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大咬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大咬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夏日回归 夏日回归

    如果从西方神学的角度出发,人类得以繁衍延续,实在是乱伦的功劳。想当年,耶和华先生只造了一男一女,即亚当、夏娃。那么,有关人士大声发问:「谁?亚当和夏娃的儿女跟谁结婚?」  从人类史学上看,乱伦也同样在人类发展的脚印上留有深深的痕迹。从群聚至形成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部落,尤其是在母系社会,「人人知其母而不知其父。」(真是女性的天堂)在部落里,一个男人,肩负起种马之职,到处下种。身下的女人,有可能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妹、姨娘,也有可能是自己的女儿。  乱伦既是古已有之,那么在现在这个肉欲横流的时代,男女间的性爱,

    大咬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夏日回归》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夏日回归》,是作者大咬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如果从西方神学的角度出发,人类得以繁衍延续,实在是乱伦的功劳。想当年,耶和华先生只造了一男一女,即亚当、夏娃。那么,有关人士大声发问:「谁?亚当和夏娃的儿女跟谁结婚?」  从人类史学上看,乱伦也同样在人类发展的脚印上留有深深的痕迹。从群聚至形成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部落,尤其是在母系社会,「人人知其母而不知其父。」(真是女性的天堂)在部落里,一个男人,肩负起种马之职,到处下种。身下的女人,有可能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妹、姨娘,也有可能是自己的女儿。  乱伦既是古已有之,那么在现在这个肉欲横流的时代,男女间的性爱,

《夏日回归》 (十一) 免费试读

「不是说有大到暴雨么?怎么下得稀稀拉拉的。」

小冯夹起片香肠扔进嘴里狠狠地嚼着,好像让这阵似有似无的雨搅得心烦。小伙子已经脱下了出门穿的行头,依旧套上了那条脏不拉叽的拳击短裤。

「小兴,你一个大小伙子,说话别这么阴阳怪气儿的。」

张素欣不满的□了眼儿子,把筷子头朝桌上顿了顿。她的衣衫虽在厨房叫儿子扒去了,但过后还是找了条T恤套上,怎么说她也是当妈的,戴着个奶罩出现在饭桌上也确实不合适。

小冯答应了声,低头扒了两口饭,把话题转开。

「嘿哟,真是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妈您这凉拌菜丝做得真好,我做的跟您没法比,绝了,绝了。」

「得啦得啦,你少拍马屁,妈的手艺你也吃了十多年了,还没吃腻呀。」

「霍,哪能呢?不腻不腻,吃一辈子都不腻。」

小冯边说边夹起一大筷子菜丝塞进嘴里,话也说的含糊不清。张素欣耳里听着儿子的奉承,眼里瞅着儿子那幅馋猪相,心里自是十分欢喜,夹了些菜丝搁在小冯碗里。

「慢点吃,小心噎着。」

话音未落,光啷一声巨响,一个炸雷好像就在房顶上似的爆开了。张素欣还没怎么,只是身子震了震,小冯可是连人带椅子全栽在地上。

「哎唷喂,我的儿,亏你还是个大老爷们儿,一个炸雷就把你吓成这样。」张素欣站起来瞅着小冯那熊样,像只刚下了蛋的母鸡似的咯咯乐着。

小冯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心里头只觉着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又不敢拿母亲撒气,便冲着天花板嚎叫起来。

「喂!天王老子,你要放屁也得看着点啊,我这儿正吃饭呢。要把我们家屋顶打坏了,你他妈赔得起嘛你?」

「行啦行啦,连老天爷都敢骂,小心一会儿拿雷劈你。」

「老子不……呃,是儿子不怕!」

小冯挪蹭到母亲身边,挺起了结实的胸膛。

「要是真拿雷劈我,这不还有您给我顶着嘛。」

「哟呵,你一大小伙子,好意思叫你妈一个妇道人家给你扛着?」

张素欣笑嘻嘻的跟儿子打趣,没留意儿子的眼神尽在她腰身胸腹上打转。

「好意思。妇女能顶半边天哩。」

小冯晃悠到母亲身后,双手轻轻落在母亲的腰侧。

「妈,呆会儿要是雷来了,您把这两车头灯一亮,就算是玉皇大帝,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份量。」

「咦,什么车头灯?」

张素欣一头雾水,回头瞅了瞅儿子。

「喏,就是您这对大奶子。」

小冯说着一出手,把奶子握得牢牢的。

「唷!你、你放手,兔崽子,你还不……嗯嗯……别……啊哟……你……」

张素欣起先还推拒着,不住地拍打着儿子的手臂,但随着儿子十指活动的加剧,话音越来越低,身子越来越软,喘气儿倒是越来越粗了。

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小冯不过掐了几把母亲的奶子,胯下的骚根就支楞起来了。

「嘿哟,憋得我……好兄弟,出来透透气儿。」

小冯边撑着母亲,边腾出只手去松裤腰,想让鸡巴出头。这时节,又一个炸雷在房顶上爆响,小冯「哎哟」了声,就没了动静。

「唔,人呢?」

张素欣失去儿子的支撑,身子连晃了晃,忙回头瞧,小冯不要说人影,连毛影儿都没有。

妇人心里有些担心,想着可别真是给雷劈了,赶紧的往地下瞅。好嘛,这兔崽子还真像只兔崽子似的猫在他妈裤裆下边,还发抖哪。

小冯这么个精壮的汉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打雷。这小子没准前世是只没修成便遭了雷劫的蛇精鼠怪,落下了这么个病根。

「你可真够现眼的,这么个小伙子,怕雷怕成这样,跟你老子一个德性。」

张素欣又好气又好笑,揪着小冯的耳朵把他拎了起来,嘴里不停的数落。

「混小子,有胆子跟你妈没规距,打个雷腰就伸不直了,哎唷,我这是养了个小子,还是养了个丫头啊。」

「嘻嘻,妈,瞧您说的……」

小冯红着脸,不敢正眼瞧母亲。

「我哪儿是怕雷了我?我是瞅见地上有饭粒儿,心想着别浪费了才……」

「你快得了吧你。」张素欣掐了把小冯的膀子,「我还不知道你?我可是你妈!一个大小伙子有这么个毛病可不行,嗯,咱们先把饭吃完了,回头妈再想想怎么给你治。」

「妈,这也有得治呀?您别是想着半夜三更趁我睡熟了,拿个破锣在我耳朵边“光”的这么一敲吧?」

「呃,没这么夸张,回头让妈想想,快吃饭吧,哎,你筷子拿反啦。」

小冯赶紧把筷子拿正,夹起一撮饭塞进嘴里。对母亲怎么治他着实没个谱,心里有点发毛。饭也越嚼越苦,勉强咽了下去。

自那两个炸雷后,天老爷安静了许多,虽说从远处传来的雷声时有不断,但能让小冯吓得变耗子的就暂且没有了。不一会儿又刮起了风,这风越刮越凶,透过门缝呜呜的怪响。屋里虽亮着灯管,母子俩还是起了层鸡皮疙瘩。

「妈,您听听这风刮的,我们家都快成黑风寨了。」

「嗯,是挺□人的,看来这雨是不会小啦,哟,兴儿,还好你不怕风,不然就能肯定了。」

「肯定啥?」

「哎,你要怕风,那肯定是一狂犬病啊。咯咯……」

张素欣这娘们儿也真是的,有这么拿儿子开涮的嘛?小冯不乐意了,把碗当啷一声往桌上一放,吊起了眉毛。

「妈——您咒我干什么呀。我哪儿得狂犬病啦?我又没挨疯狗咬。」

「哟,生气啦?妈跟你开玩笑哪。儿子,记不记得你小的时候回老家,被你二大爷家的黑狗追得满村跑的事儿?哈哈……」

「没有!不记得了!我忘了!」

「嘿哟,真生气啦,瞧你这小心眼儿的。」

雨势渐渐加大,打得窗户上的遮雨篷辟啪直响。小冯边扒着饭,边竖起耳朵防雷。张素欣瞧在眼里,心里暗暗发笑。

好歹吃完了饭,小冯起身收拾碗筷,张素欣童心忽起,伸手一指天花板:「哎,要打雷了!」

「啊?哪、哪儿呢?」

冯耗子把碗一丢,身形一矬,只露出一个脑袋在桌边上,神色惊惶。此情此景,把张素欣乐得差点没背过气儿去。

「妈——!您真是的……」

小冯明白自己被母亲当猴儿耍了,别别扭扭的站起来,拉长了脸。

「都七老八十的人了,还拿儿子开涮。真是……」

「说啥呢!啊?你妈有这么老吗?」

张素欣叉腰瞪眼,对着儿子虎视耽眈。

「没没……妈您听错了,您嫩着呢,一捏就流水儿。」

说到捏字,小冯还伸出双手虚抓了几把。

「啐,少跟妈没正经。」

张素欣羞红了脸,扭了扭腰身。小冯抽了抽鼻子,眼里淫光渐亮,抬脚就往母亲身边蹭。张素欣瞅着儿子不怀好意的样子,抬手敲了他脑门一记。

「小崽子,甭想冲你妈使坏。去,把碗筷给洗了。」

「喳!」

小冯摆出奴才嘴脸,抖了抖手,端起碗筷迈着小碎步跑了。

张素欣盯着儿子的背影,捂着嘴笑,可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儿也眯了,身儿也颤了,一排贝齿咬住了口角。好半晌,才伸出只手,狠狠地掐了掐大腿。

************

「妈,今个儿我想跟您睡。」

小冯收拾好了回到客厅,见他妈正站着发傻呢,便蹑手蹑脚地摸过去,来了这么一句。

张素欣不知被儿子的声音吓到了,还是被儿子说的话吓到了。反正她「嗷」的一声,像只被人踹了一脚的老母鸡似的,一下跳出老远,看得小冯直眨巴眼。

「要死啦你!你这是贼进屋了还是怎么着,走路都不带声儿的。」

「嘻……妈,把您给吓着了。哎,这是您儿子本事大呀。老实告诉您吧,我岂止走路无声,我还踏雪无痕呢我。」

张素欣啐了他一口,把脸儿扭过去不理他。小冯讪笑数声,凑到母亲身旁,两手扶着母亲的小臂,脸上的表情跟哈叭狗没啥两样。

「妈——今个儿我要跟您睡。」

这话张素欣听了个一字不漏,她耳里立时「光」一声锣响,接着钟鼓齐鸣。妇人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觉着小腹处有一股暖洋洋的东西在渐渐聚集。

妇人心内既喜又怯,喜的是儿子总算开口求欢了,只要她点头,那一大杆鸟枪便能涮上这么一涮。怯的是人伦义理,不是说抛就抛得掉的,亲亲摸摸是一回事儿,鸟枪放炮可是另一回事儿了。一时间,真是心乱如麻,六神无主。

张素欣这骚老娘们儿,动不动就往那方面想。唉,也真难为她爱人老冯了,不容易呀。

「妈?妈喂,我想跟您一块儿睡哩。哎,妈您脸怎么了?怎么跟开染坊似的又红又青的?」

小冯被母亲这模样吓了一跳,以为她中了邪了,曲起拇指就往张素欣人中上掐。

张素欣疼得倒抽了口凉气,猛地醒过神来,一掌把小冯推开。

「小王八蛋,你往哪儿掐啊!」

「哟,妈您没事啊,没事儿就好,刚才我还以为您魔症了,就……」

「放你的狗屁!你才魔症了呢,个死小兔崽子,有这么咒你妈的嘛?啊?有这么咒你妈的嘛?你……」张素欣揉着隐隐作痛的上唇,破口大骂。

这妇人凶起来可不得了,说翻脸就翻脸,连她单位领导都得靠边闪。

「妈——您这是……我这不是担心您嘛。」

「你少给我套近乎,哎哟,可疼死我了。」

张素欣呲牙咧嘴的快步朝卧房走去,小冯寸步不离地跟在后头。到了门口,张素欣回过身,脸上余怒未消。

「兔崽子,不上楼休息去,跟在老娘屁股后头干嘛!」

「呃,这不得跟您回屋才能一块儿睡的嘛,要不,您上我那儿眯一会儿?」

这冯兔崽子,也不瞧瞧时节,他老娘气还没消呢,能答应他嘛。果不其然,张素欣把只杏眼瞪得溜圆,跟着就吼上了。

「谁要跟你一块睡啦?呃!你都十八九的人了,还要跟妈睡,不觉得寒碜哪你?」

「这、这有啥寒碜的?妈,我是瞅着天气不对,怕您有什么闪失才想……」

「住嘴吧你!我还不知道你那几根花花肠子?你是怕雷,想找个人能窝着给你壮胆是吧。」

话说到这里,张素欣心里明白了,原来刚才全都想左了。一明白过来那心里头的火气更大,蹭蹭地往上窜。

「我告诉你冯振兴,你就甭打借你妈壮胆这个主意。那雷有什么好怕的?你屁股后头又没竖着避雷针,你怕它干什么。你爸毕竟是小时候挨过雷劈才怕雷,你可倒好,小时候挨了狗咬长大了倒怕起雷来了。我告诉你,现下正是锻炼的好机会,你给我老老实实回房里去,不然老娘劈了你!」

小冯不知多少年没见过母亲动真怒了,整个人都虚了,还回什么嘴呀。只得耷拉着个脑袋,蔫蔫儿的钻回了自已的耗子窝。

************

「就是嘛,这雷有啥好怕的,可我怎么就怕它呢?」

小冯在屋里头踱来踱去,心神不定。这小子不知从那儿找了两团棉花把耳朵堵上了,可接着又全掏了出来。他往床上一倒,翻过来覆过去,根本静不下来。雨越下越急,打得窗玻璃辟哩啪啦响得跟炒豆似的。

小冯从床头小柜里摸出他藏的半包万宝路,叼了一根刚要打火,就听见楼下「啪嚓」一声,接着匡啷匡啷响个不停,跟着就是他妈在尖声叫他。

「糟,还真让我说着了,出事了。」

小冯把烟一扔,蹦起来就往楼下窜,到了楼梯拐角还差点栽下去。等他一瘸一扭的冲进母亲卧房时,张素欣的嗓子都快喊哑了。

屋里是出了事,但不是人出事儿,是窗户。也不知是风刮得太凶还是张素欣没关牢,那两扇窗已经被掀开了,随着风势来回拍打着窗框,响声刺耳。雨水刷刷的往屋里灌。

张素欣站在窗边,想把窗子关上,可她一个妇道人家,怎敌得过天地之威。急得她直跺脚。

小冯将这情势瞧得清清楚楚,心想刚才挨了顿狠克,可逮着立功的机会了,便一声尖嚎:「妈——您闪开!」就跟黄继光堵枪眼儿似的迎着风雨冲了上去。

张素欣听到儿子的叫声,自然闪到一旁。妇人扬起脸望着小冯,那眼神不是看儿子的,也不是看情人的,好家伙,那可是看救星的眼神啊。

雨凉嗖嗖的,打在小冯脸上、身上竟辣辣的疼,又让风一吹,小冯都觉着自己快变成石头了。开始他还一手一扇窗户的往回拉,可一阵哼啊嗨哟之后,认清了形势,两手一扇的对付过来了。最后小冯蹬着墙,费了番牛劲儿,总算把窗户关紧闩牢。还好窗玻璃居然没破,不然麻烦事儿就更多了。

「呼哧……呼哧……您瞅瞅,我原先说什么来着?要是我跟您一块睡,不就没……」

话说了一半就没声儿了,小冯直勾勾的瞧着母亲,双眼越张越大,眼珠子里好像还电光闪闪,难不成这王八蛋屁股后头真插着根避雷针?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