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乱爱之美》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佚名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乱爱之美 乱爱之美

    时光如梭,一眨眼已经三年过去了!母亲的一颦一笑一直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深处。无聊时翻看着母亲的照片,总会让我想起那段幸福的时光,那段糜烂,刺激的时光。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乱爱之美》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乱爱之美》,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时光如梭,一眨眼已经三年过去了!母亲的一颦一笑一直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深处。无聊时翻看着母亲的照片,总会让我想起那段幸福的时光,那段糜烂,刺激的时光。

《乱爱之美》 (十六)如果有来生(大结局) 免费试读

血一滴滴的顺着匕首不停滑落在地上,除了已经晕倒在地上的徐珂,每个人都像是被定格了,空气显得异常凝重……

匕首除了把柄,刀身部分全部隐没在身体里,可这身体并不是阿辉的。在我用足全身力气把刀刺向阿辉的时候,正准备扶徐珂的周梅却忽然转过身,挡在了阿辉的面前……

“干……干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看着慢慢滩倒在地上周梅阿姨,我已经是泪如雨下,“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不要……不要怪干妈,毕竟……毕竟阿辉是我的儿子,我不想……呜……我不想看到他受任何的伤害。就像徐姐爱你一样,我也深爱着我的儿子,这种爱不单是情爱,也是母子之爱……呜……”

“不要说了,少在这里假仁假义,我走的时候,你连看都没看我,现在居然说是爱我?真是可笑,哈哈……”阿辉大声叫嚣着,扭曲的脸上再也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写满了痛苦。

“你这个混蛋,现在还说这种话。”我听到阿辉这么说,简直愤怒到极点,顾不得头上的伤有多重,站起来就准备对阿辉猛K,却被周梅一把拉住。

“不……不要,小磊,我求你了,不要打他了,这也不能怪他,是……是我这个当母亲的没有应尽责任,才落得下载这样的下场,可……可是……”周梅忍着疼痛,慢慢的转过脸来,满脸泪痕的对阿辉说:“可是我一直没有忘记你,我每天一直在想你过得好不好,脸上的伤痛不痛,每天都想……虽然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就像是奴隶,可是……可是毕竟那是和我最爱的儿子在一起,你知道吗?阿辉……我知道妈妈对不起你,说起话来也没多大的分量,可我还是……还是希望你改过自新……妈妈没设么留给你的了,只有一些首饰还可以用来换钱,希望你能用得上。”

说到这里,周梅的胸前已经被口中吐出的血抹的鲜红,但她还是努力把头转向我这边:“小磊,对不起,虽……虽然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可……可原谅干妈骗了你,干妈爱你,但更爱阿辉,所以,希望你不要生气!”

“不……不要再说了,干妈,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呜……”我已经泣不成声。

已无力转过头的周梅缓缓地对阿辉说:“阿辉,希望……希望我们下辈子能做母子,这样……这样我就能偿还你了……如……若果有来生,我…我还要……爱…爱你……”周梅说完了这句话,终於闭上了眼睛,她走了,走得很安详……

晴朗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雨,雨一滴一滴的把周梅脸上,胸前的血污冲洗得干干净净,就好像是默默在为周梅完成最后的装扮。

雨越下越大,我赶紧抱起还在昏迷的妈妈躲到屋檐下,正打算朝阿辉继续发难的时候,只见呆立了半天阿辉的忽然又对着天狂笑起来,“哈哈,笑死我了,真是笑死我了,哈哈…”说完,阿辉慢慢拾起丢在一旁的周梅的外套以及皮包,然后抱起周梅的屍体朝出口方向走去,当就要走出大门口的时候,阿辉缓缓转过头,看着我说:“好好照顾你妈妈吧,罗罗在二楼左边的第二间房间内,好好照顾爱你的人吧,朋友!”说完转身出了门。

“你要去哪?”我听到阿辉这么说,追问道。

“不知道,不过我相信,我们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多保重!”阿辉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雨中……

我忍着疼痛来到罗罗藏身得地方,此时罗罗已经清醒过来,忽然看见门被打开,吓得顿时蜷成一团,身子也不停的微微颤抖,看着一丝不怪的罗罗变成如此,我心里顿时像是被针刺了一样疼,慢慢走过去,对着罗罗说:“罗罗,是我呀,还认得我吗?我是小磊呀!”

“小磊?”罗罗好像记起了什么,但立马便又吓得魂不附体,“不……不要在操我了,我受不了了……不要在操我了……”

“罗罗,我是小磊呀,我不会伤害你的,走,我们回家了。”我忍着眼泪,慢慢的扶起还在微微颤抖的罗罗离开了房间……

天空还在不停的下着雨,妈妈此时已经慢慢苏醒过来,但椎心的疼痛让她连喘息的力气都使不上来,看着从楼下缓缓走来的我,妈妈顿时报以微笑:“小磊,你……你没事就好,你干妈呢?”

“……对了,妈妈,这就是罗罗,可惜现在已经疯了。”身后的罗罗此时跟个小孩见到陌生人似的,一直躲在我的身后,美丽的大眼睛处处透露着惊恐。

“哦,那你干妈呢?”妈妈再一次问我,“妈妈,我们走吧!”我还是没有作正面回答,因为真不知道说出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我再问你话,你听到了没有,周梅呢?”妈妈顿时觉得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忍住胸口的疼痛,大声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干妈……干妈死了……”噩耗缓缓从我嘴中传出,让本已虚弱的妈妈顿时再也无力面对这个现实,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妈妈……”

………

出租房内:

听着屋外滴滴答答的下雨声,坐在角落里的阿辉始终保持一个姿势,那就是看着床上已经失去温度的性感美妇——周梅。

阿辉直到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为什么母亲会去救自己这个不肖之子?难道是她真的爱我?这一恶切的一切来得实在他突然,就连已经很是老练的阿辉此时也显得河南接受,毕竟自己才20出头。

打开母亲留下的皮包,阿辉赫然发现里面除了母亲留给自己的首饰盒外,还有一本日记本,以及为开启的一封信,阿辉觉得很奇怪,於是把这两样东西拿出来看个究竟。

翻开笔记本,赫然是母亲的笔记,只见上面写着:

“8月3日,心情不是很好。

今天是阿辉离开我的第二天,我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可好,头上的伤是否还是再疼?其实我真的很想告诉他,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才导致了现在这样的结果,不过,如果他能开开心心的生活!我就满足了。

阿辉!妈妈会在这里祝福你的!

8月5日,有点想他了。

小磊很是懂事情,经常问我住的是否合适,而且他也没有强迫我,虽然很他做爱我感到和满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是想着阿辉,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已经从骨子里变成了他的奴隶,但是,我很想他,很像我的儿子,很像让他在在我面前撒娇,含着我的乳头……

阿辉!你过得好吗?妈妈祝福你!”

读到这里,阿辉此时双手已经微微发抖了,当他翻到最后的笔迹时,上面赫然是今天的日期。

“10月13日,真的很担心!

今天是阿辉和小磊约好的日子,我真的不希望看到小磊受伤,因为这几个月来,他对我真的很好,还有……还有就是我更不希望阿辉受伤,如果他受伤了我该怎么办?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一定要去保护他……

昨天看到了小磊在看着匕首,我知道,阿辉一定会有危险,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上帝呀,如果可以,就让我替他赎罪吧!

我是个淫贱的女人,我和儿子有不乱之情!惩罚我吧,即使我死了,我也心甘情愿,因为……因为我爱她,我爱我的儿子,我爱阿辉!”

阿辉读到这里眼泪以及迷糊了自己的视线,他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玻璃一样,已经完全破碎了,於是用力把日记本合上,抱着头,咬着自己的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听着外面的雨滴声,阿辉渐渐的控制住了情绪,努力的吸了两口气!他放下笔记本,打开了那封未开启的信:

“阿辉: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许就是我已经遭到了不测,原本想的如果能顺利解决这件事,那这封信也就失去了意义,但现在看来……

这两天一直没睡好觉,看到小磊时不时地拿起匕首,我心里始终觉得心慌慌的,所以,为了以防不测,我还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写下这封信。

记得我和你刚开始乱伦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妈妈既然把身体给了你,就会好好的爱你、对你。也许是妈妈没有魅力了吧,你后来做的事情,真的让我很伤心。

我希望你不要在这样错下去,不管是我死在你的手上,还是小磊的手上,我都希望你放弃仇恨,做一个平凡的人,找一个你爱的女人好好生活下去。

如果我死得不是很难看,我还有最后一个要求,那就是希望我能和你在爱一次,我希望带着你对我的爱离开这个世界!

阿辉!原谅妈妈对你的溺爱,原谅妈妈!如果有来生的话,我希望我们要么做一对平常的母子,要么就做一对恋人,我真的希望是后者,因为,因为你的妈妈爱着你!

妈绝笔”

再也不能控制住了,真的再也不能控制住了,积了几个月的泪水终於一股脑的全部从阿辉的双眼涌了出来,这……这难道就是乱伦之爱吗?为什么……为什么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

阿辉心里不停的呐哈,看着自己所做的一切,他再也忍不住自己失控的情绪,冲出屋外,对着天大哭起来。

雨点重重的打在脸上,像是去洗刷自己的罪恶,天上不停绕动的闪电也好像是在怪罪阿辉,连连在他身边闪过。

“劈死我吧,带我去见我的妈妈,求你劈死我吧……啊……”

………

雨后的空气始终是那么新鲜,处处充满了生机,这让跪坐在雨中不知几时的阿辉也心情平复了不少,只见他慢慢她起头来,脸上早已没有以前那种暴戾的神色,取而代之的却是和祥……也许,也许这就是脱胎换骨吧!

走到屋内,看着躺在床上的屍体,阿辉微笑着说:“妈妈,我把房间打扫一下,再来爱你,好吗?”

於是阿辉拿起地上的半截扫帚,慢慢的扫起屋子来……

很快,房间被打扫得井井有条,此时来到床前,看着眼前已经冰冷的尤物,慢慢拖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然后低下头紧紧地把自己的唇印在了母亲的唇上,虽然没有力气息,但周梅的嘴唇还是一样软乎乎的,阿辉在亲吻母亲双唇的同时,手也慢慢放在了她的双峰上,虽然已经感觉不到心跳,但从手中传来的肉感,还是让阿辉有了反应。

“妈妈,你的奶子还是那么迷人,真的,很迷人!”阿辉像是对待活物一样把玩着母亲的屍体,“我爱你,真的好爱你!”

阿辉说完双手开始慢慢的把母亲的双腿打开,然后把嘴唇贴在了母亲柔软的阴唇上,两片小小的阴唇就像是生鱼片一样,令阿辉含在嘴里久久不愿放开,合着口水,他渐渐把自己的一根手指插进了母亲的小屁眼,“妈妈,以前对你这里我一直很粗暴,对不起,这样你会疼吗?”阿辉温柔得简直令人难以置信,真有点怀疑他的精神是否已经有了问题。

等阿辉已经完全把母亲的骚穴和小屁眼完全打开的时候,他也知道,到了和母亲做最后一次爱的时机,於是,他轻轻地拨开母亲的阴唇,用口水润湿了两下,便一下子插了进去,虽然里头已经完全没有了温度,但那种紧紧包裹着的快感,还是让阿辉疯狂起来,看着母亲不停摇摆的大奶子,阿辉更是插得兴起。

他把周梅的身体翻过来,掰开那两团诱人的臀肉,然后把鸡巴慢慢的插进了母亲屍体的屁眼,混合着屍体内的肠液,阿辉觉得快感一浪一浪袭来,双手使劲地捏搓着眼前不断晃动的屁股,他觉得母亲像失活了过来,而且镇在不断的迎合着自己。

最后当她把双唇移到母亲耳边轻声说“对不起,妈妈,我爱你”的时候,一股精液就像是火山爆发喷出的岩浆,射进了子宫的深处。

“妈妈,对不起!”眼泪再次从阿辉眼中夺眶而出,滴落在周梅的乳头上,滑落……

………

我的家: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几个星期就过去了,妈妈此时已经恢复过来,但明显的精神状况差了许多,也不是那么爱说话了,成天就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而我不但要照顾已经疯了的罗罗,还要照顾已经患了不治之症的母亲,也明显的瘦了一大圈。有什么办法,毕竟县在这两个是我最亲近的人

绝症是我把母亲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通过全身检查告诉我的,原来母亲得了很严重的肝癌,而且已经到了晚期,最多活不过1年!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接踵而来的打击,已经让我这个刚满20多的小夥子提早尝到了生活的痛苦。

面对自己最至亲至爱的人,我从来没有流过一点眼泪,因为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脆弱的一面,当我每次抱着母亲时,我总会微笑着说:“总有一天,我会带你到一个海边,去修一个别墅,那样,你就可以永远看着自己最喜欢的海了。”

可有谁知道,我心里真在不停的滴血!

一个人的时候,我经常把头蒙在被子里,摇着牙努力让自己不至於哭出声音来,坚强这一词,此时已成为我的动力。

这一天,忽然在学校收到了一份没有署名的信,信的笔迹赫然是阿辉的。打开一看,上面没有写什么多余的话,只简简单单的说了几句:

“不知道还能否叫你朋友,但是我还是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来对待。

谢谢你照顾我的母亲,然后原谅我对罗罗以及你母亲的所作所为,虽然我知道,这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并不能改变你对我的看法,但我还是希望你原谅我。

今天我就要走了,有我母亲的骨灰陪着我,相信不会太孤单!真的希望看到你和你所爱的人幸福!

辉”

也许人就是这样,只有失去了所有的东西,才能知道事物的珍贵,“祝福你,阿辉!”我心里默默念着。

回到家,罗罗已经昏昏睡着了,但还是可以看到她的眼角留出些许的泪水,这也难怪,自从她回来以后,经常做噩梦,因为我,原本那么开朗的女孩居然变成现在这种情况,我不知道上帝为什么对我那么不公平。

母亲的房间还亮着灯,悄悄的打开门,只见母亲此时正沐浴完毕,朝身上抹着乳霜,我刚想慢慢关上门,却听见妈妈说:“小磊,是你吗?进来。”

我连忙推开门走了进去,关切地对妈妈说:“什么事,妈妈。”

“这两天够辛苦你的,替我买药,又要上学,妈妈真是有点过意不去。”妈妈轻轻地说。

“妈妈,你干吗说这样的话,你是我的妈妈,也是我的老婆,这些事情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可不希望妈妈把我当成外人

“我知道你懂事,但是…但是妈妈已经好长时间没被操你了,真的有点…”徐珂说到这里,脸已经红到脖子了。

见妈妈迷人的样子,我顿时也像调笑一下,“真的有点什么呢?”

“你还坏哦,欺负人家,就是人家的骚屄和骚屁眼有点痒了!需要你的大鸡巴了。”说完,妈妈羞得忙转过身去,看着母亲丰满的屁股肉随着动作,不停的摆动,我的鸡巴也慢慢胀了起来。

这也难怪,以前和母亲做爱都是自己要求的,可自从知道母亲病重以后,为了害怕影响母亲的身体,就再也没要求过,难怪母亲现在骚成这样。

“那好呀!骚母狗,先给我舔舔鸡巴再说。”

听到这句话妈妈高兴得立马跪在地上,解开我的皮带,掏出鸡巴就往嘴巴里塞,那种疯狂程度简直不亚於外国的那些色情女星。

我只感觉到鸡巴前所未有的舒服,妈妈不但用舌头舔着自己的马眼,龟头,甚至连下面的蛋蛋也不放过,舒服的我连声叫爽,看着妈妈在自己眼前卖力的吞吐,我知道。今天晚上一定很激烈,於是我让妈妈去换上我最喜欢的那套内衣裤

妈妈舍不得的一边用双手使劲套动着我的大肉棒,一边对这我的嘴唇一阵狂吻,有好几次差点都让我射出来,在我的再三劝阻下,她才淫荡的扭着自己的屁股来到衣柜旁。

“要不要妈妈当着你的面穿呢?”妈妈媚眼如丝的对这我说。

“当然好了”好久没看过妈妈的激情表演,我高兴得点点头,於是我连忙翻身躺在床上,看着母亲从衣柜中拿出黑色丁字裤,比基尼式黑色奶罩,黑色网眼丝袜,以及黑色高跟鞋缓缓走到自己面前

我兴奋得连忙打开床头的CD,顿时,柔和而带有诱惑感觉的音乐充满了整个房间,妈妈先是满满的翘起自己修长的大腿,一点点地把网状丝袜套在腿上,然后以同样的速度,一丝丝的穿上黑色丁字裤,我陶醉在妈妈的表演中,顿时感觉母亲像极了外国的艳舞女郎,身材自然是不用说,就连动作,眼神都能让定力不强的人溃败千里。

终於,一身性感打扮得妈妈站在我面前,薄薄的比基尼式内衣只能简单的罩住她三分之一的巨乳,俏丽的乳头,隔着薄薄的布料清晰可见,完美的腰肢下面是同样完美的下体,她肥翘臀部在蕾丝丁字裤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性感,匀称修长的美腿着上黑色的网状丝袜,再加上性感的高跟,简直可以说是绝配。

随着音乐,妈妈缓缓地扭动着腰肢以及胯部,然后跪下来,一点点地朝躺在床上的我挪来,看着肉棒后面妈妈淫荡的面孔,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当然我的肉棒也做好了准备,它真等待着生了她的极品骚穴来包裹他!

在一阵吹含以后,妈妈缓缓地蹲在我身上,压低身子,把我的肉棒塞入自己饥渴的骚穴内。我的鸡巴顿时像是塞进了热水袋!

我和妈妈不约而同的轻轻哦了一声,其中的滋味,我想只有乱伦过的人才会明白。

房间内充满了喘息声,以及肉体的撞击声,此时的妈妈正张开着双腿爬在落地阳台的玻璃上迎合着从后面来的进攻,丰满的大奶子被玻璃挤得像是一团糅合很久的面团,从正面看非常壮观。

而翘起的肥臀上,丁字裤已经被我扯到一边,紧紧地勒在肥大的屁股肉上,而我粗长的鸡巴正在妈妈屁股中间多毛的地方时现时隐。手上抹着妈妈大腿上的网状丝袜,简直让我如痴如狂!

“骚母狗徐珂!怎么样,儿子的鸡巴日的你爽不爽?”我兴奋地大声叫着,随手对这母亲的屁股就是一巴掌。

“爽,爽死我了,骚母狗的屄爽到极点了!!使劲,使劲插!把我的屄日烂吧。”妈妈此时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淫娃。

窗外的街头上三三两两的出现着散步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和妈妈肯定都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混合着这种感觉,简直让我和妈妈疯狂到极点,忽然,妈妈和我都看见街上有两个老乞丐正朝这里看,由於是晚上,加上屋内没开灯,所以从外面能清晰地看到妈妈白嫩的肉体,两个老乞丐慢慢地朝这里走来,我甚至依稀可以看到两个老乞丐拖点了裤子,双手在双腿间不停的摇摆,显然是在手淫,顿时羞得妈妈面红耳赤。

“小磊,外面又两个老乞丐再看我呢?哦……”妈妈羞涩的说。

“骚母狗,怎么,是不是想让那两个老乞丐也日你的扫屄,我插死你这个骚货。”我故意用语言来挑逗妈妈。

“哦!不要啦,我不要让他们操,我只让你操,我只听你的话,只要你让谁操,我在和谁操。哦!!”

“那好呀!我让两个老乞丐和我一起操你,让你跪着给他们两个口交,爽不爽?”我一边操一边是劲的抽打着妈妈的屁股

“哦!好……好!让他们来操我……让老乞丐操我……我是骚屄……我让两个老乞丐操!我还要……我还要吃他们的老鸡巴……哦!徐珂是小磊的骚母狗、性奴隶!哦…………小磊让我和谁操,我就和谁操……哦!把我屄操烂了!老公……快……快点……我要来了……啊……”

终於,妈妈在被窥视的乱伦的情况下带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一股淫水喷得我鸡巴麻酥酥的。使我也到了要射精的地步,等我刚把鸡巴抽出来,妈妈的淫液居然还是喷了我一腿

“妈妈,快,跪下来……哦……”我难能经得起这样的刺激,於是也一骨碌把所有的精液全部射到了徐珂的嘴巴里,一股、两股……直到把妈妈的脸全部糊住为止,外面的两个老乞丐哪见过如此的场景,顿时一泻千里,然后夹着尾巴逃跑了……

“妈妈,你真好,我一定会把你的病治好的,那时我们就可以过幸福的生活了。”

办完事以后,由於这两日睡眠不足,很快我就抱着妈妈昏昏的睡去,可我哪里知道,趴在我身上的母亲听到刚才的话已经是泪流满面。

………

第二天一大清早,在罗罗不停地吵闹声中,我才缓缓地醒来,“真是头大,虽然身材是个大美女,可脑子……唉……”我看着不停乱跳的罗罗无奈的想。

转过头去刚想抱着妈妈,却发现妈妈早已不在旁边了,“怎么这么早起床,妈妈,你在干嘛?在做早餐吗?”我闭上眼睛、扣着脑袋大叫着,可是过了很长时间,房间内除了罗罗玩耍的声音,就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了。

顿时我觉得事情有点奇怪,马上翻下身在屋里屋外,厨房厕所找了个遍,可还是没有看到妈妈的一丝影子,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跑到妈妈的一柜旁,只见里面除了一套性感丁字裤,黑色网状丝袜,高跟鞋以外,妈妈的衣服全都不翼而飞。

“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我只觉得天像是踏了下来,什么东西在我眼里都失去了色彩,唯一作的就是大声喊叫着“为什么”。

等我慢慢冷静下来,才发现书桌上面有一封信。

打开刚看了两眼,顿时热泪盈眶。

小磊:

妈妈走了,妈妈不想再拖累你了,也许这次我的离开也就是我们的绝别,因为你和我都知道,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小磊,妈妈真的很高兴在在这里的日子有你陪伴,真的…自从我来了以后,发生了很多事,虽然这些事在旁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而且还造成了周梅的离去,但我还是要说,我从来来没有后悔过。我爱你,胜过爱自己的生命。

请不要为妈妈难过,也不要为妈妈担心,我会在剩下的日子里加强治疗,即使我走了,也会走得很安详,相信我。妈妈没有什么东西留给你了,只有你最喜欢的一套性感内衣,那是我在你不在时,用我的淫水浸泡过的,希望你能留着!

还有,我一直瞒着你!妈妈还有一个妹妹,在美国,可惜她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只能在家呆着,如果经济上有需要,这是电话号码,她会帮助你的。

罗罗是个可爱的女孩,记住一定要一辈子照顾她!

最后,我希望我的最爱,你!小磊,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健健康康,忘掉妈妈,开心的生活!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我们下辈子能做夫妻,在海边的别墅快乐的生活!

如果有来生,我还会爱着你!

妈妈”

“不,不要这样,妈妈,不要离开我!”我当时感觉就像是掉进漩涡里的稻草,盲目,而充满了失望……

************

自从妈妈走后,我一直和罗罗相依为命的活着,其实妈妈在走之前早已把他的公司变卖,把所有的钱全部打在了我的帐户上,所以吃喝绝对不用愁,但我一直没有放弃找到妈妈的希望,直到第三个年头过去!

忘了告诉大家,我现在已经在海边买了一套别墅,不为别的,相信这也是我对妈妈唯一能做的一件事情了……

我知道!妈妈已经真的离开我了……永远离开了……

如果有来生,我还会和他做母子,一对恩爱的母子……

************

慢慢的合上手提电脑,我站起身,理了理被海风吹散的头发!夕阳西下,水天都被太阳的余辉染成了橘红色!

“结束了,这就是我的回忆,真希望妈妈在天上能看到”想到这里我苦笑了一声一边抹着塞在口袋里的一条黑色蕾丝丁字裤!一边朝在海边正在玩海水的罗罗走去。

“请问……你是余磊吗?”忽然后面传来一位女子的声音。

我转过头去,透过刺眼的夕阳,看到一位身材性感的美女站在我面前。

“是呀,你是……”

阳光实在太刺眼了,我只能看到那美女的轮廓。只见她什么也没回答,然后径直朝我走来,等她走到我面前,微笑着看着我时,顿时让我目瞪口呆:高挺的鼻子、妩媚的大波浪卷发,再加上性感火辣的身材,以及黑色的比基尼!我知道这就是我等了三年的人。

“妈妈,妈妈?是你吗?妈妈!”我再也忍不住心疼的喜悦,激动得泪流满面,然后,还没等她回过神来,我就抱住眼前的“妈妈”一阵狂吻,双手也不老实的攀上了“妈妈”高挺的奶子,一阵狂揉……

“不……不要这样,不要这个样子,小磊,我不是你妈妈。”

难以置信,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我顿时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你难道认不得我了,妈妈?我是你最爱的小磊呀!”我痛苦的对眼前的“妈妈”说。

“呵呵,你看这里。”那个女士,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指着眼角处的一颗美人痣对我说:“凭你的印象,你记得你妈妈这里有颗痣吗?”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好象妈妈确实没有这样的痣,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那女士又说:“还记得你妈妈留给你的那封信里说的吗?她有一个妹妹。”

“难道,难道你是我的……姨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妈妈可没告诉我她是双胞胎。

“嗯!那就是我了,我叫徐诺。”姨妈对我做了个调皮的表情。

“那你知道我妈妈在哪吗?”我连忙问她。

姨妈顿时脸上的神情黯淡了不少,“你妈妈,一年半以前,在美国去世了。”虽然我知道这种结果照在我预料之内,但我还是心里满不是滋味。

“她现在也算是还活着。”姨妈又在卖关子,这一点正像是母亲。

“什么意思?”我连忙问道。

“那就是她的心脏,正在我体内跳动。”

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你妈应该告诉过你我有心脏病,当她去美国的时候,我那时候也在一直治疗,准备做心脏移植手术,可惜得很,一直没有供体,最后,在你妈妈临走前,她决定把心脏留给我……手术很成功,所以我说,你妈,也就是我姐姐,她还活着。”

阿姨说的话顿时让我明白了不少,也失望了不少,原意为他是我妈妈,那我和她就可以继续做爱,来表带我对妈妈的爱,毕竟在我我所喜欢我的女人里,妈妈是最让我感到幸福,兴奋,以及爱的女人……唉!可现在……

正当我郁闷的时候,姨妈慢慢靠过来,一把摸住了我的肉棒,然后不断的上下套动。

“记住,我和你妈是双胞胎,再加上姐姐的心脏现在在我身体里跳动,我肯定的知道,她爱你,这使得我也很爱你,还有,你们俩的事情我都知道,所以,我是专门来找你的,小磊,妈妈回来了,就在你眼前。”虽然她说的话有点颠三倒四,但我知道,不管是妈妈也好,或是姨妈也好,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实实在在的爱着我!

我兴奋得一把抓住两团肥实的屁股肉大力的揉搓起来,我知道,迎接我的将是这三年以来,最疯狂的做爱!

“come on baby!fuck me!小磊,你的骚母狗等着你哦!”姨妈挣脱了我的怀抱,淫荡的对我拍了拍屁股说道,然后嬉笑着朝我的别墅跑去。

“我现在到底是和谁在做爱?以后怎么叫她呢?妈妈?还是阿姨?真够恼火的,一回来就闹出这么多麻烦,管他的,爽了再说!”我苦笑着,晃着我的大鸡巴朝别墅跑去……

如果有来生……呵呵!也许留住今生就足够了……不是吗?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