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县城里的故事佚名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小县城里的故事 小县城里的故事

    夕阳西下,暖暖的阳光给康兴县披上一层金色的外衣。这是一个有四十多万人的农业县,可能是县内河流众多和典型的亚热带气候,这里物产丰富,人们生活的很知足,对外面的世界不太了解,也不太向往,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  而这时县城已没有了白天的喧闹,显得那么的安静而祥和。在县城的永乐路边的一栋三层小楼上,魏龙海正楞楞地望着生日时写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当时是多么的意气风发,一心只为考到心目中向往的省大而努力。一年过去了,省大的通知书没来,但也收到了省师大的录取书,但这一年所发生的变化太巨大了,大到足以改变他的一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小县城里的故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小县城里的故事》,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夕阳西下,暖暖的阳光给康兴县披上一层金色的外衣。这是一个有四十多万人的农业县,可能是县内河流众多和典型的亚热带气候,这里物产丰富,人们生活的很知足,对外面的世界不太了解,也不太向往,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  而这时县城已没有了白天的喧闹,显得那么的安静而祥和。在县城的永乐路边的一栋三层小楼上,魏龙海正楞楞地望着生日时写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当时是多么的意气风发,一心只为考到心目中向往的省大而努力。一年过去了,省大的通知书没来,但也收到了省师大的录取书,但这一年所发生的变化太巨大了,大到足以改变他的一

《小县城里的故事》 第13章 免费试读

“你小子,几天不见敢耍我,找打是不是。”张磊坐起来来到魏龙海身边,故做生气的把衣袖捞了捞,手就向魏龙海伸去。

“好了,说正事,你放心,地址我已经选好了,你现在只要到外面把风放出去就行了!”魏龙海把张磊的手一推跟他说到。

“选好了?哪个地方?我怎么没听过哪里有空房啊?”张磊很吃惊,他天天在县城里逛,也没听说哪家的楼要出租或者要卖。

“刘…峰…的…茶…馆!”魏龙海一字一顿的说到。

“你是不是……,他怎么会让给你?”张磊一听,大吃一惊,心想你是不是疯了,可看魏龙海的样子又不像开玩笑。

“不是他,我让他老婆把房子卖给我……现在你一定要保密,不能说漏了。”魏龙海将自己考虑多时的计划对张磊全盘托出。

“好,我一定保守秘密,你这小子真有你的,我现在就去找人把风放出去,明天我就到远红镇去找肥球商量。”张磊听完魏龙海的计划,兴奋的脸都有些红了,迫不及待的就要付诸实施。

张磊兴冲冲的来到街上,碰到他的弟兄些,就将打算买、租房开茶馆的事告诉了他们,让他们留意一下,然后张磊还不放心,他又到了几个没碰到的朋友家,等他从最后一家出来时,他知道等到明天,县城里恐怕很多人就会知道他们要再开茶馆的事了。

张磊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过了,他这才想起他还要去找陈丽花,看来时间有些迟了,不过一想起在陈丽花身上得到的快乐,张磊不由冲动起来,心想:“管他的,晚点就晚点,老爸应该不会跟她在一起吧!赶紧抄近路回去。”

张磊为了节约时间,略带小跑的快步从城边黄水河河堤上走过,正打算上马路时,他突然听都一个女人的尖叫了一声,不由停了下来,可再也没听见声音了,张磊四处看了看,没人啊!心想难道自己听错了,正打算走,这时候他隐隐约约看见河堤边的小公园里好像有人。这个公园其实也不能称之为公园,它就是县里为了方便人们散步时休息,在黄水河边平了块地,种了些小树跟草,再修了点水泥桌凳和两个亭子。

这个时候还会有人在这里?难道是耍朋友的?张磊好奇心一下就上来了,就慢慢向河堤边的公园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当他靠近时,听见了一个女人被人捂住嘴发出的声音,“看来自己没听错,今天有好戏了。”张磊仔细听了听,便悄悄的向发出声音的一排被修剪的整整齐齐的矮树后面的草地靠去。

张磊靠近一看,一个女人被两个男人压在草地上,嘴里不知被什么东西给堵上了,双手捆住了,一个赤裸上身的男人正压在她腿上脱她裙子,另一个已经将她的衣服解开。“原来是想强奸!”张磊顿时大怒,全然忘了他今天下午基本上也是用的同样的方法占有了陈丽花。

“你们在干什么!”张磊大喊一声跳了过去,一脚将正在脱衣服男人踢到在地,马上转身攻击另一男人,两个男人被他大喝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就都被打倒在地。

当看到只有张磊一人时,两人迅速爬了起来,向张磊围了过来,其中一个人还从身上抽出一把西瓜刀,张磊岂会怕了,他手正痒呢,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打架了,因为大家都不跟他打。

高手就是高手,张磊三下五除二就将两人拳打脚踢放翻在地,不过很不幸,他也挂彩了,手被西瓜刀带了一下,虽说只是皮外伤,出了一点血,但张磊很是不满,他们还敢还手!还敢砍人!于是盛怒之下的张磊捡起刀就向两人扑去,正想再反击的两人都无一幸免的被张磊砍了几刀,见张磊如此勇猛,两人赶紧转身逃命去了。张磊知道两人不会有什么事,他现在砍人早就砍出经验来了,都是皮外伤,看着到处都是血,其实根本不严重。

张磊得意的将刀一扔,对着飞奔而去的两人大喊:“有种的别跑啊!” ,喊完就转身看自己英雄救的美究竟美不美。

“花姐,怎么是你!”当张磊走近看清那个由于手被绑着,裙子和内裤被剥到小腿,根本没法站起来,只有起身坐在那里的女人时,不由大惊道。

“你……你没事吧!”等张磊把塞在陈丽花嘴里的东西取出来,他妈的,是件男式背心,难怪刚才有个男的没穿上衣呢!背心刚拿出来,陈丽花被吓坏了,她从小到大还从没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

“没事,这点小伤没什么。”张磊一边帮陈丽花解开捆在她手的衣服,一边很英雄的说道,看着衣衫不整的性感少妇,血气方刚的他觉得有些冲动。

“那……那两个人不会出什么事吧”陈丽花见着那两人被张磊砍了几刀,他们一身的鲜血让陈丽花还心有余悸,如果那两人死了的话岂不闯了大祸。

“管他们的呢,……你没事吧?”张磊的双手在陈丽花光滑而冰凉的大腿上抚摸着,张磊现在真想把陈丽花搂入怀中好好亲热一下,不过想到陈丽花现在还惊魂未定,而且自己待会如果提出送陈丽花回家,想必她也不会拒绝,一样不是可以成其好事,张磊想到这里也就强压住欲火故着关心的问道。

“没事……,我没事。”陈丽花感到张磊的双手在自己大腿上不怀好意的抚摸,顿时反应过来,自己的内裤和裙子还没穿上,而面前的人下午才强奸过自己,自己还不安全呢,吓的赶紧将内裤和短裙子提了上来穿好,免的再受侮辱。

“你怎么会现在还在这里?”张磊有些不好意思的把手拿开,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自作聪明的问道。

“哇……”陈丽花一听张磊的话,不由痛哭起来,她觉得自己真是不幸了,短短的一天差点被强奸两次,被张磊奸污后的痛苦、屈辱和刚才被那两人塞住嘴压在地上时的绝望和伤心现在又一齐涌上了心头。

原来陈丽花下午从张大富家离开,一个人回到家,洗了个澡后就没心情再做什么了,今天下午发生的一切让她感到就像在做梦一般,一个人楞楞的坐在屋里。

“自己怎么就会被张磊给奸了呢,自己以后怎么办?难道就任由张家父子把自己作为他们的泄欲工具?不行,自己一定要想个办法让张磊不能再打自己的主意,自己再没羞耻,也不能成为他们父子俩共同的玩物,这样太对不起老公了!”陈丽花越想越乱,拿不定一点主意,索性将门锁了,一个人来到河堤边散散心。

心神不安的陈丽花孤身一人在河堤边一边走一边想,看着奔流不停的黄水河,她甚至都想跳下去一死百了,可一想到年迈多病的老母、远在外地的弟弟,还有疼爱自己的老公,自己一直都没帮他生儿育女,她又不想也不能死了。陈丽花直到河堤边已经没什么人了都没有理出一点头绪,依然孤身一人坐在草地上,她现在根本不想回家,不想见到任何人。

而就在此时,心事重重的陈丽花根本不知道,她的孤独和性感被两个正从河堤边经过的有些酒意的小混混给注意上了,这两人是从县里一个镇上到县城里来玩的,两人平时在镇里就是偷鸡摸狗搞惯了的,象占点大姑娘小媳妇小便宜的事也干过,两人色心一起,一合计,心想反正不是县城里的人,就算把她轮奸了也未必有事,大不了连夜赶回家,一两年不到县城来就是了。

两人主意一定,就一直在附近等待机会,可两人平时在镇上也就是干过摸摸胸之类的事,强奸女性两人也还是第一次,尽管河边早就没别的人了,两人还是迟迟不敢动手,后来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偏偏又赶上张磊经过这里。

看着痛哭的陈丽花,张磊想把她搂入怀里安慰安慰,哪想手刚伸过去挨着陈丽花,就被她推开了,张磊只好坐在一边等她哭,心想看你哭得了多久。

“你还有完没完!哭什么哭,他们又没日到你!”张磊几次让陈丽花别哭回家了的提议都被拒绝后,终于忍不住发火了,对着陈丽花喊了起来。

“你,你滚,要不是你下午你强奸我,我会现在还在这里!……你走就是了,我不要你管。”陈丽花没想到张磊这个罪魁祸首竟敢对自己大喊大叫,不由生气的反击道,可当她抬头看着月光下张磊那因为怒火而变得有些狰狞的面孔、身上的血迹,心中又有些畏惧了,语气明显有些无力的让张磊先走。

“我走,我走个屁,你在这里等他们一会再回来找你麻烦啊!”张磊伸手抓住陈丽花的胳膊,一把将她拉了起来,他忍不住了,毕竟现在都快十二点了。

“你,你放开我,你把我弄痛了。”陈丽花被张磊一拉就起来了,抓住她胳膊的手是如此有力,以至于她感到有些疼痛。

“放开就放开,你以为你逃的了,强奸你?你去告我啊!下午你多享受,遭老子日的喊爹喊娘的时候你就不说是强奸了!”张磊索性耍起了无赖,他是吃定陈丽花了。

“你无耻!”陈丽花没想到张磊比他老爸还霸道。

“无耻就无耻,我今天还就无耻了,今晚我不回家了,到你们家睡觉去。”张磊盯着陈丽花,他发现了陈丽花的软弱,觉得她恐怕不敢反抗自己了。

“你敢去我就告诉我老公和你老爸!”陈丽花唯一的希望就放在刘银生和张大富身上了,但愿张磊有所顾忌。

“你去告诉他们好了,就刘银生,他要是敢来找我,哼哼,我老爸我就更不怕了,我还想跟他商量,让他把你让给我呢!你他妈的别再动什么花花肠子了,惹火了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全家!”张磊说完就把陈丽花搂入怀中,宛如一对热恋中的男女一般的离开河堤边回家去了。

陈丽花反抗了一两下,在张磊将她胳膊抓住的手越来越有力的暗示下,她知道反抗都是无谓的,只好乖乖的依隈在张磊身边,平时就听村里人说起过张磊的一些所作所为,现在又亲眼见过张磊打人和砍人时表现出来的心狠手辣后,她现在越来越怕张磊了,觉得他完全有可能像他说的那样,如果惹火他,他会做出对自己老公和家里人不利的恐怖行为。

“你放开我,我不想让熟人看见。”快到大路上时,陈丽花希望张磊能让她先走几步,尽管还在城里,可要是让自己的熟人看见就麻烦了。

“好吧,你先走,记住给我留门啊!听见没有!”张磊也不想太嚣张,毕竟这件事让大家知道了还是不好,特别是他老爸那里他还没想好怎么对付呢!

“知道了!”陈丽花匆匆忙忙的走了,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呢,会被这个混世魔王给盯上了呢!

张磊睡在床上,看着床边正在背对着自己脱衣的陈丽花,心中得意极了,能在别人的家里、别人的床上奸淫别人性感的妻子,这是何等的惬意,原来跟那些发廊女的交易永远也找不到这种快感,看着陈丽花性感肉体慢慢的暴露在自己眼前,张磊冲动的越来越难以忍受。

在张磊的催促下,慢吞吞脱衣的陈丽花尽管再不情愿,最后脱完后也只有朝床边走去,看着在张磊执意打开的灯光照耀下的迷人身体,陈丽花真希望自己是个丑女,那样也不会遭受这么多的侮辱,一次又一次的背叛自己的老公。

张磊一把将陈丽花拉上床就压在了身下,双手将她的头紧紧固定住,想一品陈丽花的香舌,那些发廊女无论张磊怎么威逼利诱,很少同意跟他接吻,张磊因此觉得接吻是一个女人真心同意跟自己交欢的表现。

看着双眼紧闭、鼻息增粗,跟自己拥吻着面色越来越红润的陈丽花,张磊产生了一种彻底占有了身下这个女人的满足,双手慢慢的滑下,从陈丽花的背下伸进去紧紧搂住,胸口稍稍上抬,画圆似的上下左右磨动着,感受陈丽花丰满乳房带来的软绵,阴茎在她的阴道口磨擦着,张磊决定要挑逗得陈丽花受不了,主动要求自己奸占她。

陈丽花尽管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成熟的身体在张磊的玩弄下慢慢的背叛了她,张磊的嘴唇时而在她耳边,时而在她脖颈亲弄,双手更是厉害,对乳房和阴道大肆攻击,让陈丽花身体的冲动和心里的欲望慢慢的越来越高涨,她口中的呻吟由无到有,由小到大,身体也不停的扭动着,主动寻找张磊滚烫而坚硬的阴茎。

“你是不是想要我日你了!小骚货,想要就说。”张磊也觉得自己有些不能忍受了,赶紧对身下已是淫情泛滥的少妇说道,他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要达不到目的了。

“我,……我要。”陈丽花对自己的身体早就没法控制了,真不知道自己是福还是祸,张家父子都是这么善于调教和满足自己的身体欲望。

“你这么说怎么行,说点好听的,就像你跟我老爸在一起的时候。”张磊一想到那天看到张大富跟陈丽花、李玉梅俩妯娌奸弄的那一幕,不由想在陈丽花这里得到一点模仿和满足。

“你……,好老公,求求你日我。”陈丽花顿时羞红了脸,她想到自己被张大富父子俩都日过,心里有些羞耻,可没想到心里的羞耻反而让身体的冲动更加的高涨,看来自己真的无可救药了,陈丽花在难以忍受的欲望支配下,干脆破罐破摔了,反正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好,我的乖母狗。”张磊将坚硬如铁的阴茎一插到底,他在反复的回忆中早已深得张大富的真传。

“啊……,你好厉害……”陈丽花久旱逢甘雨,而且张磊强健的身体和异常犀利的进出让她感到身体被刺穿了一般,不由被张磊奸的大呼小叫起来。

当晚,张磊充分将自己年轻强健的身体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将自己从发廊女那里学会的每种招式翻来复去一遍又一遍的使用,一次又一次将陈丽花推上高潮,两人的淫词荡语比起张大富来说,不光有继承还有了发展。而张磊旺盛的欲望让他在稍做休息后就忍不住将刚刚入睡的陈丽花叫醒,迷迷糊糊的陈丽花只好一次又一次用口交和乳推将他射精不久的阴茎唤醒,按他的要求摆出各种姿势任他奸淫,也一次次从迷糊到清醒再到兴奋,一次次被他将精液射到阴道。

第二天早上,张磊第四次将精液射到陈丽花的身体里,两人约好晚上见面的地方时间后,陈丽花出门观察了一番,在确定无人经过的情况下,张磊匆匆离开了她家朝县里的车站赶去,他要到远红镇去找肥球,他们原来学散打时的朋友,现在那个镇上的地痞头子。张磊想赶紧把魏龙海让他下去办的事办好就赶回来,晚上他还要去跟陈丽花约会。

而疲惫不堪的陈丽花等张磊一走,赶紧回到床上睡觉,她昨晚被张磊折磨坏了,只想补补磕睡,以至于连避孕药也没吃,当然她也觉得不是危险期,吃不吃都没关系的,但她没想到,不是危险期同样有可能受孕,而且的确就是她的疏忽让她怀上了张磊的孩子,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