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妖精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妖精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女皇保卫战 女皇保卫战

    薛桐穿越到了一个魔兽横行的大陆,偶遇绝代佳人樊梨花,得知此地的人类修练战魂,魔兽则修练兽焰。薛桐从薛家军最低阶的战士开始走上强大的道路。  薛家养在深闺的两名千金小姐居然喜欢玩捆绑游戏!这一日姊妹二人赤裸着嬉戏,正好被薛桐撞见……

    妖精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女皇保卫战》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女皇保卫战》,是作者妖精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薛桐穿越到了一个魔兽横行的大陆,偶遇绝代佳人樊梨花,得知此地的人类修练战魂,魔兽则修练兽焰。薛桐从薛家军最低阶的战士开始走上强大的道路。  薛家养在深闺的两名千金小姐居然喜欢玩捆绑游戏!这一日姊妹二人赤裸着嬉戏,正好被薛桐撞见……

《女皇保卫战》 第七章 龙腾客栈 免费试读

薛桐早有防备,飞天蜈蚣一出手,他就用上战魂封闭之法,躲开飞天蜈蚣的恶手,但薛桐多了一个心眼,佯作也被点了穴道封住战魂,看看他们下一步会干什么。

三娘子转身冲四霸笑道:“早就听说四位大仙乃是东越高手,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承蒙四位大仙援手,小女子身上有一封密函,劳驾四位转呈国主。”

过江猛龙哈哈笑道:“雕虫小技,何劳挂齿,即使我们不予援手,凭你三娘子的身手,对付这些酒囊饭袋也是绰绰有余,不知密函在哪里?可否现在交给我?”

三娘子盈盈笑道:“仙师过奖,不过这里眼线众多,等处理完这些活口,我再将密函给你,旺旺,你还傻站着干嘛?拍黄瓜去。”

众人这才明白傻子一进门嚷嚷“这么多黄瓜”的道理,奈何个个要穴被点,只能眼看傻子拿起大铲,往手心吐了两口唾沫,就要动手。紫面狐狸拦住说道:“这样一个一个拍死多麻烦,不如让大家看看我的法宝。”

说着由腰中掏出三根雷火炮,“你们大家尽管撤离,待会儿听听这东西有多大声响,保证这里一个活口也不留下。”

傻子瞪着小眼,瞅着那三根黑乎乎的东西觉得好玩,就朝紫面狐狸要一根,准备留着过年当炮放,紫面狐狸不给,傻子小眼睛转转有了主意。趁另外三霸、三娘子及三尺侏儒撤出去时,傻子装着收拾桌上吃食,小眼睛却盯着紫面狐狸把三根雷火炮埋好。

布置好导火索后,紫面狐狸转身回来,来到武媚兰和武媚娘跟前寻思一会,心想:这两名女子都是美貌如花,要哪一个呢?看看装束,武媚娘穿的是妇人衣裳,而武媚兰穿的还是未出嫁少女的衣服,于是淫笑道:“小姐,待会儿这里就是一片废墟,我可舍不得你这如花似玉的身子,爷将你救走,你可要今生记得爷对你的好。”

说完不容分说,就把武媚兰扛到肩上,武媚兰虽然羞愤难当,但碍于身上穴道被点,也只好任由摆布。

武媚娘心里也是煎熬,看了薛桐一眼,见他神态悠闲,暗忖莫非薛将军早有对策?又见薛桐冲她微微摇头,示意不要轻举妄动,武媚娘心中才稍稍放心,也冲薛桐微微顿首,表示会意。

紫面狐狸点燃导火索,对傻子说:“你可跑快点,慢了就一块埋在这里了。”

说完便抱着武媚兰离开了客栈。

火线上跳跃的火苗,主宰了在场诸人的生命,现在大家多么渴望有一位英雄挺身而出制止这场浩劫。傻子不声不响地走了过来,伸手拿起那三根雷火炮,左看右看道:“跟你要,你不给,我就要这几根吧,过年当炮放,轰——”

傻子将三根雷火炮的导火索一下拔掉,和吃食一起搁入口袋后,便唱着歌扬长而去,见得此景,众人紧绷的心也松了一口气。

薛桐见春秋四霸和三娘等人已经走了,连忙出手偷偷解开武媚娘和武元庆的身上穴道,低声道:“见机行事!”

武元庆点头会意,二人敏捷的身影向屋外一闪而过,薛桐悄然无声地跟在傻子身后,傻子壮硕的身体刚好挡住他的身形。

四霸和三娘子已经召唤出坐骑,准备分手,三娘子才由靴子中取出一封卷成筒状的密函,对春秋四霸说:“四霸掳获的这位小姐好生标致,想必今夜定要找个地方洞房花烛,我们不便打扰,这封密函至关重要,四位大仙千万当心,务必将此密函亲手交给东越大王,今日就此别过,我们夫妇暂回原地,四霸多加保重!”

说完便将密函朝过江猛龙扔过去。

那密函在夜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朝过江猛龙落了下来,过江猛龙张手欲接,不料慢了半步,薛桐腾身急跃,抢先一步将密函收入手中,阳光照在他冷峻的脸上,薛桐脸色平静却又带了几分傲慢,他将密函收到怀中,冷声道:“你们这些败类,痴心妄想颠覆我圣唐朝廷,幸亏薛爷及时赶到,还不快快准备受降?”

春秋四霸和三娘子夫妇如何也不会想到事情突然生变,三尺地灵魔和飞天蜈蚣面面相觑,两人都是点穴高手,刚才客栈里所有人分明都被点了穴道,殊不知是有所疏漏,还是其中另有缘故。

过江猛龙倒抽一口凉气,他料想绝对不是兄弟手误,而是对手实在狡猾,暗中避开点穴后不动声色,显然是想得到那封密函。要避开飞天蜈蚣的点穴手,又不被察觉,这种功夫,普天之下实在难得。

“想不到圣唐藏龙卧虎。诸位兄弟,不下这个活口,大家一起上,杀了他。”

过江猛龙带头,舞动鹿头杖跳下骆驼,同时旱地箭猪和飞天蜈蚣各持兵器左右策应,三娘子和三尺地灵魔则两翼齐飞,准备由背后偷袭。

薛桐以三尖两刃刀迎敌,起先他并没有将这些东越人放在眼中,一出手才知春秋四霸果真厉害,尤其武功路数更是别具一格,自己一对七恐怕很难以御敌制胜,时间一拉长,自己肯定不是对手,这时候武元庆带领手下从客栈里跟了出来,薛桐喊道:“密函已落到我手中,快些包围他们,大军马上将至,且不可放过一个。”

春秋四霸的老大果然上当,对方大军将至,事情不妙,于是冲几位兄弟喊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撤了。”

还不等他说这句话,紫面狐狸早已经挟持武媚兰飞马逃走,老大又对三娘子道:“三娘子,你已经暴露身份,绝不能再回中原了,我们一起走。”

说罢,朝着薛桐等人甩出一枚烟火弹,借着毒烟掩护,风卷残云一般消失在众人眼前。

紫面狐狸生性奸诈,唯恐自己一场春梦落空,见事情不妙,就将武媚兰抱到马背,悄悄溜走,欲找一僻静地方享受美人,明天再与哥哥们会合。

紫面狐狸挟持武媚兰率先逃走,逃出数十里地,自认为脱离了危险,就找了一处河边草丛停住,将武媚兰抱下战马,满面淫笑道:“小美人,还记得我说过要你好好报答我的话吗?现在良辰已到,咱们两个就在这里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成就一桩好事吧。”

紫面狐狸说着就要来解武媚兰的衣服。武媚兰眼看着淫贼施威不能反抗,自己一身清白马上就要被淫贼剥夺,不由得银牙暗咬,同时两行清泪滚落朱颜。

紫面狐狸解开武媚兰衣衫,但见酥胸雪白,杏黄色肚兜下玉乳高耸,立时心猿意马,极欲自脱衣裤成就好事。

武媚兰却是守身如玉,爱惜自己身体胜过性命,虽然身上穴道被点,但头部尚能动弹,趁紫面狐狸不注意,便用头狠狠撞了他的面颊一下,只见她头上的束发金簪将紫面狐狸面颊划出一道深长的裂口,鲜血直流下来。

紫面狐狸极为恼怒,狠狠抽了武媚兰一记耳光,然后粗暴地扯下武媚兰衣裙,眼看自己坚守十八年的清白就要被禽兽剥夺,武媚兰气得眼前一晕,昏死过去……

武媚兰再次苏醒时,发现身边蹲着一名俊美男子正轻声呼唤自己,那男子正是薛桐。

薛桐早就记着紫面狐狸,所以一路追赶下来,正好撞见紫面狐狸欲施暴武媚兰,于是上前打跑了紫面狐狸,将武媚兰救下。武媚兰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穴道还未解开,而自己身体半裸,虽然被衣裙盖住,料想定是给薛桐看到了,她定定心神,发现自己没有被侵犯,不由得对薛桐感激万分。娇羞问道:“是薛将军救了我?”

薛桐关心地道:“媚兰,那名恶贼已经被我赶跑,幸好他还没来得及对小姐做出什么坏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薛桐说着故意将自己受伤的手臂现出来,其实那是他打发紫面狐狸之后,自己用刀割破一道,仅仅皮肉伤而已。

武媚兰眼睛一湿,哽咽道:“若不是公子相救,媚兰今日定要丢了清白,如此大恩大德,不知何以相报?”

她看到薛桐受伤的手臂还在渗血,顿时心痛道:“公子受伤了?”

isKiis,可是身上穴遵翁,忙道:“公子可获我读八道?”

薛桐为难地道:“媚兰,我不会解穴啊。”

武媚兰有些不太相信,道:“你都能打跑那妖人,怎么不会解穴?”

薛桐叹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不过我听说过解穴的方法,我来试试吧。”

薛桐伸手就朝武媚兰身上摸去,口上却是一本正经地说道:“媚兰,得罪了,我以前也曾经帮人家解开过一、两次穴道。”

武媚兰现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薛桐见她默许,便伸出大手,在武媚兰的胸脯上乱摸起来,武媚兰嘤咛一声,娇躯一颤,脸上羞红,急道:“薛将军,你要干什么?都摸到人家的奶子上了。”

薛桐连忙缩回手,道:“我都说过我不会解穴嘛,需要先摸一下认准部位才行,是不是点你的神封穴才能解开啊?”

武媚兰点头道:“就在神封穴上,你快点帮我解开。”

薛桐道:“这样吧,我闭上眼睛,免得不小心看到了小姐的身体。”

他闭上眼睛后,大手又在武媚兰胸部上一阵乱摸,隔着柔滑的肚兜摸到她绵软的玉峰,虽然不是很大,却很有弹性。薛桐一阵乱摸,引得武媚兰羞愧难当,“薛将军,你不要乱摸好不好?”

薛桐为难地道:“不行啊,我闭着眼睛看不准啊。”

武媚兰道:“神封穴在我胸口正中央偏左一寸的地方,你对准那里用力按一下就行了。”

薛桐“嗯”了一声,又将大手伸过去,在武媚兰双峰之间校准位置,运上功力直接按下去,武媚兰“哼”的一声,身子一弹,穴道果真解开。武媚兰又惊又喜,虽然自己的圣洁双峰刚才被薛桐摸过,但看他解穴笨手笨脚的样子,倒真像不懂得解穴,尤其薛桐帮她赶跑了那名淫贼,保住了自己的清白,自然不好意思怪罪薛桐。

看到薛桐手臂上还有血迹,武媚兰伸出手想去帮薛桐包扎伤口,才伸出莲藕般白嫩的手臂,顿时想到自己还是半裸,不由得羞得粉脸通红,连忙缩回手臂。

薛桐笑笑,说:“皮肉小伤,不劳小姐挂念。”

武媚兰好生感动,连忙穿好衣服,掏出自己的手帕,给薛桐包扎伤口。远处传来马褂銮铃声。

武元庆飞马赶到,见妹妹正同薛桐在一起,妹妹诸多爱慕竟由目中流露,心中顿时明白几分,上前关切地问武媚兰情况。

武媚兰说_??“多亏薛将军及时赶到,我才没有被那名恶贼玷污,大哥,我们赶紧回去吧。”

三人返回龙腾客栈整装行囊,一行人便一起回到了利州。

薛桐将那封密函交给了武士获,武士获看完之后,大惊失色道:“原来我的副将楚天阔勾结飞龙堡,打算与东越大军里应外合,占领利州!幸亏薛将军及时赶到,否则一个月后,利伸将会生灵涂炭啊!”

薛桐浅笑说:“武大人无须客气,赶紧传令捉拿叛贼吧。”

武士获当即命令将副将楚天阔捉拿,全家打入死牢,但提起飞龙堡,武士获却是面露难色。

薛桐一问才知道,飞龙堡势力很大,高手云集,龙天啸与龙天羽兄弟——人全是武功高强的青铜战士。尤其龙天啸还有一位妹妹,名叫龙艳秋,乃是窦天龙的同门师叔。武家和窦家关系密切,碍于这层关系,没有充分的证据,很难和飞龙堡开战。

武士获的意思,是先给姐夫窦天龙去一封书信,说明厉害后,再发兵剿灭飞龙堡。

薛桐说:“我已经在路上杀了龙天羽,相信他们早晚会知道,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

武士获马上写一封信让武元庆亲自送往锦绣兵营。

当天晚上,武士获为了感激薛桐救了自己两个女儿,便在府中备下筵席,宴请薛桐。

酒宴之上,武士获的夫人杨潇君也出来作陪,表达自己对薛桐的谢意。

薛桐看杨夫人不过三十出头,却是艳光四射,风韵迷人。她有着窈窕高挑的身材,又长又直如瀑布的秀发显得格外飘逸动人;只有美人胚子才有的鹅蛋形脸,如春山般的秀眉下是一双深邃而透着神秘光采的大眼;如雕塑精品般细致而挺直的鼻梁,弧度优美的唇形让人看了就想咬上一口;尖而圆润有个性的下巴,在令人不敢逼视的冷艳中增添了无限妩媚,总之这是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孔。

她的乳白色长袖丝质裙衣掩不住那怒拔而挺秀的双峰,下身则是粉蓝色印着乳白小碎花的薄纱裙,如此穿着使她浑圆修长的美腿更添魅力。也只有这样的美人,才能养育出武媚娘那种绝代美女。

客套几句,武媚娘敬了薛桐三杯酒,自己也有几分酒意,遂让丫鬟取来纸笔,非要在座诸人全都吟诗一首。

薛桐也不客气,让武媚娘先作。

看到庭院中五月底的桃花尚未开败,武媚娘提笔写道:“上苑桃花朝日明,兰闺艳妾动春情。井上新桃偷面色,檐边嫩柳学身轻。花中来去看舞蝶,树上长短听啼莺。林下何须远借问,出众风流旧有名。”

薛桐赞道:“武贵妃果然好文采,好诗啊,薛某也作一首小诗助兴吧。”

薛桐挥笔写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如此波澜壮阔的绝佳诗句,令武士获、杨潇君、武媚娘、武媚兰四人拍案叫绝,薛桐在桌子下面偷偷摸了武媚娘的大腿一把,心想:今夜月圆人更美,看来又是一个风流之夜。

继续喝了一会儿,杨潇君、武媚娘、武媚兰母女三人先告辞,武士获则留下来继续陪薛桐喝酒。薛桐很快就把武士获灌醉,正打算去武媚娘的房中,与千娇百媚的武贵妃寻欢作乐,杨潇君却突然返回来。对薛桐说。??“薛将军,请留步!”

薛桐拱手问道:“杨夫人可还有事情?”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