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随心所欲》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随心所欲》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随心所欲 随心所欲

    这里一片漆黑,没有光,没有天空,也没有大地,更没有刀山火海、牛头马面、牛鬼蛇神,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我像一具尸体,没有任何的知觉,只有这一点微弱的意识,能感觉到自己在这无尽的黑暗中漂浮……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过了好久好久……  渐渐地……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在哪遥远的地方出现了两个光点,非常的小,小到无法识别,如微尘。  这微尘光点虽然小,但是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它就是代表着光明,为我指明方向的明灯。

    席梦思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随心所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随心所欲》,是作者席梦思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里一片漆黑,没有光,没有天空,也没有大地,更没有刀山火海、牛头马面、牛鬼蛇神,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我像一具尸体,没有任何的知觉,只有这一点微弱的意识,能感觉到自己在这无尽的黑暗中漂浮……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过了好久好久……  渐渐地……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在哪遥远的地方出现了两个光点,非常的小,小到无法识别,如微尘。  这微尘光点虽然小,但是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它就是代表着光明,为我指明方向的明灯。

《随心所欲》 第03章 免费试读

我本来想改变张美蓉记忆,可在我探查她脑部资料时发现,她是我前老板徐海江的老婆,真是冤家路窄,我没有去她,她却主动的出现我的面前。

我探查她脑域时还发现这个女人阴险无比,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最近正好有一件麻烦事缠身,所以无需控制她,只要由这件事做要挟,她就会乖乖地听话。

我现在觉得有完整的自我意识的人更好玩,越来越不屑玩全意识控制的也,有时为了方便也会控制几个的。

曾书记是我以前上班工厂那地方一个镇书记,也就是我老板徐海江重要行贿对象。是一个大贪官,由于当地经济比较发达,小小的一镇书记也贪污了几十亿。

不久前落马,徐海江付出极大的代价,才和这件事撇清关系,她老婆张美蓉和曾书记是秘密的姘头关系。徐海江早期的发迹来源于此。

曾书记经常去澳门赌钱,有一次他就是和张美蓉一起去的,赢了将近八千万这也是曾书记在澳门赌场赢过的唯一一次。

但大部分赌金在张美蓉的诱惑之下到了陈美容的手中。

曾书记因为贪污太多,或者已经忘记这件事了,在牢中并没有交代这件事,但看着和曾书记有关的人纷纷被抓,张美蓉的日子是每天过的心惊肉跳的,我一提曾书记她能不害怕吗。

张美蓉嬉皮笑脸地来到我身边,一脸和善的说:『哟!花美男!小帅哥,你长的真帅,姐姐一见到你,就就情不自禁的喜欢上了你,你刚才力挽狂澜的样子真是帅呆啦!!!虽然姐姐扮演的是反面角色,但姐姐是故意的,姐姐就是要让你出风头,让你魅力四射,鹤立鸡群,出类拔萃……

呃!……我一脸黑线,真能说,能将黑的说成白的,能将死人说活,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另一位丰满美女吴艳说:「我们就在这里谈吗?要不我们去找个地方坐坐啊。」说这话的目光扫视我,美眸中透着无限的妩媚和诱惑。

我不为所动说:「不必了,就在这里谈!」说着就来到了公园里的小石凳上,这里离马路不远,隐隐约约的能透过树木看到路过的行人。

两位美艳的美女跟了过来,站在我的面前,还一副楚楚动人的迷人姿态,完全不知道下面将要发生什么。

我面无表情说:「把内裤脱了!」

吴艳脸色一变大叫道:「在这里!我想你大概疯了,这事与我无关,我走了。」

张美蓉一把拉住丰满美女吴艳说:「不要急!先问问清楚。」说着扭动着水蛇般细腰坐到我旁边,藕断般胳膊搂着我说:「小帅哥!你想要也不能在这里呀,咱们找个舒服一点的地方吧,香格里拉怎么样?波特曼大酒店也行!……」

我瞪了她一眼说:「我有让你坐下吗?」

张美蓉蹭的一下站起来大叫:「妈逼的!老娘还不伺候了,你他妈你是谁呀?你爱咋咋地。」说着就转身离去。

我一笑说:「曾书记在澳门赌场有一次赢了六千万在你那里?只要我一个电话公安局立即会将你查个底朝天,不但钱保不住而且你和他的关系也好浮出水面,你老公徐海江也会被再一次被调查。」

张美蓉立即转身回来,蹲在我的脚前轻轻抚摸着我的小腿说:「小帅哥……」

我没有等她说完就一瞪眼说:「我有叫你蹲嘛?」

张美蓉立即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站好,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以最优美的姿态,展现在我的面前,美艳脸上的表情也非常精彩。

我又一次说:「把内裤脱了!」

吴艳巨大的胸脯剧烈的起伏大叫道:「你不是说只有一百来万嘛,怎么有六千多啊你骗我?这不管我的事,我走了。」

张美蓉一把搂住吴艳说:「这事以后再说以后再说,我求求你了好艳儿!先将这位小祖宗的事给解决了。」徐美蓉极力安慰住吴艳,并且冲我发出无奈的苦笑。

我也一笑说:「吴艳!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吗?你勾引你闺蜜杨雪的老公,害的你闺密的老公锒铛入狱,害得杨雪服毒自杀,虽然没有死,但是她们好好的个一家,现在已经家破人亡……我要是将你的所作所为告诉杨雪,她会不会和你拼命呢?」

吴艳这时脸上表情相当精彩一阵青一阵白。

我默默的坐着,给她们一点时间先适应消化一下。

张美蓉首先消化完毕,吴艳的智商明显的要差一些,张美蓉惊讶的说:「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哦!……你是那家的调查机构的,我们可不可以用钱解决。」

我呵呵一笑说:「我不属于任何调查机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另外钱对我来说和废纸没有区别。」

吴艳还不明白,她心中还有许多疑问,傻乎乎的问:「你连钱都不要,那你想要什么…… 」

「把你们的内裤脱了!我只说这最后一次,要不然就滚蛋!。」我面无表情的说。

吴艳望着了一眼张美蓉,见张美蓉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的将内裤脱了下来。

张美蓉见吴艳还没有动急道:「你还愣着干什么?你不想杨雪找你拼命,就乖乖的听话,这是你我现在唯一的出路,不要纠结于你的做的事有多隐秘,那里出的披露,人家已经知道这就是重点。」说着手伸进她的裙子里……。

我张美蓉勾勾手指,白一蓝两条性感的蕾丝内裤就到了我的手中。

我用手指撑开内裤的裆部,检查中间的湿滑度,然后像吸毒一样深深地吸了一口。

我淡淡的说:「去踩一条树枝来。」

两女勤快的从旁边的树丛中采来两条不同的树枝。

我挑选了一条比较直比较硬的上面还带着少许树叶的树枝,在空中抽了几下,发出呼呼!……的啸声。

她们肯定不会知道,接下来我想要干什么?如果知道她们知道,肯定不会这么干净利落的去采树枝,而且是这么硬这么顺手的

我嘿嘿一笑说:「嘿嘿!……转过去,把后面的裙子提起来。」

两女这才意识到下面将要发生什么?最终大叫道:「小帅哥,美男子!不要啊,别在这里,求求你请你放过我们吧,我们去开房间吧,在房间里你怎么玩弄我们都行,要……要玩变态也行……求求你不要在这里好吗?」

我大叫:「闭嘴!我的话不会再说第二次,你们要么顺从,要么滚蛋!不许再有其他的废话。」

两位美女感到了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一下子回到了她们弱小时的状态,无助、绝望、处处受人摆布,本以为她们在残酷的生活中脱颖而出,已经在站在人群的巅峰,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强大,已经掌握了生存法则,不会也不可能会再像以前一样吃苦受罪,可是此刻让她们又感觉到了从前的弱小、可悲。

她们转过身去,后面的裙子慢慢的提起……表面上还要面对路人,装出一副欣赏风景的表情。

我看这两对白花花的肉屁股就在我的眼前一个比较高耸圆浑高翘,一个肥大多肉。

我说:「太高了,难道还要我教你们,怎样将屁股放低吗?。」

两女立即将腿打开一点,弯腰一百二十度,让她们白花花的大屁股出现在我顺手的位置,张美蓉还回头冲我苦笑。她现在想的是:「尽量满足我变态的欲望,尽快的结束这一切。

呼啪!……呼啪!……

我的手挑无情的挥出,一左一右两下分别落在她们光滑的屁股上。

啊!……唔!……

吴艳大叫,又怕引来路人,立即捂住自己的嘴,张美蓉忍住了,回头看向我美艳的脸上,含着泪水,楚楚可怜。

我看着两个白花花的大屁股,差不多同样的血痕,但是吴艳的肉屁股要抽搐的厉害一些。

呼啪!……呼啪!……啊!……唔!……

一下又一下,一下一道血痕,连续抽了十几下后我问道:「感觉怎么样?」

两女咬牙大叫:「好痛,好疼,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我冷笑道:「那你们的感受还不够深刻。」说着手中的树枝又一次次的落下。

呼啪!……呼啪!……啊!……唔!……

张美蓉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渐渐的来猜测我的心思,只要猜中了我的心思,那么她们的太苦,就可以少受一点。

张美蓉:「对不起!对不起!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不应该为富不仁,不应该欺负弱小。」

呼啪!……呼啪!……

我手中的树枝不停,变着法的在她们的雪白的大屁股是留下痕迹,口中训斥道:「你们做坏事关我屁事,只要不做到老子头上来就行,看来你们的感受还不够强烈,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里露着屁股让我抽?」

我手上的树枝已经没有了叶子,抽打的过程中大多数树叶已经掉落,只留下一根只筷子粗的光棍,抽起来更疼。

两对白嫩的大屁股已经抽的面目全非,整个大屁股已经红肿,没有一块白嫩的地方,我也没有心情一直抽这样的血红屁股。

我改用树枝的尖,顶在她们的屁眼上,在她们的屁眼上画圈,随时都有可能插进她们的屁眼?

张美蓉的忍受着剧痛,脑子飞快地转动,我到底想要什么?

突然灵光一闪,大叫:「啊……好爽!谢谢主人的责罚,主人的手应该抽累了,用树枝插进奴婢的屁眼吧,奴婢的屁眼又骚又烂,欢迎主人你用高贵的树枝插入。

吴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还以为自己的闺蜜被抽的神经错乱了,不敢相信她的闺密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忽然停下了手中的树枝,将它转到了吴艳的屁眼上画圈。

许久……未见吴艳有所反应,就狠狠地将树枝插入了她的屁眼中说道:「看来你的感受还不够透彻!」

啊!……吴艳大叫。

张美蓉突然转身跪下将脸贴在我的脚面上说:「我尊敬的主人,她已经感受的很透彻了,只是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对主人的尊敬,请主人饶恕。」

一直在张美蓉的眼神提示下的吴艳终于反应过来,不顾插进屁眼十几公分深的树枝,也转身将脸贴在我的脚面上说:「尊敬的主人!我已经感受的很透彻了,请主人不要生气,饶过奴婢吧。」

我一脚踢在吴艳的大奶子上,将吴艳踢倒在地上怒道:「你连做性奴的资质都没有,你就不应该该活在这个世上。」

我这话已经说得很重了,我现在想让谁去自杀那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情。

张美蓉一个劲的在我脚边讨好求饶说:「尊敬的主人!你这个奴婢虽然资质不怎么样,但是你留着她给你喝喝尿、吃吃大便还是可以的,奴婢会一直监督她调教她让她成为一个合格的性奴,请主人不要让它消失。」

这时吴艳也有点清醒过来了,对于生命的理解,其他的一切都是空谈,什么人格尊严自尊都是狗屁。

吴艳乖乖的爬了过来伏在我的脚下摇尾乞怜。

我的心一下子软了说:「我尿急!」

张美蓉立即给我解开裤子,将我巨大粗暴的大鸡巴放了出来,她先是一惊,但很快就保持镇定对吴艳说:「还不快点服侍主人小解。」

吴艳感到一阵晕眩,这也他妈的也太大啦,咱不怕喝尿,怕的是这么大的鸡巴,会有多少尿啊?要是不小心没喝光漏出来,不知道这个怪主人要要怎样惩罚。

张美蓉也花容失色,用手扶着我的大鸡巴说:「主人你的鸡巴好雄伟哦,让奴婢也一起接受你的第一次尿尿吧。」

我将脚踩在张美蓉在脸上说:「道你不要给我耍小聪明,我的智商超乎你的想象,是你永远也无法企及的高度。」

张美蓉脸贴着地说:「是的主人,奴婢不敢了。」

吴艳爬过来张嘴将大龟头含进嘴里,一手轻轻抚弄我的蛋蛋……

张美蓉口中发出嘘嘘声……

我酝酿了一会,看到吴艳腮帮子鼓鼓,喉结滑动……咕咚……咕咚……

直到我打了一个哆嗦,才将龟头从她口中抽出,吴艳如释重负将口中的尿液完全咽下,舌头扫了一圈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

我心情大好露出满意的微笑。

两位美女见机行事一左一右粘在我的身边。吴艳翘起屁股说:「尊敬的主人,肉便器的屁眼还插着主人的赏赐,无法更好的服侍主人,可否请主人……」

我看着吴艳屁眼上插着的树枝,又看她乖巧的样子,就将树枝从她屁眼抽出,长长的一截湿滑,尖上上还带着丝丝血迹。

两女不顾屁股上的疼痛,坐在我的两侧,将我的双手各自导入她们以内,按在她们的大奶子上,性感的嘴唇亲吻我的脸,手轻握我的大鸡巴。

我使劲的揉捏着她们的奶子,手感相当不错,吴艳的稍微要大一些,又软又柔,张美蓉又滑又弹。

这时路边经过一群行人,有男有女他们侧头往我们这边观望,虽然两女一人一手握着我的大鸡巴,但是还有一大截露在外面,张美蓉立即拉起自己的长裙角盖在上面。

「叹!……我叹了一口气说:「对于你们第一阶段的调教可算是完成了,你们的成绩勉勉强强还算可以。下面进行第二阶段!」

「啊……还有第二阶段吗?又是什么变态的项目啊」两女心想,但是脸上不露痕迹的挂的顺从的微笑。

哼!……我冷哼一声说:「你们什么时候从心灵到肉体都完全服从,你们才算是我合格的性奴。」说着我站了起来挺着大鸡巴就自顾自的走了。

两女感到有一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他能知道我们的想法,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读心术吗?

两女立即跟上一左一右搂着我,并将我的大鸡巴塞进裤子了,一个劲的讨好卖乖不敢再分出一丝杂念,一心一意的想要讨我的都喜欢。

*********************************

我们三人来到一家情趣用品店,是一家开在角落里的小店,老板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还有点姿色,风韵犹存,穿的也是相当的性感暴露,我用神念控制了她。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小天天,这么多天也不来看姐姐,可想死姐姐了。」说着就将我抱进了店内……

一般一个人的工作会和他的兴趣有着很大的联系,一个卖淫女十有八九很喜欢被人家操,一个心眼里不喜欢做爱的女人也不会去从事卖淫这个行业。

所以情趣老板娘,也相当的情趣。

我坐在舒服的沙发上,情趣老板娘在我身上,大鸡巴插在她的骚逼中,深深的插入,上下的套弄着。

「哎呀……啊啊啊……哦哦哦……小心肝……小宝贝……姐姐的大鸡巴小天天……操死情趣姐姐的骚逼了……大肥穴情趣姐姐的骚逼舒服死了……亲宝宝……情趣姐姐的骚逼好爱宝贝的大鸡巴插大肥穴啊……情趣姐姐的骚逼喜欢天天都插着宝宝的大鸡巴……大肥穴好美喔……情趣姐姐的骚逼……被乖宝宝……操得魂都散了…………只有乖宝宝这支大鸡巴……才能干……操得情趣姐姐的骚逼这麽美……又舒服……啊……情趣姐姐的骚逼又要泄一次了……啊……又上天了……」

我一边享受情趣姐姐的套弄,另一边指挥两女在店里拿在我需要的东西。

两个美女将衣服换掉,脱的光光的,穿上店里的一件半透明的风衣,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她们里面的光滑的酮体,这衣服没有扣子和腰带,一松手前面的衣襟就会裂开,所以随时都要用手压住,不然就会春光大泄。

让她们在脖子上戴上狗项圈,还是带拉绳的那种,屁眼里插上狐狸尾巴,就是那种插肛器后面带毛茸茸的尾巴的那种,插肛器插入屁眼里,毛茸茸的尾巴就挂在屁股上。

然后让她们打开衣服,在我面前转上几圈?让站起来让我看看还缺点啥。

打开衣服后,光溜溜的没什么好看的,缺少装饰。

我让她们穿上情趣丝袜,高跟鞋,胸部穿上毛绒轻薄胸罩,将一对白嫩巨大乳房安置在一个毛茸茸的胸罩之中,相当的诱惑,衣服一合看到淡淡的朦朦胧胧看不太清又毛茸茸的感觉,衣服打开里面的一切相当的性感诱惑。

我让满足后的情趣店老板娘下,将我的大鸡巴舔干净将我的衣服穿好,我们就走出情趣商店。

……********************************

此时外面天色已晚,热闹的街道恢复了夜晚的宁静,灯光昏暗路上的行人稀稀拉拉。

我将丰满的吴艳搂在怀里,手在她毛茸茸的胸衣里使劲揉捏,看着前面在张美蓉扭着大屁股离我有十步之远,形单影孤。

前面走来一个中年男人,和张美蓉相对而行,中年男人早已发现了穿着性感的张美蓉,目光始终未离开她左右,只是他不好意思一直盯着她看。

两人快要交错而过时,张美蓉突然挡在他的面前,打开了自己的衣襟。

中年男人两眼发直,愣在当场,脑子一片空白。

张美蓉登下身子,解开他的裤子,掏出他由于充血的太快阴毛夹在龟头与包皮中间的鸡巴。

张美蓉用手撸下他的包皮,阴毛才得以解放,在他的鸡巴上吐了一口口水,然后迅速的撸动起来,没几下中年男人就射了。

张美蓉挺起自己巨大白嫩胸部让,混浊的精液射在自己白嫩的乳房上,她的乳沟中已经挂满了白溜溜的精液。

张美蓉送开手,扶着中年男人靠着墙壁才勉强站稳。

我和吴艳来到张美蓉身边,搂过她说:「这是第几个了?你现在还有羞耻心吗?」

张美蓉摇摇头说:「这是第十二个陌生男人了,感谢主人的调教,奴婢已经没有羞耻心了,也不会担心什么后果了,只要主人需要,奴婢随时随都可为主人脱去衣服,亮出骚逼让任何人操。」

我点点头,左拥右抱的迅速离去,来到一条街的转角,看到有一个肮脏的乞丐躺在那里。

我让吴艳过去,让她去和这个乞丐做爱。

吴艳毫不犹豫的过去,解开乞丐的裤子,掏出他不知道多久没洗的鸡巴,上面全是各种各样不知名的污垢。

乞丐醒来,看到眼前的情景,首先感觉到一阵慌,张然后看到怎样的美女,也就什么也不说了,眼睛贪婪的看着吴艳。

吴艳一脚跨上,一手扶着乞丐肮脏鸡巴,骚逼慢慢的靠近……

这一刻吴艳的思绪相当的复杂,我真的要将那脏东西吞进去吗?我是不会嫌弃的,主人要我操谁我就操谁。

但使主人肯定会嫌弃的我,被这么脏的鸡巴操过,主人肯定以后再也不会插我的骚逼了,我的这辈子就玩了,所以目光再次询问着我。

我想了一下,一招手让吴艳回来,我想她已经完成从身心到肉体的调教,她不插进去是应为我会嫌弃她,所以我的调教目的达到了。

就当吴艳松手的时候,乞丐一阵哆嗦,浓烈的精子射在吴艳的逼毛上,射的又多又浓。

我搂过来回来的吴艳,再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以示奖励。

在路过乞丐身边的时候,乞丐向我跪地磕头,一直磕到再也看不见他……

**********************************

我们又回到了原来的公园,这时跳广场舞的大妈早已回家,只有一些谈恋爱的躲在角落里卿卿我我。

我用神识笼罩整个公园,公园的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我让两位美女脱去外套风衣,手中拉着她们脖子上的狗绳,让她们在楼软的草地上慢慢的爬行,我点了支烟,拉着狗绳,悠闲的在公园里遛狗。

她们巨大白嫩的屁股一扭一扭的,时不时的抬起腿一条腿斜着,学狗一样尿尿的样子,将整个毛茸茸的骚逼亮给我看,诱惑着我去操她们。

我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两条美女犬才得以安生,乖乖的在我面前爬行,时不时的回头撅着嘴表示不满,又畏惧我手中的树枝不敢引诱。

在前面的一棵大树下,也有其他人在遛狗,三位相当美艳的女人,她们的穿着也相当性感诱惑,气质高贵,雍容华贵,富贵逼人。

她们溜的都是大型犬,一个手上牵着藏獒,一个拉着德国狼狗,另一位抚摸着哈士奇。

她们坐在大树下休息,三条大型犬伏在她们主人的身边,看上去非常的温顺乖巧。

带藏獒的女人说:「小静啊你家儿子会舔你吗?」

牵德国狼犬被称为小静的女人红着脸说:「会舔啊,有时候会舔我的会舔我的脚。」

拉士奇的女人说:「刘小静!你装什么傻呀,人家问得肯定不是这个。」

带藏獒的女人说:「你两个说,你们花大价钱养狗,究竟为了什么呢?。」

两女同时看了一下带藏獒的女人:「像是在说,你养狗就是为了被狗舔骚逼吗。」

带藏獒的女人急道:「嘿!你们真够三八的,都想哪去了。」

拉哈士奇的女人说:「徐芳姐姐那你养你家宝宝是为什么呢?」

被称为徐芳姐姐的带藏獒的女人说:「当然是陪我寻求一种心灵上的安慰,我们女人怕寂寞,有条宠物能给我们的心灵带来很大的快乐,特别是像我们这样没有孩子的女人。」

切!……拉哈士奇的女人说:「徐芳姐!说的多么的冠冕堂皇啊,除了这些,狗狗还能给我们带来其他意想不到的乐趣,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呵呵!……小静和徐芳姐姐嬉笑着同时看向了大哈士奇的女人,目光玩味……

「你们……你们……你们两个骚货,又想那里去了,我说的是;这些狗狗可以带我们认识一些,比较优秀又热爱动物的极品男性,有了它们做桥梁,我们很容易接近很多优秀的男人。」

徐芳姐姐道:「何露露!那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和你家贝贝那个过。」

何露露沉默了一会说:「你们都不承认,那为什么我要承认呢。」

这时我溜着我的美女犬也来到了这里。

我在她们的不远处停下,坐在草地上,两条美女犬将我扑倒地,左一右整个身体粘在我的身上,用她们灵巧的舌头舔着我的脸。

徐芳姐姐大叫:「我操!这是什么品种?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何露露叫:「哇!……极品男人,我们杀过去,将他泡过来。」

刘小静道:「天呢!太帅了,他给我留下了永远无法忘怀的景象。」

三个带狗的女人迅速的围了过来,三条大狗和三个女冲了过来将我团团围住。

露露露出一副花痴相说:「嗨!……帅哥!你好呀,很高兴能在这个晚上与你相遇,来!贝贝跟我们的帅哥打个招呼。」

我从两条美女犬柔软的身体中挣扎出来,并将她们压在身下,靠在她们柔软的怀抱中,出于礼貌我和三个美女打招呼说:「嗨!……你们好,三位漂亮的美女。」

帅死了!……芳姐姐好奇的想要去么摸美女犬的尾巴。

本来就有一点醋意的张美蓉一脚踢在伸过来的手上。吼!……汪汪……

芳姐姐一惊说:「哟!还挺凶的。」

我呵呵大笑:「那是因为你跟她们还不是很熟,等熟一点了就好了,是吧我的蓉蓉。」说着手偷偷的在张美蓉的大屁股上拧着。

「唔……汪汪……唔……唔……」张美蓉乖巧的收敛她的凶相。

「哦……是这样啊」芳姐姐点头。

我刚才听到你们在说:有没有跟你们的狗狗的做爱,好像都扭扭捏捏的谈不开,这有什么好遮掩的?我就经常跟我家的狗狗操屄洞,来!蓉蓉,我们做一个给她们瞧瞧。

三女觉得一阵害臊,面红耳赤的。

张美蓉那个高兴啊,主人到现在都没操过她,她早就把他给憋坏了,骚逼中的淫水都流了一路,现在终于得到了主人的允许,一定要好好的表现,操一次就让主人终身难忘,自己一身的床上功夫终于有机会得以展示。

她翻身爬上了我的身体,先来个极度深喉,让我是大鸡巴整条插入自己口中,显然自己是在挑战极限,嘴巴被撑的脱臼,喉咙却无法使大龟头进入,翻着白眼,快窒息了也无法进入,只能放弃,改用舌头将大鸡巴剩余部分舔湿。

然后将我的鸡巴徐徐的的套入大骚逼中,慢慢的大鸡巴进入毛茸茸的屄洞中。

啊……好大啊……无数次设想过我这么大的鸡巴插入自己阴道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任何一种设想都没有此时此刻的感受强烈……

巨大的白嫩的屁股一下一下的落在我的小腹上,也不管这么长的鸡巴,顶的里面子宫凹陷。

我扫了一眼旁边的三位美女说:『和自己心爱的狗狗做爱,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你们也可以和我一样学着做。』

露露说:『我们没有做过像你这样激烈的,我只是用蜂蜜涂在阴户上,让我家狗狗舔过,我不敢让它插进去,人家都说狗狗的鸡巴有倒钩,插进去也会钩住拔不出来的。』

我看着其她两位美女说:『你们也是这样的吗?』

徐芳和刘小静也点点头。

我说:『那好你们过来,我教你们。』

三位美女就围了过来,我双手搂着两个,边上还躺着一个,我双手伸进她们的衣内抓捏揉弄她们的大奶子,手感很不错,都是极品女人,芳姐姐的奶子巨大柔软弹性十足,小静的奶子高挺个头也不小手感滑嫩。

我让她们一起将裙子内裤全部脱掉,将毛茸茸的骚逼亮出来,让她们自己的狗狗分别去舔她们的骚逼。

狗的舌头又长又大而且灵活,舌苔像长有肉刺像砂纸一样摩擦着她们的骚穴舒服不已。

顿时!吟声浪语响成一片,公园角落里谈恋爱的情侣听到这样的声音也动情起来,纷纷的做起爱来,淫声浪语就像瘟疫一样四处传播。

嗯嗯嗯……张美蓉玩命的攻击下套弄下,自己泄的不能再泄了。

我让你芳姐姐将她扶下,用她早已被大藏獒舔的湿乎乎黏嗒嗒的骚逼将我的整条大鸡巴套了进去,非常的顺滑毫无阻滞。

感觉她的阴道又湿又滑,徐芳姐姐从来没有被这么大的鸡巴插入过,也从来没有这么充实过,也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

那奋不顾身的大屁股快速耸动才动满足在自己的燃烧欲火。

我将她的衣服解开,将她巨大白嫩大奶子亮了出来,随着她身体的耸动,大奶子也剧烈起伏,发出阵阵的强烈的乳波,非常好看,我非常的喜欢看。

在芳姐姐还在卖力的套弄时,我在为下一位操逼者做好准备。

小静是个比较温柔的女人,我将她的奶子从衣服中解放出来,手指在扣挖她的骚逼,被德国狼狗舔过的阴户已经是一片狼藉,连阴毛都粘在一起。

很快就解决了芳姐姐,刘小静奋不顾身的顶上。

大鸡巴徐徐的套入了她的屄洞中……

何露露是个天生的骚货,她现在对我的大鸡巴有这神一样的崇拜,迫不及待的爬上去,心甘情愿地死在上面……

三位美女的屄洞被我的大鸡巴撑过之后,对性爱有了更加深刻的感悟。我让她们躺在柔软的草坪上。

三条大狗趴在她们身上,巨大的红色的条状鸡巴,从带毛的包皮中伸了出来,颜色很是鲜艳红嫩,它们在主人的骚逼狠狠的操了进去。

由于狗的身材相当灵活,操起逼来也同样灵活,如此大鸡巴在阴道中已经一出一进一出快如闪电,连续起来的画面就像一根肉棒装有动马达一样,猩红的肉棒在阴道中进进出出……

我在她们的头顶,靠在张美蓉怀里,吴艳他在我的身上,那鸡巴也插在吴艳的阴道中进进出出,虽然没有狗的速度快,但也近乎人类的极限……

我将手握拢就像手里拿着一个话筒一样,对她们逐一进行采访。

我将手递到芳姐姐面前说:「和狗打炮舒服吗?」

「舒服!」

「比我操你还舒服吗?」

「没有你插的舒服」

「比你老公操舒服吗?」

「我没有老公!」

「比其他男人操舒服吗?」

「没有狗操的舒服。」

然后我将话筒转向另一位刘小静:「现在狗操的你舒服吗?」

「舒服!」

「你以后还会偷偷的跟狗做爱吗?」

「会!」

「你有没有想过让狼狗操你屁眼的?」

「想法暂时没有。」

「那什么时候有呢?」

「我想将我屁眼的处女留给你。」

我又将话筒转向何露露:「舒服吗」

「舒服」

「觉得和狗做爱可耻?下贱吗?

「可耻!下贱!」

「你以后还会偷偷的和狗做爱吗?」

「为什么要偷偷的,我可以和我家狗狗光明正大的做爱。」

「既然觉得可耻、下贱,为什么还要和狗做爱?」

「因为我就是一个可耻、下贱的女人。」

……

连操了五个女人,加上这么劲爆的场面,我也忍不住了,浓烈的精子射进来吴艳的骚逼中,同时为了衬托出我愉快的心情,用神念控制她们的性欲,乳腺,让她们集体同时喷奶,阴道中阴精狂泻,那场面真是相当的淫荡啊。

收拾干净,穿好衣服,我躺在五个美女中间,手不停的东摸摸西捏捏像谈恋爱的小情侣一样,说说情话,温存了许久……

我没有抹去她们三个人的记忆,这样淫荡下贱的女人留着她们以后慢慢的玩

最后和她们分别,我让吴艳和张美蓉将我送到大厦门口,就让她们回去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