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天照幸运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天照幸运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廉价友情 廉价友情

    以前总觉得中国女子美则美,只是胸前的雄伟比不上外国女子。但此刻这个站在我面前的女子,则完全推翻了我所认为的外国女人的胸部肯定比中国大的推论。波霸!  一个美丽的超级波霸!一个比不少外国人都还要坚挺巨大的奶子,正随着洁的呼吸而轻轻的颤动着。  洁,正是这名波霸女子的名字。因为我和她同一堂代数,所以认识她。只是平时她都穿着宽松的衣服和外套,使她看起来显得有点肥肿,但可能今天天气比较热,洁穿的比较贴身自然,一条浅蓝色牛仔裤,一件红色紧身长袖毛衣,顿时把她的傲人身材完全的展现出来,看得我呼吸一阵急促,视线完全锁定

    天照幸运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廉价友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廉价友情》,是作者天照幸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以前总觉得中国女子美则美,只是胸前的雄伟比不上外国女子。但此刻这个站在我面前的女子,则完全推翻了我所认为的外国女人的胸部肯定比中国大的推论。波霸!  一个美丽的超级波霸!一个比不少外国人都还要坚挺巨大的奶子,正随着洁的呼吸而轻轻的颤动着。  洁,正是这名波霸女子的名字。因为我和她同一堂代数,所以认识她。只是平时她都穿着宽松的衣服和外套,使她看起来显得有点肥肿,但可能今天天气比较热,洁穿的比较贴身自然,一条浅蓝色牛仔裤,一件红色紧身长袖毛衣,顿时把她的傲人身材完全的展现出来,看得我呼吸一阵急促,视线完全锁定

《廉价友情》 第十八话:笑话,牺牲的意义 免费试读

“你,你说什么?”

班妮妲一怔,似乎不相信我会说出这种话来,双眼一眨不眨的愣愣的看着我,眼里流露出复杂的情绪,厌恶,害怕,蔑视,恐慌……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么无耻的话,只是看着眼前深爱的可人儿,那充满迷茫表情的俏脸,我心中疯狂的占有欲就无法抑制的湧起。我要彻底把这女人拥有,她是属于我的,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无论是谁,不管是谁都不能再碰她,我要得到班妮妲,完全的,彻底的得到她的所有!

因此,面对班妮妲的反问,我鬼迷心窍的点了点头,松开了抓着她衣领的手,却把手大胆的放在她的胸部之上。

当我把手伸向班妮妲的奶子的时候,班妮妲神色惊慌的微微向后一退,只是看到我眼里赤裸裸的欲望之火后,班妮妲似乎想到什么似的猛然一咬牙,人又往前一站,胸一挺,把那个我想了不知多少遍的坚挺胸部送到我手里,任我把玩。

旁边趴在地上看着这一幕的莎曼丽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闪而逝的悲哀之色,或许是因为她已经预见到,魔鬼般的我将会怎么对待为了她不惜牺牲自己的班妮妲的那些可怕的事情吧?

微微用力,握住她胸前的挺拔,感受着手中的柔软,一脸色魂授予的满足表情。我慢慢的向班妮妲靠近,直到我的嘴巴快要碰触到她的耳垂,同时另外一手从后搂住班妮妲的腰,在她丰满的臀部上缓缓揉动。

班妮妲身子不住颤抖,却始终没有推开我,或者作出什么反抗动作,一幅任君品尝的模样,不禁让我食指大动。

一张嘴,含住了班妮妲的耳垂,轻轻的吮吸着。在班妮妲背后摸索的手就放肆的从她后腰处钻入她内裤之内,直接一把抓着她光滑柔嫩的臀肉,相比莎曼丽的丰满屁股,班妮妲的屁股同样那么多肉,不过却也结识一点,更有弹性一点,也许是因为班妮妲经常打工的关系吧。

“啊……”一声轻叫从班妮妲的嘴里蹦了出来,听到那么动人的销魂呻吟,我心底的欲火再也无法控制,猛然粗暴的用力吮吸起班妮妲的耳垂,然后把她整个耳朵都含入嘴里恣意舔弄,舌头全方位的玩弄着她软软的耳朵。

正在她臀部上游玩的魔手毫不客气的一直往下前进,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叁天前我曾经大玩特玩,被我干的狂流鲜血的菊花蕾上,肥大的食指没有任何停顿的钻进了那个火热紧缩的小肠古道中。

班妮妲顿时倒抽一口凉气,“喔!”的叫了一声,身体终于开始挣紮,在我怀里扭动起来。可惜她早被我占据了有利位置,加上力气远不及我,反而只是让身体充分接触的我们更全面的挑起了我的情欲。或者可以说,我本来对她的情欲就已经到达了极点。

班妮妲的绝美臀部不住扭曲着,想要逃避我伸入她菊道内的食指,我便在里面用力搅拌,圆周划动,下体则从前方不断向她下身稍微凸起的迷人下身突进,前后同时攻击,在她腹部下体处乱戳,让她知道我是多么的想要她。

舌头从耳垂处离开,我像狗一样把舌头从嘴里伸出来,沿着班妮妲的左面脸颊逐渐遊走到她的额头,眼睛,鼻子,然后是人中,上唇,最后则是把她整个性感红唇咬在嘴里玩弄。

一开始,班妮妲死死的咬着牙齿,怎么也不肯让我钻进她嘴里。

早习惯了莎曼丽服务的我不由大怒,狠狠地在班妮妲的上唇处咬了一口,班妮妲立即惨叫一声,双唇张开,被我轻而易举的把舌头渡进她嘴里,与她的小舌展开激烈的纠缠。

当我知道我可以轻易的把班妮妲占有的时候,我却不急于脱光她的衣服,操她,纵使我本身早已一柱擎天。现在我只想玩弄班妮妲,在莎曼丽面前羞辱她,看她不情愿,痛苦的模样。

换作是以前的我自然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班妮妲可是我最喜欢的,被当作女神般崇拜的存在,可惜,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女神也被我玷污,我们,都没有回头路走了。

想着想着,思绪被脸上传来的温热打断,我回过神来一看,原来那些温热是来自班妮妲满脸的泪水,看到班妮妲那充满痛苦悲伤的俏脸,我的心不禁一疼,动作下意识的稍微温柔了一点,心中更差点就有就此罢手的冲动。只是很快的,仿佛听到另外一把声音在叫我更放肆的,疯狂的去玩弄眼前这圣洁的女神,去看她不甘愿,又不得不把身体完全奉献的可怜样子。

一想到朝思暮想的女神被迫脱光衣服被我这种下流垃圾大操特操的情景,我的鸡巴立刻就他妈的硬的发疼。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给予她更多的羞辱才行。

塞在班妮妲菊花之内的食指触摸到她肛门里面的湿热肠壁,我一改原来粗暴的搅拌方式,改为只在指腹上稍加压力,然后便揉弄起来。羞辱及厌恶使得班妮妲更是努力将肛门往里面收缩,但是我的指头却如同挖掘似的揉弄起来,如同要将她的肛门拉出来一般。

这是我从莎曼丽那里学到的技巧,每当我这样做的事情,莎曼丽都会发疯得大叫,毕竟普通人是不可能尝过这种滋味的。

声声无意识的呻吟从班妮妲口中发出,娇躯在一阵僵硬之后便开始发软,无力的倒在我怀中,浑身香汗淋淋。

我冷笑一声,又接着把中指也伸了进去,顿时,班妮妲的屁眼在被我撑开的一霎那,里面的空气跑了出来,发出了很轻微的一声“噗”声。

女神放屁?我立刻大声的嘲笑起来,握着班妮妲一个奶子的手用力的左右扭曲起来。我恶意的笑声似乎刺激了班妮妲的反抗意志,她本来发软的身体又开始挣紮起来。

我要的可不是这种结果。对班妮妲的反抗感到不满的我马上将两根手指在班妮妲肛内一起搅动,各自分开,撑开她的肛门后快速的前后进出。班妮妲柔嫩的身体也如同蛇一般的扭动,从口中发出呻吟,整个身躯无助的蜷曲起来。我的手指继续揉捏着班妮妲肠内,在拔出插入之际,肛门中那两根又肥又粗的手指好似支配着班妮妲整个高挑苗条的身体。

好爽,我就是要这种感觉,在女孩最羞人的地方控制她们的身体,玩弄她们的神经,这才是我渴望的应该过的生活呀,不管那个躺在我怀中的是谁。

我故意将手指以非常快速的速度从班妮妲的肛门中抽出来,疼得班妮妲痛哼一声,差点咬破了下唇。接着,我把手指凑到她鼻前去,下流的笑道:“校花的屁眼未必比妓女好闻呢。澳洲的妓女接客之前还一定会清洗自己的屁眼,而你,来,臭烘烘的,自己嗅嗅,难闻死了。”

其实我知道班妮妲生性极为爱洁,就算这几天因为我对她幹了那事也断不可能忘记了清洁身体,加上她有没有什么肠道疾病,所以我手上并未真正有何臭味,只有一阵淡淡的,属于肛门特有的味道。

但班妮妲哪可能真的去闻自己屁眼的味道,她从小到大一直待人热忱有礼,受到别人的尊敬和爱慕,哪里试过今天这种局面。而且,那可是从她屁眼里面出来的东西,班妮妲脸色苍白的死命躲闪着,却被我硬是把手指按到了她鼻孔上。

班妮妲浑身一颤,苍白脸色在短短两叁秒内急速转为通红,然后铁青,最后又恢复了苍白,接着,双眼眼白一翻,竟是晕了过去。

我见班妮妲突然昏晕,不由大为紧张,慌忙把她抱到床上仔细检查,从外表来看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心跳快了点,估计可能是急怒攻心。毕竟上一次操她的时候,我把同样是从她屁股里面拔出来的手指在她鼻子嘴巴上抹拭,也曾令她气晕了过去。

唉,作为新时代女性,这种心理承受能力未免太过差劲了。莎曼丽可是不止一次躺在她自己的粪水里面,满脸都是自己的尿液粪水依然龙精虎猛的。嗯,以后要加强这方面的调教才行,作为一个奴隶,害怕自己屁股里面的东西可是不行的。

既然班妮妲没事,我也放下悬在半空的心,开始从下而上的拉起班妮妲的毛衣,准备把她给剥个清光光,虽然不能强迫班妮妲自己脱衣服给我幹,少了一点心灵上的调教,不过我也不在乎了,反正以后机会多的是。

但没想到我刚脱下班妮妲的红色毛衣,手按上了她的纯白半球型胸罩的肩带时,一双微微发抖的手却陡然抓住了我的手腕,阻止了我对班妮妲的继续侵犯。

莎曼丽?我一愣,转头一看,莎曼丽正紧抿着嘴唇,紧张的看着我,她见我看着她,立即低声说道:“主人,班,班是无辜的,请,请主人不要再伤害班……”

“啪!”我一巴掌打在莎曼丽的脸上,把她打得倒在地上,脸颊迅速的胀红,然后浮现一个大大的五指指印。

莎曼丽低声呜咽着,趴在地上不敢起来。

我皱着眉头抓起莎曼丽的头发,接着拖着她往厕所走去,莎曼丽慌忙手脚并用的像一只狗一样在地上快速的爬行着,以免头发被我拉脱。

“给我滚进去,没我命令不许出来!”

一脚踹在莎曼丽肥白的大屁股上,踹到贞操带的后果就是给予莎曼丽下体好几倍的刺激,莎曼丽立即呜的一声蹲在地上,双手紧按着下体前方,满脸痛苦的神色,双腿不断在颤抖,一些金黄色的液体从贞操带的缝隙间流了出来,沿着她的大腿流落地面。

我捂着鼻子不耐烦的一挥手,转过身就要拉起厕所门。

“主人……”没想到在失禁的状态之下,莎曼丽依然努力的鼓起了勇气,俏生生的叫了我一句。

“嗯?”我双眼一瞪,神色狰狞的看了过去。我发誓,如果莎曼丽敢再为班妮妲求情,说任何话,哪怕她只是发出一个班的音节,我也要马上让她知道她何苦生为女人!

在如何对待班妮妲这事上,我不会让任何东西动摇我。因为我怕,怕错过了这次,错过了这一刻,我将失去所有勇气,再也无法如此狠心对待班妮妲。而且,我也不能容忍我的奴隶反抗我,前车之鉴,我决不容许莎曼丽再度忤逆我的意愿,背叛我!

在我兇狠的目光的注视下,莎曼丽浑身颤抖,嘴唇张了张,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垂下了头,再度低声哭泣起来。

我对莎曼丽的反应还算满意,见她没有踩到我的底线,也就放过她,哼了一声,刚要拉上厕所门,忽然我又想到了一个可能行得通的主意,便从裤子里面掏出了能解除莎曼丽贞操带的钥匙,在她迷惑的眼光中扔给了她,接着转过身拉上了厕所门,向床上的班妮妲走去。

莎曼丽,你可不要让我失望,等一下,我还要借助你来让班妮妲死心的,你一定要努力呀!

趁班妮妲失去意识毫无反抗,我很快的脱光她的所有衣服,露出她一身细皮嫩肉。可惜可能我叁天前的动作真得太过粗暴了,班妮妲雪白的肌肤上依然到处可见程度各异的青肿淤痕,特别是两个奶子,腰部,大腿内侧和臀部。

“班妮妲……”看着那些黑黑青青,我遗留给班妮妲的痛苦的烙印,心底一阵酸楚,手温柔的在那些伤痕上细细抚摸,感受着班妮妲的温软香躯,指尖的接触传来年轻女体独有的特性与滑嫩,加上我在抚摸的是班妮妲的身体的这个事实,令我的动作越来越放肆,由原先还见温柔的动作变得狂野起来。

双手握着班妮妲微微垂到两旁的奶子用力的揉捏起来,接着低下头含着一个奶头不住吮吸,舌头来回舔弄着,双手就去解自己的裤子,把早硬的要命的小弟弟解放出来。

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之后,我便把班妮妲转了个身,把肉棒瞄準她两片白晰若雪的臀肉之间,龟头在她那浅褐色的蓓蕾上摩擦一番,马上将腰部往前推。也不用体液润滑,巨大龟头的前端只管用力突进,坚定地将班妮妲最秘密的地方再度占领。

靠,真是他妈的紧,竟然比叁天前还要紧上几分,真不愧是我喜欢的女人的后庭。

剧痛棘刺之下班妮妲呻吟醒转。我一见她清醒,下身立刻用力的往里面一顶,不过由于班妮妲的屁眼实在太紧,刚才用力插进去的一霎那,我的角度应该也有点不对,差点折断了我的宝贝,疼得我直咬牙。

不过效果也非常明显,一顶之下,登时把整个龟头都塞进班妮妲菊门之内。

可能是班妮妲伤势还没好的关系,一缕鲜红立即从班妮妲菊门流出,滴落床单。

恐惧及疼痛让班妮妲马上猛烈摇起头来,双手死死的抓着床单,屁股死命的摇摆着,披肩长发胡乱的左右甩动,雨粒般地泪珠飞散在脸上,大腿与小腿的肌肉绷得紧紧地,脚趾全都用力向里面弯曲起来。

我得意地看着班妮妲的背肌在不断抽搐,她痛苦的神情给予我心灵上的无上享受,令我越见兴奋,肉棒赫然又粗硬了一点。嘿嘿,还有得玩呢!我双手按着班妮妲的腰,拔出了好不容易才插入的龟头,低头一看,整个龟头沾满点点鲜红,不见一丝肮脏,真是鲜艳绝伦。

龟头一离开,班妮妲的身体立刻向前逃,转过头看着我的眼中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恳求之意。只是她极为硬气,虽然痛得咬破了自己的下唇,却依然没有开声求饶。又或者,她知道对我求饶根本是没用的,因为我已经不是人,是魔鬼,是专门从地狱来折磨她的魔鬼。

我轻易的从后搂着班妮妲的腰,把她拉近,接着把她的屁股高高的拉起,双手捏住她的臀肉向两边分开,肉棒顶上了那个用力向里面紧缩的淡黑色菊花。接着腰一用力,在鲜血的帮忙下,肉棒轻易的突破洞口括约肌的顽强障碍,迅速的滑入班妮妲的直肠里。肛门在再次衔住我最粗大部份时,被扩张到了极限,上面原本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

“啊!”班妮妲惨叫一声,迴光返照一般突然充满了力气,双手向后面挥打,想要把像钉子一样钉在她屁眼里的我推走,奈何我一伸手就抓住了她柔弱的手腕,然后以她双手为借力点,不断用暗劲把肉棒向她屁眼里面送去,“咯咯咯咯……”

班妮妲疼得上下牙齿不停互碰,接着,她把头向上昂,几乎把脖子都扭断,牙齿不顾一切的咬合在一起,口水和鲜血从她牙缝间流出,滑过脖子,一直向下滑。

“大,大卫,你,你答应我,放了莎莎,我,我随便你怎么都可以……”班妮妲一边深呼吸,喘着气,一边痛苦的低声说道,声音含糊不清,根本就是从她牙缝里面蹦出来的。

哼,到了这个地步还求我放过莎曼丽而不是求饶吗?友情真的拥有这么大的力量,能让你忘记身体的痛楚?

不,我不相信,我才不相信什么烂鬼友情。当我痛苦,受伤,孤单的时候,友情什么时候帮过我了。屁,全都是屁,唯有自己才是最重要,唯有自己才是一切。

我咬牙切齿的松开了班妮妲的手,然后从后用力抓住她的奶子,把她按在床上,腰部就开始艰难的在那狭窄湿热的肠道里面抽插起来。

痛苦吧,哀嚎吧,求我吧,不管你是什么大小姐,校花,你都只不过是我身下一个臭穴,一个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贱逼!

当成为莎曼丽真正的主人的那一霎那,我不再满足于操弄一个女人,我知道要得到一个人,不管她爱你,恨你也好,唯有让她成为你的奴隶,才是让她成为属于你的东西的“唯一”方法!

想到自己今日得以这般恣意蹂躏自己最深爱的人兼四大校花之一,变态的强烈的征服感使我兴奋万分。不仅如此,班妮妲那仅我一人进入过一次的柔软肛门比起我幹过的任何女人的逼和屁眼来说都要更加的紧缩。

呵呵,说的我好像经验非常丰富似的,其实我幹过的加上班妮妲其实也就叁个女人而已,不过她们可都是许多人一生都不一定能幹的上的女人。波霸,大小姐,乖乖女,不同类型,同样无比的吸引诱惑人,我忽然觉得人活到这地步,也算是这样了。

这时,班妮妲的肛肠壁陡然收缩,勒住了我的小钢炮。饶是我身经百战,毕竟这几天为了让小弟弟休息,我都没在莎曼丽身上发泄出来,现在一受到这么剧烈的刺激,立即险些当场射了出来。我连忙深呼吸一口气,尽量放松小弟弟的海绵体,任班妮妲用力把我加紧,注意力转移到压在我手上的两团软肉。

不行,现在这样强硬抽插不止是虐待班妮妲,也是在虐待我的小弟弟。班妮妲的屁股实在太紧了,刚才的几下抽插已经让我感到龟头一阵火辣的疼痛,也不知道有没有破损,小弟弟受伤可是要很久才能痊癒的,我才不想自己活受罪了。

打定主意之后,我不在前后抽送,而是重新把大部分肉棒送入班妮妲屁股里面,直到我的春袋与班妮妲的屁股紧贴在一起,接着就任由肉棒被班妮妲夹着,开始慢慢转动腰部,反覆地做圆型运动,细细的品嚐这神仙般的快感,同时不住微微用力,令肉棒在班妮妲菊花里面上下颤动膨胀。

低下头一看,还有大约六分之一棒身留在外面,上面明显可见隆起的青筋静脉。随着我的动作,班妮妲菊花蕾的柔软嫩肉也跟着扭曲起来。

班妮妲挣紮的手在我双臂,臀部留下了不少血痕,只是这不止没有阻止我,反而激起了我更暴虐的黑暗一面。

我抬起上身,一手绕过班妮妲脖子把她拉了起来,另外一手从她腋下伸了过去抚摸她充满弹性的乳房,用力捏着她美丽的乳头左右旋转,拉长,纵使班妮妲本身对我毫无感觉,在痛楚的刺激下,她的奶头依然高高的硬挺起来,让我玩起来更显得心应手。

在班妮妲肛门里又多呆了一会,大约叁四分钟之后,班妮妲的肛门开始适应我的肉棒的型号,不再是那种夹断人的程度了,而且我也享受够了那种又热又紧的感觉,这才开始以非常缓慢的速度抽送起来:“班,我得到你了,哈哈,只要有你,就算什么都没了也无所谓,只要你是我的,只要你是我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要让你再也无法离开我,我要成为你的唯一,哈哈哈哈哈哈,你终于是我的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反而可以大胆的说出平时不敢说出来的对班妮妲所有幻想的话,类似告白的黑暗宣言代表着我对班妮妲那疯狂变态,不敢示于人前的心意。

忽然,我有些感谢司神威,如果不是他,和班妮妲分别是不同世界的我又怎么可能得到这个可以完全拥有班妮妲的机会。所以不管他到底想幹什么,此刻的我,都已完全沉浸在班妮妲对我的无尽诱惑中。

被我卡着脖子而呼吸困难,无法用力反抗,最敏感的奶头和屁眼又被我粗暴对待,班妮妲口中不断发出断断续续的低声呻吟和咳嗽声。

我这时却也同时发出了呻吟,舒服的呻吟。我只抽插了没几下,便觉全身血液好似集中在小弟弟那里一般,感受前所未有的清晰刺激,班妮妲肠内的嫩肉紧紧的箍住了我,这种舒服感似乎在催促驱策着我,要我更快些,更快些,更快些!

抽插十馀下之后,班妮妲肠道里越见润滑,我不禁逐渐大胆起来,腰部速度开始加快。

班妮妲登时如遭雷轰,浑身剧烈颤抖,身子死命的扭动。双唇一分,一阵凄厉的惨叫倾灑而出:“啊……啊……啊啊……大,大卫,对不起,对不起,饶,饶了我吧……呀,呜,啊──”

痛苦万分的她终于熬不住,拚命的流着泪与冷汗悲叫惨号,疯狂绝望的求饶。

班妮妲第一次被我操屁眼时因为第一次尝试到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没有对比,而且那时候我肉棒上又是精液又是她的淫水鲜血,润滑程度与现在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第二次被操,除了生理上的痛苦,再加上心灵上的二重伤害,绝对比第一次更要让她难受。

对于班妮妲的求饶,我只是充耳不闻,继续加速,因为我是故意的,我想要多听听这高高在上的美校花动听悦耳的呼号。我要彻底的击溃她的自尊,让她认识到从今以后,她都无法反抗我了。

在我故意的粗暴之下,一波又一波的痛楚毫不留情的袭击着班妮妲,为了加强效果,我从后抓住班妮妲双手手肘上方一点,拼命的摆动下身,春袋不停的撞在她屁股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班妮妲的屁股被我撞得通红,点点殷红沾满了我俩的下身,一种仿佛再一次夺去班妮妲屁眼处女的胜利感使我无比兴奋,天底下能有多少人能两次的得到自己喜欢的人的处女?一想到这点,心里一阵兴奋,突然机伶伶的一个冷战,双眼一翻,大腿肌肉一绷紧,野兽般的吼叫一声,全身顿时痉挛。

肉棒陡然快速膨胀,然后朝着班妮妲体内深处喷出一股股的热流。一次又一次的喷射在班妮妲的肠内,毕竟休息过几天,存量不少,加上班妮妲肠道受到火热的精液刺激后,自发性的收紧,把肉棒里面的所有精液全都挤压了出来。

射精后,我浑身无力的压在班妮妲的背上,感受着身下湿透的女体,不一会儿,肉棒也慢慢的从班妮妲的屁眼里面退了出来。

射精后的小弟弟上面布满了精液与鲜血,还有一点淡黄的东西,自然就是班妮妲的粪水了。我抓着班妮妲的头发,让她看我肉棒上的东西:“好臭,怎么你的屁眼和上一次一样都没有洗幹净,校花的屁股也不外如是嘛!”

说着我就用班妮妲的头发包裹着我的小弟弟擦拭起来,破碎的自尊再一次的被践踏,班妮妲总是温柔的笑着的脸孔再度泛起怨恨的神色,两行清泪缓缓流下,洗去我不小心沾在她脸上的汙迹。

班妮妲的眼神又恢复了刚见她时的倔强与坚强,一点也不退缩的与我对视,其贞烈气势竟然让我心底泛起一阵无力感,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可以把班妮妲变成我的奴隶。

无论我怎么对待她,就算她曾经求饶,哀嚎,痛苦过后,她马上又恢复了不屈的意志。这让我该怎么办,我总不能不断的给予她痛苦吧?就算我捨得,那也不过是单纯的虐待,对我的目的没有太大的帮助,何况我根本就不捨得,不捨得那样对待我深爱的班妮妲。

一时间,房间里陷入一阵难以言喻的沉默。

大约两叁分钟后,班妮妲勉强转了个身,当屁股碰触到床垫的时候,她痛哼了一声,却依然固执的把受伤的屁股躲藏起来,接着,她拉过一张薄被盖着她布满伤痕的身体,看着我淡淡地说道:“怎么样,满足了吗?你可以履行你的承诺,放过莎莎了吧?”

莎莎?莎曼丽?班妮妲的声音打断了我对她的欣赏和思索,也让我想起了我手上还有一张黄牌的存在。看来班妮妲现在在乎的就只有把她那个放荡下流的贱货从我手离解救出去,嘿嘿,可惜她不知道莎曼丽根本已经不再是她认知之中的那个千斤大小姐了。

“满足?别说笑了!”我皱着眉,在班妮妲惊骇的眼神中一把拉去那讨厌的被子,双眼在她的娇躯上来回扫视,班妮妲连忙手忙脚乱的一手放在胸部,一手放在下身,双腿紧夹着,期望能遮掩私密的地方,可惜她的奶子比她的小手大上不少,湿漉漉的阴毛四面八方的散开,紧贴在雪白的肌肤上,所以她的动作只不过是徒劳,反而更增添了一种欲拒还迎的诱惑感。

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恢复,看着床上的班妮妲,下身的兇器又再度缓缓昂首,最后成为朝天翘起四十五度角的硬棒,正在不断上下微微晃动,对着班妮妲在耀武扬威。

班妮妲脸色越见苍白,眼中无法抑制的流露出一丝恐惧,身子尽力的卷缩在一起,人不住的往后退,但她很快的就碰到了墙壁,再也无路可退。

可能冰凉的墙壁令班妮妲冷静下来的原因,她眼神急转,过了数秒,班妮妲便紧咬着下唇把双手放到两旁,接着慢慢的在我的注视下分开两双腿,展示她那个少女的禁地花园。

终于认命了吗?我怀着感叹的心情欣赏着眼前的绝美胴体,班妮妲的乳房没有莎曼丽的大,更不用说与洁的相比,不过她的奶子却是竹笋状的微微向上翘,弹性很好,山峰上那两粒小红豆已经硬气,正在热情地向我打招呼。

两片阴唇粉嫩肥厚,紧紧地贴在一起,随着班妮妲急促的呼吸,那里也在微微的蠕动,令我有一种撕开那里,把肉棒塞进去疯狂抽动的冲动。

当我双手碰到班妮妲小腿肌肤的一霎那,班妮妲立即双脚一颤,眼中浮起一层厌恶的神色,最后,她还是任我抓着她双腿不断抚摸。

“班妮妲……”我缓缓的分开了她的双腿,低声呼唤道。

班妮妲扫了我一眼,并没有回答我的话,把头侧过一边。

哼,看不起我吗?也罢,我会让你从事实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我冷笑一声,双目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班妮妲那因为紧张而不停抖动的双腿,下身却移到她肛门处不停的小力往前戳,立即吓得班妮妲花容失色,惊骇万分的看着我,以为我又要玩弄她红肿流血,连呼吸也会钻心般疼的美丽菊花儿。

“放心,我没打算把你操死,你的屁眼再挨操可就不能再用了。我是不会这样对待我重视的人的,你可是我深爱的宝贝呀……”

下流的话语配合示爱的言词,我觉得我是在玷污伟大的爱情。

而听到我这么说的班妮妲在得知我并不是要幹她的肛门后也情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稍微放松了一点绷紧的神经。

龟头经过班妮妲肛门的数种液体的润滑后便往上一送,对准了方位,龟头感觉到一层柔软的肉壁,然后,腰用力!我的肉棒便猛然挺进了班妮妲那狭窄的洞穴,让那温软的肉壁紧紧的包围着我。

“啊──”班妮妲大叫一声,刚刚放松的身体再度变得僵硬,双手死命的抓着我按着她的腰的手,甚至连指甲也深深地插进了我的皮肤里,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眼里满是哀求的看着我。

我冷漠的摇了摇头,沉声说道:“班,你不是说过你要代替莎曼丽的吗?你知不知道,我插入的时候,莎曼丽从来不会拒绝我的。如果你不想和我做爱,那我唯有再去找莎曼丽了。”

说着我就松开了手,做出要拔出龟头的动作。班妮妲连忙紧紧地抓着我,双腿夹着我的腰,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来吧,魔鬼,你别再去伤害莎莎,我说过,只要你放过莎莎,怎么对我都可以!”

无比坚决的神色自班妮妲脸上浮现,她似乎把自己当成了圣女贞德,要自我牺牲来拯救世人。哼,愚蠢,不过,女人终究也就不过这么回事,她们最终的生存价值都只不过是挨操而已。

心底鄙视班妮妲对莎曼丽的友情,表面上我却露出欣然同意的神情。

接着我低下头,故意很大声的舔了她的奶头一下,羞的她浑身一阵乱颤,差点扭伤我的肉棒,疼得我直哆嗦。有没有搞错,真是不懂得服侍男人。心中不满的我慌忙压上班妮妲的身体,免得真的不小心伤害了利器。同时双手把玩她的奶子,舌头不住的舔弄着她的身体,不一会儿就让她全身都是我的口水了。

舌头的舔弄令班妮妲痕癢的不住扭动身躯,嘴里发出阵阵压抑的呻吟。

显然我的前戏生效了,班妮妲的阴道里开始变得滑溜起来,按在她身上的手也感觉到她的肌肉变得柔软。

抬起头以揶揄的目光看着班妮妲,嘴角掀起一丝得意的冷笑。班妮妲脸孔一红,猛然闭上了眼,浑身又再度缓缓颤抖,躺在她身体上的我能感觉到她身体蕴含的力量似乎一下子都消失了,似乎是因为她无法接受自己竟然会在我的抚弄下产生快感吧。

真是傻女孩,就算女人对那个正在幹他的男人如何讨厌都好,身体为了不被伤害都会自发性的分泌液体来润滑,自然不是那些什么小说中所说的动情。不过这也是一个打击班妮妲的自尊的好机会不是吗?

“既然自己也想幹就不要装出贞烈的模样,女人呀,就该对自己的身体诚实一点比较好。”

我笑着伸出手指在两人结合作刮了一点淫液上来,然后塗在班妮妲的奶子上,便大笑着快速的抽插起来,既然有了淫水的帮助,我的抽动也就更加的得心应手了。

我一边抽插一边发出笑声耻笑班妮妲,由于我在她上方,她只能侧过头不与我对看。却让我找到了吮吸她耳朵和脖子的机会,让她发出了更动人销魂的呻吟。

一下又一下,我的屁股仿佛装了马达一般不停的超负荷动着,而肉棒就是一位不知疲倦的勇士。经过一连十多分钟的高达一分钟六十多七十下的抽插频率终于让班妮妲彻底溃败,嘴里发出一连串婉转低吟。

“啊……嗯,呀,嗯……不,不要……啊……停,停……呀……救命……啊,死了……我要死了,呀──呼,呼呼……你,你轻点……慢,慢点……啊……快,快……啊……”

班妮妲在我的猛烈攻击之下不禁有点神志不清,叫床声语无伦次的,什么又快又慢的,估计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半小时很快的过去了,我没有丝毫的疲累,精神上的刺激带给我强大的动力,相反班妮妲屄穴的淫水似乎已经被我幹幹了,我能感觉进出明显的困难起来。

可恶,竟敢阻止我?

把班妮妲翻了个身,以老汉推车姿势从后深深的插入班妮妲的体内,继续着我的长征大业。

女体最娇嫩之一的地方被无情的玩弄,就算是班妮妲这种心志坚定的人也按耐不住,在四十五分钟左右后开始哭喊求饶,满脸泪水鼻涕的,整个而一个大花脸,如果她现在这样子走出去,准没人能认出她就是班妮妲。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感觉到班妮妲的私处又逐渐变得润滑起来,而且狭窄度也有所增加。还真是让我碰上奇事了,班妮妲的屄穴就这么神?

带着好奇低下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根本不是我所想的那回事。肉棒上点点暗红,班妮妲的阴道被我过度摩擦致破皮流血,相信这就是变得润滑的原因。至于狭窄度,则是因为班妮妲的大阴唇红肿的像腊肠一样,红通通的,看了怪可怜的。

看到这么动人的一幕,加上班妮妲的屄穴此刻刚好又是一阵夹紧,肉棒仿佛手淫被握得紧紧的极度充血,令我的兴奋加倍。终于,我忍不住双手紧抓着她的屁股,让肉棒深深的埋在她的体内。随着一阵酸麻的感觉从脊椎骨升起,我猛然大吼一声在班妮妲体内射出了我的精液。

而班妮妲则紧紧地抓着床单,浑身颤抖,在我的喷射下,她的屄穴不断剧烈的收缩,仿佛天崩地裂。我的每一次喷射都会让她的身体产生一阵颤抖,然后屄穴又再次大力收缩一次,夹得我仿佛升天一般那么舒服。

射精过后,我从后压着班妮妲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不时发出一阵嘿嘿的得意笑声。

“大卫……”沉默半响,班妮妲陡然以她变得沙哑的声音说道。

“好了,不用说了,你无非又是说些什么叫我放过莎曼丽的话罢了,是吧?”

我打断了班妮妲的话,撑起身体,侧躺在班妮妲身边,伸出手在她背部,屁股上来回抚弄着,一脸淫秽的笑容。真滑,真嫩,真是好美的身体,从今以后,这个身体就是属于我的了,永远永远的属于我的了。

班妮妲辛苦的转了个身,看着我,嘴唇嗫嚅着。看到她的样子,我心底不禁一阵心痛,因为她的下唇早咬得一片血肉模糊,上唇则是铁青色的,神色苍白,满脸汗水,双眼无神,这个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永远光彩照人的班妮妲吗?

虽然始作俑者是我,我还是心疼得伸出食指轻轻的按在班妮妲嘴唇之上,摇了摇头,低声道:“不要再说话了,好好休息,你好傻,为了莎曼丽付出那么多,值得吗?不要说,听我说。”

“你明知道我对你有那么肮脏的念头,你明知道我是一个变态,是一个魔鬼,你还是甘愿代替莎曼丽受苦,何苦?其实,就算我真地答应你,你以为你做的这一切又有用吗?”

“你反悔!”听到我话中不肯放过莎曼丽的意思,班妮妲登时大急,一伸手抓住我放在她身前的手,声泪俱下的叫道:“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过我的,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反悔,你答应过我的呀……”

受尽无数屈辱之后突然知道自己一切全无作用,班妮妲情不自禁的痛哭起来。

“好了,别哭了!”班妮妲的哭声搞得我非常的厌烦,我猛然走下了床,一把把她拉了过来,横抱起来。我的动作吓得她发出了一声惊叫,双手下意识的圈着我的脖子。接着她才反应过来我们自刻的姿势是多么的亲密暧昧,立刻低下了头,臻首埋在我怀中不敢看我。

当然,我要做的并不只是让班妮妲不再哭,而是要让她看一些东西,一些让她知道她一直以来所付出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事情的事实。

走到厕所旁,我一手搂着班妮妲的腰,让她靠在我身上,然后另外一手猛然拉开了厕所门。

巨大的开门声引起了门里门外两人的注意力,班妮妲抬起头的一霎那,顺着我得意的目光看过去,立即满脸无法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主,主人……”莎曼丽坐在厕所地板上,嘴角流出一条长长的口水,眼神迷乱,头发散乱,双腿大大的大开着,她正一边手握着假阳具插着自己的屄穴一边捏着自己的奶子,地上一大滩闪亮的淫水,显然她早手淫了颇长一段时间。

“看到了吧?就算我解开了我加在莎曼丽身上的枷锁,她一样是一个荡妇,一个每时每刻巴不得男人操她的屄穴而已。”

“呀──”班妮妲猛然双手捂脸,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充满震惊和绝望的尖叫。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