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悴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小悴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极品唏嘘 极品唏嘘

    【极品唏嘘】是我在恶魔岛的处女作,也是第一次完成的连载;然而它并非第一次网路书写。  中学时代,我试着在一些文字站台上写过万余字数。在构思这篇后记时,我将它们翻查出来对照。相隔五年,依然可以找到一些血统根源。其间竟藏着一段「二级半」的情色描写,煞有介事的样子。  追寻更早记忆,大约在1996年,我就利用学校夜自修时间在笔记本上悄悄写下过H文的片段,回想起来,长度也该接近万字了。  看来当时青葱少年,而我肉麻鹹湿的调子,分明是一早就有端倪的。

    小悴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极品唏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极品唏嘘》,是作者小悴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极品唏嘘】是我在恶魔岛的处女作,也是第一次完成的连载;然而它并非第一次网路书写。  中学时代,我试着在一些文字站台上写过万余字数。在构思这篇后记时,我将它们翻查出来对照。相隔五年,依然可以找到一些血统根源。其间竟藏着一段「二级半」的情色描写,煞有介事的样子。  追寻更早记忆,大约在1996年,我就利用学校夜自修时间在笔记本上悄悄写下过H文的片段,回想起来,长度也该接近万字了。  看来当时青葱少年,而我肉麻鹹湿的调子,分明是一早就有端倪的。

《极品唏嘘》 (后记) 免费试读

明明是乍暖还寒的天气,气温竟达到30℃。穿着短袖睡衣,坐在电脑前迎来一场清明节的暴雨。手中的香烟还在闷闷的燃,窗外急骤的降雨伴着闷闷的雷响。有些岂有此理的咸湿格调。

三年之前又三天,我在一间沉闷嘈杂的地下网吧开始这个故事。记得也曾有过这样的天气,一次两次,只是当时未曾写下。我们喜欢在故事结束的时候回忆开始的状态,这彷彿成为一项俗成的约定。

那所以。

【极品唏嘘】是我在恶魔岛的处女作,也是第一次完成的连载;然而它并非第一次网路书写。

中学时代,我试着在一些文字站台上写过万余字数。在构思这篇后记时,我将它们翻查出来对照。相隔五年,依然可以找到一些血统根源。其间竟藏着一段「二级半」的情色描写,煞有介事的样子。

追寻更早记忆,大约在1996年,我就利用学校夜自修时间在笔记本上悄悄写下过H文的片段,回想起来,长度也该接近万字了。

看来当时青葱少年,而我肉麻鹹湿的调子,分明是一早就有端倪的。

而说到【极品唏嘘】的问世,不得不提就是幻想兄的大作【烈火凤凰】。早在恶魔岛潜水的日子,追看【烈火】便是每度上网的必修课。2003年,正逢这段多雨鹹湿的季节,幻想兄有过一个月未曾更新;於是跃跃欲试的我就有了春天的骚动。

动笔之前,「弥生飞鸟」、「寒蝉」、「天沼萤子」这些名字,都是彼时课桌上反覆演练的涂鸦。假若可以回去当年的教室查找,也许还能撞见。但没有幻想兄的因素,我确信不会将这个故事投放在课桌上进行连载。

谈到鸣谢,除了幻想兄的帮照,时任羔羊文行原创区版主的御风而行兄也给予全面方位的支持。从剧情推敲,人物走向;再到肉戏花式,尺度拿捏,这些都有赖御风兄的援助。甚至【极品】后来在风月的张贴,也来自他的绍介。而在文中的女警情结和虐派风气,多半就要由幻想兄负起责任。记得有一期【烈火】发文后,幻想兄曾就【极品】作过专门推介,着实鼓舞了我很长一阵子。

在故事连载的前半程中,这两位前辈的援助是必须要提出的。

****** ****** ******

原先期待以暴走之势在一年内完成连载,却因为各种主观的原因未能实践。从更新速度来观察,大约是2003年【暗花】结束后,放慢了写作的进程。有一些彼时的心情状况记录在文前的自述中,现今回望也会有所感应。

然而生活与情感的波动,同样也符合一篇文字的走势、以及作者生长的客观规律。我们在网路上连载作品,除了文字本体,另有些值得玩味的迹象和过程。譬如在某个时期特有的偏执和压抑,挣扎和鼓噪;又或开心的浪漫,温馨的炫耀,技穷的狼狈,抓狂的造作。这些洋溢在文字以上的气息,不可匿藏,伴随着连载的步伐串以珠连,令我有了徵文作品不曾拥有的体会。

那么,感谢大家一路陪我走来。

alexlyra、dhzr、gzedleew、h26、imarat、jakeyhung、mikagimi、nestor、peer、prisoners7、punk、thexpf、unknow、wsetlin、yr124;这些使用英文ID的朋友,我在这里能够记得。

羔羊的杀手兄,你每次总要将我的名字写成「小淬」,因此我比较有印象。

特别提起forestimber兄、弦月兄、风舒云卷兄、三三三一兄、紫川兄,花秀香兄、淫狐夜行兄,以及一位在blog上面署名post365的朋友;来自你们的支持,始终在给予鼓舞,也令我感到分外幸运。

曾有一位女生在QQ上化身成「寒蝉」来找我;还有一位读者现在的MSN名字依然用成「飞鸟」,若这位是女生的话,我一定考虑变更MSN上的名字,力求形成呼应。

另外,好不好麻烦三少兄别要在「懒人」那边搞小动作,其实我早都发现,不过是见了你总在女生面前夸耀我,这才忍气吞声,羞予究查,只当是我受了委屈。此间说笑,实是敬谢不敏。

再及,羔羊文行的管理员滨岸居士曾架设了个人站「映月山庄」,透过好似私人派对般的氛围,展开不少随性交流,以此结识了许多热情周到的朋友。在此一并鸣谢。又要向狂风即刀狂,hotbaby,raymond21及颠三倒四狼几位就【极品唏嘘】书过评文的评论员真诚谢意。

透过【极品唏嘘】的连载,在风月与羔羊结识了不前辈新人,在文字书写与日常交流中,寻获了不少坚实的帮助与乐趣,至今乐道。

****** ****** ******

不得不承认「暗花系列」的写成,透支了相当部分本该运用於【极品唏嘘】的idea。后期的疲软,不妨可以理解为杀鸡取卵后接踵而至的狼狈。

文字本是厚积薄发的武功,冀望用「六脉神剑」那样时而灵光的伎俩,驾御中正圆通的连载,难免要面对贫血的尴尬。将一个不太漫长的故事拉长到三年的时间,确是相应了这个症状。

原先预期的设定,早已被消损的差强人意。许多先时的伏笔和算计,也都渐渐淡忘背弃;就连剧情的细处,姓名的设定,都存有一些显而易见的矛盾和bug,通观全文於是难称酣畅。

约在side.y以后,结局之前,这般趑趄的窘境一度抵达极点。也曾强行真气写出过一些品相粗劣的文字,挣扎好似交差,甚至妄动过放弃的念头。幸而得人救济,这才壮大了一些生机。

今次结局章的署名,多出一位月玖姐。

她是来自繁体地区的读者,先时在风月的版面上获得有过一些惊艳的回应与交流,覆盖我的每篇故事。然而这一次,她的帮照却在我的意料之外。

此篇side.z的八万字中,约有八成剧情源自她的idea,文字部分再得两万多字直接出於月玖的手笔。尤其以天沼萤子的人称书写全篇finale,更令我惊喜若狂。这角色本是三年前的冗余设定,竟变成一款特技效果轮回来兮,不可思议。

几番回味着落幕之前萤子与寒蝉的交汇,忽而想到,是否淡然息隐的情愫,方才可以容纳许多长短歌吟,极品唏嘘。

除去结局的空灵一击,王国权的傀儡身份、菊乃叔母的秀场、大厦与神社的奢华佈置、三丸与海曼的独白、赤川夫妇、飞鸟的折翼与同绝叫,寒蝉的落寞荡失,随之而来的「枪型格斗」、「飞坠之战」、「百鬼夜行」、「饕餮夜宴」这些桥段统统来自月玖的定义和诠释。

因而就此次的最终章,徵得允许后呈上她的署名,这里是我想解释的部分。

关於这些,或许并非连载中最为精彩华丽的章节,却没有比这更加艰难的瓶径和关隘。几番起落,终能够杀破中出,作成骄傲记忆。如歌如祭。

****** ****** ******

「我不是极度色情的人,我只是寂寞」。

然而,【极品唏嘘】揭开一记封印,将我送抵另一世界。在网路时空的虚幻疆域,我们以文字为行,因站台而驿,於恶魔岛上展开无远弗界的行程。

这一路走来从来只见温暖的言笑,率性的玩闹;虽然冷漠的电缆疏远相隔,然而屏幕之前的我们,却一定未曾感到过真正的寂寞。

文字终是开关的咒,终是遥感的符,终是飞舞的出路。

那么,始有【极品唏嘘】。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