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牝色》小说全集阅读 林宝基尼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牝色 牝色

    莫集是个缉毒警察,却跟毒贩联合,害死不少同僚,终于被抓到了,锁住在星网遍布的时代里面,还延续着未进步的日子的村落里,腰上烙上了配种母猪的烙印,接受一生的惩罚。他每一天的性奴生活还在网上直播,给人们解恨。虽然国有国法,他本应该去坐牢,官方却一直保持沉默,没有对这样的惩戒发声,显然这个直播网还是这么神通广大。

    林宝基尼 状态:已完结 类型:纯爱耽美
    立即阅读

《牝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牝色》,是作者林宝基尼倾心创作的一本纯爱耽美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莫集是个缉毒警察,却跟毒贩联合,害死不少同僚,终于被抓到了,锁住在星网遍布的时代里面,还延续着未进步的日子的村落里,腰上烙上了配种母猪的烙印,接受一生的惩罚。他每一天的性奴生活还在网上直播,给人们解恨。虽然国有国法,他本应该去坐牢,官方却一直保持沉默,没有对这样的惩戒发声,显然这个直播网还是这么神通广大。

《牝色》 第62章 他的犬。主奴、1v1、HE 免费试读

他的犬很乖,在家等着他。

弩是在一个雨天被发现的,薛正将冻得发抖全身赤裸的他抱回家,虽然经历过骚扰,只是低调的薛正财大气粗,最终那些曾经拥有弩的地痞流氓不了了之。

薛正亲吻他的嘴唇,弩有点害羞地避开,有些偏深色的脸颊成了可口的粉红色。

弩的身体心理没有恢复的可能,其实按照私心,薛正也不想他恢复。薛正从没有过恋爱经历,上床令他也感到乏味,可他在他的犬身上,发掘到无尽乐趣。

两人吃过简单晚饭,薛正在书房里面处理一些工作,便开始与弩亲热,还把新准备的裸体围裙给这个单薄却又有健美肌肉的男人穿上。整体效果有点丑,可是弩的腰腹还是显得很好看,腰线陡然地收窄,被细带绑着,让人血脉贲张。于是薛正对着那块地方拍了几张,然后帮他脱了。

弩困惑地说:“很丑吗。”

这是他们一起挑的,也是薛正送给他的第一件礼物。

“它丑,你不丑。”

薛正心尖发软,低下头吻他腰腹,再轻柔的吸吮着那颗成熟的果子,他的犬似乎还是很喜欢这件东西,趁薛正与他接吻,悄悄拉起了放在一旁的围裙遮住小腹,薛正旁光留意到,几乎要笑出声了。

“突起来了。”

“这里也是。”

修长的手指触碰到突起的地方,弩仰躺着喘息,薛正望着他的犬水水的眼睛,温柔爱抚鼓起的部位,之前这个地方被虐待得有些惨,还被穿了环,现在完全恢复了。

“唔……唔唔……”

弩最终还是穿上了围裙,跪着含住他那根东西,那可爱的腰臀也会性感地颤抖,轻微呻吟溢出唇角。

他的犬还会用舌尖梳理滚烫柱体上面的脉络,薛正舒服得只想叹息。

薛正不让他的犬咽下精液,不过他喜欢看弩的嘴里都是他的白浊的样子。精液顺着艳红嘴角落回了地上,薛正给他擦拭,打扫干净了,再与他接吻。弩喜欢接吻,耳尖红着,仿佛长出一条尾巴摇晃。

他卷住弩柔滑温顺的舌,缓缓舔吸,将弩抱着带上柔软的沙发,弩平日睡觉的地方,舔尾椎下那个暗红凹陷的地方,里面本就很是湿热,他的舌头顺利滑入弩的股间。渐渐地,肠璧被舌头反复玩弄,他的犬呜咽着红了眼睛。

“唔……嗯……”

薛正手指替代了舌头按压变得更加湿软热情的甬道,里头媚肉重新包裹了他的手指,随着手指的抽插分泌出肠液,慢慢发出水声。他的眸色渐渐变暗,看着他的犬射精了。

硕大的肉枪捣弄进去,里头正是最松软的时候,每一次深入都被内壁吸吮包裹,弩摇晃着头,泛着水光的眼睛有点失神,

被里面一团柔软包裹美好得太过分,薛正疯狂地亲吻他的犬,他的弩,如野兽般啃咬着,留下爱痕。

“主人……主……人……”

上方厚重低沉的喘息,下方音色撩人的呻吟交缠在一起,每次抽插都伴随噗呲噗呲的水声,弩的性器随着他的抽顶而无助摇晃,薛正掠夺得更多,把那被撑得发红的内壁摩擦得发烫。

“好……深……好重……不行……了……”

一阵阵囊袋撞击的声音在他们宽大的客厅里回荡,他的眼睛宛若火焰,看着他的犬此刻被情欲灼烧的神志不清,发出细微的难以察觉的求饶声。

后穴在性器抽离之时发出了开瓶般啵的一声,薛正迅速摆弄他浑浑噩噩的犬的身体,侧着抬起弩的右腿,架在他的肩上。

“这样?”

肿胀的器官稍稍滑入那小穴里又马上抽出,弩的胸膛随着喘息起起伏伏,因为折腾恢复了一点神志,密穴吸允着他的肿大硬挺,他们炽热地亲吻着,两具火热的身体交缠在一起。

“嗯呼……嗯啊……哈——”薛正的指节搓揉弩的乳首,有力的侵犯对着肠壁上的软肉加快,弩的快感极速攀上云端,下身淫汁冒出,毫无意识地收缩着后穴,颤栗的性器官又有射精的欲望。

“嗯哈!……嗯啊……啊……啊……”

薛正捂住他的犬的嘴唇,胯下全根而入,将穴壁撑得没有一丝皱褶,他的犬看着他,吟叫逐渐听起来像一滩融化的春水,炙热的内壁整个在抽搐,他撤去了手掌,含住他的犬的唇,下面的男人身体绷紧了,眼角冒出泪水,肠道里慢慢流淌了温热的液体。

薛正的呼吸逐渐平复下来,目光往身旁一扫,上面果然也有一滩白浊。

“又把沙发弄脏了。”

“对不起……”

他吻住他的犬羞愧的眼睛,嘴角不觉上扬。

“那你只好跟我睡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