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邪神王》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06章 回忆-母亲的堕落(二)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邪神王 邪神王

    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胚胎。同时,我也明白我自己发生了什么。  当时进入我眉心的惨白色光点,乃是唐朝时期,武林一代邪道巨擘,邪神“乱天君”的“邪极舍利”“乱天君”由邪道入天道,成为天下间仅有的几个天道高手,最后更自创“天邪六道”意图以邪道为尊,颠覆六道轮回,而使自己能够超越天道束缚,成为超越鸿钧的存在。  此人自小便天赋异禀,虽未拜得名师,却能将最普通的内功,修改为一流武学,最后更自创邪道神功,成就一代宗师。他的精神亦极端邪异,十五岁便逼奸亲母,更隐瞒父亲,强行与母亲通奸多年,令

    Freesnake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邪神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邪神王》,是作者Freesnake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胚胎。同时,我也明白我自己发生了什么。  当时进入我眉心的惨白色光点,乃是唐朝时期,武林一代邪道巨擘,邪神“乱天君”的“邪极舍利”“乱天君”由邪道入天道,成为天下间仅有的几个天道高手,最后更自创“天邪六道”意图以邪道为尊,颠覆六道轮回,而使自己能够超越天道束缚,成为超越鸿钧的存在。  此人自小便天赋异禀,虽未拜得名师,却能将最普通的内功,修改为一流武学,最后更自创邪道神功,成就一代宗师。他的精神亦极端邪异,十五岁便逼奸亲母,更隐瞒父亲,强行与母亲通奸多年,令

《邪神王》 第06章 回忆-母亲的堕落(二) 免费试读

母亲也没有想到,父亲今晚居然会向她求欢。不过她在愣了一下后,便露出笑容,双臂揽上了父亲的脖子,道:“如你所愿!不过万一生个更没出息的呢……”

在这一刹那,我了解了母亲的想法。母亲是个外刚内柔的女人,她今天失身于我,觉得对不起丈夫,所以才会主动回应父亲的求欢。

父亲的身体,照常的压到了母亲的身上。母亲出于愧疚,也尽力的满足着父亲的索求。大概是感到了母亲的热情,父亲今晚做的比平常要持久不少。母亲也如往常一般,达到了高潮。然而她在与父亲做的时候,脑海里面出现的,全是白天被儿子强暴时,那种刻骨铭心的快感。直到父亲从母亲身上下来,并且进入了梦乡,母亲却依旧睁着眼睛,眼里出现的画面,全是白天时那屈辱而极乐的场面,以及完事后,儿子对自己的温柔呵护。

“妈妈,你睡不着了,对吗?”

不知何时,母亲耳边忽然传来了这样的话语。

母亲惊讶的抬头,便看到了我的脸庞。

“你疯了吗,你的父亲就在这里!”

母亲急忙起身,用尽量低的声音,急促的对我呵斥道。

我随手打出一道暗劲,点在了父亲的睡穴上。父亲那鼾声都立即消了下去,只剩下了沉稳的呼吸。打鼾对睡眠很不好,我算是帮父亲解决了睡眠质量的问题。

另外一道暗劲,打在了母亲的穴道上。母亲立即感到浑身酥麻,无法动弹。

我便将母亲抱了起来,然后用末那识的穿梭虚空之法,回到了我的卧室。在我那神阶修为和华夏玄门功法的精妙下,母亲的圣阶修为,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我的卧室看似寻常,其实早就被我摆下了道家的八卦迷踪阵,一旦启动,里面自成空间,不懂得的人只要进入,就会被彻底困死。当然,我这个布阵者自是可以在里面为所欲为,包括征服自己的母亲。里面的声音一点都传不出去,绝对放心。

母亲因为和父亲欢好过,身上的睡袍连带子都没有系上。我自是省了功夫,迅速扯掉母亲身上,那仅有的遮蔽物,在母亲的躯体上,温柔的抚慰了一番,然后借着父亲制造的润滑,就直接挺进了母亲的体内。当我的分身,再次回归到母亲的子宫,那曾经孕育了我的躯体的神圣所在时,母亲再次被剧烈的高潮,弄到近乎晕厥。但是母亲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反而有点迷恋上了它。这就跟人一旦尝过富裕的滋味,便绝对不会在去过穷日子是一个道理,即使是母亲也无法例外。

只是被自己的亲生儿子侵犯,这让母亲内心感到十分的痛苦。一边是肉体上的需求,一边是伦理和情感上的抗拒,这两者间的矛盾,几乎要让母亲有了就此死去的冲动。但是我在交合中,也给了母亲极尽温柔的呵护,又逐渐的打消了母亲轻生的念头。

这个世界的一天,比地球要长的多,尤其这个时节,正是黑夜比白昼长的时候。我可以在这浓浓的夜色下,尽情的享用母亲的肉体。直到我在母亲那孕育了我生命的子宫内,两次射出了我的阳精后,我才停止了对母亲的征伐。

我解开了母亲的穴道,然后依旧保持着分身插入的状态,搂着母亲,温柔的吻她的脸,为她做着按摩,并帮她理顺凌乱的秀发。母亲闭着眼睛,修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任由我在她身上施为。此刻她的心情已经平复了很多,但是我在她与父亲行房后,就来侵犯她,让她觉得异常的屈辱。但是在她的心底,却又泛起了一丝刺激的感觉。

只是现在离征服母亲的心灵,还差的远。父亲并非是个不解风情的男人,他很会讨母亲的欢心,也能在房事上满足母亲,母亲对父亲的感情亦很深。我几乎没有办法从家庭矛盾方面,来让母亲对我产生母子以外的感情,所以我只能利用我手中唯一的筹码——超越母亲十倍以上的强横修为,来强行对母亲,实行第一步的肉体征服。这是个艰巨的任务,但是越是如此,我就越有干劲。

之所以选择在父亲与母亲行房后,就来紧接着侵犯母亲,一个是我喜欢这种给父亲戴绿帽的刺激感觉;一个是给母亲以快感上的对比,让她觉得与我做的快乐超过父亲;再就是给母亲留下映像,我是处于强势的一方,只要我想,她就逃不出我的掌握。女人都有逆来顺受的心理,即使是母亲这样的女强人也不例外。

哪怕是让母亲有了妥协性的屈服,也是我的阶段性胜利。

我抱着母亲翻了个个,让母亲趴在了我的身上。我一边抚摸着母亲那亮棕色的美丽秀发,一边在母亲的耳边,呢喃着我对她的爱恋。母亲却没有理会我,而是直接枕在我的胸口睡着了。

到了凌晨天快亮的时候,母亲忽然从我的身上惊醒过来。她在此刻,哪里有平时那副帝国第一女将的坚强,只是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鸟,对我哀求道:“天快亮了,把我送回房间去吧,求你了,玟龙……”

我扶着母亲坐起,坚挺的下体依旧顶在母亲火热的子宫内,道:“没事,妈妈你就说来叫我起床了,现在如果回去反而不安全。只要不被父亲看个正着,他不会怀疑什么的。”

我深情的给了母亲一个吻,手上凭空抓出一支眉笔,帮母亲画了画眉毛,又用梳子帮她梳过了头发。这些事情,都是父亲从来没有为母亲做过的。帮母亲打理好面容,我再次用坚实的双臂,环抱上母亲的娇躯,用力的抱了很久。直到我感应到父亲快要醒来了,才将分身,依依不舍的抽出了自己的故乡,然后横抱起母亲,进到浴室内,清洁起身上交欢过的痕迹。

母亲将身体彻底的冲洗过,然后才对着镜子,又重新的补起妆来。只是这个世界的镜子,没有地球科技造出来的那么明亮,看起来比较模糊,母亲才又将眉笔和梳子,交到我手上,道:“刚才你给我画的,都被洗掉了,再帮我补一次吧。”

我想起前面给母亲化妆,完全是搞错了时间,居然在盥洗前就弄了,也是有点不好意思,就又为母亲画了一次。母亲又对镜子照过,觉得没有问题了,才穿上了睡袍,走出了我的房门。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都是晚上将母亲接到自己房中,顺手治疗一下父亲的鼾症,然后肆意的享用母亲的肉体,体会着回归出生地的快感,并且逐步的攻破母亲的防线。而在白天的时间里,我们一家人,仍然照常的见面,维持着看似和睦的家庭关系。只是当父亲不注意的时候,母亲看着我的眼里,会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意味。有时在白天,我也会遇到与母亲单独相处的时候,不过我给母亲留下了应有的尊严,并没有在白天的时候侵犯她,或者对她动手动脚。这几天,她在清晨醒来后,也会主动让我给她化妆了。这是一个进步。

倒是父亲,一直说他这几天睡的很舒服,白天工作很有精神。母亲每次听到这个话,都很尴尬,而我则是在心里偷笑。

直到这个旬末。按照南德斯王国的惯例,每旬的最后三天,都要放假休息。

按照父亲的意思,我们全家都一起到附近的山林里面打猎。打猎,在人类各国的贵族中,都是时兴的娱乐运动。

我们一家人,带着几匹驮载野营器具的牲犀,连一个下人也不需要,就向目标森林出发了。南德斯王国崇尚武力,国内贵族的打猎,也是亲自上阵,以此锻炼勇武和野外生存能力。不像其他人类国家,大都是出来游山玩水,让下人射杀几只猛兽,就冒充是自己的功绩,简直堕落的可以。目标的森林是专门的猎场,十分安全,所以也不需要护卫随行。何况母亲是圣阶高手,父亲觉得有母亲在,护卫根本就是多余的。

可惜父亲不知道,自己眼中那无敌般的妻子,每天夜晚,都会被人劫走,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牲犀是一种人类驯化的低级魔兽,负载高速度快耐力强,性格也温顺,最常用来拉车或者运货。我们一家人,骑者三匹具有亚龙血统的宝马,花了半天的时间,来到了目标猎场。这里有一个美丽的湖泊“比利赛尔湖”湖水极为清澈干净,可以直接饮用。这样纯净的自然之地,在地球上怕是要绝迹了,然而在这个世界上,却还存在着很多。

我们一家就在湖边扎营。在湖水的四周,满是葱郁的森林,林间飞舞着斑斓的蝴蝶和各种飞鸟,让人赏心悦目。宁静如镜的湖面,反照着蔚蓝的天空与流动的白云,让人感到一种生动的活力。

母亲站立在湖边,头发和衣衫,都被清风吹得拂动,绝美的身影,融入到了那幅由湖光山色构成的自然画卷中,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描述。

父亲从行李中找出了武士剑、弓箭,对着母亲说道:“要是让夫人出手,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今天看我猎只魔兽回来!”

母亲摇摇头,道:“你年轻的时候,狩猎成绩倒是不错,不过看你现在这样,不要说魔兽了,一般的野兽都不一定能寻到一只呢!上次……”

父亲急忙喊道:“停!上次是意外,这次我一定能重现雄风!”

看着我懒洋洋的躺在湖边的草地上,父亲连叫我一起行动的兴致也没有,就自个儿全副武装的,向山林深处进发了。

直到父亲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面,母亲才来到我身边,蜷躯坐下,几次欲言又止。我坐起身,挪到母亲身边,用手环上了母亲的纤腰。母亲身体一振,然后又放松了下去。

“玟龙,你应该是到了神阶了,对吗?”

“是啊。”

“妈妈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从来没有见你修炼过一天的斗气,或者魔法,你为什么……”

我将头凑近了母亲的发丝边,闻着母亲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当中又混合了自然风中,吹拂来的森林清香,在母亲耳边道:“对不起,妈妈,这是个秘密。也许在未来的有一天,我会告诉您,不过绝对不是现在。”

母亲忽然转过头来,仔细的看着我,问道:“玟龙,你真的是我的孩子吗?”

我知道母亲在怀疑什么。这个世界上有一些灵魂夺舍的邪术。我微笑道:“我的母亲大人,你放心啦。您怀着我的时候,经常哼吟游诗人安吉魁的名曲‘献给爱丽丝’,只不过总是会慢半拍来哼,我说的没错吧。”

母亲望着的我目光,终于变成了惊奇。“玟龙,你……难道是神明转世……”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爱你,妈妈。”

我的嘴,封上了母亲的红唇。

我的手,也伸进了母亲的裤子里面,探索到了那秘境的入口。我的手指,轻柔的滑过秘境入口处,那两片细嫩的肉瓣,然后拇指与食指,捏住了母亲的那粒敏感的樱桃。

“不要在这里……帐篷……”

母亲小声道。她只是怕父亲万一回来直接看见。

我听从了母亲的建议,抱着她进了帐篷,然后将她的衣物剥了个精光。母亲虽然已经结婚多年,而且还曾经生育过,但是她的下体,依旧是鲜艳的嫩红色,两片对称的肉瓣,如忠诚的护卫般,将那神圣的秘境掩盖了住。我伸出手指,揉捏着细嫩的肉瓣,同时舌头也舔上了母亲的那粒樱桃般的蒂蕾。这是我第一次用嘴为母亲服务。

母亲在这种刺激下,直接就达到了高潮,我的出生通道内,已经泻出了晶莹透明的玉液。

我将脸凑到母亲面前,问道:“妈妈,爸爸曾经为你这样做过吗?”

母亲没有回答我,不过她的表情告诉我,没有。

我将一根手指,伸进了那神圣的通道中,感受着那里面传来的弹性,和阵阵的吸力。我将手指抽了出来,把玉液涂抹在了母亲的乳头上,然后用嘴慢慢的舔了干净。母亲似乎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脸色通红,呼吸也急促了起来。我见时机成熟,便将分身,送进了自己的出生通道。本来按照世俗的法则,我只能接触这个通道一次,其余的时间,它都属于我的父亲所有。但是如今,我突破了法则的局限,再一次的触碰到了它,并且如父亲般将它占有。

很快的,我的分身,又闯进了母亲的子宫,那个孕育了我生命的圣地。本来我的一生中,只能在那里呆十个月,之后它要么空闲着,要么将被用来孕育我的弟弟、妹妹。但是如今,我让我的男性标志,再次盘踞在了母亲的子宫内,它将成为我的代表,继续享受母亲子宫的包容与爱护。这样我在母亲子宫内停留的岁月,将超过十个月。这是多么的让人激动!

到了晚上,父亲才带着一只野兔和一只猿羊,返回了我们的营地。我早就已经在母亲体内,播撒过了自己的种子,此刻一切的痕迹都被清理了干净。母亲如往常一般的,熟练的将父亲的猎物,在篝火上制成了美味的烤肉。

我看着被火光照耀着的,母亲美丽的面庞,知道从今天开始,母亲已经对我的侵犯,做出了妥协性的屈服。尽管她的内心,仍然不认可这种关系,但是也已经默认了我对她所做的举动。

吃过晚饭,劳累了一天的我们,自然都要洗澡了。母亲以“不想被你们洗下来的脏水污染”为理由,独自去寻了处湖水清洗。以她圣阶的修为,马上就闪到了湖对面去。湖面那么大,母亲的所在对父亲而言,根本就不知所踪。父亲和我,也只能分开找地方洗澡了。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

我离开父亲的视线后,也瞬间来到了母亲的身边。此刻母亲正一丝不挂的,站在清凉透彻的湖水中,天上布满了繁星,多得让人吃惊,星光洒落下来,将这个夜色都带上了几分神秘的感觉。我也脱掉了衣服,到湖水中抱着母亲,从水下顺利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我坐在了水下的一块平整的石头上,让母亲跨坐在我的身上,承受我的侵犯。

两人只露出个脑袋在水面上。母亲被巨大的快感,冲击得浑身紧绷,头向上仰起。

美丽的星光照在母亲那散发着情欲的脸上,显得母亲仿佛已经迷醉了在这快感之中。

母亲的身体已经屈服于我,她的心还会远吗?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