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佚名 佚名小说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上海风云 上海风云

    一九四五年,上海风云十六铺的码头总是熙熙攘攘的,尤其是日本投降的1945年,从陪都重庆过来的轮船一艘接一艘的,载来了当年出逃的人群,和一批批的接受大员们。  从江宝轮上下来的人群里,有一帮打扮的书生气的男女。他们是原上海云水话剧社的班子。剧社社长是个四十四,五的男人,他叫谢长林,整个剧社大约有20几号人,有的还是夫妻。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历史军事
    立即阅读

《上海风云》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上海风云》,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军事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九四五年,上海风云十六铺的码头总是熙熙攘攘的,尤其是日本投降的1945年,从陪都重庆过来的轮船一艘接一艘的,载来了当年出逃的人群,和一批批的接受大员们。  从江宝轮上下来的人群里,有一帮打扮的书生气的男女。他们是原上海云水话剧社的班子。剧社社长是个四十四,五的男人,他叫谢长林,整个剧社大约有20几号人,有的还是夫妻。

《上海风云》 第二十八章 免费试读

高井一岚看到被反绑着的孙雁,兴奋的是心花怒放。上前就要搂抱孙雁,被孙雁给躲闪开了。

「美脚,大大的美脚花姑娘!我的摸摸漂亮性感的脚的干活。」高井在设计室追赶着孙雁,金大牙说「高井先生,马上中午就到了,你的先米西米西的干活,这个孙雁花姑娘跑不了的。下午的你的玩她脚的干活!现在的去食堂米西的干活。」

「哦,由西!我的不摸摸孙雁花姑娘的脚,饭的不吃的。」

吴国栋拦上来说:「孙姑娘,你委屈一下,让他就先摸一下你的脚吧。这样缓和一下,然后去吃饭休息。」

高井道:「休息的不行不行的,午饭的米西后,我的要单独的和孙雁花姑娘睡觉的干活!现在先摸脚的干活。」

金大牙拽住孙雁的胳膊说:「孙卫生员小姐,你就委屈先坐一下,让这个老东西捏一下你的脚好了。说实话,你既然被抓住了,轮奸你就不可避免。摸一下脚还不是小菜吗,何必不拖延一点被轮奸的时间那?」

孙雁想也对,自己进来已经半小时了,一会吴八和九月就打进来了。不如能拖延一下是一下了,现在研究所了的视线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了,不如在吸引住他们一下,为武工队的战友赢得最好的机会空间。

于是,孙雁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高井一岚连忙坐到孙雁对面的一张椅子上,一把捞起孙雁的一只穿着黑色淑女型高跟皮鞋的脚,在她细柔的脚面上摸捏了起来。

金大牙对高井说:「嗨,老家伙,你动作轻点,人家孙姑娘是小家碧玉出身,别那么下作对人家。」

高井紧紧握住孙雁的那只脚,对金大牙翻了个白眼。这时候,一个特务来喊金大牙了「组长,电话!」

金大牙嘱咐吴国栋,让他看着高井别对孙雁太过分,自己跑出去接电话了。

打来电话的是76号的陈五,这个金大牙的贴心随从对金大牙说:「老爷,我是悄悄的在给你打电话的。告诉你一个消息,《申报》的大美女顾燕记者在江北被抓住带回76号了。还有,和于洁并列一号美人的云水话剧社的张丹晨也在永安商场被王黑子给抓住了!」

「啊?有这样的好事啊?这两个大美女都不在谢长林和苏北新四军的协议之内的,老满他们没动顾燕和张丹晨的手?」

「哦,没有!老满都向谢长林汇报过了,谢长林都不让碰。还给了和于洁、欧阳佳慧一样的条件。据说,顾燕是谢长林要当礼物送给汤恩伯的大公子汤凯的。而张丹晨是老谢自己要独霸的。」

金大牙火了:「他妈的,老子当时倾了所有的家财送毛局长就是为了长期霸占二个大美女于洁和张丹晨。结果是于洁成了协议里的人质不能碰,这个张丹晨还是他老谢先强奸过了的,老子不容易把张丹晨又抢到了手,可还没几天,就被吴八他们给救了。现在到好,又抓住了张丹晨,结果还又成了他谢长林的人了!不行,我这就赶回76号去,趁着谢长林还没回来,和老满说道说道!」

金大牙放下电话,和谁也不打招呼,上了院子里的小车,发动后开出了爱德华研究所,奔极斯菲尔路而去。

研究所设计室里,高井继续有滋有味的玩摸着孙雁的那只脚,他故意不解开孙雁的鞋上脚背的那道带子的扣,而是一手捏住孙雁的鞋尖,一手抓住孙雁的脚两侧往鞋外硬拉孙雁的脚,结果孙雁的脚硬被从鞋里拉了出来,高井趁势一下撕开了孙雁脚上的丝袜,用手捏住孙雁的五个脚指头把玩。

孙雁是怒骂不已,但高井并不理会,还对在一边观看的吴国栋大方的说「吴君,你的那只美脚的干活!」

早就按捺不住的吴国栋,一听这话,马上拉起孙雁的另一只脚,居然拉到自己的嘴跟前,把嘴凑上去闻孙雁青春美女脚的味道。闻了一会,他也从孙雁的淑女高跟鞋里拉出她的脚,如法炮制的撕去了她的丝袜后,趁孙雁没留神,飞快的把她的脚前面的脚指头送进了自己的嘴里咬着舔允。孙雁急的往外抽,但她一抽,吴国栋便一咬,疼的孙雁不敢再抽,只得任凭他舒服的吸允着自己的脚。

这时候,高井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他开始解自己的裤子上裤裆扣子,孙雁明白他这是要掏出生殖器奸污自己的这只脚了。

孙雁开始的拼命的挣扎,她的这双脚和自己的娇嫩的身体虽然在上次无辜被扣押在76号的时候,遭受过了反复的凌辱。但这次是个万恶的日本鬼子,她的反抗力量自然是更高。但由于自己的双手被死死的反绑在身后,加上吴国栋在玩弄着自己的另一只脚,使不出劲来。眼看着高井一岚已经拿出了恶心的阴茎,并且已经贴上了自己的嫩脚的肌肤,开始了对自己脚面脚底的摩擦顶蹭,孙雁羞愧的几乎要想去死。而此刻的吴国栋也开始学习高井的姿势了………

突然,设计室的门被推开了。手持长匕首的九月和几个武工队队员冲了进来。

还没等高井反应过来,九月看见他的阴茎顶在自己战友孙雁脚上摩擦的怒火早已是到了极点。只见九月胳膊在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嗖」的一声,长匕首已经切开了高井这个日本鬼子的咽喉。高井几乎是哼都没哼上一声,便「骷腾」一声连人带椅子倒在了地下。

几个武工队员开始给捆绑着的孙雁解开绳子,吴国栋吓的早已是魂飞魄散,爬在地板上哆嗦着求饶。

孙雁从腿上褪下被高井和吴国栋撕烂的半截丝袜后,穿上了鞋子。幸好九月来的正是时候,再晚几分钟可能自己中国姑娘的美脚就将被这个死日本鬼射上精液了。

孙雁是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给吴国栋还没来得及收进裤裆里的阴茎一脚,「不要脸的狗汉奸!死去吧!」这一下是踢的吴国栋马上就疼的捂着下身在地板上打滚。

武工队员们为了解气,用特务们捆绑孙雁的绳子把吴国栋结结实实的绑好了。

这时候,吴八已经带着其他队员收拾了全部的警卫和特务,把尸体都搬进了仓库,没死的设计人员和包括郑一飞在内的管理人员全部集中到曾经关押过叶琴的那间拘留室里。当这边把吴国栋也押进这间拘留室的时候,众人却在惶惑惊吓中笑了起来。原来为了出气,武工队员没让吴国栋那摩擦过他们心爱的女卫生员孙雁的脚的阴茎再收回裤裆里去,就那么瘫软的搭拉在裤子外面示众,让人感觉到又恶心又可笑。

吴国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赶紧找到一个墙角蹲下来。郑一飞鄙视的说「这就是好色的结果,葬送了我们的全部。就是新四军不杀我们,你也逃不出党国对你的枪毙惩罚。」

九月警告道「你们在这里面老实的呆着,谁敢轻举妄动,那就是那些特务的下场、看清楚了啊。」

收拾完一枪未发的战场,吴八指挥着队员们在研究所的各个要害部门场所里安放起炸药来。等一切安置停当后,武工队员化装成特务模样,把爱德华研究所牢牢的控制住了。这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吴八上前握住已经和自己确立了恋爱关系的女朋友孙雁的双手,「雁子,委屈你了!」

「没关系,是你们来的很及,我基本没受到罪。我们马上就炸了研究所吗?」

吴八说抚摩了一下孙雁的秀发说:「还得在等等,我们在76号门前放了眼线,等谢长林一从南京回到76号,这边就马上动手爆炸。早了,谢长林那老狐狸会起疑心,调不动他。晚了,76号里的四个女同志可能会遭遇不测。因此不要着急,先弄晚饭吃,这个研究所食堂我们检查了一下,猪肉、大米、鸡肉、鱼虾什么都有。我们武工队先开开洋荤,吃饱喝足了,等76号那边发来谢长林到达的信号,马上爆炸这里,然后坐这里现成的汽车直奔76号,解救于洁,顾燕她们四个去。」

九月哈哈大笑「教导员安排的好啊,去。你们几个去烧饭烧菜去,记得给我拣好的烧啊,别吝啬。这可是老蒋给咱们送的好伙食,不吃白不吃啊。」

下午的极斯菲尔路76号里,乱成了一锅粥。金大牙赶回来后,被满财宝骂了一顿。叫他马上回爱德华研究所去,「你跑回来干吗?站长知道不不好好的在研究所呆着,回这来,能轻饶了你吗?」

金大牙挑唆着陈五和几个特务起哄,他自己对满财宝说:「老满啊,老哥们就别给我打官腔了。研究所那边很安全,什么事也没有。」他隐瞒了他回来之前抓住了孙雁的事,他打的如意算盘是回76号,要是奸污不到他赶回来的主要目的——奸污的顾燕的话,那至少自己在爱德华研究所在藏了一个孙雁,可以供自己回研究所去奸淫。

满财宝也不惧怕金大牙这几个毛人的阵势,因为他有王黑子和胡胖子等撑着腰那。他说:「老金啊,你有点活的不耐烦的样儿了。那顾燕是你这样资格的人碰得着的吗?那是汤司令大公子汤凯定下来的人。我马上叫顾燕出来,我看你有这个胆量强奸她吗?!」

这一下,还真把金大牙给镇住了。「这个,这个……?」金大牙一想也对,的确是自己冒失了,自己根本没力量和汤恩伯对抗啊。而退一步说,那张丹晨也是谢长林定下的人,自己也是不敢作对的。剩下的于洁和欧阳佳慧更是不能碰,自己跑回来这趟干吗那?他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说:「那老满,我在爱德华研究所那太清苦了,让我奸一次顾燕的脚总可以吧?奸完了我就回研究所去。」

满财宝想了一下说:「奸顾燕的高跟鞋一次倒是可以答应,直接奸她的脚恐怕我做不了主。」

金大牙道:「那没意思,就让我去顾燕的房间奸她一次脚吧,就一次。」

满财宝很不高兴:「不行!说老实话,于洁和顾燕这两个美人,只有你老金享受过她们的两双超级美脚,其他的弟兄们也就是只玩弄了她们穿过的高跟鞋。你也该满足了!我看你还是赶紧回研究所那边去吧,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恐怕你的脑袋就难保了!」

金大牙气的把香烟头往地上狠狠的一扔,「他妈的,就为了老谢讨好汤恩伯,那个顾燕就成了圣女别人不能碰了啊?说句实话,我是上次心软了一点,不然早就干了她阴户了。什么女记者啊,她顾燕就是个该大家往死里轮奸的骚女人罢了。」

金大牙刚说完这话,旁边过来一个人,「啪,啪!」给了他两个大耳光,打的金大牙眼冒金星。

金大牙马上拔出手枪,转身说:「他妈的,老子毙了你!」

但他又立即的傻眼了,站在他身后的是一身西装革履的汤恩伯的大公子汤凯,汤凯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副官模样的国军军官。

汤凯看着金大牙的手枪对着自己,马上指着金大牙的鼻子说「你这老杂种,想造反了啊?!敢说我老婆是骚女人,还想轮她?你有几个脑袋啊?!」

金大牙赶紧缩回了枪,奴颜的一笑,哆嗦着说:「是汤大公子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嘴贱,您打的好。」

满财宝见是汤凯到了,也迎上来说:「是那阵风把汤大少爷吹来了啊?请坐,请坐!来人,给汤少爷上茶。」

「恩,你就是满副站长吧?」汤凯依着沙发坐了下来。

「是是,在下就是满财宝,不知汤少爷有何贵干啊?」满财宝递上一支香烟。

「恩,」汤凯肥胖的脸上绽出了些许笑容:「我是来接我老婆的,请满站长把她交给我吧。」

「你老婆?在下不知汤少爷的夫人是谁,缘何来我76号寻找您的夫人啊?」

「我说满站长,您老不是给我装糊涂吧?我老婆就关在你76号里啊。」

「呵呵,在下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关您的太太啊。还请少爷明示。」

汤凯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道:「既然满站长和我装糊涂,我就开门见山了。那个《申报》的女记者顾燕,就是我太太。不幸的是她投奔了苏北新四军,现在被我军方捕获关押在你76号里。我汤凯特来取保领人,回家教育,不知道有问题吗?」

满财宝当然知道汤凯来76号的用意,也的确是和他装糊涂,现在见汤凯明说了,便道:「汤少爷说的是顾燕小姐啊,不错,她是在我76号软禁。据在下了解,她好象还不是您夫人吧?即便是的,那也得等谢长林谢站长回来做出处理,满某岂敢擅自做主放人那?还是请汤少爷宽限一日,顾燕小姐该是属于您的,绝对她也跑不掉,保证毫发无损的给您送到府上。」

汤凯来了火头:「怎么?我汤凯不够分量问您要人是吗?不是我不能等谢站长回来,我是不放心你76号的乌烟瘴气,刚才进来还亲耳听到这个老杂种说要轮奸我太太,所以我要马上带走她。以免得出了差错。」

金大牙见汤凯直接骂自己杂种,也憋不住了,一指汤凯道「汤少爷,别欺人太甚好吗?那个顾燕是《申报》的女记者,谁都知道她还是处女。什么时候成了你太太?你不过是想带走她,回家去强奸罢了,一口一个太太的不合适吧?」

汤凯一听,马上拔出手枪对着金大牙道:「你他妈的一个老杂种敢这么对老子说话!老子毙了你!」两个随从副官也掏出了手枪。

这边陈五和几个金大牙的手下也不示弱的掏出了手枪对峙,眼看一场火并就要开始了。

满财宝赶紧说:「你们都把枪给我放下!成何体统了?这样吧,汤少爷,在过一会谢长林站长就到了。要不您坐这等着他,要不你就先回家,谢站长一到,马上把顾燕用车送到您府上?」

汤凯见76号里人多势众,也不敢造次。顺势说:「那好吧,反正我今天也没什么事,就等等谢站长好了。」

约莫四十分钟后,一辆雪佛莱小轿车驶进了76号的后门,车下下来的正是匆匆从南京赶回来的军统保密局上海站站长谢长林。由于他一反常态的走的是后门,因此前大门观察的武工队员居然没有发现谢长林已经到了76号。

谢长林看到这个场面,觉得有尴尬。他先对汤凯说:「汤凯啊,我和你父亲是多年的至交,说话是算话的。这个顾燕就是给你留着的,既然你迫不及待的来带人,那我马上安排你把她带走。不过这个顾燕虽说是个难得的大美人,但却十分傲气,你怎么带她走?」

汤凯见谢长林如此大度,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了。「谢谢站长!我早就知道她傲气,所以带了很多结实的绳子来绑她的。」想着自己已经在膨胀硬肿的阴茎,再过上两小时就可以插进顾燕娇艳的阴道里尽情辱弄了。汤凯已经都动弹不得了,几乎是摊坐在了沙发上。

谢长林命令道「黑子,你去顾燕的房间,把张丹晨赶到欧阳和于洁的房间里去,留下顾燕,让汤公子他们进去捆绑。」

顾燕的房间里,张丹晨正和顾燕说:「顾记者,外面刚才动静很大,我问了警卫,他说的汤恩伯的公子汤凯过来带你了。满财宝、金大牙在挡着不让,正吵架那。」

顾燕紧张的脸色发白:「丹晨,这可怎么办啊?怎么到这个时候,吴八他们还不来救我们啊?」

张丹晨说:「外面的情况从我进来后就断了联系,我估计按吴八和九月的事先安排准备,应该也快了。希望满财宝他们能挡住汤凯不让他带你走,不然你要是被带去了汤家宅邸,再单独去汤家救你就难上加难了。何况,你要是被汤凯带走,一到家他就会马上疯狂的强奸你,肯定是奸的你死去活来的,到时候根本连路也走不了的。」

顾燕说:「老天保佑我啊!真希望今天不要被这个流氓带走,我不想被这个流氓强奸,谢谢老天啊。」

张丹晨没法安慰顾燕,只好搂着她说着宽心的话,希望缓解一点顾燕的紧张情绪。

这时候,王黑子开门进来了。顾燕吓的直发抖。

王黑子走到张丹晨的跟前,托住张丹晨的下巴捏了捏说「张小姐请你到隔壁于洁她们的房间去一下,她们有事找你说。」

张丹晨推开王黑子的手,站起身来说:「好吧,我过去。」

顾燕也站起来连忙说:「丹晨,我和你一起去。」

王黑子道:「对不起,她们没喊你去,所以你只能留在这里。」说完拉着张丹晨出了房门,往隔壁于洁和欧阳佳慧的房间而去。

顾燕不自主的跟着走到房门口,想跟着开门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进来的正是手上端着一摞衣服的汤凯,他后面跟着两个手上拿着绳子的国民党军官。

顾燕吓的直往后退,一直到了沙发跟前。肥胖的汤凯跟到沙发跟前,「顾记者,顾燕大美人,你害怕什么啊?我又不吃你的。就是接你到我家去叙叙而已。」

顾燕指着门说:「流氓,你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喊人了啊!」

「哈哈哈,好啊,你喊啊,我就喜欢听你喊。谢长林站长在外面等着你喊那。」

顾燕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在狼窝虎穴里,喊什么也没有用的。她说:「汤先生,请你先出去,容我想想,给我两天时间,想好了我就答应和你到你家去。两天后你再来接我好吗?」

汤凯说凑到不住躲闪的顾燕跟前说:「顾大美人还和我玩这些小把戏啊,哈哈,你想可能吗?告诉你,你今天是跟我走也得走,不跟我走也的得走!诺,这是新旗袍和高跟鞋和内衣,你去里面房间给老子换上。瞧瞧你穿的什么啊,旗袍下摆那么长,怎么显示你的两条诱人的大白腿啊?还有我喜欢你的大美脚穿白色的高跟鞋,你脚上这双黑的,几乎就是中跟鞋,你给我换上这双白色的,细跟,一会捆绑你的时候,我连脚带鞋绑的时候,可以把两只鞋跟也绑在一起的,绕绳子方便。」

顾燕听的紧张颤抖的几乎要昏晕过去了,只是本能的回答道:「不………,不,…不要啊……」

汤凯变了脸,他一把抓住顾燕旗袍的前襟,用力一撕,就撕开了顾燕的旗袍,顾燕罩着米黄色乳罩的乳胸马上高高挺了出来。顾燕高喊起救命来。

汤凯说:「喊啊,接着喊。喊够了,就给老子换衣服去,不然我就在这扒光你干了啊!」说着,他松开顾燕,开始解自己的裤子皮带。

顾燕见他就要在这里强奸自己了,急忙说:「不要这样,我换,我马上去换!」

「恩,顾燕记者,这就对了,识别时务者为俊杰吗。别那么傲气。去吧快点换,换好我们要把你捆绑起来带走的。」

顾燕做最后一次努力的说:「不要捆绑我好吗?我跟你们走就是了。被捆绑着是很难受的。」

汤凯道:「你难受,可我刺激啊!你顾燕记者的美丽身材就适合被捆绑着,这样你也没了逃跑的念头了。我那,也可以放心痛快的的插你的娇柔的下体了。少废话了!快换衣服去。」

顾燕无奈的拿起汤凯带来的那些衣物走了里间,插上房门后,她一头爬在床铺上哭泣了起来。过了一会,汤凯在门外不停的敲门催促。顾燕只好擦擦眼泪,换起了衣服。

汤凯拿来的旗袍是超短下摆的,下摆几乎只能勉强的遮盖住顾燕圆润挺翘的臀部,而长丝袜是超薄型的,穿上后顾燕修长匀称的双腿显露无疑,顾燕心里不由是更是紧张万分,她明白,这汤凯为了从自己身后奸污起来方便故意叫她换上的旗袍,只要男人从自己身后按住自己,一撩自己旗袍的短下摆,撕开丝袜,拉下内裤,男性生殖器官便可很方便的从自己后面进入到自己的体内了。所以换好后,顾燕羞愤的不敢开门。

汤凯在门外急了,一脚把门踹了开来,两个副官跟在后面。「妈的,顾美人,你急死我啊。怎么那么敲,你也不开门啊。哦,换好了啊,啊?!,你可真漂亮啊,简直漂亮傻了啊。」

汤凯问副官要过来绳子,「来吧,我的小心肝,我亲自绑你!别人绑会乘机摸你的胸乳和大腿的,我不放心的。」

顾燕说:「我跟你走就是了,不用绑的。」

「那可不行,你俊的过分了,不绑上我不安心的。」

说着,汤凯上前抓住无路可退的顾燕的胳膊就往背后扭,顾燕只好任由汤凯把自己的双臂反拧到了背后。汤凯先用绳子把顾燕的两只手腕绑结实了,然后在顾燕的胸前和手臂上紧紧的缠绕了起来,不一会就把顾燕的乳胸捆绑的高高凸了起来。

等捆绑好女记者顾燕的上身后,汤凯把顾燕推坐在凳子上,用绳子捆绑顾燕修长匀称的腿,然后是她那双秀美的脚,果真他是连着顾燕换上的那双白色高跟鞋一起捆绑了,等把顾燕的两只脚连着高跟鞋绑好后,汤凯又用剩余的绳子把顾燕高跟鞋的两只细鞋跟也绑在一起。往死里捆绑顾燕这样的气质高雅的女人,自然对男人是万分的刺激,所以汤凯刚捆绑完顾燕,他带来的两个副官已经被刺激的受不了了,不由自主的在各自的裤裆里泄了精。

看到顾燕被捆绑的痛苦的样子,汤凯很兴奋,他一把把顾燕搂在了怀里,身子死死的顶在顾燕的臀部上,一手就隔着旗袍马上握住了顾燕的一只乳房,刚捏一下,顾燕疼的大叫了一声,这边汤凯也「嗷」了一声,在自己裤裆里泄了精。

三个男人很尴尬,只好去卫生间处理了一下。然后汤凯过来拦腰抱起了眼泪汪汪的美女记者顾燕,开门出去了。

外面客厅里的沙发上,谢长林正安排着事情,看到汤凯一手揽着被五花反绑着的顾燕的腰,一手掂着顾燕的腿弯出来。他迎了上来,「呵呵,连顾燕小姐的大美脚也给绑上了啊?汤公子真是细心啊。这下她可跑不了,回家去尽情享受顾燕小姐的美肉吧,肯定是新鲜无比啊,哈哈!」

汤凯说:「谢谢站长成全小的美事了,日后定当报答。」

谢长林下流的说:「日后?哈哈,说的好啊,等你回家把顾燕小姐日了后,再报答吧!哈哈………」顾燕奋起身子对谢长林「呸」了一口,「不得好死的臭流氓!」

胡胖子看着这一切,是嫉妒的精神几乎就要崩溃了,眼见自己的做梦也想的俊俏女人被别人捆绑的如此紧,还抱在怀里要带走。冷冷的说了一句:「人啊,要积德,不然不得好死的啊!」

汤凯忘记自己也是个胖子,对着胡胖子说:「你骂谁那?怎么,你个死胖子眼睛出血啊?还嫉妒老子是怎么的?这样的上海最高档次的大美人能轮得上你碰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金大牙最爱慕的女人其实就是顾燕,看到汤凯要抱走自己再没希望奸污到了的顾燕,自然心里也是颤动万分。见仰凯如此霸道,加上刚才和他斗气斗的余怒未消,上前说道:「汤公子,别得了便宜又卖乖了!说实话,你那下面的玩意估计还没老子的一半大,弄人家也弄的自己不爽啊!有什么意思啊!」

一听这话,汤凯气的把捆绑的丝毫不能动弹的顾燕放在了沙发上,一挽衣服袖子:「怎么着?你这老杂种找茬是怎么的?你那下身什么玩意啊,还敢和老子的比?笑话!」

谢长林赶紧打圆场:「金大牙,别胡闹了。不觉得无聊啊?汤公子,你赶紧带着你的顾燕大美人走吧。说实话,那金那玩意你是没法比的,他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几个姑娘都被他奸伤了,一个叫叶琴的武工队的女卫生员被捕后还被他奸死了。他这么说是因为顾燕小姐长的实在是太俊美了,都舍不得被你带走罢了。你就别和他们计较了,走你的路,回去好好享受吧。」

可是汤凯也毫不省事,说道:「谢站长的好意我汤某领了,但我就是不服这口气!我今天就要和老杂种比比究竟下身的东西谁的大!大家都在,我把话先说在这儿,要是老杂种的东西比我的大,我转身走人,顾燕小姐给你们留下。要是我的玩意大,那对不起,我要打断老杂种的一条狗腿。」

金大牙一听,欣喜欲狂。「好啊,谁不比谁他妈的不是人养的!可是汤大公子别忘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哦?」

谢长林拦着说:「放肆!这里是堂堂的军统保密局的办公地点,没王法了!一个警备司令的儿子,一个军统的干部,居然在这当面比起鸡吧来了?简直是不成体统!来人,把金大牙给我关到牢房去!汤凯,你别不听话,带着你的大美女回家享受去吧,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汤凯偏偏不识这个相,他说:「谢站长,你就让我和老杂种比试一下,比输了,我汤凯也无脸带顾燕小姐走了!要是赢了,我非打断老杂种的狗腿不可,这口气不出,我今天就是把顾燕带回去,也没心情再奸她了!」

谢长林生气了:「既然你们都乐意做这些下三滥的荒唐事,我就随你们的便了,不过你汤公子说出来的话可就要算话了啊,我已经给你老子汤恩伯司令打过电话了,你要是带不回人去,自己到时候去和你老子解释啊!」

满财宝上来出了馊主意,「我看这样,为了看到真实的大小,我们把另外三大美女赶到客厅里来。你们二位看着她们穿着高跟鞋的美脚,更容易硬起来。」

众特务一起起哄支持,谢长林见满财宝的提议有点价值。也就默许了特务们去带欧阳佳慧,于洁和张丹晨出来。

欧阳看到被死死捆绑住的自己的老同行顾燕流着泪斜依在沙发上,赶忙上前扶住她:「顾燕,你没事吧?」

顾燕还没说话,胡胖子抢道:「现在是没事,再过几个小时,顾小姐就要变成妇女,而不是处女了!」

于洁说:「你们这帮没人性的,干吗把顾燕记者绑成这样?连脚和鞋都要绑,有必要吗?」

胡胖子阴笑了一下,说:「都是汤公子干的好事,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还要和老金比鸡吧大小。估计顾大美人他是带不走了,要想顾燕留下,你们几个美人就给老金加油吧,老金要是赢了,马上我们就给顾燕记者松绑,留在76号和你们在一起。」

欧阳佳慧她们这才明白把她们叫到大厅里来,是为了刺激这两个大小流氓的生殖器官,促进他们进行一场下流无聊的比试。

满财宝命令三个还是自由身的姑娘欧阳佳慧,于洁和张丹晨在沙发上挨着被反绑着的顾燕坐下,往前伸出双腿双脚。然后对着汤凯和金大牙说:「开始吧,十五分钟后测量双方的长度和直径。」

金大牙眼睛盯着最美的脚,就是于洁的那双。开始脱裤子了,姑娘们羞的赶紧扭过头去。

而汤凯也毫不示弱的,盯着要使他发疯的顾燕的那双被捆绑着的脚,也脱了起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