李主任吧,我叫王心怡,刘书记是我的姨表哥。早闻李主任的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可惜我一直没有接触的机会,像李主任这么帅气的男人,恐怕哪个女人看见都得骨头软了。」一边说一边握住李志强的手,似乎粘在一起一样舍不得松开。

李志强任凭她握着自己的手,笑着说:「不愧是书记的表妹,说出话来都有当领导的气派。我只不过是一个坦诚直率甚至是粗鲁的军人,不让你见笑就知足了!请问芳龄多少?」

王心怡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李志强说:「还芳龄呢,都快成老太婆了,今年我32岁,听我表哥说你跟我同岁,我是农历九月十五的生日,你呢?」

李志强说:「八月十五,咱们正好差一个月,我只能给你当大哥了!」

这时,刘书记说:「既然你们俩这么有缘分,我也就不用介绍了。表妹,你陪李主任先坐会儿,我去小卖部买些熟食,中午咱们好好喝几杯。」说完就出去了。

王心怡爽朗地笑着说:「我表哥还真大方,他居然主动让我跟你相好。我也不瞒你,我们表兄妹从小就在一起,懂得男女之事以后也没有分开过。我表嫂特别开通,从来不吃我的醋。既然你是哥哥,我这当小妹的可就撒娇了。」说着她就抱住李志强亲吻了起来。

李志强从看到王心怡的第一眼,就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好感,但不是真心喜爱的好感,而是及时行乐的好感。他觉得这个女人虽然没有陈香梅那么漂亮,但是从脸蛋到体形也能说得过去,也可以算是农家美女。尤其是她那似乎会说话的两只大眼睛和她那明显高耸坚挺的两个大乳房,对李志强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诱惑力。为此,他积极地配合着王心怡的舌尖在嘴里的搅动,不住地吸吮和舔弄。

等到王心怡松开嘴巴,李志强说:「你跟我原来也没有接触过,仅凭你表哥的介绍,你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他跟我相好,难道就不怕上当受骗吗?」

王心怡仍然笑着说:「我本来就是表哥的女人,他都能舍得把我让给你,我还怕上当受骗嘛。再说了,你热情照顾张亚光一家的事,我们村里谁不知道,凡是见过你的人,都夸你心眼好,长的帅气,又是部队的大官,尤其是女人们都把你当成了追求的目标,我还能一点也不知道吗?我早就想让表哥给我介绍一下好认识你,可他一直找借口不给我帮这个忙。我知道,他是舍不得让我再和别的男人有关系,今天他终于舍得了,我还能担心他骗我吗!说实在的,我现在就想马上把身子给你,不信,你摸摸,我的下边都已经湿了。」说着她就把李志强的手塞进了她的下身。

李志强一边抚摸她的阴部,一边说:「我哪有你说的这么好,我在亚光大哥家住着,他遇到了困难我帮忙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不要说我还是部队干部,就是一般人也不能看着房东家遭难而袖手旁观呀!要是仅仅为这点小事,大家都喜欢我,倒让我觉得有些惭愧了。尤其是你们这儿的女人,都这么有情有义,更让我感到自愧不如。」说着,他把手指抠进了王心怡的阴道,她的里面确实有些湿乎乎的了。

王心怡为了配合李志强的抠摸,又把两腿打开了一些,然后说道:「你越是这么谦虚,就越惹人喜爱。我能跟你这样的好男人相好,可以说是我三生有幸。从今天开始,你只要想跟我快活,我就义不容辞地满足你。」

李志强说:「今天可是咱们四个人在一起,你会不会认为这样做太荒唐,如果你有反感,我就劝你表哥取消今天的事。」

王心怡说:「那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咱们都是结了婚的人,大家一起快活,说不定会更刺激。何况我早就是表哥的女人,我就是再喜欢你,也不能甩了他呀!你们俩一起干我,还省得他吃醋。至于我表嫂他已经跟你好上了,就更没有什么顾虑了。」

这时,陈香梅走了进来,她笑呵呵地说:「哈哈!你们俩的速度可真快呀,刚刚见面就搞到一起了。这样也好,吃过饭以后,咱们四个人一起玩就不用羞羞答答了。怎么样,表妹,能和李主任好上,心里美不美呀?」

王心怡说:「当然美了,要不是我表哥舍得把我介绍给李主任,恐怕你就吃独食了。偷着跟李主任好上了,也不想着表妹,是不是怕我把李主任给抢走啊?我可不像你那么自私。」

陈香梅说:「你问问李主任,让你加入是不是我的建议,还说我自私呢!恐怕你应该感谢我这个大媒人才是正理。没想到你却恩将仇报,一会儿非让李主任把你肏死不可!」

王心怡笑着说:「我还巴不得让他肏死呢!你没听说吗,宁可被肏死,做鬼也风流。」

陈香梅笑得更开心了:「嘿嘿!你还真会瞎编,那是宁可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是指男人说的。」

王心怡说:「都一样,男人死在女人身上值得,而女人死在男人身上更值得,我要是能被李主任肏死呀,那才是终生享受呢!到时候你就会嫉妒了。」

陈香梅得意地说:「我才不嫉妒呢!因为我已经体会过被他肏死的滋味,那才叫舒服呢,不过要是醒不过来可就危险了,弄不好也就真的去做鬼了。」

王心怡说:「看你又说又玄乎了吧,还能编出这样的瞎话,你让他肏过几次了,就说体会过被他肏死的滋味,谁能相信啊!」

陈香梅说:「不信,你问问李主任,我当着他的面还敢说瞎话呀!他第一次肏我就把我肏的晕了过去!要不是他有经验把我又温存得醒过来,恐怕我就真的做风流鬼了。」

王心怡回头看了看李志强,得到的果然是点头回答,她才不得不相信了,她说:「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知道,女人真的能被肏死,我猜测那肯定是最舒服的反应,可我让表哥和家里那个没用的男人一起肏过多少次,居然有的时候连高潮都没有,还得靠抠摸泄身,是不是太可怜了!」

陈香梅说:「那是你的屄太浪,从小就让你表哥肏,恐怕都把屄肉磨出茧子了,还能有我那么敏感的反应?!恐怕你这辈子都享受不到被肏死的滋味了。」

王心怡说:「我就不信你的屄那么好用,表哥还说我的屄不仅比你的好看,而且肏屄的功夫也比你强,我估计是李主任的鸡巴太好用了,才把你肏的那么舒服。能够舒服的晕过去,那恐怕是肏屄的最高境界了。我相信我的屄也会出现让他肏死的反应。」

李志强一直默默无声地听着两个女人的淫浪对话,觉得没有任何插话的必要,只是专注地抠摸着王心怡的屄。不过凭他抠摸的感觉,王心怡的屄确实敏感性差一些,不然的话,她被抠摸着也就没精力和陈香梅斗嘴了。所以,他不能不考虑如何对付这个屄浪却敏感反应迟缓的女人。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