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书剑恩仇录续》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福麒麟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书剑恩仇录续 书剑恩仇录续

    文泰来双手扶着骆冰的纤腰,腰部猛得往上挺着,一根粗长的棒子不住在骆冰秘洞里来回抽插着,不一会,伴随着骆冰一声尖叫,二人抱在一起,滚在床上,说着绵绵情话,陈家洛这才回过神过,第一次看着这艳宫,不觉心情难以平静,「以前师父只说女色是刻骨刀,可如今看来,只怕有所偏颇」

    福麒麟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书剑恩仇录续》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书剑恩仇录续》,是作者福麒麟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文泰来双手扶着骆冰的纤腰,腰部猛得往上挺着,一根粗长的棒子不住在骆冰秘洞里来回抽插着,不一会,伴随着骆冰一声尖叫,二人抱在一起,滚在床上,说着绵绵情话,陈家洛这才回过神过,第一次看着这艳宫,不觉心情难以平静,「以前师父只说女色是刻骨刀,可如今看来,只怕有所偏颇」

《书剑恩仇录续》 (40)情与欲 曲终人散音末消 免费试读

“二哥,我确实无意再担此重任。”陈家洛说道。他今日叫上无尘和赵半山来到文泰来房中,对他们说自己要辞去总舵主之位。立时遭到三人拒绝。

赵半山说道:“总舵主,这一年确实诸事不顺,不过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也不必如此挂怀。”

陈家洛说道:“各位哥哥,从我担总舵主以来,一直殚精竭虑,唯恐不能把事情做好。然而我本身,因为年纪尚浅,能力不足。对许多事情处理上尚有欠缺,实不足以担此重任。眼下红花会处于危急时刻,需要的是有魄力的兄弟来主持大局。”

无尘听了,想一会儿,在旁说道:“既然你意已决,我也不再劝了。四弟,你的意见呢?”

文泰来说道:“人各有志,那也不必勉强。只是眼下又该让何人来当总舵主呢?”

赵半山看到无尘和赵半山相继同意,也改变初衷说道:“如果七弟还在,他应是最适合人选。只可惜……”

无尘道:“这样吧。待救出周老爷子,让他来当,怎么样?”

文泰来一怔,说道:“他不是本会中人,这么一来,只怕于情不合。”

无尘道:“眼下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哪来那么多劳什子规矩。”

赵半山沉吟半响后说道:“周大哥在江湖素有侠义之名,人缘甚广。对红花会以后发展的确大有帮助。只是不知道他的意思如何,莫要热脸贴上冷屁股,堕了我们红花会的名声。”

无尘笑道:“我们红花会为了救他,搭上数十条性命。咱们以此相胁,盛情之下他难道还能退却吗?”

文泰来叹道:“也只好如此了。不过,总舵主,在救出周老爷子之前,你可不能甩手不干。”

陈家洛说道:“四哥放心,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

四个人又在一起聊一会,方始告别文泰来出来。

陈家洛心头大事一经了却,顿觉浑身轻松,看到满院子里的落叶,才知道秋天到子,触景生情,想起远在他方的伊人,心底一片惆怅,忽听得后面有人笑道:“总舵主,在想什么?”

陈家洛闻声回头,见是骆冰笑意盈盈地面对自己,她的笑容,她的神情,便似为这寂寥的院子增添许多生机,也给陈家洛注入愉悦胡动力,想到这几日和她的缠绵,陈家洛心头一热,说道:“在想你呢。”

骆冰嗔道:“胡说。”

走到陈家洛旁边,环顾四周无人,悄声问道:“我们做了那么多次夫妻,你说我现在是不是怀上了?”

陈家洛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看着她脸色通红,手足失措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骆冰问道:“你笑什么,我听大哥说你要走了。所以才问一下,要不,到时候你一走了之,我岂不吃亏了?”

陈家洛道:“我又不是郎中,怎么会知道。”

骆冰听了,不再说话,陈家洛问道:“你不和我走吗?”

骆冰斜视他一眼,道:“我又不是你什么人,凭什么要跟你走?”

陈家洛道:“你要做我妻子,也容易得紧。”

骆冰笑道:“你要当我相公,你前世修的福也还没够。”

陈家洛道:“你现在跟着我,我这辈子慢慢修也行。大不了,下辈子再还给你。”

骆冰笑道:“这可不行。我一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等你以后修够了再说吧。而且我看你这副德性,只怕修一百世都不够也未尝可知。”

陈家洛还想再说,骆冰突然叫道:“糟糕,我还在煎着药呢。跟你胡扯,都忘记了。”说完,转身向厨房跑去,陈家洛才要跟过去,石双英跑过来兴奋地说道:“总舵主,和珅有消息来了。”

陈家洛停住脚步,问道:“怎么说?”

石双英说道:“他的消息说皇上和福康安已经同意放周老爷子出来,时间就在后天晚上。”

陈家洛喜出望外,道:“真的?”

石双英说道:“应该是真的。今日我在城中看到皇榜公告说,不久便是乾隆寿辰,大赦天下,我想周老爷子也赶上这个时候了。”

陈家洛道:“好。你把这个消息也告诉其它兄弟,让大家高兴高兴。”

说完,他快步进到厨房,看见骆冰坐在炉边支着腮子发呆,走到她身旁,把骆冰吓一跳,呼道:“干什么,要把人吓死啊?”

“自然是十分欢喜了。我都有些日子没见他这样高兴了,要是他天天能这样高兴,该有多好!”骆冰道。

陈家洛说道:“你这样关心他,也不怕我吃醋的。”

骆冰说道:“他是我相公,我当然关心他。”

陈家洛说道:“我可是你肚子里的爹呢。”

骆冰脸一红,低声嗔道:“瞎扯什么,别让人听见了。”

陈家洛猛地抱住她,道:“今夜是你来找我。还是我去找你?”

骆冰奋力挣脱他,低声说道:“我来找你吧。”

陈家洛躺在床上,看着一丝不挂的骆冰一双娇嫩的小手环握肉棒抓捏,撸着包皮,露出龟头,然后吐出舌头轻轻舔过马眼,扫过龟头,游到龟棱外,尔后让她的红舌包裹住缠绕,再将整个龟头含在嘴里用力吸吮,动作熟练,手法精湛,陈家洛舒服地叹道:“四嫂,好样的。用力吸。”

骆冰讨好地向他抛过一个媚眼,玉手转到两个小肉球揉捏,小嘴大张,将整支肉棒吸纳进去,再吐出,香舌就如一条灵活的小蛇在肉棒上往复舔过,红唇则吻过肉棒每一部份,陈家洛年幸存因为跪趴在身下舔吐肉棒而高高翘起的肥臀,伸手过去拍几下后说道:“转过来。”

骆冰恋恋不舍地放开肉棒,将身子转过来,双腿打开跨过陈家洛,让阴部展现在陈家洛脸上方,陈家洛小心拨弄草丛,打开大阴唇,发现里面已是汪洋一片,手指东捏一下胀硬的阴蒂,西摸一下柔软红润的嫩肉,时而手指探入幽深的阴道抠挖,时而双手扩张她的阴道口,舌头深入其中就如一条回到海里的巨龙在里面翻江倒海,骆冰刚开始还能吸吮吞吐肉棒,后来整个头部上扬,发出淫荡有呻吟声,转头呢声说道:“玩腻没有?”

陈家洛停下动作,问道:“怎么了?”

骆冰说道:“你快点啦。我要回去了。”

陈家洛道:“我都没有插进去呢。就要回去了?”

骆冰见了装糊涂,伸手就在他肉棒打了一下,陈家洛叫一声道:“我说你怎么老喜欢打那里啊。”

骆冰笑道:“我就看它不顺眼。怎么的?”

陈家洛一把将她翻在身下,说道:“等下,你就喜欢它啦。”

骆冰嘻笑着伸下手抓住肉棒对准阴洞,说道:“废话少说。快点进来吧。”

陈家洛就势一插,肉棒滑进骆冰体内,骆冰得到满足,忍不住呻吟出声,大腿紧勾住陈家洛臀部,双手抱住陈家洛前部,用力往自己身上压,叫道:“快……里面好痒!”

陈家洛在她的鼓劲中奋力冲刺抽插,怀中除了骆冰娇滴滴的呻吟声,陈家洛剧烈的喘息声,还有肉棒进出肉穴时发出的涮涮声,间或夹杂床板不堪重负而发出的吱吱声,突然陈家洛感到骆冰阴道深处急剧收缩,涌出温热的阴精,自个也忍不住精关一松,万千精子射进骆冰体内,两个人拥抱享受性高潮后难得的温馨,陈家洛问道:“四嫂,今天怎么那么快就来了?”

骆冰含羞道:“谁叫你那么用力?我身子都让你顶散了。嗯,我看你文质彬彬的,怎么在床上跟头牛一样。”

陈家洛笑道:“谁叫你们女的牛一样的男人。”

骆冰似笑非笑地问道:“地说道:”是么,青桐妹子和周绮妹子也喜欢吗?“

陈家洛道:“是的。就跟四嫂一样。”

骆冰道:“我可不喜欢。”

陈家洛扭动臀部,让肉棒摩擦骆冰的花蕊,问道:“喜不喜欢?”

骆冰道:“等下我把它剁去喂狗,你信不?”

陈家洛听了,就是一阵狂抽猛插,直到骆冰娇喘吁吁,叫道:“好了。我怕你了。快停下吧!”

陈家洛停止动作,双手又揉捏高耸柔软的乳房,骆冰媚眼如丝,嗔道:“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陈家洛此时正吸吮她的奶头,没答话,骆冰气不过,说道:“别玩了。我问你话。”

陈家洛抬头道:“我洗耳恭听呢。”

骆冰问道:“你跟绮妹子的事情,会中除了我之外,还有别的人知道吗?”

陈家洛说道:“没有了。”

骆冰“哦”一声,突然问道:“那你说,咱们的事情四哥会不会知道?”

陈家洛一怔,说道:“我观他神情说话,应该不会吧。”

骆冰道:“咱们时不时便在房间闹腾,难道他听不到?”

陈家洛道:“他目前有伤在身,不能运功,耳目和平常人无异,怎么会听到?”

骆洋稍放宽心,陈家洛又道:“哪怕他听到,也不用怕。他不要你了,我要。”

骆冰瞪他一眼,说道:“你就不怕他一掌把你打死了。”

陈家洛笑道:“我跟你在一起,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眼下就算死,也值得了。”

骆冰杏眼流盼,说道:“你这嘴就是会说话。”

陈家洛说道:“四嫂,我是真的喜欢你。”

骆冰含笑道:“我现在身体都给你了。你也别肉麻了。”

陈家洛涎着脸说道:“四嫂,咱们再来一次吧。”

骆冰挣扎道:“不行。我出来有段时间了。该回去了。”

陈家洛还想再说,骆冰已经下床穿衣,陈家洛眼看着骆冰丰腴圆润动人的胴体被衣物重又遮住,只得暗叹一声,走出去打开门,看外面无人,才让骆冰离去,重回床上,怀里尚存佳人气息,陈家洛突然想到这几日只顾和骆冰缠绵,却把傅恒氏丢一旁了,想到自己不日即将离开京城,或许永不再踏入这里,那是无声无息离开还是去知会她一声呢?

转而浮现出傅恒氏幽怨的眼神,遂决定去跟她道别,陈家洛其实也不明白对傅恒氏他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就如同对骆冰一样,也许一开始是因为肉欲,后来就好像加入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这种感觉让陈家洛倍感沉重,因为他知道这份感情对他来说,是不现实的!

陈家洛在会中向其它兄弟公布他将辞去红花会总舵主的职务,但没有宣布周仲英即将接任,因为经过讨论后,他们认为在周仲英没有亲口答应之前,还是保密为好。其它兄弟虽然觉得有点意外,但看到无尘和赵半山已经同意,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是夜,陈家洛赶到傅恒氏屋中,傅恒氏又是欢喜又是埋怨道:“怎么一去又是这么多天?”

陈家洛抱过她道:“我得挣钱养家呢。又不像你每日有人养着。”

傅恒氏娇嗔道:“瞧你说得这是什么话,我前次不是跟你说让你到我府里来做护院吗?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陈家洛道:“当个护院也太没意思。”

傅恒氏丰满的胸部有意无意压在陈家洛的手臂,媚眼含水,说道:“便是为了我,委屈一下自己也不行吗?”

陈家洛问道:“你当真这般舍不下我吗?”

傅恒氏道:“嗯,我现在是天天盼着见到你。”

陈家洛见她语出真诚,也不禁有些感动,说道:“不如你跟我走吧?”

傅恒氏一怔:“跟你走?走去哪里?”

陈家洛道:“是的。我明日就将离开京城,以后不再会回来了。我喜欢你,你能跟我走吗?”

傅恒氏急道:“为什么?如果说你要挣钱,我可以给你。你也不用到我府里来,只要你想着我时,过来看我就可以了。”

陈家洛苦笑道:“你不会明白的。我是不能呆在京城的。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我是红花会的,我就是陈家洛。”

傅恒氏身子一震,面现惶恐之色,问道:“你是……红花会的陈家洛。”

陈家洛点点头。

傅恒氏这里反而笑道:“这就是了。我原想一般小贼,怎么会有这个胆子敢闯进王府,又有这个本事来去自如。那你能告诉我,你为何要到这里来吗?”

陈家洛就把来这里的目的说了,最后补充说道:“也许刚开始我存着一丝肉欲,可我现在是真的爱上你了。棠姐。”

傅恒氏重又抱住陈家洛,喃喃自语道:“我知道,从你的眼神我可以看出来。来吧,好好爱我,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那个小偷小摸的陈化明。”

陈家洛也被她火样的热情感染,欲火上升,双手帮她褪去衣物,欣赏她凹凸有致,丰满圆润的胴体,赞叹声不绝,傅恒氏脱去陈家洛衣物后,蹲下身,张嘴含进肉棒,香舌灵活用力的舔弄,陈家洛扶住她臻首,垂首看着肉棒进进出出她小巧嘴巴,看着她的舌头追逐嬉戏晃来晃去的肉棒,心中征服感油然而生,轻轻说道:“好了。上床吧。”

傅恒氏站起身,冲陈家洛抛来一个媚眼,嫣然一笑,转过身向床塌走去,肥大浑圆的屁股随她的走动左右舞动,勾引得陈家洛紧步相随,傅恒氏坐在床上面对陈家洛,两腿大大张开,双手分开大阴唇,露出里面褶皱红红的嫩肉,胀硬的阴蒂,和不断蠕动的阴道口,陈家洛蹲在床前,细细打量后,道:“棠姐,你的小穴真漂亮。”

傅恒氏道:“你喜欢,我很是高兴。它现在是你的,随你怎么玩都可以。”

陈家洛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手指轻弹阴蒂,傅恒氏宛如被电击中一般,深奥颤抖,随着陈家洛轻弹次数的增加,傅恒氏声音亦发响亮:“明弟,别光顾着那里啊。我里面痒,快帮我挖挖。”说时,两只手加劲让阴道口撑得更大,便连阴道里红彤彤的嫩肉也跟着被带了出来,陈家洛的中指伸进去上下左右旋转,只觉里面热度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湿润,才又加根手指,两根手指上抠下挖。

傅恒氏叫声不绝,媚眼看着陈家洛双手在自己小穴伸进翻出,心中一荡,说道:“帮我舔舔吧。我喜欢你舔我的小穴。”

陈家洛抽出手指,舌头伸出,在阴蒂上缠绕快速舔弄着,傅恒氏嘴巴大张,叫道:“哦……好爽。好吃吗?”

陈家洛说道:“好像有股骚味。”

傅恒氏伸出一只手,打了陈家洛一下,说道:“乱说。”接着却又温柔地说道:“人家不知道你夜晚来嘛。要不,我现在去洗下。”

陈家洛说道:“不用。我喜欢这种味道。”

傅恒氏说道:“那就好。”

陈家洛把整张嘴压在阴洞里,舌头在里面胡乱搅弄着,傅恒氏臀部高高耸起,方便陈家洛的亲吻,嘴上叫道:“轻点咬啊……哎哟……你的舌头进到那么深,都快亲到我的心里了。”

陈家洛嘴巴离开阴部,又用舌头在阴部周围舔扫着,时而去舔傅恒氏春葱般的手指。

才又舔一支,傅恒氏急叫道:“快用肉棒插我……我要。”

陈家洛将她双腿伸直张开架在自己腰部,肉棒对准她的阴洞插进去,傅恒氏躺倒在床,叫道:“对,用力插。哦,我的小穴好舒服。”

陈家洛站稳马步,肉棒就如打桩机一样,深进深出,傅恒氏身子更因为剧烈的撞击而抖动,双乳颤动幻化出层层波浪,傅恒氏紧蹙的眉头,似闭还合的眼睛,绯红的脸蛋是他动力的源泉,每一次的插进抽出能带出鲜红嫩肉,甚至于体内的溪水也如决堤了的洪水往外喷涌,陈家洛又用力插几下,只听傅恒氏一声闷哼,身子如痉挛般抽动,阴精涌出,陈家洛抽出水淋淋的肉棒,抱着她躺到床上,两个人亲密热吻后,陈家洛说道:“棠姐,随我走吧。”

傅恒氏幽幽地说道:“我怎么能跟你走?我有丈夫,有儿子。再则我们敏尔族荣耀全系于我一身我一旦承你走,又将如何面对他们?”

陈家洛说道:“既如此。我就不勉强你了。”

傅恒氏说道:“也是我过惯平静安逸的生活。再让我随你流浪飘泊,也受不了。”

陈家洛笑道:“你说得这么直接,也不怕我生气。”

傅恒氏道:“你会吗?”

陈家洛在她光洁的额头吻了吻,道:“虽然不能跟你在一起,未免有点遗憾。但我确实很高兴你对我如此坦白。”

傅恒氏傅恒氏嫣然笑道:“你能这样想,也不枉我爱你一场。”

陈家洛道:“那就这样吧。我要回去了。”

傅恒氏道:“你走这么快?今夜陪陪我吧,好么?”

陈家洛道:“我要在这里呆久,让福康安发现,那可怎么办?”

傅恒氏道:“他今夜吃过饭,就回去办事了。”

陈家洛想到和绅所说的福康安会在今天夜里放出周仲英等人,想必现在是去办这件事了。便笑道:“好吧。”说完,张开大掌摊上傅恒氏双乳大力搓揉,傅恒氏皱眉道:“轻点……我的心都要让你揉碎了。”

陈家洛双手把双乳揉得千变万化,直到雪白的乳房变得通红,这才说道:“趴起来。”

傅恒氏忙不迭地转身跪趴在床,纤腰下沉,让臀部高高耸起,陈家洛打开两瓣臀肉,中间一朵暗红菊花蕾随傅恒氏急促喘息收缩绽放,意动之下,舌头舔上去,反复舐舔肛门洞口,傅恒氏叫道:“啊……别舔那里啊……脏死了。”

陈家洛不说话,舌头在肛门和阴部中间往复来回亲吻舔弄,直到感觉肉棒已经充血胀硬,这才对准红扑扑的阴洞插进去,手指却在菊花洞比划着,尔后慢慢挤进去,受此双重刺激,傅恒氏歇斯底里叫唤着,身子如大蛇狂扭,陈家洛在阴洞抽插几下后,又把肉棒抽出,放在菊花洞外来回磨着,接着插进去,傅恒氏双手赶忙用力张开臀部,以方便让肉棒进来,嘴里叫道:“好胀……慢点进!”

陈家洛说道:“上次不是插过了吗,怎么还这样紧?”

傅恒氏回头,媚眼迷离,柔声道:“你不喜欢紧吗,要不,你先放出来,再用手指进去张开下。”

陈家洛说道:“好了,全部进去了。你还好吧?”

傅恒氏道:“嗯,就是有点胀痛。你插吧,别管我。”

陈家洛缓缓动起来,问道:“你觉得插小穴舒服,还是插后庭舒服?”

傅恒氏想一下,然后说道:“还是小穴舒服,你插小穴的时候,全身酥痒;后庭就是太紧了,好像没什么快感。”

陈家洛道:“我却喜欢插你后庭呢,我一想到你是福康安的娘,全身都让我插过,全身就来劲。”

傅恒氏佯怒道:“变态吧你。他得罪你,却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这样作践我?”

陈家洛一只手去揉她的阴部,肉棒抽插屁眼,说道:“我就喜欢。怎么,不许吗?”

傅恒氏道:“许,我只盼着你天天能这样插我。不管是插那里,我都欢喜。就怕你这一走,以后都不来了。”

陈家洛道:“念在你对我一片深情,我总时不时抽出空来看你的。”

傅恒氏身子轻扭,说道:“你说的话,我可记下了。我随时欢迎你来……”

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抽插顶迎,最后陈家洛把阳精射进傅恒氏直肠里面,这才抱着傅恒氏入眠……

睡得迷迷糊糊间,突然被外面的嘈杂的脚步声惊醒,看到外面火光闪烁,人影憧憧,心想:“莫不是有人来了?”这么想着,悄悄起身穿衣,然后来到人群集合处,找到个好地势藏起来,便听见白振在前面,喝道:“兄弟们,安静下,听我说话。刚刚接到小王爷的消息。他已经探知红花会反贼反在,要我们马上赶过去,他已经跟大内侍卫在那里了。现在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跟大伙说下……

陈家洛无心再细听下去,纵身往住处奔去,这时已经远远便听到厮杀声,叫喊声,显是比方已经打了起来,原来福康安虽然小心,但红花会无尘何等功力,稍加细察,便发现有人设伏,于是双方打起来,虽然无尘,赵半山,周仲英等人武功高强,但输在敌众我寡,一时双方正陷入僵局,陈家洛心想这只是前头部队,等下后援来到,可大大不妙,于是喊道:“兄弟们别恋战。狗鞑子还有后手。二哥,三哥,你们在前面开道,周老爷子,五哥,六哥,你们和我垫后。其它人在中间,咱们一起杀出去。”

这么一来,众侍卫见无尘,赵半山勇猛异常,都不敢撄其锋,渐渐地,红花会杀出包围圈,躲在暗处的福康安大声喊道:“大伙听着,我们的人马上就到了。再坚持一下,今夜抓拿反贼,生死勿论,留下一个人,赏金万两!”

侍卫一听,勇气大增,不顾生死相搏,红花会一时顿感压力倍增,尤其骆冰因为背着文泰来,行动多有不便,虽有蒋四根,石双英在旁边照拂,情势也岌岌可危,突然一把长剑横空刺向文泰来,眼看骆冰闪躲不及,蒋四根眼疾手快,手中大棒挡开长剑,自己背后却被一掌击中,一时大口血喷出,洒在文泰来和骆冰身上,文泰来见他为救自己受伤,一时伤心愤怒涌上心头,再看看骆冰手臂挂了几道伤,出手已经是左支右绌,不由说道:“冰妹,快放下我。要不,你走不了的。”

骆冰回头说道:“大哥,咱们死在一起,可也美得紧。”

文泰来道:“咱们都死了。为的是反清大业,倒也痛快,可你肚里的孩子,跟着没了,咱们于心何忍?怎么对得起他。”

骆冰道:“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咱们的孩子生来没爹吗?”

文泰来语调突转悲凉,凑到骆冰耳边低声说道:“我死后,你当可和总舵主在一起,他对你这么好,必不会亏待我们儿子。”

骆冰一震,问道:“你为什么这样说?”

文泰来说道:“我虽受伤,可眼不瞎耳不聋。可知道得清楚。”

骆冰心弦欲断,如不是身处敌丛中,只怕便瘫倒在地了,饶是如此,珠泪也不断从眼眶涌出,道:“四哥……我。”

文泰来说道:“你别说了。眼下最要紧的是怎生出去,你快把我放下吧。你自己当可突围。”

骆冰摇头道:“大哥,不,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护你出去。”

文泰来说道:“你何必如此。我没怪你,成亲那么多年,我一直没有给你过上好日子,相反却让你疲于奔波,过着出生入死的生活。想来,好生对你不住。”

骆冰道:“这种生活,我可喜欢得紧呢。”

文泰来还想再说,却见骆冰手臂却中了一剑,马上挣扎道:“快,放我下来。”

骆冰一只手死死抓住文泰来,嘴上大叫道:“陈家洛,陈家洛!”

陈家洛闻声杀退身边敌人,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骆冰道:“你带着四哥走,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

陈家洛二话不说,接过文泰来,反背在背上,这时总舵主,鞑子太多。咱们分开突围吧。再这样下去,可一个都走不了了。“

蒋四根说道:“是啊。冲出一个是一个,以后总有翻本的机会。”

陈家洛说道:“我明白,可是要抛下兄弟们,独自逃命,总是心有不忍。”

蒋四根说道:“总舵主,有些话说了你不爱听。我也管不得许多了。你文才武功总是好的,只是有时候做事婆婆妈妈,也太没有男子气概。”

陈家洛还在犹豫,文泰来了说道:“蒋兄弟说得对。总舵主,倘若红花会今日全折在这里,你便要负全部责任,你又怎么对得起故去的你的义父。”

陈家洛眼看清兵侍卫当真是前仆后继,此时便连无尘,赵半山几个武功高强的人都露出疲态,忙喊道:“兄弟们,听我令。大家分开散开。日后再图报仇。”

说完,对骆冰说道:“你跟我旁边,咱们杀出去。”

骆冰点点头,陈家洛抢上几招,逼退周边的人后,携着骆冰杀出去,陈家洛和骆冰轻功卓绝,他们展开身法,侍卫们便跟不上,陈家洛背着文泰来和骆冰来到安全地,把文泰来交给骆冰后说道:“四嫂,四哥就交给你了。我再去看看其它兄弟们怎么样了。”

骆冰说道:“你小心点。”

看着陈家洛远去的背影,又看看文泰来,一时眼泪又涌出,文泰来道:“我没事,你哭什么?”

骆冰抽泣道:“大哥,我真的好生对你不住,你要怎么样对我,我都没有意见。”

文泰来帮她抹去眼泪,说道:“傻妹子,大哥没有怪你,哪怕我对你再有百般怨气,念在你肚里的孩子,也不能对你不好不是。”

骆冰心想:“原来大哥还不知道我肚里的孩子是总舵主,也罢,就瞒着他吧。”于是,说道:“大哥,没有孩子,你就不理我是不?”

文泰来说道:“也未必如此。诚然刚开始我是怒气冲头,可后来静下心来想,我这些年对你确实不周。倘若你离我离去,也是怪我没有福气。可是你呢,心里还喜欢我吗?”

骆冰说道:“大哥,我心中一直都有你。这几日我想了想,我对他始终只是兄弟义气。大哥,我心里对你才是生死与共的爱恋。可是我现在犯下这种大错,又怎么能求得你原谅呢?”

文泰来把她拥入怀中,苦笑道:“冰妹,如果我不能原谅你。才是我一生最大的错误呢。要不咱们现在就走吧。”

骆冰一怔道:“去哪里?”

文泰来说道:“你不是老想着找一处安静的地方和我好好的过日子吗?”

骆冰点点头,说道:“那我给总舵主留几个字吧。免得他等下来看不到我们,着急。”说完,握刀在手,凝神细思,就在树干上留下一行字:“我们走了。珍重!”

且说陈家洛回转到刚才厮杀之处,看见这里已经静了下来,福康安和白振正站在一起说着什么,地上躺着上百具尸体,陈家洛仔细一看,其中赫然躺着石双英,蒋四根,常赫志的尸身,只见他们身上不下数十条伤口,显是经过一场苦斗,最后竟脱围不出,命丧当场。一时心如刀绞,不忍再看,转身回到刚才和骆冰分开之处,看到树上留的字,才知道他们夫妇已经离去,往昔的一幕幕刹时从脑子涌出,一时感慨,可转念想到霍青桐,周绮,张娟娟正在远方等着自己,心头不由掠过一丝温暖……

陈家洛来到房中,看到床塌上躺着四个美人,四张娇美不同的玉脸,四具形态各异的胴体,或是丰满,或是纤细苗条,但不管怎么样在她们有限的衣着的遮掩下,丰胸肥臀所散发出来的风情,迷情媚眼所释放的诱惑,凝脂般的肌肤所传达的讯息,无一不撩动着陈家洛的心弦,他三步并作二步跳上床,便宛如一块大石头落入水中,惊起千堆雀,玉人娇笑着扭动迷死人的身肢欲逃离陈家洛的魔爪,可陈家洛出手迅捷,近在咫尺的霍青桐和周绮终于让他抱在怀中,欣赏两张秀美绝伦的脸蛋,笑道:“看来你们姐妹四个今晚不将我榨干是不罢休了?”

霍青桐吃吃笑着,一抹嫣红浮上冰肌雪白的玉脸,柔声说道:“可不是,谁让你老平日老欺负我们来着,我们自忖单挑不是你的对手,没得只好厚着脸皮一起上了。”

陈家洛一时兴起,搂住周绮的手转而抚上霍青桐的双乳,笑说道:“难道你们一起上,便不怕我欺负了?”

霍青桐说:“大言不惭,待会莫要讨饶。”

陈家洛手上加把劲,把霍青桐一对丰乳握在手里,口中笑道:“好,咱们看看等下看看是谁求饶。”

霍青桐推开他的手,望着另一边的周绮,对陈家洛说道:“你先找周绮妹子吧,她可渴很久了。急待你的滋润呢。”

此言一出,周绮自是不依,张娟娟和红叶也笑出来,陈家洛念及自徐天宏去后,因顾及她的内心感受,确实也没去恩宠她,心中不禁怜惜,将周绮拥入怀中,嗅着鬃上芬芳,说道:“绮妹,这些日子可苦了你了?”

周绮昵声说道:“你现在好好的补偿我便好。”

陈家洛说道:“这事容易得很。”说完,站起身才要脱去衣裳,周绮早已伸出手轻快地帮他褪去衣物,霍青桐同时也在脱他的裤子,张娟娟凑过来和他热情接吻,待到陈家洛全身衣物被脱去后,红叶也来到他身后吞出香舌轻舔他的身体;周绮攥着他的肉棒,上下撸动包皮;霍青桐则把肉棒下两个小肉球握在手中捏玩,几女时不时相视一眼发出会心的微笑.

尔后霍青桐和周绮两个人心有灵犀的伸出舌头,舌尖在陈家洛的龟头轻舐慢吻,两根舌头彼此配合,分工明确,当一个人顺着龟头向肉棒根处滑动时,另一个人沿着相反方向移动,不一会,肉棒已经是凶性大发,粗长的肉棒容颜毕现,周绮将嘴张到最大勉强将它含入,玉齿轻啮,舌头缠绕,紧跟着就是大力的吞吐,让肉棒在口腔内肆意遨游,霍青桐小嘴吻上胯下吊着的小肉袋,时而张嘴交替吞进一个小肉球,细细品尝;那边红叶从背部舔到屁股,小手撑开两瓣臀肉,舌尖仔细舔着肛门。

陈家洛只觉下身让三张温热的小嘴吻着,滑腻舌头扫着,一股触电的感觉刹时涌遍全身,肉棒因为胀硬充血而有点发痛,他无法再忍受了,轻轻推开张娟娟,目光落到身上鸹吻有声的三个佳人,喘着精气说:“好了。再舔下去,我可要爆炸了。”

三女停止动作,娇笑不已,春情媚眼凝视陈家洛,乞求他的宠爱。

陈家洛将周绮压倒,双手脱去她的衣物,转头对其它三女说道:“你们自己脱吧。”

霍青桐,张娟娟,红叶相视而笑,抬手轻解罗衣,不一会,三具美妙无匹的胴体便展现出来,只是此时的陈家洛已无暇细看,他正埋首于周绮酥胸把玩她的双乳,周绮娇躯轻摆,叫道:“大哥……插进来。我的小穴好痒。”

陈家洛伸出手在她的阴洞中掏弄几下,发现确实已经湿润,肉棒这才顶进去,抽插进她的体内,周绮全力奉迎,口叫浪叫道:“好……大哥……多日不见,你的肉棒越发大了,顶得我好舒服。”

陈家洛说道:“这可都是让你三个姐妹逼出来的。不粗不长她们可不喜欢。”

周绮说道:“大哥,我也喜欢。我每天总盼着你来疼我,可你总不来。”

陈家洛整支肉棒尽数没入她的洞内,抵住花心,将抽插改为研磨,下身体味阴洞内的温热,洞内嫩肉收缩带来的的快感,说道:“早知你这么想我,我早就过去找你了。我总是在怕去找你,你会说,乖乖,陈家洛这个小子,巴不得七哥一走,就爬上我的床了。”

周绮格格笑说:“你这人可是既当婊子,又立牌坊。”

陈家洛一怔,问:“什么意思?”

周绮柔声说道:“倘若你当真重情守节,当日为何勾引我?就依你而言,你七哥的尸骨现在也未寒呢,你的肉棒可插进了我的小穴,嗯,还插得那么深,七哥泉下有知,可不会放过你。”

陈家洛笑道:“你是谁啊?我爱插就插。”说着,沉寂已久的肉棒抽到洞外,使劲再往里捅,这一下,正中周绮的花心,只听周绮大叫一声,俏脸露出满足愉悦的表情,说道:“我是七哥的妻子,可也是你的七嫂。你以为像是他们三个人,任你可以随意上的吗?”

她的声音妖媚无限,眉目流盼之间兼具风情万种,惹得陈家洛性欲大盛,肉棒一次重过一次,周绮呻吟叫道:“哦……顶死我了……三位姐姐,你们相公插他嫂子了,你们管不管?”

张娟娟说道:“你之前不是整天抱怨他没插你吗,这可不就遂你的心愿了?”

霍青桐却佯怒说道:“总舵主,你听到没有,堂堂男子汉,却逞这叔嫂乱伦之事,你有何面目立足江湖?”

陈家洛顺势说道:“如此说来,是我错了?我就停下来。”说完,狂抽猛插的肉棒退出洞外,正在情浓的周顷却抱住他的屁股向下压,说道:“不要走嘛。我还要。”

陈家洛说道:“这可不行,我不能一错再错了。”

周绮说道:“不是。你没有错。是我的错,是七嫂勾引你。请你念在七哥已去,七嫂的小穴多日无人滋润,再给我吧,七嫂喜欢你的肉棒。”

陈家洛听到此处,再也受不住的插进去,一阵猛插,周绮扭腰摆臀迎接他的进入,喊道:“啊……真爽……总舵主,你喜欢七嫂的小穴吗?”

陈家洛说道:“喜欢,我天天盼着想着插你的小穴呢。”

周绮说道:“那就好,你七哥不在了。日后你可得常常光顾它,可别让它荒废了。”

陈家洛说道:“我求之不得呢。”

两个人忘乎所以地激情欢爱,在一旁看戏的张娟娟,霍青桐可被他俩的春戏逗弄得春心荡漾,红叶问道:“咱们就这样看着吗?”张娟娟说道:“臭丫头,小穴痒得受不了了?那也得忍着,谁叫你家相公只长着一根肉棒。”

霍青桐说道:“要不然,你去让相公帮你舔舔。”

红叶听了站到陈家洛眼前,昵声说道:“相公,帮我舔下。”

陈家洛伸出两手才要去剥开红叶的阴唇,红叶忙说道:“我自己来吧。你留出手去伺候两位姐姐。”

霍青桐和张娟娟闻言齐笑道:“小妮子,算你有点良心。”

红叶将小穴大大分开,血红湿润的肉穴送到陈家洛嘴上,陈家洛毫不迟疑地贴上去,便尝到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一般,紧嘬猛舔,舌头深入阴道掏弄;两只手分别钻入霍青桐和张娟娟肉穴抠挖,一时间,四女的浪叫声响作一团,周绮首先来到高潮,阴精一泄千里,陈家洛拔出肉棒,只见周绮两瓣大阴唇兀自向两边张开着,随着周绮高潮的痉挛蠕动不时张合着……

陈家洛这时嘴巴放过红叶阴户问道:“换谁了?”

周绮听了,说道:“我还没够呢,你只顾前面不顾后面了?”

陈家洛只好道:“好,我原想等你休息一阵呢。”

周绮翻身趴起,将肥大的屁股向上仰,双手拉开两瓣屁肉,露出中间小巧可爱的屁眼,随着周绮的用力拉伸,正微微张开一个小口,陈家洛手指沾了点口水,小手翼翼地插进去,周绮“嗯”地一声,屁股向外顶,急切需要手指的进入,陈家洛手指往返抠挖,觉得周绮已经适应后,这才把肉棒慢慢插进去,随着精大肉棒的慢慢挤进,原先的褶皱正在消失,周绮的喘气声,娇哼声更响了,到最后肉棒全部进去后,周绮发出长长的一声叹息,那是一种满足又像是一种解脱。

陈家洛的肉棒在捅着她屁股的同时,双手也不忘记在红叶的阴部把玩;周绮屁股拼命迎合,嘴中喊道:“总舵主,小妹的屁眼夹得你舒服吗?”

陈家洛说道:“舒服。”

周绮又说道:“你知道吗,我这里便是七哥都没有用过,没想到最后便宜你了。”

陈家洛激动地身子趴在她背上,双手抓揉她的双乳,说道:“是,多谢七嫂让小弟得以进入这人间仙界一游。”

周绮说道:“既然是人间仙界,你自当好好爱惜,这么用力,不怕将它弄坏了,以后就不得玩了。”

陈家洛道:“如果我不用力,只怕七嫂不愿意呢。”

周绮奋力回顶,说道:“对。我就是要你用力插,插死我。哦,我要来了。”

随着她的呼叫,只见她身子痉挛软绵绵趴在床上,对陈家洛说道:“我好了。你去找别人吧。”

霍青桐一旁说道:“红叶,该你了?”

红叶这时也顾不得谦让了,把陈家洛放倒在床,一手挂住他的肉棒,另一手张开小穴对准肉棒坐下去,尔后就是上下挺动,起落,用肉穴套弄肉棒。

霍青桐跨坐在陈家洛的脸上方,玉手拨开守卫阴洞秘密的大门,慢慢跪下,竟然将整个肉穴的秘密置于陈家洛的眼睛上方,绿豆般晶莹剔透的阴蒂,粉嫩红艳的肉团,深不见底的阴道就这样被它们的女人出卖给她心爱的男人,任凭她的男人欣赏自己身体最大的秘密。

而在她看到跨下的男人露出惊叹的表情后,眼睛发出贪婪的目光时,她绝美的脸庞也绽放出来欣慰的笑容,她为自己的身体能搏得爱人的喜欢而自豪。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为了能得到眼前男人的欢笑,她宁可抛弃一片羞耻和矜持,将身体全面无保留开放,任凭他的把玩。

霍青桐问道:“还要看吗?”

陈家洛摇头说道:“我想吃。”

霍青桐才将阴洞移至陈家洛嘴边说:“伸出舌头就行。你不能动。我来喂你。”

陈家洛依言伸出舌头,霍青桐含笑问道:“要吃哪里?”

陈家洛道:“只要是你的身体,我都喜欢。”

霍青桐心里甜丝丝的,杏眼却横他一眼,嗔道:“贪吃鬼,馋死你。”说时,双手剥开大阴唇顶端的阴蒂,放到陈家洛的舌尖,臀部左右摆动,然后缓慢上下移动,让舌尖能从阴蒂扫到阴部下方,又从下面向上舔过;如此往返数十下后,霍青桐说道:“把你的舌头卷成棍壮。”

陈家洛依言而行,霍青桐左右两根手指往里捏住小阴唇向两边拉伸,阴道口被撑大后,霍青桐才将舌头迎进来,扭动几下后,才发现柔软的舌头远不如肉棒那样得心应手,一气之下,问道:“死人,你怎么也不懂动下?”

陈家洛笑道:“不是你叫我别动的么?”

霍青桐哑口无言,半响索性转过身,和陈家洛成“69”式,说道:“好了,你要怎么样玩便玩吧。我不管你了。”

且不说陈家洛如何玩霍青桐的阴部,等霍青桐转过身来时,她才看见红叶此时双手撑在后面,身子向后仰,张娟娟正趴在那里,两手拉开红叶的阴唇,这样一来,肉棒进出红叶小穴的景象就被尽收眼底,而张娟娟则在两人的结合处亲吻着,霍青桐看得兴起,也凑下头,一会亲吻红叶的阴蒂,待肉棒抽出时,则快速舔过肉棒,两人正舔得兴头,突然霍青桐仰头尖叫出来,张娟娟一怔,问道:“怎么了?”

霍青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哥,他在挖我的屁眼和小穴。”

张娟娟笑道:“你那两处地方,可都被挖上不知道多少回了,怎么还这样一惊一乍的?”

霍青桐笑道:“人家是舒服嘛。”

这时只见红叶身子一阵颤抖,急叫出来:“我……不行了,快,换人。”说着,她就拖着疲惫的身子翻下来。

张娟娟看见陈家洛左手还在插霍青桐的屁眼,右手正在挖霍青桐的小穴,于是说道:“桐妹,我先上了。”

霍青桐点头说道:“娟娟姐,你让大哥插你屁眼吧,我想玩玩你的小穴,好吗?”

张娟娟展颜笑道:“自家姐妹,有何不可?”说完,屁眼套进肉棒,张娟娟向后仰,双腿大张,让阴部展示在霍青桐前面,问道:“这样可以吗?”

霍青桐说道:“好的。”

张娟娟说道:“你自个玩吧。我可还要伺候这根恶棍呢。”

霍青桐嘻嘻笑着,看到张娟娟两手撑在后面,身子上下起落,让大肉棒进出屁眼,自己也打开她的阴唇,叹道:“娟娟姐,你的小穴可真漂亮啊。”

张娟娟说道:“姐姐老了,颜色不鲜艳,洞口也没有以前紧凑,又怎么比得上你?”

霍青桐一笑置之,又看到因为肉棒在屁眼的进出,小穴里面的嫩肉剧烈抖动,霍青桐好奇心起,手指插入张娟娟阴道,隔着一层薄膜感受肉棒的摩擦,张娟娟的呻吟浪叫,陈家洛这时感到张娟娟挺动速度减慢,心知她体力已经不足,于是放开霍青桐,说道:“你先躺到一边去。”

霍青桐柔顺地坐到一旁,睁大眼睛看着陈家洛将张娟娟按趴在床,肉棒先是快速进进出出屁眼,尔后重重插入小穴,插得百十下后,陈家洛笑对霍青桐说道:“想不想看?”

霍青桐点点头,陈家洛将张娟娟一只腿抬起,霍青桐钻到仰卧的张娟娟身下,一只手揉捏陈家洛的肉袋,香舌在两个人性器交替舔扫,又听张娟娟悠长的尖叫声,身子软软倒在一旁,媚眼如丝,娇喘吁吁,霍青桐抚上依旧挺立的肉棒,柔声问道:“累吗?”

陈家洛摇摇头,霍青桐说道:“你躺下,让我来吧。”

在霍青桐把肉棒吞进后,她运用腰肢力量前后左右绕圈子,陈家洛在狂风暴雨后骤得温柔,让他不自然而然闭上眼睛,享受霍青桐的贴心关怀,霍青桐抓住陈家洛的双手放在双乳上,说道:“你今晚可没疼过它们呢?”

陈家洛懒洋洋地躺关,虎爪一抓一放,霍青桐的奶子被揉得千变万化,霍青桐温存片刻后,身子逐渐用力,起落套弄,陈家洛将她搂在怀中,臀部上顶,将霍青桐捅得花枝招展,吟哦呻吟,陈家洛问道:“你还行吗?”

霍青桐道:“嗯,你先让我过下瘾待会我有个新花样。”

陈家洛道:“什么新花样?”

霍青桐神秘一笑,闭上美眸,娇声说道:“我累半天了,先休息一下。你就让我舒服下嘛。”

陈家洛一笑,肉棒不紧不慢地进出小穴,两根手根也插到屁眼,上下齐飞,服侍着让人又爱又怜的美人,好一会儿,霍青桐睁眼,笑道:“好了,快放开我。”

待陈家洛抽棒抽手后,霍青酮含笑站立到地上,说道:“你把眼睛闭上,不准偷看。”

陈家洛闭上眼,又听霍青桐娇媚的声音响起:“可以睁开眼了。”

陈家洛眼睛一开,只看到霍青桐双腿,双手着地,身子拱起,恰成一个“拱桥”姿式,乌黑阴阜向前凸出,陈家洛跳下床,绕着霍青桐走上数圈后,霍青桐问:“这个姿式好看吗?”

陈家洛答:“不错。”

霍青桐说道:“那你还不快插进来……我可支撑不了多久。”

陈家洛来到前面,肉棒插进霍青桐嘴里,双手从小腹滑下,找到双乳,用力搓揉,霍青桐含弄肉棒后说道:“快插进来吧……我试试这个姿式舒服不。”

陈家洛来到前面,肉棒一冲而进,却不曾想霍青桐身子一个剧抖,尖叫道:“啊……顶到了……顶到花心了。好舒服,你再给我来几下。”

陈家洛依言而行,霍青桐说道:“行了,扶我起来吧。”

陈家洛扶住她上身,将她抱起来,肉棒在却依旧刺在她体内,在屋内边走边插,霍青桐臻首倚在陈家洛肩上,问道:“刚才那样子插得我爽极了。你呢,感觉怎么样?”

陈家洛道:“还好啦,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这一招又是谁教你的?”

“我前日练武时,使上铁板桥功夫时,突然想到如果欢好进,使用这招,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陈家洛说道:“瞧你正事不去想,却去想这乱七八糟的东西。”

霍青桐道:“人家还不都是为了你,想让你开心嘛。”

陈家洛忙道:“是我错了。”

霍青桐说:“等咱们都隐退了,我一定想出更多好玩的花样。”

陈家洛说道:“这倒不必,只要你日后每天洗净身子在床上等我,就足够了。”

霍青桐说道:“这容易得紧,我只怕,几年后,你若玩腻了,只怕我亲自奉上,你都不屑一顾了。你们男人都喜新厌旧的,陈家洛才要搭话,周绮的声音传来,道:”你们两个弄完不有,还让不让人睡了?“

霍青桐伸伸舌头,笑道:“绮妹,怕是你想要了吧?你再等等,我快了。”

周绮道:“你自己使坏,偏要赖我,羞也不羞?”

霍青桐娇媚地对陈家洛说道:“大哥,既然她不想,你便多插几下我吧。哦,这下可插到肚子里了,好舒服,大哥,再用劲。”

周绮俏脸一红,嗔道:“不跟你们说了,我要睡了。”说完,果真掩被过头;霍青桐趴在陈家洛肩膀,问:“你够了没有?”

陈家洛道:“不够,便是插上一辈子也不够。”

“可人家明天还得赶路呢,我可不想让她们看了笑话。”霍青桐道。

陈家洛想想也是,这才抱她床上,大被同眠。

问君伤悲何处来,往昔风情美如花;道是情深怎堪别,此后心中空遗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