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活色人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活色人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潜轨者 潜轨者

    首先我说下书名,起这书名有着几层的含义。  潜:有潜意识的意思,代表着主角关尔煌的异能,潜的另一个意思就是潜行,潜行一般是盗贼技能,这也就有了偷的意思。  轨:这字代表出轨,可以是女性也可以是男性,当然用这词形容女性居多。  轨同诡还有层狡猾诡诈的意思,另有诡异情景的意思。  潜轨者和起来就有诡诈狡猾的主角利用他的异能让人妻出轨的意思,潜轨者谐音潜规则,也就意味着本文只会出现一些心照不宣,但绝对不会出现强制催眠情节。  一旦出现也就意味着结束了。  本书的主题就是体现在偷情上,以人妻熟妇为主。主角不会大开

    活色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潜轨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潜轨者》,是作者活色人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首先我说下书名,起这书名有着几层的含义。  潜:有潜意识的意思,代表着主角关尔煌的异能,潜的另一个意思就是潜行,潜行一般是盗贼技能,这也就有了偷的意思。  轨:这字代表出轨,可以是女性也可以是男性,当然用这词形容女性居多。  轨同诡还有层狡猾诡诈的意思,另有诡异情景的意思。  潜轨者和起来就有诡诈狡猾的主角利用他的异能让人妻出轨的意思,潜轨者谐音潜规则,也就意味着本文只会出现一些心照不宣,但绝对不会出现强制催眠情节。  一旦出现也就意味着结束了。  本书的主题就是体现在偷情上,以人妻熟妇为主。主角不会大开

《潜轨者》 第三章 免费试读

海边徐徐,吹动几颗残破的椰子树,倒影投射在别墅前,阴深深的格外恐怖。别墅前栋三楼房间内却情欲弥漫,热血沸腾。

一张大床上躺着个年轻健壮的男人,肌肉线条分明,看不出一丝的赘肉,犹如一件艺术品,又散发着对女人致命的吸引力。

两条结实修长的大腿大张,一个熟透的少妇正跪伏在他一条腿上。

少妇挽着发鬓,额角已经有汗珠分泌,这时脸颊凹陷用力撮吸着竖立在男人胯下的巨大鸡巴头。

一只手半圈着肉棒冠状沟下部转着圈圈套动着,不停有口水留下来为她提供润滑。

吊带裙肩带松动,两只肥大的乳房半露的垂在男人大腿两边,犹如两个充气的大肉球吊着。

腰部深凹下榻,把臀部高高的撅了起来,从後面看裙摆已经遮挡不住,那肥硕丰满的臀部像是个心型中间裂了条沟,又如水蜜桃般饱满,一掐就出水。

裤袜紧紧包裹着臀部,被崩的越发透明,透过丝袜可以看到一根陷在臀沟里的布条若隐若现。

而在两腿间三角地带竟有两根纤细的手指头从前面伸出,不停揉搓着,偶尔还抠动两下,指头和丝袜部位在灯光下闪动着晶莹的亮光。

正是关尔煌和人妻杜妙妙。

两人保持这样的动作不知道多久了,房间里除了滋溜滋溜吸食肉棒的声音,就剩下两人急促的鼻音。

杜妙妙原本以为以关尔煌这样的小处男,不用三两下就可以让他清洁溜溜,没想到弄了半天,大鸡吧越发硬挺,却没有一点要射精的意思。

反而自己情欲被不断地勾动起来,谷道深处饥渴难耐,骚痒犹如万蚁噬心,不断侵蚀着她的理智。

手指头在外面的抚摸已经满足不了她那勃发的情火,特别是面对着的庞然巨物给了她致命的吸引力。她很想把那根怪物样的东西吞进蜜道中,狠狠地来那麽几下。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再继续下去我要忍不住了。」

杜妙妙明显知道身体现在的饥渴状态,可心底里面总有个声音在安慰自己。

「关关又看不见,有什麽好怕的。再弄一会,也许一会他就射了,这样半途而废,前面的努力都白费了。」

杜妙妙激烈着做着思想斗争,男性荷尔蒙的刺激,阳刚肉体和巨大肉棒的吸引,还有关尔煌异能的不断影响,让杜妙妙的理智孤军作战,很快败下阵来。

杜妙妙觉得自己脸颊都已经酸了,关尔煌的肉菇头太大了,她没办法含进去,一直是用嘴唇用力嘬着,这让她根本无法持久。

她重重的最後嘬了一下龟头尖部,发出波的一声後,仰起细长的脖颈,望了关尔煌一眼。

见关尔煌还是老老实实的带着眼罩,心头安心不少,这时她似乎趴得有些累了,收回一直在抚弄跨间的手指,直接一屁股跪坐在关尔煌大腿上。

这样就形成了她两条穿着袜裤的丰腴大腿夹着关尔煌大腿,而腿间刚好顶在了关尔煌的膝盖上。

杜妙妙抓着关尔煌大鸡吧的手掌并没放开,吊带的一边都掉了下来,把一边的乳房大半暴露在外面,乳晕都隐隐露了出来。

杜妙妙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珠,顺便把打湿的发丝理顺,吸了口气,平复了下心中的激动情欲对关尔煌道:「关关,你现在不用紧张,已经好了,但是你眼罩别脱,省的等下又出问题。你这东西太大了,我现在用这个矽胶模具给你试试看能不能包住,很舒服的哦」

杜妙妙尽量的以一切为了工作的语气对关尔煌说完这话,又调笑道:「你刚才应该也知道,姐姐为了你能拍戏,牺牲可不小,你千万不能半途而废,你只要安心拍戏,姐姐可以考虑给你更多奖励。」

关尔煌暗暗好笑,点点头道:「谢谢你妙姐,可这样韩大哥知道没问题吗?」

杜妙妙轻笑一声道:「傻小子,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呀,再说我们又没做什麽,我刚才也是为了工作,别胡思乱想。」

杜妙妙通过这样的对话轻松了很多,这本就是关尔煌提韩庚的目的,就是要让杜妙妙自己来解释,加上异能影响,让她觉得理所当然。

杜妙妙低头盯着还被握在手中怪物般的巨大鸡巴,略带不舍道:「关关,等下姐姐帮你用模具包裹下,就像用飞机杯一样,你如果要射就射出来,不要有心里负担,这样你也许下次就不会出现毛病了,不要觉得不好意思。」

杜妙妙这时候心里有点小期待,又有点矛盾,语气虽然平静的和关尔煌在说话,手掌上火热的大肉棒还是烫的她心痒痒的,坐在关尔煌大腿上的肥臀也不安的扭动了两下。

她即想早点结束这场淫戏,又有点舍不得,暗叹口气想道:「等关关射了就结束,不能这样下去,再下去感觉都守不住了。」

不知不觉当中杜妙妙已经被关尔煌多方面影响变成要帮他射精。

杜妙妙重新拿起被放一边的模具,她把握着的犹如擀面杖的肉棒往肚脐眼压去。

只是关尔煌大鸡吧现在是处於硬挺状态,已经无法像绵软时那样贴在小腹。

杜妙妙感觉手上已经不再润滑,刚才一会的时间在空调房中肉棒上剩下的那点口水已被风干。

她把模具盖向关尔煌那巨大的肉棒,只是模具在勃起的大鸡吧下实在显得有些小,仅仅是盖住了三分之二,根本无法像刚才那样包裹。

不过这本来就在杜妙妙预料之中,这也不是她现在的主要目的。

她把模具盖住龟头及往下的部位後对关尔煌道:「关关,我现在这个给你盖住,接下来要坐你上面,看看是否能经得住到时候拍戏时的摩擦,你如果痛的话要和我说,知道吗?」

杜妙妙现在只想为自己找个合理的理由,哪怕她还是不愿意真的出轨,可隔靴搔痒试试也是好的。

关尔煌目的达到,只是轻嗯了一声,并不说什麽。

杜妙妙慢慢起身,两腿跨在关尔煌腰间两旁,双膝跪下,一只手用模具盖住龟头抓住,一手掀起裙子,穿着裤袜的胯部缓缓下坐,紧紧的压住关尔煌粗大火热的棒身。

杜妙妙面对着关尔煌,把关尔煌大肉棒紧紧的压在身下,哪怕隔着好几层,可心里面的刺激,让她不由的分泌出一股蜜汁,幽谷迅速火热起来。

她轻轻摇动了两下臀部,感觉矽胶模具实在有点碍事,她轻轻提臀,慢慢的把模具往上抽,直到只包住关尔煌大龟头,才用模具把龟头包起抓住,胯部重新坐了回去。

这下完全就是不同的感觉,火热的肉棒烫得吓人,薄薄的丝袜根本抵挡不了,何况T字裤早已经陷入蜜唇当中。

杜妙妙轻哼一声,急忙捂住嘴巴,胯间嫩肉被灼烧着,像是被融化了一般,化成一股股蜜汁,潺潺流出,打湿了原本就有点腻滑的裤袜,滋润肉棒,为接下来的摩擦提供润滑。

杜妙妙扭动丰臀细腰,轻轻前後摆动起来,只动了几下就舒服的她很想放声呻吟,心里的渴求强烈的无以复加,直接的表现就是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还好关尔煌的巨物足够的粗长,一般短一点的恐怕都要脱轨。

杜妙妙虽然欲火如炽,却也一直观察着关尔煌,她发现关尔煌眉头越锁越紧,完全不是舒服的表现。

「妙姐,那个头那里磨的有点痛。」

其实矽胶包裹的大龟头由於缺少润滑,确实不是很舒服,但是也谈不上痛。

杜妙妙被关尔煌这麽一说,也意识到问题所在,她皱了皱眉头,她箱子里可没有润滑液。

她这时候脑子里充满了淫欲的念头,只想把关尔煌弄得快点射精,这样才能达成目的。

「那你等等,我像刚才那样给你弄点口水润滑下,便宜你小子了。」

「妙姐,如果太麻烦就不用了。」

「傻小子,我这也是为了工作,你不要胡思乱想就好。」

杜妙妙心里暗暗好笑,狠狠地在大肉棒上摩擦了几下後,强忍着不舍缓缓把性感的双腿撑了起来。

她本想继续给关尔煌口几下,忽然望着戴着眼罩的关尔煌,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更加淫欲的想法:「关关一看就是没经验,戴着眼罩应该分辨不出来吧?嗯……肯定分辨不出。」

杜妙妙暗咬了下牙,决定试试,她实在有点舍不得刚才那种感觉。

杜妙妙把跪着的双腿撑得更大了一些,造成已经离开的假象,实际上却是曲起一只腿踩在床上,弄成了一只腿跪着一只腿踩着的姿势。

她先是放开模具,接着用两手摸到胯间,先用一根带指甲的手指戳破丝袜,再沿着口子把腿间的丝袜撕开一个大口子,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

接着她弯腰低头,一手拿起模具包住肉棒棒身握住,只留一个巨大伞状的肉菇头。

另一只手轻轻的把已经陷入两片肥厚蜜唇处的布条勾出,拨到一边,接着沈臀慢慢接近。

杜妙妙阴唇肥厚,已经不复少女的粉嫩,蜜汁把唇瓣涂抹的油光滑腻。

就像刚才杜妙妙用嘴巴嘬住关尔煌的肉菇头一样,只是这时候换成了两片更加柔软,更加火热,更具有伸缩性的阴唇。

杜妙妙强忍住阴道里的空虚,止住下沈的肥臀,心儿像是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般,砰砰砰的急蹦,牙关紧咬,可鼻子中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嗯……」

杜妙妙稳住肉臀,握着肉棒的那只手轻轻摆动,让巨大的肉菇头在油腻腻的花瓣上研磨,没几下就已经把大龟头涂抹的闪闪发光。

按理到这就应该结束了,杜妙妙本来想法也是为了润滑下大龟头,另外也是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她骗关尔煌说是用嘴,只是此嘴非彼嘴。

「这麽大的龟头,真的有女人能弄得进去吗?我要不要试一试?」

杜妙妙并没有转变姿势,也没有把大鸡吧拿开,还是继续研磨着,心里好奇的念头无数,不停冒出来,身体的饥渴也是越加严重。

「不行,被弄进去就真是对不起韩庚了。」

「可是,没人知道呀,关关也戴着眼罩,这傻小子还以为我用嘴呢!」

杜妙妙心里非常矛盾,又想要又过不了心里的那条坎,手上不知不觉就把巨大的肉菇头对准了阴道口,紧紧的抵住肉臀。

她身体越来越火热,欲望像止不住的洪流奔腾翻涌,阴道里痒得恨不得用爪耙狠命的去抓。

半个龟头被两片花瓣包裹,可杜妙妙想要更多,只是下不了最後的这个决心。

杜妙妙银牙都要咬碎了,心里像有个魔鬼不停引诱着她做出出轨的举动,最後她还是慢慢坚定下来。

满足身体欲望是一回事,真的出轨又是一回事,她觉得自己今天做的已经够出格了,不能再过火了。

她用了很大的毅力,正想移开臀部,忽然身下男人一动,腰部上挺。

「噗……」「额……」两声几乎同时响起,前一声是巨大的肉菇头挤压开阴唇没进阴道的摩擦声,後一声是杜妙妙呻吟被卡在喉咙被她及时止住的声音。

关尔煌异能感觉到杜妙妙的退缩,知道这时候不主动就吃不到肉了。

他被戴着眼罩,也不怕杜妙妙会找他算账,在最後关头狠狠地挺了下腰。

只觉巨大的肉菇头被包进一个窄紧火热的腔室中,舒爽的他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只是美妙的感觉一触即分,杜妙妙阴道像是要被涨裂了一般,带着一丝疼痛,更多的却是那充实无比的满足感。

只是她本能反应让她提臀逃避,脑门一阵发晕,呆楞在那。

「啊……还是被进入了,我这算失身了吗?」

杜妙妙并没有多少生气的感觉,心底深处反而如释重负一般。

「刚才那一下好舒服啊,从来没有这麽的充实过,好想一直弄下去啊……再来一下好了,反正被弄进去过了,多一下少一下有什麽区别。」

杜妙妙眼中喷着欲火,看着关尔煌静静躺着想道:「他刚才应该是无意的本能反应,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杜妙妙喉咙干涉,略带沙哑的声音对关尔煌道:「关关,你那个太大了,千万别乱动,刚才差点弄到姐姐喉咙里了。」

「对不起呀妙姐,我不是有意的,刚才太……」

关尔煌装作很不好意思,话说了一半不敢说的样子。

杜妙妙暗松口气想道:「看来真没发现,这根怪物真是女人的宝贝啊,就进去一个龟头就这麽舒服,好想再试试啊!」

杜妙妙暗下决心对关尔煌道:「那姐姐帮你弄出来,你别再动了,要射的时候要说知道吗?」

杜妙妙忽悠完关尔煌,带着紧张激动的情绪,慢慢的把圆臀沈了下来,就像小时候第一次偷偷吃棒棒糖一样。

花瓣重新被挤压开,如尖刀入牛油般,似乎都带着滋滋的声响。

这一次杜妙妙自己主动掌控,不像刚才那样一下插入,慢慢被巨大的肉菇头进入的感觉比刚才更加的强烈,嫩肉被摩擦的舒爽像是沙漠里的人喝了瓶冰汽水,直冲脑际,透彻心脾。

杜妙妙已经顾不得手上的模具,她用手指握住冠状沟一下部位,整个巨大的龟头被吞进阴道,让她满足无比。

只是她这样的姿势保持住对她来说已经非常吃力,让她再上下起伏就有点难为她了。

刚才还很充实的阴道,被大龟头撑满後变得更加的贪婪,骚痒无比,急需要剧烈的摩擦来抚平痒痕。

杜妙妙只能摇着关尔煌的大肉棒转动起来,来增加摩擦力,也就关尔煌这样足够长的肉棒能够让她做出这种动作。

「啊……好舒服……,仅仅是进去一个龟头就这麽爽,这要是全部插进去,会是什麽感觉……」

得陇望蜀,杜妙妙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她恨不得一坐到底,彻底插入她的阴道深处,她都怀疑没有任何女人能吃下整根的大鸡吧。

「好想要啊……可整根插进去会被发现的,臀部坐下去的感觉关关肯定也会知道,啊……受不了了……」

杜妙妙很想很想把整根鸡巴都吞吃进去,这时候贞洁什麽已经是次要,主要是她不想被关尔煌发现她们是在性交而不是口交。

这时候她忽然看见被遗落在关尔煌小腹上的那个模具,媚眼一亮。

杜妙妙轻吐口气,提起臀部,阴道口离开巨大的肉菇头时一时竟闭合不紧,形成一个洞口,稠密的汁液在阴唇和龟头间拉出一条细丝。

杜妙妙放开关尔煌的大鸡吧,拿起模具,摸了摸觉得太过干燥,她只想了几秒钟,就用另一只手在自己腿间掏了几下,用沾满淫汁的手涂抹在模具上,反复几次後,模具的一面已经是湿漉漉的了。

她把跪着那只美腿也曲起,两腿大大张开,蹲在关尔煌的大鸡吧上空。

杜妙妙生怕下垂的裙摆落在关尔煌腿上,干脆把裙子整个卷起来。

这时候杜妙妙就变成大张两条穿着肉丝的性感长腿,蹲在关尔煌上空,从後面看两片臀瓣分裂两边,犹如两片半月,雪白莹润。

两腿之间的裤袜被撕裂开一个碗口大小的口子,T字裤被拨到一边,两片阴唇肥厚诱人,正不断分泌着淫汁,诉说着主人内心的渴望。

杜妙妙拿起那已经用淫水打湿的模具,两手伸到胯下关尔煌大鸡吧处,用模具把三分之一的肉棒连着肉菇头都包了起来,轻轻握住。

只是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杜妙妙在包起大龟头时在上方空出了口子。而她的阴道就在口子上方,只是还没贴上来而已。

做好了一切准备,杜妙妙开口道:「关关,你这个太大了,姐姐太累了,改用模具帮你,现在模具用了润滑液,不会痛了。」

「不用了吧妙姐,我觉得我下面应该没问题了。」

关尔煌嘴上说不要,异能却不停引导着杜妙妙。

「不行的,我听说你们男人如果硬起来了不射出来,容易出毛病。这样吧,你如果怕姐姐辛苦,我用手包住,你自己挺动,这样我也没那麽累了!」

杜妙妙这时候欲火焚身,好不容易想出个好办法,哪能让关尔煌说停就停。

「别磨磨唧唧了。」

说完,杜妙妙生怕关尔煌打退堂鼓,两手往下套去,随着下套模具裹着棒身下滑,巨大的肉菇头从开的口子钻了出来。

而早准备好的杜妙妙,臀瓣轻摆,两片阴唇马上咬住巨大的肉菇头,随着两手下套,丰腰下沈把巨大的龟头重新吞进阴道中。

「嗯……」

哪怕刚才已经经历过了,杜妙妙还是忍不住鼻子发出一声闷哼。

「妙姐,这个模具有了润滑液後好舒服,跟刚才用嘴差不多。」

关尔煌适当的出声,打消了杜妙妙仅存的一点担心,她这时候有了巨大肉棒的支撑,蹲的更加的轻松,媚声道:「舒服那你就自己动,姐姐刚才帮你弄半天,手都有点酸了。」

「幅度不要太大,省得模具包不住!」

杜妙妙想到关尔煌鸡巴实在太长,她觉得自己肯定吃不下整根,赶紧交待了一句。

「嗯……」

关尔煌答应一声後,就不在出声,腰部发力,向上挺起。

他被杜妙妙摆弄这麽久,虽然很舒服,可哪有真枪实弹,长驱直入来的舒服。

「噗滋……」

随着一声空气从腔道挤压出来的声音,杜妙妙握着模具的双手一下滑到根部,仅仅只剩下一半的肉棒留在外头,而另一半已经没进杜妙妙的阴道里头。

杜妙妙感觉身体要被贯穿了一般,炽热的肉棒铁条一样刺入阴道,阴道深处被狠狠地烙印上他的印记,连带着杜妙妙心儿也被刻上深深的痕迹。

刻骨的滋味让杜妙妙深深迷醉,从未有过的舒爽抚平她燃烧的欲火,让她想要放声呻吟,淫叫。

关尔煌那结实的腰部稳定而又坚定的一下一下的上挺,虽然不快,可每一下都非常规律,大肉棒每一下有一半滑进一个火热又多汁的腔道,腔道里的嫩肉紧紧咬着大肉棒,让他舒服异常。

杜妙妙感觉从关尔煌巨物进入她的身体开始,她就已经沈沦了,舒爽的感觉一浪接着浪就没有停止过。

蜜道里汁液涌动,被巨大的伞状肉菇头一层层的刮出,随着肉棒的拔出被带了出去,淋湿模具,以及握着的双手。

杜妙妙这时候的姿势让她很辛苦,她一直蹲着弯腰用手握着模具,让她非常累,舒爽的感觉更是让她双腿有些发软。

她感觉有些坚持不住,她乘着关尔煌又一次把大鸡吧挺进阴道的机会,迅速的拿开模具和双手,在关尔煌把肉棒往外拔时,又把肥臀跟着下沈,并直起身子。

只是这样一来,少了双手支撑限制,随着关尔煌的再次上挺,巨大的鸡巴一下插入二十公分,挤压穴心,酥麻入骨。

杜妙妙这时候双腿发软,大半的重心反而需要依靠正紧紧插入抽出的巨大鸡巴,臀儿摇晃,汁液飞溅。

杜妙妙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处在风口浪尖,窒息一般的快感令脑门发晕,她媚眼微闭,空出的双手不知不觉的爬上了她自己丰满雪白的双乳。

杜妙妙这时就像个骑术娴熟无比的骑士,两腿大大张开,张裂的圆臀随着关尔煌的挺动上下翻飞。

最难得的是在这过程当中,除了支撑在阴道的大鸡吧,身上没有任何地方和关尔煌接触到。

大阴唇被粗大的肉棒排挤的变成一小圈的肉箍,不复肥厚,谷道里鲜红肥嫩的肉芽随着抽插被带出压进。

女性阴道天生的伸缩性让关尔煌的大鸡吧越进越深,直到只剩下一小截根部,再也进入不了,阴道已被扩张到了极限。

杜妙妙快感越积越高,酥麻的让她整个人即将要飞了起来,她知道这是高潮的前兆,只是以往从来没有这麽剧烈。

她性感的嘴儿微张,很想要放声淫叫,更想紧紧的抵住肉菇头,研磨花心,补上最後的一丝感觉。

杜妙妙勉强调匀自己的呼吸,娇柔而又妩媚无比的对关尔煌道:「关关,你先别动,姐姐帮你最後一下,你快点射出来。你们男人好像都挺喜欢女人发出些声音的,姐姐叫给你听,你赶紧射出来,不然真没办法了。」

关尔煌满脸通红,呢喃着对杜妙妙道:「妙姐,谢谢你,我也很舒服,应该快了。」

杜妙妙目的达到,娇声的对关尔煌道:「那姐姐发出些声音是为了帮你,你可别胡思乱想,啊……」

杜妙妙才说完,就迫不及待的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吟声。

她双手已经从卷起的裙子下摆穿入,紧紧握住两个肥大的奶子,双手同时用食指和拇指捏住乳头搓揉。

大张的臀部下沈,整个重心都放了上去,直到感觉子宫颈都被巨大的肉菇头给碾平了再也不得寸进,这才极速的摇动臀部转起圈圈。

关尔煌肉棒实在是足够的长,哪怕这样还留着一小截在外面,让杜妙妙不用担心臀部会接触到关尔煌的身体。

随着臀部如磨盘般转动起来,花心的骚痒彻底得到了释放,杜妙妙也毫不顾忌轻声淫叫:「啊……好舒服啊……关关……你的大肉棒……插的姐姐好爽……」

杜妙妙边叫边极速转圈,少妇的臀肉略带绵软,荡起一波波的肉浪,淫汁如潮水般涌出,打湿了关尔煌浓密的阴毛顺流到饱满的阴囊上。

关尔煌也觉得舒服无比,她知道少妇快要高潮了,只是他知道不能等到杜妙妙先到高潮,那样肯定无法内射。

他自从练习了小册子後,只要不强行忍耐,已经能一定程度上控制自己射精。

「妙姐,好舒服啊……我……我……我好像快射了……」

杜妙妙一听他快射了,她一下子急了,这时候本来应该赶紧提臀逃避,可她正到了最关键时刻,实在是舍不得这种感觉,反而更加极速的挥臀研磨起来。

「啊……关关……你再忍下……姐姐也快高潮了……快被你弄死了……啊……再等一下……下……啊……」

杜妙妙想吃又想逃,可身体却没有一丝停下来的意思,衣服下的大奶子都被她掐的有点变形了。

花心酥麻透骨,她觉得只有再来几下就能攀上绝顶的高峰,嘴里淫声不断:「嗯……啊……雪雪……关关……你大鸡吧……太……厉害了……好麻……姐姐……要到了……额……」

杜妙妙正觉得庆幸关尔煌还没射精,她已经到了最後关头了,就听关尔煌道:「姐姐,好舒服……我要射了……你快躲开……别弄脏你了。」

杜妙妙一惊,可她这时候哪里舍得离开,就差一点了,还没等她反应,就觉得阴道深处的肉菇头极速膨胀,把原本以为到了极限的腔道生生的又扩大了一圈,花心一烫,一股股强力的冲击洗刷着她最深处的软肉,像只水枪喷射一般。

杜妙妙原本就差了一点,被精液这麽烫,再也转动不了肥臀,只是紧紧的用宫颈抵住关尔煌肉菇头的尖部,包裹住半个龟头。

嘴里呻吟都有点沙哑,喊到:「啊……关关……姐姐爽死了……死了……啊……姐姐也到了……嗯……嗯……嗯……」

杜妙妙先是全身肌肉绷紧,接着从花心出蔓延出一股让头皮发麻的强烈酥麻,然後她身体就一抖一抖的抽搐起来。

紧紧连着大鸡吧的蜜道喷溅出点点滴滴淫汁,飞落在关尔煌的小腹上,竟是连关尔煌这麽粗大的鸡巴都不能完全堵牢。

杜妙妙感受到关尔煌的肉菇头足足在她花心膨胀了十几二十下,才渐渐平息下来,今天她才体会到作为一个女人,原来可以这麽舒服。

她老公和她做爱最好的时候,也要做满前戏,借助摩擦阴蒂,才能让她高潮一回。

可那样的感觉,和花心被碾压到极致的这种高潮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她高潮慢慢平息,感受着还把她阴道撑的满满的大鸡吧,心里极度不舍,意犹未尽。

但是她知道不能再沈迷了,再不弄好现场要穿帮了。

杜妙妙用极度不舍的眼神看了眼还带着眼罩的英俊男孩,慢慢的擡起臀部。

「波……」

直到杜妙妙半站起来,才听到身下传来软木塞离开瓶口一般的声音。

低头看去,一条稍微有点发软还巨大无比的肉条,躺在男人的小腹下,上面粘满白色的粘液和小泡泡,无不说明着刚才战斗的剧烈。

杜妙妙有点无地自容,她就被这麽个男生弄得失身了,还被内射,这一过程还完全是她主动。

与其说是她失身,还不如说是她诱骗了一个小处男的童子身。

杜妙妙羞愧的转开目光,迅速放下裙子,挡住破了个大口的丝袜,用手捂住胯下。

她下床从旁拿起纸巾搽了几下,精液不仅沾满了她的手掌,还在源源不断的外流,让她羞愤无比,想道:「怎麽射进去这麽多,还好我平时有吃避孕药,不然铁定怀孕。」

杜妙妙哪里知道关尔煌的精液可是宝贝,如果他动用异能和精液结合,他的精液就可以被女人吸收,补充生命力,让女人保持青春靓丽,只是今天短短的结合程度,根本还没达到让关尔煌动用异能的程度。甚至他还有意让自己加快射精。

杜妙妙整理好自己,瞧了瞧没露什麽破绽後,才抽些纸张毁灭关尔煌大肉棒上做爱的痕迹。

只是再次拿起沈甸甸的肉条,让她心儿再次火热起来,她摇摇头,无比幽怨的看了大鸡吧一眼,迅速擦拭干净。

确定再无问题後才对关尔煌道:「好了,关关,现在可以把眼罩拿开了。」

接着她就笑吟吟的站在一旁看着关尔煌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装作腼腆的关尔煌穿好衣服後,才屾屾道:「妙姐,今天真谢谢你了,我现在好多了,我一定配合剧组完成拍摄。」

杜妙妙眼里有些躲闪,违心道:「还早呢,今天只是让你适应下,还有两天时间,想要拍戏的时候不害羞,还得加强,那时候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还有,今天用嘴巴给你那个,还有用模具给你打飞机的事谁都不能说,被你韩大哥知道了,打死你,咯咯……」

杜妙妙尽量装作轻松,用半开玩笑的口吻交待了一番,得到关尔煌就差发誓的肯定答复後,才收拾了东西,提起箱子道:「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姐姐回去了。」说完杜妙妙踩着高跟鞋,扭着丰腰圆臀准备离开。

「砰砰砰……」

「关关,你在吗?」

韩庚的声音几乎和敲门声几乎同时响起。

杜妙妙大惊失色,第一反应是要躲起来,她有瞬间被人抓奸在床的感觉。

结果在她转头看见关尔煌一副惶恐模样的时候,她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想道:「我有什麽好怕的,就是过来送下东西。」

想到这,她对关尔煌眨眨眼,又摇摇头,接着继续扭动腰肢,镇定的打开房门。

「你鬼叫什麽?」

杜妙妙先发制人,瞪眼对韩庚道。

韩庚见到杜妙妙也是一楞,接着脸色难看,满脸狐疑道:「老婆,你怎麽在这?」

杜妙妙美目一睁,佯怒道:「怎麽,我办正事,还要找你报备。」

说着举起手上的箱子道:「徐导让我来给关关讲解些拍戏的问题,要不要让她也过来给我证实呀!」

韩庚也想到她老婆根本不是这样的人,没正事哪会半夜跑其他男人这来,赶紧堆满笑脸道:「老婆,我只是惊讶,随口一问,随口一问。」

「哼……」

杜妙妙冷哼一声,就扭头摆动那性感的臀部,哒哒哒踩着高跟离开。

这时候如果裙摆掀开,就会发现她裤袜裆部还有个碗口大的破洞,而T字裤早被淫水湿透,阴道口时不时有精液被挤出来。

「好险,明天不能在这边进行培训了,得另找个地方。」

杜妙妙暗暗庆幸,走到二楼的公共卫生间,关上门後,迅速的把裤袜脱了,藏到箱子底部,又擦拭了一番,这才开门下楼,往後一栋她和徐静的房间走去。

韩庚走进关尔煌房间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她知道那是她老婆的味道。

他见关尔煌一副衣裳整齐,老实的样子,最後的一丝疑虑也打消了,对关尔煌道:「关关,我和秦磊刚回来,无聊的很,想找个人一起打牌,一起去呗。」

关尔煌也想和剧组其他人搞好关系,他也不拒绝,答应一声便随韩庚去他们房间打牌。

杜妙妙回到房间的时候,徐静已经换了件紫色的真丝睡衣半卧在床上看电视,胸前的乳肉露出雪白一片。

徐静眼睛很尖,杜妙妙一回来就发现她裤袜不见了,调侃道:「哟……去了这麽长时间,看来小鲜肉被你弄上手了,连裤袜都不见了!」

杜妙妙没好气道:「徐静,你再乱嚼舌根,我明天不干了,是你叫我给他占点便宜了,老娘牺牲这麽大,你还说风凉话,明天你自己去。」

哪怕闺蜜,杜妙妙也不想让徐静知道她出轨了!

「好了好了……哪来这麽多火气,开个玩笑。」

徐静也不相信杜妙妙真的出轨,赶紧说了两句好话,只是她根本不知道她的好闺蜜早吃干抹净了。

「刚才我出门碰见韩庚了,明天不能在那边培训了,化妆间也不行,离韩庚工作室太近了。到时候真误会了就不好了,我想来想去只能在我们自己房间教他,正好你是导演,正好指导指导他。」

徐静对这个倒不在意,他作为导演什麽没见过,再说关尔煌迟早也得面对她,让他适应下也好。

嘴里却又调笑道:「那到时候要不要我回避呀,别碍着你办事。」

「你个骚蹄子,到时候也让你尝尝小鲜肉的滋味,咯咯……」

杜妙妙和徐静说笑了几句,从已经送到房间的行李箱里,拿了内裤和睡衣跑进浴室。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