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9哥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9哥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风流公务员 风流公务员

    一个偏大的正太,一个暗藏变态能力的神童,一个醉心于权利与财富欲望的家伙,最终目的却是为了美人!  且看于成龙如何凭着阴谋诡计,阳谋花招,霸王之气,一步步爬到市长助理这个一手遮天位置上去的香艳旖旎故事!  权利不过是吓唬人的工具而已,敌人是用来虐的,美女是用来追的,那过程……啧啧……

    9哥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风流公务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风流公务员》,是作者9哥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偏大的正太,一个暗藏变态能力的神童,一个醉心于权利与财富欲望的家伙,最终目的却是为了美人!  且看于成龙如何凭着阴谋诡计,阳谋花招,霸王之气,一步步爬到市长助理这个一手遮天位置上去的香艳旖旎故事!  权利不过是吓唬人的工具而已,敌人是用来虐的,美女是用来追的,那过程……啧啧……

《风流公务员》 第037章 互慰(续) 免费试读

苏虹飞艰难地呢喃着,樱唇动静之间,和于成龙的嘴唇有了若有若无的碰擦,两人都禁不住剧烈地颤抖起来。

“有多难受?”于成龙几乎要大口喘息了,试探着用嘴唇挨了挨那两片火红的红唇,有些凉凉的柔软,娇嫩。

“想吃人……”苏虹飞几乎是带着呜咽的哭泣说出那三个字的,言毕,她几乎是撑着双腿站了起来,将自己那两片干渴的红唇压在了于成龙嘴唇上,同时抱紧了于成龙的脖子,将他压在了座位上。

两个人都是身量很高,情欲爆发之间,让车厢突然显得十分狭窄了。

“嗯……”苏虹飞喉咙里迸出一声销魂蚀骨的呻吟,冲破世俗底线的哀鸣,直钻入于成龙的灵魂深处。

柔软娇嫩的樱唇,让于成龙白瞬间窒息,扑鼻的体香,更是让他脑海里波涛翻涌,一对丰挺弹软的酥胸压在他胸口,那绵绵无尽的销魂,使他几乎陷入了停电状态,只本能地用双臂紧紧箍住苏虹飞纤细的柳腰不放手,这一刻来的太艰难了,不能允许轻易松手。

他艰难地张口嘴巴,一口含住了苏虹飞两片紧紧压过来的樱唇,湿润的樱唇,滑腻柔软,简直让他每一根脆弱的神经都绷紧了。

这可是魅惑近乎妖的极品美妇啊,这可是学识见识出类拔萃的女精英啊,这还是自己迷恋了多年都不敢稍打主意的女人啊,现在这个美艳无双的长辈居然承受不了情欲的折磨,主动给予了自己销魂一击,太多的幸福,太多的感动,太多的灵犀一点通的默契,让于成龙想要癫狂地大声呐喊出来!

肉感十足的身段就在怀中,柔软而弹性非常。他一边感动地吮吸着苏虹飞滑腻腻的樱唇,同时一双手迫不及待地滑到了她那两瓣丰隆结实的翘臀之上。

入手处是两团丰厚肥美的肉团,抓握之间,根本感觉不到骨骼的存在,全是肥肉,是丰富的脂肪堆积塑造出来的世间最极品屁股瓣儿,造物主献给世间男人的最精美艺术品。

他抓揉的力量,完全陷入了汪洋大海一般消失无形,这激起了他的征服欲望,催动体内诡异的力道,双手各抓着一瓣肥臀,狠狠地揉捏起来,感受着极品美妇的屁股在自己手中变化着各种销魂的形状,于成龙直觉得胯间神龙有破裤而出的危险了,坚硬如铁,雄壮霸道。

而苏虹飞似乎渴求这样的力量,整个娇躯都禁不住痉挛般地颤栗起来,紧紧地夹着腿间潮热翕张的花瓣,那酸胀湿痒的都化着了恐怖的力量,紧紧地箍着于成龙的脖子,死死地闭着樱唇,承受着那一波一波的欲浪侵袭。

活色生香的一幕,在两个情欲喷张的男女之间上演,气势如虹,令人咂舌。

于成龙伸出舌头,在苏虹飞唇瓣之间轻扫慢撬,时而贪婪地吮吸,时而激情四溢地轻咬,但就是不能撬开她紧闭的樱唇。

似乎那就是苏虹飞的底线,更是她贞洁的最后防线一般,迎入他的舌头,就似包容了他侵略者的凶器,与那水乳交融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何区别?

于成龙进入不了苏虹飞的檀香小口,改弦易辙,一只手邪恶地滑进了她的两瓣屁股之间,销魂的股缝,带着一些潮湿的温热,手指轻轻一抠,准确地撩拨了一下她菊花蕾的部位。

“嘤咛……”敏感的性欲地带被袭,苏虹飞只感觉那菊门都蠕动着翕张伸缩了一下,瘙痒如潮的快感传遍全身,禁不住销魂蚀骨地娇啼了一声,尾音徐徐袅袅,娇躯战战兢兢。

樱唇一张,于成龙奸计得逞,舌头顺利地滑入了苏虹飞的檀香小嘴之中,顿时被津液涟涟的美妙包围了,令他有如突破神功一般的欢愉。

苏虹飞非但没有为于成龙的使坏而进入了她的口腔羞愤,反而暗赞这个臭小子古灵精怪手段百出,这也正是她一直欣赏于成龙的地方。

有些坏,有些邪恶,却聪明绝顶,而且容貌身材都是上上之选,最重要的是胆大妄为,硬生生地将于诗梦那样的绝色俏佳人收服了,死心塌地地等待他成长迎娶。

神童是怪胎,关于他那些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和传奇学生生涯,恐怕是心如止水的道姑听了后,都会不免心生涟漪吧。

诗梦捡了个宝,曾经的笑谈,现在却让人艳羡嫉妒,固执的性子,认准了就坚持不懈的毅力,让她拥有了一个羡煞旁人的小夫婿,苏虹飞有些不服。

除了感叹生不逢时外,又窃喜她能在茫茫人海中与于成龙成为亲戚,让一切都成为了可能。人中之龙需要精心喂养,否则就只能蛰伏于池底,没有化为神龙一飞冲天的一刻。

于诗梦是个绝对忠诚的饲养员,却只能将于成龙喂养的肥肥胖胖,而画龙点睛之笔,还需要她苏虹飞来执笔引导……

她猛地吐出于成龙的舌头,近距离地盯着他英俊洒逸的面颊,赤红的双目,湿津津的嘴唇,有种拥有至宝的欢欣,但这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世俗的道德便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坎。

“真的不怕下地狱?”她用手指亲昵地梳理于成龙精神的短发。

吐气如兰的香甜,命运共存的一体,让于成龙陶醉在了这一刻,他邪恶地用胯间刚强在苏虹飞丰腴的大腿上顶了顶:“有婶子陪伴,就算常驻十八层地狱,我也心甘情愿啊……”

两人就这样互望着,眼神传递着默契的灵犀,俄尔,四片嘴唇激情四溢地纠缠在了一起,津液互度,唇瓣交融,两条舌头忘情地兮兮缠绕起来。

四只手,也不甘寂寞,在对方身上探索着未知的领域,每一片肌肤的掠过,都带起一声呢喃销魂的呻吟。

于成龙的手首先钻进了苏虹飞松紧裤腰的裤子里,当摸索到一根细绳一般的小布缕时,证实了苏虹飞穿着丁字裤的猜想,这让他的一双手抓捏着她的两瓣玉臀狠命地搓揉起来,听着她嗓子里有如病了一般的呻吟,他感到无尚的成就。

臀瓣肥美,弹力十足,又光滑如银,顽强地反抗着他的力量,一次次弹回圆形,仍旧翘美丰隆。

苏虹飞也像个女流氓一般,一双玉手急切地从他领子后面伸进去了,贴着他紧绷的肌肉,感受着他的强壮如山,略显粗糙的皮肤,正是男人粗犷的象征,更舔她心房里的情火。

两只舌尖香艳而贪婪地抵触着,互扫着,厮磨着,味蕾摩擦中激起的欲火,让车厢里欢声四起。

当于成龙想放倒座椅,重演昨夜与少妇钟苏那一幕盘缠大战时,苏虹飞制止了他,瘫软无力地扑在他身上,咬着他的耳朵低吟道:“就这样……”

“啊,飞婶子,我要爆炸了……”于成龙说着,还以为自己的挑逗手段不足以让苏虹飞沉沦,手指当机立断地挑开了她陷入股缝里的丁字裤细绳,另一根手指顺着那销魂的湿热股沟一路下滑,在一片诱人的皱褶上轻揉了一下。

苏虹飞酥软的娇躯顿时绷直,紧紧地夹着了他的手指,急切地央求他:“不要……成龙……婶子帮你消消火,求你别作弄我了……婶子还没有想好……啊啊……不要啊……”

成龙有些丧气,做了这么多功课,居然还是不能突破苏虹飞最后的防线,但又想到她这样人精一样的女人的思想,每做一件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绝对不会超过她的预计。

看来,苏虹飞今天能给他敞开的胸襟,也就是互相慰藉一般罢了。

不过,有也就聊胜于无,那么就要充分地利用她可以开发的禁地了。

当他用另一根手指继续朝那芳美的幽谷里探索时,刚接感觉有些绒绒卷丝时,苏虹飞撑着他的胸肌离开了他的身体,坐回了她的副驾驶座位上,双手捧着自己的脸蛋,深深地呼吸着,似乎在后悔刚才自己忘情的举动一般凄美。

于成龙哪里肯依,如影随形地探过上身,偏着脸吻住了苏虹飞的耳朵,隔着丝丝秀发,将潮湿的热气吹进了她的耳道。

“啊……”苏虹飞幽幽地发出一声娇啼,如天籁之音,紧紧地“抓”住了于成龙的心脏。

他搂住苏虹飞的香肩就要再接再厉,苏虹飞死死地撑住他的胸膛,迷离的眼神望着他说:“臭小子,绝对不可以,耐心点,等婶子消除心结那一天好吗?”

“那我现在……”

“不是说过婶子会帮你吗?”苏虹飞说着,风情妩媚地盯着他的眼睛,一双纤手将他的T恤拉出了裤腰,让他细细地观察着,开始解他的皮带,手腕若有若无地在他隆起如山的裤裆上碰擦一下,看见他立刻一跳的丑态,不禁吃吃娇笑。

“婶子,你要用手么?”于成龙自己飞快地解开了皮带,半站起身将牛仔裤艰难地拉到了膝盖上,灰色的四角短裤被一只朝天巨炮撑的紧紧的。

苏虹飞几乎惊叫出声,眼帘中的这条巨蛇,带给她的简直是匪夷所思的震撼,掩着嘴,瞪大了一双凤目,看着那帐篷的顶端微微裂开的痕迹,一片湿腻的水滞扩散成了一个椭圆形的区域。

鸡蛋,对,传说中的鸡蛋般雄壮,让这个八面玲珑的美妇芳心激荡起来……

(不能再继续了,要杀头的,呵呵,一切详见合集)

分别后,于成龙一路回味着苏虹飞飘飞痉挛的疯狂,犹自心神荡漾不止。这样的知识性女强人,有着天生的征服男人的本性,也有着被她欣赏的男人反征服的渴望,那迸发出来的潜力当然惊世骇俗了。

可惜,没有走到水乳交融的那一步,不知道用自己男人的利器刺穿她,征服她时,该是一种怎样的成就啊,好期待,不知道飞婶子还会给自己带来多少惊喜。

将车停在老白杨树下后,他朝家里奔去,童凤英刚睡午觉下楼来,看见他说:“没跟你姐在一起?”

“妈,别以为我们真的如胶似漆,一刻也分开不得的矫情,再说姐是那样的人吗,嘿嘿,你真是小看了我的定力……”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