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破碎的命运》a3232951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破碎的命运 破碎的命运

    市郊的棚户区改造工程正式启动,陆小安家所在的那一片破败的平房也在拆迁范围内。邻居们大多已经搬走了,只剩下少数几户还没有搬完。  已经是傍晚了,夕阳的余辉照射在这片即将拆迁的破败房屋上,显出一种凄凉的美感陆小安在这片黄昏中的残垣断壁上小心的前进着,那些搬走的住户,带走了她们能带走的一切,就连窗户和房子中的土制暖气都被拆掉了。  但其中还是有一些遗留下来的东西,陆小安昨天就在捡到了一个别人落下的变形金刚玩具,让他开心了一夜,天快亮的时候才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a3232951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破碎的命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破碎的命运》,是作者a3232951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市郊的棚户区改造工程正式启动,陆小安家所在的那一片破败的平房也在拆迁范围内。邻居们大多已经搬走了,只剩下少数几户还没有搬完。  已经是傍晚了,夕阳的余辉照射在这片即将拆迁的破败房屋上,显出一种凄凉的美感陆小安在这片黄昏中的残垣断壁上小心的前进着,那些搬走的住户,带走了她们能带走的一切,就连窗户和房子中的土制暖气都被拆掉了。  但其中还是有一些遗留下来的东西,陆小安昨天就在捡到了一个别人落下的变形金刚玩具,让他开心了一夜,天快亮的时候才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破碎的命运》 第30章 免费试读

风忽然停了,转瞬间伴随着密集的沙沙声,漫天的雨幕降临大地。

林诺被拖着,踉跄着跑了几步,她用力的甩开对方的手,回过头,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背影。

一个仅凭一己之力挡住两个追赶而来的敌人的男人的背影。

「顾不上他了!」

女医生在她耳边大喊,她却浑然不觉,双脚不由自主的迈动着步子。

「快滚,别给老子添乱。」

他的声音坚定,但透着虚弱,雨水打湿了他乱翘的头发,顺着衣角滴落在地上。

「我不走!」

她的嘴唇轻轻的哆嗦着,天下之大,却哪里还有她的容身之所?

「你的命早就不是你自己的了,赶紧跟我走!」

女医生追上来,一把拉住她。

「喂!」

扭住面前的敌人,挥刀在他的手腕上留下一道道喷血的伤口,染血的面庞肌肉微微牵动。

两个女人闻声都驻足抬起头,看着那个男人。

「如果想让我闭紧我的嘴,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一脚将对方踢道,迈过那人捂着手腕不停挣扎着的身体,男人充着面前的年轻人够了勾手。

「七个里,你是随后一个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女医生的面色瞬间严肃了下来。

「用我的荣誉保证。」

「谁他妈关心你的荣誉。快滚。」

男人的肩头被匕首贯穿,猩红的体液从伤口喷溅而出。

男人轻蔑的笑着,手中的匕首轻描淡写的划开对方脖颈的动脉,血色的喷泉在雨幕中绽放。

女医生咬了咬牙,一掌切在林诺后脑,林诺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背起林诺,女医生迈开步子,用尽全力的奔跑。

却在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之后,身子转了半圈,栽倒在路边,肩上的林诺也被抛了出去,两人的身子激起片片水花。

「谁他妈准许你们离场了?」

爱丽丝斜靠在皮卡的车门边,黑色的长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很没品的打了个哈气,手中一柄大号手枪遥指着倒在地上的女医生和林诺。

「我还有些问题没得到答案呢。」

爱丽丝的指尖轻轻拢着自己的头发,一步一步的走来。

「是谁杀了我妹妹?这个废物根本不可能有这个能力。」

女医生肩膀中弹,伤口流出的鲜血已经将地下的路面染红了一片。她挣扎着起身,脸色越发的苍白。

「嘿嘿…嘿嘿…啊哈哈哈哈哈……」

男孩的肩膀微微抖动,在雨幕中忘情的大笑,仿佛听见了人世间最好听的笑话。

爱丽丝眉头一皱,眼光再次落在那个几乎无法靠自己保持站立的男孩。

「谁规定羊就不能吃了狼?谁说老子一定要堂堂正正的打败她之后才能肏她?谁他妈说的,老子不能有帮手?」

他的嘴角夸张的上翘,如一抹新月露出带着血污的牙齿,诡异的微笑着。

「youfuckingthoughtthattodayisHalloween?(你他妈以为今天是万圣节?意指爱丽丝觉得陆小安的笑容像南瓜灯一样,翻译by茶童,流域风大哥,你那个youandhismoth- er的翻译,我实在是不敢用!」

爱丽丝的心底泛起一股隐约的不安,陆小安脸上扭曲的笑让她脊背发凉,虽然她丝毫不认为这个男孩对自己能造成什么威胁,但一种神经百战锻炼出来的敏锐直觉让她瞬间将陆小安归类为危险等级。

「少他妈说鸟语,我听不懂。」

陆小安对于自己不懂英语说的理直气壮,颇有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味道。

「你是说,是你杀了我妹妹?」

脱线的女人上当了。

「就凭你?」

但她还是不太相信。

「你觉得冒名顶替这件事,对我有什么好处?你会觉得我床上功夫好,跟我来一发?」

陆小安话音未落,他的脚边就突然水花四溅,路面被子弹打出一个浅坑。

「看来…你的性取向有点问题,不是想我射你,而是想射我。」

陆小安不为所动,依旧带着诡异的笑。

「你不怕死?」

「你舍得杀我?严格来说我可是你妹夫?」

「那我就更得把你挫骨扬灰了。」

「哦?想不到你的家族是属黑寡妇的?喜欢被干过之后就杀掉干你们的男人?」

「我妹妹不喜欢男人。」

「哦——」

陆小安恍然大悟般的说:「难怪叫的那么大声。」

漫天雨幕的沙沙声中,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闲谈般的对峙着。

一男一女,一高一矮,一年长一年幼,一健康一受伤。

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却透着同样的疯狂。

「太有意思了,你居然完全不害怕我?」

手枪被爱丽丝丢在一旁的水洼里,抽搐刀鞘中的牛角匕首,摇摇指向面前的男孩。

「恐惧那玩意,大概被雨水冲走了吧。」

陆小安也举起了手中的匕首。

「你是弃子?可我偏偏觉得,你比她们对我有价值。」

爱丽丝扫了一眼方才两个女人倒下的角落,哪里除了地上的一摊血色之外早已没有了人影。

「谁知道呢,说不定我能完胜?」

陆小安挑了挑眉毛。

「就算你不是杀死我妹妹的凶手,也有莫大的关系,我一定要撬开你的嘴。」

「如果你想亲我,或者让我舔你,我会自觉张开嘴巴的,不用你撬。」

两人缓缓的接近,刀锋交错间勾画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拳脚往来中伴随着飞溅的水花。

一个靠打击沙袋,与人博弈训练出来的搏击高手,面对一个从战场归来,身经百战的老兵之时,高下立判。

但若规则是搏击高手舍命进攻,而老兵却不能受一丝一毫的伤呢?

两人的战斗,在持续了近一分钟的僵持之后,胜利的天平再次开始倾斜。

牛角般的匕首深深的扎进了陆小安的胸膛!殷红的血液从陆小安的嘴角流出。

「乖乖的告诉我答案,我就让你死的痛快点。」

深插入肉的刀锋缓缓转动。

身体剧烈抽搐的陆小安紧紧握住了爱丽丝持刀的右手。

「算了,还是……」

陆小安忽然放松了全身,嘴角带起一抹放弃般的微笑:「还是拽你一起上路吧,黄泉路上,也能有屄肏.」一道炸雷响彻云霄,将阴暗的雨幕照得雪亮!

手起、刀落!

**********************************

窗外的暴雨不停,屋内的床上,陈磊鼾声如雷。

于兰是一名暗娼。干这行几十年,如今正是人老珠黄,容颜不再的时候,生意也越发的惨淡。

她正蹑手蹑脚的打开陈磊的提包,翻找着值钱的东西。

陈磊躲在于兰家里已经近一个月了,一个月前,他从那家小旅店的床上惊醒,身边睡着一个被蹂躏致死的年轻女人。

他很清楚,这和自己正在查的「公司」有关系,有人想陷害自己,自己一旦被捕,很有可能连警局都没到,就会被做掉。

他从床上跳起来,穿好衣服,收拾着室内一切可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擦拭着所有自己可能碰到过留下指纹的地方,然后迅速离开。

和预料的一样,第二天一早,整个市区就贴满了有他照片的通缉令,他四处躲藏了几天,最后之得花大价钱躲进了于兰这个暗娼的家里。

于兰本来是十分的不愿意让一个男人长时间住在自己这里的,但是看陈磊出手大方,并且还不用自己撅起屁股给他肏,自然乐得不行。

本来于兰深居简出,和外界几乎没有交集,毕竟平日里的时间都用来笼络恩客了。

可自打陈磊躲了近来,不但不用辛苦地四处找人肏自己,还有人大把大把的给自己钱,她似乎也开始飘飘然起来,觉得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妓女,总算是苦尽甘来了,等送走了这个小子,自己的钱也攒的差不多了,再也不用受房东金左脚那个死瘸子的气了,老娘马上就搬走,还要在屋子正中央的地板上舒舒服服的给你留下点便便!

谁知打发闲暇时间看了一会儿的电视,却让她胆战心惊,原来自己藏的这个男人是个杀人犯!

女人是天生的演员,更何况是做了几十年妓女的女人,其演技简直能在奥斯卡称后。

于兰不动声色的在陈磊的饭菜里加了大剂量的安眠药,才吃过午饭,陈磊就昏昏然的睡了过去。

于兰在陈磊的包里一通翻弄,现金足足还有两万多,全部塞进了自己的皮包,然后她小心的锁上了门,一路小跑着出去了。

**********************************

滚滚的雷声如同打在张蕾的心间,让她心神不宁。

恐惧、不安、悔恨、焦虑。

数之不尽的负面情绪不停的袭扰着她。

卧室的大床上一片狼藉,经历了大大小小十几次高潮的张蕾软绵绵的躺在湿漉漉的床单上,身边堆满了各种成人用品。

快感,快感,一停下来,一失去快感,自己就要疯掉了。

那种恐惧,那种不安,仿佛随时要吞掉她的洪水猛兽,只有在肉欲中沉沦的时候,才能短暂的忘记。

她的手指轻轻的触碰阴唇,就猛地一缩手。

红肿的阴唇因为长时间的充血摩擦,钻心的疼。

但是和心中的恐惧比起来,肉体上的疼痛算什么?

张蕾从身边抄起一直电动阳具。

天蓝色的橡胶棒身上有着一颗颗半圆形的颗粒状突起,打开电源后,橡胶棒身中的彩灯不停的闪烁,将电动阳具染成各种不同的颜色,伴随着电动马达嗡嗡的响声,丑陋的塑胶阳具剧烈的扭动起来。

张蕾伸出红嫩的舌头,在棒身上来回的舔舐,香舌经过的地方,都留下一条口水的痕迹,等口水把电动阳具全部润湿,她分开自己的双腿,将阳具用力的插了进去。

紧闭着房门和窗帘的昏暗卧室里,再次飘荡起张蕾诱人的呻吟声。

**********************************

屋外的大雨下得烦人,酒店的客房里,四个男人围拢着一个女人正在打着升级。

黄毛和老大一伙,二狗子和老三一伙。

林茜赤裸着身子,脖子上拴着狗链,被绑在凳子的扶手上,身上只穿着黑色的长筒丝袜,双膝跪倒,双手撑在地上,屁股用力撅起和后背成一条直线,充当着牌桌。

她的后背上和屁股上堆放着四个男人之前出过的牌。

二狗子坐在林茜面前的位置,阴茎深深的插在林茜的嘴巴里,林茜的小嘴不停的发出哧溜哧溜的吮吸声,不住的呻吟着。

林茜身后,和二狗子搭档的老三,大马金刀的坐在凳子上,看着手里的牌,思量着该出哪张,胯下的阴茎伴随着水声啪啪啪的撞进林茜的引道里,撞得她雪白的大屁股荡起一波一波的肉浪,身体一耸一耸的,几张牌都掉到了地上。

老三用力拍了一把林茜的屁股,在白皙肥嫩的臀瓣上留下一个红手印,教训道:「肏,给老子趴好,你现在是桌子知道嘛?对5!」

而坐在林茜身体两边椅子上的老大和黄毛也是高跷着阴茎,却是一脸的沮丧样。

老大狠狠的捏了一把林茜的乳头,说「「过,真他妈的倒霉,黄毛,我跟你一伙就是个失误。」

黄毛不乐意了,说:「大哥,打升级这玩意,看配合的,您也不能老赖我啊,要不上。」

「哈哈,老三,咱俩可稳扎稳打。」

二狗子嘿嘿一笑,说:「从开始打,我俩可就一直赢,我俩肏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是不是你们二位让着我们呢。」

「就是就是。」

老三把一条小龙用力甩在林茜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说:「我跟二狗子都射了两炮了,再打下去,我俩都要没子弹了。」

客房的房门被敲响,老大郁闷的回头问:「谁啊?」

「警察临检!开门!」

屋外的人语气很横。

「肏,坏了,快收拾。」

「怕什么,现在咱跟警察是一家。」

「去你妈的,老三,别他妈干了先。」

房门再次被敲响:「快点开门!」

语气中透着一丝不耐烦。

老大一遍光着屁股套上牛仔裤,一遍对着门口喊:「来了来了。」

房门打开,几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走进了客房,未收一个高个子的看了看无力的四个男人,以及刚刚才被胡乱套上一件连衣裙的林茜。

林茜发硬的乳头在连衣裙的胸部清晰可变,嘴唇边的一抹白色浆液还没来得及擦掉,小脸红扑扑的,害怕阴道里的精液留到地上,她的双腿用力的夹紧。

「警察临检,配合一下,把身份证拿出来。」

看到警察出现在眼前,林茜几乎就要开口求救,身后的老三却一把撩起她的裙子,打开牛仔裤的拉链,挺着阴茎就那么站着干起林茜来。

「警察同志,是这样的。」

老大嘿嘿一笑,凑上前去和为首的警察几句耳语。

那个警察眨么眨么眼睛看了林茜两眼嘿嘿一笑,说:「成,这就好办了,不过你们也收敛点,毕竟这地方人多眼杂不是?」

他走上前,抓住林茜连衣裙的一侧肩带,拉了下来,伴随着林茜的尖叫,里拿钱丰满的双峰漏了出来。

一双大手在林茜的乳房上摸了两把,看着林茜喘着粗气,羞红的小脸,警官笑了笑说:「肏,够骚的啊,费了不少劲才搞来的吧。」

「那是,这娘们可是个极品,要不哥几个爽过再走?」

「不了,今天还有任务。」

为首的警察摆了摆手。

「那就不耽误各位了,等有时间我安排诸位出来好好爽爽。」老大笑着说。

「好说,好说。」

为首的警察一挥手,几个警察便鱼贯而出。

管好房门,老大上去一脚踹飞了老三,骂道:「老三你个种驴,就他妈知道肏,也不知道敬老。」

说着掏出阴茎,伴随着林茜的尖叫,插进了她的身体。

**********************************

冰凉的雨水浇在林诺的小脸上,轰鸣的雷声震得她耳膜嗡嗡作响。

背着她的女医生踉跄着栽倒在路边,朦胧中她被摔倒的疼痛弄醒。

「……小安。」

她喃呢着睁开眼睛,却看见她苍白的脸。

「陆小安呢?」

她询问,她却没有回答。

「我他妈问你陆小安呢?」

她一脚踢在她受枪伤的肩头,她再次栽倒在水洼里。

「顾不上他了。」

女医生喘着粗气。

「去你妈的!我他妈才应该把你扔在那!」

林诺气冲冲的辨认着方位,想要寻找回去的路。

「你不能回去。」

女医生喘着粗气站起身,一把拉住了她:「他是凭借自己的意志挡在哪里的,记得嘛,他叫你快滚,就是为了让你活命!我们现在返回去,就是叫他白做牺牲!」

女医生的话仿佛抽走了林诺所有的力气,她颓然的瘫倒在地上,放生的痛哭。

几分钟之后才猛然对着她们逃命来时的方向大声大喊着:「陆小安!给老娘活下去!你的命是我的!」

「我们走吧。」

**********************************

外面下着大雨,辖区派出所里,格外的冷清,值班的民警小王正惬意的趴在桌子上打着呼噜。

被敲门声吵醒,小王用手手背擦了擦嘴边的口水,说:「请进。」

近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风韵犹存的脸上浓妆艳抹,走形的身材略显臃肿,风骚的穿着一件紧身低胸短裙,胸前一双巨乳抵不过时间的力量和地心引力的作用开始下垂。

「于大姐,有事啊?」

小王看来的是于兰,开口问道。

这个于兰是做什么的,小王心里有数,几乎所有管片的民警都知道,这个于兰是个暗娼,用现在时髦的说法,叫楼凤。

不过这个世界就那么回事,于兰平时也没少孝敬这群小警察,花了不少钱疏通关系,所以当于兰和她那个蹩脚的房东金左脚闹起矛盾的时候,警察们还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的帮着于兰的。

原本以为于兰来,又是跟金左脚闹了什么矛盾,结果却不成想,听于兰说起了那个通缉犯。

小王立刻兴奋了起来,比昨天晚上和聊天室里的妹妹裸聊还兴奋,抓住了他,老子以后还不飞黄腾达?

不对,听说那小子,之前好像是刑警队的,自己能搞定他不?

挠了挠头,小王问:「于大姐,你就这么跑出来,他会不会发现啊。」

「不会,我给他下了安眠药,这会儿正睡着呢。」

小王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这简直是天大的功劳一件啊。

他立刻兴冲冲的就要于兰带他去,但于兰却一把抓住了小王:「小王兄弟,咱可说好啊,那悬赏的奖金。」

「大姐你放心,全是你的。」

「成,冲兄弟这句话,以后找大姐,大姐给你打折!」

强忍着一阵阵反胃,小王跟着于兰来到了于兰的家中,陈磊依旧睡得呼噜震天响。

在三和通缉令上的照片做了比对,小王乐得几乎要蹦起来,没错这次自己可发达了!

小王小心翼翼的拨通了市局高局长的电话,声音带着一丝颤抖的报告到:「报告局长,我是顺心路派出所的小王,我抓到了通缉犯陈磊。」

「你确认你找到的是他?」

高局长问。

「我敢保证。」

「你是直接向我报告的嘛?」

「是的。」

「那好,这件事情,你不要声张,告诉我你的位置。」

报出于兰家的地址,小王就美滋滋的等待市局的人。

大概半个小时后,一辆警车停在了于兰家楼下,小王赶忙去楼下迎接,谁知来的几名警官压根就不理小王的客套话,直接问,陈磊在哪。

小王郁闷的将他们带进屋子,心里很不是滋味,这群市局刑警队的家伙,就是牛逼。

确认了陈磊的身份,几个市局的警官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为首一个警官拍了拍小王的肩膀,对小王的行为大加赞赏,并且向小王保证,他一定会受到重用。

小王乐不可支,连连拍胸脯保证自己一定不会让领导失望。

「你今天什么都没看见,你在派出所执勤了一下午。」

小王一听,不乐意了,这是要抢功不成?

立刻反驳道:「这绝对不行,领导,你们不能这样,这人我都给抓来了。」

那名警官嘴角抽搐了一下,还是耐着性子说:「我保证,奖金,晋升,一样都不会少了你的,而你,只需要管好自己的嘴巴。」

「嗨,孙子,你当我不知道?你不就是想抢功嘛?」

小王关键时刻居然脑袋转不过弯,一旁的于兰拽了他好几下,他都没反应过来。

为首的那名警官叹了口气,拍了拍小王的肩膀,说:「都是你自己找病啊。」

小王还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一柄锋利的刀锋已经刺进了他的身体,而玉兰张开嘴刚想尖叫,她的嘴巴就被一双大手捂住了。

昏暗的地下室里,陈磊被人用冷水泼醒了,他浑身一阵机灵,醒了过来。

他发觉自己被绑在椅子上,对面不远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但是那人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台灯,台灯刺眼的光线都照在自己脸上,那人隐没在黑暗中。

「陈队长,想必你之前也对我们有所耳闻,从你的线人,瘦子那,而如今,不需要你来追查了,我们打算走到你的面前,我们想和你交个朋友。」

**********************************

轰鸣的雷声响彻天际,闪电将滚滚的乌云切成碎片。

陆小安狼狈的栽倒在里边的水洼里喘着粗气,眼睁睁的看着爱丽丝一步步走进。

那两柄牛角匕首早就被甩得远远的了。

爱丽丝的肩头,一道伤口深可见骨,肌肉就像小孩子的嘴一样裂开,血水不停的冒出。

「…你…你…」

爱丽丝的表情前所未有的狰狞。

「你他妈干了什么?」

她用没有受伤的肩头一侧的手臂抓着陆小安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美丽的俏脸上五官剧烈的扭曲:「你他妈竟然弄伤了我的身体?」

陆战靴踢在陆小安的小腹上的力量惊人的大,陆小安被踢得向后飞去,跌在两米开外。

「Motherfucker!你这只公狗!你居然弄伤了我的身体!」

爱丽丝癫狂一般的怒吼,雨水顺着他的面颊流下:「我经历了那么多险恶的环境,我的身体都没有一点伤痕!为的就是能将身体献给能征服我的男人,只有能征服我的男人才能享用的完美的身体……你竟敢伤害……」

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击打在陆小安的身体上,陆小安如狂风中的枯叶被抛起,被吹落。

又是一道闪电,轰鸣的雷声中雨势渐渐开始减弱。

「陆小安!给老娘活下去!你的命是我的!」

远远的,传来一个女人的呼喊,声音传到两人附近,及其微弱,几不可闻。

「说什么混账话呢,别一得到自由,就提这种无理的要求啊。」

陆小安瘫坐在地上,看着再次来到近前的爱丽丝,苦笑着说。

爱丽丝来到陆小安近前,举起拳头,就要再次开始近乎于无休止的单方面殴打,却忽然间停住了脸色一片铁青。

「我等了好久了。」

看着爱丽丝脸色一片铁青,脚步忽然开始踉跄,不住的用力摇晃着脑袋保持清醒,陆小安松了口气般的说。

「是不是有点头晕?看东西重影?身体有点发冷?」

陆小安的嘴角再次抽搐般夸张的上咧,如万圣节南瓜般的诡异微笑。

爱丽丝一屁股瘫坐在地上,身体不停的颤抖,她试图再次爬起来,却跌回了地上。

「医院嘛,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它们可以用来救命,也可以用来杀人。我还以为被那么多的血和雨水冲过,刀子上面已经一点都不剩了呢——蛇毒。不过虽然量少,还是有点用的,而且你这么happy的打了我老半天,血液循环加速到爆了吧。」

陆小安扶着墙壁缓慢的站起来。

一步一个踉跄,三步一个摇晃,五步一个摔倒。

却马上会再次站起来,虽然他的动作缓慢得仿佛电影的慢动作镜头,但他还是拾起了丢掉的匕首,来到了瘫倒在地上,却仍旧在挣扎着爬起来的爱丽丝面前。

「本来,放着不管你,你也会死,但是,你实在令我恐惧,我不得不亲眼看着你死去才能安心,而且,你是一名真正的战士,应该像战士一样死去。」

陆小安喘着粗气,举起了手中的刀。

「呵呵哈哈哈,Good!Chineseboy!Youaregreat!」

爱丽丝放弃了挣扎,伸展开四肢,舒服的躺在了积满雨水的地面上。

雷声再次轰鸣,大雨渐停,乌云散开,阳光再次照射湿漉漉的大地。

「呯!」

**********************************

一周后。

一间办公室里,一只胳膊吊在胸前的女医生正在和电话那头的人激烈的辩论着,但显然她是处于劣势的哪一方。

「是,我明白了。」

她放下电话,静静的呆了不足两秒,就一把将电话扫到了地上,一脚一脚用力的踩着。

「去你妈的,你们这群废物,王八蛋!」

「别像个泼妇似的,影响我吃饭的心情。」

林诺的伤势比女医生轻得多,她正斜靠在桌边手中端着一桶装康师傅泡面,哧溜哧溜的吃的正香。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着好像是你的事。」

「我为什么要担心?」

林诺喝了一口汤,将塑料叉子和面桶一起丢进垃圾桶。

林诺用纸巾擦干净手,指尖轻轻的抚摸着放在身边的那本破旧的笔记本:「有了这个,我什么都不怕。」

看到那个如同破烂一样的笔记本,女医生的瞳孔微微收缩。

就在一周前,自己和她刚刚死里逃生,处理了伤口,她就迫不及待的回到那个囚禁了她三个多月的公寓,从一片狼藉的客厅里,找到了这本笔记本。

而当自己想要看看这本笔记本中写了些什么的时候,她几乎要扭断自己的胳膊……

「我没怎么吃饱,还有泡面嘛?」

「你这种身价的大小姐,不去五星级酒店就罢了,怎么突然这么喜欢吃泡面呢?」

带着一丝「你不会懂的」的微笑,林诺麻利的打开酱料包,蔬菜包,粉包,倒进桶里,然后倒入开水。

盖好桶面的盖子,林诺忽然问:「你这辈子吃过嘴好吃的东西是什么?」

「嗯,我喜欢吃的东西有很多。」

「过去,我每天都吃着鲍鱼海参什么的,却也没发现哪里好吃,后来我发现饿急了的时候什么东西都好吃,从来不削于品尝的半包发潮的饼干竟然好吃到让我想哭。最后,我发现,自由的饭最好吃。思想上的自由,身体上的自由,凭借自己的意志,吃什么都是好吃的。」

「哼,我没你那么丰富的经验。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就像我说的,我们无法为你提供庇护,我个人的意见是,你能找个地方躲起来。」

「躲?我为什么要躲?」

林诺白了女医生一眼,仿佛在看一个白痴:「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的。」

「可是,你一旦回去了,你怎么保证自己的安全,你怎么摆平之前的风波?」

「那些不用你担心。」

林诺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她低头打开桶面的盖子,用塑料叉子将已经泡得微软的面饼按进水里,淡淡的说:「小安会告诉我的。」

「别傻了,他不可能活着。」

「不,他一定活着。我确定。」

女医生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美丽的女孩带着一脸幸福的微笑,解开泡面的盖子,呼哧呼哧的吹凉面条,然后大口大口的吃着。

忽然觉得,有时候,经历或许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医院的事情呗各大媒体大肆渲染成了警方和悍匪短兵相接,引发枪战,好在警方事先疏散了附近群众,并未造成人员伤亡。而悍匪也被击毙云云。

不管怎么说,在林诺身上的伤基本痊愈之后,她果断的离开了。

面对林诺的归来,林国锋愕然了!

高局长愕然了!

赵刚愕然了!

高峰愕然了!

陈德海愕然了!

整个城市的警察公安系统愕然了!

媒体愕然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失踪三个月的林氏集团前几自己回到了家里?

面对众多方面的询问和质疑,林诺却只是淡淡的表示,自己只是离家出走,当天和自己的父亲,也就是林国锋,因为林国锋在外养情人一事发生了争执,后来在参加朋友的聚会的时候,更是遭到了市局高局长的儿子,高峰的无耻骚扰,所以林诺决定和一群网上认识的驴友步行出去游玩了。

但是自己母亲失踪一事,她并不知情。

虽然官二代富二代的行事一向偏激,性格乖张,但是面对如此漏洞百出的说辞,事情居然就此平息,是谁也想不到的。

但恰恰是如此的说辞将各方的利益恰到好处的隐藏了起来。

谁也不希望那层薄薄的窗户纸被捅破。

赵刚如此,陈德海如此,林国锋如此,高局长更是如此。

于是乎,这件事情就在诸方的压力下,被低调处理。

林诺并没有重新住进林宅,她觉得这里已经不是自己的容身之所,所以她一回来就立刻要林国锋给她在市中心高档小区购买了一套跃层的精装修商品房,只带上简单的欢喜衣物就可以入住。

更重要的是,那里马路对面就是市警察局,一条街外,就是市电视台和市政府。

重新融入日常生活的林诺展现出了不同以往的精神状态,在练习舞蹈的同时还开始学习散打、跆拳道等项目,但在连续在对练中失手打伤三位教练之后,她只好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看来在找到合适的教练之前,还是不要去伤害这些以此为生的苦命体育健儿了。

其实当林诺一出现的时候,最想先下手为强的就是赵刚,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召见了。

召见他的,是「公司」董事会。「公司」真正意义上的拥有者,一共六人。

而赵刚这个总经理,就如同职业经理人一般,虽然手握大权,却随时可能被董事会罢免。

董事局的成员们对这件事盖棺定论了,告诉赵刚,不要再搞事,维持目前的平稳局面才是重中之重。

在赵刚看来,董事会的各位大佬们都已经老了,他们不敢打不敢拼,只想着吃老本。

但既然董事会下了令,赵刚也治好恨恨的作罢。

陈德海元气大伤,省内的产业几乎折损殆尽,只得暂时撤出战场。

一时间,市内又恢复了虚假的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嘛?

或许只有经历过那些事情的人,他们自己才知道。

**********************************

一周前。

清脆的枪声响起。

陆小安手中的匕首被击飞,他虚弱的身体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一声不响的栽倒在美人的怀里。

「您没事吧。老师。」

应该说好在自己留了后手?还是感叹天不亡我?

两名作为预备队的学生救了爱丽丝的命。

他们将陆小安从爱丽丝的身上推开。查看着爱丽丝的伤势。

「给我…救活他…」

爱丽丝的嘴唇颤抖着,气若游丝的说:「他的命还有用…莉莉丝……」

他们所处的地点距离医院非常之近,几乎才放下电话,救护车的警笛声就已经传来。

被小心的放上担架,抬进救护车,一直昏迷的陆小安突然睁开了一只眼睛,微眯着扫了一眼救护车里忙碌的护士,然后又重新闭上。

「看来我的日子还长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