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乡村神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佚名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乡村神话 乡村神话

    那一张张的熟悉的脸在那赵子杰的脑海里如放电影似的,想到这些,赵子杰的心中不由的觉得一阵的温暖,但是突然间,赵子杰的心中突然一痛。  因为想到那些意气风发的同学,使得那赵子杰不由的又想起了一个人,一个让自己曾经以为,是可以和自己一辈子相知相爱相守的人,想到这个人,那赵子杰的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了一张绝美的,但是却带着一丝幽怨的眼神的少女的脸,这个人叫张蕾,是自己的初恋女友,也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更是自己所在的那所大学里公认的校花。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乡村神话》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乡村神话》,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一张张的熟悉的脸在那赵子杰的脑海里如放电影似的,想到这些,赵子杰的心中不由的觉得一阵的温暖,但是突然间,赵子杰的心中突然一痛。  因为想到那些意气风发的同学,使得那赵子杰不由的又想起了一个人,一个让自己曾经以为,是可以和自己一辈子相知相爱相守的人,想到这个人,那赵子杰的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了一张绝美的,但是却带着一丝幽怨的眼神的少女的脸,这个人叫张蕾,是自己的初恋女友,也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更是自己所在的那所大学里公认的校花。

《乡村神话》 280 偷情的乐趣七 免费试读

于是拳头变成了指头,往房门一指:“你快快给我滚出去!两人交情从此一刀两断,以后别再在我眼前出现!”

赵子杰速速把还没来得及软化的阴茎从林诗音屄里拔出来,跳回地面,胯下蘸满浆液的阳具一甩一甩地跟着摇晃,把好几滴白花花的黏浆摔到床上。张桥生看见更怒火中烧,操起床头上他的内衣裤往厅扔去,大叫:“滚!快滚!”

赵子杰像斗败的公鸡,怏怏地低着头拾起来,再从沙发上找回其他的衣物,一手拿着,另一手提着皮鞋,也顾不上穿,便像一股风般夺门溜了出去。

张桥生双眼冒火,冲过去林诗音面前,二话不说便连掴两个耳光,把她打得满天星斗,脸上热辣一片。她给捉奸在床,自然哑口无言,祗会双手紧紧地抱着一个枕头在胸前,眼框里含着一大泡泪水,瑟缩在床角,吓得抖成一团。

张桥生气在头上,已经让怒火遮盖双眼,哪还有怜香惜玉之意?正想发作,眼里便瞧见她缩起的腿缝中,一道白白的液体向外慢慢流出,滴在床上,散成一滩秽迹,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心里更加怒不可竭,一把夺过枕头,朝脸上再掴两掌,将林诗音打得倒睡在床上。转身从衣柜里找出几条领带,把她双手牢牢的拴在床头左右两边铁柱上,让她上半身动弹不得。自己把外衣脱掉往地下一扔,跳上床面,用两手抓着她双腿大力向两边掰开,整个湿淋淋的屄便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他面前。他口中大声咆哮:“臭婊子!让我瞧瞧你的淫,看给人得如何痛快!”

林诗音经过了两天的长时间性交,屄给赵子杰抽肏了无数下,此刻已显得微微肿涨,两片小阴唇像涂抹了口红般鲜艳夺目,乌黑的阴毛沾满了又白又黏的液体,浆得一塌糊涂。最令张桥生愤怒的是文微刚射进去的精液,现在正慢慢地倒流出外,把他气得怒发冲冠,醋意更浓。

林诗音当然明白他现在的心情,但最不该让他见到的地方偏偏正暴露在他面前,一清二楚地展览着,直羞得无地自容,把两腿又蹬又撑,想挣脱他的手,缩起来夹着,心里也许好受一点。

张桥生见她挣扎,索性再拿起另外几条领带,将她两只脚绑在床尾铁柱上。林诗音此刻便像大字型一样躺在床中间,再也无法动弹,能柳腰款摆,将屁股在床上磨来磨去。

张桥生沉默了一会,转身朝厨房里走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根大茄子,那是林诗音买回家,准备做他最爱吃的鱼香茄子菜式用的,张桥生把它在手里抛了抛,一只手掰开她的小阴唇,另一手拿着茄子就往里肏进去。

“哇……”的一声尖叫,林诗音的屄像给撕开两边,阴道里面给塞得涨满,洞口的直径张得几乎有一罐可乐那么阔,撑得快要裂开,痛得她冷汗直冒,心里暗喊救命。想不到平时对自己呵护备致的丈夫,现在一但被怒火冲昏头脑,便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张桥生口里一边骂:“淫妇!臭!……好,你喜欢弄吗?我现在就给你弄过够!让你吃不完兜着走!”一边提着茄子往阴道深处再用劲塞进。“唧”的一声,里面满盛着赵子杰刚才射进去,还来不及往外流完的大量精液,被挤得往外直喷,飞向张桥生手上,点点滴滴黏在上面。他更如火上加油,简直疯狂得失去理智,用手背在床单上抹抹,拿着茄子用尽混身气力往阴道里再塞入拉出,抽送不停。

那茄子比阴茎粗两叁倍,强行塞在里面,就把阴道撑涨得说不出的疼痛,哪有快感可言?加上再胡乱抽动,林诗音直给弄得涨痛难耐,有把身体扭来扭去回避,但四肢又给紧紧绑着,避无可避,硬生生地捱着那茄子一下一下的力捅,口里拼命大嚷:“唉呀……痛死哇……求求你……饶过我吧……以后再也不敢了!”眼泪淌满粉脸,下体痛得死去活来.

张桥生心里怒火还没熄下,嘴里阴阴邪笑:“爽吧?……痛快吧?……给他的时候也是这样叫吗?……一根茄子也比他强喔……爽够了吧?不要脸!”再猛力推拉几下,然后用劲“扑”的一声全根拉出来,紫色的茄子上面黏满了精液,竟然变成了浅白色,面目全非。

林诗音忽的一下觉得阴道里面空空如也,倒抽了一口气,松了下来。张桥生把她折磨一番后,心里的怒火才舒一些,但还是意犹未尽,盘算着该如何给她一点教训,叫她刻骨难忘。

林诗音见他停了下来,以为他怒气已过,暗里舒了一口气,跟着见他往厅外走去,便挣扎着想脱绑。谁知才动了几下,就见他进回房中,手里还拿着一把尖尖的锥子,心里直觉感到不妙,但又不知他想干啥,惊得大叫:“张桥生,你疯了?你……你……你……你想干甚么?”

张桥生也不回答,坐在床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用锥子在火上烤。林诗音猜不着他弄甚么把戏,净吓得双眼睁得像铜铃般大,怔怔盯着他,尿也几乎给吓得撒出来。

张桥生把锥子烤得烫烫的,然后坐到林诗音两腿中间,皮笑肉不笑地对她说:“嘿嘿!怕了吗?勾汉子时怎么不怕呢?放心,我不是要宰了你,是在你身上留点记号,让你一看见就想起偷过汉,当然要付出代价喔!”左手捏着她一边小阴唇,往外拉得长长的,透过灯光望去,好像半透明的一片粉红色薄橡皮,里面满布着丝丝微细血管。右手拿着那尖锥,向娇嫩的阴唇中间刺去。

耳中听到林诗音“呀!……”一声长喊,阴唇上也同时“滋”的一声,冒起了一小股白烟,上面霎那间便给戳穿了一个小孔,四周让热锥子烙得微焦,倒没半点血流出来,林诗音痛得整个人弹了一弹,背脊上全是冷汗,身体抖颤不休。还没痛完,见张桥生又把那锥子放在火机上烤,好哀求他:“张桥生,一夜夫妻百夜恩,念在我俩夫妻面上,就饶了我罢!我知道是我一时糊涂,行差踏错,今后就算用刀指着我,我也不敢再做对不起你的事了。求求你!”

张桥生得意地说:“现在才求我,太迟了吧?砍了头,哪能把他的头再装上去?”话音未落,又再“滋”的一声,另一边小阴唇同样冒出一缕白烟,林诗音也在杀猪般大喊的同时,阴唇上再添上一个小孔。

张桥生就让妻子在床上痛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抽搐中放开她,起身到靠街的窗户,从窗花上解下了一颗小铜锁,回到她身边,用手抚着她的屄说:“这美丽的宝贝,人见人爱,怪不得赵子杰对它那么着迷!现在让我给它再加上一点装饰,不把它打扮漂亮一点,将来你旧相好来时,哪见得人啊!”

林诗音已经痛得失魂落魄,也听不清他说啥,感到他把两片小阴唇捏到一块,用小铜锁穿过两个小孔“喀”地扣在一起,像欧美流行的“皮尔”阴部饰物:嫩皮上面莫名其妙地挂着一把锁头。

张桥生完成了他的杰作,满意地大笑两声,对她说:“好呀!看你以后还怎样偷汉子?没我打开这人肉贞操锁,谁的鸡巴也休想肏得进去。哈哈……”把钥匙轻轻放进裤袋里,也不管林诗音在床上痛不欲生,丢下她一个人仍然被绑在床柱上,穿上外衣,头也不回地开门而去。到了楼下,扬手召了一部的士,叫司机把他载到新蒲岗,摸进一间酒吧里,孤零零地一个人借酒消愁。

林诗音等他出去后,几经挣扎才能把绑着双手的领带松掉,揉了揉一道道瘀痕的手腕,才低头瞧瞧剧痛的下体,看看给他摧残成如何模样。拿了面镜子,躺在床上,从反射的镜片中见屄一片红肿,一把小铜锁将两片小阴唇扣在一起,把阴道口完全封闭。别说阴茎,就连指头也肏不进去,一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想走到厅里墙柜的抽屉里找出钥匙把它打开,谁知一走动,便出尽洋相:那锁头挂在胯下,腿一张开便往下垂,扯得两片小阴唇长长的,又痛又难受,还随着走动而晃过不停,磨擦着那小孔伤口,痛得眼泪直流,好一边走,一边用手把那锁头兜着,狼狈万分。

刚才给吓得几乎撒出来的尿,此刻偏又憋得令人忍不住,便想到厕所去解掉。一撒出来,老天!屄给封着,射出的尿液又让扣在一起的小阴唇阻隔,在里面挤鼓成一个大水泡,再在压力下从小阴唇边的窄缝中像花一样向外四喷,弄得满腿都是尿水。这还算好,最要命却是咸咸的尿液钻进伤口里,腌得整个人直跳起来,痛痒齐下,搔抚不着,每时每刻都要弯腰兜着那锁头。心里直把张桥生恨得要死,想出这么一个歪主意来惩罚自己,立定当他一回家便马上宣告要跟他离婚,以后再也不愿和他长相守。

张桥生此刻在酒吧里喝完一杯又一杯,借酒消愁愁更愁,怀中的忧郁还是不能解除。桌上烟屁股一大堆,空杯子堆成小山,心中怨上天为甚么对自己那么不公平?一生中有两个亲密女人,一个自己双手送出去,没得埋怨,可妻子怎么又会背着自己找姘头,到底做错了甚么?脑中越想越乱,交替浮现出老婆和情人在别个男人胯下莺啼娇喘的情景:紧抱着那男人,给得高潮迭起,淫荡的叫床声震耳欲聋,屄接受着那男人劲射出来的一股一股精液,把阴道灌得满溢而泻,淫水横流……

点着最后一枝香烟,把空烟包握在手中,使劲地捏、捏、捏!直捏得手心发痛才清醒过来。回心一想,其实也不能全怪林诗音,自己名利薰心,管往上爬,才冷落了娇妻,独守空帷下不让那兔崽仔乘虚而入才怪呢!再说,也是自己泡姘头在先,背着她在外包二奶,这回真是乐极生悲,报应啊!每事都好像冥冥中有主宰,先给我送来一个情妇,跟着再给妻子送来一个情郎。好了,此刻谁也不欠谁,一下子扯平了。

不经不觉,酒吧已经到了打烊时间,天也快亮了,想想刚才把妻子这么虐待,也真的过份一点,回去好好安慰她一下,将以前发生的一笔抹过,往后对她温柔细心一些,祈望再从新来过吧。张桥生拖着醉薰薰的身体,一倒一歪地走出酒吧外,截了一部的士向家里开去。

才进门,就听到林诗音在睡房里轻轻的抽泣声,赶忙往里走去。她一听到张桥生的脚步,低声饮泣马上变成了号啕大哭,伏在床上眼泪不停地流。张桥生心里忽然升起一种内疚感,坐在床边,用手拍拍她的屁股说:“算了,谁让你把我煽得那么怒恼,叫哪一个男人也咽不下这口气啊!再别追究谁着谁不着,我先向你赔个不是好了。”

林诗音也不转过身来,背朝着他骂:“你这也算是男人?没见过有男人把老婆折磨成这样的。走开!明天跟你找个律师行,马上和你签字离婚去!”

他把林诗音扳过来,搂在怀中,见她哭得梨花带雨,两眼红肿,心里不免痛了一阵,在她脸上连亲几下,满面歉意地说:“是我不对,一时冲动,就原谅我这一次好吧!”

林诗音举起双拳在他胸前乱:“快去死!别盼我以后再理睬你,枉我以前对你夫妻情深,现在才看清你的真面目!”

张桥生也不辩驳,用口封着她的小嘴,顾一个劲的吻。

林诗音给她吻得气也喘不过来,几经挣扎才能分开,喘着气说:“死鬼!喂人一口粪,再喂一口糖,也不知你哪句假哪句真,怪不得当初让你的甜言蜜语骗倒。从头再来一次,才不嫁给你!”一边说,一边把大腿张开,把屄朝向张桥生,用手指了指下面说:“你看,当人没娘生的一样!又烙又刺,方寸地方就快没处好肉呐,真亏你忍心下得了手。别净顾讲废话了,快把那锁头解开再说。”

他低头一看,暗暗责怪自己也真的出手太重了:眼前两片小阴唇已经又红又肿,涨得发硬,上面紧紧扣着的铜锁陷在嫩皮里,把阴唇拉扯得变了形,几乎认不出来。连忙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小心轻轻去打开。锁头打开容易,可是再从阴唇上脱出来,却把林诗音弄痛得直打哆嗦。他好一手捏着阴唇,一手拿着锁头,一分一毫地逐渐往外褪,好不辛苦才除出来。可怜林诗音已经满身冷汗,两行泪水流到腮边了。

他跟着再急急从药箱中取出消炎药水,用棉花棒蘸着往阴唇上涂,一触伤口,腌得林诗音“哇!”声跳了起来,双脚在地上拼命顿。

张桥生关心地问:“哎唷,很痛吗?”

林诗音悻然回答:“不痛,爽得很呢!你自己在包皮上钻个孔,扣把锁头上去试试!”

张桥生骤给窒得无词应对,好搂着她连连呵惜,拦腰抱着她睡到床上,打算再用言语安慰。

张桥生脱去了外衣,穿内衣裤躺到林诗音身边,轻抚着她手臂说:“我也知道你深闺寂寞,是我不好,冷落了你,也相信你的心对我忠贞不二,这回八成是那小子乘机强奸你。”

林诗音回答:“你想想,我们结婚两年了,蛋也没生一个,每次到你父母家吃饭,就让你妈唠叨上大半天,你不烦我也烦啊。医生说你的精子又不足够,要想怀孩子就能靠人工受孕,你也赞成呀。好,所谓人工受孕,听起来好听,说穿了,还不是把别的男人精液放进我的子宫里去么?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