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金钱与人性》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01章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金钱与人性 金钱与人性

    徐丽坐在张总的办公桌里,通过计算机看到一段模糊的图像,一个女人赤身裸体地躺在一张床上,而这张床她很熟悉,正是自己和丈夫结婚是新买来的床,她脑子嗡地一声,心中暗道,难道是丈夫有外遇。  图像中的男人和女人都没有露出脸,但是男人的手正在抚摸女人的乳房,淫靡的镜头,令初经人事为人妻的徐丽,脸上立刻涌出红潮。她四下望了望,见张总已经进了洗手间,周围并没有人。她很想知道着段录像里的人物和自己,究竟有什么关系。会令张总质疑自己和丈夫的感情,她盯着屏幕。

    duoduofei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金钱与人性》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金钱与人性》,是作者duoduofei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徐丽坐在张总的办公桌里,通过计算机看到一段模糊的图像,一个女人赤身裸体地躺在一张床上,而这张床她很熟悉,正是自己和丈夫结婚是新买来的床,她脑子嗡地一声,心中暗道,难道是丈夫有外遇。  图像中的男人和女人都没有露出脸,但是男人的手正在抚摸女人的乳房,淫靡的镜头,令初经人事为人妻的徐丽,脸上立刻涌出红潮。她四下望了望,见张总已经进了洗手间,周围并没有人。她很想知道着段录像里的人物和自己,究竟有什么关系。会令张总质疑自己和丈夫的感情,她盯着屏幕。

《金钱与人性》 第16章 免费试读

张华在机场接到妻子后,带她回到别墅。他搂抱妻子,妻子只是开始推拒了一下,就任由他抚摸。可是当他要插入时,却怎么也插不进去,好不容易插进去妻子的阴道好像里边完全是空的,他觉得奇怪,往旁边一插竟然碰到一个坚硬的东西,碰得他阴茎很痛。他一惊,挣开眼睛一看,原来自己在做梦,而倩倩正伏在自己两腿间,含着自己的阳具。

倩倩发现张华醒了,羞得立刻松开阳具,躺倒在他身边背对着张华。

张华觉得她娇羞的样子,十分可人。就从她身后抱住她,摸着她的乳房,轻声问:「倩倩你醒了,你后悔吗?」

「为什么要后悔?你是说昨天晚上……不!我不后悔。」

「还痛吗?」

「还有一点点,你别担心。」

说完她将赤裸的身体向张华怀里靠了靠,张华见她很依恋自己就又说:「你醒了多久了,你刚才在干什么?」

倩倩立刻捂住脸,却掩饰不住她纤细的脖子都已经红了,她低声说:「你欺负我,我不许你摸我了。」

「不要害羞,那样做很正常。情人之间都要那样。」

倩倩忽然转过脸,问:「我没有思思亲的好是吗?」

「那也不是。」

「你不用安慰我,我弄痛你了。」

「没有我刚才在做梦。」

「你一定是在做坏梦。它原来只有这么大,不一会儿就变得那么大了,它平时不影响你走路吗?」

「傻丫头!它也不是总那么大,只有看到你这样的美女才会变大。」

「变大了就像做坏事,是不是?」

「你这会儿一定喜欢它做坏事。来这会儿才六点多,我们再玩一次。」

「哎呀!就说你要干坏事吗。呀!你轻点一会儿吵醒思思了。」

倩倩经过昨天晚上,已经知道怎么享受做爱的乐趣。大分开两腿,让张华在自己体内抽插,不一会儿就哼哼唧唧地轻声呻吟起来。

床上的震动使思思醒了过来,她睁眼看到张华正在倩倩身上忙碌着。不由得童心大起,她将脸凑到倩倩脸跟前,对她说:「嘻嘻!倩倩是不是做女人的感觉很好呀?」

「去你的!你别这样看我,羞死了。」

「你还知道害羞,一大早就勾引我大哥哥。」

「不理你了!我才没勾引他呢。」

「不理就不理。」

思思的脸从倩倩脸上离开。她爬到张华身后,看张华怎么插进倩倩身体。

思思虽然已经和俩个男人有过性关系。但她还是对男人的性器感到神秘。她觉得每次看到张华的阳具时,都会觉得它是那么粗大,担心自己无法容纳得下。

但是当它插入后,又会给她无尽的欢愉。

她在张华插入妈妈时,她曾经想看看。她看到张华的粗壮阳具正在倩倩光滑无毛的阴道里进出。白白的肥臀因为两腿高扬而显得比平时看上去大了许多,白白的臀肉中间一条窄窄的缝隙隐藏在凸起的褶皱中,一根粗壮的肉棍插进去时,将肉缝挤向两边而抽出时将少许鲜红的阴肉带了出来,随着肉棍的进出臀肉下边暗红色的小巧肛门一阵阵的收紧放松。

肉棍上沾满湿湿的淫液发出淫靡的光泽,肉棍尾端两只大大的睾丸,随着插进抽出时而缩小时而松大,一次次碰撞着肛门周围的臀肉。窄缝里流出的淫液已经沾湿了那对睾丸上边的阴毛。

思思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她伸手轻轻触摸那对可爱的睾丸和张华健硕的臀肌,用自己的嘴唇轻吻张华的大腿。啊!肉棍从里边掉出来了,她听到倩倩发出幽怨的呻吟声,立刻握住湿淋淋的阴茎帮助它找准穴口,重新插进去。

闻闻手上淫液的味道,她浑身的欲念更加强烈了,她伸出舌头舔食者手上的淫液,似乎唯有如此才能稍微减缓体内升腾的欲火。倩倩颤巍巍的呻吟声,肉体的碰撞声,以及性交时特有的气味,都刺激着她,使劲揉搓着自己的乳房。

思思发现肉棍带出的淫液越来越多,倩倩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忽然,倩倩腿儿绷紧、臀儿紧凑、嘴儿紧呼:「啊!啊!啊!我,我忍不住了,我,不行了不行了啊!啊!我死了……」

倩倩身子一阵阵痉挛着、抽搐着,一股股乳白色的淫液喷涌而出,阴道口下方堆满乳白色的淫液,那乳白色的淫液随着肉棍加快节奏的进出,慢慢往下,流过一紧一松的肛门,打湿了洁白的床单。

思思似乎受到了传染,她觉得自己的子宫也开始有节奏的收缩,嘴里也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响应者倩倩的淫语。

张华拔出湿淋淋的阴茎,回头看着思思脸色酡红眯着眼,揉搓着自己乳房淫荡的样儿。把阴茎伸到思思面前,用发涩的声音说道:「小骚狐狸,把上边的水舔干净。」

思思本能地握住伸过来的阴茎,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像一只遇到美食的小猫咪一样,眯着满含春意的色眼,认真地舔着阴茎,把上边的淫液舔干净后,她还把睾丸上边沾上的淫液也舔干净。然后色色地撒娇道:「舔干净了。老公,干爹你来干女儿吧,人家痒死了。」

插进思思早被淫水搞得湿淋淋的阴道,张华问:「这回还痒吗?」

「嗯!舒服。不痒了。干爹的大鸡巴就是好。」

「是吗?它哪里好?」

「它又粗……又长……插到里边……撞到子宫,啊!震得人家浑身……都酥了……啊……」

「这样吗?撞到子宫了吗?」

「啊!撞……到了,插到子宫里……边了……啊!舒……服死……了!」

倩倩回过神来时,听到张华和思思淫荡的对话。她凑到说着淫语的思思脸前对她说:「也不害羞,思思看你的色样儿。」

「啊!你还……说我,我刚看过你下……边被插……时的样子,流了那么多淫水。」

「好啊!你看到我哪里了,不行我也要看回来。」

果然,倩倩也和思思一样,趴到张华和思思交合之处,看交合式地样子。

倩倩是第一次和男人做爱,第一次近距离看到阳具,第一次看到男女性爱时性器交合的情形,对她的刺激远大于对思思的刺激,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少女的矜持,在思思达到高潮后,几乎是抢着把阴茎插进自己的身体。

张华也为了她能够享受到完全的性爱,努力克制着自己射精的欲望,让倩倩变换着各种身体姿势,时而老牛垦地、时而隔山打牛、时而老树盘根、时而丹凤朝阳……直干得倩倩泄了四次身,软倒在床上动弹不得。才插进思思的身体里一阵猛干射出精液。

好在这一天是星期天,思思和倩倩不用上课。

三个疲惫不堪的人倒在床上,正昏昏欲睡之际,思思的手机响了,思思接通后,是倩倩妈妈打来的。

她谎称倩倩和自己住在自己家中,并且说倩倩还在睡觉呢,还假意地喊醒倩倩,眨着眼让倩倩接电话,倩倩懒洋洋地接过电话说:「妈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晚上不回家吗……哎呀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昨天玩晚了,现在困得很,还想再睡会儿……嗯!我知道……我下午就回来……好!妈妈你别担心,呀!思思你讨厌……」

原来在倩倩接电话时,思思把她推倒在张华肚子上,用张华射精后软软的阴茎摩擦倩倩的俏脸。倩倩赶紧打完电话,不服输地和思思打闹在一起。

张华拉开俩个少女,对思思说道:「思思你也给你妈妈打个电话,免得她担心。」

「干爹,你就不用担心了,她昨天已经跟我说过了,她晚上不回来。你别生气,她这会儿一定还在睡觉呢。」

「你这孩子,我生什么气?她又不是我老婆。」

「你们男人我知道,就喜欢自己和越多的女人好,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和其他那人好。」

「竟胡说,我可不是这样的男人。」

「哎呀!你们说什么呢?思思你妈妈也和他那个……呀,不会吧?」

「倩倩你别听思思胡说。」

「好好我胡说,我看你更喜欢倩倩,不喜欢我。」

「谁说的你们我都喜欢。」

张华将俩个少女一边一个搂进怀里,抚摸着她们娇嫩的身体。三个人忽然沉默了下来,各自想着心事,思思想怎么才能在以后有更多的机会和张华做爱;倩倩想其实自己也嫉妒思思和张华做爱,他终究是自己第一个男人,她希望以后可以有机会和他单独在一起;张华却像这两个还在读书的少女,一定会缠着自己经常做爱,而自己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她们在一起,怎么办呢?

沉默了一会儿,他对俩个少女说:「思思倩倩以后你们都是我的干女儿,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我。但是,你们还是学生,还是要好好学习,以后我有时间会主动和你们联系,时间长了没联系并不代表我不喜欢你们……」

思思打断张华的话说:「干爹我知道,我不会生气的,上次到现在都一个多月了,我都没生气。」

「我也不会生气,干,干爹你不用担心我。」

「那就好,思思不是有男朋友吗?他可以陪你。倩倩你有男朋友吗?」

「人家早就和他断了,他只是个小男孩……」

「我,我还从没有男朋友呢,不过现在有了……」

「就是干爹你就是我和倩倩共同的男朋友。」

张华知道要一时就和她们讲明白自己的意思,会很困难,就对她们说:「走吧,我们一起去洗洗,然后好好睡一觉。」

「就是……」

两个少女快活地答应着,一起起身往浴室走,张华发现她们走路的姿势都显得有些不自然。

************

张华自从妻子打来越洋电话后,心中总觉得不舒服。而这种事他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好在梁茜回来了,他就让她搬到自己别墅里住,省得自己晚上一个人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天下午,他正在看着公司在S市新项目的进展情况,以及报告中提到S市里的领导一再要求自己去S市和他们见面的情况,考虑到新公司的发展,自己已经先后派公司几个副总都去过S市,而自己却因为讨厌应付那种官场应酬一直没去,也许自己还是要去一次,一来可以看看那些为新公司发展辛辛苦苦干了十几个月的属下,鼓舞一下士气;二来报告中提到的几个可能的新项目,也需要自己亲自去看看。

他正想着,梁茜轻手轻脚地进来了,她因为出去旅游以及这几天来张华的滋润,气色很好,原本俏丽的脸庞显得艳丽。

张华愉快地问:「阿茜,是不是又有人逼着你进来看看我有没有空?」

梁茜妩媚地看了他一眼,对他说:「我才不会被谁逼着才进来呢!人家觉得这阵子你好像有心事,怕你累着,给你倒杯新沏的茶,你呀就是不识好人心。」

「哈哈!别生气,晚上我再好好给你道歉。」

「哎!阿丽怀孕了,我一个人真是怕了你了,人家现在还有些痛呢。我和阿丽商量过了,允许你去外边找女人,只是别惹到脏病传染我们就行了。」

「又在乱讲,我什么时候碰过那些风尘女子。」

「那个刘……不是吗?」

「好好!我以后不碰她还不行吗?外边有谁,让他进来。」

「人倒是有,有张副总和王副总,对了还有一个小女孩说是你的干女儿。」

「哦?你让那个小女孩先到你办公室坐一会儿,先让他们两个副总进来,我正想找他们商量事情。」

「人家早就把那个小女孩安排好了,她挺清秀的一个女孩我喜欢她,你和他们商量事情快一点。好像她有什么急事要找你。」

原来王副总找张华的意思,和张华自己对S市新项目的想法十分接近,他找张华是想劝他,俩人的意见一拍即合,很快就谈完了,张华欣赏地望着这个自己找来的博士,点了点头,望着张力的儿子张永军——这位张力死后张华新安排顶替张力职位的侄子,征求他的意见。

张永军因为只分管公司对未联系和宣传,对公司内部的事情并不完全知情,但是,他对叔叔在自己父亲出卖公司利益,自己家在公司里毫无股份的情况下,还安排自己当公司副总心存感激,看叔叔同意,他也不假思索地表示同意。

张华笑了笑对王副总说:「王总你就全权安排一下,就安排在后天吧,到时候把安排打一份资料给我,然那边多了解一下S市推荐项目的实际情况,也附在后边。张总有什么事?」

张永军望着王副总告辞离去后,对张华说:「市里电视台和宣传部总是找我们,希望我们多给他们一些赞助。我查了一下,以前我们在这方面一年要赞助接近一百万,我想与其这样不痛不痒地赞助,还不如我们搞个大一点的。」

他见张华感兴趣地望着自己,就接着说:「我们是不是可以把省电视台也拉进来,搞个像样一点电视节目,比如选美呀,优秀歌手大奖赛呀之类的,我们独家赞助,比在市里电视上打几个广告强多了。叔叔您看呢?」

「永军你动脑筋想事情很好!以后在公司不要喊我叔叔。这样吧,你多发动一下你们联络宣传部的人,把你这个想法完善一下,写个计划书给我。我们公司现在资金很充足,不能只在这一个城市发展,还要走出去。走出去之前你管的宣传就很重要,计划里要充分利用现在媒体竞争也很激烈的情况,要做到花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你放开手脚去干!」

张永军兴奋地离开之后,张华打电话让梁茜带那个找自己的干女儿进来。果然,进来的是倩倩,她一进来就脸红着对张华说:「干爹!我找你有事。」

「哦!倩倩你怎么一个人来了?来坐,你找我有什么事?」

梁茜见这个叫倩倩的女孩,欲言又止地望着自己。就笑着问:「小妹妹要不要我给你倒杯饮料。」

倩倩羞怯地对梁茜说:「阿姨您别客气,不用了。」

梁茜知趣地出去后,倩倩一下子扑到张华怀里,仰头让张华吻自己,亲吻了一阵。她见张华将手伸到自己上衣里,摸弄自己的乳房,连忙制止他说:「哥我还没和你说正事呢,你先别……我痒!」

「倩倩来找我有什么正事,我现在不就在干正事吗?」

「哎呀!今天不行,你先听我说。」

原来,倩倩的父亲,就是那个张华曾经见过的暴发户。知道倩倩被张华认作干女儿后,也没考虑张华为什么会认女儿作干女儿,就想利用这层关系在张华公司多做一些工程。今天是他了解到张华在公司,而女儿正好下午没课,就让女儿先来找干爹,自己准备随后来找张华。

张华摸着倩倩的鸡头小乳,对倩倩说:「你是来当说客的呀?」

「不是,我这阵子非常想你,我能见到你就足够了。啊!你这样人家好难受呀,一会儿爸爸就来了,我们不能在这里……嗯!」

张华还没摸几下,倩倩已是春情荡漾,红着脸,呼吸急促地扭动着身躯,引得张华将她抱到办公桌上,撩起她的学生裙,轻轻褪下里边的内裤,刚推到膝盖处。倩倩忙拉住内裤,急急地说:「哥不行,一会儿爸爸他们要来。」

「倩倩不怕,我的办公室,没有我同意谁也进不来。来,让我亲亲你的小妹妹。」

倩倩听他这样说,身子一软松开了手,她想着他说亲自己的小妹妹是哪里,她虽然不知道但她压抑了许久的身体,本能地希望得到他的爱抚。

张华将头伸到倩倩两腿间,嘴里呼出的热气喷到倩倩的阴部,倩倩以为他要看自己的羞处,羞怯地发出呻吟,本能地大张开腿,让自己暴露在他眼前。

张华见倩倩阴部生出少许稀稀落落的阴毛,就说:「倩倩,你下边开始长毛了呢。」

「啊呀!羞死了,你别看,自从那次后就开始长了,你没发现我上边也变大了吗?」

她没有听到张华的回答,而是感觉到他正用舌头,舔自己的外阴,她兴奋地有种将要小解的感觉,啊!他的舌头滑进了阴道口,正舔着自己的阴唇,她兴奋地说:「你别,那里脏,啊!别……我会忍不住的。」

倩倩嘴上这么说,身体却希望他继续下去,她不由自主地伸手到阴部,不是阻挡他的舔吸,而是主动分开大阴唇,露出鲜红的阴肉,已方便他接触到自己兴奋地抽动着的、痒的难以忍受的阴肉,他的舌头开始在她凸起的阴蒂上打转,他用舌头一下一下地往痒痒的阴道里插,他的鼻子一下下的顶撞在阴蒂上。

倩倩在张华还没有插入的情况下,竟然达到了高潮,身子痉挛着喷出一股股阴精,阴精打湿了办公桌的桌面。

张华拉开裤链,放出阳具。然后,脱光倩倩的衣裙,就在办公桌上插进倩倩体内,倩倩兴奋地呻吟着,办公室里只有性交时肉体的碰撞声、低低的呻吟声和粗重地呼吸声。

正当倩倩将要再次达到高潮时,门外忽然传来高声说话的声音。

「我和张总是兄弟,你为什么不让我见他,他答应见我的……」

「我女儿是张总的干女儿,我女儿今天来找过他……」

以及梁茜极力阻拦他们进来的声音。

一会儿,又传来扭动门锁的声音。

张华只好停下来,倩倩也听到了门外的声音,她迅速爬起来,抓起自己的衣裙对张华说:「我爸爸他们来了,我往哪里躲?」

张华也怕倩倩那个粗俗的爸爸一下子闯进来,就指着自己办公桌下说:「你先躲在这里吧。」

倩倩已令张华吃惊的速度钻进办公桌下。

张华挂通梁茜的电话,外边争吵声立刻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梁茜接听了电话,她不悦地说:「张总来了俩个闹事的人,我正打算喊保安来。我还没见过这么粗鲁的人。」

显然梁茜十分生气。

张华从门外传来的只言片语中,判断是倩倩的爸爸来找自己。其实,张华对倩倩的父亲印象很差,他根本不想见。可是,自己刚才还在和倩倩亲热,他也不想让倩倩伤心。所以他在与梁茜对话时,有意使用免提键,这样他和梁茜的对话可以被倩倩完全听到。

他瞟了桌下一眼,只能看到倩倩的小手扶着自己的膝盖。他对梁茜说:「我这会儿没空,让他改天再来。」

「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他们,我还是喊保安来。」

这时电话里传来,一阵吵杂,有人在冲着电话喊:「张总,我是刘丽梅的前夫,那天你答应和我见面的呀,小姐别喊保安,对不起……」

「我是倩倩的爸爸,张总……」

这时,桌子下边的倩倩小声说:「干爹你就见见他吧!求你了!」

张华心一软,将要出口的话改变为:「阿茜!你让他们进来吧。」

张华很奇怪刘丽梅的丈夫怎么会与倩倩的父亲一起来。他因为自己的阳具还在裤子外边,也没有起身和他们握手。而是让梁茜加一把椅子摆在自己办公桌对面,示意他们坐下后,说:「嗯!你……叫……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两人点头哈腰地坐下,倩倩的父亲递过一张名片,上边写着:曹子建茂华建筑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他刚开口说:「噢!曹总……」

就被刘丽梅的前夫打断了,他说:「张总您是贵人多忘事啊,那天我们还在我前妻家里喝过酒,你还说我们是兄弟,你和我前妻是好朋友。我们本来就是兄弟吗!我叫吴德,张总您想起来了吧?」

张华觉得吴德的一番自我介绍即滑稽又可笑,自己和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会是兄弟,而且,他竟然厚颜无耻地自认为自己和他共同拥有刘丽梅,就可以互称兄弟。他不由得笑了出来。

吴德见张华笑了,忙说:「张总您上次答应我,会帮我的忙,这位曹总也是我的兄弟,我们这次来就是想让大哥您帮我们个忙。」

一旁的曹子建忙插嘴道:「张总您那天也和我喝过酒,我女儿倩倩还是您的干女儿,所以我们才来……刚才得罪了那位阿茜小姐,还请您原谅。」

张华从心里厌恶这两个人,不想和他们啰唆的太多,就不客气地打断他们的话说:「曹总、吴总你们不要说这些了,我很忙!你们有什么事情就请直说,否则的话……」

他厌恶的情绪溢于言表,两个人立刻觉得拘束起来。吱吱呜呜的半天说不明白来找自己的意思。

张华有些不耐地扭动着身子,正准备下逐客令。他忽然感觉一只小手握住了自己已经软下来的阳具,并且轻柔地上下揉搓,想到自己对面的曹子建万万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女儿正赤身裸体地伏在自己的办公桌下,他丹田立刻涌起一股热流,阳具也随之硬了起来。

他忽然发现自己办公桌上还有一滩倩倩流出的淫液,就故作不经意地拿出手纸轻轻地将哪滩湿迹擦去。故意将擦拭后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下,让倩倩看。

倩倩刚开始,觉得自己躲在办公桌下,不会被父亲发现。又看张华不准备见父亲,终归是父女连心。她才哀求张华见父亲。

可是父亲进来后,她因在桌子下边蹲时间长了,觉得很累,这才发现张华的办公桌下边,三面都被模板封死,只有张华坐的这面敞开着,供他伸脚。

而在这脚下,铺着一块羊羔皮,洁白柔软的羊羔皮毛上还有一个靠垫,她赤裸的屁股坐在羊羔皮毛上感到很舒服,那个靠垫靠上去为自己提供了一个支撑,在一角还有一个卫生纸盒子,她从卫生纸盒子里抽出一张卫生纸,轻轻地擦干净自己湿淋淋的阴部上的淫水,这才注意到张华和父亲的对话很不愉快。

她发现张华就要发火了,连忙用手握住张华的阳具,这也是她目前唯一可以制止张华发火的办法。

果然,张华在自己握住阳具后,身子不在扭动了,而是耐心地听父亲他们的诉说,只是原来软下来的阳具,又抬起了头,她心说:真是个色鬼。这时,张华忽然用手伸过来一团手纸,她不知何意接过来在自己鼻子上一闻,才知道那上边沾满自己的淫液,她立刻用握着阳具的手捏了阳具一把。她听到张华「呀」的一声,紧接着听到父亲问:「张总怎么了?您哪里不舒服,要不要……」

「啊!没事,没事,我只是觉得好像身上好像被一只猫咬了一口。」

倩倩以为自己真的弄痛了张华,有些后悔地凑过脸去,轻轻地向阳具上吹热气,她因为离得阳具很近,上边传来淫靡的气息让她心里一荡。这时那粗壮的阳具忽然撞到她的脸上,她正打算将脸移开,张华的一只手拦住她的脖子,阳具一下一下的顶在她嘴上,她立刻明白了了张华的意思。

但是,她因为父亲就在桌子的另一侧与张华在交谈,自己这里却含着他的阳具,令她想到就不由自主地身子因紧张、兴奋而微微颤抖,可是,那蘑菇一样的龟头又令她头脑一片混乱,她微微一张嘴,龟头就钻进她的口中,她忍着阴部痒痒的感觉,将自己的小嘴幻想为自己的阴道,让阴茎在里边不停地进出。

张华一边享受着倩倩的口舌服务,一边听着两人的诉说,慢慢地,他听明白了,这两个人是为了自己公司在S市的新项目而来的,他们想做新项目的土建工程。而吴德不是曹子建公司的人,他只是想通过促成这个项目,捞取好处。

听明白后,他觉得自己的阳具已经被倩倩吮吸地涨的难受,希望尽快打发走他们,就对两人说:「我听明白了,老吴我可以帮你这个忙,不过你以后不许再打扰你前妻,如果你还那么做的话……老曹,你女儿是我干女儿,看在她面子上我也会帮你。这是我的名片,你们拿着去找那里的李天骄经理,我会给他挂电话的。但是,你们一定要记住我们公司的工程一是要求质量保证,二是要求工期保证。好,就这样吧!」

两人千恩万谢地起身告辞。

临出门时,曹子建回身问张华道:「张总,我女儿来找过您吗?」

「她!你说倩倩呀,她来过。」

倩倩从桌子里边钻出来,伸了个懒腰,抱怨道:「干爹您坏死了,人家嘴都亲酸了。」

张华抱起赤身裸体的倩倩,一边往办公室窗户那边走一边安抚道:「哦!我的小宝贝累着了,一会儿我就让你舒服,说来还是要怪你爸爸。」

「还说呢!爸爸就在外边,你还让人家亲你那里。」

「你亲爸爸又看不见,只有你干爸爸知道小倩倩爱我。」

「羞死了,干爸爸是对外人说的,只有我们两个时你是我哥。」

张华将倩倩抱到窗户跟前,自己坐在一把逍遥椅上,让倩倩背朝自己面朝窗外,倩倩立刻看到自己面前是一个大落地窗,外边的阳光照射在自己赤裸的身体上泛着白光,她连忙捂住自己的乳房和阴户,扭头对张华说:「哥你干什么?这样外边会看到我们的。」

「小倩倩,我们这里这么高,谁会看见。来让我摸摸你的小妹妹。」

「羞死了,这里这么亮,万一……」

张华没有理会倩倩的话,而是分开她纤细的两腿,用手轻轻地抚摸倩倩的阴户。倩倩在桌子下边压抑许久的情欲,被他手指的撩拨再次点燃了,她轻轻地发出呻吟,轻声道:「你这里还会来人吗?」

「不会了。倩倩你的小妹妹长得真可爱!」

倩倩用一声呻吟回到后,就闭上眼睛用心感受张华的爱抚。……

倩倩被梁茜开车送回家时,梁茜发现倩倩走路时的姿势很怪。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