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邪神王》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Freesnake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庄子墨
  • 邪神王 邪神王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胚胎。同时,我也明白我自己发生了什么。  当时进入我眉心的惨白色光点,乃是唐朝时期,武林一代邪道巨擘,邪神“乱天君”的“邪极舍利”“乱天君”由邪道入天道,成为天下间仅有的几个天道高手,最后更自创“天邪六道”意图以邪道为尊,颠覆六道轮回,而使自己能够超越天道束缚,成为超越鸿钧的存在。  此人自小便天赋异禀,虽未拜得名师,却能将最普通的内功,修改为一流武学,最后更自创邪道神功,成就一代宗师。他的精神亦极端邪异,十五岁便逼奸亲母,更隐瞒父亲,强行与母亲通奸多年,令

    Freesnake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邪神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邪神王》,是作者Freesnake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胚胎。同时,我也明白我自己发生了什么。  当时进入我眉心的惨白色光点,乃是唐朝时期,武林一代邪道巨擘,邪神“乱天君”的“邪极舍利”“乱天君”由邪道入天道,成为天下间仅有的几个天道高手,最后更自创“天邪六道”意图以邪道为尊,颠覆六道轮回,而使自己能够超越天道束缚,成为超越鸿钧的存在。  此人自小便天赋异禀,虽未拜得名师,却能将最普通的内功,修改为一流武学,最后更自创邪道神功,成就一代宗师。他的精神亦极端邪异,十五岁便逼奸亲母,更隐瞒父亲,强行与母亲通奸多年,令

《邪神王》 第04章 与母偷情 免费试读

“兽人真是打的好主意!”

玲薇。拜尔曼,王国的女军神,将手中的羊皮纸揉做一团,然后递到了身边的副手手上。

自从兽人击败了逻玛帝国,占领了南德斯王国北方边境线外的巨大领土后,便也得陇望蜀的,一直觊觎着南德斯王国的土地。如今他们的野心终于有了行动,兽人方面送来了挑战信,他们新近涌现的圣阶女萨满,猫人族的新星奥妮芙,将要在三天后,在尼森城要塞前的平原上,与玲薇进行一场公平的比试。看起来这是奥妮芙的个人挑战,但是若是玲薇败了的话,对王国方面的军队士气,将是毁灭性的打击,到时候兽人想要攻占王国,将会轻松无比。

我的母亲大人,虽然在我的帮助下,已经进入到圣阶巅峰高手的行列,但是对于奥妮芙,这个新近崛起的兽人圣阶萨满,却没有一点有关的情报。强大的对手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所不了解的对手。万一这个奥妮芙,能够使用得了兽人神——也就是“战神”所遗留的任意一样神器,那么除非是神阶高手,否则绝对没有胜的希望。

当年就有过这种情况,人类组成过一只超级联军,进攻兽人帝国,曾经一路攻到兽人国都之下,差点就要将兽人亡国。这时突然有一个兽人圣阶高手,与战神留下的战神枪之间,发生了感应,战神枪自动认他为主,从兽人的王室藏宝库内,自动飞到了他的手上。这个兽人高手,立即用战神枪的神力,闯入人类联军大阵,七进七出,杀死了人类联军的几个最高统帅,让人类联军几乎是遭遇了大溃败。要不是人类联军中,一个一直隐姓埋名的神阶高手,出手挡下了这个兽人高手,恐怕人类几十万联军,将要全部死在兽人的领地上!

那个兽人高手,就是如今兽人王国八大部落之一,猫人部落的世袭酋长之祖!

原本弱小的猫人部落,在这个高手的功绩荫庇下,也迅速成长起来成为了兽人帝国的第八大部落。

如今,又是一个猫人族的圣阶高手,怎么不令人疑虑?

不过现在再去调查这个奥妮芙的底细,已经来不及了。母亲大人只能想办法调节好自己的状态,迎接三天后的决斗。

每天到接近傍晚的时候,母亲便会支开所有人,下到军事堡垒地下深处自己的秘密办公室,一个人安静的思考未来的军事战略。这个习惯已经维持了很多年,今天似乎也不例外。不过别人都不知道的是,其实母亲的这个习惯,在两年前就已经改了。

母亲穿过了三扇厚重的秘门,终于进到了她的秘密办公室内。这里面有很多王国的军事机密资料,这样的保卫措施在任何人看来都很正常。不过就是这样的一个机密场所,却已经有人先母亲一步进到里面了。那就是我。

母亲看见我光着身子,坐在她的那张舒坦的龙皮座椅上,脸色不由得红了一红。任谁也没有想过,这个杀伐决断,英武飒爽的王国第一女将,居然也会有害羞的时候。他们更不会想到,母亲就与我,这个她的亲生儿子,在这个房间里面,进行了不知多少次的男女幽会。

母亲将头盔和皮甲一一脱下,挂在了门边的衣架上。原先这里的衣架,只有两个挂钩,因为它只需要挂头盔和皮甲而已。但是后来这里新换了一个衣架,挂钩增加到了六个,因为从那时起,母亲还要将自己的内衣等贴身衣物挂到上面。

很快,母亲的胴体,就完美的暴露在了我的眼前。她的五官,一如少女般精致,但是又带着成熟女性特有的媚人气质;胸前的那对高峰,傲人的耸立着,让人产生无法掌握的充实感。精巧的乳头,虽然因为给我哺过乳的关系,已经不再粉红,而转成了淡棕色,但依旧刺激着我的唾液腺,让我产生吮吸的欲望。纤细的腰身下,是浓郁的森林,林中有我的故乡,正隐隐的召唤着我的回归。

母亲走到了我的身边,我一把拉过母亲,让她结实的臀部,坐到了我的大腿上。我那狰狞的分身,正倚在母亲的大腿外侧。

“妈妈!”

我神情的吻上了母亲的红唇。不过我们都没有用湿吻,因为我和母亲都不习惯。在接吻中,母亲的双手,也环上了我的脖子。我在吻过母亲的嘴唇后,又往下探寻,找到了母亲的右边乳头,一口含在了嘴里,轻轻的吮吸着,用牙尖研磨着,刺激着母亲的情欲。

母亲的欲望也迅速被我挑逗了起来。不过她有着母亲的矜持,既没有淫声浪语,也没有自摸自渎,而只是移下一只手,轻轻的套弄起我那巨大的凶器。那动作非常轻柔,不带一丝阴邪的意味,纯粹是母亲对儿子身体的呵护。

在吮吸够了一边乳头后,我又开始吮吸另外一边乳头。这两年的开发下来,母亲的身体已经变得十分敏感,被我这样吮吸,却也有点受不了,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脑袋,道:“每次都要吸那么久,妈妈……早就没有奶水了!”

我抬起头来,又在母亲的唇上亲了一下,道:“要是妈妈再为我生个孩子,不就有奶水了?”

我这话不过是开玩笑,用来增加母子间的禁忌快感,母亲却低头,然后又抬头,眼神迷离道:“妈妈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等哪天妈妈准备好了,你就让妈妈给你添个弟弟妹妹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极限了,母亲毕竟是我的母亲,以她的身份,并不好意思说为我生个孩子,所以才用“弟弟妹妹”这样的说法来代替。

老实说,我在近期内,也确实没有想过要让母亲怀孕。一方面我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势力;一方面在将来,我可能要与众神争斗。在这种情况下,并不适合分心养育后代。何况女人生产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我是真心爱的我母亲,我已经让她痛苦过一次,又怎么忍心让她痛苦第二次?不过如果一切真的过去,在母亲愿意的情况下,我倒是确实可以让母亲为我孕育一个后代。只有一个女人肯为一个男人生下孩子,这个女人才真正的属于了那个男人。

我翻开了母亲下体玉门前的那对肉瓣,将手指,探进了母亲那泥泞的花径中,轻触着温润的花心,用指尖感受着探访自己故乡的韵味。母亲被我这一下刺激,身体一个紧绷,居然就达到了高潮。

时机已经成熟,我将母亲的身体扶正,然后先是将她的身子,放到她的书桌上,把两腿分开,然后老马识途般的,将自己的分身,送进了母亲那温暖的腔道内,一直顶进了子宫,在那故乡里,开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直到分身尽根没入,我才又抱着母亲,坐回了椅子上,让母亲用观音坐莲的姿势,偎依在了我的怀中。母亲依旧是用双手,吊住我的脖子,眼睛里满是莹波流转,仿佛已经沉醉在了这母子交欢之中。

我保住母亲的娇躯,一下一下的抽插着,用力的往里面顶着,仿佛是要将自己整个人,都送进故乡之内。母亲的矜持,终于在无边的快感下被打破,开始呻吟了起来,叫喊了起来。声音被这个隔音性能极佳的地下室所阻拦,反射了回来,在房间中一遍遍的回荡着,让人越发的兴奋。

当我完全尽兴后,我终于在母亲的子宫内,射出了经过双修功法调和过的阳精。阴阳调和后的精纯元气,从阳精中散发出来,顺着母亲的经脉游走,化解了她的所有疲惫,更令她的功力又上了一层。而元气散发殆尽后,留下的粘稠精液,则充满了我的分身与母亲的子宫壁间的紧致缝隙,让母亲感到了下腹的满胀。

虽然已经结束,我和母亲依旧抱在一起,我那坚挺的分身,仍然停留在母亲的腔体内,让母亲温柔的包容着。我们就用这种方式,来享受极乐后的余韵。在这个时候,我才会和母亲,进行自如的谈心。

“妈妈,今天我看你神色间似乎有些忧愁。”

“嗯,兽人找了个猫人族的圣阶萨满,想要在三日后与我进行一场公开决斗。”

母亲将我的分身抽离了她的身体,然后又转过身来,背对着我,重新跨坐下来,将我的分身包容进去。这样方便我揉捏她的乳房。母亲的乳房极有弹性,它是我恋物癖的唯一对象。母亲知道我对她乳房的这个爱好,也尽力的满足我的需求。而我的揉捏恰到好处,等于是在给她的乳房做按摩,起到预防乳腺疾病的作用,也让母亲非常的舒服。

“兽人萨满?要不要我提前干掉她!”

我听说有人想要对母亲不利,立即就散发出了不可抵御的杀气。

“对方可是猫人族的女性,赫赫有名的猫女,几乎百分之百是个美女。我的儿子看见了,恐怕不是想干掉她,而是想吃了她吧?”母亲对我调笑道。

知子莫若母,母亲很清楚我是一个极端好色的人,不然不会连自己的母亲都给“吃了”我倒是脸不红心不跳,道:“没错,美女不能浪费,不过就不知道,我到时候是先奸再杀还是先杀再奸了。”

母亲听到我这话,也被逗的乐了起来,掩口哧哧的笑了起来。我停止揉捏母亲的双乳,将手环抱住母亲的纤腰,在母亲耳边说道:“反正母亲大人放心,有我这个儿子在,没人能对母亲怎么样。”

母亲伸出手,用手指在我的脸颊上划过。我们母子二人,便这样静静的抱着,享受着这偷来的温馨时光。

到了晚上,我便和母亲一起,乘坐着马车回到了家中。因为我和母亲在外人面前,表现一向非常正常,所以没有人会怀疑我们母子之间有什么问题,只会认为我们母子情深。当我和母亲神色如常的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迎接的人都不知道,一路上我在马车里,吃了母亲不知道多少的豆腐。

我和母亲在家中吃过晚饭,却也没等到父亲回来,得到下人的传报是,父亲今晚要陪逻玛帝国来的商业使节应酬,不能回来了。这对我来说,是个难得的好消息。我和母亲虽然经常有机会偷欢,但是很少跟母亲一起睡过夜。所以到了入寝后,所有仆人都下去休息了,我便运起神功,闪到了父母的寝室内。

母亲看我来了,便关好所有窗户,如同服侍父亲一般的,为我解掉了睡衣,然后拉着我,躺上了本来属于父亲的大床。

尽管下午已经做过,但是母亲还是再次引导着我,用后体位的方式,进入到了她的秘境之内。然后我就搂着母亲,一边用手指在她的身上游走,一边诉说着本应是夫妻间才有的情话。

这个房间的顶部,是用一块完整的魔法琉璃制成,可以任意调节透光率。此刻正是这个神赐世界的两个月亮——菲娜和蕾雅同时闪耀的日子。清亮的月光,透过琉璃照射下来,朦胧的光华落在母亲的脸庞,让她看起来是如此的美丽与神圣。母亲也侧过头,望着月亮朦胧的影像,忽然道:“玟龙,你还记得,两年前,也是在这双月闪耀的日子……”

“怎么不记得,母亲就在那天,变成了我的女人……”

我一边说着,一边吻着母亲的耳垂。我和母亲的思绪,仿佛连接在了一起,然后飘回到了那个难忘的日子……

************************************

有人要看母亲的调教,母亲的堕落,唔,下面就准备来个回忆……不过我不是很擅长写这个,要好好想想……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