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Freesnake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Freesnake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邪神王 邪神王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胚胎。同时,我也明白我自己发生了什么。  当时进入我眉心的惨白色光点,乃是唐朝时期,武林一代邪道巨擘,邪神“乱天君”的“邪极舍利”“乱天君”由邪道入天道,成为天下间仅有的几个天道高手,最后更自创“天邪六道”意图以邪道为尊,颠覆六道轮回,而使自己能够超越天道束缚,成为超越鸿钧的存在。  此人自小便天赋异禀,虽未拜得名师,却能将最普通的内功,修改为一流武学,最后更自创邪道神功,成就一代宗师。他的精神亦极端邪异,十五岁便逼奸亲母,更隐瞒父亲,强行与母亲通奸多年,令

    Freesnake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邪神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邪神王》,是作者Freesnake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胚胎。同时,我也明白我自己发生了什么。  当时进入我眉心的惨白色光点,乃是唐朝时期,武林一代邪道巨擘,邪神“乱天君”的“邪极舍利”“乱天君”由邪道入天道,成为天下间仅有的几个天道高手,最后更自创“天邪六道”意图以邪道为尊,颠覆六道轮回,而使自己能够超越天道束缚,成为超越鸿钧的存在。  此人自小便天赋异禀,虽未拜得名师,却能将最普通的内功,修改为一流武学,最后更自创邪道神功,成就一代宗师。他的精神亦极端邪异,十五岁便逼奸亲母,更隐瞒父亲,强行与母亲通奸多年,令

《邪神王》 第01章 重生·乱母 免费试读

“好久没有锻炼了,真是累哇。”

半山腰上,我走到了一处荒废的寺庙门口,一屁股坐在了门口的石凳上,全然没注意到上面是否落有灰尘。

我是F市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名叫李玟龙,这次十一假期没有回家,便跑到了学校后山来爬山锻炼一下身体。现在的高等院校,都把校区,修建在了市区郊外非常偏僻的地方,还美其名曰“大学城”交通、通讯都很不方便。我的学校也不例外。真不知道这些所谓“砖家、叫兽”脑子是怎么长的。不过校区周围青山连绵,绿水幽幽,倒是踏青的好去处。

我所爬的这座山,也没有什么名字,倒是有个几百米高,从山脚起,有平整的石板道路直通山顶,据说为古人所修,年代已不可考。只是这里离市区太远,没有人来爬山,倒是便宜了喜欢安静的我。

不过当大学生,就差不多等于做宅男,做了一个学期的宅男,我的体能都快被消磨光了,所以才会想到这自然之地来锻炼一下身体,可惜体力不济,到半山腰就快不行了。这山腰处,倒是有个解放前就荒废的小寺庙,在校区内就可以眺望得到,只是平时没人到来。如今却成了我的休息场所。

等到坐下了片刻,我才想起,自己所坐的石凳可能积灰甚多,慌忙站起,往石凳上一摸,却只觉得入手光洁,哪里像是有一点落灰的模样。接着,我又注意到,面前的石桌上,也是一尘不染,上面还隐约有苍凉、古朴的图案覆盖。

我好奇之下,伸出手指,顺着那图案的线条划过几圈,忽然只看到一道空间扭曲般的波动,自石桌上辐射开来。同时石桌上的图案,也闪烁起金光,从金光中冲出一点惨白色亮光,猛然向我眉心射来。而金光图案,亦凝聚为一颗佛门舍利,追在惨白色光点后,与惨白色光点一起,钻进了我的眉心。

随后,我只感到无数信息朝我脑海中涌进,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胚胎。同时,我也明白我自己发生了什么。

当时进入我眉心的惨白色光点,乃是唐朝时期,武林一代邪道巨擘,邪神“乱天君”的“邪极舍利”“乱天君”由邪道入天道,成为天下间仅有的几个天道高手,最后更自创“天邪六道”意图以邪道为尊,颠覆六道轮回,而使自己能够超越天道束缚,成为超越鸿钧的存在。

此人自小便天赋异禀,虽未拜得名师,却能将最普通的内功,修改为一流武学,最后更自创邪道神功,成就一代宗师。他的精神亦极端邪异,十五岁便逼奸亲母,更隐瞒父亲,强行与母亲通奸多年,令自己母亲多次怀孕,产下三个女儿。

而后他又在三个女儿未成年时,就一一收于胯下。除此以外,“乱天君”还四处奸淫年轻处女,甚至连幼儿也不放过,更兼杀人无算,简直称得上是反人类。

“乱天君”的逆行,终于招致武林乃至朝廷的公愤,各方派出大量高手、捕快,意图将其灭杀。但是“乱天君”此时已是天道高手,举手投足间,皆可借用天地神威,成为“半仙”的存在,寻常高手,哪怕凭借人海战术,也不能动其分毫。而他的三个女儿,也被其培养成了“天邪六道”的“道君”修为一样等同天道高手。四人合力,天下几无对手。

此时的李唐,正是武则天时期,佛门极端昌盛,内中高手不知凡几,实力深不可测。见“乱天君”危害天下,便也派出佛门中,六位修得罗汉果位的高手前去降服。佛门修得罗汉果位,实力便不下天道高手。哪里知道,这六位罗汉高手,居然只有一人生还,且道出了“乱天君”当时的恐怖计划——建“天邪六道”以代替天道循环,彻底逆反天地,以令自己得证传说中的鸿钧之位!

此举,终于引动当时佛门第一人,无量智光禅师亲自出手。无量智光禅师当时已经通悟阿赖耶识,证了佛陀业位,只要在红尘中再积累些许功德,便可破碎虚空,前往传说中的西方极乐!同时与无量智光禅师联手的,还有当时道门第一人,龙虎山张绶於天师。张绶於天师乃是龙虎山张道陵天师的嫡系传人,已然修到道家斩却两尸的境界,只要再斩第三尸,便可白日飞升,成就传说中的天仙业位,从此元神永恒不灭。

这二人联手,前往昆仑山“乱天君”的“天邪六道”本部,没想到“乱天君”借昆仑龙脉的无穷之力,已然令“天邪六道”趋近大成。无量智光禅师与张绶於天师,虽是已经突破武道极限,近乎神仙的人物,但是在拥有龙脉之力助威的“天邪六道”面前,仍然陷入苦战,乃至近乎落败。

只是“天邪六道”尚有两道没有“道君”镇压,因而无法完全驾驭昆仑龙脉,那几可等价天道的无上力量,最终被昆仑龙脉反噬。而“乱天君”和他的三个女儿,也被龙脉反噬之力灭了肉体。但是因“天邪六道”已经成形,在天道外自成体系,所以“乱天君”和他的三个女儿,元神因此无法被消灭,因为天道内的一切力量,都无法伤到他们。

虽然在这一战中,无量智光禅师获得了最后的功德,而张绶於天师也斩却了最后一尸,但面对遗留的“天邪六道”二人却无法放下不管,否则“乱天君”的元神随时可以转世重修。只要他再建“天邪六道”逆转宇宙法则,则古往今来一切已飞升的神仙佛陀,都要灰飞烟灭。

最后无量智光禅师与张绶於天师,以自身性命为代价,将“乱天君”和他三个女儿的元神,都封印在了一块昆仑奇石内。封印的阵法,便是无量智光禅师的舍利子,而封印的法力,则来自于张绶於天师的三尸元神。

而那块石头,后来就被做成了我当初所看到的那套石桌石椅。只是再强的封印,也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削弱。当我来到石桌旁边时,封印已经近乎瓦解,加上“乱天君”的元神灵光受我的血脉吸引,终于冲破了封印。而无量智光禅师的舍利子,却也不会让“乱天君”就此逃走。这舍利子,已经和张绶於天师的三尸元神相合,虽然威能已经被岁月削弱许多,但是也不可小觑。

“乱天君”的元神灵光,与舍利子在我的意识海内相撞,最后二者一同破灭。

“乱天君”的元神,本来就因封印的力量而极大衰弱,如今终于湮灭。而舍利子也在“乱天君”元神灵光的最后反击中,丧失了最后的一点真灵。二者内蕴含的道法力量,却将我的魂魄,传送到了另一个平行宇宙空间,同时它们蕴含的所有信息,也成为了我的所有物。

得益于吸收正邪二者破灭时,传递来的好处,我现在居然已经形成了元神,这也是为何我在胎儿状态下,还能思考的原因,我也因此保留了我的记忆。否则我现在肯定是跟普通胎儿一样,浑浑噩噩,也没有任何原有记忆了。

虽然我的眼睛还不能看,但是我用神念,可以扫描方圆百米之内的一切,比起用眼睛看的还要真切。我的母亲,是一位难得的美女,她有着一头深棕色的油亮长发,迷人的大眼睛,正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同时还用手轻轻的抚摸着。

她的脸上没有施加任何脂粉,皮肤却比我前世所见到的,经过任何专业化妆的女人还要细腻好看。她的脸型,也是清纯而又英气勃发的样子,正是我所喜欢的类型。

由此,我已经将自己这一世的母亲,内定成了自己的女人。我前世本来就看过很多乱伦小说,加上吸收了“乱天君”的记忆,对于将自己的母亲收纳为自己的女人,完全不会有任何心理上的不适应,甚至还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按照“乱天君”的理解,母亲给了自己生命,自己应该给予母亲快乐,并让她成为自己的伴侣,终身照顾着她。

而且我的母亲,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的体内,蕴含着极强的力量,并缓缓按照某个规律流转,其威能几乎可以媲美天道高手。这显然也是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某些修炼功法的证明。因为外面院子里的仆人们,并不具备这种力量,而守卫的侍卫们,则也拥有着这样的力量,只是跟母亲相比,差的很远。

在胎儿的状态,是最好练功的时候。普通的武道功法,并没有胎儿时期的修炼法术,因为人在胎儿状态下,几乎不可能有思维,也就不可能修炼功法。所以自然没人会去创造给胎儿修炼的功法。而“乱天君”的“天邪六道”却突破这个常理,令胎儿也可以修炼,这也是他的三个女儿为何可以在豆蔻年华,就成为“道君”级数的高手的缘故。

利用“天邪六道”的功法,可以让人在胎儿时期,就将自己的身体,塑造成先天道体,出生后便可以立即成为顶尖高手;三五年后,更可以凝结元神,成为先天高手。而我现在已经有了元神,可以随时调动一定范围内的天地元气,反过来为自己的胎儿之身塑造先天道体,更是方便之极。这个世界的天地元气,比地球不知要充沛多少倍,难怪我发现这个世界的修炼方法几乎都很低级,但是却能诞生像我母亲那样的高手。不过也正是如此,这个世界的人,也懒于创造更好的修炼方法。

不过三五天,我就为自己塑造了先天道体,然后索性直接在母亲的子宫内,开始了后续的修炼。

我首先开始修炼的,是来自于无量智光禅师的佛门功法,和张绶於天师的道门正宗心法。至于“天邪六道”这种东西现在还是不要碰为好,毕竟它已经被龙脉反噬而崩溃过一次,虽然在我的元神上,还附着着它所建立的“外法六道”保证我元神不灭,但是若要完全重建,没有昆仑龙脉那样的无上本源之力,根本就不可能。不过这个世界上,也有着“神灵”的存在,而且数量还不少,若是我能斩杀足够数量的神灵,倒是可以利用这些神灵的神力,代替龙脉力量,来重构“天邪六道”只是“天邪六道”太过诡异,除非有朝一日,要与神灵抗衡,否则我还是不动为好。

因为我继承了智光的修炼功底,所以我很快就在佛法方面,初步修炼到了“末那识”的境界,已经可以做到“无中生有,一念化小千”的境界。哪怕跟天地元气断绝联系,我一样也能达到无限接近天道高手的境界。不过想再往后修炼,直到完全掌握末那识,乃至阿赖耶识,就只能靠时间积累,再没有速成的办法了。

至于道法方面,因为我一开始就有元神,已经相当于斩却一尸,刚好踏入天道高手的门槛;我亦是隐约摸到了斩二尸的门径,不过这同样需要时间的积累和机缘。

既然短期内没有办法再提升,我又不是什么勤奋的人,便开始将注意力,转到了母亲的身上。现在的我,正在跟母亲的身体,做着最亲密的接触,正是最暧昧的时候,若是这个时候不干些什么,实在不符合我这个淫虫的思维。

每天夜里,当母亲睡着后,精神最没有防备的时候,我便利用自己末那识的精神修为,侵入母亲的识海,在母亲的识海内,种下来自“天邪六道”的精神控制。这种精神控制,不等于那些低档次的催眠或者精神剥夺,被控制者还会保留自己完整的意识,但是却会对控制者完全开放自己的心神,成为控制者最听话的奴仆。“乱天君”的母亲,最初对自己儿子的侵犯十分痛苦,但是被“乱天君”施加以精神控制后,竟然主动的成为了儿子的情妇,与儿子通奸,并心甘情愿的为其生下了三个女儿。

母亲的修为虽然比常人高处许多,精神力自然也不弱,但是在我的末那识面前,却犹如蚂蚁与大象的差距,被我轻松的种下了精神控制。

我也逐渐了解到了我所在的这个家庭,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地位。

这个世界很大,非常之大,人类发展了数千年,也没有探索到陆地的尽头。

在这个世界上,同时存在者“武”与“魔法”实质上都是人们对天地元气的运用。我的母亲,就是南方一个小王国——“南德斯王国”的武力巅峰,拜尔曼世家的明珠——玲薇。拜尔曼。

拜尔曼世家的祖先,据说吞吃了一颗凤凰火丹,从而令家族的遗传中,多了神兽凤凰的血脉,每隔几代,就会有家族女性身上的凤凰血脉觉醒,拥有上古神兽凤凰的部分力量。而这个力量,如果配合修炼家族祖传的“火凤斗气”就可以在短短几年内,成为圣阶强者。圣阶强者,已经是足以匹敌数万大军的压倒性力量。

一向国力不强的南德斯王国,能够在这个战乱频仍的世界上,存在上千年,就是依靠了拜尔曼世家的武力协助。所以拜尔曼世家在南德斯王国,地位几乎可以与国王相媲美。而皇室也与拜尔曼世家频繁联姻,以此保持了政权的稳定。

十五年后。

南德斯王国北方重镇,尼森城。

南德斯王国北方,有一条横断山脉“迪比拉斯山脉”将王国与大陆其他国家隔离,虽然造成了王国交通不便,与其他国家的交流偏少,导致王国难以富裕,但也将大陆上的战乱,基本隔绝在外。然而这条横断山脉也有一个缺口,这里既是王国与大陆其他国家交流的主要通道,也是外国入侵的唯一入口。尼森城就建在这入口上。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既是一座商业城市,更是一座军事重镇。

王国的西南边,其实不在迪比拉斯山脉的阻隔线内,不过那里是无尽森林,里面只生活着一些精灵遗民,对人类王国构不成威胁,也没有哪支军队,可能穿越无尽森林,从那里入侵王国。

我自从出生后三个月,才刚刚在王国帝都过了几天安稳日子,就随父亲和母亲,一起来到了尼森城,因为母亲必须驻守于此,阻止北方的兽人帝国的侵袭。

王国的北方,本来是人类逻玛帝国的领土,但是二十年前,逻玛帝国的这片领土,被兽人帝国占据,令南德斯王国,必须直接面对兽人帝国的威胁。所以我从小到大,都是在尼森城长大。

十五岁的我,已经成长为翩翩佳公子,走在大街上,都能吸引无数怀春少女的目光。此刻的我,则正在躺在大床上,做着美梦。忽然,我感到身体被人推了推,一个柔美的声音在我耳边传来,道:“玟龙,该起床了!”

我条件反射般的,将声音主人的双手抓住,带着她整个人跌到了我的怀里。

问着怀中那温馨的香味,我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我母亲,玲薇。

自从我出生起,十五年过去了,母亲的容貌依旧是那么美丽,只是更多了一份成熟的气质。我的手隔着她薄薄的睡衣,感觉到她里面什么也没有穿,便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了起来。两年前,我已经将母亲正式的变成了自己的女人,成为了继父亲之后,目前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我对母亲身体的了解,甚至还要在父亲之上。在我带有催情真气的手指的撩拨下,短短几秒钟,母亲就有些情动了。

她那白皙的脸颊上,因此带上了一抹诱人的红晕。

“不要这样,再过小半个时辰,你父亲也要起来了,到时候我们全家要一起吃早餐的……”

母亲虽然已经做了我的女人,但是她毕竟是我的长辈,懂得区分轻重。

我贴着母亲的耳垂,细声道:“就让我稍微做一会吧,妈妈!”

说着,我的手已经从母亲的睡衣缝隙间伸了进去,贴着母亲那光滑细嫩的肌肤,游走到了母亲的两腿之间。

“不要摸那里,”

母亲按住了我的手,红着脸道:“我昨晚和你父亲做过,那里还……”

我听到这话,更搂紧了母亲那娇柔的躯体,道:“既然昨晚父亲已经享用过妈妈了,今天也正该轮到我了!”

我扯掉了母亲的睡衣,母亲胸前那对坚挺而饱满的玉乳,也跳到了清晨微凉的空气中,轻轻弹动着,展示着它那高度的弹性。我本来就是裸睡,也不需要脱衣,胯下的怒龙已经如铁枪般高耸,一尺多长的巨大枪身,散发出至尊睥睨的气势。也许最强壮的比蒙兽人,可以在尺寸上超过我,但是论气势和能力,它们也要在我面前甘拜下风。

我分开母亲的双腿,龙首缓缓的叩进了玉门。因为母亲昨夜与父亲有过交合,她的花径还比较润滑,我那粗大的凶器,也得以顺利的进入到那个熟悉的通道中去。那温暖的花径因为曾经生育过的关系,虽然并不紧凑,但是弹性极佳,恰到好处的包容着我的庞然大物,回归到它的家乡,带给我无限的舒适与快乐。

在我进入的过程中,母亲也用手环绕住了我的脖子,望着我的眼睛里,混杂着慈爱与情欲交织的目光,让我既放松,又热血沸腾。这种感觉,只有在母亲身上才能体验到。

只是我的怒龙分身,才进入了不到一半,龙首就顶到了母亲的花心上。那里是子宫的入口,我真正故乡的所在。我的分身龙首,在母亲的花心上研磨了几下,原本紧闭的花心便舒张了开来,展开一个宽阔的入口,容我的龙首进入。

原来我在出生前,就在母亲的花心处,设置了一个小小的阵法。这个阵法,除了让母亲的花心随我意愿开放外,还可以隔绝其他任何男人的精液、精子,进入到母亲的花心以内,也可以隔绝我的精液,从母亲的花心中流出。这也是为什么自从我出生后,母亲再未有过生产的原因。除了我自己以外,我不允许母亲与其他男人有任何的后代,即使是我的父亲也不例外。

我的分身进入到母亲的子宫后,便又仿佛来到了另一重天地。这里面火热,紧致,原始的空间并不大,我的分身才进入了一些,就已经将原有的空隙塞满。

不过女性的子宫,弹性素来都令人惊叹,连偌大的胎儿,也可以轻易包容。我便用力的将分身顶了进去,努力的在母亲的子宫内,开辟出新的空间,来容纳我的凶器。

母亲在我的分身进入她的子宫后,身体便紧绷了起来,环抱着我的双臂,也发出了更大的力量,似乎是要将我的脖子按下去。原来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的敏感部位,若是那里受了刺激,快感便会如潮水般涌来,很容易就达到高潮。而母亲的敏感不为,恰恰就是她的子宫。女人的子宫,本来就神经丰富,非常耐不得刺激,性敏感部位若是在这里的话,稍受刺激就会高潮。虽然我的闯入,也给目前带来了一些痛楚,但是这与快感混合后,却形成了一种更强烈的刺激,让母亲几乎是一直处于在高潮的状态。

我的分身,终于完全没入了母亲的玉门,不留一点遗漏。此刻母亲子宫的体积,至少被我的分身撑大了一倍,紧紧的包裹在我那火烫的分身上,带给我难以言喻的舒适感。我将母亲紧紧的抱住,也不做抽插,只是慢慢的感受着这难得的温馨时刻。

过了许久,母亲忽然忍住快感,推推我,道:“你父亲起来了。”

我也非不知轻重的人,在母亲体内射出一道阳精,将母亲的子宫填满后,才将依旧威武的分身不舍的退了出来。

洗漱完毕,我来到了家庭的餐厅。我们家族不愧是传统贵族出身,餐厅内一点金银也看不到,但偏偏给人极端奢华富贵的美感。仔细分辨,就会发现所有的器具,无一不考究精细,体现着极为尊贵的气息。就如用餐的碗,是用无暇的白玉雕琢而成,色泽光润,远在瓷器之上;再比如餐桌座椅,是用金丝桦木打造,而且木质内原有的金丝花纹,在打造时进行了特别的照顾,让这些天然形成的花纹,在加工后,能构建出抽象的古朴图案。如此总总,不一而足。

在餐桌上,父亲和母亲都已经穿戴完毕。尤其是母亲大人,此刻表现得中规中矩,完全看不出来,她在片刻前,还曾经与自己的儿子偷情过一番。

早餐过后,父亲要去它的城主府处理公务,毕竟尼森城除了军事重镇外,也是个商业重镇,商业性的公务极多,父亲大人有时也要操劳到晚上才能回家。

至于母亲,是王国军驻尼森城的统帅,王国超过三分之一的军力,都归母亲统辖,她也有自己的军务要忙。

父亲先走一步。母亲出门前,也帮我整理了一下衣服,道:“今天要是出去的话,自己小心点。兽人在城内的探子不少。”

我对母亲笑了笑,道:“放心好了,以我的修为,还会怕几个探子么?”

很多人都知道,母亲是圣阶顶峰的修为,天底下能战胜母亲的人,不会超过人的手指数。但是同样的,知道我有圣阶以上修为的人,不会超过前者数量的一半。母亲在生我的时候,也不过只有圣阶初期的修为,这些年之所以进步神速,就是因为有了我,这个修为还要超过她的人的帮助。母亲能在兽人百万大军中,杀个七进七出,以我的修为,还真没必要怕几个探子。

话虽这样说,但是作为一个母亲,无论自己的儿子再如何厉害,她的内心也会始终的放不下。我知道母亲对我的关心,给了她一个神情的拥抱,然后送她出了门。

什么?不趁着父亲不在,继续嘿咻?别开玩笑了,我的内心虽然黑暗好色,但是并不代表我是个精虫上脑的白痴。真正的恶德强者,奸佞枭雄,其实反而都是有规矩的人,换句话说,他们坏的很理智。

我身上也留着皇室血统,再过几个月,我满十六岁后,就会被赐到自己的封地去。那里是无尽森林的边缘。这个封地是我自己要的。

无尽森林,是漫布在这个神赐大地南方,绵延无穷远的巨大森林。那里的情况,就跟《山海经》中描述的洪荒类似,据说是自然女神在世间的领地。往西北去,是高耸入天的扎伊德大雪山,雪山上有无数条河流奔腾而下,养育了扎伊德高原上的兽人族。这个雪山,据说是兽人神的战矛所化,是兽人神,用来庇护兽人族的器具。往东是人类世界,占据了目前已知的神赐大地领土上,最大的一块,几百个人类国家林立在巨大广袤的土地上,互相征伐而又一起对付其他的种族。

北边是蛮荒高原和永冻领域,生活着为数不少的强横魔兽,和凶悍的野蛮人一族。再往东就是大海,居住着海洋一族,以美人鱼族为首领,传说是海神的后代。

虽然我前世是无神论者,但到了这个世界,我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灵的存在。因为我能感应到它们。现在我的修为,按照这个世界的算法,是神阶。

再往上是半神,然后就是正神,即真正的神灵。不过因为我修炼的,不是这个世界的功法,所以我有很多这个世界上的强者、包括神灵在内,都没有的神通。这也是为什么我能感应到那些神灵的原因。

换句话来说,我修炼的功法,档次超过了神的功法太多,所以只有我感应他们,而没有他们感应我的份。不过感应归感应,那些神的力量,绝对不是我现在所能抗衡的。就跟刚开始学九阳神功的张无忌一样,虽然学的东西很高档,但是刚学的时候,肯定连个普通的壮汉都打不过,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总有一天,我可以超越所有的神灵,包括传说中的众神之王——至高光明神。但是我现在的任务,就是修炼。

自然女神据说在几万年前的神战中陨落了。因为各个文明种族的兴起,自然被大量破坏,她出手阻止,结果被在背后支持各个种族的神灵围攻。尽管自然女神,是仅次于光明神的几个高位神之一,但是也被其他众神合力灭杀。不过她死后,神力流落到了无尽森林内,形成了无尽森林内洪荒般的情形,各种具有神通的超阶魔兽比比皆是,自然环境形成的险地,如沼泽、瘴气也到处分布。这样一来,任何种族都再难开发那里。而神灵之间有约定,不能直接将自己的力量应用到神赐大地上,所以无尽森林就一直绵延到了今天。

我要去无尽森林,就是为了用我独特的功法,吸纳森林中遗留的自然女神神力,化作己用。每一个神可以被杀死,但是它们的神力上,带有本体的神位烙印,即使是至高光明神,本来也没法吸收其他神的神力。但是我么,嘿嘿。

我独自出了门,走在大街上,时不时的跟路边的漂亮妹妹打个眼波。当然在我附近,有至少八个以上的暗卫,在保护着我。他们至少都是七阶以上的高手。

所谓阶位,是一种武士的武力评定方法,由这个世界上的佣兵工会发明,因为非常科学合理,后来成为世界通用的武力评价标准,从最低的一阶到最高的九阶,再往上就是圣阶了。

以我的修为,并不需要保护,不过为了低调行事,我一直隐藏了自己的修为,所以表面上有什么事情,还是需要护卫出头。

随着我的脚步延伸,我终于来到了我的目的地——贫民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