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越南游记》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越南游记》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越南游记 越南游记

    大概在90年代末的时候,当时还是二十七八的样子,有一次和朋友去广西去玩,跑到一个叫凭祥的地方,那里是中越边境,在当地接待的朋友有几个是国安的人士。  当年还比较年轻气盛,不太喜欢嫖妓,因为自己的身材、相貌、收入都算是不错,身边总有不少的女朋友,因此,不但不喜欢嫖,而且有点B4身边一些老是嫖妓的朋友,总是戏称他们为“鸡虫”。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越南游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越南游记》,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概在90年代末的时候,当时还是二十七八的样子,有一次和朋友去广西去玩,跑到一个叫凭祥的地方,那里是中越边境,在当地接待的朋友有几个是国安的人士。  当年还比较年轻气盛,不太喜欢嫖妓,因为自己的身材、相貌、收入都算是不错,身边总有不少的女朋友,因此,不但不喜欢嫖,而且有点B4身边一些老是嫖妓的朋友,总是戏称他们为“鸡虫”。

《越南游记》 (五) 免费试读

第二天,我在睡梦中感觉身上有点凉意,但眼睛实在是打不开,只是搂紧了身边的文清,想继续睡觉,手到处摸我们盖着的被单,却发现找不到了,张开眼睛,却发现小宋站在床尾,手里拿着被单,看着床上两个赤裸的身体,露出古怪的笑容。

「又捣乱,几点了?这么早弄醒我们。」

「呵呵,变成我们了,都快9点了,我进来几次你们都不知道,昨晚做了几次,快说。」

「哪有几次,就一次。」

「一次?!我才不信,你个色鬼会做一次?就算你做一次文清也不愿意,只做一次你们也不可能睡得这么死。」

「一次做了5个小时不可以吗?」

「你哪有那么厉害…又不是没被你搞过,嗯,我检查一下文清就知道了。」

「你搞她干嘛,她够累的,让她多睡会。」

「哟,还真体贴啊,看来将她介绍给你没介绍错,我还是得检查一下。」

说完她凑过身子,开始“检查”文清的下身:

「哇!毛都帮人家剃掉了!剃了毛挺好看的哟。哇!把人家都搞肿了,还说一次!哇!怎么沾糊糊的,流了这么多啊,她爽死了吧。」

「她爽不爽我哪知道,反正我是爽了,你想知道自己问她去。」

这个小宋,弄醒文清的方法居然是将她的手指插进文清的阴道里搅动,文清太累了,睡梦中也许以为我在搞,搂着我的手紧了一些,嘴了哼哼起来,眼睛没有张开,小宋见文清没醒,搅动得更加厉害了,另一直手往文清的屁股上拍了下去,终于,文清醒了,但眼睛仍然没张开,她说:

「你又来了……让我再睡会。」

「死东西!是我啦!快起来!太阳晒屁股啦!」

文清张开眼睛,发现插在她阴道中的居然是小宋的手指,人马上睡意全消,一家伙坐了起来,想找被子遮住身体,却找不到,只能抓过枕头挡在胸前,蜷缩在床头,骂小宋:「怎么是你啊,你瞎搞什么。」

小宋握着我正处于阳举状态的阴茎,说:「你以为是谁啊?以为是这个东西?快说,他昨天晚上搞了你几次?拿着枕头干嘛,我抢,快放手,放手!」

我捉住了小宋的手说:「文清,这家伙把我们弄醒,来,我们一起摁住她,扒光她衣服。」

说完,我骑上小宋的身体,开始脱她的裤子,文清没动,仍然蜷缩在床头,笑着看我们俩在床上打闹,小宋挣扎得很厉害,是真的挣扎,如果想脱掉她上衣的话估计会扯烂,但她的胡子是橡皮筋的,很好脱,我将她摁趴在床上,手脚并用的将她的长裤和内裤一起扯了下来,露出她翘挺的屁股,坐在她身上我半真半假的打了小宋的屁股几下,小宋也夸张的叫了起来。

我扒在小宋身上,阴茎略微调整一下位置,就捅进了小宋的阴道,小宋停止了挣扎,装出哭声说:

「唔……唔……强奸啊……死东西……看着我被人强奸……唔……噢……噢……好硬啊……大力点……你也不洗一下就来……那么多你和她的脏东西……讨厌……啊……太大力了……轻一点。」

我说:「脏你个头啊,你身上沾我的东西还少,沾文清的东西更多。」

文清说:「怎么扯到我身上了,你们搞你们的,我去洗洗。」

小宋说:「不准去……噢……过来……亲亲我……」

虽然文清知道小宋和我说过她们之间的同性关系,但知道是一回事,当我面玩假凤虚凰的玩意又是另一回事,她在床头犹豫了起来,她不知该怎么同时面对两个情人。

还是小宋比较大方,她见文清没动,就伸出手,将文清拖了过来,我离开小宋的身体,小宋把文清压在身下接起吻来,开始,文清还很拘谨,但在小宋的热吻下渐渐开始放松了,手搂上了小宋的背,两个人的下身开始互相磨擦,小宋边亲着文清,边说:

「你来啊,看什么,快来,不过不许搞文清,你现在是我的。」

我调整了一下她们的姿势,让她们69式躺好,在文清的头下垫了两个枕头,我从小宋后面插入,小宋边舔文清的下身边说:

「死东西……昨晚被搞肿了……现在还流这么多水……」

我说:「你现在流的水也很多啊。」

文清在我们最下方,时而舔着小宋的阴部,手轻轻抚弄我的袋袋,她也答话了:

「你的水更多……都流到我脸上了……喔……要死啦你……不许咬!」

小宋说:「我被男人搞…不同的…流在你脸上怎么了……又不是没尝过。」

文清说:「你别当他面说这些啊……喔……你搞我那里了……轻点。」

小宋说:「我试试你后面松了没有……他搞你这没有?」

我说:「妈的,你问这么多干嘛,我搞她哪里,怎么搞关你什么事,想知道以后在问,现在老老实实被我干。不然我找文清去。」

小宋说:「你干嘛老帮着她,我先认识你的啊,还是你们的媒人啊……噢……死东西……你也不准咬我……噢……快点……快……我快来了……啊……来了……停……停一下……求求你……停啊……啊……啊……不行啦……要死啦…」

小宋在我和文清身体中间,哆嗦着迎来了她的第一次高潮,软软的趴在文清身上,文清说:「舒服了就走开啦,压死我了。」

我和文清一起把仍然处于高潮状态哆嗦着的小宋翻到一边,我骑上文清的身体,插入了她已经淫水横溢的阴道,小宋又假哭起来:

「唔……唔……有了新情人不要老情人了……两个坏蛋……X哥尤其是你……在人家里面也不呆久点。」

我说:「你少废话,快到我后面去,帮我舔舔屁股。」

小宋说:「唔……唔……这么快离开人家……还要人家帮你们爽……哎哟……别捏我……我去就是。」

说完她到我身后给我舔了起来,小宋吹箫的技术不怎么样,舔起屁眼来到挺认真的,她往我屁眼吐了点口水,舌头在四周打转,也不是往我屁眼里顶,我被她舔得很兴奋,插入文清身体的动作也大了起来,但这直接导致小宋在我身后无法“工作了”,她趴了下去,看着我和文清接触的地方,嘀嘀咕咕的说:

「好多水啊,跟我做的时候又没这么多。剃了毛真好看,文清,以后我帮你剃哈。我也剃掉算了,反正老公最近也不碰我了,被他知道也无所谓,难说他也喜欢。文清,你的水流到你屁股上了,哟,你屁股会吸水耶,这个以前怎么没发现啊,我插你屁股了哈,两个都插,嘿嘿,X哥,我更厉害,同时干你们两个,X哥,你屁股好紧啊,放松点,文清,腿张大点,我借点你的水。好了,X哥,疼不疼啊?不疼就好,你屁股比文清紧多了,手指都快被你夹断了,呀,你要射了啊,嘿嘿,是我故意的。」

我这么快射的原因是小宋这个家伙故意在我肛门中挤压我的前列腺,导致我不由自主的射了出来,事后知道她在卫生站工作过,挤压前列腺导致射精这个知识她懂。不管方式是怎么样,男人只要射精了,就爽快了,被人通过挤压前列腺射精倒是第一次,算是一种新的体验吧。

我射精后翻下了文清的身子,和她并排躺着,文清也没动身子在不停颤抖,她在我射精的时候也达到了高潮,小宋仍然在她身下饶有兴致的玩弄她的阴部,边往还边说:

「嘿,女人被男人插过后的样子我还真没见过,现在长见识了,文清,你那里的小嘴一张一张的,口吐白沫耶,不许闭上腿,我还没看够,你害什么羞啊,又不是没见过,张开,死东西,哎,你的小豆豆涨得好大啊,以前没涨过这么大的,还是男人好啊。干嘛不许碰,我就是要碰,我还咬。」

我将捣乱的小宋拉了过来说:「别捣乱了,来,帮我含一下,你的事后箫我最喜欢了,噢,真乖,嗯,好舒服,给我彻底舔干净。」

小宋很仔细的用口给我的阴茎做了全面的清洁工作,清洁完之后,她漱了漱口就趴在我身上问:「X哥,现在可以说了不?你昨天到底搞了文清几次?」

我说:「好像是5次吧。」

小宋说:「一晚上才5次?我老公刚和我结婚的时候试过一晚上8次的。」

我说:「你老公和你结婚时才几岁,我都快30了,和自己的女朋友从来没试过搞这么多的。」

小宋说:「那也是,哎,你说我好还是文清好。」

我说:「这种问题就不要问了,说谁好都会得罪令一个。」

小宋说:「不干嘛,我就是想知道,文清,你想知道不。」

文清说:「我不想知道,哎哟,好疼啊,别捏我,我想,想知道行了吧。」

我想了想说:「各有各的好,你比较活泼开朗,文清温柔体贴,实在分不出谁比谁好。」

小宋扭了一下身体,说:「就知道你这样说,这样不算,你说说我和文清的好处和坏处。」

我说:「干嘛非得知道这个,嗯,你的乳房比文清大,但我没碰过小乳房的女孩子,所以文清对我来说很有新鲜感,口技方面嘛,文清比你好多了(小宋插嘴说,她碰过的男人比我多嘛,这句话一说出来当然被文清狠捏几下)下面嘛,文清也比你紧得多,后面的话也是,另外文清的身段很柔软,可以摆出很多总姿势,你就不行,怎么样,这样说出来你不高兴了吧。」

小宋说:「有什么不高兴的,文清也是我的情人,你说她好我也高兴。」说完她离开了我,转趴到文清身上,两个女人又接起吻来。

还是文清比较体贴,她和小宋亲了一会,就喘着气说:「不要弄了,冷落了人家可不好。」

小宋说:「谁叫他说你比我好,我要试试嘛,而且他现在也搞不了了。」

文清说:「那你不会帮他啊。」

小宋说:「喂,死东西,你没听到他刚才说口技你比我好吗,应该是你帮他才对,来,起来,死东西,快去。」

我说:「等等,你们要搞自己搞,我不是铁人,昨晚这么累了,早上还没吃东西。」

小宋说:「哎呀,我都忘了,我给你们带了早餐放在服务台了,我去拿。」

小宋这家伙胆子真大,她没穿衣服,只是围了条毛巾,脑袋伸出门口到处探了一下,就冲了出去,由于我的房间就在服务台旁边,没几秒,她就提着篮子溜了回来。

吃早餐的时候,小宋一直不老实,我坐在床上吃东西的时候,她就一直趴在我双腿之间研究我的阴茎,这顿早餐吃的很香艳,自己的阴茎被挑逗着,身边两个赤身裸体的异国美女,本来就秀色可餐了,等早餐吃完,我的阴茎已经又有了起色。

我身上还是粘粘乎乎的,很不舒服,于是拉起她们两个,去浴室洗起了鸳鸯浴,嗯……3个人,也许不能叫鸳鸯了……

走进浴室后,文清放下厕所板,刚准备蹲上去,却被小宋阻止了,她说:「不行,这个家伙喜欢帮女人把尿,我昨天给他搞了一次,你不许自己来,X哥,我要看你帮文清把尿。不行,羞死人也要,昨天我不愿意说你干嘛问得那么详细,快点,好吧,一会我也来可以了吧。」

我抱起文清,和昨天一样,将她放在洗手台,小宋当然知道文清的身段软,她将文清的双腿拉得笔直的,阴部张得非常开,文清也没试过这种撒尿的方式,羞得全身发红,小宋却负起了我昨天的工作责任,她对着镜子,学着我,用两只手掰开文清的阴唇,逗弄着文清的尿道口,文清的尿已经憋了一夜,被她这么一弄,很快就喷射出来。

文清这个人虽然比较温柔文静,但很敢说出自己心里的感觉,尿完之后她将头凑在我耳边说:

「这样尿很舒服的,和被你搞差不多。」

接着小宋也要我帮把尿,但昨天试过一次后,今天她也不害羞了,自己坐了上去,拉起我的手,主动让我挑逗她的尿道,上次是羞得拉不出,但今天我看得出,她是有意憋着,想多享受一下抚摸的感觉,于是我换了个花招,我拿起香皂给她摸在阴部,弄得她阴部滑溜溜的,同时用手指捅她上下两个洞,小宋直到实在忍不住了,才乖乖的把尿拉了出来。

她们尿完后,两个女人又嘻嘻哈哈的帮我把尿,终于,大家都去清了存货,小宋又表示要帮文清洗洗肠子,文清也没说什么,只是很主动的将手撑在厕所板上,撅起硕大的屁股,等候着清洗。

在我看来,小宋的兴致比我还高,于是我把清洗的任务交给了小宋,这个家伙比我还狠,将文清灌得一肚子水后,还将大拇指塞进文清的屁眼,硬是不让她这么快排泄,直到文清不住的求饶,才放手,这时我突然想到昨天文清吃了不少东西,这样搞法估计会很臭,于是我自己溜出了浴室。

听到里面嬉闹了很久,我烟也抽完两根了,里面传来的声音开始变成小宋的求饶声,估计是文清开始学着样子帮小宋洗了。

又过了好一会,终于她们叫我进去了,浴室里比刚才多了点轻微的臭味,当然这点她们也发现了,两个女人都捂着嘴看着我偷偷的笑,然后小宋问我是否也来一下,我当然是严词拒绝。

洗澡的时候,基本是文清在照顾我的身体,而小宋则爱不惜手的摸着文清的阴部,边摸边说:

「剃了毛真好啊,摸起来又舒服,看上去又好看,以前亲你总是一嘴毛的,我们怎么没想到剃掉呢?什么?!你以前剃的?!你怎么不告诉我?!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都是女人啊!害我亲了你这么久的毛,以后要常剃哈!谁说我不剃的,一会你们就要帮我剃。好了,洗完了,快帮我剃掉。」

帮小宋剃毛的时候,文清看得很仔细,大概是学着怎么剃吧,剃完之后我把挂胡刀和挂胡泡沫都留给了她们,须后水也留了下来。

剃掉毛的小宋,比文清的好看多了,她阴部的颜色本来就浅,而且毛发也不多,感觉虽然没天生白虎那么可爱,但也差不多了,做人不要厚此薄彼,我低下头,帮小宋舔了起来。

和小宋做爱的次数与认识的时间相对比文清要长,但我却没有帮她舔过,小宋也没有预计到我会帮她舔阴,她表现得很激动也很兴奋,大概也是新鲜感使然吧,她很文清搞假凤虚凰的时候,两人总是要舔很久的,但我的舌头接触到她的阴蒂没多久,她就已经兴奋得不行了,不断的想伸出手来阻止我,口里哎哟哎哟的叫。

文清在旁边帮忙抓住了她两只手,不一会,她本来已经湿漉漉的阴道口中,淫水狂涌而出,人抽搐了几下,高潮就来了,而且来得很强烈,身子抖动得很厉害,文清很爱怜的摸着她的头发,在她的脸上不住的亲,我有点吃醋的吧文清扯了过来,让她给我口交,对于小宋我也没让她爽下去,而是把她拉到我身子上,昨晚摸了一个晚上的小奶子,今天有点大了,我口里叼着小宋的奶子吸了起来。

文清在我身下,同时面对着小宋的屁股和我的阴茎,她表现得不太认真,虽然以帮我口交为主,但偶尔她会亲亲小宋的屁股,逗弄一下小宋仍然在流水的阴部,但我的阴茎完全进入工作状态的时候,她将我的阴茎弄进了小宋的洞洞,刚刚才得到高潮的小宋无力招架,只能软软的任我在她的洞洞里抽送。

文清做在我们身边,笑淫淫的看着我们性交,但看到小宋软弱无力的样子,她眼睛开始露出顽皮而又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可以看到她的表情是因为小宋已经完全趴在我身上,头靠在我肩膀上,我的视线只能几种在另一具裸体上。

文清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会,象我笑了一笑,然后她站起身子,跨过我,将小宋扯了起来,并将小宋的头靠近她的阴部,让小宋帮她舔阴,小宋嘟哝了一句小骚货之后,还是抚着文清的要给她舔了起来,而和我连在一起的下身,也开始主动的小幅度上下运动了。

我在我背后垫了两个枕头,使我的身体略微抬高,伸出大手将文清两片屁股掰开,伸出手指捅进了她的屁眼,文清大概没有想到她这站立的姿势会遭到前后的夹攻,我的手一进入她的屁眼就身子发软,要倒下来了,前面的小宋发现这一点,将她的身子撑住了,我和小宋前后夹击之下,文清就算有支撑点也很快站不住了,仰着身子倒在我身上。

小宋让出我的阴茎,并将它扶进了文清的阴道,两个女人淫水的润滑,加上昨晚对她阴道的开发,文清里面早没有那么紧了,阴茎插进去的感觉刚好,就像一个处女被开苞后不久的时候,有经验的男人都知道那时是最舒服的。

我从下面插着文清的洞洞,小宋则在上面不断的用舌头挑逗她的阴蒂,文清被我们两个搞得哇哇乱叫,不过她还没有得到高潮,小宋就推开了她,自己又坐了上来,但却将文清搂在胸前,文清不敢坐在我肚子上,这种半蹲的姿势是很累的。

于是我干脆在小宋不依的声音中将阴茎拔了出来,要她们按照我的意思调整姿势,我让文清躺在下面,双腿尽量张开,而小宋趴在她身上,两人的阴部紧贴在一起,我从后面插入,这个洞来几下,那个洞来几下,这种姿势下,我干得非常舒服,特别来劲,但女人却是难以得到高潮,干了没多久,小宋不愿意了,她不理我的抗议,推开了我,两人在床上面对面坐着,用手撑着自己的身体,下身紧密结合,四片阴唇交叉在一起,快速的磨动起来,她们这个动作相对纯属,一看就知道很有默契,第一次现场看到女人磨豆腐,我看得津津有味。

她们俩的配合很好,象心有灵犀一样,什么时候快,什么时候慢都很统一,而且几乎是同时获得了高潮,我看得也很兴奋,于是将她们分开,不过选谁呢?

我想了一下,小宋前两天倒是挺乖巧的,但是今天象变了个人似的,总是捣乱,虽然这种捣乱是为了大家更开心,那我也用这种开心给她相应的惩罚吧,于是我将小宋无力的双腿架在我肩膀上,开始了“打桩”的工作,连续两次高潮后的她那里有能力反抗,被我插得呱呱乱叫,高潮接二连三的来,泻得有气无力。

文清有点不舍得,在旁边也帮忙劝我放过她,甚至在旁边张开双腿,要我换人搞,我忍住文清的诱惑,继续惩戒小宋,直到觉得再搞可能真会出事后才转移到文清身上,这时的小宋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在旁边不断的喘着粗气。

刚才我在小宋身上“打桩”的时候,偷眼看文清,已经看到她在自摸了,和小宋干了10多分钟,她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当我转移到她身上时,她的呻吟声马上从低八度转为高八度,并且主动将两条长腿伸得笔直,举向半空。昨晚和她做爱的时候,我的动作一直比较温柔,刚才在小宋身上的狂暴她并没有见识到,她看我把小宋搞的要死要活的,看起来觉得很过瘾,但当被“打桩”的是她时,却乱了阵脚。

我才动了不到5分钟,她高举的双腿已经无力举起了,但刚才是她叫我放过小宋到她身上来的,而小宋还在旁边没喘过气来,所以她只好硬撑着了,好景不长,很快,文清也撑不住了,她的反应和小宋不同,小宋在不断的高潮冲击下反应是高声叫床和求饶,但文清在这次剧烈的高潮时,声音反而下降了,人在剧烈的抽搐中,混合着呻吟,发出了低低的哭声,眼角也留下了眼泪,我狠着心仍然在她身上驰骋,终于,又过来5分钟左右,我有了射精的感觉,捣鼓了几十下,当射精感觉越来越强的时候,我一把拉起在旁边蜷缩着的小宋,将阴茎塞进她口中,在她口中喷发而出。

小宋虽然很累,但还是和往常一样,除了让我在她口中射精外,还帮我来了几下事后箫,不过她只略微舔了几下,就又扑到文清身上去,用嘴巴堵住了文清的嘴,将在她口中的精液吐了部分到文清口中,文清开始很抗拒,但小宋将她压得紧紧的,她也只好逆来顺受了。

长时间的多次做爱,使我体力已经严重透支了,还好两个女人也爽得差不多了,文清拉着小宋去洗洗身子,漱漱口,但我累得只能躺在床上休息。

浴室中的笑闹声响了不久,她们就并排着走了出来,一人一边的在我身边躺下,小宋说:

「你的朋友呢?好像昨晚没回来哦。」

「不知道,我叫他们别打搅我的。」

「你不怕他们将你甩在越南吗?」

「应该是去附近玩了吧,今晚应该回来的。」

「那……你们决定是明天走吗?」

我听得出她话里的意思,于是我说:「和你们一起很开心,不过我们毕竟是两个国家,两个世界的人,你们虽然会说中国话,但中国有句俗话不知你们明不明白,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我们不是一个生活圈子里的人,虽然相处得很好,但总会有分开的时候的。」

也不知她们是不是听得懂,但二女都不约而同的伏在我肩膀上没出声了,我也一手一个的用力搂住她们肩膀,大家沉默了一会,我左面肩膀上感觉有点湿湿的,低头一看,原来是文清在流眼泪,我搂紧了文清一下,想开口,但却不知该说什么,只好让气氛继续保持着沉默的状态。

先开口的还是小宋,她抬起头,我看到她眼睛也有点模糊,不过没象文清一样流出来而已,她说:

「你昨天送了东西给我,今天准备送点什么给文清留念?」

其实这个问题我昨天已经想过的,但确实想不到有什么好送的了,我犹豫了一下没说话,小宋见我犹豫,就轻轻弹了我阴茎一下,说:

「怎么?不舍得啊,刚才还说人家文清这个好那个好,你看,人家现在都哭了,把人家搞了那么多次,毛都剃了人家的,还不愿意送点东西给人家。」

「不是不愿意,因为我来的时候根本没准备,现在除了钱,就都是一些广西买的零碎了,我觉得没什么纪念价值的,让我好好想想。」

「你可不要给钱文清,这是看不起我们,文清和你一起不是为了钱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如果是钱的话那我还考虑什么。」

「那你得好好想想,一定要有纪念意义的,刚才洗澡时文清和我说,哎哟,你打我干什么,让他知道怕什么,好好好,不说了,反正文清很喜欢你就是。」

虽然很好奇文清说了什么,但我忍着没问,出来混最怕是动了真感情,但此情此境,再来什么感性的情节的话,就可能一发不可收拾了。

我搂着文清,轻轻的问:「文清,你要我送你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你的……」

「我真的没准备什么东西,不过这样吧,小宋不是说想独立做点生意吗?我投资点钱,你别生气,把我当个朋友吧,我们来的时候换了点越南盾(越南的钱叫盾,我记得当时的比率好像是1圆人民币可以换2千多越南盾,以前是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我们是腰缠百万贯,开车下越南),回国后这些钱一定没用了,所以全留给你们吧,然后我再给你们点人民币,我是来旅游的,没带多少,算是我资助你生意开始吧。」

说完,我没理会小宋同意不同意,还是翻出了钱包,看了看,大约还有4千多,我当时想在国内这种素质,这种服务,包夜起码1千,于是我算了算回程所需,就数出了3千块,加上一叠没数过数目的越南盾,递给小宋,看到这么一大叠钞票,小宋的手似乎动了动,但她还是忍住了,很坚决的摇了摇头,说:

「不行,我们不能要你的钱,这会让我们自己看不起自己的。文清对吧。」

「我都说过了,这是我的投资,你做生意如果赚了钱我会回来收的。」

文清说:「你还会来么?准备几时来?」

「这次越南旅行,我估计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我当然还会来,钱你们还是收下吧,我真心真意的给你们做生意的。」

我拉过小宋的手,将钱塞在她手中,小宋没在推搪了,她搂住了我说:

「你真的还会来么?你准备什么时候再来?一年来一次,就一次,行不行?你给我的地址是真的吗?我真的会给你写信的啊。」

「呵呵,你问题真多,地址当然是真的,不过那是我公司的地址,至于能不能一年来一次的话,我不敢答应你,在国内我挺忙的,旅游费不是问题,但时间却很难安排。」

伤感的气氛持续了一会,仍然是小宋打破了这种气氛:她说:

「不说这些了,越说我越想哭,不如说说你昨晚怎么搞文清的吧,我看看有没有没在我身上用过的花招。」

「哇,说到这个就多咯,文清身子这么软,她摆出来的姿势你能摆出来吗?说了你也做不到!」

「除了姿势呢?我知道她身子软,爱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但是还有没有别的?」

「我们拉开窗帘,她光着身子对着窗口做,你敢吗?你敢我们马上试试。」

小宋听到马上不敢搂着我了,缩到文清身边说:

「你们是晚上啊,现在是白天,被人看到我就不用做人了。」

我拽着小宋,做状要将她往窗口拉,小宋信以为真,吓得哇哇大叫,拼命抗拒,我们这一闹,文清也挺了眼泪,帮我推起小宋来,我将小宋拽下床,拉到窗边,做动作要拉开窗帘,小宋蹲在地上,缩着身子,眼神里满是哀求,看看吓得她够了,我才说:

「吓吓你啦,谁叫你说我怎么对文清就要怎么对你。」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要这样做。」

「但如果我是真的呢?你怎么办?」

「你不会的,是不是?」

「要么这样,我们玩点更刺激的?就看你敢是不敢了?虽然刺激,但很安全的。」

小宋有点怕,但还是忍不住问:「你……你想做什么?」

「这两天这层楼不是只有我们几个吗?现在他们又不在,你的同事又不常下来,我们光着身子在走廊里走一圈,敢不敢?」

这个提议对她们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但我说的话却是句句属实,楼层空荡荡的,根本没有客人,而且有人来的话远远就能听到脚步声,而且来这里开房的基本都是国外的嫖客,传出点怪声是正常的,楼层服务员不会到处查看,这些情况小宋和文清都很清楚,但要她光着身子在公众场合走动,这对她们的胆量挑战实在是太大了,远远超出了她们的接受范围。

为了实现这一伟大的举动,我对她们分析了上述情况,更说这样做如何如何刺激,她们俩抵受不了诱惑,终于双双点头同意。

我们三人光着身子走到门边,我将门拉开一扇,伸头出去看了一看,走廊里是空荡荡的,于是我给她们打了个眼色,让她们看好了,我光着身子走了出去,在走廊里转了一圈,回到房中,然后小声问:

「怎么样?你们谁先出去?」

小宋和文清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小宋猫着腰,捂着自己的胸脯,很快的在外面转了一圈就跑了回来,回来的时候她脸红得象猴子屁股,短短的几步路,喘气喘得象跑完一百米一样,回到房后,她背靠墙,手轻轻拍打着自己胸脯,一副“吓死我了”的样子。

我小声说:「这样不算,你捂着奶子干什么?!不准捂,而且要直着走,是走!不是跑!不然我把你推出去,关上门不让你进来。」

在我威逼之下,无奈的小宋还是按我的意思走了出去,这次她没捂胸部,但走得仍然很快,路过楼梯口时还探头探脑看了几下。

轮到文清了,文清出乎意料的没有任何推搪,而是整理了一下头发,施施然走了出去,她象走台步一样,丰姿摇曳,不是扭过头来看我们,走到走廊尽头还停下来,赤裸的身子正面向着我们的方向摆了几个照相的POST,才慢慢走了回来,一个美女赤身裸体在公众场合漫步,这种景色让我才射精不久的阴茎有了强烈的反应。

但文清回来后,小宋扭了她几下说:「死东西,你暴露狂啊,平时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大胆。」其实我一直感觉文清的胆子很大,只不过她比较文静,而且和小宋一起的时候都是小宋指挥这个指挥那个而已。

看到文清这么勇敢,我有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我关上房门说:「还有更刺激的,想不想试试。」

这次答话的是文清,她说:「想!什么提议?」

我没理旁边吃惊的小宋,说:「我们在走廊里做!敢不敢!」

文清想也没想就回答:「敢!」

我带着挑战的眼神瞪了在旁边目瞪口呆的小宋一眼,搂着文清,轻轻打开门走了出去,走到对面的墙边,我让文清手扶着墙,分开两只长腿,我从她后面慢慢插了进去,刚刚插入的时候还有点干,但由于在户外性交,刺激的感觉使文清很快湿了,我边捅着文清,边回头看着小宋,只见她的头从门缝中露出来看着我们,一副又想试又不敢的神情,见了她的样子看来不给点更强烈的刺激她是不敢照做的了。

我转过文清的身子,面对着我们的房门,让她将一条腿撑在门框上,人摆出一副压腿时的动作,我从旁边插入,这种姿势使我们交合的部位完全呈现在小宋面前,小宋呆呆的看着我在文清阴道中出入的阴茎,有点不知所措。

看着她的样子,我干得更起劲了,文清用手紧紧的捂住自己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的水流得很厉害,阴部和地面呈45度角,以致她的淫水滴了不少在地上,很快的,文清就败下阵来,不能再保持压腿的姿势了。

我推开房门,示意文清回去,然后将小宋拉了出来,小宋还是很抗拒,但人在走廊,她不敢反抗得太厉害,既然她不可能和文清一样我让她摆什么姿势就摆什么姿势,我干脆将她搂在胸前,大家面对面,我站着插入了小宋的阴道,但我的阴茎一进入,小宋就全身发软了,再也无力反抗,我提起她的双腿,让她搂着我的脖子,就这样我的阴茎插在她的阴道中,她身子挂在我身上,我抱着她,保持着这个姿势在走廊里走了起来,小宋羞得全身发烫,比我第一次帮她把鸟的时候还烫,但我还没走到走廊末端的时候,她的高潮已经来了,她不敢出声,只是用牙齿咬着我的肩膀,发出很低的唔唔声。

走到走廊末端的时候,她已经泻得不行了,我转过身子,发现文清并没有进房,而是站在门口,笑嘻嘻的看着我们,我抱着小宋来到楼梯口,小宋这时的心情恐怕不是用害羞能形容了,静静的走廊中似乎能听到她强烈的心跳声,我将她一只脚架在楼梯的扶手上,用一只脚站着,上身伏在扶手上,我从后面插入,小宋迷糊中被我插了几下,但她很快就坚决不干了,这个位置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扯着想溜回房间的小宋,将她摁在我们房门口的墙边继续干,别看小宋平时好像挺泼辣的,但真到了时候胆子比文清小多了,她被我捣鼓了几下,身子又开始发软了,文清见状走了过来,她分开了我们,从背后抱起小宋,两手架在小宋的腿弯,让小宋的阴部张得大大的对着我,小宋羞得眼睛都不敢张开了,而我看得却很爽,一挺身就将阴茎全根插了进去,嘴却和文清接起吻来。

小宋很快又来了高潮,淫水流出来很多,也滴到了地上,我手绕到下边,帮文清抬着小宋,减轻一下文清的压力,但无意中手指的一个指节扣入了小宋的屁眼,在高潮之中的小宋屁眼遭到袭击,偏偏她又最喜欢这种感觉,颤抖中的她身子抖动得更厉害了,呻吟声终于在走廊中响了起来,我让文清将她的屁股抬高一些,我用沾满了淫水的阴茎慢慢顶入小宋的屁眼,小宋有点惊讶的望着我,但身体反应却是努力的放松自己屁眼的肌肉,让我进入顺利点,在淫水的润滑下,虽然初期有点困难,但在双方的努力下,我还是将阴茎全根插入了她的屁眼,并开始动了起来。

小宋在高潮中屁眼被插,她有点忘乎所以了,暂时忘记了现在正在公众场合做爱,屁股一抬一抬的配合了起来。

正当我们进入佳境,我即将完成我人生第一次在肛门内的射精前夕,楼梯中传来的喧哗声,一听就知道狼友们回归了,这种情况下只能放弃了,我拔出阴茎三人慌慌张张的溜进了房。

三个赤裸的男女刚刚关好房门,走廊中就传来了喧哗声,我们三人什么都顾不上了,我胡乱穿上衣服,她们则收拾好自己的衣服冲进浴室,浴室门都没关好敲门声就响了,我打开一扇门,闪了出去,做个手势示意他们小声点,这帮狼友都是很醒目的人,看到我的示意也没有故意胡闹,因为之前我也说过可能发生的事,我这种举动就已经说明了事情已经发生,有个家伙笑淫淫的向房间里探头探脑,想一窥春光,但很快被其他人推进了集中的房间。

这次他们四人外出,但回来时是五人,其中有个超级大美女,身材、相貌、肤色都是超一流水准,参加选美的话一定名列前茅,后来得知这是带头大哥在昨晚他们去的旅游区叫的小姐,一晚之后觉得还不够,结果今天带了回来,而且鸟人打算想办法搞这个美女到广西养一段时间,带头大哥是广西人,在当地有点势力,应该可以做到这一点,当时听他们这样说,我曾经有过让带头大哥帮忙搞小宋和文清到中国的欲望,但想深一层,还是没说出口。

大家互相汇报了一下工作情况,他们无非是说找了多少个小姐,小姐怎么怎么样,然后怎么怎么玩,而我则没说什么,只是说昨天我说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很爽!由于是良家妇女的关系,不方便和他们一起玩,同时让他们把换下来的越南盾都交给我。(这时候我的阴茎仍然没能软下来,谈话过程中他们不住的对我撑起帐篷的裤裆开玩笑)

虽然他们对我给那么多钱文清和小宋感到不以为然,但那些越南盾对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回事,只是对我做了一番思想教育就扔来一大堆钞票,同时表示他们要睡觉了,没事别吵着,晚上再安排行动。

拿着钱回到房中,小宋和文清居然还在浴室,我敲开浴室的门,只见她们衣服穿得好好的,在浴室中有点不知所措,我对她们发出警报解除的消息后她们才松了一口气。

回到房中,看看时间,午饭的时间也快到了,小宋表示肚子饿了,要吃东西了,准备去饭堂打点饭上来吃,我将手上的越南盾给了她一把,让她到街上给我们买点好吃的,小宋很听话的数了几张钞票就去买东西了,本来文清想跟着去,但我留下了她。

小宋出去后,我将文清抱在怀中,手开始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摸索,她也知道由于狼友的回归,我刚才并没有完成大业,因此她很顺从的让我脱去了她身上的衣服,当大家都光溜溜的时候,文清坐在我身上问:

「刚才……刚才……你搞小宋那里……现在要不要……」

「算了吧,昨晚搞你搞得那么疼,我不想再弄疼你了。」

「不怕的……你先搞前面……等有了……有了那些……再……」

「那些?哪些哦?」

「你明知道得!你坏!」

我用手指在她的洞口撩拨了几下,发现她已经有了不少分泌了,女人真是水做的,尤其是下面,只要人动情了,水是常要常有。我沾着她的淫水,轻轻将一个指节插入她的屁眼,问:「是不是这些哦,如果是这些的话,你可要加把劲,弄多点出来啊。」

文清这个人看起来文静,在床上表现也很温柔,该主动的时候相当主动,她说:「不是我啦……应该是你…」

说完,她离开我的身体,躺到床上,双腿张得大大的,将剃了毛的阴部对着我,媚眼如丝的说:「能不能多些要看你了。」

刚才本来就没完事,阴茎还是硬梆梆的,她这么一挑逗,我哪里还忍得住,我扑到文清身上,腰一挺,阴茎迅速的插入到她的洞洞中,文清打了我一下说:

「你不是要弄多点出来吗?怎么还急?」

「谁叫你摆个骚样,我忍不住了!」

「那你大力点哦……插深点……亲我……摸我……」

我姿势也没换,只是兴奋得不断的插入和抽出,正当我感觉到文清下身水开始下流,而准备转移插入位置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和小宋的声音:

「房间服务(roomservice)」

文清推了我一下,让我去开门,但我拉起了她,阴茎插在她体内,就这么走过去开门,小宋进来后看到我们这个样子,捂着嘴笑了起来,打了文清的屁股一下,我没管小宋,将文清放回床上继续干,小宋放好手中的东西后,伸手在我们下身拨弄了起来,正当我感到我的阴茎在文清的阴道得到充分的润滑后,再次慢慢的挺进文清的屁眼,可是我还没捣鼓几下,小宋这家伙很不合时宜的将一只沾满淫水的手指插进了我的屁眼,这下刺激大了,令我再也守不住精关,在文清的阴道里喷发了出来。

文清感觉到我射精了,有点奇怪的问:「怎么出来了……你不是说……要那里吗……哦……小宋个死东西……你坏了X哥的事。」

「怎么坏了?啊!对不起啦,嘿嘿,哈哈!是你自己屁股痒了吧!」

这次的喷发我感觉很强烈,我无力的躺在床上看着两个女人打闹。

——『越南游记』全文完 ——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