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佚名的小说 作者佚名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我和朋友的妈妈月梅 我和朋友的妈妈月梅

    这是一篇定制文,在金主的同意下,发出来给大家欣赏,我在论坛里搜了下,因为没有找到原文,我就把原文一起上传,原文作者不详。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经典短篇
    立即阅读

《我和朋友的妈妈月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和朋友的妈妈月梅》,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经典短篇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篇定制文,在金主的同意下,发出来给大家欣赏,我在论坛里搜了下,因为没有找到原文,我就把原文一起上传,原文作者不详。

《我和朋友的妈妈月梅》 续写 作者:流浪流浪就好 免费试读

自从那天林强找过我之后,月梅阿姨的身影就一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个小旅馆里发生的事,就像是播放幻灯片一样的在我脑海里浮现,让我每次都不能自己。

每次肉棒控制不住勃起时,我都想马上去找她,对她述说我的思念,但是想到林强,我总会升起一丝愧疚,虽然月梅阿姨离婚的事没有我的原因,但是我始终是上了他的母亲,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当了一回他的爹!

我愧疚,但是又深深的觉得很刺激,有几个人能跟我一样?把好朋友的妈妈搞上床!

时间在指尖流逝,日子还是得过,自那次见面后,我跟林强几乎天天都会小聚一下,聊聊以前的趣事,偶尔我也会忍不住的向他打听月梅阿姨的消息,我深深的怀念这个比我大了差不多一半的女人的一切。

当我得知林强并没有和月梅阿姨住在一起时,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好!这样就不会担心被打扰,也不用担心因为林强在家而束手束脚!

但是每当林强诚挚的眼神看着我时,我都会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我会微微的扭开头,装出不胜酒力的模样,心里却阴暗的想着,我的好朋友,我好想念你的母亲,想念她在我的身下放浪形骸迎合我的肉棒!

差不多半个月时间,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煎熬,每一次跟林强见面,都会加深我对月梅阿姨的思念。

终于,我忍不住了,我要去找她,找月梅阿姨,我要让月梅阿姨再一次的张开她性感的大腿,再一次吻她那淫靡的蜜穴,再一次的把我的肉棒插入蜜穴里,把我的精液射进里面!

通过林强的嘴,我知道月梅阿姨现在已经没再亲力亲为,家具店虽然还继续开着,但是却不像以前那样花心思打理,现在的月梅阿姨生活就像是一个贵妇,没事练练瑜伽,跑跑步,跟一些朋友喝喝咖啡,日子过得无比滋润。

这样好啊,因为这样的话,月梅阿姨一定保养的很好吧?那块土地肯定也如同以前一样肥沃吧!

「老公,人家想要嘛……」

这半个月来,因为月梅阿姨的模样总是盘旋在我脑海里,所以我对妻子有些忽略,直到今晚她终于忍不住向我求欢了。

妻子还是很漂亮的,我也很爱她,但是现在的我满脑子都是月梅阿姨的影子,又怎么会有闲心去满足妻子,我有些愧疚,本来想要拒绝,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直接爬上了妻子的身子,在妻子期待的目光中,爱抚着她的一身嫩肉。

当我把肉棒插入妻子泥泞不堪的蜜穴时,我又想起了月梅阿姨的身影,我闭上眼,忍不住把身下的妻子幻想成月梅阿姨,幻想着当初那个旅馆里,月梅阿姨被我的肉棒贯穿后,在我耳边低吟,娇吟,最后浪叫的淫态。

「咿呀……喔喔……老公……老公……好厉害……啊……好深……」

我仿佛吃了伟哥一样,在妻子的身上尽情倾泻我的精力,把她搞的哇哇浪叫,交合处的淫液四溅。

最后,我在妻子的蜜穴深处射了,射的很多,很爽,我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第二天一下班,我就向着月梅阿姨的家赶去,我早已经从林强口中得知月梅阿姨如今的住处,路上的我既兴奋又激动又紧张,总是忍不住的想,月梅阿姨见到我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把我拒之门外。

不过即使月梅阿姨把我拒之门外我也不打算放弃,如今的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我!

到了目的地,站在月梅阿姨的家门前,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出,然后按响了她家的门铃。

等待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在我还没开始胡思乱想之前,门就打开了。

随着门打开,一个依旧散发着迷人气质,余韵仍存的女人出现在我面前,是她,月梅阿姨,跟我有过一夕之欢的月梅阿姨,她的变化不多,只是以前干练的马尾已经放下,风韵犹存的脸反而比起当初多了一些熟女的味道,那是一种熟透了,却没人采摘的味道!

我看见月梅阿姨在看见我的瞬间愣了一下,紧接着是有些惊喜,又马上转变为冷淡,最后只剩下平淡,我知道月梅阿姨已经认出我来了,只是不知道她脸上的表情怎么这么丰富。

其实我心里隐隐的有些猜想,只是我不觉得刚见面就会失败。

我微笑着看着她:「月梅阿姨,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宇东,是好久不见了,你都长这么大了呢,进来坐吧,阿姨挺好的,劳你挂心了。」

月梅阿姨明显有些疏远感,不过她依旧把门完全打开请我进去,我也没有犹豫,跟在月梅阿姨的身后走了进来,把门关上后随意的打量了几眼月梅阿姨的住处,环境挺不错的,虽然有点小了点。

不过我又忍不住的想,是不是因为小点的房子,寂寞感才不会那么强烈呢?

坐下后,月梅阿姨给我泡了一杯茶,然后定定的看了我几眼,仿佛要把我的来意弄清楚,不过我想,依月梅阿姨的人生经历,应该早就猜到了我的来意吧!

虽然彼此之间有着明显的生疏感,不过我依旧和月梅阿姨聊了起来,我告诉了她这几年的一些经历,也告诉了她我是跟林强重逢,然后得知了她的消息,对于月梅阿姨和林强他爸离婚这件事,我也没隐瞒我知道,我暗暗的向月梅阿姨透露我的来意。

「呵呵,林强这孩子,还真什么都跟你说。」

月梅阿姨很平静,平静的我无法从她脸上得知她的想法,我稍稍有些失望,不过我也没在意,要是这么轻易的放弃,那我何必来找她呢。

「可能是因为林强跟我毕竟好吧,阿姨你怎么没跟林强住一起呢?」

不知道月梅阿姨听见我这话,心里会不会吐槽我既然跟林强好,怎么还能做出把好朋友的妈妈上了这件事,哈哈,想想还真有点恶趣味,也很刺激。

「唉,老咯,不想打扰他们年轻人,不就自己一个人住咯,挺清静的,还不错。」

我心里有些阴暗的想着:清静不清静我不关注,不过一个人住确实好,很方便我们幽会倒是真的。

我注意到月梅阿姨在说老了的时候,那双依旧充满灵性的双眼有在关注我的脸,是想知道我是怎么看待现在的她吗?

「阿姨一点都不老,而且还比以前更漂亮了。」

我注视着月梅阿姨,我发现我话说完后,她的脸上和眼里都有一点被夸赞后的喜意,女人果然不管多少岁,都是希望在别人眼里依旧美丽动人,那怕她知道这可能只是客套,但是依旧会因为这些话而开心。

我趁热打铁继续说:「阿姨,这可不是我夸大其词啊,不信你走出去问问,绝对所有人都会说阿姨你很漂亮!」

月梅阿姨脸上的喜意更加明显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我感觉她的脸好像还红了一点,是羞意?

只见月梅阿姨掩着嘴笑了几声,说:「咯咯……宇东,这些年不见,你的嘴倒是会哄人了,没少骗女孩子吧?」

月梅阿姨这幅矜持的模样,又有谁能想到,她会在几年前跟一个男孩出轨呢,想到那晚的旖旎,我的心头一片火热,差点直接就去握月梅阿姨的玉手,幸好我那仅存的理智告诉我,这么做会惊扰佳人,我才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不过,我裤子下的肉棒却是涨的生硬,为此我不得不调整了一下坐姿,好在月梅阿姨也没注意到。

「没有没有,我这是实话实说,阿姨你是真的更加漂亮,更加有气质了。」

也更加吸引我了,以前我还没发现,我竟然会对可以做我妈年龄的熟女产生这么强烈的性趣,看见她就想到把她压在床上,用我最喜欢的姿势进入她!

或许是因为禁忌感,或许是因为她是我同学的母亲,或许是因为那场欢淫中她展示在我眼里的骚媚。

其实我很爱我现在的妻子,但是平淡的生活冲淡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们在床上不再那么充满激情,或许这就是爱的久了,双方的感情发生变化,慢慢的转为亲情。

可能是刚刚我眼里的火热被月梅阿姨察觉了,她顿了顿,没有继续刚刚的话茬,转而说道:「宇东,阿姨今天很高兴,不过阿姨一会还有事,要不我们改天有时间了再聊?」

我之前跟林强喝酒时,在他醉意朦胧时确认过,今天月梅阿姨并没有其他活动,而今她忽然有送客的意思,可能是因为我的话唐突到了她,令她回忆起那一年发生的事,心里对我产生了害怕这种情绪,月梅阿姨她害怕我和她会再度发生关系!

想到这里,我反而有些开心,这证明了她也没有忘记那一晚的火热,或许她也期待有人可以慰藉她的寂寞,只是女人的矜持让她有所顾虑。

我干脆利落的起身,向月梅阿姨告辞,她也很客气的把我送到门外,然后才回屋。

我下了楼找个比较隐藏的地方藏了起来,偷偷的注视着大门的方向,半个小时转眼就过去了,月梅阿姨果然没有下来,她果然没有其他事,纯粹就是不好意思跟我继续聊下去,她害怕会再一次跟我发展到床上去!

虽然我不知道月梅阿姨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很相信我的感觉,我心里美滋滋的往家赶回去,来日方长,这次我要跟月梅阿姨好好培养感情,到时候才能让她在床上绽放出最美丽的一面。

当晚,我跟妻子又做了一次,幻想着月梅阿姨如今的模样,我跟妻子久违的体验到了当初刚在一起时的快乐,虽然心里知道对不起妻子,但是我依旧控制不了自己。

事后,因为心里的愧疚,我对妻子难免好了很多,我们之间平淡的状况也有点回暖。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不时提着点小礼物去月梅阿姨家里,她对我依然跟第一次重逢的时候差不多,有点冷淡,说到一些她比较感兴趣的话题事,她又会显得热情,整个人有点矛盾,不过我却知道,这是月梅阿姨的心在左右摇摆,不知道怎么跟我这个与她有过一夕之欢的男人要如何相处,才不会再越过那条禁忌的边界线。

有一次我不小心碰到了月梅阿姨的小手,这也是我跟月梅阿姨重逢后,身体上第一次有了接触,她马上一脸惊慌的缩回去,脸上有点红晕,又有点尴尬的瞪着我,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时,我知道,离抱得美人归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中间偶尔也会跟林强约个饭,喝个酒,我也见到了他现在的妻子,很美丽,不是很高,有点小家碧玉那种感觉,但是她的身材挺不错的,该大的地方大,该翘的也翘,着实惊艳到了我。

林强的妻子全程话不多,很少说话,基本都是静静的听我和林强聊天,偶尔林强说到她,她会充满羞意的轻锤几下林强,夫妻两人的感情明显很好。

老实说,我有点羡慕,我妻子的性格跟她不一样,有点大咧咧的她很少会一脸通红的用小拳拳锤我胸口,这种小女人的姿态基本不会在妻子身上出现。

日子还是一样过,不同的只是我有时候回来的晚了点,我的解释是最近工作忙了点,妻子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让我多注意身体,别为了点钱累坏了身体。

又过去几天时间,妻子要出差一周,离别前我们做了两次,妻子很满足,我也很满足,甚至有点窃喜。

妻子出差后,我怀着愧疚继续跟月梅阿姨见面,我们俩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月梅阿姨不再那么抗拒我的接近,偶尔也会在我面前露出羞态,让我感觉她好像年轻了不少,我把我的感觉告诉了月梅阿姨,她则是会不好意思的撩下头发,隔几秒后才会娇嗔着骂我不正经。

或许是因为妻子不在家,回到家不用面对妻子的目光,我对月梅阿姨的攻势也越发强烈,她每次抵挡不住时,就会借口一会有事处理让我改天再聊,但是却没对我那些挑逗性的话语,动作有过抵触情绪,我知道,我跟月梅阿姨之间只剩下一张纸,只要捅破这张纸,我们就会再续前缘。

时间已经不多,妻子过两天就会回家,我决定不再继续这样慢慢跟月梅阿姨发展下去,今晚,我要拿下月梅阿姨!

下了班,我直接去了月梅阿姨的家里,这次我还准备了红玫瑰,我相信月梅阿姨能完全明白我的心意。

果然,月梅阿姨开门后,看见我手捧玫瑰的时候,她没有生气,而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脸,有些紧张的攥着衣角,一脸娇羞的问我:「宇东,你,你这是干嘛?」

「呵呵,送阿姨你的,祝阿姨你永远跟这朵花一样美丽!」

我把这朵鲜艳的红玫瑰举在月梅阿姨的面前,一幅她不接我就不动的架势。

「哎呀,宇东你这,你这,快收起来吧,让人看见会闹笑话的。」

因为我就堵在门口,月梅阿姨也没法把门关上,只能一脸通红娇羞的看着我,我不为所动,一定要她收下才行,这关系到今晚能不能再续前缘,一点都不能退让。

「真拿你这坏家伙没办法!」

对峙了一会,月梅阿姨终于还是接过了我手里的玫瑰,嘴上说着勉强的话,但是眼里闪耀着的却是没有掩饰的开心。

转而一想,月梅阿姨已经单身很久,又跟林强他爸老夫老妻的,肯定不会有这么浪漫的送她玫瑰花,所以她收到我的玫瑰,才会这么不加掩盖的表达她的激动。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离打开她的心扉更近了一步!

果然,吃饭的时候,月梅阿姨脸上依旧有着淡淡的红晕,整个人也显得很开心,我特意带来增加情趣的红酒她也喝了差不多两杯,本就带着红晕的脸因为酒精的关系显得更加红韵,那股熟女的气质也更加撩人心弦。

我看气氛也差不多了,于是直接伸手捉住了月梅阿姨的小手,她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想要缩回去,不过我捉的很紧,她抽了几下没抽出来干脆就任由手被我捉着。

「宇东,你是不是喝醉了?都敢轻薄阿姨了。」

月梅阿姨她垂下头,不敢看我。

我捉着月梅阿姨的手,食指微微的在她的手背滑动,光滑细腻的皮肤让我心里泛起一丝涟漪,恨不得马上把她拥入怀中,让她感受我炙热的心意。

「阿姨,不,月梅,我没醉!」

她不敢看我,但是我相信我的目光能让她有一种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的感觉!

听见我喊她月梅,月梅阿姨的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估计是这声月梅让她回想起了那一晚她躺在我怀里,在我身下的淫靡一幕,我相信她也不会忘记那一晚,一个熟女在一家旅馆里,跟儿子的同学在床上互相满足对方的画面!

「宇东!你醉了,放开阿姨!」

月梅阿姨虽然语气严厉,但是她却依旧坐着没有动作,手也让我握着,她眼里有异样的光芒,我把这光芒理解为她在鼓励我更大胆,勇敢一点。

我起身走到月梅阿姨的身边,在她情绪有些紧张,身子有些颤抖的一刻,张开双手从她身后抱住了她,头抵着月梅阿姨散发着香味的秀发,在她耳边轻轻低语:「月梅,我好想你!」

在我的话音落下后,月梅阿姨奇迹般的停止颤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唉……宇东,我们不能这样的,你已经是有家庭的人了。」

月梅阿姨的话让我瞬间想起了妻子,但是已经被她身上的幽幽馨香所迷住了全部心神的我很快就把妻子忘在一边,一边轻吻她的耳垂一边有些疯狂的低吼:「月梅,月梅,我要你!我太想你了,本来我以为我这辈子都遇不上你了,是缘分让我们再次相遇,这是上天的安排!」

「不,宇东,听阿姨说,我们不能再犯错了!」

月梅阿姨嘤咛一声,被我挑逗到敏感之处的她呼吸开始急促,仍然想做最后的挣扎,双手挣扎着想要脱离我的怀抱,但是我马上放弃了她的耳垂,直接吻上了她的朱唇,舌头快速的钻到她口中,寻找她的香舌。

月梅阿姨的第一反应是想把我的舌头赶出她的小嘴,她的香舌顶了上来,没想到却被我一把卷住,疯狂的吸吮挑逗着,待她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再做其他挣扎,香舌只能被我的舌头缠绕着。

「唔唔……」

我察觉到月梅阿姨的身子很快就软了下来,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后便把双眼闭上,香舌已经在开始回应我。

我不在犹豫,一把握住了那朝思暮想的双乳,隔着两层衣服揉搓着它们,它们的手感依旧,软软的又有点弹手,我注意到乳头已经勃起,不愧是单身了几年的寂寞女人。

我跟月梅阿姨唇舌纠缠,她已经开始投入,隔着衣服揉搓我已经不再满足,手渐渐地从衣领伸进去,光滑细腻的皮肤并不能让我流连忘返,我直接掀开文胸,握住了她的两颗乳房,勃起的乳头在我的掌心摩擦,月梅阿姨的娇躯开始颤抖,似乎还挺了挺胸,方便我更加好去玩弄她的两颗乳房。

吻了一阵后,我松开她的香舌,直接用公主抱把月梅阿姨抱了起来,向着她的房间走去,月梅阿姨一直闭着眼没有反抗,只是她的胸口不停的起伏,述说着她的不平静。

到了她的房间,我把月梅阿姨放在床上,我开始脱衣服裤子,月梅阿姨忽然睁开眼,水汪汪的双眼看着我,说:「宇东,我……」

我没有给她说完的机会,直接打断她的话:「月梅,一切都交给我吧,就像以前一样,让我们忘记那些不愉快!」

月梅阿姨不再说话,躺在床上看着我脱光衣服,我的肉棒早已经勃起急需发泄,不过我还能忍耐,我要再一次的慢慢玩弄一遍月梅阿姨的全身!

当我挺着肉棒跨上床时,月梅阿姨的双眼一直在看着我的肉棒,我注意到她偷偷的吞了一口口水,果然她也是想要的。

我解开月梅阿姨的衬衫,再把紫色的文胸往上一掀,两颗硕大的乳房便跳了出来,乳头和乳晕的颜色跟当年差不多,勃起的乳头漂亮极了,我忍不住低下头把它含进口中,用我的舌头去挑逗它。

「唔……」

舔着月梅阿姨的胸部,我也没忘记用手在她身上到处抚摸,最终在另一颗乳房上停下,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勃起的乳头轻轻的玩弄着。

「咿呀……宇东……」

月梅阿姨在呼唤我的名字,我看了她一眼,月梅阿姨正闭着眼享受我的温柔,她的手抓着床单,攥的紧紧的。

在胸部上舔舐了一会后,我接着往下,在她微微有些发福的小肚子上舔舐着她的肚脐眼,然后用手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裤子脱的很顺利,月梅阿姨并没有抗拒。

分开月梅阿姨的双腿,与文胸同一款式的内裤中间已经湿了一块,我直接把脸贴在上面,一股女人特有的味道马上充斥着我鼻子,还有点点的尿骚味,一如当年的那个夜晚。

我不能自已的隔着内裤在她的小穴上舔舐着,那点点尿骚味让我欲火焚身!

「嗯哼……喔……宇东……脏……哪里脏……阿姨今天还没洗澡……不要亲……喔……」

月梅阿姨连连娇吟,双手按在我的头上似推搡又似按压,殊不知当年正是这股味道以及她的身份让我无法忘怀!

我把内裤拉到一边,让月梅阿姨的下体彻底暴露在我眼里,淫水泛滥的小穴,两片艳红色的阴唇,以及已经勃起的阴蒂全部都让我看的清清楚楚,我直接吻了上去,把她的整个小穴含在嘴里吸吮,舌头在小穴口挑逗。

「啊……宇东……好舒服……喔喔……」

月梅阿姨的手按着我的头,两条大腿也夹着我的头,好像想把我的头塞进去一般,她的情欲已经完全被我挑起,欲火让她失去理智!

我继续用嘴和舌头舔吻月梅阿姨的小穴,阴蒂,她的淫水流了我一嘴,让我更加卖力的去舔舐她的阴蒂。

「宇东……啊……不要舔了……阿姨要来了……嗯啊……阿姨要泄了……喔……」

舔了一阵后,月梅阿姨突然放浪的呻吟起来,得知她快要高潮,我更加猛烈的挑逗她的小穴,一边玩弄她的阴蒂,一边伸手在她的小穴上揉搓着,刺激的月梅阿姨的呻吟更响,双腿夹得更紧!

「啊啊……去了……阿姨去了……」

很快,月梅阿姨就在我的挑逗下达到了高潮,小穴里喷出一道淫靡的水柱!

我马上抬起头吻上她的朱唇,把一部分喷到我嘴里的淫水渡到她的小嘴里,处在高潮的她热烈的回应着我的吻,渡过去的淫水也被她吞下。

待月梅阿姨高潮的余韵过去,我松开她的小嘴,握着我的肉棒抵在她的小穴上,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月梅,我要进去了!」

月梅阿姨看着我,然后转开头,说了一句当年的话:「随便……随便你吧……喔喔!」

她的话音未落,我就挺腰把肉棒插入了她的小穴,多年没有使用过的小穴很是紧窄,一插入便让我舒服的哼了出来。

「月梅,你的小穴好紧!」

「啊啊……轻点……」

听见月梅的轻呼,我放慢速度,让肉棒慢慢的完全插入她的小穴,直到龟头顶在她的子宫口方才停下,俯下身继续和她深吻。

「唔唔……」

月梅阿姨双手环上我的脖子,香舌主动的探进我的口中搅拌着我的舌头,她的双腿也紧紧的盘在我的屁股上,整个人紧贴着我。

我一边跟月梅阿姨接吻,一边缓缓的动了起来,肉棒在她淫水泛滥的小穴里抽送,每次顶到子宫口,月梅阿姨的身子都会一颤,香舌更加猛烈的搅动着我的嘴。

我知道这种熟妇需要的不是这种不急不缓的速度,所以在月梅阿姨适应后我就开始大开大合的动了起来,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肉体的碰撞声啪啪作响!

被我这么猛烈的操着,月梅阿姨不得不分开与我深吻的朱唇,喘着香气娇吟连连的呻吟起来。

「啊啊……好深……宇东……阿姨好舒服……喔啊……」

月梅阿姨虽然呻吟不断,不过与她有过一夕之欢的我知道,这还不是她最浪的时候,我要让她像当年一样,各种淫浪的呻吟从她的小嘴里吐出来!

我紧咬牙关,双手揉捏着她的两颗乳房,肉棒像是打桩机一般的动着,月梅阿姨的小穴被我操的淫水不断溅射而出,把我和她的大腿打湿。

「宇东……喔……再快点……再用力点……啊啊……就是这样……好爽……小穴好舒服……」

月梅阿姨尽显淫态,听着她乞求我,我马上更加猛烈的抽送肉棒,每一次都是全根没入,再全部抽出到只剩下龟头留在她的小穴,我也被月梅阿姨紧窄的小穴夹的肉棒一阵阵跳动,隐隐有些精关失守的感觉。

为了防止射的太快,我抽出肉棒,在月梅阿姨的疑惑中,跨坐在她的胸部上,把沾满她淫液的肉棒顶在她的面前,握着肉棒在她的脸上拍打了几下,说:「月梅,给我舔舔。」

月梅阿姨幽怨的看了我一眼,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就把肉棒含在口中,也不管上面都是自己的分泌物,香舌缠绕着肉棒舔舐着,时不时又尝试着用舌尖在马眼上钻,舔的我舒服的哼了出来。

月梅阿姨的香舌灵活的在我肉棒上来回扫着,不时的吞吐几下肉棒,又继续在龟头上舔舐,把肉棒上属于她的淫液全部刮到她的嘴里,吞到她的肚子里去。

舔了一会后,我抽出肉棒拍了拍月梅阿姨的屁股,她马上从床上起来,背向我趴下,丰满的屁股撅起来对着我,我忍不住在上面拍打了几下,肉浪翻滚。

月梅阿姨转过头向我白了一眼,说:「别玩了,快点插进来,操阿姨。」

「好嘞,我的骚月梅!」

我又拍了一下,才把肉棒对准月梅阿姨淫水泛滥的小穴插进去,后入式的姿势让我感觉自己插的更深,好像把龟头陷进她的子宫口里一般,紧窄的小穴让我马上猛烈的抽送起来。

啪啪啪!

一边拍打月梅阿姨的屁股,一边撞击她的子宫口,最爱的后入式让我情绪高涨,几乎每一下都是全力抽送!

「呜呜……好深……阿姨要被你插穿了……啊……」

月梅阿姨的浪叫声高亢嘹亮,听了让我更加卖力,一边抽送一边问她:「月梅,我操的你舒服吗?」

「舒服……好舒服……再快点……宇东……啊啊……操阿姨……」

「阿姨,我是谁?是谁在操你的骚穴!」

这次月梅阿姨没有回答我,可能是因为羞涩,不过我没有放过她,我放慢速度,不急不缓的抽送着肉棒重复了一次,然后说:「阿姨快告诉我!」

「不要……宇东……插快点啊……阿姨里面好痒……」

「阿姨你再不说我就不操了!」

说着我就要把肉棒抽出来。

月梅阿姨的屁股主动的向后挺,以让我肉棒无法脱离她的小穴,同时放弃抵抗哀求道:「你是宇东,是我儿子的同学!快操我!操你同学的妈妈!」

听见月梅阿姨终于说出我想要的答案,我也不在逗她,重新快速抽送起来,操的月梅阿姨不停浪叫,与啪啪啪的肉浪声在房间里回荡着。

「喔喔……好爽……宇东……操死阿姨……操烂阿姨……」

听着月梅阿姨淫浪的呻吟,我俯下身一边揉着她垂成钟形的两个奶子,一边疯狂的抽送,快感不断从我的肉棒传到我的脑海,射精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我不再忍耐,紧紧的攥着月梅阿姨软软的奶子,狠狠地抽送了几十下后,直接把龟头顶在她的子宫口把精液射了进去,月梅阿姨也跟我同时达到了高潮,花心里涌出大量的淫液!

「啊啊……去了……去了……好烫……射进来……全部射给阿姨……」

月梅阿姨向后仰着头,嘴里高亢的呻吟着,包裹着我肉棒的小穴一阵阵抽搐,让我又挤出了不少精液!

高潮后的月梅阿姨无力的倒在床上,我抽出肉棒,小穴里涌出大量的精液淫液混合物,让月梅阿姨的小穴看起来显得很淫荡,我舔舔嘴角,看着这一幕肉棒又有些发热。

不过我还是躺在了床上,抱着月梅阿姨爱抚着,女人最需要的就是高潮后能得到男人的安抚,月梅阿姨也不例外,被我爱抚着她明显很享受,睁眼看着我,在我的嘴边吻了一下,有点娇嗔的说道:「坏家伙,阿姨第一天看见你就知道你在打阿姨的主意。」

我在她的两颗乳房上揉搓,也亲了她一下,无耻的坏笑道:「那阿姨既然知道我的目的,怎么还一直跟我见面?」

月梅阿姨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娇嗔道:「哼,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靠近她耳边,用已经再度勃起的肉棒在她腿上顶了几下,淫笑道:「嘿嘿,再来一次?」

我注意到月梅阿姨的耳朵一点点染上红晕,声音低低的说道:「不,不要了,刚刚你那么狠心,我哪里现在都还痛……」

「这不是好姐姐你一直催我再快点,再大力点嘛,让我看看。」

「讨厌!不许说!」

月梅阿姨娇嗔一声,却没拦着我,任由我把她的双腿分开,我看见她的小穴确实有些红肿,两块阴唇无精打采的贴在上面,看起来可怜极了。

来日方长,我也不急于一时半会,而且刚刚也发泄过了一次,于是就干脆躺下来抱着月梅阿姨,和她说说话,亲亲小嘴,倒也挺舒服的。

我们聊了很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第二天醒来后看着月梅阿姨的裸体,我吞吞口水,晨勃让我性欲高涨,忍不住在她的身体上动起手脚,一会舔舔她的乳头,一会舔舔她的锁骨。

很快,月梅阿姨就被我骚扰的无法继续睡觉,醒过来的她打了我一下,主动的把我扑在床上,说要好好教训教训我,然后就坐上了我的肉棒,用她的小穴将我的肉棒整根吞下。

早晨就在她的呻吟中度过,她的小穴也再一次被我的精液灌满……

在妻子出差回来之前,我和月梅阿姨无所顾忌的做爱,在她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我和她的痕迹,跟林强他爸离婚后的月梅阿姨放开后,让我充分的体验了一会什么叫熟女的滋味。

这种感觉是跟妻子做爱时无法体验的。

不过,随着妻子出差回来后,我与月梅阿姨幽会的时间少了许多,只有下班后去她那呆上一两个小时,匆忙的做上一次就得回家。

不过我还是乐此不彼的在两个女人中间转个不停。

与林强也不时会约一起喝点小酒,每次看着林强,我虽然有愧疚,但是更多的是上了他妈妈的那种刺激感,想到月梅阿姨在床上的放浪,我就忍不住喝了一大杯酒。

要是林强知道我上了他母亲,他会不会直接把酒瓶砸在我头上?

不过常在河边走,又哪有不湿鞋的呢,一次周末,我去月梅阿姨家里跟她幽会,情到浓时跟月梅阿姨脱光了在沙发上调情,因为林强很少过来,基本都是月梅阿姨过去,我和月梅阿姨都无所顾忌的在客厅玩了起来,在沙发上用六九的姿势,互相舔舐着对方的性器。

爱抚了一阵后,我起身把肉棒对准月梅阿姨的小穴,正要插进去时,大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我和月梅阿姨吓的忘了掩盖赤裸的身体,呆呆的看着门外同样呆滞的女人……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