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幸福家庭》迎接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幸福家庭 幸福家庭

    倪红霞39岁,她老公许是之长她一岁,夫妻俩有一双儿女;儿子许匿19岁,正在读大学生物工程专业2年级,女儿许晴晴17岁,刚刚考完大学等待录取通知。公公许还河60岁,在政府部门任职;婆婆乐敬衣59岁,在文化部门当局长。父亲倪匡印59岁,在国有企业当老板;母亲金梦在创立了倪红霞现在当老板的「匡梦实业」并取得巨大成功后,将企业全部交给了倪红霞,自己赋闲在家享起了清福。由于倪红霞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帮助母亲作企业,因此企业在她的手里做得越来越大,成为了当地知名企业,业户遍及世界各地,资产达数亿。

    迎接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幸福家庭》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幸福家庭》,是作者迎接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倪红霞39岁,她老公许是之长她一岁,夫妻俩有一双儿女;儿子许匿19岁,正在读大学生物工程专业2年级,女儿许晴晴17岁,刚刚考完大学等待录取通知。公公许还河60岁,在政府部门任职;婆婆乐敬衣59岁,在文化部门当局长。父亲倪匡印59岁,在国有企业当老板;母亲金梦在创立了倪红霞现在当老板的「匡梦实业」并取得巨大成功后,将企业全部交给了倪红霞,自己赋闲在家享起了清福。由于倪红霞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帮助母亲作企业,因此企业在她的手里做得越来越大,成为了当地知名企业,业户遍及世界各地,资产达数亿。

《幸福家庭》 第31章 大结局 免费试读

澳洲南部阿德莱德紧邻南太平洋的一处胡家的私人农场内,在一望无际的草场上有一栋三层的别墅,在别墅的南草坪上,正在举行着胡氏家族的盛大婚礼。

在绿油油的草坪上,紧邻别墅的东侧有一处几十棵上百棵树木形成的一片森林,在林荫下,东一群西一簇,十几个男男女女围坐在一起,愉快的闲聊着。这些男男女女正是今天参加胡氏家族婚礼的宾客,他们都是与胡家有着千丝万缕联系或者至亲的同好。

接近傍晚时分,湛蓝的天空上挂着几片淡淡的火烧云,而草坪的上空响起了欢快的音乐之声,所有正闲聊着等待婚礼开始的男男女女们立刻静下来,一起向别墅前方的一个巨大的椭圆形舞台方向望去。

这时,伴随着悠扬的音乐声,舞台上出现了一对男女,男的年约四十岁左右,风度翩翩,一身黑色的燕尾服映衬得他更加风流倜傥。女的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一件白色半透明紧身吊带齐屁镶钻短裙,两颗硕大挺翘的奶子呼之欲出,仔细观瞧的话,你就会发现,这位小姐的小腹微微有些凸鼓,齐屁的短裙里面似乎什么也没穿,举手投足间,阴部都会影影绰绰暴露出来,让人几乎一览无遗。

这对婚礼主持人男女正是许是之和许晴晴父女二人。许晴晴这次临时客串与父亲许是之一起主持胡家的婚礼,完全是胡和平和胡梦儿二人在请求李雪儿从她家电视台安排一位知名的主持人来主持自家婚礼的时候,李雪儿力荐的。

许晴晴现在已经在澳洲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主持人了,虽然她在李雪儿的电视台客串了一段主持人,但是她主持的成人娱乐节目在澳洲尤其是在华人当中深受欢迎,她每天在李雪儿的电视台面对千百万观众,无拘无束地主持节目,毫无做作之态,极其自然,一颦一笑,一脱一放,就如同美国AVN颁奖典礼的主持人,而且有过之无不及,深得观众喜欢,使李雪儿的电视台的收视率直线上升,广告商蜂拥而至,电视收入节节攀高。

许是之和许晴晴父女二人相偕着走上台之后,台下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一阵开场白之后,许是之和许晴晴父女俩互相暧昧地对望了一眼,许晴晴脸带微笑地大声宣布道:「下面,请今天的主婚人、胡家的主人胡文化老先生登场!」

实际上,当许晴晴得知胡家的这场婚礼之后,她的心里是非常地艳羡不已,在许晴晴的心里,她也多么希望自己的家人也能够象胡家一样重新配对成婚,那样的话,她坚信,她就可以取代母亲倪红霞成为父亲许是之的老婆。虽然她也知道她完全可能要与外婆金梦一起共同成为父亲许是之的老婆,但是她自信她自己会成为父亲许是之的大老婆,而外婆金梦则只能排在自己下面,成为父亲许是之的小老婆,到时外婆金梦还会尊敬地叫自己这个外孙女一声「姐姐」。

自从许晴晴和外婆金梦同时怀上父亲许是之的孩子之后,每当全家人一起淫乐的时候,尤其是与母亲倪红霞、还有外婆金梦一起与父亲许是之男欢女爱的时候,许晴晴都会故意与外婆金梦和母亲倪红霞她们母女俩斗嘴。

每每当父亲许是之在外婆金梦和母亲倪红霞母女俩面前用他粗大的鸡巴在自己的小嫩屄中冲刺的时候,许晴晴都会大声地嚷嚷,「啊……外婆……哦……妈妈,爸爸的鸡巴好……大……呀……我要嫁给爸爸……我要给爸爸当老婆……天天让爸爸的大……鸡巴肏我……」

「啊呸……你嫁不嫁给你爸爸,你爸爸的鸡巴也照样天天肏你!」

每次听到女儿许晴晴在自己的面前大呼小叫的时候,倪红霞都会气愤地回应。

而这时,趴在女婿许是之和外孙女许晴晴父女俩性器结合部舔食着从鸡巴和屄缝挤出来的淫液的金梦就会抗争道:「我也要嫁给女婿,我也要给女婿当老婆,我也要女婿的大鸡巴天天肏我。」

刚刚与自己女儿许晴晴斗过嘴的倪红霞接着又听到母亲金梦也跟着凑热闹,赌气说道:「哼!妈妈,你也真是的,我女儿跟女儿我争老公也就罢了,怎么妈妈你也跟女儿我争老公呀!好吧,既然你们娘俩跟我争老公,那我就成全你们娘俩,让你们娘俩都给我老公当老婆好了!」

每次看到亲家母金梦与自己的儿媳妇倪红霞、孙女许晴晴为争当自己儿子许是之的老婆而斗嘴,乐敬衣都会笑着调侃:「好啊!我儿子是之又多了两个老婆,我这个当婆婆的可是欢迎之至!现在你们就和红霞一样叫我婆婆吧!」

「啊哦……婆婆!」

正在享受着父亲许是之大鸡巴肏弄的许晴晴,听到奶奶乐敬衣的话,立刻在父亲许是之的肏弄下,配合地叫上奶奶乐敬衣一声「婆婆」。

「啊呸,谁让你喊我婆婆了!你这不是占奶奶的便宜吗!」

听到孙女许晴晴叫自己「婆婆」,乐敬衣立刻反驳道。

「嘻嘻……」

听了亲家母乐敬衣的「骂」声,金梦忍不住吃吃地笑了出来。

「笑什么笑,我说你呐!」

听到亲家母金梦在吃吃地笑,乐敬衣对金梦说道:「你要给我儿子当老婆,我就让我儿子娶你当老婆,不过,你以后也得要叫我『婆婆』了,你给我儿子当了老婆,就不再是我的亲家母了,而是我的儿媳妇了!嘻嘻……」

一旁听着娘几个斗嘴的倪匡印听了亲家母乐敬衣的话,不依道:「什么?叫你『婆婆』,那我怎么办?」

还未等婆婆乐敬衣说话,倪红霞就款款地来到了父亲倪匡印的身前,拉着父亲倪匡印的手,温柔地说道:「爸爸,妈妈既然给你女婿当了老婆,那女儿我就与妈妈换夫,爸爸,你就跟你女婿换妻,你女婿娶你老婆当老婆,那爸爸你把你女婿的老婆,你女儿我当成你的老婆就是啦!」

倪匡印一听,立刻瞪大了眼睛,抬头看看众人,正在享受着父亲许是之的鸡巴肏弄的许晴晴在一旁调皮地怂恿道:「外公,我妈妈的屄很棒的!你就让我妈妈你女儿像外孙女我这样,用爸爸的大鸡巴使劲肏女儿的骚屄!嘻嘻……」

听了外孙女许晴晴的话,金梦抬起头来,认真地对老公倪匡印说道:「匡印呐,晴晴说得对,快快用你这个当爸爸的大鸡巴狠狠地肏我们的女儿红霞吧!这样我才会与咱们的女儿互换老公的呀!」

一边说着,金梦一边站起了身子,来到了倪匡印和倪红霞父女俩身旁,让女儿倪红霞撅起雪白的屁股趴在沙发靠背上,伸手握住老公倪匡印坚挺的鸡巴对准了女儿倪红霞阴唇微翻的屄口,然后将老公倪匡印的硕大龟头搭在了女儿倪红霞的屄帮上,「肏吧,让大家好好看看,父亲的大鸡巴是怎样肏进女儿的屄的!」

说着,金梦伸手在老公倪匡印的屁股拍了一巴掌,倪匡印的鸡巴顺势肏进了女儿倪红霞的屄中。

倪匡印、金梦、倪红霞这一家三口的表演,尤其是当金梦一拍老公倪匡印的屁股,倪匡印的鸡巴肏进女儿倪红霞的屄中之时,众人立刻都笑了出来。

一边享受着父亲许是之的大鸡巴在自己的屄中冲刺,一边欣赏着外公的大鸡巴在外婆的「拍」动下肏进了母亲倪红霞的屄中,许晴晴对在自己身后肏着自己的父亲许是之,戏谑地问道:「爸爸,你看到我妈妈、你的老婆的爸爸肏着自己的女儿高兴吗?」

许是之笑道:「高兴啊!爸爸我不是也一样跟你外公一样,正在用自己的大鸡巴肏着自己的女儿吗!」

这时,金梦又来到了女婿许是之和外孙女许晴晴的身边,矮身钻进了父女俩的胯下,仰面躺在了外孙女许晴晴的身下,双手摸上了许晴晴的双乳,一边揉搓着,一边可怜兮兮地轻声央求道:「晴晴,外婆的屄好痒啊!快让你爸爸的大鸡巴给外婆止止痒吧!」

听了外婆那可怜兮兮的央求,许晴晴爽快地说道:「爸爸,外婆的屄痒了,你快用你的大鸡巴给外婆的骚屄止止痒吧!」

见到岳母金梦钻到了自己的胯下,再听了女儿许晴晴的话,许是之把鸡巴从女儿许晴晴的屄中抽出,然后又将沾满了女儿许晴晴淫液的大鸡巴肏进了岳母金梦的屄中。

「啊哦……」

金梦的嘴中立刻发出了欢快的淫叫。

当父亲许是之的大鸡巴从自己的屄中拔出后又肏进外婆金梦的屄中之后,许晴晴的身体就完全趴在了外婆金梦的身上,听到外婆金梦的欢叫,许晴晴戏谑地说道:「外婆,以后你就与你女儿、我妈妈、还有我,一起成为我爸爸的老婆喽!」

「嗯哼……」

听了外孙女许晴晴的话,金梦的脸不禁红了起来,忸怩着身子,不胜娇羞地「哼」道。

看到外婆金梦不胜娇羞的模样,许晴晴笑着大声对一旁正在享受着外公倪匡印大鸡巴蹂躏的母亲倪红霞,说道:「妈妈,你愿意接受你的妈妈和女儿和你分享老公吗?」

「啊哦……愿意!我愿意接受我的妈妈和我的女儿跟我一起分享我的老公!哎呦……」

倪红霞陶醉在父亲倪匡印的鸡巴下,忘情地大声回应女儿许晴晴的话。

倪匡印一听不干了,还没等倪红霞的话说完,就听得「啪!」的一声,倪红霞的屁股上挨了身后肏着自己的父亲倪匡印的一巴掌,后面那一声「哎呦」是因为这一巴掌发出的。就听得倪匡印嗔怪道:「什么?什么你愿意跟你的妈妈和女儿一起分享你的老公?现在,你是爸爸的老婆,爸爸我才是你的老公!」

听了倪匡印的话,许还河笑着调侃道:「对呀,老伙计,现在你老婆金梦要是给我儿子是之当了老婆,那金梦可就跟她女儿红霞互换了,成了我的儿媳妇了!哈哈……」

乐敬衣也跟着戏谑道:「是呀,金梦,现在你给我儿子是之当了老婆,你就是我的儿媳妇了,来,别忙着让我儿子肏你的屄,快来拜见婆婆,叫『妈』!嘻嘻……」

这话说得全家人欢笑不止,房间里充满了天伦之乐,真是一个欢乐的幸福家庭。每每想到自己的幸福家庭,许晴晴都会情不自禁地莞尔一笑……

随着许晴晴的话声,从舞台的后方,一个红光满面、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的老者走了出来,来到了舞台的中央——他就是胡家的主人,今天胡氏家族重新配对成婚的始作俑者,胡家婚礼的主婚人胡文化。

许是之和许晴晴父女俩来到了胡文化的身边,许晴晴把麦克风递到了胡文化的面前,甜甜地说道:「胡老先生,能问您个问题吗?」

胡文化满脸慈祥地笑道:「好啊!小丫头,你有什么问题你就尽管问吧!」

「胡老先生,您能够告诉我,您为什么会让您家族的亲人重新配对成婚呢!包括您自己、那个曾经为您和您的儿孙生儿育女的老婆,您都舍得出来,让她重新嫁给了您的家人?」

许晴晴面带微笑,语言犀利地问道。

「嗯……」

胡文化清了一下嗓子,说道:「是这样的……」

胡文化满怀深情地面向翘首期待的满场的来宾,娓娓道出了胡家的历史演进……

听了胡文化的讲述,在场的所有来宾立刻唏嘘不已,感慨万千,同时也为胡文化的决定而拍手叫好,艳羡不已。

听了胡文化的讲述,许晴晴也是激动不已,她深情地与父亲许是之对望了一眼,父女俩眉目传情,用眼睛互相传达着对胡家婚礼的艳羡,然后转身面向来宾,大声宣布:「亲爱的来宾们,让我们来看一看幸福的胡家人,与他们他们共享幸福的婚礼吧!下面,请今天的新人闪亮登场。」

伴随着激扬的婚礼进行曲,从台后迤逦地依次走出了胡家的三对男女新人。

第一对是李开心和胡和平母子,第二对是胡可人和胡革新母子,第三对却是令人意想不到的胡梦儿和胡戈母子。

台下众人一阵骚动,这三对新人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因为今天的这三对新人全部都是儿子娶母亲,母子成对结缘。但是,在大家拿到的请柬上却没有胡戈和胡梦儿这一对母子,怎么今天这对母子却出现在了婚礼上呢,大家都是一脑袋的雾水。

原来,当胡胜利与自己的女儿老婆胡梦儿、儿子胡戈来到澳洲之后,在胡文化召集家庭会议上,看到胡和平、胡革新都娶了自己的母亲作老婆,胡戈立刻向爷爷胡文化提出了也要娶母亲胡梦儿作老婆的要求,并得到了胡卉儿的大力支持和响应。

最后,经过家庭会议的再三斟酌,虽然胡胜利是一万个不愿意,全家人还是一致决定胡梦儿改嫁儿子胡戈,并且婚礼就在这次婚礼上一并举行在三对新人的后面出场的是为这三对母子做伴郎伴娘的是胡胜利和胡卉儿。

台下众人一看,心中立刻升起了无限的艳羡之意,多么希望自己与家人再配对成婚的时候,也能像胡家这样有自己的亲人为自己作伴郎伴娘。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今天的伴郎伴娘不只是单单地为这三对新人作伴郎伴娘,胡胜利也是在为自己的女儿胡梦儿和儿子胡戈这对母子作伴郎,而胡卉儿则也是在为自己的母亲李开心和父亲胡和平这对母子在作伴娘。这样的家族婚礼,每个人都希望能够发生在自己身上,发生在自己的家族之中。

在婚礼进行曲的乐曲声中,许晴晴煽情地娓娓述说着,「十年修得同船度,百年修得共枕眠。胡家今天的婚礼,正是人生之花,瓜熟蒂落的真实写照。」

看着胡家的三对新人手牵着手,迤逦地走上舞台的时候,许晴晴的话语中充满了无限的艳羡,「看,身披洁白的婚纱,怀抱美丽的鲜花,沐浴在幸福甜蜜中的新娘,正被她的如意郎君牵着手款步走上婚礼的殿堂,让我们为他们这三对新人的结合衷心地祝福吧!」

当三对新人互相亲密地手拉着手在舞台上一字排开站好之后,婚礼主持人许是之和女儿许晴晴正式宣布婚礼开始。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来宾:在这美好、温馨、浪漫的日子里,我们迎来了胡家重新结合配对的隆重婚礼,让我们用热烈掌声表示衷心的祝贺!」

台下一片热烈的掌声之后,许是之庄重地祝福道:「祝福你们,今天的新郎新娘,祝贺你们美满结合,喜结良缘!祝贺你们新婚快乐,天作之合!祝贺你们相亲相爱,共浴爱河!真诚祝愿你们良宵花烛更明亮,天伦姻缘更甜蜜,尝便常人所不及的欢愉和幸福!」

许晴晴接着祝福道:「祝愿你们三对新人,珍惜今天这良辰美景,男人洞房勤耕耘,女人早日生贵子!」

来宾们听到许晴晴的祝福,台下更是掌声一片。

许是之高声唱道:「婚礼第一项,拜天地!」

胡家三对新人立刻脸露虔诚之色,握拳作揖,祈求苍天保佑,更感谢上天赐予自己的天伦姻缘。

许晴晴大声主持道:「今观天象,乃黄道吉时,胡和平先生和母亲李开心女士,胡革新先生和母亲胡可人小姐,胡戈先生和母亲胡梦儿女士,胡家的三对新人,怀着彼此恩爱之心,终于走进了这庄严神圣的婚礼殿堂,这正是,痴子淫母,天伦永续!新郎新娘拜天地!」

许是之高声司仪道:「一拜天地之灵气,胡家再次结良缘;一鞠躬!」

胡家三对新人连忙鞠躬拜天地,男人鞠躬九十度,女人哈腰显虔诚。

「二拜日月之精华,胡家血脉永相传;再鞠躬!」

三对新人又是连忙鞠躬感谢上苍。

「三拜时光之眷顾,胡家天伦乐无边。三鞠躬!」

三对新人深深地鞠躬拜谢天地,男人们看着眼前身披婚纱的自己的母亲新娘,脸上立刻笑颜如花;女人们则是望着面前的如意郎君——自己的亲生儿子,满面潮红,春情涌动,眉目间尽显欢愉之情。

「二拜高堂!」

正当三对新人拜过天地,眉目传情,三个新郎有些手舞足蹈,把持不住的时候,许是之又高声唱道。

「水有源,树有根,新人不忘胡氏家训,今朝娶得慈母归,感谢上苍和父恩!二拜高堂!」

三对新人连忙面向正襟危坐在太师椅里的胡文化。这时,胡文化招呼了一声站在三对新人旁边担当伴郎的胡胜利,说道:「胜利,现在是拜高堂,你是戈儿和梦儿的父亲,你也过来,接受你女儿和儿子母子俩的拜谢吧!」

听了胡文化的话,许晴晴立刻招呼认真作伴郎的胡胜利说道:「对,对,对,赶快,你也是今天婚礼的主婚人之一。」

然后,招呼后台负责今天婚礼礼仪的李雪儿电视台的心腹员工,「再拿一张太师椅上来。」

太师椅摆好后,胡胜利在父亲胡文化身侧稍微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做好了接受自己的女儿老婆胡梦儿和儿子胡戈的拜谢。

许是之司仪道:「一鞠躬,感谢赐予胡姓恩!」

三对新人都弯腰向胡文化鞠躬行礼,只有李开心没有鞠躬行礼,而是微微地点了一下头。李开心的新郎君、儿子胡和平一见,拉了身边的母亲李开心一把,小声说道:「妈妈,你怎么不给爸爸鞠躬啊?」

李开心也小声笑着对儿子新郎胡和平说道:「这是『感谢赐予胡姓之恩』,我也不姓胡,就不用鞠躬致谢你爸爸了!」

「二鞠躬,感谢赐子乃母为妻之恩!」

许晴晴继续司仪。

这一回,李开心再没有什么异议,与自己的新郎儿子胡和平规规矩矩地向胡文化鞠躬致谢,非常认真虔诚。而胡戈和胡梦儿则恭恭敬敬地向父亲胡胜利鞠躬致谢。

「三鞠躬,感谢养育之恩!尊老爱幼记心中!」

三对新人,包括担任伴郎伴娘的胡胜利和胡卉儿都心知肚明,在胡氏这个家族之中,尊老爱幼是美德,天伦之乐是幸福家庭的法宝,虽然家族成员今天又重新配对成婚,但是家族中所有男人的鸡巴和所有女人的屄穴却是共有拥有的,生儿育女,繁衍后代,是每个家族成员责无旁贷的责任。

这一次鞠躬致谢是整整齐齐,毫不拖泥带水,就连担任伴郎伴娘的胡胜利和胡卉儿也深深地鞠下躬去。

看到胡家三对新人拜过了高堂,许是之满脸笑容地继续司仪道:「夫妻对拜!」

看到三对新人你瞅瞅我,我瞧瞧你,许是之笑道:「请三对新人转过身来,面对你的新郎和新娘。」

听了主持人许是之的话,三对新人麻利地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的新人站好,期待着夫妻对拜时刻的到来。

看着三对新人恭恭敬敬地面对自己的新人规规矩矩地站好,许晴晴面露微笑,司仪道:「咱们华人的传统,夫妻对拜之时,谁鞠躬鞠得越深,就证明谁越是深深地爱着对方,否则……」

许晴晴故意卖关子没有把话说完,但是胡家这三对新人却一个个忍不住要跃跃欲试了。

许是之司仪道:「一拜,夫妻恩爱,合家欢乐,一鞠躬!二拜,尊父爱母,相夫从子,二鞠躬!三拜,繁衍后代,门庭茂盛,三鞠躬!」

三对新人夫妻对拜结束之后,许晴晴又大声提议道:「刚才是传统的华人式婚礼大典,既然我们在澳洲的这块洋人的土地上,我提议,下面我们就来一个西式的结婚典礼。大家说好不好呀!」

在许晴晴的煽情下,尚且意犹未尽、还觉得缺点啥的台下众人立刻山呼响应,「好啊,再来一个西式的盛典!」

许晴晴接着说道:「接下来,我要代表今天参加胡氏家族婚礼的所有人,问三对新人一个问题。」

台下众人立刻鸦雀无声,静听主持人许晴晴向三对新人提出问题,虽然大家都能够猜得出主持人会问什么问题,但是这样的问题向这三对子娶母的新人来问,大家会觉得是非常刺激的。

「我先问问新郎。」

许晴晴首先走到胡和平的跟前,问道:「胡和平先生,请你以爱的名义发誓,你愿意娶你的母亲李开心为妻吗?」

胡和平毫不犹豫地大声答道:「我愿意!愿意娶我的母亲为妻!」

胡和平的回答,立刻赢来掌声一片。

「我再来问问新娘。」

许晴晴转身面对李开心,笑着问道:「李开心女士,请你也以爱的名义发誓,你愿意嫁给你的儿子胡和平,让你的儿子做你的丈夫吗?」

李开心认真地点点头,眼含热泪,嘴中连连说道:「愿意,愿意,我愿意嫁给我的儿子为妻,我愿意我儿子做我的丈夫!」

李开心的表白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她嫁进胡家可以说是胡氏家族历史演进的见证人和演进人,她先是由胡胜利娶进胡家,接着又历经辗转改嫁公爹胡文化,这次又嫁给儿子胡和平,历经胡家三个男人,让她怎能不激动异常。

台下众人看到李开心激动得热泪盈眶,听到她连连的表白,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向他们表示了祝贺。

许晴晴又分别向另两对新人询问了同样的问题,「胡革新先生,你愿意娶你的母亲胡可人为妻吗?」

「我愿意!」

「胡可人女士,你愿意嫁给你的儿子胡革新为妻吗?」

「我愿意!」

「胡戈先生,你愿意娶你的母亲胡梦儿为妻吗?」

「我愿意!」

「胡梦儿女士,你愿意嫁给你的儿子胡戈为妻吗?」

「我愿意!」

问完三对新人并听到了三对新人斩钉截铁的答复之后,许晴晴笑着说道:「好!既然三对新人都向自己的新娘和新郎、母亲和儿子做出了爱的承诺,那么,下面就请你们把各自爱的信物赠予你的爱人吧!」

就当三对新人愣神的时候,许晴晴促狭地大声宣布,「请新郎新娘交换爱的信物!」

这一下,新娘李开心登时傻了眼,她看看另外两位新娘胡可人和胡梦儿母女俩,这新娘母女俩却并没有表现出来有什么不妥,而且脸上满怀着期望,李开心反而不知如何是好了。

原来,在筹备婚礼的时候,关于在婚礼上是否让新郎新娘交换结婚信物是有不同意见的,因为三个新郎赠予母亲新娘的信物都是镶钻的铂金阴唇环,新郎新娘如果在婚礼现场互相赠送结婚信物,就会遇到新郎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在新娘的阴唇上为新娘佩戴上结婚信物的情况,考虑到新郎在众人面前为自己的母亲新娘在阴唇上佩戴阴唇环,母亲新娘会难为情,所以在商讨婚礼仪式的时候,李开心坚决要求取消这一环节,而胡可人和胡梦儿母女俩却不置可否,没有说什么,大家也就没再议论这一环节到底怎么办。

没想到,许晴晴却在婚礼上,故意恶作剧,又把这一环节给宣布出来,让李开心措手不及,而另两位新娘胡可人和胡梦儿母女俩却面露微笑,一副来者不拒的表情。

再看看新郎们,一个个却是喜笑颜开的,恨不得马上就在婚礼上亲自在自己的母亲新娘的阴唇上给母亲新娘戴上这枚镶着大克拉钻石的结婚信物——阴唇环。

李开心为什么坚决要求取消在婚礼上互赠结婚信物这一环节,是因为现在在李开心的阴唇上已经戴着两枚铂金镶钻阴唇环了,一枚是她当年以胡胜利的老婆的身份嫁到胡家,胡胜利后来补给她佩戴的;另一枚是她又辗转改嫁给胡文化,胡文化补给她佩戴的。现在再加上她又要嫁给她与胡文化生的儿子胡和平赠予她的这枚,那她的阴唇上就要戴上三枚同样的铂金镶钻阴唇环了。她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尤其是胡家人以外的人们看到她的阴唇上已经有了两枚阴唇环,现在又由新郎儿子胡和平再在她阴唇上给她戴上这枚阴唇环,如果人们问起她阴唇上的那两枚阴唇环,她会感到十分难为情的。

看着三对新人的不同表情,许晴晴司仪道:「请第一对新人首先互赠爱的信物。」

听了许晴晴的话,李开心的脸顿时就涨红起来,她看着儿子新郎胡和平满脸的得意之色,再看看胡可人和胡梦儿母女俩的表情,李开心立刻明白了这是儿子新郎胡和平他们与今天同为新娘的胡可人和胡梦儿母女俩都商量了好的,只瞒着她一个人,故意要在婚礼上安排这一出淫戏表演给大家看的。

看到李开心脸上那窘迫尴尬的表情,脸憋得通红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新郎胡和平不知如何是好的为难模样,许晴晴火上浇油地又催促了一声,「来宾们,让我们再一次以热烈的掌声请新郎新娘互赠爱的信物!」

此时的李开心,表面上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儿子新郎胡和平在自己的阴唇上给自己戴上阴唇环,但是她一想到按照原来的设想,在与儿子新郎胡和平共入洞房的时候,由儿子新郎胡和平给自己已经是戴了两枚阴唇环的阴唇上再戴上一枚阴唇环,自己的腿就有些发软,屄中情不自禁地淫水泛滥起来,顺着自己真空的婚纱礼服裙下不着寸缕的大腿往下流。

这时,新郎胡和平从自己的燕尾服的贴身内衣衬衫口袋里将要给母亲新娘李开心阴唇上佩戴的结婚信物——一枚比李开心的前两任丈夫胡文化、胡胜利父子俩送给李开心的铂金镶钻阴唇环都大的铂金镶钻阴唇环掏了出来,单膝跪地,一只手拿着阴唇环,而另一只手则顺其自然地伸向了母亲新娘李开心的婚纱礼服裙的前摆,慢慢地将母亲新娘李开心的婚纱短裙摆给掀了起来。

看到新郎胡和平手中的那枚钻石阴唇环,负责整个婚礼礼仪的李雪儿,身为电视台的老板此时此刻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扑捉了商机,立刻调动今天为婚礼摄像的摄像师,除两部摄像机跟踪拍摄其他场景人物外,其余的摄像机全部对准了新郎胡和平和新娘李开心,全方位拍摄新郎新娘互赠结婚信物这令人窒息的一刻。

当婚纱的裙摆被儿子新郎胡和平给掀了起来的时候,把还沉浸在儿子新郎胡和平给自己佩戴阴唇环的幻想中的李开心给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儿子新郎胡和平掀起了自己的婚纱裙摆,将自己婚纱中真空的下体露了出来,一袭凉风将自己的一帘春梦吹醒了过来。

看到满脸的甜美笑意的儿子新郎胡和平手抓着自己的婚纱裙摆,将自己婚纱中不着一缕的身体完全展现了出来,眼睛促狭地冲自己眨动着,李开心立刻满脸通红,窘迫地恨不得有个地缝马上钻进去。

看到母亲新娘李开心满脸通红的窘迫模样,胡和平笑嘻嘻地说道:「怎么?妈妈!难道您真的不想儿子给您戴上这枚结婚信物吗?」

说着,还夸张地向全场故意展示了一下手中亮闪闪的那枚结婚信物——铂金镶钻阴唇环。

看到儿子新郎胡和平举在手中正在炫耀着的即将送给自己的这枚充满了爱恋和情意的结婚信物,李开心再不矜持,她毫不犹豫地自己抓住婚纱裙摆,大方地提了起来,一具极具诱人魅力的胴体立刻展现在人们面前。尽管李开心已经是一个历经沧桑的妇人了,但由于家庭美满,每日心情愉悦,尽享天伦之乐,再加上保养得当,皮肤仍然是那种让少女都艳羡的眩目白色,乳房在东方人种中也称得上是硕大,平滑细嫩的小腹由于怀孕而略有些凸起,小腹下饱满的阴阜上修剪整齐的阴毛油亮光鲜,两片肥厚的阴唇上分别戴着一枚漂亮的铂金镶钻阴唇环,将两片阴唇拉得微垂,想见这两片肥厚的阴唇一定是极具弹性的。

「啊……妈妈,你的屄真漂亮!」

尽管和母亲李开心早就有了切肤之爱,而且母亲离开心现在还怀着自己的孩子,但是看到眼前裙底里的母亲李开心,胡和平还是由衷地赞叹道。

「和平!好儿子,你真的一定要给妈妈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戴上结婚信物吗?」

李开心狠下了心,一咬牙问道。

「是呀,妈妈!怎么样?就在这我们母子的结婚仪式上为您亲手戴上儿子送给您的结婚礼物,来表达儿子对您的无限眷恋和对我们母子婚姻的祝福,您愿意吗?」

听到母亲新娘李开心的问话,胡和平说道。

「那好吧,既然儿子你要亲手在我们母子结婚的仪式为妈妈戴上你送给妈妈的结婚信物,来表达儿子你对妈妈的眷恋和祝福,妈妈愿意让你亲手现在就给妈妈戴上。」

李开心听了儿子新郎胡和平的请求,虽然心中还很难为情,但是她还是答应了儿子新郎胡和平的请求。

见第一对新人中的新娘李开心答应了儿子新郎胡和平为自己在婚礼仪式上给她戴上结婚信物——铂金镶钻阴唇环,李雪儿立刻指挥摄制组的摄像师们各就各位抓拍这激动人心的一刻。

只见,新郎胡和平将新娘李开心轻轻地抱起,然后将她仰面放在了布满了鲜花的台面上,然后轻轻地揭开了新娘的婚纱裙摆,将她婚纱下不着一缕的下体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即将到来的令人热血沸腾的一刻,让李雪儿麾下的人员立刻忙碌起来。在老板李雪儿的指挥下,第一摄制组心领神会地将镜头对准了新娘李开心,绝不放过新娘李开心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以及每一个特写镜头;第二摄制组将镜头对准了新郎胡和平,同样是每一个细节、动作;第三摄制组则注重新郎和新娘两个人的共同活动,纪录母子俩的每一个动作细节;第四摄制组负责拍摄婚礼仪式的全过程,立体地纪录婚礼的场面把握。其他摄制组根据自己的拍摄喜好和特色,纪录来参加婚礼的每一个客人的活动,扑捉灵感。

此时,主要的四个摄制组在老板李雪儿的指挥下,镜头焦点则是完全对准了新郎胡和平与新娘李开心。只见四架摄影机在摄影师的操纵下,取景器里分别呈现出了令人血脉喷张的镜头。

第一架摄影机取景器的荧屏上呈现的是一幅绝美的女人阴部的特写镜头,饱满丰肥的阴阜上一丛修剪整齐的黑亮阴毛,胯下阴部的阴毛则是剔除的干干净净,光洁得没有一丝毫毛,两片肥厚的阴唇就如同新娘李开心那两片性感的嘴唇微微张开着,而且还在渴望索吻般地不停地翕动着,暴露在阳光之下闪动着粼光的分别戴在两片阴唇上的两枚铂金镶钻阴唇环随着阴唇的翕动而颤动着。

第二架摄影机取景器的荧屏上呈现的是新郎胡和平一只手拿着一枚闪闪发光的铂金镶钻阴唇环,另一只手将母亲新娘李开心的婚纱裙摆掀了起来,把裙底真空不着寸缕的新娘下体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他的脸上满是惊喜之色。

第三架摄影机取景器的荧屏上呈现的是新郎胡和平年轻帅气的脸庞,他那棱角分明的嘴唇正微微张开着向母亲新娘李开心展现在自己眼前的绝美阴部吻去,新郎胡和平颤动的嘴唇与新娘李开心翕动的阴唇接近着,即刻将要吻在一起,而此时新娘李开心的脸上满是期待之色,期盼着儿子新郎胡和平的嘴唇与自己的阴唇热烈地吻合在一起。

第四架摄影机取景器的荧屏上呈现的是婚礼现场所有人的面部表情,一个个男女的脸部特写镜头,或大张着嘴巴,或瞪大着双眼,或贪婪地吞咽着口水,恨不得那两张接吻的「嘴」中有一个是自己的……

胡家婚礼在司仪许是之和许晴晴父女俩的主持下跌宕起伏,让所有参加婚礼的嘉宾也随之融入其中,一对对、一家家,所有男女老少都完全沉浸在了胡家重新配对、儿子娶母亲的婚礼的欢乐海洋之中。

那些囿于世俗的观念而无法重新配对成婚的家庭,因为参加了胡家的这场婚礼而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婚礼现场立刻发出了交头接耳的议论之声,人们纷纷地从心底深处幻想着自己嫁给或者迎娶自己的亲人的场景,或是女儿嫁给了父亲,或是孙女嫁给了爷爷,或是祖母嫁给孙子,或是儿子迎娶了母亲,或是女婿迎娶了岳母,或是外孙迎娶了外婆,不此等等……

身为婚礼司仪之一的许晴晴心有感触地大声地煽情道:「今天有幸来参加胡家婚礼的姐妹们,作为女人,在生活中我们一直扮演着女儿、妻子、母亲、奶奶或者外婆的身份,可是这些身份却都是相对于不同的男人来担任的。对于父亲来说,我们是他的女儿,对于丈夫来说,我们是他的妻子,对于儿子来说,我们是他的母亲,对于孙子和外孙来说,我们是他的奶奶或者外婆,等等这些身份,都是针对不同的男人来说的。没有办法,因为作为普通家庭的女人,你却无法将这些女人身上的多重身份来针对同一个男人。」

「哎唉……」

听到许晴晴那充满了煽情的述说,婚礼现场发出了一片惋惜和无奈之声。

和着婚礼现场的惋惜之声,许晴晴大声地煽动道:「但是现在,姐妹们,就是现在,这一切都将成为可能!」

看着参加婚礼的男男女女一脸的茫然和期许,许晴晴清了一下嗓子,笑眯眯地说道:「姐妹们,我知道,今天来参加胡家婚礼的各位,绝大多数与自己家里的男人早已经是暗通款曲,只是不能张扬、不敢张扬而已。」

听了许晴晴的话,婚礼现场的人鸦雀无声,几乎都情不自禁地在点着头,心里全都认可许晴晴的话,只是大家都不便说什么。

看到大家听了自己说的话,一个个脸上不停地阴晴变化,既透着与家人偷情的甜蜜,又透着不能见光的无奈。许晴晴大声宣布,「从今天开始,从你参加胡家婚礼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将成为了可能,一切都将成为现实!」

许晴晴的话音刚落,一个娇嫩的女孩声音在寂静的广场上空响起,「阿姨,胡家都是儿子娶妈妈,难道就不能爸爸娶女儿吗?」

顺着女孩的声音望去,只见一个大约十三四岁的女孩依偎在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帅气的男人怀里,一脸的天真,正在热切地等待着许晴晴的回答呢。那个帅气的男人紧紧地搂着身边的女孩,亲昵无间,一看就是对父女。在这对父女身边还有一对男女,也是相互紧紧地拥在一起,看情形应该也是一对父女,只是比这对父女年龄略长一些。

许晴晴笑着向女孩招手道:「那位女孩,你过来。」

听到许晴晴叫自己过去,女孩抬头看着父亲,父亲冲女儿点点头。女孩在征得父亲的首肯之后,松开父亲的胳膊,向许晴晴跑去。

等女孩来到身边,许晴晴拉着女孩的手,问道:「小姑娘,你多大了?」

「十四了。」女孩答道。

「你为什么要问爸爸能不能娶女儿呀?」许晴晴问道。

「嗯……」女孩想了想,说道:「胡家的三对新人都是儿子娶妈妈,可是我却想嫁给爸爸,让爸爸娶女儿我做他的老婆。」

「噢……你是说你想嫁给你的爸爸,让你爸爸娶你做老婆。那你妈妈怎么办?」

听到女孩的话,许晴晴故意问道。

「妈妈可以嫁给她自己的爸爸做老婆呀!就像我一样嫁给自己的爸爸做老婆。」

女孩的回答很干脆,话语天真无邪,不容置疑。

女孩的话完全道出了许晴晴的心思,她因为始终在与外婆金梦「争夺」着父亲许是之,祖孙俩都要嫁给许是之,而许是之在岳母金梦和女儿许晴晴之间却难以取舍,迟迟决定不下来到底是娶岳母金梦还是女儿许晴晴。此时听到女孩的话,登时勾起了许晴晴的心中事,也让暗暗下决心,一定要与外婆「争夺」到底。

「小姑娘,你能告诉我你的爸爸愿不愿意娶你做老婆吗?」

许晴晴问话充满了艳羡之意。

听了许晴晴向女孩的问话,参加胡家婚礼的所有嘉宾都停止了相互交谈,静静地等待着女孩的回答。

女孩听了许晴晴的问话,脸上立刻浮现了向往的神情,她认真地回答道:「当然,我的爸爸当然愿意娶他的女儿做他的老婆!我想,天下所有的爸爸都会愿意娶自己的女儿做老婆的,因为女儿上辈子是爸爸的情人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女孩天真烂漫的脸上却充满了与其年龄不相称的坚定和自信。

听了女孩的话,许晴晴问道:「小姑娘,你爸爸向你表白过他愿意娶你为妻吗?」

女孩听了许晴晴的问话,低下了头,不无遗憾地说道:「爸爸向我表白过,而且妈妈也同意爸爸娶我为妻,可是……可是,爸爸妈妈却没有给我们父女俩举办婚礼!」

「那现在可以了,小姑娘,现在你的爸爸妈妈就可以象胡家一样为你和你的爸爸举办婚礼了。当然,你也可以与你的外公娶你妈妈一起举办婚礼,一起举办父亲迎娶女儿的婚礼。」

听了许晴晴的话,女孩的脸上立刻荡漾起了天使般的笑容,眼神之中充满了向往,兴奋地对父亲母亲大声嚷嚷道:「爸爸妈妈,你们听到了吗?我们也可以象胡家一样举办婚礼了!外公,你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娶你的女儿为妻了!」

转头又对身边的许晴晴说道:「大姐姐,太谢谢你了!你说我们怎么就没有象胡家一样早一点让爸爸和外公举办迎娶他们女儿的婚礼呐!」

女孩显然感觉许晴晴的话让她茅塞顿开了。

听到女孩的大声嚷嚷,参加胡家婚礼的众人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为她说出了每个人的心里话而鼓起掌来,婚礼的现场同时响起一片欢呼之声……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