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金庸时空》skybluexy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金庸时空 金庸时空

    对于我来说,写《金庸时空》只是“随笔”,《玲珑孽怨》和《黑帮星闻》才是用心专注之所在。究其原因,就是因为系列型小说(金庸时空算半系列的吧)比较易于发挥,不用费用去铺张前因后果,还得兼顾结构等麻烦的因素。不过既然写了,自然会出全力的。写《金庸时空》的难处在于要照顾人物塑造要与原著吻合,情节要符合原著的发展路径。当然这比重新写人物要容易多啦,所以我也写得很轻松,呵呵J

    skybluexy 状态:连载中 类型:游戏竞技
    立即阅读

《金庸时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金庸时空》,是作者skybluexy倾心创作的一本游戏竞技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对于我来说,写《金庸时空》只是“随笔”,《玲珑孽怨》和《黑帮星闻》才是用心专注之所在。究其原因,就是因为系列型小说(金庸时空算半系列的吧)比较易于发挥,不用费用去铺张前因后果,还得兼顾结构等麻烦的因素。不过既然写了,自然会出全力的。写《金庸时空》的难处在于要照顾人物塑造要与原著吻合,情节要符合原著的发展路径。当然这比重新写人物要容易多啦,所以我也写得很轻松,呵呵J

《金庸时空》 第五回 (下) 免费试读

水笙却不就寝,独自一人呆呆地坐在床沿出神。我隔著壁缝看不真切,只听到隔壁时不时传来一两声抽泣声。

又过了很久,估计得有一个小时了吧,反正等到我闷极时,水笙的抽泣声越来越响,开始喃喃自语起来:“他……他只关心自己的名声,他……他……他根本就不关心我……”一会又呜咽著:“没人关心我,没有!没有……”忽然叫道:“爹……”又扑在床上大哭起来。

她哭得伤心之极,连我在隔壁也听得不禁心酸。但转头一想我此行的目标显然就是隔壁这个可怜的姑娘了,感觉又未免颇?怪异。

水笙又哭了一阵,突然跳起身来,叫道:“小二!小二!”

时已三更,店小二大约也都睡了,过了好半晌,还没人应。我灵机一动,开门出外,果见整个客栈静悄悄一片,於是壮著胆子,敲敲水笙的房门,低声道:“姑娘有什?吩咐?”

水笙也不开门,只叫道:“拿酒来!拿酒来!”

我应声“是”。环顾四周,也不知店家跑哪去了,心道“这穷乡僻壤的人真不会做生意”。

来到大厅,走到柜台旁,果见一樽樽的东西摆在那儿。我辨明哪瓶是醋哪瓶是酒,拿了一个托盘,盛了两樽酒,想了一想,从怀里摸出春药,给两个樽中都下了一些,走回到水笙的房外。

“姑娘,酒来了。”

门“咿”的一声开了,一个双眼哭得通红的美女就站在面前。她打量了我一下,说道:“在睡觉吧?连衣服还没换。进来吧。”

我心中一跳,没穿店小二的装束居然也不被怀疑,真是万幸。慢慢跟著她走入房中,将托盘放到桌子上。

“姑娘请慢用!”我鞠了个躬,转身便欲退出。

不料水笙道:“你别走,陪我喝两杯!”拿出两个杯子,分别倒满了酒。

我暗叫一声苦,这酒可是加了料的!只得推托道:“这……这如何使得?这半夜三更的,小的在姑娘的房里,这个……这个不大方便……”

水笙瞪眼道:“我说不打紧就不打紧,来!”

我苦著脸,道:“小的……小的真的不会喝酒。何况……何况这……这……这有损姑娘的清誉……”

水笙看了我一眼,突然摸出一大绽银子?过来,道:“我出钱请你陪我喝酒!坐下!”

我掂了掂那银子,起码有一、二十两,心道这江湖中人果然出手阔绰。推托不得 ,只是慢慢倚桌坐下。

水笙苦笑一下:“清誉?清誉?哈哈!”一仰头将一杯酒一饮而光,指指另一杯,道:“喝呀!你……你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看不起我?不肯跟我坐在一起?”眼中又开始凝泪。

我忙道:“小的……小的怎?敢呢?姑娘这?说,小的实在担待不起呀……”

装出一付惶恐的样子来,手拿著酒杯,却不便饮。

水笙哈哈一笑,又倒了一杯酒,道:“嘿嘿,人人都当我是……当我是……”

眼泪直流下来,又是一口喝光一杯酒。我无可奈何,轻轻地舔了一下酒杯,温言道:“姑娘……”

水笙却不理我,自顾自地一杯又一杯地暴饮著,口里喃喃说著:“表哥……表哥……你要的只是你的面子,你怕我污了你汪少侠的名头……哈哈……要是……要是我……我真的给那个淫僧污辱了,你一定不会要我的……一定不会……”也不管有个生人坐在这儿,只管胡言乱语,半晌已有几分醉意了。

我眼直直地看著她,酒後的美女果然更是鲜艳动人。我道:“姑娘,这……”

水笙媚眼一瞥,笑笑指指我的酒杯,道:“喝……”突然抢了上来,拿著她自己的杯便往我口里灌。我不料她竟来这一招,一杯药酒冷不防已直穿入肚。我咳道:“姑娘……”想不到一个温文尔雅的淑女此刻居然如此放荡起来。

水笙看来已有些神智不清了,拿了酒樽,也不用杯子,便往自己口里便倒。

我肚里暗乐,心知今晚当可得逞。

水笙仰面张大了口,酒从她的脸上流下,沾著她的上衣都湿了,那樽酒立刻也已倒光。水笙嘻嘻笑著,顺手拿著另一樽,突然扑到我身上,格格笑道:“你也喝……”扳著我的头,将满满的一樽酒朝我口里便倒。

我骤然间美人入怀,一阵温香直扑入鼻,她柔软的身子直搔得我全身痒痒的。

酒正迎面倒下,我虽尽力避开,却也自喝了不少。怀里的水笙酒意大盛,双颊赤红,不停地扭来扭去,搔得我的胸口痒痒的。

我生怕她神智尚清,骤时间不敢胡来,轻轻地摇摇她的肩膀,道:“姑娘,姑娘……”

水笙只是格格傻笑著,手里的酒樽掉到地上,一手揽著我的身子,整个身子都贴在我身上。我低头看去,只见她脸上已红得不象话,醉态可掬,更是艳光照人。我轻轻抚著她的脸蛋,她将头轻轻一避,身子却扭著更是厉害。

此情此境,我却还如何按捺得住?何况刚才喝下去的春药也开始发作。我的肉棒已不知不觉地撑了起来,体内犹如火烧一般,煞是难受。

我情知水笙喝的酒更多,此刻只怕已是春水汜滥了。手掌慢慢下移,捂到她的胸口上,轻轻揉了一揉。水笙“唔”的一声,不仅没有避开,反而身子微微一挺,迎了上来。

我心中大乐,低下头去,在水笙唇上轻轻一吻。不料她的反应比我还剧烈,竟一把搂住我的脖子。她此刻力气竟是奇大,将我的头箍得动弹不得,香软的舌头率先侵入到我的口中。

我自然不会客气,一边跟她热吻著,一边双手在她身上摸索著,帮她宽衣解带。杀那间她的上衣已给解开,只是一时还脱不下来。我也不去管它,一手扶住她的肩头,一手径自伸入她的亵衣里面,一把握住她一只酥乳。

水笙身子轻轻一抖,双手搂得更紧,口里开始发出“呵呵”的叫声。她的乳房算不得太丰满,起码比起我上次干过的殷素素要小多了,小巧玲珑的,但滑腻非常,两只小小的乳头早已立了起来,我手指轻轻一捻,坚硬如铁。

我体内的药效开始扩展开来,欲火大盛,肉棒憋得难受之极,偏生脖子给她搂著紧实,挣脱不得,我手上的力度也不由渐大,抓著水笙的乳房猛揉起来。水笙口里“啊啊”连声,已顾不上和我接吻了,但搂著我脖子的双手却还不肯放松。

我也顾不得那?多了,一把抓住她的裤子,向下便扯。好在水笙给我抱在怀里,脱她裤子倒不困难,顿时外裤连同内亵裤一同被扯到小腿上,露出细嫩的阴毛。

水笙的阴毛其实长得甚是稀疏,颜色浅黑,不过我也无心细赏,一拉下她的裤子,手掌立时便扑到她双腿之间。

手一触及水笙阴户,发现她那儿果然早已湿成一大片了。我手掌捂在她下阴上,中指循著肉缝大力地擦来擦去。水笙身子大震,下体一挺,“啊”的一声大叫。

我心中猛的一跳:“可别让汪啸风他们听到……”,动作骤时凝住。

水笙可顾不上这些,身体犹自不停乱扭著,“啊啊”大叫。好在外面好半晌也无声息,我欲火中烧,也不再顾虑许多,手掌在水笙阴部猛的一抓,将中指扣入肉缝之内。

水笙身子又是一震,双腿猛的一夹,这次倒没有大叫,只是咿咿呀呀地乱哼著。

我手指慢慢深入,只觉她的阴户将我的手指夹得密不透风,不过那儿淫水汜滥,滑腻之极 ,我手指很快就触到前面的阻碍。

“果然是处女……”我心道。手指抽回一些,在她的肉洞口一下一下轻轻抽送著。水落石出笙的淫叫声逐渐含糊起来,也不知在叫著什么,双腿紧紧地夹得我侵入她私处的手掌,害我在她肉洞中抽送的手指也难以动弹。我用力一挣,但她却夹得更紧,将我的手夹得隐隐作疼。我欲火上脑,不管三七二十一,手掌向外猛拉,但也只能抽出少许,这女人的力气可著实不小!

我一急之下使出蛮力,手掌向外猛挣,手指也即将抽回她的肉洞口。不料此时她突然身子一翻,将身子迎了上来,双膝曲起夹著我的手臂,我猝不及防,手指向里一捅,没根而入。

我立知不对,未待她叫出声来,嘴巴忙紧紧封住她的小口。只见她眉头紧皱,口里呵呵连声,双腿乱蹬,将旁边一只椅子也踢翻了。我连忙抽回手掌一看,果然上面已沾上点点落红。

过了好半晌,水笙双腿才渐渐平静下来,大概是痛楚已减。而我的肉棒早已胀得难受之极了,双手一脱她的控制,立时将从膝弯处将她抱起,走到床边,两人一齐滚翻到床上。

我将水笙压在身下,手忙脚乱地脱下自己的裤子丢在一旁,又将她还吊在小腿上的裤子蹬脱,分开她双腿,肉棒找准目标,一下猛地捅入。

水笙紧窄的肉洞中早已是湿得不象话,何况处女膜已破,我的肉棒一路高歌直进,直至没柄,也未碰上半点阻碍。

水笙“啊”的一声,环抱著我脖子的双手滑落,抓在我的肩膀上。她此刻的力气竟是奇大无比,将我的肩头捏著疼痛之极。好在这时我体内的欲火烧得热炽非常,肉棒一探对路,便没命地狂抽猛插起来,只盼快快解决这难以抑制的欲望,对这些许疼痛竟也有点麻木了。

水笙吃下的药远比我多,多得连神智都有些迷糊了。她一边猛扭著屁股,一边不停地哼哼著。她那第一次被肉棒侵入的肉洞好象正用力地吸吮著我的肉棒,那付浪样真令人难以联想到白天看到的那个清纯玉女,倒像是个久居青楼的淫妇。

我憋得紧绷的肉棒一找著发泄的路径,便已不可收拾地尽情感受著身下这美女鲜嫩的阴腔,每一下磨擦都带来一阵激淩的感觉。我还没试过这样疯狂的做爱,舒畅之极的肉棒毫无节律地一下下猛力出没在水笙的阴户中,我的双手用尽全力地猛揉著水笙的双乳……刹那间外界的一切在我的脑中无影无踪了,除了身下这美艳的肉体外,我的注意力突然之间已无暇他顾了。

懵懵然也不知过了多久,在我犹沈浸在肉欲的快感中不可自拨之时,水笙突然喃喃自语起来:“表哥……表哥……狄大哥真的没有碰过我……我只是你的……你的……你?什?不相信我?”粉脸绽红,鲜艳欲滴。她的屁股犹自不停地摇著摇著,眼角又开始浮现出几点泪花。

我倏然一惊,只感後背一冷,原来汗水已沾湿全身,湿漉漉地好不难受。我转头望向门外,门还是虚掩著,一切如常,心下方定。低头看胯下娇娃,俏目半闭,双眉紧锁,嘴里念念有词,还是一般的艳丽可爱。一想到我的肉棒现在就正插在这美人的肉洞中,不禁大乐。

水笙淫药吃得甚多,兼之酒醉未醒,屁股还在不停地扭来扭去。我刚才这一惊,肉棒停了下来,她便扭著更是厉害,滑腻紧密的肉壁一下下地夹著我的肉棒,身子一顿一顿的,一付饥渴之极的模样。我开心一笑,双手轻轻揉著她细嫩的乳房,下身乾脆不动,听任她空自扭动著,却无法止渴。

水笙气喘吁吁,大约是肉洞里痒得厉害,连捏著我肩膀的手也垂了下去,用力捶著炕床。她屁股虽不停地用力扭动,但却是不得其法。於是水笙脸更红了,一付著急的模样,泪珠渐渐流出。我笑吟吟地看著她,双手轻轻捏著她两只小小的乳头,那儿早已硬得向上尖尖地直挺起来了。

水笙扭了一阵,大概是效果不佳吧,突然翻了个身,反而将我压在身下,骑在我身上,屁股便一下下自行上下顿起来。这下我可是更爽,刚才一阵暴风骤雨般的猛抽,腰也有点酸了,现在正好躺著享受这小美人的肉体,真是乐也无穷。

只是不料精神一松,没几下便把持不住,稀里哗啦地射了出来,精液混杂著水笙的淫水将床板弄湿了一大片。

水笙也感到她体内的玩意儿变了样,屁股向上一收,软了的阳具从她阴户中滑了出来。水笙用手一捏,摆弄了几下,毫无起色,突然“嘤”的一声哭,仰身躺下,两只手指伸到自己的阴户中,快速地抽了起来。

我喘一口气,坐了起来,刚才一阵温存,余韵未消,眼看著这美人儿在眼前表演手淫,不禁淫兴又生。於是爬到水笙身旁,一只手掌摸到她的胯下,两只手指找到她的阴核,轻轻一捏。水笙“嗯”的一声,正在手淫的手突然捏紧我的手掌。

我心领意会,中指扣入她的阴道中,拇指按在她的阴核上,整只手掌捂著她的阴部,用力猛搓起来。水笙下身淫水又开始流出,腰部突然一挺,口里胡乱呻吟起来,一只小手已抓到我的阳具上面。

水笙的手细嫩之极,轻抚著我的阳具,感觉十分舒服。我乾脆低下头去,轻轻吻著她的奶头,手掌继续在她的阴部用力猛搓著。不多时,刚刚射过一炮的肉棒又恢复战斗力了。

水笙手掌感觉到肉棒的变化,哼了一哼,抓著肉棒向她阴户的方向拉去。我微微一笑,手掌从她阴部移到她的乳房之上,肉棒插入她阴户之内。水笙又是一声长喘,屁股又轻轻扭了起来。

可是我却按兵不动,肉棒在她的阴道中只是轻轻磨著,却不抽插。水笙难以满足,屁股扭得更猛。我暗笑著想:“可惜这儿没有摄影机,不然录了下来,明天这美人儿一看,保证打死也不相信这就是她自己!”呵呵一笑,双手抓起她两只脚踝,向上折著按在床上。水笙练武之人,身体柔纫性极佳,给我这将她身体折成两截,屁股朝天翘起,一点也不觉得难受。

我嘿嘿一笑,肉棒开始慢慢插抽起来。水笙呻吟连声,双手紧紧抓住被褥,叫得十分欢愉,下身猛涌而出的淫水将她自己的阴毛沾湿,一部分流向後面,流入她那向上敞开著的屁眼之中。

我抽插了一会,肉棒悄悄退了出来,向後轻轻抵在她的菊花口上。水笙充实的感觉一去,一声娇喘,屁股又轻轻扭了起来,口里含含糊糊呻吟著:“不要走……”我微微一笑,下身暗暗用力,将肉棒朝她的屁眼中插入。

水笙的後庭虽然被她自己的淫水弄得湿漉漉的,但未经人事,紧窄无比。我的肉棒不敢使猛力,一点一点地渐渐撑开菊花门,向里插进,只觉紧密的肉壁不停地收缩著,企图阻止这入侵的异物继续前进。好在里面已经湿得滑溜溜地,肉棒虽然进展困难,但仍能不停向前深入,倒是她後庭夹得太紧,而且一开一合地收缩著,正在将我的肉棒夹得极爽,巨大的快感汹涌而至,我就生怕就这?不一心会泄了出来,那可就太煞风景了。

肉棒终於没根进入水笙的後庭里面,水笙仍是呻吟连声,倒没有太大的反应。

不过我也生怕将她弄得太疼,一反抗起来我可不是敌手。於是将肉棒插入之後,低头亲亲她小嘴,一边轻轻抚摸著她的乳房。等到觉得她後庭的肉壁不再那么紧张时,才慢慢抽动起来。

但水笙似乎已忘了“挣扎”这一回事,只是本能地扭动著,口里不停地呻吟著,时不时还叫了几声“表哥”,只怕她在梦里已跟她的表哥有肌肤之亲啦,只当现在又在梦中。我暗暗好笑,肉棒更不客气,渐渐加大了力度,将她菊花口的嫩肉插得一翻一翻地……

第二炮精液注入了水笙的直肠,我也累得不象话了。窗外依然星光闪烁,离天亮还早,但我已无力再战了。心想这妞儿既已上手,慢慢不愁没机会。当下拉了被子盖在她已一塌糊涂的胴体上,悄悄退出门去。当我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时,仍是午夜时分。那经我滋润过的小美人儿还在迷迷糊糊地哼哼著,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扭来扭去。

本来我也不敢轻易睡去,生怕在梦中时给汪啸风寻来砍了一刀,那可太冤枉啦。

无奈和衣一卧到床上,不多时便眼皮渐重,沈沈睡去。等我醒来时,天已大亮,外面乱成一团。

原来汪啸风一早醒来,喜滋滋地宣布他的表妹守宫砂犹在,仍然冰清玉洁。

结果当他去找表妹时,已是人去楼空。汪啸风这下出了大丑,群豪难免嘻嘻哈哈嘲笑起来,於是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将客栈的桌椅也打烂了好几张。

我好笑之极,心想这汪啸风本来也不是个什?好东西,不必理会他们狗咬狗。

但水笙这妞儿居然这?快就不见啦,倒是意料之外的事。想是她发现自己已没有守宫砂可示人,才不得不走了。汪啸风等人在?她去了哪儿摸不得头脑,我却心下了然:她一定是回那雪谷去了!

本来还打算继续一下这艳福,但现在看来不太可能啦,只好暗念一声“笑书神侠倚碧鸳” ,退了回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